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爱笑的孩子运气不会太差/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门擎已经走了,北堂黎冷笑了一声。都过了这么多年,西门擎还是不明白一个道理,东方木的心思不要猜,也不能猜,有些话,听听也就算了。只有东方木想给他们的东西,他们才能得到。东方木没打算给他们的东西,贸然去争,不会有好下场的。

还有那个老四南宫离。他们四兄弟跟他们徒弟这一代不一样,他们四个当年可是一起长大的,对彼此都了解颇深。北堂黎是个笑面虎,左右逢源,谁都不愿得罪。而他这几十年来,唯一看透的,也就只有西门擎那个炮仗性子的老二。老大东方木一向心思难测,在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北堂黎早就放弃了去揣测东方木的心思,很多时候都刻意装傻,东方木说什么就是什么。可让北堂黎这些年一直觉得有些怪异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竟然越来越看不透老四南宫离了。

最初他们的齿序其实是按照年龄排的,南宫离本来就是最小,西门擎其实是老大,北堂黎是老二。在选择天玄心法传承人的时候,原本资质最好的南宫离不仅输给了东方木,甚至都不敌西门擎和北堂黎,北堂黎到现在都感觉当年南宫离似乎没尽全力。

而南宫离明明知道正阳门的功法只适合男子修炼,也只有收男子为徒才能争抢天玄心法的传承。可南宫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收了一个女娃当徒弟,这么多年还瞒着他们,到现在才让他们知道。

偏偏南宫离收的那个女娃娃,即便没有学正阳门的心法,依旧出色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北堂黎都无法想象南宫离是怎么教导徒弟的,那丫头总不可能真的是自学成才吧?

北堂黎想不通的事情索性也就不想了,又喝了两杯酒之后,放下酒杯就出了天香楼,朝着千叶城一个方向而去了。他有时候看不上西门擎,就是觉得西门擎活得太累,收的徒弟看起来也不是一个开朗性子。

北堂黎觉得自己的眼光就很好。他的徒儿多好啊,人聪明,长得好,而且很有钱很孝顺。北堂黎觉得人活着还是要懂得享受,难得糊涂嘛!像西门擎那样苦哈哈一辈子还自认为是在修行的,简直是脑子不正常。

第二天一早,靳辰起床收拾好之后就披上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把自己从头到脚都裹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千叶城。

墨青只是在靳辰离开之前抱了抱她,说让她今天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回来,然后就静静地看着靳辰走了。

靳辰刚走没多久,南宫离来了。

看到靳辰没在,墨青却在,南宫离神色莫名地问:“那丫头去哪儿了?”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百毒禁地。”

南宫离神色大变:“她不要命了?!”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她身上带着避毒珠,不会有危险。”

“她平白无故去那鬼地方干嘛?”南宫离在墨青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神色莫名地问。

墨青也没有隐瞒:“我的毒需要碧根草才能解,她去找碧根草了。”

南宫离眉头紧皱,看着墨青说:“小子,你还真把老夫的徒儿当丫头使唤啊!”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师叔,但凡有危险,我不会让她去的。”

“哼!”南宫离没好气地看着墨青说,“你看看你,这些年身体时好时坏的,现在还就剩下五个月的时间。依老夫看,你跟那丫头也先别成亲了,成了亲你死了她岂不是要守寡?干脆再等五个月,你的毒解了再说!”

墨青微微摇头:“我不会死的,她必须嫁给我。”

南宫离拍了一下桌子:“小子,老夫的徒弟不是让你欺负的!”

“我没有欺负她。”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别跟老夫废话!”南宫离瞪着墨青说,“我就问你,天玄心法你看了没有?”

“没有。”墨青微微摇头。他拿回来之后先给靳辰看了,靳辰看完就给撕了。

南宫离伸手:“拿来给老夫!”

“为什么?”墨青看着南宫离问。

南宫离眼眸微闪:“老夫当年争夺天玄心法失败,就想看一眼不行吗?”

墨青摇头:“不行。”

“臭小子你到底给不给?”南宫离瞪着墨青问。

“不给。”墨青依旧淡定如斯。

南宫离气哼哼地说:“老夫可是为了你好,你最好不要修炼那门破功法,对你没啥好处。”

“师叔何不明言?”墨青看着南宫离问。南宫离似乎知道什么内情,看来靳辰的感觉是对的,正阳门的至高绝学天玄心法的确有些怪异之处。

“跟你说你也不明白,总之记住了,别练那什么破功法,你的武功已经够高了,不要那么贪心!”南宫离话落就没影儿了。

墨青神色莫名地坐在那里,他第一次得知天玄心法的存在是从一本古旧的书籍里面,上面说天玄心法是纯阳心法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只有男子能够修炼,一旦功成,就一人能敌万军,可谓天下无敌。

但墨青看的书里面并没有提到其他与天玄心法有关的信息,墨青的师父东方木就是当世唯一一位修炼天玄心法的,东方木这个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如今墨青剧毒未解,根本不敢用武功,现在修炼天玄心法其实没什么意义。况且靳辰已经把天玄心法的秘籍给毁了,墨青也没有觉得可惜。

而南宫离的表现让墨青心中又多了一些疑问,也只能留待以后再去找答案了。

却说靳辰,一路速度很快地进了望月山的腹地,继续往深山里面走了一段路,面前出现一处断崖,靳辰走到断崖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身影很快消失在山中迷雾里。

靳辰穿过迷雾,落在了一处青青的草甸上面。摸了摸荷包里面的避毒珠,靳辰对着朝着她脚边爬过来的黑压压的毒虫子们微微一笑说了一句:“小可爱们,姐姐又回来啦!”

靳辰并没有密集恐惧症,第一次来的时候,看到这样的阵势心中更多的是觉得恶心,而今天她这已经是第三次来百毒禁地了,看到多少毒虫毒蛇都无感了。

靳辰闲庭信步一般往前走,所有的毒虫子都在距离她脚边一尺的距离停了下来,然后跟着她继续移动,不过始终没有爬到她的身上。

靳辰这次走得并不快,因为她准备好好地查看一下百毒禁地里每一处地方。

这里对于靳辰来说其实已经不陌生了,而这个传闻中剧毒无比,恐怖非常的地方,如果不看那些随处都是的毒物的话,风景还是很美的,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当然了,开得很娇艳的花,一般都带着剧毒。

这次来靳辰有经验了,背上还背着一个相当大的背篓,路过看到什么宝贝都直接采了放到背篓里去。

就这样,到了正午时分她找了一棵大树靠着休息的时候,背篓里面一大半的地方都放满了各种珍稀的药材,不过很可惜,依旧没有看到碧根草的影子。

靳辰伸手在背篓里面刨了刨,从底部拿出一个布包,里面装着她给自己带的干粮。打开布包,里面是几块色泽非常好看的点心,靳辰拿起一块送入口中,舒服地叹了一口气。所谓术业有专攻这句话是没错的,就像靳辰手中的糕点,出自厨艺高手关妍之小姑娘的手中。这还是关妍之做好之后专门让人送到将军府,说是给靳家的姐姐妹妹吃的,因为自从靳晚秋成亲那天之后,关妍之就被邀请到靳家做客了,这也是礼尚往来。

靳辰吃了三块点心,喝了两口清水,把干粮放好之后,就听到了一声怪异的响动。

在这样满地活物乱爬的地方,其实会有各种各样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萦绕在耳边。而靳辰觉得怪异,是因为这声音似乎是人发出来的……

靳辰捡起自己的背篓背在背上,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走了过去。拐了一个弯,靳辰就看到了对她来说并不陌生的那株紫心果树。而果树旁边有一坨黑乎乎的东西正在蠕动,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靳辰好整以暇地看着,那明显是个人,浑身上下不知道穿了多少层,像个圆乎乎的大麻袋一样,而他的头上还罩着一个很丑的铁面罩,把整个头都包了起来,眼睛前面应该是用透明的琉璃做成的防护罩,装备倒是齐全得很。

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再结实的防护其实也挡不住各种毒物的入侵。而这人手中抱着一颗紫心果在地上不停打滚,应该是被什么毒虫子咬到了。

而他现在的装束,只想着防守,却没考虑过如果被毒虫咬了该怎么解决,因为他整体行动都十分不便,又不敢把衣服脱了,把咬着他的毒虫给弄走,然后给自己上药。

只见地上那人惨叫翻滚不停歇,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之后,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因为竟然看到一个人站在附近看着他!

“救命……”地上那人立刻朝着靳辰这边滚了过来,靳辰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速度极快地用空着的那只手抓住了靳辰的脚,然后因为疼痛难忍又朝着旁边滚了一下,地上茂密的青草中突然塌陷了一块,那人尖叫着,拽着靳辰一起落了下去。

其实靳辰完全有机会甩开那个人,避免掉落到未知的地方,但是她没有选择那样做,而是跟着那人一起掉进了下方的一个溶洞里面。

掉下去的时候,那人已经放开了靳辰的脚,他因为穿得很厚实,所以并没有摔到。而靳辰是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的。

溶洞跟外面是相通的,里面并不黑暗,那人仔仔细细看过溶洞里没有毒物之后,就伸手开始去除身上的束缚。脱了一层又一层,脱得满头大汗,最后只剩下正常衣服的时候才停下来,然后卷起裤腿,把还咬在他腿上的一个尾部为妖红色的毒蚂蚁给弄掉了,又从自己脱下来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翻出来一个小瓶子,往伤口处洒了一层药粉,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头朝着靳辰看了过来。

看到靳辰背对着他正在角落里仔细观察,似乎在找什么东西,男人叫了靳辰一声:“兄弟,你也是来找药材的吗?”

靳辰转头,看着地上那人。这是个男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靳辰本来以为他是因为裹得太厚所以看起来很臃肿,如今这人把身上多余的东西都除去了之后,靳辰才发现,这人本就长得白白胖胖的,脸上还肉嘟嘟的带着婴儿肥,仰头看着她笑的时候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看起来傻乎乎的。

“是啊。”靳辰开口,却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她露在外面的其实也只有一双眼睛而已,既然这人认为她是个男的,那就是吧。

“真是缘分啊!我也是!”地上的胖子笑眯眯地说了一句,然后神色微变,“糟了,我的紫心果呢?!”

看到胖子手忙脚乱地在他身旁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翻来翻去,靳辰好心提醒了他一句:“在你右边,地上。”

胖子一扭头,就看到紫心果好好地躺在他身旁不远处呢,还是完整的。

胖子喜上眉梢,捡起紫心果,小心地拿袖子擦了擦,然后冲着靳辰笑:“小兄弟,你真是个好心人!”

靳辰嘴角抽了抽,这货没被毒虫咬死真是奇迹,这么傻兮兮的样子。

靳辰依旧在溶洞里面到处找,胖子看着靳辰,十分自来熟地说:“小兄弟,我叫邱宝阳,你叫什么名字啊?”

噗……靳辰脚步一顿,直接笑了。邱宝阳?求包养?这么有才的名字是谁给这胖子取的?靳辰表示很服气。

“我叫东方珩。”靳辰十分随意地说。

“你的名字真好听!”胖子邱宝阳看着靳辰笑眯眯地说,“我的名字也很好听,是我娘临死之前给我取的!”

靳辰嘴角又抽了抽,继续找药材,就听到邱宝阳接着说:“东方小兄弟,你就披了一件斗篷,怎么那些虫子都不咬你啊?我刚刚被红尾母蚁给咬了,疼死了要。”

靳辰心中在想,这胖子应该颇懂医术和药材,不然也不可能到这里来找紫心果,还只摘了成熟的那一颗,并且认识咬他的毒虫是什么东西,还知道怎么医治。

靳辰没有回答邱宝阳的问题,他也不恼,接着问靳辰:“小兄弟,难道你身上带着什么驱虫的宝贝?我可是全身上下都洒满了强效驱虫的药粉,依旧不管用啊!”

靳辰再次不理他,邱宝阳继续问:“小兄弟,大哥想要出去恐怕不容易,小兄弟能不能搭把手帮个忙啊?大哥以后会报答你的,大哥的师父可是个神医,大哥我现在也算是个小神医,小兄弟只要把大哥带出去,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靳辰依旧不说话,邱宝阳锲而不舍地问:“小兄弟要找什么药材?说不定大哥帮得上忙,大哥这次可是在这鬼地方待了三天三夜了,都饿得瘦了一大圈儿。”

靳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邱宝阳问:“你见过哪里有碧根草吗?”真是没看出来,这胖子竟然已经在这百毒禁地里待了三天三夜了,这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靳辰是有避毒珠,这胖子就只能靠自己。

“哎呀小兄弟问大哥算是问对人了!”邱宝阳笑眯眯地说。

“哪里有?你帮我找碧根草,我就带你出去。”靳辰看着邱宝阳说。

“大哥是见过碧根草,可是不在这里。”邱宝阳看着靳辰说。

“那是在哪里?”靳辰问。

“在紫阳城外的紫阳山上。”邱宝阳说,“那里长着一片碧根草,不过我见到的时候还没长成,所以也没采,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

紫阳城外的紫阳山……靳辰莫名觉得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胖子不会拿这件事骗她,而她在这个无意中发现的溶洞里面并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药材。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来百毒禁地了,事实上她第一次就把禁地走了个遍,如果有碧根草的话,也应该发现了。

靳辰眼眸微闪,看着邱宝阳问:“你是专门来采紫心果的?”

“是啊!”邱宝阳点头,“我师父现在很需要紫心果,如果我采了紫心果回去,他就会同意收我为徒了!”

靳辰表示这个胖子为人有点浮夸啊。刚刚还说自己是神医的徒弟小神医,这会儿又说拿到紫心果才能拜神医为师。靳辰倒是不觉得这个胖子在胡说八道,只能说这个胖子为了拜师也是蛮拼的。

邱宝阳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有点尴尬地嘿嘿一笑说:“我很喜欢医术,自学了好多,想要拜师的时候却被拒之门外了,说我悟性不够。没办法啊,我听说我想拜的那位神医师父正在到处找紫心果,就自己出来找了,本来不想来百毒禁地冒险的,但是不冒险试试,又怎么知道有没有呢?看看我运气多好,这不就找到了嘛!等我拿着紫心果回去,神医肯定会收我为徒的!到时候我就是小神医了!哈哈!”

这胖子看着傻兮兮的,胆子倒是不小,他应该听说过百毒禁地的恐怖,还为了一份拜师礼就来了。

“我带你出去的话,你能把碧根草具体长在紫阳山上什么地方告诉我么?”靳辰看着邱宝阳问。

“当然可以!”邱宝阳毫不犹豫地点头,“出门在外要互相帮忙嘛!要说还是我占东方小兄弟的便宜了,我那只是举手之劳,东方小兄弟却要受累带我出去,算我欠东方小兄弟一个人情!”

靳辰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并没有把邱宝阳的话放在心里。她感觉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就跟胖子说要一起离开。

邱宝阳忙活着往自己身上裹东西,靳辰声音淡淡地说:“不用那些了。”

邱宝阳把紫心果装好,然后就被靳辰提了起来,从溶洞里直接飞了出去。

邱宝阳神色有些惊奇:“东方小兄弟,你的武功好高啊!”话落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大哥是不是很重啊?看东方小兄弟你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没想到力气这么大!”

靳辰没有理会邱宝阳,她的背篓一直稳稳当当地背在背上,她就那样直接提着邱宝阳离开百毒禁地,上了那处悬崖之后才把邱宝阳给放下来。

邱宝阳坐在地上,松了一口气说:“东方小兄弟你真是太厉害了!大哥为了安全下去,都花了一天的时间。”

“你现在要去哪里?要去千叶城休息一晚吗?”靳辰问邱宝阳。

“不了不了!”邱宝阳摇摇头,“神医等着这颗紫心果救人命呢!我得赶紧回紫阳城去!”

靳辰眼眸微闪:“你是紫阳城哪个门派的?”

“嘿嘿,其实我现在还没拜师成功,无门无派。”邱宝阳嘿嘿一笑说,“不过等我拜师成功了之后,我就是紫阳门的正式弟子了!”

靳辰有些奇怪地问:“紫阳门有神医?”

邱宝阳笑眯眯地说:“东方小兄弟不知道也正常。紫阳门原本没有修习医术的弟子,也没有神医。但是前段日子一位神医加入了紫阳门,成为紫阳门第四大支神医宗的长老,我就是要拜这位神医为师。我喜欢的小桃姑娘在紫阳门的玄女宗,到时候她肯定不会再拒绝我了!”

邱宝阳小眼睛里满是憧憬,靳辰突然感觉这胖子还挺可爱的。

“我要的东西。”靳辰看着邱宝阳说。

“哦对对对!东方小兄弟稍等啊,大哥给你画个地图!”邱宝阳肥硕的身子趴在地上,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拿出一根炭笔和一张皱巴巴的纸,压平之后就在上面认真地画了起来,一边画一边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回忆。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邱宝阳终于把地图画好了,笑眯眯地递给了靳辰:“东方小兄弟,大哥这就走了啊,咱们后会有期!你如果要去紫阳门的话,记得找大哥,大哥就是土生土长的紫阳城人,到时候包吃包住包开心!哈哈!”

靳辰忍不住微微一笑,不过因为她的脸都被遮住了,邱宝阳看不到。靳辰对邱宝阳说了一句:“后会有期。”她觉得她跟这个胖子应该还会再见的,只是直觉。

靳辰运起凌云步轻松地下了山,走出好远回头,发现邱宝阳胖胖的身子还在崎岖的山路上面蠕动,靳辰转身又回来了。

“东方小兄弟,你怎么又回来了?”邱宝阳看着靳辰笑眯眯地问。这胖子真的很乐观,眼看太阳都快落山了,他这样一步一步挪下去,等离开望月山的范围,恐怕得明天了。

靳辰直接伸手又把邱宝阳给提了起来,然后运起轻功,十分轻松地朝着山下飞去。

“东方小兄弟你是回来接大哥的啊?大哥就说没有看错人,你的心地真好,大哥不会忘记你的!”

“东方小兄弟是要找碧根草救人吗?大哥其实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等大哥回去了,一定会去紫阳山上再找找的,如果找到了就给小兄弟送过来。”

“小兄弟你就住在千叶城是吗?能不能告诉大哥你住在哪里,到时候大哥如果找到碧根草,可以送来给你。”

靳辰就听着邱宝阳喋喋不休地从山上说到了山下,从山里说到了山外面,最后靳辰把邱宝阳放下的时候,邱宝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东方小兄弟是不是觉得大哥很烦?其实大哥原来不是这样的,主要是这次来找紫心果,已经好多天没有跟人说过话了,憋得慌。”

“你还有盘缠回紫阳城么?”靳辰看着邱宝阳问。

邱宝阳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尴尬地说:“没有了。”

“这个给你,雇一辆马车送你回去足够了。”靳辰说着拿出一张千两银票递给了邱宝阳。

邱宝阳有些不好意思地接了过来:“东方小兄弟你对大哥实在是太好了,大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真的不告诉大哥你住在哪里吗?那大哥以后怎么还你的银子啊?”

“不用还,你早点回去帮我去看看碧根草还在不在吧。”靳辰话音未落,人已经从邱宝阳面前消失了踪影。

邱宝阳嘿嘿一笑,自言自语了一句:“我爹说得对,爱笑的孩子运气不会太差。看我这次运气多好,碰上一个这么好的小兄弟!”

邱宝阳在天色暗下来之前雇到了一辆马车,还买了一些干粮,直接赶回紫阳城去了。他也觉得他跟那位东方小兄弟很有缘分,以后肯定会再见的,到时候他应该是个有钱人了,一定要加倍把银子还给东方小兄弟才是。

靳辰回到靳将军府星辰阁的时候,夕阳正好从天边沉了下去。墨青放下手中的书,起身看着靳辰说:“时间刚刚好。”

靳辰摘下身上的斗篷,看着墨青微微一笑:“小青青你是不是很想我呀?”

墨青微微点头:“还好,今天也就想了一次。”

靳辰嘿嘿一笑:“一次想一天嘛!又学我说话。”

墨青笑容宠溺地接过靳辰带回来的背篓放在一边,然后吩咐琴韵准备热水。靳辰从百毒禁地回来,总是要先沐浴换衣的。

靳辰舒服地坐在浴桶里面沐浴的时候,墨青就在旁边伺候着,还准备了一些切好的水果和一些可口的点心,不时地喂给靳辰吃。靳辰表示这样实在是太惬意了,美男在侧,如此温柔,有一种人生赢家的感觉。

“今天我在百毒禁地里遇到了一个胖子。”靳辰把遇到邱宝阳的经过跟墨青简单地讲了讲,“他说紫阳山上有碧根草,我们要不要亲自去看看?”

墨青微微摇头:“不用,风清和风扬现在都在紫阳城,我给他们传信,让他们去找。”风扬之前被墨青吩咐去紫阳城办事,这会儿已经成功混进了紫阳门里,成为紫阳门一个正式弟子了。而风清这会儿在紫阳城的地下黑市里镇场子,因为之前地下黑市贩卖残缺的紫阳心法,已经引起了紫阳门的注意。

“这样也好。”靳辰微微点头,“省得我们白跑一趟。”邱宝阳见过的碧根草,这会儿未必还在那里。

“算算时间,你现在的毒是正月导致的,向谦说有半年的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还剩下五个月。”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下个月我们成亲,我正要跟你商量,以后我们就住在千叶城可好?”墨青用叉子叉起一片桃肉送到了靳辰唇边,看着她笑意满满地问,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可以这样吗?”靳辰微微愣了一下。

“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墨青眼中是一如既往的宠溺。

“那当然好。”靳辰微微点头,“我不太喜欢金安城。”靳辰在金安城的时候极少出门,因为出门总是能碰上极品和脑残,譬如墨锦玉和乔彩儿之类的。她是想跟墨青正式成亲,但是其实并不想千里迢迢跑到金安城去生活。相对来说,靳辰更喜欢千叶城,这里有她的亲人朋友,这里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很舒服。

墨青表示自己一点儿都没有想错,而他已经让魏琰帮忙在千叶城里找了一座宅子,依山傍水风景宜人,等靳辰这几天有空了,就带靳辰过去看看。

“哎呀呀!这样一来小青青你岂不是要倒插门儿了?”靳辰笑得一脸得意。

墨青看到靳辰唇角有粉红色的桃汁流出来,就凑过去轻轻舔了一下,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说:“很甜。”

靳辰白了墨青一眼:“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发情啊!忍住,千万要忍住!”

墨青笑容有些无奈:“我知道。我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你开心就好了,我们成亲以后也可以回来住在这里。”

墨青这是在回答靳辰刚刚说的倒插门儿的问题,靳辰唇角微勾,笑容愉悦地说:“这里偶尔回来住就好,咱们的宅子呢,最好有一大片空地,我想自己种点药材。”

墨青微微点头:“当然好。”

“那是不是可以早点让魏琰回家去了?”靳辰问墨青。魏琰为了他们的亲事才来的夏国,已经在这里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了,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不用管他,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墨青微微一笑说。

“那倒也是,他说不定也能在千叶城找到他的真命天女呢。”靳辰唇角微勾。魏琰不走更好,靳辰还是觉得魏琰跟宋舒很合适,赶紧多处处,多吵吵,偶尔打打架,有助于增进感情嘛!

要休息的时候,墨青对靳辰说今天她走之后南宫离来过,靳辰也没觉得意外。见过正阳门另外三个各怀鬼胎的老头之后,靳辰感觉她师父南宫离其实还不错。

靳辰沐浴完了之后,跟墨青一起吃了晚饭,然后两个人配合默契地把靳辰从百毒禁地里带回来的药材给整理了一下,分门别类地放好。外面能买到的药材靳辰都不会从百毒禁地里采,她带回来的都是十分罕见的药材。她准备挑两样,明天拿去贿赂一下向谦老头,毕竟冷落他好几天了。

却说秦骁,离开千叶城之后带着仇复日夜兼程地赶路,没过多久就收到了他的师父西门擎给他的传信。

西门擎的信里面说东方珩得到了天玄心法的传承,还说了东方珩身中剧毒命不久矣,这对秦骁来说是个好机会,他还是有可能得到天玄心法的。

秦骁拿着西门擎传给他的信,沉默了许久,最终给西门擎写了一封回信,回信很简短:“东方珩是魏国墨青,如今住在夏国千叶城靳将军府。”最后一句话是,“师父帮我”。

靳辰从百毒禁地里带回来的药材让向谦心花怒放,倒是看靳辰越发顺眼了,觉得有个小徒弟还是很不错的。

靳辰这天突然问起向谦:“师父知不知道紫阳门里多了一个神医宗?”

向谦冷哼了一声说:“一群乌合之众,还神医宗?真是大言不惭!”

靳辰看着向谦说:“听说紫阳门最近的确有一位成名已久的神医加入,好像叫齐越,师父你认识吗?”

向谦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老夫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个老贱人?”

额……靳辰无语地看着向谦:“师父既然不认识,怎么说人家是老贱人?”

“他就是老贱人!”向谦气呼呼地说,“你们都回去!今天不教了!为师心情不好!”

靳辰和旁听的墨青都默默地起身告辞了,出门之后靳辰小声对墨青说:“难道那个齐越抢了向老头的媳妇儿?不然他这么激动干嘛?”

墨青唇角微勾:“有可能。”

靳辰说:“看来紫阳门要进一步发展壮大了,我在想当初从我们俩手中把燕齐救走的那个高手,会不会就是齐越?”

靳辰这两天还专门调查了一下,向谦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名声很响亮但是绝对不算好。而除了向谦之外,当世名声最响亮,而且极受人爱戴的神医,就是齐越。曾经齐越并没有加入任何门派,自己也没有开山收徒,只是住在夏国南部一个幽静的小城里,有人上门求医就为人看诊,而且经常不收钱,导致很多人慕名而去。

如今齐越突然正式加入了紫阳门,而且在紫阳门里面开山收徒了。靳辰在想她之前遇到的邱宝阳应该就是想要拜齐越为师吧?而邱宝阳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一颗紫心果,说是齐越急着用来救人,要救的人,难不成是燕齐?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墨青微微点头说:“有可能,我让风扬调查一下齐越和燕齐的关系。”

靳辰唇角微勾:“反正没什么事,不如就让风扬在紫阳门里混吧,我觉得我们迟早会再跟燕齐交恶,到时候内部有人好办事。”

墨青微微一笑:“好。”

时间很快到了二月底,风清从紫阳城传信回来,说是去找了靳辰说的那个地方,那里的确曾经有过碧根草,不过如今都已经被人采了。

靳辰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墨青还安慰她不用着急,接着找,总能找到的。而且墨青传信让风扬留意一下紫阳门里面是不是有碧根草。因为碧根草生长在紫阳山上,很有可能是被紫阳门的人给采了。

这天天气晴朗,是夏国皇室的六公主夏玉竹跟工部尚书府的大公子王志成亲的日子。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夏玉竹已经消瘦了一大圈儿,精神也不太好。不过她没胆量去死,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甚至极其厌恶的男人。

夏玉竹这些天也听到了一些关于靳月的消息。她是知道靳月喜欢齐皓诚的,本来以为靳月会跟她一样不好过,可没曾想靳月竟然受伤失忆了,如今直接忘却了前尘往事,在靳晚秋出嫁当日还笑着去送嫁。

夏玉竹是讨厌靳月的,从过去到现在。可是她最近又突然有些羡慕靳月,因为靳月无牵无挂地开始了全新的生活,靳月有靳家做靠山,有真心相待的兄弟姐妹,未来嫁得肯定不会差。而她夏玉竹,身为夏国皇室的公主,说是金枝玉叶,可是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她即将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所有人都知道。夏玉竹这个月几乎都没有出过门,因为她已经成了千叶城里的一大笑柄,出去不过是让人指指点点罢了。

靳辰和墨青这天没有去向谦那里,因为墨青说要带靳辰去看看他们的新宅子。

靳辰在街上正好碰到了迎亲的队伍,王志人模狗样地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而一阵风吹过,花轿的帘子被风吹起,靳辰看到了坐在里面却并没有盖着红盖头的夏玉竹,夏玉竹也看到了靳辰。

四目相对,夏玉竹眼中满是怨毒,靳辰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她没有泛滥的同情心去可怜夏玉竹,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夏玉竹也不例外。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