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取消和亲?/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琰弟难道不欢迎皇兄吗?”

魏琪的声音响起,他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很奇怪的是,他只带了一个随从,并没有其他人。

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琪说:“皇兄这是唱的哪一出?微服私访?不过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夏国,不是魏国。”

魏琰生意遍布天下,消息十分灵通,可是他之前竟然一直都不知道魏琪离开魏国来了夏国,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魏琪这次是秘密过来的,暗中定然还有高手在保护他。

不过魏琰并不觉得魏琪是千里迢迢专门过来参加墨青的婚礼的,魏琪跟墨青一向没什么来往,所以魏琪这会儿突然出现在千叶城,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琰弟这么久不回去,母后很想你,让我这次务必带着你一起回国。”魏琪看着魏琰微笑着说。

魏琰笑容玩味:“母后让我回去,有的是办法,似乎没必要让皇兄亲自跑一趟吧?皇兄如果不说清楚来意的话,我这里可不欢迎,你就出去住客栈吧!或者让夏国人知道你偷偷来了,想必他们会很乐意盛情款待你的。”

魏琪听到魏琰不客气的话倒也不恼,微微一笑说:“我千里迢迢过来,琰弟不会连杯茶都不舍得请我喝吧?有些事,我们还是坐下来聊比较好。”

魏琰把手中那支蔷薇交给了杜腾,还吩咐他:“按照爷刚刚的吩咐去找花瓶插上,小心着点儿,弄掉一片花瓣你赔三千两。”

杜腾一脸苦逼地把那支蔷薇给接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中,按照魏琰的要求找花瓶去了。

此时已经是傍晚。魏琰和魏琪相对而坐,下人上了茶,魏琪喝了两口就放下了,看着魏琰微微一笑说:“极品好茶,琰弟在哪里都不会委屈了自己啊!”

“说正事。”魏琰看着魏琪说,“你到底来干嘛的?”

魏琪神色一正,看着魏琰说:“父皇派我来,取消魏国跟夏国的联姻。”

魏琰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不可能!”墨青和靳辰再过几天就要成亲了,这会儿说取消就取消?怎么可能?!

“琰弟,联姻是两国大事,不能儿戏。”魏琪看着魏琰语重心长地说。

“什么两国大事?”魏琰嗤笑了一声,“墨青在你们眼中什么都不是,他不过娶个媳妇儿而已,碍着你们什么事了,非要指手画脚!”

“琰弟!”魏琪的脸色也冷下来了,“这是父皇的旨意!”

“真可笑!你说是父皇的旨意就是了?别忘了,我这里还有父皇亲笔所书的联姻国书!”魏琰看着魏琪冷声说。

“琰弟,这件事情上面由不得你任性!”魏琪看着魏琰冷声说,“明日我会进宫面见夏皇,以其他盟约取代这桩和亲,想必夏皇权衡利弊,不会拒绝的。你不要再插手,等这边事了,就跟我回去!”

“魏琪。”魏琰看着魏琪冷笑了一声,“我叫你一声皇兄只是因为咱们俩是一个爹娘生的,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在我面前摆兄长的架子!墨青的亲事会照常举行,谁都别想阻止,你也不能!”

“魏琰,你是要抗旨不尊吗?!”魏琪看着魏琰冷声问。

“那又如何?”魏琰冷笑,“难道你以为父皇会因为这个废了我还是杀了我?”

“父皇当然不会废了你,也不会杀了你,但你身为魏国皇子,做事感情用事,不顾全大局,可曾把魏国放在心里?”魏琪对魏琰说的话已经带上了质问的语气。

魏琰笑了:“魏琪,不要拐弯抹角,不如直说,什么叫大局?什么叫我不把魏国放在心里?我想知道,墨青一个废物王爷成亲,能影响什么大局?”

魏琪看着魏琰冷声说:“这些事情,等你跟我回去之后会知道的,现在一切都听我的吩咐行事。”

“抱歉,不可能。”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你别忘了,我才是魏国太子!”魏琪看着魏琰冷声说。

“我承认,我没忘,你是魏国太子,但是那又如何?”魏琰冷笑。

魏琪定定地看着魏琰,拳头握了又松,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我赶路累了,今天就这样吧,我们明日再心平气和地谈谈。”

魏琪准备离开,魏琰主动开口邀请魏琪在墨府的一个客院住下来,魏琪也没有拒绝,进了客院之后吃了饭洗了澡就睡了。

杜腾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十分华丽的花瓶进来了。花瓶以纯金打造,瓶颈处镶嵌着一圈色彩斑斓的宝石,不止五种颜色。花瓶中插着的,正是今天魏琰剪下来的那支带刺的蔷薇。

“爷,您的花。”杜腾把花瓶放在了魏琰面前的桌子上。

魏琰看了一眼,微微点头说:“不错。”

“爷,太子殿下那边,用不用属下盯着?”杜腾问魏琰。

“你别去,找人过去全天候盯着,有什么动静立刻禀报我。”魏琰神色莫名地说。

魏琰在想,听魏琪话里有话,魏国金安城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不知道,而且这事情定然跟墨青有关,不然魏皇不可能派了魏琪亲自过来,说要取消魏国跟夏国的联姻。

能是什么事情呢?难道魏皇让魏国钦天监又测算了墨青和靳辰的八字,他们的结合对魏国国运不利?魏琰也只能想到这种可能性了,不过魏琰原本就觉得墨青会影响魏国的国运这件事就是扯淡,如今更不可能相信这一点。

魏琰认真想了想,也没想到其他的可能性,而他一直都在关注魏国金安城的动静,并没有收到什么特殊的消息。

于是魏琰趁着夜色悄悄去了靳将军府,准备跟墨青和靳辰商议一下。

千叶城墨府的客院里,房间里没有点灯,魏琪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一个黑影从他身后闪身而出,恭敬地叫了一声:“太子殿下。”

“尊者,查到墨青在哪里了吗?”魏琪神色淡淡地问。

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道:“回太子殿下的话,老夫刚刚跟随逍遥王去了靳将军府,墨青就在那里。”

魏琪轻嗤了一声:“倒是不知道墨青什么时候跟靳家小姐勾搭上的,竟然已经同居一室了。父皇的吩咐尊者都听到了,不动墨青,取消这桩联姻,带魏琰和墨青一起回魏国。”

“是,老夫知道。”

“如此尊者便见机行事吧,先不用管墨青那边,明日我一定要进宫见到夏皇。”魏琪神色淡淡地说。

“太子殿下放心,老夫会见机行事。”

却说靳将军府星辰阁。

靳辰和墨青正在讨论一个医术的问题,魏琰突然来了,而且脸色不太好看。

魏琰落座之后,就对墨青和靳辰神色严肃地说:“魏琪突然来了千叶城,说我父皇要取消跟夏国的联姻。”

靳辰神色平静地问:“他说什么原因了么?”

魏琰摇头:“我觉得他隐瞒了什么,不肯告诉我。”

“你有什么想法?”墨青看着魏琰问。不论魏琪这个人如何,他的确是魏琰的亲哥哥,就算是为了他们的父母,魏琰也不会对魏琪怎么样的,墨青很清楚这一点。

“魏琪说明日要进宫去见夏皇,我在想,反正如今也没有人知道他来了千叶城,不如就别让人知道了。”魏琰若有所思地说。他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想怎么解决魏琪的事情,首先一点,不能让魏琪见到夏皇,否则事情就复杂了。

“你不会杀魏琪。”靳辰十分肯定地看着魏琰说,“是想让我给你弄点药?”

魏琰唇角微勾:“没错!我不动他,他也别想妨碍我。弄点药先把他放倒了藏起来,等你们成亲之后我就带他回魏国去。我父皇顶多也就是训斥我几句,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

“暂时就先这样吧。”靳辰说着从旁边的盒子里取了一个药瓶给魏琰,“这个能让他昏迷半个月,时间差不多刚刚好,而且对身体无害。”

魏琰唇角微勾:“如此甚好。”

魏琰已经走了,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无语地说:“你一个魏国的废物王爷,我一个夏国的天命煞女,我们成亲碍着谁了?”

墨青握住了靳辰的手:“小丫头放心,那天我定然来迎娶你,谁都阻止不了。

靳辰粲然一笑:“当然!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们就要那天成亲,谁都别想拦着!”

第二天一早,魏琰起床就看到了窗台上的那支蔷薇。过了一整夜,蔷薇依旧没有枯萎的迹象,开得似乎更加娇艳了。

魏琰唇角微勾,突然觉得这带刺儿的花就是比一般的花看着好看几分。

“杜子。”魏琰叫了一声。

“爷。”杜腾很快出现在魏琰面前。

“让你办的事情办好了吗?”魏琰问杜腾。

杜腾点头:“爷放心,都已经办好了。小颜妹妹亲眼看着太子殿下喝了那碗汤。”

魏琰微微一笑,桃花眸中流光溢彩:“如此甚好。太子殿下水土不服,一来就卧床不起,让人好生伺候着,而且绝对不能把太子来了的消息传出去。”

杜腾点头:“爷放心,小的明白。”

魏琰心情其实还挺好,魏琪来了又怎么样?魏琰表示他就是要看着墨青和靳辰顺利成亲,谁都别想拦着。因为魏琪是他亲哥,所以他才手下留情。如果换了别人,魏琰早就麻溜儿地给弄死了。

离夜小娃娃一早起来就说要去找安安弟弟玩儿,魏琰就爽快地带着离夜去了安平王府,杜腾留在墨府里看着魏琪,以免出什么意外。

魏琪带过来的那个随从也被放倒了,魏琰倒是想过一定有人暗中保护魏琪,但暗卫来无影去无踪的,没找到也就作罢了。反正暗卫就算知道魏琰对魏琪做了什么,也不敢对魏琰怎么样。而暗卫如果想要通知魏皇的话,等魏皇收到消息,靳辰跟墨青早就已经成亲了。

杜腾就坐在魏琪所在的那个客院的石桌上,看到小颜从外面路过,杜腾马上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看着小颜含情脉脉地叫了一声:“小颜妹妹。”

“杜侍卫。”小颜脸色微红地低着头,“奴婢还有事要忙。”话落就提着手中的东西脚步匆匆地走了。

杜腾看着小颜的背影嘿嘿一笑,等墨王爷和靳五小姐成了亲,他应该就可以跟小颜妹妹成亲了吧?真好,他这次见到小颜妹妹,发现她更好看了。

杜腾傻笑着回了魏琪的院子,刚刚在院中石桌旁坐下,身后袭来一阵冷风,他猛然瞪大眼睛,然后就直接倒了下去,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偷袭他的人是谁。

房间里,原本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昏迷不醒”的魏琪慢条斯理地坐了起来,神色淡淡地说:“走吧,进宫去。”

正带着离夜在安平王府玩儿的魏琰,并不知道魏琪的人已经打晕了杜腾,然后暗中离开了墨府,进了夏国皇宫,并且十分顺利地见到了夏皇。

“魏太子是何时来的千叶城?朕倒是没有听闻任何消息啊!”夏皇看着魏琪眼眸微闪,笑着问道。

“本宫是昨夜才到的千叶城,不想惊扰夏皇陛下安睡。”魏琪微微一笑说。

“魏太子此来,是要见证两国联姻吗?”夏皇看着魏琪笑着问。

魏琪唇角微勾,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羊皮卷,递给了夏皇的太监:“本宫是来送礼的,夏皇陛下请笑纳。”

夏皇有些好奇地看着面前被展开的羊皮卷,上面画着的是夏国和魏国交界处的地形图,只是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夏国的边境线好像画得不对,圈进了魏国的一座城……

夏皇心中一动,故作不解地看着魏琪问:“魏太子这是何意?”

魏琪微微一笑说:“魏国愿意割让一座城,以示与夏国修好的决心。”

夏皇神色微喜:“魏太子此言当真?”

魏琪微微点头:“当然,这是父皇的意思,希望夏皇能够看到魏国的诚心。”

“哈哈!朕已经看到了!”夏皇笑着说,“魏太子送的这份大礼,实在是太贵重了,朕很是意外啊!”

魏琪笑着说:“夏皇陛下喜欢就好。本宫有一事,希望夏皇陛下能够成全。”

“魏太子请讲。”夏皇又不傻,当然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的道理。平白无故的,魏国就这么大手笔地送了夏国一座城,不可能毫无所求。不过夏皇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一座城对夏国来说的意义非同小可,夏皇在想只要魏琪的要求不过分,他都可以答应。

“魏国皇室决定取消墨王爷与靳五小姐的亲事,希望夏皇陛下能够成全。”魏琪看着夏皇神色认真地说。

夏皇直接愣在了那里,十分不解地问:“这是为何?”魏琪竟然是来取消两国联姻的?为了让夏国同意,甚至送上了魏国的一座城?夏皇不明白这桩联姻有什么不妥,本身联姻双方既没有魏国的皇子,也没有夏国的公主,其实说白了,对于两国来说意义不是很大,影响也不大,不过是面子上好看罢了。魏琰之前大张旗鼓地过来求亲,如今魏琪又这么大手笔地要取消,夏皇不太明白魏国皇室到底唱的哪一出?

魏琪早已经料到夏皇会问这样的问题,而答案他也已经准备好了,看着夏皇神色认真地说:“夏皇陛下有所不知,魏国钦天监近日算出,墨王爷与靳家五小姐八字相冲,这门亲事如果结了,会影响到魏国的国运。”

夏皇微微皱眉:“此事当真?”夏国的钦天监也算过墨青和靳辰的八字,其实夏皇并不知道真实结果,因为当时他需要的结果是吉,给他的也就是吉。而夏皇知道,魏国皇室的钦天监中有高人在,难道墨青和靳辰真的八字犯冲,甚至会影响到魏国的国运?否则魏国为何执意要取消这桩亲事,甚至拿出了一座城来,这座城是希望夏国皇室息事宁人,不要因为魏国出尔反尔而跟魏国交恶啊!

想到这里,夏皇倒是相信了魏琪的话,没有多少犹豫,微微点头说:“既然如此的话,那这门亲事就取消了吧!”

魏琪微微一笑:“多谢夏皇陛下成全。”

魏琪的目的达到之后就离开了夏国皇宫,而且没有回千叶城墨府,而是在夏国官员的招待之下住进了魏国驿馆。当天晚些时候很多人才知道魏国太子竟然悄无声息地来了千叶城。

而夏皇在魏琪走了之后,就让人去找靳放进宫了。

靳放原本在府中查看靳辰的嫁妆,听说皇上召见的时候就赶紧跟着宫里来人进宫去了,倒是猜不到夏皇见他有什么事。

“靳爱卿,女儿远嫁和亲,你心中可舍得?”夏皇看着靳放和颜悦色地问。

靳放心中十分不解,不知道夏皇怎么突然关心起他来了,不过还是恭敬地回答:“回皇上的话,小女远嫁,微臣心中自然是不舍的,不过……”

靳放正准备说因为这是两国和亲,事关两国交好,他就算不舍也会心甘情愿地送女儿出嫁这样的场面话,谁知道却直接被夏皇打断了,夏皇看着他微微一笑说:“既然靳爱卿如此不舍,朕也不忍心看你们父女相隔天涯,这桩亲事就取消吧!”

靳放神色一僵,直接愣在了那里,第一感觉是夏皇应该是在开玩笑。明天就是男方到靳家下聘的日子了,他还在想是不是能见到他未来的女婿墨青。再过七天就是三月十八,墨青和靳辰的婚期,怎么夏皇突然说要把这门亲事给取消了?

“皇上,这……微臣不解。”靳放定了定神,看着夏皇问道。夏皇身为一国之君,当然不可能跟靳放开玩笑。只是靳放不明白,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当初这门亲事一开始,靳放就是反对的,但那时他反对倒也不是因为不舍得靳辰,而是夏皇授意的。后来靳放改口同意,一方面是因为被魏琰威胁,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夏皇改了主意。而如今,这桩一波三折的亲事竟然在婚期近在眼前的时候又要被取消了?靳放心中满腹的疑问。

“靳爱卿,这是魏国的意思。”夏皇看着靳放说。

靳放神色一怔,眉头就皱起来了。魏国的意思?那个墨青不想娶他的女儿了?

“总之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朕明日会公之于众,今日先告知靳爱卿,靳爱卿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吧?”夏皇看着靳放说。他当然不可能这会儿就跟靳放直接说他改主意是因为魏国皇室送了一座城给夏国,不过夏皇相信靳放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夏皇已经决定了的事情,靳放不敢反对,只是有些好奇地问了夏皇一句:“皇上,这可是魏国逍遥王的意思?”

靳放最清楚魏琰对这桩亲事有多么势在必得。从魏琰最初派人威胁靳放,到后来莫名其妙往靳家送东西给靳辰,还说是聘礼的一部分,之后甚至直接在千叶城住了下来,一副打算迎了亲再走的样子。靳放不明白,而且还有些担心,如果是魏琰改了主意的话,那靳原的事情怎么办……

“不,这是魏太子转达的魏皇的意思。”夏皇看着靳放说。

靳放微微皱眉,怎么魏太子也出现了?这桩亲事从一开始到现在,都让靳放觉得疑点多多,如今更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最终靳放离开皇宫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脚步匆匆地回了靳将军府,准备跟儿女们商量一下,尤其是靳辰。靳放其实一直都不知道靳辰说她愿意嫁是出于什么心理,如今亲事眼看就要被取消了,靳放也不知道靳辰会高兴还是反对。

靳辰这天一直在府中,被靳放派人叫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靳放眼神十分复杂地看着她。靳辰是最后一个到的,她落座的时候,除了还在娘家伺候姚老太君的靳夫人以外,靳家该到的人都在座了。

“爹,是不是今日皇上召见有什么事?”靳扬看到靳放的脸色开口问道。魏国太子来了千叶城的事情这会儿还没有传开,他们都不知道。

“唉!”靳放一开口先叹气,神色复杂地看着靳辰说,“皇上召见,说魏国和夏国的联姻取消了,辰儿不用远嫁了。”

满室静寂,靳扬都目瞪口呆了,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这桩亲事从定下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如今已经天下皆知。再过几天就是婚期,怎么突然要取消呢?

靳辰面色微凝。昨晚魏琰说魏琪来了千叶城,靳辰就预感到接下来会不太顺利,可是没想到事情的转折竟然这么快,难道魏琰给魏琪下药没有成功,还是让魏琪见到了夏皇,并且成功说服夏皇取消联姻了吗?

“魏国太子突然来了千叶城,带来了魏皇的旨意,是魏国那边提出要取消联姻。”靳放看着他的儿女们说。

靳扬皱眉:“可一直在为这桩亲事奔走的是魏国逍遥王,如今这样的局面,我觉得魏琰跟魏太子未必是同一个立场。”

靳放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如果魏琰还是执意要让靳辰嫁,并且拿靳原来威胁的话,他该怎么办?

“辰儿,你怎么看?”靳放看着靳辰问。说实话,靳放最近也在忙活靳辰的亲事,突然要取消,其中还有很多复杂的内情,他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说过,我会嫁给墨青。”

靳放神色微变:“如果两国的和亲取消了呢?”

靳辰神色依旧很平静:“他不是魏国皇子,我也不是夏国公主,两国和亲取消又如何?我就是要嫁给他。”

所有人都神色惊愕地看着靳辰,因为他们曾经都认为靳辰是被逼迫才答应这桩和亲的,没想到靳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辰儿,你对墨青……”靳放皱眉看着靳辰,总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事情。当初靳辰为何会答应和亲?以她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是因为被逼迫而妥协,也不可能是为了靳家而牺牲。如今亲事极有可能会被取消,她却依旧坚持要嫁……

而靳扬看着靳辰心中微动。他之前就在怀疑靳辰跟南宫柔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在刚刚靳辰开口的时候,靳扬心中确定了。他这个养在深山老庙的妹妹,过去的那些年,事实上并没有乖乖在寒月寺待着。靳扬在靳辰六岁离开之后再次见到她,她不是靳家五小姐,而是魏国墨王爷身边的一个护卫,名叫南宫柔。

靳扬知道,靳辰跟墨青不仅认识,而且关系匪浅,甚至早就私定终身了。至于靳辰归家之后,魏琰替墨青前来千叶城求娶,一切都是有原因的,甚至是早有预谋的。

“你们只需要知道,我会嫁给墨青,任何人反对都没用。”靳辰话落就起身大步离开了,留下了靳家其他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爹,魏太子和魏琰如今都在千叶城,我觉得他们对此事的立场不同,这桩亲事未必没有别的转折,我们暂时静观其变,不用表态。”靳扬若有所思地说。

靳放微微点头:“你言之有理。”虽然说魏琪的太子之位高于魏琰的逍遥王之位,但是没人不知道魏琰在魏国的地位。魏琰一直在为墨青的亲事奔走,如今魏琪一出现就要取消这桩亲事,即便他打着奉旨行事的旗号,以魏琰的性子,也未必会就这么认了。

靳家不是皇族,其实没有多少选择权,靳放作为靳家的大家长,行事必须考虑靳家的安危,所以他没有权利反对夏皇的决定。但如今这桩亲事未必没有别的变数,而靳家要做的,能做的,也就只有静观其变,看魏琪和魏琰兄弟俩谁能占上风了。

“扬儿,你希望辰儿嫁给墨青吗?”靳放看着靳扬问。

靳扬微微点头:“爹,如果这是小五自己愿意的,我不会反对。”

“我也不反对。”靳宛如脱口而出,话落还加了一句,“爹,五姐受了很多苦才回到家,她如果想嫁的话,我们应该支持她。”

“是啊爹。”靳月也开口了,看着靳放神色认真地说,“我们是一家人,五妹的亲事突然生了变故,她心中肯定不好受,我们要成为她的依靠而不是阻力。”

“爹,以五妹的能力,如果这是她想要的,没有人能够阻止她。”一向十分稳重的靳飞宇神色认真地说,“我相信,五妹不管做什么事,都不会不考虑靳家,也绝不会让靳家陷于危险的境地。既然如此,我们没有理由不支持她。”

“爹,我也支持五姐。”年纪最小的靳飞鹏开口,就说了一句话。

靳放看着他的儿女们,突然觉得有些感动。这就是靳放一直以来都想要看到的画面,他所有的儿女彼此互相关心互相照顾,他们是亲人,是一家人。

靳放曾经一度觉得靳辰是他所有儿女里面最不合群的一个,因为靳辰的回归,导致靳家公子小姐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是糟糕。可是到这会儿,靳放意识到,靳辰只是性子冷,但绝对不是不合群。她或许跟兄弟姐妹的来往比较少,但是他们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都觉得她很好。

而靳辰归来只是打破了靳家原本表面的和谐,让靳家内里的很多问题都暴露了出来,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慢慢解决,一家人的关系在慢慢变得更好。如果不是靳辰的话,靳家固然一直都是一派和谐,但是不知道哪天暗地里的矛盾就会到达激化,到时候就很难收拾了。

靳放做事并不是优柔寡断,但是他身处的位置,他肩上的责任,都让他必须瞻前顾后三思而后行。但是在这一刻,看到儿女们的眼神,靳放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去他的和亲!去他的魏太子!他靳放最宝贝的女儿要嫁人,谁都别想拦着!

“扬儿,你去看看魏琰这会儿在哪里,为父想跟他谈谈。”靳放定了定神,看着靳扬说。如今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于魏琰,如果魏琰坚持的话,这桩亲事并不是没有继续的可能性。靳放已经不去想靳辰为什么非要嫁给墨青,只要靳辰想嫁,靳家人就绝对不会阻止。

靳扬出门去找魏琰的时候,魏琰还在安平王府没有离开。而安平王脚步匆匆地过来,说出口的话让魏琰神色大变,齐皓诚也愣在了那里。

“魏琰,这是怎么回事?”齐皓诚看着魏琰问,“你哥怎么来了?还要取消墨青和靳小五的亲事?这太过分了吧?!”别人不知道,齐皓诚很清楚墨青跟靳辰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就等着成亲了,如今临了了,亲事突然被取消,这是什么道理?

魏琰脸色难看地站了起来:“这门亲事绝对不会取消!”

“逍遥王,这件事你还是去跟魏太子好好谈谈吧。”安平王看着魏琰叹了一口气说。他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意外,而其中定然另有隐情。

“小夜,你在这里跟安安弟弟玩儿吧,义父晚点再来接你。”魏琰把离夜托付给了齐皓诚,脚步匆匆地离开安平王府就回了墨府去。

等魏琰看到杜腾还昏迷不醒地躺在魏琪昨晚住的客院里,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念了两个字:“魏,琪!”话落就脚步匆匆地去了魏国驿馆。

魏琪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魏琰会过来找他,而魏琰一见到他就挥舞过来的拳头也被魏琪身后突然出现的老者给挡住了,老者很快再次隐入暗中,魏琰不可置信地看着魏琪:“父皇竟然派了护国尊者来保护你?”

魏琪神色淡淡地说:“是保护我们。”

魏琰神色一变再变,猛然坐了下来,看着魏琪冷声问:“你到底跟夏皇谈了什么?”

魏琰没想到保护魏琪的并不是暗卫,而是魏国的护国尊者。三国皇室中都有绝顶高手存在,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当朝皇帝的安全。皇室花了大价钱养着高手,同时也用了很多手段来保证高手的忠心。而魏国皇室守护者里面最顶尖的一位高手被称为护国尊者,就是这次跟着魏琪来到千叶城的这位老者。

除了魏皇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位护国尊者的真实身份,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包括魏琪和魏琰。但他们都知道,这个老者武功极高,已然登峰造极。

魏琰现在可以想到自己给魏琪下的药为什么没成功了,因为魏琪身边有这样的高手存在,根本不可能中招。

而魏琰也不知道魏琪到底跟夏皇谈了什么,夏皇竟然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取消两国联姻。

“魏国将雷鸣城割让给了夏国。”魏琪神色淡淡地说。

魏琰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怎么会这样?魏皇此举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说单纯就是不想让墨青娶靳辰,认为他们八字不合的话,魏国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根本就不可能!

“琰弟,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你也见到了护国尊者,不要再任性了,过两日就随我回国吧。”魏琪看着魏琰说。护国尊者就是魏琪此行最大的倚仗,魏琪不怕魏琰做什么,因为魏琰伤不到他,而有他这个太子在,夏皇不会再听信魏琰的话。

“魏琪,你一定要这样做吗?”魏琰看着魏琪冷声说。

“琰弟,我是奉旨办事。”魏琪神色淡淡地说。

“好!好一个奉旨办事!”魏琰冷笑,“这件事没完,我们走着瞧!”

魏琰话落就起身大步离开了,魏琪眉头微皱,不过他认为事已至此,魏琰掀不起什么风浪了,所以并不担心。

------题外话------

因为游游临时加班,时间太紧,所以今天只有九千字,明天更新一万一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