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太子殿下来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座宅子是墨青从魏琰提供的好几座里面选出来的,宅子的位置并不偏僻,距离靳将军府也不远,但很是幽静。就坐落在千叶城中一处风景如画的湖边,背靠着一座小山,可谓山明水秀。

宅子大门上方已经挂上了一块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墨府”两个字在阳光之下熠熠发光,一看就是墨青亲笔所书。

进门之后,靳辰发现这座宅子跟金安城的墨王府风格很相似,像是一座园林一样,到处都是花草树木亭台楼阁,里面还有不止一个湖,给人居住的院子却没几个,而且分散在宅子各处。

“这里原来是夏国的一处皇家园林。”墨青牵着靳辰的手,两人漫步在宅子里,阳光和煦,春风送暖,倒是惬意得很。

“怎么买到的?”靳辰有些好奇地问。这样的地方,可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也不是一般人能住的。一般皇家园林都是风水极好的地方,草木繁茂,山水花鸟应有尽有。墨青在金安城的那座宅子曾经就是魏国皇室的一处皇家园林,里面的梅园还是魏国金安城的一个风景胜地。那是魏琰仗着皇子身份,为墨青求来的。不过如今这里可是夏国皇城,魏琰的魏国逍遥王身份应该不怎么好使。

“夏毓杰帮了忙。”墨青微微一笑说,“魏琰跟他谈的,他应该是想卖魏琰一个人情。”

靳辰微微点头。原来如此,如果有夏国太子夏毓杰出马的话,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你不是打算种药材吗?湖边有一处不小的空地,我带你去看。”墨青牵着靳辰的手往一个方向走。

走到一个月牙形的湖边,靳辰就看到了一片光秃秃的空地,显得有些突兀。其实是因为这座宅子里面如今各处都是青草茵茵绿树繁花,突然出现这么一块寸草不生的地方,看着有点违和。

靳辰问墨青:“这里原来种的什么?”

墨青微微一笑说:“这里原来是一片牡丹园。”因为听靳辰说想要在宅子里找一片空地种药材,墨青来看过之后,就觉得这个湖边的空地很不错,看那些盛放的牡丹花就知道了。于是墨青果断让人把开得正好的一大片牡丹园都给夷为平地了。

靳辰表示墨青跟魏琰果然是兄弟。曾经魏琰就干过让人把整个梅园里开得正好的梅花都给采了的事,如今墨青又让人把整个牡丹园开得正好的牡丹花都给拔了,靳辰真心无话可说。

墨青带着靳辰把整座宅子都看了一遍,靳辰表示非常满意,两人离开墨宅之后就回了靳将军府。

千叶城大街上有一家医馆叫做宝和堂,宝和堂在前段时间突然换了主人,不过这些外人是不知道的。

东方雅在走进宝和堂之前,已经在对面观察好几天了。她始终没有再见到那晚的那个男人,也没有发现宝和堂里有什么奇怪的人出没,每天前去求医的大都是普通的老百姓。

宝和堂后院的一个房间里,冷肃正在慢条斯理地擦拭他的刀。他原本用了很多年的断魂刀已经丢了,现在这把刀是新的,他依旧让人在上面刻了“断魂”两个字。

“大哥,有一个女人要见你。”冷无忧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冷肃心中微动,开口说:“让她进来。”

冷无忧很快带了一个少女出现在冷肃面前,冷肃眼底却闪过一丝失望,声音冷漠地看着面前的少女问:“你是谁?”

东方雅看着面前这个戴着华丽面具的红衣男人,再听到男人的声音,就确定这人并不是自己在找的那个男人。东方雅也没有废话,直接拿了一张画像出来,展开让冷肃看清楚:“我要找他,他在哪里?”这画像是东方雅亲手画的,上面是她见过的秦骁的样子。

“你找他做什么?”冷肃兴致缺缺地问。他在想他都来千叶城快一个月了,一来就帮了靳辰一次,以靳辰的能耐,早应该查到他住在这里了,怎么到现在都不过来找他?冷肃其实也搞不懂他等着靳辰上门找他要做什么,他甚至有时候一想起之前被靳辰弄成猪头的样子就很想去找靳辰打架,可他还是在断魂楼步入正轨之后就来了千叶城,并且一时半会儿都不打算离开。

所以刚刚冷无忧说有一个女子找他的时候,冷肃第一想法就是靳辰来了。可是看到东方雅的第一眼,冷肃就知道这不是靳辰,即便靳辰精通易容术。

“报仇!”东方雅冷声说。

冷肃的声音透出一丝玩味:“好,本尊可以告诉你他是谁。”

“你跟他不是一伙的吗?”东方雅神色有些怪异地看着冷肃问。为什么这个面具男听到她说要找画像上的男人报仇,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冷肃冷笑了一声:“多余的事情不要管。你听好了,你要找的这个人,是雪狼国的秦骁。”

东方雅神色微变,雪狼国的王爷秦骁?他怎么会出现在夏国千叶城?

“不用怀疑。”冷肃似笑非笑地说,“他来千叶城有事要做,现在已经回去了,而且你见到的并不是他的真实容貌。”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东方雅看着冷肃问。

“信不信由你,现在你可以滚了。”冷肃声音冷漠地说。

东方雅从宝和堂离开的时候,还是感觉十分怪异。这个小医馆里竟然藏龙卧虎,给她带路的那个男人和她见到的面具男,都不是一般人,而面具男说她要找的那个男人是雪狼国的秦骁……

东方雅回想了一下自己对于雪狼国秦骁的了解。她知道秦骁是狼王的第十个孩子,雪狼国的十王子,如今的骁王爷。听说秦骁生母早逝,在雪狼国王室挣扎着活下来,并且凭借自己的实力闯出了一片天地,得到了狼王的看重。

东方雅还知道,传闻说秦骁因为无数次历经生死,所以为人冷心冷情,对人冷漠至极,沉默寡言,并且根本不会笑……

想到这里,东方雅倒是觉得面具男没有骗她,因为她要找的那个男人,的确是眼神冷漠,沉默寡言,而且根本不会笑,跟传闻中的秦骁如出一辙。

东方雅当天就离开了千叶城,因为脚上绑着锁链不能骑马,所以就雇了一辆马车,朝着雪狼国而去了。

阳春三月,是一年中最适合游玩踏青的时节。

这天齐皓诚来将军府找靳辰,靳辰在,墨青也在。

“嘿嘿,大师兄,小师妹,你们这还没成亲跟成亲了也没啥区别嘛!”齐皓诚看着坐在一起的墨青和靳辰笑得意味深长。

靳辰面无表情地看了齐皓诚一眼:“有事就说,没事就滚。”

“靳小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齐皓诚瞪着靳辰说,“我现在是你二姐夫,怎么都算你半个兄长了!而且我还是你师兄,你怎么这样跟我说话?”

“别废话。”墨青开口,神色淡淡地看了齐皓诚一眼。

“咳咳。”齐皓诚立刻端正坐好,“既然大师兄发话了,那我就说正事吧。”

“我本来打算明天带晚秋和安安去国色园游玩,但我母妃说国色园现在已经不是皇家园林,变成私宅了,还是魏琰买下的。”齐皓诚看着靳辰和墨青说,“我刚刚去看了看,上面挂着墨府的牌子,是你们以后要住在那里吗?”

靳辰微微点头表示肯定。

齐皓诚嘿嘿一笑说:“原来你们成亲了也不回魏国啊?很好很好,晚秋知道了肯定很高兴的。她这几天还说靳小五你要出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在给你准备礼物呢。”

“说正事。”靳辰看着齐皓诚说,“你如果要带着二姐去那里玩儿的话就随便去。”

齐皓诚微微点头:“其实也就是这个事儿,过来跟你们说一声。国色园的牡丹这个时候是开得最好的,明天我就带晚秋和安安去玩儿。”

听到齐皓诚提起牡丹,靳辰默默地看了墨青一眼,然后对齐皓诚说:“如果你们是为了看牡丹的话,那不用去了。”靳辰这会儿才知道那个园子原来叫国色园,想必也是因为那些牡丹才取的这样的名字。

“为啥?”齐皓诚表示不解。那里是夏国的一座皇家园林,他以前都是随意出入的,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去观赏牡丹。

“牡丹没了。”靳辰说,话落还加了一句,“我准备在那里种点药材,所以你大师兄就让人把牡丹全都拔了。”

齐皓诚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和墨青,过了一会儿才幽幽地说:“那个园子那么大,哪里不能种药材?你们真是暴殄天物啊!”国色园里的牡丹花当然不是一般的品种,都是外面几乎见不到的上等佳品,不然齐皓诚也看不上。可是他没想到,花开正好,却被墨青和靳辰辣手摧花连根拔起了。

“算了算了,我回去跟晚秋商量一下,明天去别的地方玩吧。”齐皓诚摇着头说。国色园这个季节最好看的就是牡丹花,如今没有了,齐皓诚觉得也不用去了。

“对了,大师兄啊,你是不是已经开始修炼天玄心法了?”齐皓诚看着墨青问。他第二天没有再去望月山,所以并不知道东方木后来又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墨青的身体有问题。

“没有。”墨青神色淡淡地摇头。

“为啥?”齐皓诚不解,“难道是因为修炼天玄心法要闭关,会耽误你们成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可以等成亲之后再练。”

靳辰和墨青也没有跟齐皓诚解释,齐皓诚就自己脑补了一下,觉得还挺有道理。

“我二姐知道你还有一个名字吗?”靳辰问齐皓诚。

齐皓诚笑着点头:“当然啦!我早就跟晚秋说过了。其实我本名就叫齐洵,是我爷爷给取的,不过我出生没多久我爷爷就不在了,我母妃觉得洵字不太好听,就为我取了表字,叫皓诚,外人都只知道我叫齐皓诚。”

原来如此。靳辰微微点头,看着齐皓诚问:“你师父是什么人?”

齐皓诚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小时候我爹给我找的师父,我就跟着师父学武功,其他的都不了解,这几年都很少见到他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靳小五你真的是太不温柔了,我回家找晚秋去!”齐皓诚嫌弃了一下靳辰,又赤裸裸地秀了一把恩爱,然后就跑了。

“今天已经三月初三了,再过十五天,我们就要成亲了啊。”齐皓诚走了之后,靳辰算了算时间,成亲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了。

墨青微微一笑,握住了靳辰的手:“嗯,你到时候就等着我来娶你就好。”

当天晚些时候,一个消息就在千叶城中传开了。

夏国和魏国的联姻有了一些变化,本来要和亲魏国的靳家五小姐依旧会在原定的日子出嫁,而魏国的墨王爷不会将她千里迢迢娶回魏国去,而是在千叶城成亲。千叶城里原本人尽皆知的国色园如今已经挂上了墨府的牌子。

据说这是魏国皇室为了表明跟夏国皇室交好的决心,主动要求的,而夏国皇室也没有反对。

所以三月十八那天,原本只是靳五小姐出嫁的日子,如今变成了靳五小姐和魏国的墨王爷正式成亲的日子。

魏国驿馆里已经没有人了,魏琰搬到了千叶城的墨府去住。因为魏琰主动要求帮墨青操持他跟靳辰的亲事,过几天就要送聘礼去靳家,还要准备成亲的事宜,总共也没剩下多长时间了。

“杜子!”魏琰叫了杜腾一声,杜腾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魏国来了一些人,你明日一早去城门口迎接一下,都带到这里来。”魏琰对杜腾说。

“是。”杜腾点点头,然后看着魏琰弱弱地问,“爷,小颜妹妹是不是也来了?”

魏琰白了杜腾一眼,似笑非笑地说:“没有。”

杜腾有些失望,他本来还在想,墨王爷和靳五小姐要在千叶城成亲,以后还要在千叶城生活,所以原本伺候过靳五小姐的小颜妹妹这次一定会来千叶城呢。

魏琰知道明天来的人是谁,因为这都是他一早安排好的,明面上过来送聘礼的。但事实上聘礼魏琰和墨青早就准备好了,如今就在墨府的库房里面。

明天来的人里面有一些是原本金安城墨王府的人,在墨王府伺候过靳辰的丫鬟小颜也在里面,只是魏琰当然不会选择这会儿告诉杜腾,他准备把这个惊喜留到明天让杜腾自己去发现。

宋国公府。

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出嫁已经差不多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宋老国公倒是没有体会到跟重孙宋安翊分开很久,因为齐皓诚隔三差五就带着靳晚秋和宋安翊来宋国公府,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宋老国公见见重孙,宋老国公原本心底那一点点不快也没有了,甚至昨日还第一次主动到安平王府看宋安翊去了。再加上宋安翊如今身体已经完全好了,越发活泼好动,看着结实了不少,宋老国公心中也高兴。

宋老国公的老兄弟关无涯这会儿还在宋国公府。他吃了靳辰给的药之后,体内的伤就在慢慢恢复了,这些天基本都在闭关疗伤,很少出现在外面。

这会儿已经一个多月过去,关无涯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武功也恢复了八九成,打算这两日就带着关妍之离开回无涯宫去,因为他们出来也挺长时间了。

“爷爷,你的气色很好呢!”这天一早,关妍之见到关无涯就高兴地说,还亲昵地挽住了关无涯的胳膊。

关无涯一个多月之前来到千叶城的时候,看起来沧桑衰老没什么精神。这会儿仿佛年轻了十岁,脊背挺直,面色红润,精神奕奕。他一脸慈爱地看着关妍之说:“你这些天玩得开心吗?”

关妍之笑着点头:“很开心呀!宋舒姐姐带我玩了好多地方,我昨天还跟着宋爷爷去晚秋姐姐家里看安安了呢。还有靳家的月姐姐,宛如妹妹,都让我有时间就去找她们玩儿,顺便教她们做点心呢!”

关无涯笑呵呵地说:“那就好,玩得开心就好。爷爷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收拾一下,咱们明日就回家去吧。”

关妍之愣了一下:“明天就走啊?”

“怎么?舍不得离开了?”关无涯笑着问关妍之。

关妍之小脸微红:“太突然了嘛!我还跟夏姐姐和宋舒姐姐约好过两天去游湖呢。”

“爷爷出来太久了,该回去了。”关无涯看着关妍之说,“如果你喜欢这里的话,爷爷一个人回去,你就留在这里玩儿吧!等爷爷回去安排好一些事情,再过来接你好不好?”他离开几个月,也不知道无涯宫现在怎么样了,他得赶快回去。

关妍之摇摇头说:“不好,我不放心爷爷一个人回去。”

“哈哈!傻丫头!”关无涯笑容爽朗地揉了揉关妍之的小脑袋,“爷爷身体没事了,以后爷爷会保护好你们的。”

“那我还是要跟爷爷一起回去。”关妍之看着关无涯说,“以后我再来千夜城玩儿吧。”

关无涯这天去找向谦,想再次表达一下谢意,结果门都没进去,向谦只吼了一个字“滚”。关无涯还是站在门外行了个大礼,说日后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尽管开口。

房间里的靳辰无语地看着向谦:“师父,人家诚心诚意过来道谢,你脾气这么暴躁干嘛?”而且关无涯说的是谢谢鬼医师徒,靳辰表示自己也有份的好嘛?结果正在教她如何使用金针的向谦直接把人骂走了。

“别废话!专心点儿!”向谦瞪了靳辰一眼,然后捏起一根金针就插在了墨青的肩膀上。

墨青面无表情地躺在那里,因为今天的金针课程,他不能再单纯地旁听,而是成为了向谦和靳辰师徒俩用来做实验的人体模型。

如果不是知道靳辰悟性极高而且准头很好的话,墨青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扎出什么新的毛病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墨青身上插满了金针,脸上都有,看起来有些滑稽。靳辰已经掌握了要领,在把墨青头上的金针都拔下来之后,也不管向谦老头还在旁边,直接低头就亲了墨青一下,还笑嘻嘻说了一句:“小青青今天辛苦了。”

向谦一掌就把他手下的桌子给拍了个七零八落,吹胡子瞪眼地说:“死丫头你当为师不存在啊?你还是个姑娘吗?一点矜持都没有!气死我也!”

靳辰继续拔墨青身上的金针,头都没回:“师父你都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不懂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道理?”

“哼!没羞的丫头!”向谦气哼哼地说,“为师听说你们就在千叶城成亲?”

“是啊。”靳辰微微点头。

“哼!都不请为师去喝杯喜酒吗?”向谦瞪着靳辰说。

靳辰转头看着向谦微微皱眉:“师父你认真的?”

向谦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死丫头你什么意思?老夫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你成亲都不请老夫去喝喜酒?实在是太过分了!”

靳辰看着向谦摇头:“师父当然可以去,但是你自己说的,你徒弟不能是靳家小姐,你徒弟叫向雪儿嘛。”

“反正老夫要去!”向谦瞪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点头:“当然可以,师父你开心就好。”宋安翊是向谦治好的,到时候就让齐皓诚和靳晚秋帮忙招待向谦好了。

靳辰和墨青这天从向谦那里离开回到将军府之后,就接到消息说魏国来人了。

墨青去了千叶城的墨府,靳辰没有一起去,因为靳放要见她。

这不是靳辰第一次来靳放的书房,但也仅仅是第二次。她进门的时候,靳放正在看一本很厚的兵书。见到靳辰进来,靳放放下手中的书,开口让她坐下,也没等着靳辰对他行礼叫爹,因为早已经有这方面的经验了。

“找我什么事?”靳辰看着靳放神色平静地问。靳夫人回娘家已经有段时间了,靳放依旧没有接她回来的意思,所以府里最近很平静很和谐。

“魏国墨王爷要跟你在千叶城里成亲的事情,你知道吗?”靳放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点头:“知道。”

靳放微微皱眉:“此事不太妥当,为父明日就去找魏国的逍遥王谈谈。”

“有何不妥?”靳辰眉梢微挑。

“成亲都是要拜高堂的。墨青高堂尚在,他跟你在千叶城里成亲,他的父母弟妹不过来,这成何体统?”靳放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虽然为父也舍不得你远嫁,但是你只有嫁到魏国去,才是名正言顺的。”

听到靳放的话,靳辰直接笑了:“我说老爹,你又不是不知道墨青跟墨家其他人的关系,让我嫁到魏国去,是想让我跟墨家人打架吗?”

靳放愣了一下:“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总归你们就在千叶城成亲太草率了。”

靳辰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靳放:“这门亲事是怎么定下来的,你知道,我也知道。所以呢,你只需要看着我们顺利成亲就好,其他的不用管。”

靳辰话落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又转头对着靳放说了一句:“对了,我的嫁妆赶紧准备啊!”

靳辰已经走了,靳放神色莫名地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神色一震,刚刚靳辰管他叫什么?“老爹”?!靳放的唇角情不自禁地勾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收起笑容,微微皱眉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他很老吗?

靳放在面对靳辰的时候,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变成了受虐体质。靳辰对他横眉冷对的时候,他不再生气反而习以为常。看到靳辰大放异彩的时候,他满心都是骄傲。他其实一直都在等着靳辰开口管他叫爹,自己却不敢主动要求。如今听到靳辰终于开口叫了他一声老爹,靳放心中那个激动啊!甚至都忘记了他找靳辰过来的目的。

靳辰表示,靳放这个人其实还可以,而且在慢慢地变得更好,她也不介意回报一点善意,大家毕竟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面。

至于成亲要拜高堂这件事,靳辰是嗤之以鼻的。墨战和魏嫣是墨青的亲生父母,但墨青今天这一切都是他们亲手害的,靳辰没去弄死他们已经不错了,还想让靳辰跪拜他们?下辈子都不可能!至于墨锦华和墨锦玉,靳辰表示,她是要嫁给墨青,但她不会接受任何其他姓墨的人,因为那些根本不是墨青的亲人,也绝对不会成为她的亲人。

对于要在千叶城成亲这件事,靳辰是非常赞成的。她不喜欢金安城,也不喜欢金安城的人,更不想成亲的时候还被墨家人或者魏国皇室的人恶心。

靳辰刚刚回到星辰阁坐下,墨青就回来了。

“小青青!”靳辰眼睛一亮,朝着墨青就扑了过去。

墨青伸手,准备迎接靳辰入怀,谁知道靳辰直接拿过墨青手上的小花盆就笑眯眯地叫了一声:“小可爱你长大了呀!”

墨青的脸一下子就有点黑了,拿过靳辰手中那盆刺儿头小青青放在一边,把靳辰禁锢在怀中,看着她神色认真地说:“小丫头,难道我还比不上那盆丑丑的东西吗?给它换个名字。”

靳辰笑嘻嘻地说:“我最喜欢的是你,你最可爱,你最好看,你最棒!好了么?”

墨青的脸色瞬间阴转晴,在靳辰额头亲了一下,浅笑出声:“勉强还可以吧。”

“小颜来了?”靳辰问墨青。当时她从魏国金安城墨王府离开的时候,还跟小颜说让她好好照顾她的刺儿头小青青。

“嗯。”墨青微微点头,“金安城墨王府过来了一些人,你不用特意去见他们,魏琰会安顿好的。”

第二天,关无涯带着关妍之一大早就离开了千叶城。宋家人把他们送到了城门口,关妍之小姑娘跟宋舒依依不舍地告别,说过段日子一定会再来千叶城找宋舒玩儿的,还邀请宋舒以后有机会去无涯宫玩儿。

看着关无涯和关妍之离开,宋舒转头就看到宋天行拉住夏蝶衣的手捂了捂,夏蝶衣脸色羞红地低着头。宋舒叹了一口气:“唉,我又成孤家寡人了。”

宋老国公一巴掌就拍在了宋舒脑袋上,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老气横秋的!爷爷回去就找个人家把你给嫁出去!”

宋舒挽住了宋老国公的胳膊不依地说:“我才不要呢!我要在家里陪爷爷!”

宋老国公笑呵呵地说:“女大不中留啊!回头爷爷得跟你大嫂二嫂都好好说说,让她们帮你挑个最好的人家!”

宋舒脸色一点儿都不红,眉宇之间尽是傲然:“不要!我要嫁的男人,我自己挑!”

宋老国公瞪了宋舒一眼:“真是不知羞!”

宋舒笑嘻嘻地说:“爷爷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挑个最好的孙女婿!”

宋家人准备回去的时候,宋天行转头就看到靳飞宇策马而来。

“飞宇,你这是要出城吗?”宋天行把夏蝶衣扶上了马车,看着靳飞宇笑着问。

靳飞宇眼眸微闪,微微一笑说:“是啊,军营里有些事。”

“那你赶紧去吧!”宋老国公对靳飞宇说。

靳飞宇跟宋家人告辞之后就策马出了城,一直往南跑出了十多里之后,才勒住马缰停了下来,神色微微有些失落,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娇俏可人的小脸。

靳飞宇是今日一早听靳宛如说起的时候才知道关妍之今天就要离开千叶城了,他快马加鞭赶过来,还是来晚了。靳飞宇吃过关妍之做的美味食物之后,再吃府中厨娘做的饭菜,只觉得寡然无味。他最近总是时不时想起关妍之,但是他们的身份摆在那里,他是靳府公子,关妍之是江湖女子,他们未必还有再见的机会。

一想到再也见不到那个总是笑容灿烂的小姑娘,再也吃不到她做的美味可口的食物,靳飞宇就觉得心中空落落的。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调转马头又回千叶城去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靳辰和墨青成亲的事情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靳家人都在为靳辰的亲事忙活,姚芊芊和靳月以及靳宛如三人恨不得每天检查一遍靳辰的嫁妆有没有什么不妥,需不需要再添置些什么。而住进墨府的魏琰提前好几天把府里各处都准备好了,没事找事竟然带着杜腾和其他下人在墨府里修剪花草。

成亲的喜帖也已经都发出去了,收到喜帖的人并不多,都是跟靳辰或者靳家交好的,譬如安平王府和宋国公府。至于墨青这边的人,也就是魏琰自己了。

宋国公府收到请帖之后,宋老国公倒是没有对靳辰和墨青的亲事发表什么看法,只是很可惜地说了一句:“以后不能去国色园找花花草草了啊!”

如今的墨府,曾经的国色园,宋老国公可是常客,而且他经常从里面顺走一些珍稀的花草。管理国色园的人碍于宋老国公的身份,也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爷爷你错啦!”宋舒笑着说,“以后靳辰就是那个园子的女主人了,爷爷想要什么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当初靳辰星辰阁里那些珍稀花草,如今不都被爷爷抢回来了?”

宋老国公轻咳了两声:“说什么呢?什么抢?那是靳家小五丫头送给老夫的。”

“是是是!”宋舒笑嘻嘻地说,“以后爷爷看上什么就让靳辰接着送嘛!大家都是一家人。”

宋老国公乐呵呵地说:“说起来最近国色园的牡丹开得正好,不如我们先去观赏观赏?”

“好啊。”宋舒笑着点头。因为宋天行临时有事出门去了,宋舒还拉上了夏蝶衣,跟着说走就走的宋老国公一起到国色园观赏牡丹去了。

根本不懂如何修剪花草,完全就是因为无所事事而在辣手摧花的魏琰听到杜腾说宋舒来了,直接头也没抬说了一句:“不见。”然后咔嚓一剪子,剪断了一朵开得正艳的蔷薇,拿在手中有些可惜地摇了摇头,“你说你好好一朵花,干嘛还长着刺?跟宋家那个野丫头一样,活该没人喜欢。”

杜腾弱弱地说了一句:“爷,既然你不喜欢,就赏给小的吧,小颜妹妹很喜欢这花。”

魏琰拿着那支蔷薇花,转头就朝着杜腾踹了过去:“满园子都是花儿,想哄姑娘就自己去摘!这是爷的花,你想要就要啊?!”

杜腾默默地想,爷你刚刚明明说这花儿很像宋家小姐来着,还说没人会喜欢,结果自己拿着不放手,真是口是心非……

“还不快去跟宋家那丫头转达爷的意思?”魏琰把玩着手中那支娇艳的蔷薇,似笑非笑地看着杜腾说。

杜腾弱弱地说:“爷,已经晚了。”

魏琰转头就看到宋舒已经牵着离夜的小手笑容满面地出现在不远处,宋老国公和夏蝶衣也来了。

作为墨府的小主子,离夜在被侍卫队长带着飞飞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宋家人,就高兴地请他们进来了。魏琰表示,如果不是看在小夜的面子上,他绝对不可能让宋舒进来!

“逍遥王好雅兴啊!”宋老国公看到魏琰左手拿着一支花,右手拿着一把修剪花枝的大剪刀,就笑呵呵地说。结果他再一看,就看到面前本来好好的一株蔷薇已经被剪得七零八落毫无美感,地上到处散落着花瓣和绿色的叶子,宋老国公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义父,这朵花好好看呀!送给宋舒姑姑吧!”小夜大眼睛咕噜噜转了转,看着魏琰手中的花笑眯眯地说。

“好好的花,为什么要送给她?”魏琰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宋舒。那边宋老国公已经颠颠儿地奔着一株盛放的白丁香而去了,夏蝶衣跟了过去。

离夜看了看魏琰,又看了看宋舒,然后笑容灿烂地说了一句:“因为鲜花配美人啊!”

魏琰和宋舒默默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转移了视线。

“她不是美人!”

“谁稀罕他的破花!”

两人同时开口,话落就瞪着彼此一副要打架的样子。离夜有些忧郁地摸着自己的小下巴,娘亲啊,我有帮魏琰追宋舒姑姑,可是好像没啥用哎,他们一见面就想打架可肿么破……

宋老国公就是专门过来观赏牡丹的,等看到原本牡丹园所在的地方变成了寸草不生的空地,直接愣在了那里。

“魏琰!你把牡丹花弄哪里了?”宋舒远远地看到,就瞪着魏琰问。

魏琰笑得一脸欠揍:“本王的花,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关你什么事?”

宋舒冷哼了一声:“这个府里没有属于你的东西!都是墨王爷和靳辰的!你还真是自作多情!”

魏琰当即就怒了:“就是本王把牡丹花都给拔了怎么着吧?你还喜欢什么花,本王立刻马上都给毁了!”

宋舒也怒了:“姓魏的,你找打是不是?”

“打就打!”

正在对着一片空地遗憾叹气的宋老国公转头就看到魏琰和宋舒打了起来,当即脸就黑了,大吼了一声:“都住手!”

“义父和宋舒姑姑的切磋好精彩呀!”离夜在一旁笑眯眯地鼓掌。

宋老国公正要脱口而出的话就那么咽了回去,宋舒瞪了魏琰一眼,魏琰白了宋舒一眼。夏蝶衣看看魏琰,再看看宋舒,怎么感觉自家一向行事很有分寸的小姑子见到魏国这位逍遥王就很容易冲动呢……

宋家人都走了,魏琰这才发现他手中还一直拿着那支带刺的蔷薇,就连之前跟宋舒打架的时候都没扔掉,而且还护着没有掉落一个花瓣。

“杜子,给爷找个花瓶来,要纯金的,上面得有五色宝石。”魏琰看到杜腾就开口说道。

杜腾神色有些严肃地看着魏琰说:“爷,太子殿下来了。”

魏琰浑不在意地说:“夏毓杰这会儿来干嘛?请他去前厅吧,然后你去给爷找花瓶儿去,爷急着用呢!”

“爷,不是夏国太子。”杜腾看着魏琰说。

魏琰神色微怔:“你说魏琪?他来做什么?”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