143.给我一杯忘情水/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很讨厌靳月,但是要说让她直接把靳月给杀了,倒也不至于。靳月只是自私了点,脑残了点,愚蠢了点,作了点,其实并没有伤害到靳辰。靳辰杀过不少人,却并不是个嗜杀之人。

只是如今靳月让靳辰觉得很烦,靳家不能一直这样关着靳月,如果按照靳放的想法,把靳月找个人家嫁了,就眼不见心不烦了,这也只是乐观的想法。以靳月的性格,离开靳家,她更可能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到时候还是靳放和靳扬为她买单。

所以靳辰在想,怎么处理靳月这个人呢?不能杀,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下去,不然迟早还会闹腾出什么事情来恶心到靳辰。

对于靳辰的问题,墨青微微一笑,十分随意地说:“既然这样的话,就给她用点药吧。”

靳辰眼睛一亮,凑过来在墨青脸颊上亲了一下,看着墨青笑嘻嘻地说:“小青青,我发现你聪明得有些过分哎!”

墨青笑而不语,心中却在想,靳辰会费心思处理靳月的方式,是已经把靳家人放在心里了吧?墨青对此并不意外,因为他很清楚,靳家人对靳辰越来越好了,当然要排除靳夫人和靳月这两个人。靳辰一向是恩怨分明的人,她其实并不那么在意年幼时期被送到寒月寺的事情,所以对靳家人也谈不上记恨。

墨青想得也没错,靳辰的确根本就不在意她被靳家人当做天命煞女送到寒月寺长大的事情。但墨青不知道的是,靳辰不在意的主要原因是她的灵魂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靳家五小姐,从来没有过被人抛弃的感觉。

“天色还早,我们去找向老头聊聊吧。”靳辰看着墨青唇角微勾。

只是当靳辰和墨青到达向谦在千叶城的小宅子里的时候,却发现宅子里空无一人。向谦老头不见了,他房间的桌子上还摆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收拾。

靳辰走过去打开桌上放着的一个小罐子,就看到金斑蛇王小金十分安静地躺在里面。

“他没有离开千叶城。”靳辰扫视了一圈之后,十分肯定地对墨青说。这里还留着很多向谦的宝贝,向谦不可能就这么跑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靳辰转身就看到向谦踹开门走了进来,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老头,你去哪里了?”靳辰微微挑眉看着向谦问道。

“哼!遇到了一个老贱人,打了一架!”向谦气哼哼地说,然后没好气地瞪了靳辰一眼,“不是说今天不来吗?”

“有事找你。”靳辰唇角微勾,也没问向谦口中的老贱人是在说谁,十分随意地坐了下来,看着向谦说,“师父啊,您老知不知道有一种药叫做忘情水?”

向谦愣了一下:“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师父真是太孤陋寡闻了!”靳辰十分嫌弃地看着向谦说,“忘情水,顾名思义,就是能让人忘却前尘往事,开始全新的生活嘛。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本以为师父关于这方面无所不知呢。”

向谦眼睛一亮,看着靳辰兴致勃勃地说:“把那本古籍拿来给为师看看!”忘情水?这名字听着就很有意思啊。

靳辰很无辜地摊手:“烧了。”

向谦拍了一下桌子瞪着靳辰说:“你怎么能给烧了呢?”

靳辰依旧很无辜:“烤鱼的时候少了一根柴火。”

墨青笑而不语,而向谦再次被靳辰三言两语气得吹胡子瞪眼,就听到靳辰接着对他说:“师父哇,你在这方面不是自诩无所不能吗?我都把功效跟你描述过了,以师父的能耐,轻松就能研究出来忘情水的做法,徒儿对你有绝对的信心!”

向谦猛地被靳辰这么一夸,看到靳辰无比“真诚”的眼神,胡子立刻就翘了起来,十分得瑟地说:“那是!为师我什么不会啊?”

靳辰眼眸微闪,看着向谦微微一笑说:“那就请师父让徒儿开开眼界吧!”

“咳咳!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来!”向谦突然有些不耐烦地开始赶人。

靳辰唇角微勾:“那徒儿就先告辞了,明天再来欣赏师父的杰作。”

靳辰很快和墨青一起走了,向谦眉头微皱。忘情水?不就是让人失忆的药吗?还是液体的,既然以水命名,至少得是无色无味的,这可不太好做啊。不过向谦既然对靳辰夸了海口,就觉得绝对不能丢了他的面子。忘情水而已,他明天就让靳辰开开眼界,对他心服口服。

而离开向谦那里的靳辰,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那个老头其实很好骗嘛。”一激就会炸毛,一夸就想上天。向谦都一大把年纪了,其实内心还是比较单纯的,个性也很直接。

墨青微微一笑说:“你要给靳月用药,不告诉靳扬吗?”墨青知道靳辰在靳家关系最好的人就是靳扬,而靳扬对靳辰是真的很好。

“没这个必要。”靳辰微微摇头说,“靳放和靳扬看到靳月失忆说不定会觉得是件好事。”

墨青表示认同。其实靳月现在已经成为了靳家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稍不注意就会让靳家名声受损。

却说千叶城另外一处民宅里,燕齐脸色苍白地躺在那里沉睡着。救他的那个老者这会儿脸上多了一道伤疤,看起来有些狼狈。老者看着燕齐这会儿虚弱无力的模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开始着手收拾东西。在当天傍晚时分,老者就带着燕齐暗中离开了千叶城,朝着夏国西边的紫阳城而去了。

靳辰刚刚回到星辰阁,管家就过来请她,说是靳放要见她。靳辰知道靳放肯定是得知了靳月今天跑出去的事情,要找她过去问话。靳辰不打算去,就随口跟管家说她身体不适要休息。

虽然管家根本没看出靳辰脸色有什么不对,还是把靳辰的原话转告了靳放。而让靳辰很无语的是,靳放竟然真以为她身体不适,让管家去请了太医过来。

看到管家带着太医出现在星辰阁门口,靳辰面无表情地说:“我这会儿已经好了,大人请回吧。”话落还示意琴韵给白跑一趟的太医塞了一张银票。

管家神色有些尴尬地请太医离开了,而太医看到靳辰给的银票,什么不满都没有了,别人问起的时候还夸靳辰来着,说靳家五小姐聪明大方客气有礼,当然了,只有大方是真的。

靳放听说靳辰没让太医看就直接让太医走了,微微皱眉,这才意识到靳辰说她身体不适其实就是托词,不想过来见他而已。

靳放心中感觉有些奇怪,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人,但这次一听管家说靳辰身体不适,下意识地就让管家直接去请了太医。这会儿得知靳辰是在骗他,也没感觉到多生气,只是微微有些无奈。

“爹,月儿的事,还是要从长计议。”靳扬看着靳放神色严肃地说。

靳放回神,微微点头说:“她现在像是鬼迷心窍了一样,让她就这样嫁人的确会惹出麻烦来。过几日,就送你娘和三丫头去望月庵静养一段时间吧,希望她们能省悟过来,不要再闹了。”

靳放原本是打算把靳月尽快嫁出去,眼不见心不烦的。可是刚刚靳扬说,靳月现在这样子,嫁出去不太合适,靳放想了想觉得也是。靳夫人和靳月都像是魔怔了一样,但她们毕竟是靳放的发妻和女儿,靳放也不会真的就这样放任她们什么都不管了。所以靳放决定过几日送靳夫人和靳月去望月庵住一段时间,希望她们能够在那样清静的环境里,平心静气,变得正常起来。

靳扬微微点头,叹了一口气说:“到时候我亲自去送她们,就说娘身体不适需要静养,月儿是去伺候娘的。”这样的事情在千叶城并不少见,有些一心向佛的大家夫人身体不适的时候就会到望月庵住上一段时间,有时候身体的毛病就是心理引起的,在望月庵那样的环境之下,如果真的能够沉下心来,身体也会好起来。

向谦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拿着手中的一个小瓶子晃了晃,笑得一脸嘚瑟:“没有什么能够难倒我!”向谦又不是傻,他当然知道靳辰是想要用这种药所以昨天才会那么说。而向谦之所以熬夜研究,是因为他本身就对此很感兴趣。这会儿向谦在想,今天靳辰来了,他可不能轻易把这忘情水交给她,得让她拿点宝贝来换啊!

“师父。”

听到门外传来靳辰的声音,向谦嘿嘿一笑,把瓶子收了起来,装模作样地坐在那里,看着靳辰和墨青走了进来。

“徒儿今天没有带什么东西来?”向谦看着空手而来的靳辰,一点儿都不掩饰他的不满。话说靳辰手里还有两颗向谦非常想要的紫心果呢。

“带了。”靳辰唇角微勾,“不过要不要给师父,我还得考虑考虑。”

向谦眼睛一亮,这才发现墨青手中拿着一个木盒子。他急不可耐地把他的研究成果拿了出来,在靳辰面前开始显摆:“这就是忘情水!无色无味,只要一滴,就能让人忘却前尘往事!用多了,就会变成一个白痴!哈哈!”

靳辰拿过向谦手中那个瓶子,打开就看到里面装着一些无色透明的水状液体,凑近闻了闻,的确没有任何气味,说是清水都会有人相信。

不过看到向谦眼中的红血丝,靳辰觉得这不会是清水,对于向谦在医术和毒术方面的造诣,靳辰是真心很服气的。

“有解药吗?”靳辰看着向谦问。这东西如果有解药的话,其实是个隐患。

向谦摇头:“没有没有!这个绝对没有解药!”话落就要去夺墨青手中的木盒。

靳辰打开向谦的手,看着他说:“把配方给我。”

向谦瞪了靳辰一眼:“没有配方!”

靳辰面无表情:“那就现在写。”

“你让我写我就写?你是师父还是我是师父?”向谦没好气地瞪着靳辰说。

“不写也行,这紫心果我直接吃了吧。”

靳辰话音未落,向谦已经飞速拿了纸笔过来,嘿嘿一笑说:“徒儿你急什么?给师父点时间,马上写好啊!”想到紫心果,向谦就感觉精神十足。

不过片刻功夫过去,向谦把一张写得龙飞凤舞的配方单子给了靳辰,靳辰拿过来仔细看了看之后递给了墨青。这上面的药靳辰倒是都认识,也都知道有什么效果。而向谦的确不负鬼医之名,在这方面的厉害程度简直无人能及。

向谦终于如愿抢走了墨青手中那个木盒,打开看到里面只有一颗紫心果,他当即就怒了:“死丫头!怎么只有一颗?”

靳辰唇角微勾:“死老头,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要把两颗都给你了?”

向谦:他迟早有一天会被这个徒弟给气死……

靳辰晃着手中的小瓶子,心情愉悦地跟墨青一起回了靳将军府。回府之后,靳辰吩咐琴韵煮了一盅莲子羹,然后把一滴忘情水滴了进去,搅拌了一下之后,就提在手中悄悄去了靳月的院子。

靳月的心腹丫鬟小梅这会儿已经不在将军府了,而靳月昨日被靳辰踹了一脚撞到了脑袋,额头还被包起来了,这会儿刚喝了药睡下。

靳辰很轻易地把在靳月床边守着的小丫鬟给引走了,然后十分不客气地把靳月弄醒,强制性地把那盅莲子羹给靳月灌了进去。在这过程中靳月一直瞪大眼睛看着靳辰,眼中满是惊恐和愤怒,想必以为靳辰给她吃的是毒药。

靳辰最后还好心地把洒出来的莲子羹给靳月收拾了一下,然后看着靳月眼睛一闭,再次沉沉睡去,靳辰还语重心长地感叹了一句:“姑娘,醒了就重新做人吧!”

在靳月的丫鬟回来之前,靳辰已经离开了,她带过来的东西都带走了,靳月也像之前那样在沉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当天傍晚,琴韵向靳辰汇报了一个十分“惊人”的消息,三小姐失忆了!

“谁发现的?”靳辰神色淡淡地问。

琴韵恭敬地说:“是三小姐的丫鬟发现的,三小姐昨日撞到了头,今日服了药之后就睡下了,醒来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傻了?还是失忆了?”靳辰眉梢微挑。她其实不知道向谦所做的忘情水功效到底如何,不过向谦说一滴足以让人忘却前尘往事,两滴就能让人变成白痴,靳辰就给靳月用了一滴。

琴韵说:“三小姐只是失忆了。”

靳辰唇角微勾:“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看来忘情水的效果就跟向谦说的一样,那个老头在这方面的实力实在让人不得不服气。这会儿靳月已经失忆了,像是一张白纸一样,只要不让她跟靳夫人多接触,还是极有可能重新做人的。而靳辰相信,靳放和靳扬不会傻到这个时候还让靳月跟靳夫人在一起。

靳放和靳扬乍一听到靳月突然失忆的消息都很是震惊,因为太医昨日过来给靳月看伤的时候,并没说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太医再次被请到了靳家,得知靳月突然失忆也很意外。太医给靳月把了脉,又问了靳月一些问题,可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也是巧了,靳月昨日正好被伤到过脑袋,不能说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太医干脆就说靳月的失忆还是因为昨日撞击受伤所致。

而这其实十分合理。在正常人的认知里面,失忆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脑袋受伤所导致的。

靳放眉头微皱,看着靳月有些不知所措地在丫鬟说了两遍之后,才神色怯怯地开口叫了他一声爹。而靳扬看着一脸懵懂的靳月,心中微叹,脸色也变得柔和了不少。

父子俩突然都感觉这样也不错。靳月已经十七岁了,她从小被靳夫人教导长大,靳夫人有些拎不清,性格自私,恃宠而骄,靳月虽然不能说跟靳夫人很像,但是性格方面不少都是随了靳夫人,想要改变其实很困难。如今靳月突然失忆,忘记了一切,自然也会忘记她曾经非齐皓诚不嫁的事情,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靳月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喝了一碗补汤之后很快沉沉睡去了。而靳放和靳扬从靳月那里离开之后,靳放对靳扬说:“如今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把月儿那里的丫鬟都换了吧,好好选一批新的,重金请蔡嬷嬷过来教导她学规矩。”

靳扬微微点头:“好。”

“你娘那边……”靳放微微皱眉,不可能一直不让靳月跟靳夫人接触,不过靳夫人一直这样闹着也不是办法。但是如今靳月失忆了,肯定不能再送她去望月庵,让靳夫人自己去?好像也不是很合适。

“外祖母年纪大了,让娘回去伺候几天吧。”靳扬想了想之后对靳放说。

靳放点头:“就这样办,你明日就送你娘回姚家。”如果说还有谁能镇得住靳夫人的话,靳放觉得也就是自己那位看似不管事,实则十分精明的岳母了。靳夫人在出阁之前就很怕姚老太君,这会儿以尽孝之名让靳夫人回去伺候姚老太君一段时间,外人只会说靳夫人的好,不会说三道四。而姚老太君应该知道靳家为什么把靳夫人送回娘家去,她自己的女儿,还是送回去让她好好再教教吧!

靳放回了书房,靳扬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靳月突然失忆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他跟靳放都是希望家宅安宁家人和睦的,只是靳夫人和靳月的性格摆在那里,就算送她们去望月庵清修,也未必会有什么效果。如今这样真的很好,只要好好教,靳月会学好的,她的名声也没有什么污点,这两年嫁人也不晚。而靳夫人,就只能拜托姚老太君了。

府里其他的公子小姐听说靳月失忆了,反应倒是很一致。靳飞宇微微一笑,觉得这对靳月来说是福不是祸。而靳宛如和靳飞鹏这对龙凤胎也都觉得这样挺好的,不管怎么说靳月都是他们的姐姐,如果靳月真的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有损靳家的名声,同样也会影响到他们。

而导致靳月失忆的“罪魁祸首”靳辰,十分淡定地在星辰阁里看着美男养眼,深藏功与名。

宋国公府。

再过几天靳晚秋就要带着宋安翊嫁到安平王府去了,宋老国公舍不得宋安翊,所以非要带着宋安翊一起睡。靳晚秋担心宋安翊会影响到宋老国公,可是劝说也没用。

于是这两天靳晚秋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昨日宋天行很顺利地跟夏蝶衣成了亲,今日一早新人见礼的时候,靳晚秋看宋天行和夏蝶衣郎情妾意的样子也就放心了。只要他们相处得好,以后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宋家只会越来越好,靳晚秋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而宋老国公对于夏蝶衣这个孙媳妇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他原来就认为夏蝶衣是夏国皇室所有公主里面最出色最懂事的,不然也不可能被太子夏毓杰看重。本身宋天行和夏蝶衣的亲事,就是夏毓杰一手促成的。

是夜,靳晚秋刚刚褪去外衣,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窗户无风自动,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靳晚秋神色微变,已经握住了枕头下面放着的匕首。转头看到齐皓诚笑容灿烂地朝着她扑了过来,靳晚秋心中微松的同时,下意识地抬脚就朝着齐皓诚踹了过去……

齐皓诚躲了过去,然后又扑过来抱住了靳晚秋,神色有些惊奇地看着靳晚秋说:“晚秋,原来你也这么暴力啊?不过我很喜欢!”

靳晚秋脸色微红,嗔了齐皓诚一眼:“这么晚了,你不好好休息跑过来做什么?这样下去你的伤什么时候才会好?”

“晚秋是在担心我吗?”齐皓诚目光灼灼地看着靳晚秋,“可是我想你了,不抱抱你我睡不着觉。”

靳晚秋有些羞恼:“不要胡说八道。”

“我对天发誓,如果我胡说的话,就让我洞房花烛夜睡不着觉!”齐皓诚看着靳晚秋,一本正经地说着十分不正经的话。

靳晚秋脸色更红了:“你快回去吧,我要睡了。”

“我也该睡了,我们一起啊!”齐皓诚笑嘻嘻地说。

靳晚秋瞪了齐皓诚一眼:“快回去,不然我生气了。”

齐皓诚瞬间换了一副委屈脸:“晚秋,我只是想你了过来抱抱你,你怎么这么凶?”

靳晚秋无奈扶额:“快回去,你如果养不好伤的话,洞房花烛夜不准碰我。”

齐皓诚的眼睛瞬间亮得吓人:“原来晚秋也在期待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啊?你放心,我身体很棒的!”

靳晚秋:她以前认识的可能是个假的齐皓诚……

最后齐皓诚在靳晚秋真生气之前偷了个香,心满意足地溜走了,留下靳晚秋脸色通红地坐在床边,发了好久的呆。

靳晚秋觉得齐皓诚跟她过去认识的不太一样,但是认真想想,她最初认识的,那个她记忆中从未忘记的少年,就是这个样子的。齐皓诚一直都是洒脱的,欢快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有点幼稚,偶尔有点小无赖。只是在靳晚秋嫁人之后的那三年,齐皓诚变了,在靳晚秋面前深沉而内敛,隐忍克制着他的感情,而这何尝不是对靳晚秋的一种保护?

靳晚秋这会儿突然意识到,其实齐皓诚从来都没有变,只是在她面前真实的那个齐皓诚,终于又回来了。

第二天,靳扬就以姚老太君身体不适,需要靳夫人这个女儿尽孝为名,把靳夫人送回了姚家。虽然姚丞相和姚大夫人都不怎么欢迎靳夫人,但是他们也知道最近靳夫人在靳家闹腾得很厉害,也是靳放重情义,搁别的男人,说不定休妻的心都有了。

姚老太君跟靳扬聊了聊,倒也没有拒绝靳夫人回娘家,而且在见到靳夫人的时候就说身体不舒服,一会儿说头疼让靳夫人给按按,一会儿说腿疼让靳夫人给揉揉,就连熬个药膳,也让靳夫人亲自去给她做。结果这一天下来,靳夫人累得腰酸背疼的,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睡着之前脑海中蹦出来的想法就是,她以前在靳家的日子多舒服啊!

而靳扬送走靳夫人,回府的路上,碰上了平阳侯世子周远。他们本就认识,有一些交情,不过并不经常来往。

靳扬知道平阳侯府周家曾经为周远向靳月提亲,也知道前日宋天行成亲的时候周远跟靳月之间发生了什么,所以见到周远的时候,靳扬的神色很淡。

等听到周远一开口就问靳月的身体如何,靳扬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看着周远神色严肃地说:“周世子请自重!周世子已经定亲了,之前发生的事情靳家不会追究,也希望周世子能够忘了。”虽然靳扬知道那天很可能是靳月设计了周远,但周远也不是全然无辜的。因为真正知道礼数的人根本不会那样做,宋家有的是丫鬟婆子,怎么周远就非要亲自去抱靳月了?

周远神色有些尴尬,也有些落寞,对着靳扬自嘲一笑:“我知道,只是我的亲事非我所愿,我心中的人一直都是……”

“周世子慎言!”靳扬神色一冷,“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周世子最好想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否则靳家不会善罢甘休!”

靳扬话落策马而去,周远神色怔怔地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神情落寞地走了。

靳扬进府的时候,再次感觉靳月失忆这件事真的很好,否则周远跟靳月再暗中来往的话,靳家的脸才是真的丢尽了。如今靳月失忆了,她本就不喜欢周远,以后也不可能跟周远有什么交集。而周远那边也不用担心,因为靳扬知道周远上面还有个精明的母亲压着,周远对自己的亲事不满是他自己的事,他对靳月不死心也是他自己的事情,而他根本不敢做什么,也做不出什么事情来。

这天墨青去了魏琰那里,靳辰自己上街准备买点药材回去。她最近跟着向谦学习医术和毒术,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向谦教徒弟的速度非常快,也是靳辰记忆力惊人而且理解能力很强,才能学得不那么吃力。这会儿靳辰已经学到了不少药物和毒物的做法,准备自己有空实践一下。她倒是去靳家库房里拿了不少药材,可是并不齐全,所以就出门来买了。

路过天香楼对面的翰墨轩,靳辰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一张并不陌生的脸,竟然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冷无忧。

冷无忧也看到了靳辰。他依旧是那副被人欠了一笔巨债不还的模样,脸色清瘦白皙,看着靳辰的眼神是比之前更加明显的厌恶。

靳辰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接着往前走。她准备改天跟魏琰说说,把翰墨轩也给毁了得了,无忧宫的其他产业都不在了,就留着这么个翰墨轩看着碍眼得很。

在靳辰的身影消失在一家药铺门口的时候,翰墨轩二楼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默默地收回了视线。

“大哥,我们为什么要回千叶城?”冷无忧看着戴着面具的男人问。

男人穿着一身妖冶如火的红衣,慵懒地靠在软榻上,脸上戴着一张十分华丽的面具,面具上面镶嵌着各色宝石。他手中端着一个酒杯轻轻晃了晃,没有被面具遮挡的眼神中满是冷漠。而这正是重新回归断魂楼的楼主冷肃。

听到冷无忧的问题,冷肃放下手中的酒杯,用毫无温度的声音说:“是本尊要回千叶城,你爱去哪去哪。”

冷无忧神色一僵,看着冷肃说:“大哥!你是不是为了那个南宫柔回来的?”

“啪”的一声,冷肃挥手,直接隔空狠狠地抽了冷无忧一巴掌,看着他的眼神是不加掩饰的厌恶:“我再说一次,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冷无忧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黯然:“是我多嘴了。”

“参见尊主。”

房间里多了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冷肃声音冷漠地说:“仇复,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仇复垂首恭敬地说:“奴才已经把事情都办好了。”

冷肃冷笑了一声:“很好。千叶城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生意?”

仇复依旧低着头:“回尊主的话,楼里昨夜刚刚接了一单生意,尊主或许会感兴趣。”

“说来听听。”冷肃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服。

“夏国六公主要杀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仇复恭敬地说。

“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是谁?”冷肃问。

“她叫靳晚秋,出嫁前是靳家二小姐,再过几天会成为安平王世子妃。”仇复恭敬地说。

听到“靳家”两个字,冷肃手指微动,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声音淡淡地说:“这单生意,本尊亲自出手。”

“夏国六公主给的价钱,只够请普通的杀手。”仇复恭敬地说。

“无妨,她会付出别的代价的。”冷肃的话似乎带着别的意味,冷无忧不明白,仇复也不明白。

是夜,靳辰和墨青正在一起配合默契地制作一种毒药,星辰阁的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墨青放下手中的一株药材,起身走过去打开窗户,就看到窗棂上面插着一个飞镖,上面还有一根布条。

墨青取下飞镖和布条,看了一眼之后就神色莫名地递给了靳辰。靳辰拿在手中看了看,那根布条上面写了几个字:“靳晚秋有危险。”

靳辰神色有些奇怪地说:“有人想对我二姐不利,为什么我会收到通知呢?”靳晚秋有危险,靳辰第一想法是不可能是燕齐,因为燕齐受了那么重的伤,十天半月都养不好。难道是救走燕齐那个高手在帮燕齐做事?但无论是谁,似乎都没道理通知靳辰一声……

靳辰在思考的同时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了,背上背着清霜剑,把飞云弓递给了墨青。

墨青再次感觉他跟靳辰心有灵犀,微微一笑接过了飞云弓。虽然墨青这会儿不适合用内力和武功,但是凌云步是没有妨碍的,而墨青的箭法丝毫不比靳辰逊色,有弓箭在手,对付高手都不在话下。

运起凌云步,两人很快就离开了靳将军府,朝着宋国公府而去了。

靳晚秋正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做女红,做的是给齐皓诚的一个荷包。这是齐皓诚死皮赖脸磨着靳晚秋,非要靳晚秋尽快给他做一个,说是他再不想用绣娘做出来的荷包了。

靳晚秋的荷包已经快要完工了,就剩下最后一步,她要在上面绣上齐皓诚的名字。

只是诚字绣了一半,房间里的灯烛突然熄灭了。靳晚秋神色微变,下一刻,一把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靳晚秋根本没看到来人是怎么出现的,而她还没来得及反抗,一支闪烁着金光的利箭破空而来,目标是靳晚秋身后那人的脖子。

架在靳晚秋脖子上的刀立刻被收了回去,她也被人放开了,转头就看到靳辰踹开门飞身进来,手中的清霜剑在夜色之下闪烁着幽寒的冷光。

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窗外皎洁的月光照进来,靳晚秋这才看到来杀她的人是个身形很高大的男子,脸上戴着一张华丽甚至是花哨的面具,身上穿着一身妖冶飘逸的红衣,手中用的武器是一把看起来很厚重的刀。

而靳辰跟红衣刺客过了几十招之后分开,冷冷地看着他说:“冷肃,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男人虽然戴着面具,但是靳辰一眼就认出来他是冷肃。靳辰没想到再见冷肃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冷肃要杀靳晚秋?简直是莫名其妙!

“靳五小姐说话真有趣。”冷肃的声音带着一丝漫不经心,“本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有别的意思。”

虽然曾经冷肃是被“南宫柔”收留的,他顶着一张猪头脸叫着的姐姐也是“南宫柔”。但是靳辰知道,冷肃恢复正常之后很快就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因为冷肃痴傻那段时间的记忆还在,靳辰身上发生的很多事冷肃其实都是知道的。

而如今冷肃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样子,做生意竟然做到了靳晚秋这里,靳辰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她本以为,就算她跟冷肃再见不是朋友,但至少不会是敌人。

又一支闪烁着金光的利箭破空而来,冷肃一直保持着警惕,这会儿直接拉过靳晚秋就挡在了自己身前。

靳辰神色微变,挥剑把金翎箭给打落在地,看着冷肃的眼神更冷了:“冷肃,放开她!”

冷肃没有立刻放开靳晚秋,而是声音有些怪异地说:“没想到靳家二小姐竟然有这样的高手保护,看来本尊不该接下夏国六公主的这单生意啊!”

冷肃话音未落就放开靳晚秋,一抹红影从窗口离开,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靳辰无语望天:冷肃你不抽风能死?想要对姐姐示好需要这么迂回曲折口是心非吗?下次再见,看我不一巴掌抽死你!

靳晚秋有些莫名其妙地站在那里,看着靳辰问道:“小五,刚刚那人是断魂楼的楼主冷肃?他为什么就那样走了?而且你怎么会来?”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怪异,靳晚秋真的很费解。突然有人过来刺杀她,还没动手靳辰就赶到了,而刺客竟然是断魂楼的楼主冷肃,冷肃还跟靳辰聊了几句,似乎他们之前就认识?而传闻中行事嚣张狂妄的冷肃就那样自认不敌跑了?临走之前还说漏嘴,出卖了他的雇主?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的……

“咳咳,”靳辰轻咳了两声说,“二姐,此事说来话很长,夜深了,你早点睡,我走了。”

靳辰话落就走,走到门口还回头对靳晚秋说了一句:“不用担心夏玉竹那边,我会尽快把她解决掉的。”

看到靳辰消失在夜色之中,靳晚秋满腹疑问,却不知道该去问谁,最后从地上捡起那个做给齐皓诚的荷包,微微叹了一口气。那个断魂楼楼主似乎并没有想要杀她,或许是因为靳辰的原因。而宫中的那位六公主夏玉竹,却是真的想要杀了她的。

靳晚秋今天傍晚才刚刚得知靳月失忆的消息,其实心中是松了一口气的。她不会因为靳月而放弃齐皓诚,但是总归她跟靳月是亲姐妹,如果靳月闹出什么事情来,只是让别人看靳家的笑话而已。如今靳月失忆挺好的,靳晚秋也没有恶毒地想过要靳月有什么悲惨的下场。

只是夏玉竹那边……想到靳辰临走时候说的话,靳晚秋神色微怔,靳辰难道是要去把夏玉竹给杀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