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把她卖到无忧阁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骁眉头微皱,眼神冷漠至极地看了一眼撞到他的那个少女,就只有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准备下楼离开。

撞到秦骁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还留在千叶城里的东方雅。东方雅这几天一直在找当初把她卖掉的那个男人,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而她脚上绑着的玄铁锁链,严重地束缚了她的行动,而且限制了她的武功。她试了各种办法,最终不得不认命,没有钥匙真的打不开。

最近她就住在天香楼旁边的客栈里,这是过来天香楼喝酒的,也正准备离开,没想到会撞到一个男人怀里。

东方雅容貌很出色,气质也很出挑,但她没想到她撞到的那个男人竟然只看了她一眼,一个字都没说就要走?而且那一眼简直冷漠到了极点,让东方雅的心微微动了一下。

“站住!”

听到身后传来女子的娇喝,秦骁没有理会,脚步没有任何停滞,继续往楼下走。

看着秦骁冷漠至极的背影,东方雅眼中的兴味一下子就起来了。说起来她一开始来千叶城是来找东方珩的,而原因不过是她曾经跟东方珩打招呼,东方珩根本没理她。

如今东方雅碰上了一个比东方珩对她更加冷漠的男人,她瞬间就把什么东方珩抛在了脑后,盯上了新的猎物。

看到秦骁脚步未停,眨眼间已经快要出了天香楼。东方雅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征服欲,很快跟了出去。

秦骁早就察觉身后有人跟踪,不过依旧神色未变地走在千叶城的大街上,似乎漫无目的一样。

当他走到一家即将关门的小医馆门口的时候,脚步微转,闪身进去了。

在秦骁进去之后,医馆的灯就熄灭了,门也紧紧地关上了。东方雅抬头看着上面的牌子“宝安堂”,眉头微皱。那个男人应该不是受伤了,难道他是这家医馆里的人?

但东方雅如今行动受限,最让她郁闷的就是她正常站在那里跟人打的话还能动,但双腿被绑着,想要用轻功十分困难。她试过不止一次,一次比一次摔得惨。

东方雅看了一眼医馆对面的一家小客栈,直接抬脚走了进去,要了一间二楼临街的上房,就坐在窗边盯着对面的宝安堂。她倒要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却说秦骁,进了宝安堂之后,就直接去了宝安堂后院的一个幽静的小宅子。

宅子里面有一个房间点着灯,秦骁还没靠近,就被人拦了下来:“来者何人?”

拦住秦骁的人穿着一身夜行衣,脸上还戴着面具,秦骁看不到他的容貌。但是他那稍显阴柔的声音,让秦骁立刻就认出了这人是仇复。

秦骁冷冷地看了仇复一眼:“我是秦骁。”

仇复眼眸微闪,立刻让开了路:“骁王爷请,主子已经恭候多时了。”

秦骁进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仇复低着头站在廊下,一副已经认命甘心做奴才的模样。秦骁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进了面前点着灯的房间。

一个戴着华丽面具的男人慵懒地躺在软榻上,一身红衣在昏黄的灯光之下更显得妖冶非常,秦骁知道这是冷肃。

“骁王爷,来得挺快啊。”冷肃没有摘掉脸上的面具,因为他并不喜欢别人看到他那张有些幼稚的娃娃脸。

秦骁面无表情地自己找位置坐了下来,看着冷肃说:“你让仇复传消息给我,说要跟我合作,还要求我亲自来千叶城,现在我来了,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在仇复还没出现之前,秦骁就想跟冷肃合作,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后来冷肃落难,秦骁也在找他,在冷肃恢复正常的时候秦骁才知道他其实是被靳辰给救了,一直跟靳辰在一起。

如今依旧是冷肃在执掌的断魂楼,行事作风比起过去低调了不少,但是秦骁知道,那些因为仇复而折损的杀手,在冷肃回归之后,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重新补上了。

断魂楼经过短暂的沉寂,实力只会比以前更加强横,因为冷肃经过这次生死的洗礼,已经懂得了收敛自己的锋芒。在断魂楼沉寂的时候冒头的另外一个杀手组织,最近已经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了,秦骁觉得,应该是已经被冷肃悄无声息地灭掉了,或者是被断魂楼给吞并了。

而一个月之前,秦骁收到仇复的传信,说是冷肃要见他,跟他商谈合作的事情。

秦骁当然愿意跟冷肃合作,因为他最清楚有断魂楼这样一个杀手组织做盟友杀伤力有多大。曾经在仇复执掌断魂楼的时候,秦骁没少被断魂楼的杀手追杀,他的势力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被断魂楼的杀手给毁了。

所以秦骁也没拿乔,收到消息之后很快就暗中离开了雪狼国,朝着夏国而来了。

快到千叶城的时候,秦骁收到了他的师父西门擎的传信,说是师门召见,就在望月山顶,要他按时赴约。秦骁去了,得知天玄心法的事情,心中是很高兴的,认为自己这次就算来千叶城没能跟冷肃谈好合作,只要能得到天玄心法,也算是不虚此行。

然而秦骁没想到的是决定天玄心法归属的竟然会是靳辰,而跟他竞争的人里面竟然有墨青。最后秦骁坚持的公平比试,也以他败给靳辰而告终。

所以秦骁就过来找冷肃了,他想要得到天玄心法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他需要跟冷肃合作。

秦骁其实并不是一个遇到什么事情就喜欢依赖别人的人,他从小到大很多次生死关头都是自己扛过去的。可是如今雪狼国狼王年事已高,秦蓝锋芒毕露,秦骁的势力之前受了重创,如今其实是在强撑。

魏琰不久之前跟靳辰说,他查到秦骁和秦蓝兄妹俩似乎握手言和了,觉得很奇怪。其实不存在什么握手言和,只是秦骁不敢再跟秦蓝正面抗衡,秦蓝手中的底牌似乎层出不穷,少了一个仇复,又出现了一个萧遥,萧遥已经被靳辰给杀了,又出现了别的高手。

秦骁现在在雪狼国很低调,因为他一不小心就会全盘皆输。曾经秦骁并不把秦蓝放在眼中,可是气焰越发嚣张的秦蓝让秦骁意识到,他必须找一个盟友,才能压制住秦蓝。

而对秦骁来说,断魂楼就是个绝佳的选择。因为断魂楼是做生意的,只要谈好了价钱,一切都好说,也不用担心以后被冷肃抓着什么把柄,或者得寸进尺威胁他,因为冷肃对权势并没有兴趣。

冷肃声音有些冷漠地说:“秦骁,你需要知道一点,本尊想跟你合作,其实不过是因为本尊很讨厌秦蓝那个贱人,并不是想帮你。”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就可以合作。”秦骁面无表情地说。冷肃讨厌秦蓝也可以理解,因为曾经差点把冷肃弄死的仇复就是秦蓝的走狗,而仇复也是因为秦蓝,才把断魂楼给搞得元气大伤差点毁灭的。

冷肃似乎在笑,笑声十分低沉:“好,既然如此的话,本尊就把仇复那条狗送给你用一段时间。”

秦骁微微皱眉:“本王并不想跟仇复为伍。”

“言重了。”冷肃似笑非笑地说,“他充其量就是一条狗而已,咬人还是很厉害的,你尽管拿去用,他不敢不听话。说实话,本尊很想看看仇复那个狗奴才反咬秦蓝的情景呢。”

这跟秦骁设想的合作并不一样。冷肃貌似只是想把他手下的仇复交给秦骁使唤,并没有想过自己帮秦骁或者是动用断魂楼的势力。而冷肃一开始就说了,他只是因为讨厌秦蓝所以想要跟秦骁合作对付秦蓝,却不是要帮秦骁。

秦骁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冷楼主如何能够保证仇复听话?”

冷肃冷笑一声说:“他不敢不听话,因为他的命在本尊手中。”

秦骁明白,不过是用毒而已,但这并不是完全保险的,因为一旦仇复找到别人给他解了毒,必然不可能再屈服于冷肃,当冷肃的狗奴才。

“好了,你现在就可以带着那条狗离开了,想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冷肃冷笑着说,“本尊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给那条狗一个亲近秦蓝的机会,因为本尊觉得,他们贱人配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告辞。”秦骁也没有再跟冷肃多说什么,出门的时候就看到仇复依旧安安静静地低着头站在门外。

“仇复,从今天开始,听本王的命令行事。”秦骁看着仇复面无表情地说。他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不过有仇复这个高手帮忙,聊胜于无吧!仇复想要翻身的可能性其实也不大,因为冷肃明显越发谨慎了,不会这么轻易让仇复有翻身的机会。

“是,主子。”仇复恭敬地对着秦骁行礼,改口叫主子,就像是一条最听话的狗一样卑躬屈膝。

秦骁带着仇复离开了,而且是从医馆正门离开的,因为秦骁已经做了易容,根本不担心别人会认出他来。

而对面客栈里一直盯着秦骁的东方雅,看到秦骁出来,立刻下楼就跟了上去。

窸窸窣窣的铁链声音早已暴露了东方雅,仇复声音恭敬地问秦骁:“主子,需不需要奴才把后面那个尾巴给解决了?”

“不用理会。”秦骁面无表情地说。后面跟着的人秦骁根本没有放在眼中,他已经准备连夜离开千叶城,赶回雪狼国去了。

东方雅知道自己早已经暴露了,可是前面那个男人竟然明知她跟着还无动于衷,就连转身看一眼都没有!这让东方雅心中很生气,她难道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于是东方雅加快脚步追了上去,直接挡在了秦骁的面前,看着他冷声说:“你今天撞了本姑娘,现在向我道歉!”

东方雅本来以为,她都拦住了秦骁的路,秦骁至少也得辩解一句,说是她撞了他吧。

谁知道秦骁就眼神冷漠地看了东方雅一眼,依旧就一眼,然后很轻松地绕开东方雅继续往前走,真真把东方雅当做不存在一样。

东方雅眼神一冷,对着秦骁的后心就射出了一支毒镖。

秦骁没有动,仇复打落了毒镖,转身眼神不善地看着东方雅:“你在找死!”

“你的狗都会说话,你不会是个哑巴吧?”东方雅在秦骁背后大声说。

秦骁转身,却没有如东方雅所愿看她一眼,而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仇复:“把她打晕,扔得远远的。”

“是,主子。”仇复领命,快速朝着东方雅逼近。东方雅没想到秦骁的奴才武功都这么高,因为腿部受限,她不过勉强应付了两招,就被仇复给打晕了。按照秦骁的要求,仇复提起东方雅,往远处而去,准备扔得远远的。

秦骁无意中往地上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一块玉佩。他脚步微动,走过去捡起了那块从东方雅身上掉落的玉佩,上面刻着两个字“东方”……

秦骁眼眸微缩,下一刻已经从原地消失了踪影。

仇复直接提着东方雅到了临风湖边上,东方雅已经醒了,却被仇复束缚着动弹不得,气得脸色都红了。她是喜欢对她爱答不理的冷酷男人,可是没曾想竟然有男人能冷酷到这种地步。秦骁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还让他的狗奴才把她扔得远远的?!东方雅要被气死了!心中暗暗地想,只要这次她逃了,那个男人就再也别想逃出她的手掌心!她一定要征服那个男人,让他有朝一日跪在她面前,求着她看他一眼!

眼看着仇复甩手就要把东方雅扔到冰冷的湖里面,突然有一个声音由远及近:“慢着!”

东方雅转头去看,就看到秦骁飞身而来,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跟前。

“主子有何吩咐?”仇复把东方雅扔到一边儿,看着秦骁恭敬地问。

秦骁终于正眼看向了东方雅,东方雅心中暗喜,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真的对她无动于衷,一定是装的!

可是秦骁开口对东方雅说的第一句话,却让东方雅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因为秦骁看着她说:“有几分姿色,卖去无忧阁!”

东方雅不可置信地看着秦骁,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这个男人之前要把她扔得远远的,结果追过来竟然不是要放了她,而是要把她给卖到无忧阁?

这让东方雅瞬间就想到了自己之前被带到地下黑市像是奴隶一样贩卖的经历,她脸色难看至极,看着秦骁冷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骁面无表情:“不想知道。”

东方雅气得脸色涨红:“我哥哥是当今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的东方玉!你敢动我,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东方玉?秦骁心中微动,依旧面无表情:“东方玉远在千里之外,而且不可能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

“你!”东方雅简直要被气死了,“你敢动我,一定会后悔的!”

“你想多了,我没打算动你。”秦骁面无表情地看了仇复一眼说,“把她绑起来,废了她的武功,送到无忧阁去。”

仇复恭敬地说:“是,主子!”

东方雅看着仇复一掌朝着她打了过来,心中真的生出了惊恐,坐在地上往后挪着,一边躲闪一边大声说:“你们放了我!我哥哥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在仇复快要打到东方雅的时候,秦骁面无表情地开口了:“且慢。”

东方雅这会儿无比确定,这个男人真的对她没有任何兴趣。而她想要征服一个男人的前提是,这个男人不能对她不利。

“你除了你大哥,就没有别的倚仗了吗?”秦骁的声音似乎透出一股不屑,好像在说东方雅自己很弱,什么都要依靠东方玉一样。但秦骁知道,他事实上是想从东方雅口中听到一些别的信息。

东方雅神色一变再变,脸色难看地说:“我被人陷害,脚上绑了玄铁锁链,不然你以为你能这么轻易抓住我吗?”

秦骁也不再拐弯抹角,看着东方雅冷声问:“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听说过正阳门吗?”

东方雅微微愣了一下,摇头说:“没有!”

秦骁面无表情地转身:“把她扔到湖里去!”

“啊!”东方雅一声惊呼,就被仇复提起直接扔到了冰冷的临风湖里面,而她最后看到的,就是秦骁已经渐行渐远的冷漠背影。

这个世界上东方姓是有的,不过并不多。秦骁在突然看到东方雅的玉佩上面刻着“东方”两个字的时候,瞬间就想到了她会不会跟正阳门的掌门东方木有什么关系?

这也是秦骁过来想要求证的事情,但是东方雅的表现让秦骁觉得自己或许是因为太想得到天玄心法,想多了。如果这姑娘真的跟东方木有关系,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了。

毫不怜香惜玉的秦骁直接让仇复把东方雅扔到了湖里,然后随手就把东方雅那块玉佩也给扔了,连夜离开了千叶城。

从东方玉的妹妹这个角度来说,东方雅其实不是毫无价值的。但是秦骁觉得,抓了东方雅,用来威胁东方玉为自己所用是个很愚蠢的行为。因为东方玉本身实力高强,而且很快就会成为紫阳门门主的乘龙快婿,秦骁并不想招惹紫阳门那样的江湖巨擘。

等东方雅耗尽所有的力气,狼狈不堪地从临风湖里爬出来的时候,一下子瘫倒在了湖边岸上。她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眼睛因为愤怒已经变得赤红了,像个女鬼一样喃喃地说:“好!很好!本姑娘下辈子不干别的,就只有一件事情,找到你,让你求着给本姑娘暖床!”

靳将军府。

夜色深深,靳辰和墨青在星辰阁二楼相对而坐,靳辰神色严肃地看着墨青说:“说,知道错了吗?”

墨青十分配合地点头:“小师妹,大师兄知道错了。”

“错在哪里了?”靳辰小手拍了一下桌子。

墨青唇角微勾,抓住了靳辰的手,含情脉脉地说:“小师妹,你告诉大师兄错在哪里了,大师兄一定改。”

看到墨青灼热的目光,靳辰小脸一红:“不准叫我小师妹!”这货是玩儿角色扮演玩儿上瘾了不成?

墨青点头:“好的,小师妹。”

“给我正经点儿。”靳辰瞪了墨青一眼。

墨青微微点头:“我很正经的,你就是我小师妹。”

靳辰无奈扶额:“随便你怎么叫吧。不过我想问你,你师父对你怎么样?”

墨青微微摇头:“不怎么样。我们最初遇到,他收我为徒,可以算是一场交易。我答应为他做三件事,如今已经做了两件。”

“其实我在想,你作为东方木的徒弟,就算他直接把天玄心法传给你,另外三个老头也不能说什么。”靳辰若有所思地说,“甚至那三个老头在今天之前都默认你就是天玄心法的传承人了。你说,东方木是不是并不想让你得到天玄心法呢?”

“但他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和我们的关系,还让你来选择天玄心法的传承人,会想到你会选择我。”墨青说。

靳辰微微点头:“这倒也是。所以说有些矛盾嘛!难道那老头就是为了搞这一出,让那三个老头觉得他在天玄心法传承这件事上面,没有偏袒你这个徒弟?”

“似乎也没有必要。”墨青也有些不解。因为他这么多年,始终无法看透他的师父究竟在想什么。

“我总觉得有点蹊跷。”靳辰若有所思地说,“明天看看情况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靳辰和墨青易容之后就暗中离开了靳将军府,朝着千叶城外而去了。

天色还未亮的时候,东方木、西门擎、北堂黎和南宫离师兄弟四人就已经出现在了望月山顶。

晨风微凉,还夹杂着露水的清香。四个老头在山顶上盘膝而坐,东方木依旧坐在那块大石上面,比其他三人都高出一头来。

“老四收的那个女娃肯定会选我徒弟!”精瘦老头西门擎胸有成竹地说。

“老二,你的话可不要说得太满,我倒觉得那个女娃会选我徒弟。”华衣老者北堂黎似笑非笑地说。

“你们争也没有用,我家乖徒儿眼光很独到的,肯定看不上你们两个老混蛋的徒弟。”南宫离看着西门擎和北堂黎有些得意地说。

“老四,昨天没说你,你别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西门擎瞪着南宫离说,“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收个女娃娃当徒弟是什么意思?这不是让咱们师门四脉你这一脉要断了吗?”

“老二说得没错。”北堂黎看着南宫离不认同地说,“老四,你又不是不知道门规,四脉必须一起传承下去,一旦一脉断了,正阳门就不是完整的。”

南宫离气哼哼地说:“我就喜欢那个女娃娃,就要收她当徒弟,你们不服打我啊?”

“哼!到时候就看那个女娃娃选了哪个,反正如果不是我徒弟,我是不服气的!”西门擎大声说。

“如果是老二的徒弟,我是不服气的。”北堂黎似笑非笑地说。

南宫离大吼了一声:“你们都别吵了!徒儿,快上来!”

靳辰和墨青一前一后飞身而上,就看到四个老头的目光都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靳辰十分淡定地走到南宫离身旁叫了一声师父,南宫离似乎觉得特别有面子,胡子都翘起来了。

而西门擎和北堂黎看着墨青走到东方木身边叫了一声师父,眼眸都微微闪了一下。昨天他们可没见到这一辈排行老大的弟子,后来还是来了吗?而且今天就只有两个人出现,这是不是说明他们俩的徒弟都已经没戏了……

“说出你选择的人。”东方木看着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他。”靳辰指着墨青,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个字。

东方木却突然伸手抓住了墨青,很快又放开,微微点头说:“既然是你的选择,老夫会把天玄心法交给东方珩。”

东方木话落,又看向了西门擎和北堂洵,看着他们神色淡淡地说:“不过你们的徒弟也不是完全没有任何机会。”

西门擎神色一喜:“大哥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只有一个弟子能传承天玄心法吗?”

“是这样没错。”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但老夫的徒弟身中剧毒,如果接下来五个月之内不能解毒的话,不死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靳辰神色微变,就听到东方木接着说:“既然是老夫定下的规矩,老夫现在就把天玄心法交给东方珩,但如果五个月之内他不能解毒,届时就再从老二和老三的徒弟之中选择一位传承天玄心法吧!”

西门擎和北堂黎对视了一眼,纷纷对东方木表示,一切都听他的。

东方木拿出一物交给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记住,正阳门每一代只有一人能够传承天玄心法,如果你把天玄心法交于他人,老夫会亲手除掉背叛门规之人。”

墨青神色如常地接了过来:“多谢师父。”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东方木依旧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

西门擎和北堂黎对视了一眼,突然哥俩好地走到了一起,连声说着好久不见一起去喝两杯,很快就走了。

靳辰和墨青也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最后就剩下了东方木和南宫离两个人。

“大哥,你其实不想让你的徒弟传承天玄心法吧?”南宫离看着东方木问。

东方木神色如常:“老四何出此言?我刚刚已经把天玄心法交与东方珩。”

“但你也说了,五个月的时间,如果他不能解毒的话就要换人。”南宫离看着东方木说。

“老夫说的是事实。”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如果五个月的时间他不能解毒就会没命,但天玄心法不能断了传承。”

“但大哥明明知道你这样说,老二和老三会怎么做!”南宫离看着东方木冷声说。

东方木看了南宫离一眼,猛然伸手,一掌就朝着南宫离打了过去。

南宫离没有躲开,结结实实地挨了东方木一掌,依旧直直地站在那里,嘴角已经有一丝鲜血渗了出来。

“老四,老二和老三的武功其实都不如你,当年是你让着他们,老夫知道。”东方木看着南宫离神色淡淡地说,“但是最早破坏门规的也是你。正阳门从来不收女子为徒,这是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你却明知故犯。”

“我只是看那丫头资质出色,没有考虑别的。”南宫离微微垂眸说。

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你在说谎。你是故意的,包括你私自让那丫头接近老夫的徒弟,导致他们如今成了未婚夫妻,真以为老夫什么都不知道吗?”

“大哥,你在怀疑什么?”南宫离直直地看着东方木说,“我就是喜欢那个丫头,没有碰到合适的男娃当徒弟,这样为什么不可以?至于我让那丫头去接近大哥的徒弟,这只是一个巧合,我跟那小子的爷爷有交情,不忍心看那个小子被人害死,所以派自己的徒弟去保护有什么不可以?”

“老四,你是不是不甘心,当年你以半招之差输给我,没有得到天玄心法的传承,这么多年还被老二老三看不起。”东方木看着南宫离神色淡淡地说。

“大哥说这话好没意思!”南宫离自嘲一笑,“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大哥得到了天玄心法的传承,如今我们三人的实力与你相比都远远不及。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能做什么?大哥难道以为我专门收个丫头当徒弟,然后让她勾引你的徒弟,从而间接控制天玄心法的传承人,甚至得到天玄心法,然后一雪当年的耻辱吗?”

东方木面无表情地看着南宫离:“最好不是。”

南宫离哈哈大笑了起来:“大哥,你想多了!我要真有这等心机,当年也就不会输了。”

“老四,你最好不要再干涉天玄心法的传承。”东方木看着南宫离说。

南宫离轻嗤了一声:“真是好笑!明明我收了个女娃当徒弟,早已经放弃了什么天玄心法的传承,是你们三个都想干涉,却偏偏来说我!”

南宫离话落就直接一跃而起下了望月山,东方木神色淡淡地坐在那块大石上面,坐了很久很久。

靳辰和墨青回到星辰阁之后,靳辰拿过墨青手中的天玄心法秘籍翻了翻,翻到最后神色微变:“为什么没有最后一层心法?”

墨青似乎并不意外:“天玄心法一代只传一人,而且在上一代修炼天玄心法的人临死之前,才能得到最后一层心法的口诀。”

“为什么?”靳辰微微皱眉。

“据说是为了避免互相残杀。”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好吧,靳辰表示很无语。不过要真论起来,不管是朝堂还是江湖,至高无上的王者都只能有一位。一个国家不能有两位皇帝,一个门派也不能有两位掌门。而天玄心法,无疑就是正阳门掌门之位的标志。如果有两位同样修炼天玄心法到圆满的人存在,几乎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性。

“我怎么觉得,你师父今天说的话,有点不怀好意呢?”靳辰若有所思地说。东方木点明了墨青身体的问题,甚至直接跟西门擎和北堂黎说,如果墨青五个月之内不能解毒,就再从他们的徒弟里面选择一位来传承天玄心法。

靳辰可没有忽略那两个老头当时突然亮起来的眼睛,而她绝对相信,那两个老头会想方设法让墨青解不了毒的,甚至有可能会对墨青下毒手。至于南宫离,靳辰虽然一直觉得他是个坑货,但是目前并没发现他有什么坏心。

墨青微微一笑:“他说的其实也是事实。”只是墨青如今也不是很确定,东方木到底是想要让他传承天玄心法,只是想给他增加点挫折,还是根本不想让他传承天玄心法,才故意为之。

靳辰眉头紧皱,又认真地把天玄心法看了一遍。因为她根本不能修炼正阳门的功法,所以看着天玄心法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看到最后缺的那一页,想起东方木有点诡异的态度,靳辰做了一个决定,伸手就把天玄心法给撕成了碎片,然后扔进了火盆里。

墨青根本没有要阻止靳辰的意思,靳辰看着墨青说:“我觉得这东西有点怪怪的,你最近身体不好,还是先不要修炼了。我都背下来了,等你身体好了再说。”

墨青微微点头:“小师妹你开心就好。”

靳辰白了墨青一眼:“你难道以后都要叫我小师妹?”

“或者叫小辰辰?”墨青唇角微勾看着靳辰,“或者你还是喜欢我叫你小丫头?”

“小青青你开心就好。”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此时快到正午了,靳辰正准备叫琴韵上来摆饭的时候,一个人从窗口冲了进来。

是真的冲了进来,一点儿都不轻盈,怒气冲冲的。是靳辰的师父,但不是南宫离,而是向谦。

向谦一见到靳辰,就劈头盖脸一顿训:“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啊?才学了几天就撂挑子了?你难道以为你学的那一点皮毛已经够用了吗?真是目光短浅!现在为师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还学不学了?不学的话为师现在就把你这个没出息的徒弟逐出师门!气死我了!”

靳辰十分淡定地看着向谦说:“师父,你想我了就直说,不过三天没去看你,你至于这样吗?一副孤寡老人空虚寂寞冷的样子,真是丢死人了。”

“死丫头你说什么?”向谦瞬间暴怒,朝着靳辰就打了过来,“为师好心好意过来劝导你,你竟然奚落为师?气死我也!”

靳辰轻松地躲了过去,看着向谦说:“师父,如果你那样是对我好心好意的劝导的话,我的话就是对你真心诚意的尊重了。做人不能双标,你先来骂我,还不允许我骂回去了?这是什么道理?”

向谦再次被靳辰怼得完全没脾气,看着靳辰气呼呼地说:“你到底还要不要跟老夫学了?不学的话老夫今天就离开千叶城,这鬼地方老夫早就不想待了!”这次来千叶城,向谦感觉自己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就没遇到什么好事。

“要,当然要。”靳辰微微点头,看着向谦说,“师父你又没有地方去,也没有亲人,着急离开干嘛?”

向谦感觉心口又被靳辰插了一把刀,血淋淋的。他瞪着靳辰说:“你管我离开干嘛?”

“师父消消气。”靳辰唇角微勾,“这不是这几天比较忙嘛。”这老头肯定是空虚寂寞冷了,没别的可能。

“哼!”向谦冷哼了一声,“明天过去,否则为师要你好看。”

“明天,好像不行。”靳辰话一出口,向谦再次濒临暴怒的边缘。

靳辰赶紧接着说:“师父啊,徒儿准备明天去百毒禁地走一趟,找点宝贝孝敬师傅。”

向谦的脸色瞬间阴转晴,看着靳辰,老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好好好!你明天就去啊!回来记得去看师父,师父等着呢!”

向谦怒气冲冲地来,高高兴兴地走,临走的时候还笑容满面地对靳辰说了一句:“乖徒儿,早点来找师父啊!”

靳辰无语地看着向谦消失,微微摇了摇头。怎么别人家师父都挺正常,她的师父一个比一个坑呢?

“我明天去百毒禁地再找找碧根草。”靳辰对墨青说。这是她刚刚决定的,还没来得及跟墨青说,向谦就来了。就连东方木都看出墨青的身体有很大的问题,靳辰觉得不能再这样干等下去了。五个月的时间,说长也不长,她可不想刚出嫁就守寡。

墨青微微点头说:“好。”

却说从望月山离开的西门擎和北堂黎两个老头,大摇大摆地进了千叶城的天香楼,点了美食美酒就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西门擎眼眸微闪,看着北堂黎说:“老三啊,倒是没想到老大的徒弟竟然是个快要死了的病秧子,老大的眼光也是不敢恭维。”

北堂黎微微一笑说:“老二,大哥只是说他的徒弟身中剧毒,这毒,自然是可以解的,毕竟还有五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一旦解了毒,他还是天玄心法的传承人,依旧没咱们徒弟什么事儿。”

西门擎摇头:“这只是乐观的想法。那小子看着也不是一般人,肯定不是刚中的毒,现在都没能解了,接下来就五个月的时间,我觉得解毒的可能性不大。”

北堂黎唇角微勾:“怎么着,老二你有什么想法?”

西门擎瞪了北堂黎一眼:“老三你个笑面虎,别装模作样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一直装来装去的累不累?我就跟你直说了,老四收个女娃当徒弟,已经没有资格了!老大的徒弟搞得身中剧毒命不久矣,这就是无能!依我看,咱们两个的徒弟才是最有资格传承天玄心法的!凭什么就这样把机会拱手相让?”

北堂黎似笑非笑地说:“你这话要让大哥听见,他绝不会饶了你。”

西门擎冷笑了一声:“老三,你难道没看出大哥是什么意思吗?如果他真想保护他那个徒弟,就不会说出今天那样的话。不管大哥到底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他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徒弟,咱们就算做了什么,到时候大哥也不会怪罪的。”

北堂黎的笑容依旧很假:“老二,你要做什么就去做,不用跟我说,我也就当不知道。”

“老三,你还是这样,这么多年了爱捡现成的毛病一点都没变!”西门擎看着北堂黎没好气地说,“你是不是想着坏事都让我做了,到时候反正还是有你的一份?”

北堂黎神色未变:“老二,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我呢,肯定要按照大哥的吩咐来办事,你做什么我可管不了。”

“老三,我真是高看你了。”西门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话落就起身扬长而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