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忽悠功力哪家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夜,千叶城墨府。

“护国尊者来了?”墨青看着魏琰问,神色依旧很平静。

魏琰心情很差,眉宇之间有一股郁气,微微点头,闷闷地说了一声:“嗯。”

魏琰今日从魏国驿馆回来之后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到底该如何解决。他始终想不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导致魏皇的态度这么坚决,竟然还大手笔地割让了一座边城给夏国,就为了取消墨青和靳辰的亲事。

魏琰一开始猜想可能是因为魏国钦天监又算出墨青和靳辰的八字有什么不妥,一直以来都坚信墨青会影响魏国国运的魏皇才会这么做。可如今魏皇让太子魏琪亲自来,还要割让一座边城给夏国,魏琰倒是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很可能还有别的内情。

但凡魏琪身边没有护国尊者在,魏琰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把魏琪给暂时解决掉,不让魏琪插手墨青和靳辰的亲事。可是如今魏国的护国尊者一直跟随在魏琪左右,这让魏琰想要做什么都很难成功。

“早知道,当初我就当太子了!”魏琰有些气闷地说。如果他是魏国太子的话,如今绝对不至于这么被动。虽然说魏皇和皇后宠爱魏琰,但只有魏琪才是魏国皇室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魏琰在世人眼中,其实就是个无所事事不务正业的王爷而已。之前夏皇会跟魏琰谈,因为那时魏琰还可以代表魏国皇室。但魏琪来了之后,夏皇只会听信魏琪的话,而这也是魏琰没有冲动之下再进夏国皇宫去找夏皇理论的原因,因为根本就无济于事。

墨青微微摇头说:“那不是你想要的,不要勉强自己。”魏琰根本不喜欢权势,也没有什么野心,墨青不希望魏琰为了他或者是别的什么人什么事而勉强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情。

“可如今该怎么办啊?!”魏琰有些气恼地说,“只要夏皇不点头,你们就不可能在千叶城成亲!”虽然靳辰不是夏国公主,只是夏国一介将军之女,但作为一国皇帝,夏皇有权力决定靳辰的亲事。如果夏皇执意反对的话,墨青和靳辰根本就不可能在千叶城里成亲。

墨青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神色平静地说:“那就让夏皇点头吧!他本就不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

魏琰微微一愣,看着墨青问:“怎么让夏皇点头?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墨青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不过还需要你出面。”

在距离墨青和靳辰的婚期仅剩下七天的时候,魏国太子魏琪暗中来到千叶城并面见夏皇,商谈过后成功取消了墨青和靳辰的亲事。

只是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魏琪此行十分低调,甚至没有人见到他是什么来到千叶城的,又是什么时候住进了魏国驿馆的,更不可能知道他此行的目的。

而夏皇跟魏琪达成合意之后,只是召见了靳放,告知了靳放这件事。夏皇当天并没有让人把和亲取消的事情公之于众,也没有给靳家下一道解除婚约的圣旨,因为夏皇打算明日再昭告天下。

靳放把夏皇的口谕告知了他的儿女们,靳家人经过商议之后,一致决定支持靳辰,不管靳辰的选择是什么。而靳家人认为此事未必没有别的转机,他们在等着魏琪和魏琰这对兄弟的博弈,在静观其变,所以也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知道。

所以在三月十二这天,距离墨青和靳辰的婚期仅剩下六天的时候,千叶城里的人们都还在期待着,等三月十八那日看天下第一美男子和天下第一美女成亲的盛况。不少人都听说了,这天就是男方要送聘礼到靳家的日子,都想看看魏国墨王府出的聘礼有多么丰厚。

这天一大早,夏皇听到太监禀报说魏国逍遥王求见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说:“请他过来吧。”

夏皇又不傻,他当然知道魏琪和魏琰这对兄弟在墨青的亲事上面立场很可能是不一致的,否则魏皇改了主意大可以通知魏琰一声,让身在千叶城的魏琰直接跟夏皇交涉,而不用派了魏琪千里迢迢过来跑一趟。

只是夏皇也不会不把魏琰放在眼中,即便魏琰如今在魏国就是个没有实权的王爷,但是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魏琰给夏皇的感觉可不是什么善茬,此时跟魏琰交恶并没有必要。

夏皇见到魏琰的时候,魏琰的神色很严肃,而且一见面就要求跟夏皇密谈。

夏皇微微皱眉,不过还是屏退了所有的宫女太监,只剩下了他跟魏琰两个人。原本这是不合规矩的,不过这里是夏国皇宫,夏皇根本不怕魏琰会对他不利。

“逍遥王今日前来,如果是想要说服朕,继续墨王爷和靳五小姐的亲事的话,那就不必谈了。”夏皇看着魏琰神色淡淡地说。这件事情夏皇已经决定了,因为魏国割让的一座城足以让夏皇动心,就算本来要嫁的是夏皇自己的女儿,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取消婚约。

魏琰一开口,先摇着头叹了口气,一副十分纠结,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的样子。

这倒是让夏皇很意外,难道魏琰不是来谈墨青跟靳辰的亲事的?如果是的话,魏琰大可以直说,如今这样,倒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逍遥王有话不妨直说。”夏皇看着魏琰说。

“夏皇陛下有所不知啊!”魏琰看着夏皇叹了一口气说,“昨日本王的皇兄与夏皇陛下谈了些什么,本王都已经知道了。只是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

夏皇眉头微皱:“逍遥王此话怎讲?”

“夏皇陛下或许不太了解雷鸣城的情况。”魏琰看着夏皇神色严肃地说,“雷鸣城是魏国边城中最易攻难守的一座城,而且城中十分贫瘠,不仅没有水源,还经常有猛兽出没,一向是魏国布防之时最为难的地方。”

一听到魏琰的话,夏皇的脸色瞬间就有些不好看了:“逍遥王如此跟魏太子唱反调的举动,朕有些看不懂啊!”

夏皇的确不太了解雷鸣城的情况,因为打仗也不需要他亲自上战场,他只需要知道结果就行了。魏琰说得煞有介事,夏皇心中也打起了嘀咕,难道魏国并不是把一块肥肉送给夏国,送出的事实上是一块烫手山芋?要知道,雷鸣城一旦划入夏国境内,就会成为夏国的一座边城,夏国必须在雷鸣城布防。如果雷鸣城的情况真如魏琰所说,得之有害无利啊!

只是夏皇也没有一下子就相信了魏琰,因为他知道魏琰的目的是让两国和亲继续,所以魏琰有可能是在哄骗他,好达到自己的目的。

“夏皇陛下如果不信的话,大可以叫靳将军过来询问一下。”魏琰十分笃定地看着夏皇说,“想必靳将军对于雷鸣城的情况十分了解,届时夏皇陛下就知道本王所言句句属实了。”

听到魏琰的话,再看到魏琰坦坦荡荡的眼神,夏皇神色微凝。难道真如魏琰所说,魏琪昨日的示好,事实上是个陷阱?夏皇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昨日他是被魏国割让一座城给高兴得冲昏了头脑,今日想想,魏国此举似乎有些过了,倒像是在掩饰什么。毕竟魏国和夏国原本的关系就并不恶劣,就算魏琪什么好处都不给,只是说墨青和靳辰八字不合,成亲会影响魏国国运,希望夏皇同意取消亲事,夏皇也未必会反对。

“魏太子和逍遥王兄弟俩是觉得朕很好愚弄吗?”夏皇面色沉沉地看着魏琰冷声说。

“本王的心思想必夏皇陛下是很清楚的。”魏琰看着夏皇神色认真地说,“如若不是希望两国修好,本王何必为自己的表兄求娶夏国靳将军府的五小姐?夏皇陛下或许有所听闻,本王与表兄墨青的关系十分要好。”

“哼!逍遥王说这话,不过是想要达到你自己的目的罢了。”夏皇一想到雷鸣城,就觉得满肚子火气,看魏琰也十分不顺眼。

“其实本王今日来,还有些事情要跟夏皇陛下谈。”魏琰看着夏皇说,“夏皇陛下可以听完再做决定。”

“逍遥王有话就直说。”夏皇面色不愉地说。

“当今三国并立,雪狼国实力强横,所以魏国和夏国必须结为同盟,共同抵抗雪狼国。”魏琰看着夏皇神色严肃地说,“这次的事情,其实是雪狼国在从中作祟,妄图破坏两国联姻。”

夏皇神色一震,看着魏琰说:“这跟雪狼国有什么关系?”

魏琰叹了一口气说:“不瞒夏皇陛下,昨夜本王才得知,我那太子皇兄私下里与雪狼国的十八王女勾结在了一起,雪狼国的十八王女许之以重利,他才哄骗我父皇,说是墨青与靳辰成亲会影响到魏国的国运。我父皇最是相信这个,所以才有了魏琪亲自来千叶城取消联姻的事情。”

夏皇神色大变,看着魏琰问:“逍遥王此言当真?”

魏琰神色认真地点头:“夏皇陛下,此事非同小可,本王绝无一句虚言!”

夏皇神色一变再变,难道真的是因为魏太子跟雪狼国暗中勾结,所以才要破坏魏国和夏国联姻,甚至还为了蒙蔽他,割让魏国的一座城出来,还迷惑他的视线,以为魏国和夏国在对付雪狼国方面,依旧是盟友?!

夏皇越想心跳越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取消了两国和亲,收下了雷鸣城,恐怕不久之后,夏国就要面临雪狼国和魏国的合力攻击了!到时候,夏国危矣!

夏皇额头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看着魏琰神色冷然地问:“逍遥王,魏国如此背信弃义,还愚弄朕至此,你对朕说这些,就不怕朕对你和魏太子不利吗?”

魏琰微微摇头,看着夏皇说:“夏皇陛下,本王与魏琪的立场并不一样,否则本王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跟夏皇陛下说那么多话。”

夏皇神色微变,看着魏琰说:“但你并不是魏国太子。”

魏琰唇角微勾,看着夏皇神色傲然地说:“夏皇陛下不用怀疑,只要本王想,魏国的太子之位随时都可以换人。本王是无心权势,但是在国家大事面前,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本王现在就跟夏皇陛下表个态,只要雪狼国还存在,魏国和夏国就是坚不可摧的盟友。”

“逍遥王口气倒是不小。”夏皇看着魏琰神色莫名地说,“说到底,逍遥王不过就是想让墨王爷娶靳五小姐罢了!”

魏琰微微一笑:“本王的心思瞒不过夏皇陛下。这固然是本王的目的之一,但本王所说的话都句句属实,这桩看似没有太大干系的亲事,实则意义重大,想必夏皇陛下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夏皇看着魏琰始终理智冷静的模样,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去年年底有一个武林高手萧遥在千叶城闹出了一些事情,甚至弄死了夏皇的一个儿子夏毓豪。后来夏皇得知,萧遥是被雪狼国的十八王女秦蓝所驱使,来千叶城的目的是为了除去夏国靳将军府的五小姐靳辰,也就是墨青的未婚妻。而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是秦蓝爱慕墨青,并且势在必得……

夏皇把那件事情跟如今魏琰说的话联系起来,突然觉得魏琰并没有骗他。事实上,当今三国并立,魏国皇室还可以选择雪狼国或者夏国结盟,而夏国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唯一的并且是明智的盟友选择,就只有魏国一个。

如果魏琪真的跟雪狼国有所勾结的话,夏皇知道,魏琰就是他必须拉拢并且交好的人。正如魏琰所说,魏国的太子之位,魏琪未必能够坐到最后。分别见过魏琪和魏琰兄弟俩之后,夏皇对于他们两人的实力,自然有一个自己的考量。虽然魏琪很优秀,但是跟魏琰相比,从气质到实力都还是弱了不少。

想到这里,夏皇神色莫名地看着魏琰说:“朕可以不取消跟魏国的联姻,但是魏国那边……”

“这个夏皇陛下尽管放心。”魏琰看着夏皇微微一笑,十分自信地说,“本王的父皇一向对本王宠信有加,而且这次也是被人欺瞒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本王自会向他解释。至于本王的那位太子皇兄,夏皇陛下就更不用担心了。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来了千叶城,接下来也不会有更多人知道。”

夏皇看着魏琰眼眸微闪,声音微微有些怪异:“逍遥王果然是深藏不露啊!”莫名的,夏皇觉得魏琰可以说到做到,即便魏琰说的事情听起来很有难度。

魏琰唇角微勾:“本王与夏太子关系颇好,与齐世子是知交好友,在雪狼国与夏国之间,本王早已经选好了盟友,夏皇陛下大可不必怀疑这一点。”

夏皇面色稍霁,看着魏琰微微点头说:“如此甚好。朕也希望夏国和魏国能够成为互相信任的盟友,魏国那边,就靠逍遥王来周旋了!”

魏琰和夏皇相视一笑,倒像是突然达成了某种默契一样。

魏琰的目的达到,就离开了夏国皇宫。一出宫,坐进自己那辆金光灿灿的马车里,魏琰松了一口气,面色也微微沉了下来。

事实上,魏琰今天在宫中对夏皇说的话,都是墨青的意思。因为时间太紧,魏琰和墨青并不是查不到魏皇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改了主意,但天高皇帝远的,等他们得到确切的消息,墨青和靳辰的婚期早就过了。

说白了,魏琰今日一大早进宫去找夏皇,就是在墨青的授意之下,去“忽悠”夏皇的。

当然了,其中魏琰对夏皇说的话半真半假,重点的内容譬如魏国会跟夏国结盟对付雪狼国,这绝对是事实。而魏琪跟秦蓝勾结,却是杜撰的,虽然这个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而且魏琰还表明这件事情就是秦蓝在从中作祟,魏琪跟她勾结,魏皇是被蒙蔽的。这样一来,其实更容易让夏皇相信魏国皇室不会站在夏国的对立面,毕竟魏琪还只是个太子,而魏琰并不是没有机会取代魏琪的太子之位。

魏琰在心中不由得感叹墨青的脑子实在太好用,他就没有想过可以仅凭三寸不烂之舌,什么别的事情都不做,就可以挽回当前的局面。说实话,从小到大,魏琰最服气墨青的,就是墨青的脑子。在魏琰看来,墨青就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没有之一。

如今夏皇那边倒是解决了,魏皇天高皇帝远的,其实对于马上到来的亲事很难插手,而魏琪那边……想到魏琪和他身边的护国尊者,魏琰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墨青说让魏琰去找夏皇,魏琪那边他自会解决,魏琰并不知道墨青要如何解决,更何况如今墨青根本不能用武功,贸然对上护国尊者,其实并不明智。

魏琰出了宫就直接回了墨府,而此时天色尚早,墨青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墨青朝着自己看了过来,魏琰微微点头示意事情已经办妥了。

“魏琪那边怎么样?”魏琰问墨青。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我已经派人送他回魏国去了。”墨青不会真的对魏琪怎么样,因为魏琪是魏琰的亲兄长。

魏琰神色微变:“那护国尊者呢?”

“中毒逃跑了。”墨青依旧十分淡定。

魏琰嘴角抽了抽:“你是怎么让护国尊者中招的?”魏琰表示自己想要把魏琪放倒都失败了,不然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不过当时魏琰是因为根本不知道护国尊者的存在。只是如今墨青明知魏琰身旁有护国尊者,还把魏琪放倒了,把护国尊者给毒跑了?那样绝顶的高手怎么可能轻易中招?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利用了一下魏琪而已,迷药和毒药都是从向谦那里拿的。”

事实上墨青昨夜就已经下手了。魏琰当初给魏琪下药没成功,其实也是因为做得太明显,无缘无故地派人专门去给魏琪送补汤,魏琪肯定会有所警惕,因为他们兄弟俩的关系并没有好到那种程度。

而昨夜魏琪以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放松了警惕,墨青亲手把迷药下进了魏琪的茶水里面,还是在下人送茶之前下的,用的是从向谦那里拿的无色无味而且不会立即发作的迷药,根本不可能被那位护国尊者发现。

魏琪中招是必然的,而他在睡梦中昏迷过去,不会有人立即发现。第二天一早那位护国尊者必然会发现,并且去查看魏琪的情况,在这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跟魏琪有身体接触。而墨青给护国尊者下的毒,就下在魏琪昨夜穿的衣服上面。

那是向谦专门为绝顶高手做的毒药,主要原料是紫心果果核中的种子。紫心果对高手来说是一种奇药,在向谦手中可以变成高手都梦寐以求的神药,而紫心果的种子,则是高手的噩梦。那种毒,只要沾上一点,就会立刻内息混乱,走火入魔的可能性极大。魏琪武功一般,并不会有什么反应,那位护国尊者的反应想必会很强烈。

墨青知道自己现在不适合用武功,也没打算跟那位神秘的护国尊者硬碰硬,有些时候用拳头解决问题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

当然了,墨青去向向谦求药的时候,一向性子恶劣的向谦拿乔不肯给,墨青就说了一句话:“我去找小丫头过来跟前辈谈谈。”向谦当时就吹胡子瞪眼地把药给了墨青,墨青表示,跟向谦打交道只要搬出他家小丫头,想要什么都可以。

所以,这会儿魏琪已经在回魏国的路上了,以昏迷不醒的状态。而那位护国尊者失去了踪影,要么已经走火入魔,要么正躲在哪里小心翼翼地打坐调息,一时半会儿不可能会出现。

所以,问题解决了,以一种非常平静的方式。

魏琰这会儿看着墨青,神色莫名地说了一句:“你不用武功,似乎也没什么做不到。”

墨青微微摇头:“我并不喜欢现在这种力量被禁锢的感觉,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在那日迎娶她,谁都不能阻挡。”

魏琰微微点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话落打了个哈欠说,“困死了,昨晚都没睡好,我去补个觉。”

“恐怕不行。”墨青看着魏琰说,“时辰快到了,你该去靳家送聘礼了。”

魏琰愣了一下,猛然拍了一下脑门儿:“我都给忘了!”今天是原定的魏琰替墨青去靳家下聘的日子,因为昨日突然发生的事情,魏琰都给忘记了。

“不要迟到了。”墨青话落就走了。

魏琰幽幽地说了一句:“我这任劳任怨的图啥呢?”话落又自言自语了一句,“好像也没人逼我,我就是想看墨青好好地把靳辰给娶了,不管让我干啥都可以。”

“爷,宋老国公来了。”门外传来杜腾的声音。

魏琰神色一正:“快请!”

靳将军府。

靳放今日没有出门,半晌的时候宫中又来人,说是夏皇召见。靳放很快进宫去了,靳扬一直关注着千叶城的动静,可是却没听到任何关于和亲取消的消息传出来……

靳辰今日也没有出门,在星辰阁中该做什么做什么,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昨日突发事件的影响。因为昨日听闻和亲被取消的时候,靳辰回到星辰阁,墨青就对她说了一句话,他说让靳辰什么都不用管,所有的问题都交给他解决,他们的婚期不会变。

所以靳辰就十分淡定地该吃吃,该睡睡,想看书就看书,想练剑就练剑,偶尔兴致来了就拿起绣花针绣几朵漂亮的小花儿,根本没管魏琪,也不管夏皇,或者是外面可能会有的传言。

靳辰一早醒来的时候墨青已经不见了,她也不担心。靳辰很了解墨青,墨青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即便墨青如今不能用武功,别人想要伤到他也很难。

这会儿时间尚早,靳辰听琴韵说靳放又被叫进宫了,也没多想什么,自己淡定地在研究一种毒药,桌子上摆着各种药材和一些瓶瓶罐罐,看起来有些杂乱。

墨青回来的时候靳辰正在眼神专注地解剖一条看起来有些渗人的毒蛇,她连头都没抬,就说了一句:“你吃早膳了么?”

墨青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说:“还没有。”

“琴韵。”靳辰叫了一声,“把剩下的早膳端上来。”

琴韵很快应声端了还温热的早膳上来,看到靳辰手中那条被解剖了一半的毒蛇的时候,差点把手中的托盘给扔了。她有些为难地看着靳辰:“小姐,摆在哪里?”桌子上都是药材,貌似很多都有毒。

“把那个小几放在窗边,摆在那里。”靳辰手中的动作依旧没有停。

等琴韵把靳辰给墨青留的早膳摆好退下的时候,墨青就静静地坐在窗边,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美男吃饭也是极美的,动作优雅至极,一举一动都带着撩人的风情,然而靳辰的目光依旧专注地放在她面前的那条恐怖的毒蛇上面……

墨青笑容有些无奈地看了靳辰一眼,自己默默吃完之后放下筷子,看着靳辰说:“小丫头,我从进门到现在,你都没有看我一眼。”

“乖,别闹啊,我这忙着呢!”靳辰依旧没有抬头。

“小丫头都不问我出去做什么了吗?”墨青看着靳辰问。

靳辰很随意地说:“不管做什么,我都相信你可以成功。”

墨青失笑,他家小丫头的心啊,那是真大。不过听到靳辰说相信他,墨青心中还是很高兴的,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却说进宫面圣的靳放,一见到夏皇,夏皇就问了他一个有些奇怪的问题。

“回皇上的话,雷鸣城土地贫瘠,水源短缺,而且易攻难守,一直是魏国边防的弱点。”靳放如实回答了夏皇的问题。

夏皇眼眸微闪,脸色有一瞬间黑了下去,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看着靳放说道:“靳爱卿,昨日朕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靳放微微愣了一下,昨天夏皇说的就是要取消墨青和靳辰的亲事,但是夏皇昨日根本就没有给靳放留选择的余地,怎么这会儿又问他考虑得怎么样了?

靳放微微垂眸,恭敬地说:“两国和亲乃是大事,事关两国修好,微臣虽然不舍女儿远嫁,但只要夏国需要这桩和亲,微臣就会心甘情愿地送女儿出嫁。”靳放其实不太明白夏皇的态度,而他说出口的话可谓滴水不漏,而且只说为了夏国他会赞成和亲,根本没提他对取消和亲的态度。

夏皇对于靳放的回答十分满意:“靳爱卿,朕昨日思前想后,为了两国修好的大事,这桩和亲还是不能取消。既然靳爱卿如此深明大义,朕就放心了。”

靳放心中一跳,垂眸恭敬地说:“微臣谨遵圣意。只是魏国那边……”难道真如他们所想,在魏琪出手之后,魏琰很快做出了应对,并且占了上风,导致局势再次扭转?

夏皇微微一笑说:“魏国那边靳爱卿不用担心,届时令爱出嫁,朕也会为她添妆。”

“微臣叩谢皇上隆恩。”靳放跪在地上,结结实实地给夏皇磕了个头。

夏皇对靳放的态度再满意不过,觉得靳放这个人虽然是个武将,但是身上也有文人的细腻心思,说话做事都越来越缜密了,很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也很懂夏皇的意思,这让夏皇觉得他跟靳放之间是有君臣的默契在的,看着靳放的眼神更加顺眼了。

而靳放离开夏国皇宫的时候,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事实上昨夜靳放都没怎么睡着,因为他昨日让靳扬去找魏琰,说想跟魏琰谈谈,魏琰却拒绝了。靳放当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以为魏琰已经跟魏琪达成了共识,也不打算再坚持这桩和亲,如果这样的话,靳放不知道靳家怎么做才能够帮到靳辰了。

可是今日夏皇再次召见,竟然又改了口,靳放心中其实是很高兴的,而原因并不是靳放觉得这门亲事有多好,只是因为昨日靳辰亲口说,她一定要嫁给墨青。

靳放觉得除了魏琰之外,也没有其他人能够改变夏皇的想法了。虽然不知道魏琰跟夏皇谈了什么,但那也不是很重要,靳放现在就希望靳辰能够顺顺利利地嫁给她想嫁的人,甚至靳放都下意识地把靳原的事情放在了后面。

三月十二这天,是墨府向靳家下聘的日子。千叶城的很多人这天都亲眼看到了令人震撼的场面。

这个世界贵族娶亲男方下聘都不会亲自去,而是由兄弟代劳,并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前去,以示对女方的重视。

而这天去替墨青下聘的就是墨青的表弟魏琰,请的长辈就是在千叶城里德高望重,并且跟靳家是世交的宋老国公。

魏琰一身华衣,风流倜傥地骑着马走在最前面。老当益壮的宋老国公也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脊背挺直,精神奕奕地跟魏琰并肩而行。

而在他们身后,是一条从街头一直蔓延到了街尾的红色长龙。

所有聘礼的箱子都是清一色的紫檀,上面系着大红的绸子。每一辆装着聘礼箱子的大车,都由四匹骏马拉着,那些马膘肥身健,一看就不是凡品,而且所有马匹的身高和毛色都几乎一模一样,马头上还绑着红色的绸花。就连赶车的下人,一个个容貌都中等以上,穿着清一色的墨色侍卫服,看起来十分精神。

没有人见过这样下聘的场面,魏琰和宋老国公带着聘礼队伍绕了千叶城一大圈,到达靳将军府的时候,还有一些装聘礼的车子尚未从墨府出发。

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不得不感叹一句:“魏国真是重视这门亲事啊!”之前听说墨青和靳辰不回魏国,就在千叶城成亲,很多人难免会想魏国是不是根本不在意这桩亲事,这会儿这丰厚得让人感觉前所未见的聘礼已经说明了一切,魏国不是不重视,而是很重视。

下聘的队伍从墨府出发的时候,靳家这边就接到消息了。靳放进宫还没回来,靳家公子小姐们都有些惊讶,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这桩亲事又发生了新的转机,难免会想魏琰此举是不是就是在跟魏琪唱反调,但事实上并没有征得夏皇的同意。

靳家公子小姐们还坐在一起简单商议了一下,没有叫靳辰。商议的结果就是,魏琰既然敢送,他们也没什么不敢收的!

所以当魏琰和根本不知情的宋老国公在靳将军府门口下马的时候,靳家已经大门敞开,表示欢迎了。

“哈哈!恭喜恭喜!”今天是过来替人下聘的,宋老国公一进门就笑呵呵地说起了场面话。

“宋爷爷快请,逍遥王快请。”靳扬微笑着迎了上来。

“你爹呢?”宋老国公这才发现靳放没出现,微微皱眉问道。

“我爹被皇上召见,进宫去了。”靳扬微笑着说。

“哦。”宋老国公本来以为靳放不重视靳辰的亲事所以不出现,还有点不高兴。这会儿听到靳扬说靳放是进宫去了,微微点头就笑了起来,“老夫替墨王爷前来下聘,逍遥王,把聘礼单子给靳家老大掌掌眼!”

魏琰唇角微勾,把聘礼单子递给了靳扬。

靳扬接过厚厚的一叠聘礼单子,看到上面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地从头写到了尾,嘴角就抽了一下。等看完第一页,上面写着的黄金十万两,各色宝石,极品玉器,人参灵芝雪莲应有尽有,靳扬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哈哈!都送来了,就都收下!”宋老国公在墨府的时候看到那叠厚厚的聘礼单子,跟靳扬的反应差不多。

聘礼送来了,不管多少,当然都是要收下的。靳家公子小姐们都神色惊愕地看着一箱箱的聘礼被抬了进来,最后摆满了整个院子,还有很多在后面还没到……

“把大库房打开,跟小五的嫁妆放在一处。”靳扬吩咐管家。一般收了聘礼都是要当场清点的,如今这么多,靳扬觉得也没必要点了,反正都是要给靳辰做陪嫁的,靳家也不会留着。

靳府所有的下人都出动了,热火朝天地在搬运靳辰的聘礼。靳扬和靳飞宇招待魏琰和宋老国公去喝茶,靳家女眷们都坐在一处看着靳辰的聘礼单子惊叹连连。

靳放出宫骑马回府的时候,路上听到的都是在感叹墨府给靳家下的聘礼实在是太丰厚的话。他快马加鞭赶回来,魏琰带过来的聘礼箱子还有很大一部分放在靳家前院,没有安置好。

靳放见到魏琰的时候,魏琰对他微微一笑说:“靳将军圣眷正浓啊!”

靳放嘴角抽了抽,别人不知道,魏琰应该最清楚靳放为什么连续两日被夏皇召见。不过靳放还是客气地说了一句:“逍遥王说笑了。”

身在星辰阁的靳辰已经听琴韵说起送聘礼的来了,琴韵还一脸赞叹地说聘礼多得无以计数。靳辰才刚刚把手中的那条毒蛇解剖完,抬起头让琴韵给她弄点清水过来,她要净手。

等靳辰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洗了手之后,看着悠哉地坐在桌边喝茶的墨青似笑非笑地说:“你真挺能耐的啊!”

昨天魏琪才来,把亲事取消了,靳辰听魏琰说魏琪身边还有魏国皇室的护国尊者的保护,不好下手。

结果就过了一夜,所有的事情再次回到了正轨,魏琪这会儿也不知道在哪里,好像从来没有在千叶城出现过一样。

“小丫头,为了娶你,我必须能耐。”墨青唇角微勾,笑得一脸妖孽。

“不过你送那么多聘礼过来干嘛?靳放肯定会让我出嫁的时候都带走,一来一回的,除了显摆你财大气粗之外还有什么意义?”靳辰看着墨青似笑非笑地说。外人或许以为这些聘礼都是魏琰出的,因为魏琰是众所周知的土豪。但是靳辰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墨青自己准备的,没有用魏琰一分钱,因为墨青是个隐形的超级土豪。

“小丫头这样想也没错。”墨青微微一笑说,“就是让人看看,你要嫁的男人很有钱,以后你可以过上挥金如土的日子。”

靳辰哈哈笑了起来:“这个好!我喜欢!”墨青看着靳辰笑得一脸宠溺。

那边靳放和魏琰聊起了墨青。

“逍遥王,不知墨王爷现在何处?”靳放看着魏琰问。眼看婚期就要到了,又是在千叶城成亲,可是到现在靳放连自己未来的女婿墨青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靳将军放心,成亲那日,本王的表哥会按时出现的。”魏琰微微一笑说。开玩笑!他如果跟靳放说墨青这会儿就在靳辰的闺房里,靳放说不定会暴怒而起,去找墨青拼命!一直关注着靳家动静的魏琰可是很清楚,靳放如今最重视最在乎的孩子,已经成了靳辰。

靳扬觉得墨青这会儿很可能就在千叶城,但是他也不会跟靳放说,反正这桩亲事如今没有什么问题了,只要成亲那天墨青出现并且按时过来迎亲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靳放啊,你家小五丫头出嫁之后也会住在千叶城,而且住得并不远,你就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了!”宋老国公看到靳放一脸严肃,还开口打趣他。

靳放笑着摇了摇头:“确实不舍得啊!”

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靳放,他有时候都觉得很神奇,靳辰身上似乎带着一种魔力,会让她身边的人喜欢上她,即便她曾经对他们拳打脚踢横眉冷对,靳放就是个极其鲜明的例子。魏琰这会儿还记得当初靳辰刚刚回到靳家,跟靳放的关系闹得有多么糟糕。可是这会儿靳放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该有的模样,而且丝毫没有虚假的成分,也是神奇得很。

聘礼送到,魏琰和宋老国公又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刚出了靳将军府的大门,就看到宋舒穿着一身孔雀蓝的裙子,英姿飒爽地策马而来。

“舒儿,你过来做什么?”宋老国公看着宋舒问。

宋舒利落地翻身下马,笑嘻嘻地说:“我来看热闹啊!”

不远处的魏琰看着宋舒轻嗤了一声,宋舒回头瞪了魏琰一眼,魏琰看到宋舒瞪他,笑得更欠揍了。

“你去找靳家小五丫头玩儿吧,早点回家。”宋老国公并没有注意到魏琰和宋舒短暂并且不友好的互动,笑容慈祥地对宋舒说。

“那爷爷先回家吧。”宋舒笑着说。

宋老国公乐呵呵地摇头:“我去安平王府看安安去,晚点再回家。”

宋舒很快进了将军府,宋老国公骑马去了安平王府,魏琰想起自己昨日答应离夜要去接他的,但是因为后来事情太多给忘了,就也骑马去了安平王府。

墨王府里。

成亲的事宜都已经准备好了,聘礼也下了。这座夏国原本的皇家园林虽然卖给了墨青,但是以前在这里面专门侍弄花草的太监们可都离开了。魏琰前两日看着府中生长繁茂的花花草草,有些越长越乱,自己动手修剪的结果就是越剪越难看,于是就让杜腾去找一些专门侍弄花木的工匠过来。

这天工匠都上门了,一共有五个,年纪都不小了。杜腾已经让人查过他们的身家来历了,这会儿准备让他们都露一手,所以给每人分了一株蔷薇,让他们各自修剪一下。

第一个完成的是个精瘦的老工匠,而他的手艺的确很出色。杜腾看着很满意,就直接定了让他留下来,另外又选了两个,安排三个老工匠在府里住下,这几日赶紧把各处的花花草草都给侍弄好。

杜腾走了,那个精瘦的老工匠眼眸微闪,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哪还有一丝卑微的模样……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