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小齐世子的报复/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从靳晚秋那里离开,很快找到了墨青。墨青身姿颀长,静静地站在一棵大树上面,飞云弓被他放在了一边。看到靳辰的时候墨青就说了一句:“冷肃是故意的。”肯定的语气。

靳辰没好气地说:“简直脑子有病!”冷肃还装模作样地叫她靳五小姐,说什么“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但他干的是替人消灾的事情吗?靳辰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给她传的消息说靳晚秋有危险,而且冷肃的时机把握得那么巧,根本没有伤到靳晚秋一根头发,而且十分“无意”地说漏嘴把夏玉竹给出卖了,简直不能更抽风!

墨青微微一笑,伸手揽住了靳辰:“既然他没恶意就不用理会,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睡了?”

靳辰唇角微勾:“夜深了当然要回去睡了,夏玉竹等明天再解决,杀了她太便宜她了,我得好好思考一下,怎样让她的下半辈子都在水深火热中度过,这样才算爽快。”

靳辰不喜欢多管闲事,但是没办法,靳晚秋是她认可的姐姐,齐皓诚不仅是她朋友,还即将成为她的姐夫。当初靳辰说过要帮齐皓诚娶靳晚秋,就会帮到底。任何想要伤害靳晚秋的,想要破坏这门亲事的,都是靳辰的敌人。

本来就掀不起什么风浪的靳月已经被靳辰轻松解决掉了,靳辰自认为解决靳月的方式还是挺圆满的。至于夏玉竹,靳辰可不需要考虑任何其他人的想法,像对靳月那么温柔了。

墨青抱着靳辰回去亲亲抱抱睡觉觉,第二天一早靳辰起床吃过早餐,就到安平王府找齐皓诚去了。

齐皓诚和靳晚秋的婚期没剩几天了,安平王府里很多处都已经张灯结彩,府中下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他们家世子终于要娶媳妇儿了,这绝对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

靳辰是偷偷来的,见到齐皓诚的时候,齐皓诚正在喝一碗补身子的药膳,喝得不亦乐乎。

看到靳辰突然出现,齐皓诚笑容灿烂地放下勺子,看着靳辰叫了一句:“五妹,你来找姐夫有什么事啊?”

靳辰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就泼到了齐皓诚的脸上:“说人话!”

齐皓诚被靳辰泼了一脸茶水倒也不生气,一边拿帕子随意地擦着脸一边看着靳辰嬉皮笑脸地说:“这不是早晚的事情吗?难道我跟晚秋成亲了你都不叫我姐夫吗?那可不行!”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靳辰的姐夫,齐皓诚就觉得心中美得很,感觉自己以后真的要成靳辰半个兄长了。很好很好,他对这个凶残的小妹是很满意的。

“不废话能死?”靳辰白了齐皓诚一眼,“我来找你有正事。”

“你能有什么正事?”齐皓诚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然后又被靳辰泼了一脸的茶。

“小齐世子,你可别忘了你能娶到我二姐是谁帮了你。”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齐皓诚说,“再废话信不信我把你的好事给搅黄了?”

“哎!别别别!千万别!”齐皓诚赶紧讨好地对靳辰笑笑,“都是一家人,开个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靳小五你有什么事就尽管说,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没二话!”

看到齐皓诚把胸脯拍得砰砰响,靳辰唇角微勾看着他说:“有个看上你的小贱人想要杀我二姐。”

齐皓诚脸色一沉:“谁?难道是靳月?”

“那倒不是。”靳辰微微摇头,“靳月失忆了,这会儿根本不记得你是谁。”

“那是谁?”齐皓诚的眼中已经出现了一丝杀意。

“夏玉竹。”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齐皓诚神色一冷:“她在找死!”

“昨晚夏玉竹请了断魂楼的杀手去杀我二姐,正好我在,所以我二姐没事,我是专程过来跟你商量怎么处理夏玉竹的。”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齐皓诚神色怪异地看着靳辰:“断魂楼的杀手?你怎么会正好在场?”

“是冷肃亲自去的。”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齐皓诚神色微变:“你跟冷肃有交情吧?”

当初靳飞鹏被仇复劫持的时候,靳辰去望月山赴约,齐皓诚也暗中跟去想要帮忙,只是后来并没有机会出手,靳辰也根本不知道齐皓诚去过。而齐皓诚却看到靳辰和冷肃在一起,似乎还有什么交情的样子。

“算是吧。”靳辰微微点头,“这件事情不太好解释,因为冷肃那货脑子不太正常,不过他也没想杀我二姐,就是想卖我一个好,只是手段有点怪异而已,你不用担心断魂楼那边。”

“还是要多谢你。”齐皓诚神色一正,看着靳辰说。这是因为冷肃跟靳辰真的有交情,所以靳晚秋才有惊无险。否则的话,齐皓诚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别废话,我想到了一个解决夏玉竹的办法,你听好了!”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你说。”齐皓诚微微点头。

“杀了她其实很容易,不过太便宜她了。”靳辰看着齐皓诚说,“不如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听到靳辰意有所指的话,齐皓诚冷笑了一声:“我也正有此意。”

“小齐世子,你应该已经想到最适合夏玉竹的驸马爷人选了吧?”靳辰看着齐皓诚唇角微勾,“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齐皓诚唇角勾起一个莫名的弧度:“当然。”

千叶城魏国驿馆里。

魏琰让杜腾带着离夜出去玩,他有些事情要跟墨青谈谈。

“马上就二月了,再过一个多月就是靳辰出嫁的日子,你不回去也行,迎亲的队伍我都安排好了,再过几天就从金安城出发,到时候你跟迎亲的队伍一起出现在千叶城就行了。”魏琰看着墨青说。

墨青不置可否,就听到魏琰接着问:“不过你真的打算千里迢迢把她迎回魏国去?就算你们在魏国拜堂成亲,也不会有高堂亲友前去庆贺的。”

墨青微微摇头说:“我没打算回魏国成亲。”

魏琰愣了一下:“难道你们准备以后在千叶城生活?”墨青和靳辰这门亲事,夏国皇室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魏国皇室。魏皇根本就不想管,曾经也不同意,还是被魏琰想方设法说服的。不过即便如此,墨青身为魏国的一位王爷,迎了夏国的和亲公主回去,魏国皇室也不会为他们举行什么仪式,魏国皇室的人和墨家的人应该也都不会参加墨青的婚礼。

墨青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以后我们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不过我打算就在千叶城成亲。她出嫁的日子,就是我们成亲的日子。”

魏琰微微皱眉,想了想之后说:“倒也不是不可以,我跟父皇打声招呼,夏国这边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话落又看着墨青没好气地说,“你们这样倒是轻松得很,我岂不是忙前忙后忙了这么久,最后还要自己一个人回魏国去?”

“你不想回去就不用回去。”墨青看着魏琰神色淡淡地说,“你对那个位子没兴趣,想去哪里只需要看你的心情。”

魏琰唇角微勾,一双桃花眸中流光溢彩:“那倒也是。我再考虑考虑,不然就等你们生了娃娃我再回去。”

墨青在魏国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带着靳辰千里迢迢回到金安城那个冷清的墨王府去拜堂成亲,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们是需要名正言顺,是需要一个正式的仪式,但是地点的话,墨青觉得千叶城就很好。

一来墨青想要早点跟靳辰成亲,靳辰的出嫁日子定在三月十八,他如果带着靳辰再回魏国金安城去,然后再让魏国皇室定正式成亲的日子,还不知道要等多久,他不想等,而且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二来靳辰的亲友都在千叶城,墨青觉得靳辰是喜欢这个地方的,届时他们成亲之时有靳辰的亲友做见证也就够了。而且墨青还打算成亲之后跟靳辰一起住进靳家去,因为他跟靳辰都很喜欢星辰阁。至于外人会不会说他是入赘,墨青根本一点儿都不在意。

至于未来,墨青也想过。他在魏国不过是个废物王爷,他对权势也没有什么兴趣。等跟靳辰成了亲,他们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满天下游山玩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把靳辰和墨青的亲事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办的魏琰,这会儿已经在想千叶城里哪处风水好,要赶紧置办一座气派的大宅子给墨青和靳辰成亲用,到时候就挂个墨府的牌子好了。

魏琰准备今天就写信回去跟魏皇说这件事,他觉得魏皇应该不会反对,夏国皇室这边的话,干脆就跟他们说这是魏国皇室的意思。魏国皇室的一位王爷留在夏国千叶城,也能表示魏国跟夏国修好的决心嘛,就让夏国皇室当墨青是个魏国的质子好了,想必夏皇会求之不得的。

是夜,墨青说要带靳辰去一个地方,靳辰也没多问,就跟着墨青出门了。出门之前,两人都易容成了很普通的模样,而且换上了夜行衣。

他们在千叶城中七拐八拐,都快走到临风湖附近的时候,墨青揽着靳辰进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破败的小院子。

靳辰眼眸微闪:“小青青,你是带我探险来了么?”

墨青唇角微勾:“可以这么说。”

小院子里有两个房间,一个比一个破,不过都有墙有顶,破旧的木门大开着,在夜风吹拂之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他们还没靠近的时候,有一个黑影从黑乎乎的房间里闪身而出。

这是个男人,浑身上下都裹在斗篷里面,看不清楚容貌和身形。墨青拿出一枚令牌,男人立刻单膝跪地,恭敬地叫了一声:“参见主子。”

“嗯。”墨青淡淡地应了一声,男人已经递过来两件黑色的斗篷,墨青和靳辰都分别穿上了,然后进了房间。

房间里几乎空无一物,不知那个男人动了哪里的机关,地上突然透出一丝亮光,露出一条可容纳一人通过的地道来。

墨青牵着靳辰的手走了进去,通道口很快就关上了。而他们顺着亮光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一个面积不小的地下宫殿。

说是宫殿,是因为里面装饰很华丽,正前方还有一座石台,上面放着一张桌子,有一个身材瘦削的断臂老者此时就站在上面,手中拿着一个盒子,对着下方说了一声:“现在竞价开始。”

这个地下宫殿面积不小,但只稀稀落落地坐着十几号人,每个人都披着一模一样的宽大斗篷,互相认不出彼此的身份。

墨青和靳辰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就听到有一个人开口叫了一声:“五万两。”

“十万。”很快有另外一个人开口。

“上面卖的什么东西?”靳辰小声问墨青。这里是个不为人知的地下拍卖场,而墨青就是这个拍卖场的主人。

“残缺的紫阳心法。”墨青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靳辰耳边响起。

靳辰唇角微勾,兴致勃勃地听着竞价越来越高。墨青跟靳辰说过,他不仅紫阳心法送了关无涯和卢野一人一份,而且把残缺的紫阳心法分开拿去卖了。

靳辰对于墨青竟然也在做生意这件事表示有些意外。魏琰做生意很高调,做到了天下皆知,而他表哥墨青的生意却做得无人知晓,就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

这个世界没有拍卖这个概念,这种地方叫做地下黑市,不过事实上买卖方式就是拍卖。不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都有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出售,而这种生意绝对是暴利。

不过几页残缺的紫阳心法,却在片刻的功夫叫价叫到了一百万两,并且竞争还在继续。

靳辰能够感觉到,出现在这里的没有弱者,而且大部分应该都是江湖人。这个世界其实到处都是江湖,只不过皇室所在的地方,江湖人相对比较低调而已。

一场拍卖很快就结束了,那几页残缺的紫阳心法被一个男人以二百万两的价格买了下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这个地下黑市有个规矩,买到货的人可以选择先离开,一刻钟之后,其他人才能走。这是为了保证黑市的秩序,因为不讲道义的江湖人多了去了,不这样的话,买到宝物的人离开之后有极大的可能性被抢。

看到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消失在眼前,靳辰感觉到有好几个人都在蠢蠢欲动。其实可以理解,是紫阳心法让燕齐打败关无涯,娶到柳如眉,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成为江湖第一大派的门主,还当上了武林盟主,走上人生巅峰的。如果有得到紫阳心法的机会,很多江湖人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即便只是残缺的紫阳心法,依旧会引起争抢。

“有没有哪位贵客有什么宝贝需要在此售卖的?”台子上的断臂老者看着下方众人问道。这个地下黑市开了很久了,在三国各大城池都有这样的地方存在,而且主子都是一个。委托地下黑市代卖东西的江湖人络绎不绝,而一旦卖出一样宝贝,地下黑市要从中抽取成交价格的三成,利润相当可观。但这样的地下黑市不是每天都有的,只有每月的初一十五会出现。

“我有一件宝贝要卖。”一个嗓门有些粗犷的男人开口了,话音还没落,已经扛着一个麻袋一跃而起到了台上。

断臂老者眼中精光闪烁,看着男人说:“那就请阁下把要在此售卖的宝贝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吧!”

男人把麻袋解开,竟然从里面抱了一个人出来。那是个少女,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模样,容貌极为出色,眉宇之间还有淡淡的英气,身段也是极好的。此时少女眼眸紧闭,被男人提在手中面对着下方,好让下方所有人都看清楚。

“这是个处子,武功很高强。她脚上锁着的是玄铁制成的铁链,根本打不开。哪位有兴趣,买回去做个女奴再好不过了。”男人用粗犷的声音说着十分无情的话。

这样的交易虽然不常见,但是不管是在这样的地下黑市,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都是存在的。在这个世界,下人和奴隶的买卖都是合法的。而不乏心理变态的男人在府中豢养着数量未知的女奴,只是用来玩弄取乐而已。

青楼里的不少姑娘都是被卖进去的,而能被带到地下黑市这样的地方售卖的少女,一般都是绝色,或者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而这个少女虽然称不上绝色,但是武功高强那一点,就足以让在座的某些男人动心。想要得到一个貌美的女奴其实并不难,但是想要得到一个貌美而且武功高强的女奴,这原本是不太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五千两。”有一个男人开口竞价。

“三万两!”很快有人接着开口。

听到有五个男人都参与了竞价,靳辰捏了一下墨青的腰,小声问他:“你要不要买?”

墨青的声音有些无奈:“小丫头,不要乱说话。”

靳辰小声说:“那是东方雅啊,你师妹。”

“她不是我师妹,只是我师父的孙女而已。”墨青声音淡淡地说。

“你真不管?”靳辰问。东方玉和燕云离开的时候,东方雅说她要留在千叶城。只是靳辰这些天都没有见到过东方雅,也没有听说任何关于她的消息,还在想她是不是找不到“东方珩”已经走了,谁知道她竟然沦落成为被人带到地下黑市贩卖的女奴。

“不管。”墨青的声音没有什么温度。

靳辰表示,墨青都不管,她就静观其变吧。

拍卖很快结束了,毕竟只是一个用来取乐的女人,最终成交价格是八万两,被一个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的男人买到了。

“不知这玄铁锁链可有钥匙?”买到东方雅的男人看着卖主问道。

“没有钥匙。”卖主斩钉截铁地说,“这样很安全,阁下不用担心她逃走,她的反抗也很有限。”

买主似乎很认同卖主的说法,提着东方雅很快离开了。之后没有人再售卖什么东西,到了散场的时候。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离开,没有人说话,像是幽灵一样,出了地下黑市之后就朝着各个方向消失在夜色之中。

“小青青,原来你是混黑道的啊。”回去的路上,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墨青说。

墨青微微一笑:“只是无聊做的一点生意而已。”墨青曾经游历天下的时候到过一些地下的黑市,里面秩序很乱,杀人越货时有发生。有一次一个地下黑市的掌管者想要抢墨青的东西,墨青把那人解决了之后,就成了那个黑市的主人,之后没多久,他就成了三国各大城池地下黑市唯一的主子。不过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这些黑市的幕后主子是什么人,江湖人管墨青这个神秘的黑市掌权者叫做暗王。

“里面是不是有很多机关?”靳辰问墨青。她的机关术是跟着墨青学的,其实远不如墨青。

墨青微微点头:“嗯,我无聊时候设计的大部分机关都用在了这些地方。”想要维持一个地下黑市的秩序是很难的,高手必不可少,但是必然会出现更厉害的高手过来砸场子。所以墨青就给每个地下黑市都设置了杀伤力很强而且各不相同的机关。最开始想要闹事的那些高手,这会儿应该都已经投胎转世了。

“我本来还以为你整天花的都是魏琰的钱。”靳辰笑嘻嘻地说,“现在看来,你应该比他更有钱。”

墨青揽着靳辰笑意温柔地说:“我的都是你的。”

靳辰唇角微勾:“那当然。”突然有一种成为暴发户的感觉,着实还不错。

他们走到半路,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靳辰眉梢微挑,拉着墨青就过去了。

这是千叶城中一处阴暗的小巷子,一个纤细的身影背对着墨青和靳辰蹲在那里,身子似乎在微微颤抖。但惨叫声不是她发出的,而是被她拿着刀子正在捅的一个老男人发出来的……

一刀,一刀,又一刀……地上的老男人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满身都是窟窿了,那个纤细的身影依旧在一刀一刀地往他身上捅。

夜色深深,夜风寒凉,皎洁的月光在地面洒下一层银辉。靳辰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神色莫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刚刚被人当做女奴卖掉的东方雅。

靳辰用眼神询问墨青:现在还是不管?

墨青神色淡淡:不用管,她死不了。

在墨青揽着靳辰飞身离开的时候,靳辰回头看了一眼,东方雅依旧在一刀一刀地往地上的尸体上面戳,像是魔怔了一样。

第二天就是二月初二,再过三天,就是齐皓诚和靳晚秋成亲的日子了,而这天是夏国工部尚书府的老夫人六十大寿的日子。

齐皓诚一大早要出门,安平王妃感觉有些奇怪:“诚诚你不好好在家里养伤要去哪里啊?”

“出去转转透透气。”齐皓诚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夏国的工部尚书姓王,王尚书母亲的六十大寿,办得十分热闹。请帖是一早就送去千叶城里各家的,不过谁会来谁不会来大家也都心里有数。所以当看到安平王府的齐世子出现在尚书府大门口的时候,王家人都很意外。

王家一直都想巴结安平王府,只是苦于没有门路,却没想到这次安平王世子会来赴宴。

王尚书恭恭敬敬地把齐皓诚给迎进去了,齐皓诚来的时候还带着贺礼,让王家人都感觉有些受宠若惊。

而之后没多久,宫里的六公主也上门了,王家人再次受到了惊吓。他们府中大大小小的宴会,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贵人。

夏玉竹这两天心情很差。突然冒出来一个武功高强的表舅燕齐,说要帮她杀了靳晚秋,她正高兴呢,结果燕齐突然又不知所踪了。而她几乎花掉了自己所有的银子,想方设法请了断魂楼的杀手出手,本以为这样就能万无一失,结果断魂楼的人收了银子却根本没办事,不然靳晚秋这会儿怎么可能还活着?

只是夏玉竹找不到燕齐,更不可能去找断魂楼讨说法,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别提多郁闷了。

今日一早夏玉竹听她的贴身宫女说工部尚书府有一场宴会,而齐世子跟王大公子的关系一向很好,如果去赴宴的话,极有可能见到齐世子。

夏玉竹根本没有细想齐皓诚跟王家那个纨绔公子的关系怎么会好,当即就高兴地开始梳妆打扮了,准备出宫去赴宴。她最近一直想要找机会见齐皓诚,想要让齐皓诚知道她的心意。她自认为自己比起靳晚秋那个嫁过人还生过孩子的寡妇要强上百倍,只要让齐皓诚看到她的好,他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所以夏玉竹一进工部尚书府就问下人齐世子在哪里,一个小丫鬟十分恭敬地对夏玉竹说齐世子在后花园,她可以为夏玉竹带路。

夏玉竹不疑有他,高兴地跟着那个小丫鬟走了,路上一直在想见到齐皓诚要跟他说什么,连自己身边伺候的贴身宫女什么时候不见了都没发现。

小丫鬟带着夏玉竹到了王家后花园的一个亭子边上,对夏玉竹说齐世子就在里面。夏玉竹开口让丫鬟离开,自己迫不及待地绕过亭子周围栽种的草木,提起裙子就进了那个亭子。

没多久之后,有下人禀报说后花园有人落水,王家的人和大部分宾客都脚步匆匆地赶了过来,不过他们没看到有人落水,却都看到了一对交颈鸳鸯正在亭子里缠绵……

王尚书当时快要被气晕过去了,也快要被吓死了,因为当众做出苟且之事的,一个是他的嫡长子王志,另外一个,是夏国皇室金枝玉叶的六公主夏玉竹……

莫名其妙来了王家赴宴,送了礼之后就大摇大摆地从王家正门离开的齐皓诚,这会儿正坐在王家后花园的一棵大树上面,悠哉悠哉地看着下面的闹剧。

被下了媚香主动对王志投怀送抱的夏玉竹这会儿已经清醒了,衣衫不整地对着王志又打又骂。而没有被下药,只是色胆包天的王志这会儿一脸委屈地大声对众人说,是六公主对他投怀送抱的,并不是他要冒犯六公主。

王志身为工部尚书的嫡长子,在千叶城里也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素来有千叶城第一纨绔公子之称。王志文采武功样样不行,吃喝嫖赌却样样在行。从前他几乎天天晚上到红袖阁去找姑娘,如今红袖阁不存在了,他几乎天天晚上到忘忧阁去寻欢作乐。他成过亲,但他夫人难产的时候他还抱着小妾在一旁取乐,活生生地把他的原配夫人给气死了,最后一尸两命,孩子也没生下来。

如今王志已经马上要三十岁了,算是个鳏夫。王家人倒是一直想给他续弦,但是千叶城里好人家的姑娘谁会愿意嫁给他?而他没有正妻,小妾倒是一大堆,院子里的丫鬟也都被他摸了个遍,甚至连他祖母院子里的美貌丫鬟都不放过。

这样一个在千叶城里臭名远扬的人物,一向不把他老爹王尚书放在眼中,因为他的祖母王老夫人宠他宠得毫无原则,导致他在王家向来无法无天,在外面也是为所欲为,经常惹出烂摊子让王尚书去收拾。

但如今这可不是王志又糟蹋了普通的良家妇女,多花点银子,威慑一下就能息事宁人的。王志这次招惹的可是夏国皇室金枝玉叶的公主!而且最近六公主夏玉竹的生母颜贵妃正得宠,这件事情如果传到宫里去的话……王尚书想到这里,已经满身冷汗,腿都有些发软了。

“六公主今日就是专程过来见我的!也是她约我在这里见面的!她主动对我投怀送抱,我如果拒绝那还是个男人吗?”王志眼眸一闪,声音越发大了起来。话里话外都是夏玉竹爱慕他,今天也是夏玉竹主动的。

不少人看着夏玉竹的眼神都很是怪异。说来也真是奇怪,王家的宴会六公主怎么会突然过来参加呢?没人听说过六公主跟王家哪位小姐关系好,以夏玉竹的身份,根本不该出现,而且她一来王家就往后花园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说没有什么猫腻谁会相信?

想到这里,倒真有人相信了王志的鬼话,认为是夏玉竹眼神不好看上了王家这个纨绔。至于夏玉竹这会儿不仅矢口否认,而且对王志又打又骂的,很多人觉得可以理解。六公主毕竟是个女子,如此当众丢脸,恼羞成怒了呗!

等夏玉竹的亲兄长夏毓轩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的时候,夏玉竹已经被王家的下人伺候着梳洗过了,而夏毓轩看到夏玉竹失魂落魄的样子,真的恨不得一刀把她给砍了!

“你们都出去!”夏毓轩冷声说。

下人都出去了之后,夏毓轩猛然抬手就朝着夏玉竹抽了过去,却在马上要打到夏玉竹的时候顿住了,看着夏玉竹冷声说:“你究竟在想些什么?竟然巴巴地跑到这里来跟那个浪荡子厮混?你还知道廉耻吗?”

夏毓轩真的要被气死了。他根本不在意夏玉竹的名声,而是担心夏玉竹搞出这样的丑事来,肯定会让夏皇动怒,继而冷落颜贵妃和他这个三皇子!

“我是来找齐世子的!”夏玉竹看着夏毓轩,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了,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心中很是恐慌。

夏毓轩神色一冷:“蠢货!你被人设计了都不知道!”夏毓轩并不觉得夏玉竹会看上王志那个浪荡子,他知道夏玉竹一直喜欢的是齐皓诚。如果说夏玉竹是因为齐皓诚才来的王家,那么极有可能一切都是齐皓诚设计的,为的就是毁了夏玉竹!

夏毓轩并不知道夏玉竹找过断魂楼的事情,却听颜贵妃说了燕齐的事,知道夏玉竹求燕齐杀了靳晚秋。难道是这件事被齐皓诚知道了,齐皓诚在报复夏玉竹?夏毓轩越想越觉得事实就是这样。

只是如今已然发展到了这一步,夏毓轩冷冷地看着夏玉竹,心中在想怎样处理这件事才能让自己不那么被动……

而夏玉竹一抬头就看到夏毓轩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她脸色一白,下意识地大喊了一声:“救命啊!”

夏毓轩猛然伸手捂住了夏玉竹的嘴,看着她冷声说:“你再敢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夏玉竹浑身僵硬,怎么都没想到夏毓轩竟然不是来帮她的,反而想要杀了她!夏玉竹这会儿突然清醒了,意识到自己这个自私的皇兄根本不可能在意她的名声和未来,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的名声和前程。只要杀了夏玉竹,弄出夏玉竹不堪受辱自杀的场面,届时夏毓轩就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想到这里,夏玉竹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如坠冰窟,她神色哀求地看着夏毓轩,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往下落。

夏毓轩猛然放开夏玉竹,夏玉竹一下子跪在地上抱住了夏毓轩的腿,语无伦次地说:“皇兄!你不要杀我!我听话……我以后都听你的话!我……我可以嫁给那个混蛋!他是尚书府的大公子,我嫁给他,以后王家都会支持皇兄的!皇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在死亡面前,夏玉竹早已经把齐皓诚抛在脑后,精神已经临近崩溃边缘。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死,她还这么年轻,她要好好地活着,不管用什么办法!

“你真的愿意嫁给王志?”夏毓轩看着夏玉竹眼眸幽深地问。

“我愿意!我愿意!”夏玉竹真的快要崩溃了。从小到大颜贵妃都更宠爱夏毓轩,夏玉竹很清楚颜贵妃为了夏毓轩根本不会在乎她这个女儿的生死。而夏玉竹心里是怕夏毓轩的,因为她知道她的这个亲兄长为了权势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好。”夏毓轩伸手把夏玉竹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她面色沉沉地说,“我现在教你接下来该怎么做,如果你记不住的话……”

“我能记住!”夏玉竹神色哀求地看着夏毓轩,“皇兄,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夏毓轩冷笑了一声:“早这样多好,你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夏玉竹看到夏毓轩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王家寿宴当日发生的丑事因为有不少人亲眼看到,所以不可避免地传了出去,只是事情后来的发展倒是让很多人感觉十分意外。因为夏皇没有降罪王家,反而把六公主夏玉竹赐婚给了王志,婚期就定在二月底。

齐皓诚听说之后轻嗤了一声。夏毓轩做了什么他能想到,不过就是威胁王家以后要为他所用罢了。而王家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不管是王志玷污了夏玉竹,还是夏玉竹对王志投怀送抱,结果都是王志以下犯上侮辱了当朝公主,夏毓轩是有能力让王家因此家破人亡的。

而对于夏毓轩说服夏皇的手段,齐皓诚也是嗤之以鼻。外人不知道,但齐皓诚知道,颜贵妃和夏毓轩如今的地位,其实都是靠着颜贵妃吹枕边风得来的。夏皇最初宠爱颜贵妃,就是因为颜贵妃在伺候男人方面的功夫十分了得。

不过齐皓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王志可是他精心为夏玉竹选的驸马。鳏夫一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府里小妾环肥燕瘦应有尽有,院子里常年乌烟瘴气,据说还有一些变态的嗜好,最适合夏玉竹这样的贱人了。想必王志对于自己能够娶到公主是很得意的,以后免不了好好调教夏玉竹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齐皓诚十分轻松就买通了夏玉竹的贴身宫女,因为那个宫女早就不堪忍受夏玉竹的苛待,想要离开千叶城了。而这会儿,她已经如愿以偿。至于王家的下人,齐皓诚利用起来更是容易得很,而且不会留下什么把柄。

齐皓诚给夏玉竹用的媚香,可是专门问鬼医的高徒靳小五要来的。无色无味,立刻见效,而且效果并不持久,对夏玉竹来说,也是极好的。

齐皓诚成功地在自己成亲之前就把夏玉竹给解决掉了,开开心心地去找靳晚秋求抱抱了。

而靳辰这天从向谦那里回将军府的路上,就听到千叶城里到处都在议论六公主夏玉竹跟工部尚书府王大公子的风流韵事。靳辰听了一些,曾经金枝玉叶的夏玉竹如今在百姓口中变得十分不堪,“不知廉耻”、“水性杨花”这样的词都被用来形容这位六公主。

靳辰对此表示满意,她昨天才跟齐皓诚密谋过,今儿齐皓诚就雷厉风行地出手了,而且靳辰必须说一句,小齐世子这事儿,干得漂亮!

------题外话------

明天就要放假了,准备出门去看人山人海的妹纸们,玩得开心也要注意安全呦~↖(^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