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煞婚/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叶城的冷府。

这里昨天并不姓冷。宅子一夜之间易了主,而且张灯结彩的像是要办喜事。只是宅子里进进出出的下人都是清一色的高大男人,一个个看起来杀气腾腾的,颇有几分怪异。

冷肃就坐在冷府的正厅,四下打量了之后微微点头说:“还行。”

“不知大哥要娶哪家小姐?”冷无忧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冷肃却没有回答冷无忧的问题,而是声音慵懒地说:“到时候你会知道的。去盯着墨府那边,如果半个时辰之后迎亲的队伍没有出发,就立刻回来通知本尊。”

冷无忧心中微动。墨府,靳家……他突然觉得自己猜到冷肃要娶的是谁了,只是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冷无忧现在学乖了,虽然他是冷肃的义弟,从小跟着冷肃一起长大的,但是因为曾经闹出的一些不愉快,冷肃早已经不把他当做兄弟了。冷无忧知道自己只有做冷肃的属下听他差遣,才能够一直留在冷肃的身边。所以冷无忧这会儿虽然有满腹的疑问,但还是乖乖地按照冷肃的要求,去盯着墨府那边了。

冷肃依旧穿着一身红衣,倒是连喜袍都不用准备了。他看着府里各处装点的红绸,贴着的大红喜字,还有放在正厅外面的那台华丽的花轿,轻笑了一声。他突然很期待,靳辰看到墨青不出现,但是他出现挽回了她的面子的话,会不会很感动?会不会一下子就喜欢上他了?哈哈哈哈!想想那种感觉就觉得很爽啊!

阳春三月的这天,风和日丽。千叶城里的人们都聚集在了大街上,口中议论纷纷,说的都是今天即将到来的这场大婚。

昨日关于墨青是天煞孤星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不过一夜之间,千叶城中已经人尽皆知,相信的人不在少数。

而不少人都想亲眼看看,有着天下第一美男子之称的天煞孤星墨王爷,究竟是何等的风姿。素来贵族迎亲都是要在城里转一圈的,到时候只要迎亲的队伍出现,他们就能亲眼看到了。

天香楼里,戴着面具的女子看着下方熙熙攘攘的百姓,冷笑了一声说:“他们期待看到的场面根本不会出现,倒是都可以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秦蓝,你把墨青逼到这样的境地,你以为他还有可能跟你在一起吗?”房间里的男子开口,声音有些怪异。

戴着面具的女子正是雪狼国的十八王女秦蓝。听到男子的声音,秦蓝冷哼了一声,语气傲慢地说:“我想要得到的东西,绝对不可能属于别人!墨青今天不出现那是最好,一旦出现,我就要逼他暴露出他的真正实力!到时候魏国皇室容不下他,我就不信他没有求着我的一天!”

“被你看上的男人真的是太倒霉了!”男人的声音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不过你也不要这么得意,那位靳家小姐也不是善茬。”

“等过了今天,她再厉害,也会沦落成为天下第一大笑柄!”秦蓝冷笑着说,“墨青只要不出现,她将受到天下人无尽的羞辱和耻笑,她必然会跟墨青反目成仇!”

“咱们丑话说在前面。”男人看着秦蓝说,“我手中能用的人可都交给你了,如果墨青出现,最后还是拦不住他的话,我也尽力了。”

“如果真让墨青进了城,你跟你弟弟一起上!要么拦住墨青,要么杀了靳辰!”秦蓝的声音满是冷意,“总之今天他们不可能成亲!”

“行,这是我们兄弟欠你的,这次事了,就算还清了。”男人看着秦蓝说。

墨府。

魏琰在正厅外转来转去,始终不见杜腾回来,而眼看迎亲的时辰就要到了,迎亲的队伍马上就得出发,不然到了靳家,就会误了吉时。

“你们都准备好!”魏琰看着一个个打扮得十分精神的侍卫说。如今万事具备,只欠新郎。只要墨青回来,他们就可以马上出发。

此时在千叶城外望月山深处的一个山洞里,一个精瘦的老头悠哉悠哉地坐在山洞入口处,眯着眼睛晒着太阳,喝着葫芦里面的酒,旁边地上还放了两个下酒的小菜。

他喝了一口酒,放下酒葫芦,转头看了一眼山洞里面的人,冷笑了一声说:“师侄啊!师叔也是没办法。你说你身体都快不行了,干嘛还要跟你的师弟抢天玄心法呢?直接弃权退出不就皆大欢喜了?不过你放心,师叔不会杀你的,也就是困你三个月,每天保证你都有饭吃有水喝,等时间到了就把你放出去!”

山洞里的男人一身黑衣如墨,闭着眼睛盘膝坐在那里,手上脚上都束缚着粗重的锁链,正是墨青。而把他抓到这里的人,是秦骁的师父,墨青的二师叔西门擎。

墨青被抓到这里已经三天了,西门擎发现墨青因为身中剧毒不能用武功,根本无力反抗,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他不仅日夜看着墨青,而且还用锁链把墨青锁在了山洞里,还口口声声说只是关墨青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就把墨青给放了。但事实上,如果墨青三个月之内不能解毒,到时候也是必死无疑。西门擎只是不想背负杀掉东方木的徒弟的罪名,事实上他的目的就是要熬死墨青,然后他的徒弟秦骁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再次获得传承天玄心法的资格。

墨青从被西门擎抓来这里之后就没开口说过一个字,西门擎给他的食物他也没有动过,一直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是在打坐练功一样。

“师叔,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墨青终于睁开眼睛,看向了西门擎。只见墨青原本漆黑如墨的双眼正在慢慢变红,里面仿佛有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不过因为山洞里没有阳光,坐在山洞入口处的西门擎看不清楚墨青的神情。

听到墨青终于开口跟他说话,西门擎哈哈笑了两声说:“师侄啊,现在马上就要到巳时了!”

“时间刚刚好。”墨青的声音,带着一丝西门擎听不懂的意味。

“师侄,你是不是饿了?师叔……”

西门擎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墨青也从山洞深处站了起来,手脚上面束缚的锁链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墨青看着西门擎,在西门擎震惊的眼神中,四肢一震,手脚的锁链都应声而断。

“你!”西门擎神色大变,猛然扔掉手中的酒葫芦,就拔出了自己的剑,看着朝着他走过来的墨青冷声说,“你不是不能用武功吗?!”

墨青墨发如瀑披在脑后,仿佛闲庭信步一般朝着山洞入口走了过来,眼中明明是没有任何温度的,却仿佛燃烧着可以焚天灭地的怒火。

当墨青距离西门擎仅剩下两米远的时候,西门擎终于看到了墨青眼中的红色火焰之光,他心神一震,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的剑。

“我是不能用武功。”墨青站在那里看着西门擎,声音仿佛幽谷寒冰,带着渗人的冷意,“只是今天是我成亲的日子,谁都别想阻止我娶她,你也不能。”

墨青话落,根本没用武器,伸手就朝着西门擎打出一掌。西门擎原本并不把墨青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掌放在眼中,没有及时躲闪的后果就是,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震碎了,一口老血吐了出来,脸色一白看着墨青冷声说:“这不是正阳门的功法!你到底修炼了什么邪功?”

“所有阻止我娶她的人,都该死。”墨青仿佛没有听到西门擎在说什么,眼中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脸上却冷若冰霜。他猛然飞身而起,就再次朝着西门擎的心口打了过来!

西门擎神色大变,急急闪避,险险躲开这一掌,却没能躲开墨青又打出的下一掌。他吐血不止,自己的剑掉在地上都来不及去捡,神色仓皇地朝着远处逃走了。

墨青面无表情地看着西门擎消失在视线之中,俯身捡起了西门擎掉落在地上的长剑,抬头看了看天色,用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喃喃地说:“巳时了,我要去迎亲了,小丫头该等急了。谁都不能阻止我娶她,谁都不能……”

墨青飞身而起的同时,他的嘴角溢出一股鲜血,他仿佛毫无所觉。鲜血流在了他墨色的衣服上,很快消失不见,而他迎风轻扬的墨色长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寸寸变白……

墨青刚刚飞出望月山的范围,一群黑衣人凭空出现,挡在了他的面前。

墨青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直直地往前冲。在黑衣人持刀攻过来的时候,墨青面无表情地挥剑,手起刀落,一个黑衣人就被劈成了两半,剩下的黑衣人心中都是一颤。在他们还没想到应该逃跑的时候,墨青的剑已经到了眼前,他们最后看到的,就是这个墨衣银发如妖孽一般的男人眼中升腾的火光,他们最后听到的,就是墨青口中喃喃地说着一句话“谁都不能阻止我娶她”……

墨青一路往千叶城走,拦路的人层出不穷。但那些所谓的高手,甚至都没有一个能在墨青手下走一招,很快就去见阎王了,就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

墨青的衣服上已经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他满头银丝,眸含烈火,脸若冰霜,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千叶城,口中一直在说着一句话“谁都不能阻止我娶她”……

站在千叶城城门外面的杜腾远远地就看到有一个银发男子一路砍着人逼近了千夜诚,千叶城城门口的守卫都已经高度戒备,箭已上弦,守城的小将也已派了人快马加鞭去请求支援。

杜腾神色震惊地看着那个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千叶城的银发男子!他的脸,不就是杜腾一直在等着盼着希望他快点出现的墨青吗?!可是杜腾这会儿都不敢认了。

“别放箭!那是魏国的墨王爷!”杜腾猛然转头就看到千叶城城楼上,守城的一个小将眼神戒备地看着墨青,挥起的手就要落下了。

杜腾的话让那个小将愣了一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杜腾大声问:“你说什么?那人是魏国的墨王爷?”这怎么可能?墨王爷今天要跟靳五小姐成亲,这个时辰应该在迎亲的路上吧?

“他真的是魏国的墨王爷!”杜腾话落就朝着墨青飞了过去,准备拉着墨青赶紧低调地进城回墨府再说。

谁知道墨青远远地看到有一个人朝着他过来,直接挥剑就劈了过去!杜腾神色大惊赶紧躲开,因为离得比较远,倒是没有受重伤,不过也受了点内伤。他捂着胸口不可置信地大吼了一声:“墨王爷!我是杜腾啊!”

城楼上的小将看到墨青如此行为,脸色一冷,猛然挥手:“放箭!”这小将认识杜腾,知道他是魏国逍遥王的随从。可这个一见面就对杜腾下杀手的银发男子绝对不会是魏国的墨王爷!

千叶城是夏国皇城,千叶城城门口的守军可都不是泛泛之辈,虽然他们平日的工作就是盘查一下进出城的人,但真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这一个个从军营里出来的神箭手可都不会认怂!

于是杜腾睚眦俱裂地看着无数利箭破空,以极快的速度全都朝着墨青射了过去!这要是躲不开,很快就会被射成筛子!

杜腾再说什么,也没有人会听了,而墨青不知为何,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都没认出杜腾,更不可能听杜腾说什么了。

杜腾神色一变再变,飞身而起就进了城。墨王爷不知道怎么了,他必须马上去通知他家王爷去!墨王爷已经在千叶城外大开杀戒了,不过那些被杀掉的人都活该。但是如果墨王爷对着夏国的守城军大开杀戒,甚至伤到夏国百姓的话,这事儿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跑得快断气的杜腾一见到魏琰,一口血就吐了出来。魏琰神色大变看着杜腾问:“怎么回事?”刚刚看到杜腾回来,魏琰还以为墨青出现了,可是杜腾这受了内伤脸色发白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主子,墨王爷在城门口,你快去!”杜腾拽着魏琰说,“快去啊!”杜腾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魏琰解释自己看到的一切了,也根本就没有时间解释。

魏琰神色大变,运起凌云步,一瞬间就从杜腾面前消失了踪影。杜腾捂着发疼的胸口刚刚坐下,下一刻又猛然站了起来!不行!墨王爷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看着不太正常,他家王爷去可能不管用……

杜腾想到这里,又立刻离开墨府,朝着靳家而去了。

靳家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靳放今日心情不错,满面红光地坐在前厅,就等着迎亲的人来了。

可是还没接到迎亲队伍出发的消息,靳放的一个属下,最近被安排在千叶城城门口守城的一个小队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一见到靳放就神色急切地说:“将军您快去看看吧!城门口有高手在大开杀戒!”

靳放神色一变,猛然站了起来,旁边坐着的靳扬和靳飞宇也都站了起来。靳放神色严肃地对靳扬和靳飞宇说:“为父去看看情况,你们留在府里,等着送辰儿出嫁!”

从来没有人嚣张到光天化日之下在皇城城门口大开杀戒,靳放直觉事情很严重。不过今天是靳辰成亲的日子,靳放不希望她的亲事受到什么影响。

靳放脚步匆匆地离开了,靳扬面色微凝,和靳飞宇对视了一眼,兄弟俩心中都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却说星辰阁那边。

靳辰早已经化好妆穿好了嫁衣,坐在那里等着了。姚芊芊和靳月靳宛如都陪着她,靳晚秋也带着安安过来了,还有宋舒和夏蝶衣也在。

“靳辰,迎亲的人应该就快到了,你再吃点东西,省得等会儿饿。”宋舒已经是第三次试图让靳辰再吃点东西了。

“我不吃。”靳辰白了宋舒一眼,“你做的粥和小菜跟妍之比起来差远了,要吃你自己吃。”

“靳辰!”宋舒故作恼怒地捏了一下靳辰的胳膊,“我一大清早起来忙活半天专门给你做的,你嫌弃不好吃就算了,干嘛还要说出来?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靳辰凉凉地说:“姐姐这是在鞭策你进步。”

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一派其乐融融的时候,靳宛如一转头,猛然惊呼了一声:“你是谁?”

只见一个年轻男子从窗口飞了进来,还捂着胸口似乎受了伤的模样,正是过来通知靳辰的杜腾。

靳辰神色微变,站了起来看着杜腾说:“怎么回事?”

杜腾看着靳辰有些急切地说:“小姐,你快去城门口看看吧!墨王爷有点不太对劲!”

杜腾话音未落,一抹红影从众人面前闪过,房间里的靳辰已经不见了。

杜腾也很快离开了,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宋舒话落也不见了。

姚芊芊定了定神说:“我们稍安勿躁,等五妹回来吧。”

却说靳放和魏琰几乎同时赶到了千叶城城门口。守城的士兵还在不断放箭,而一个墨衣银发的男人如妖孽一般,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依旧在一步一步地往城门口靠近。

魏琰一见到墨青就心神一震,不过他已经顾不得去思考墨青原本满头的墨发怎么变成了银丝,直接对不远处的靳放大声说:“靳将军,那是墨青!让他们都住手!”

靳放神色一僵,目光再次落在了那个如妖孽一般的银发男子身上,不可置信地看着墨青,眼中满是震惊,这就是他家宝贝女儿要嫁的男人?

“都住手!”靳放中气十足地大吼了一声。

主将下令,守城的士兵立刻都停止放箭了,而墨青一瞬间的功夫已经到了城门口。

百姓们听到风声,胆子大想要看热闹的人都聚集在了城门附近。不少人都听到了魏琰的话,纷纷神色震惊地看着在城门口大开杀戒的银发妖孽。这竟然是墨青?天下第一美男子墨青?今日要跟靳家五小姐成亲的墨王爷?

很多人一转念就想到了昨日在千叶城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这会儿看着墨青这副模样,不少人脑海中都浮现出“天煞孤星”这四个字。而如今事实就摆在面前,墨青的确如传言所说,根本就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王爷!据说他是从城外十里一路杀着人过来的,看他满身浴血的模样,都不知道杀掉了多少人!

魏琰正准备过去看看墨青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又有两个黑衣高手从天而降,一前一后地朝着刚走进千叶城城门口的墨青杀了过去!

于是众人就神色震惊地看着那个墨衣银发,浑身浴血,眼眸中仿佛有火焰燃烧的妖孽男人,一剑就把正面攻击他的高手给拦腰砍成了两段!那血肉横飞的场面让很多人脸色都瞬间发白了!

另外一个高手见势不好想要逃跑,墨青转身又劈了一剑,直接把那人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看起来恐怖到了极点!

躲在人群中的秦蓝,脸上满是震惊,没想到自己这次带过来的两大高手在墨青手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看到墨青如今的模样,也终于亲眼见识到了墨青真正的实力,秦蓝的眼神炽热得吓人!她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叫嚣,这就是她想要的男人,她一定要得到!

“墨青!”魏琰冲过去想要拉住墨青,因为墨青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吓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大开杀戒的模样。

谁知道魏琰还没靠近墨青,墨青一掌就朝着他打了过来。魏琰神色大变,运起凌云步才险险地躲了过去。

旁边看着这一幕的靳放眉头皱得已经可以夹死苍蝇了。他在想墨青这难道是练功走火入魔?还是失了心智?这样的人,他怎么放心把女儿托付给他?

“墨青,我知道你很不满意被安排的这桩亲事,你闹也闹够了,跟我回去吧。”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众人纷纷转头去看,就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飞身而起,朝着墨青而去了。而她说的话,让所有人的神色都十分怪异。墨青不满意这桩亲事,所以才闹得这么大?而且看似墨青身边已经有其他女人了,根本不想娶靳家五小姐?

朝着墨青过去的人是秦蓝,而她刻意在模仿的声音,是南宫柔的。秦蓝觉得墨青这会儿应该是练功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受了什么刺激,只要她假装南宫柔,把墨青带走,以后墨青就绝对不可能跟靳辰在一起了!

“墨青,跟我走吧。”秦蓝看到墨青面若冰霜地看着她,声音更加柔和了,“我们回去,以后再也不管这些事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好不好?”

靳放此刻脸色涨红,已经快要被气炸了,对墨青的印象也差到了极点!这个男人不仅不正常,而且还有别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娶他的女儿?!

而魏琰都快疯了!这特么到底什么情况?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贱人又是哪位?竟然刻意模仿南宫柔的声音!魏琰知道这会儿墨青不认得自己,他不敢贸然出声刺激墨青,可是他死死地盯着那个还在试图靠近墨青的女人,咬牙切齿地想,贱人你要敢碰墨青一根头发,老子绝对把你剁成肉泥!

魏琰的心声似乎被人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冷喝由远及近:“贱人滚开!不要碰老娘的男人!”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都惊呆了,纷纷去看又是谁来了,结果抬头一看,瞬间都忘记了呼吸。这个一身火红嫁衣,身上仿佛披着漫天璀璨星河的女子,简直美得惊心动魄!

而靳放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转身看到靳辰飞身而来,差点晕过去,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一剑就朝着戴面具的那个女子劈了过去。

魏琰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脱口而出:“终于来了!”靳辰再不来,鬼知道墨青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是靳家五小姐!”人群中有人高呼。众人都神色震惊地看着那个美得惊人,此时身上的煞气也惊人的少女。

只是下一刻,事情再次发生了神奇的转折,因为就在靳辰的剑就快要劈到秦蓝身上的时候,墨青突然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靳辰和秦蓝的中间,把秦蓝挡在了身后!

靳放忍无可忍,直接拔剑破口大骂:“简直欺人太甚!”一副要立刻冲上去帮靳辰灭了墨青和那个贱人的模样。

魏琰什么都没想,伸手就拉住了靳放:“靳将军别激动!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说实话,魏琰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不!是墨青真的疯了吧!墨青不会认为那个冒牌的贱人真的是南宫柔,反而认不出靳辰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魏琰觉得自己可以直接撞死得了!

被墨青挡在身后的秦蓝神色大喜,看着墨青的背影有些急切地说:“墨青,杀了她!杀了她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靳辰没有理会秦蓝的叫嚣,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愤怒或难过的表情,她就那样神色平静地看着墨青,看着这个陌生却也熟悉的男人。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想看墨青到底会如何选择。而墨青就那样定定地看着靳辰,眼中燃烧的火光在慢慢熄灭下去,他猛然伸手,就把靳辰拉入了怀中,紧紧地抱着靳辰,用冰冷的声音说:“小丫头,我来娶你了。”

“原来墨王爷不是在保护那个女人,是想要抱一下靳五小姐啊!”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

“是啊!那个女人鬼鬼祟祟的还戴着面具,谁知道是什么人!墨王爷明显不认识她!”

所有人都神色惊诧地看着在千叶城城门口紧紧相拥的那对男女。那个男人,墨衣银发,如妖孽一般浴血而来,但是谁都无法否认,他那绝世的容颜,的确当得起天下第一美男子之称。那个少女,一身嫁衣如火,身上仿佛披着漫天的星辰,如九天玄女一般从天而降,也果然不愧天下第一美女之名。

他们的亲事历经了重重的波折,没有任何人成亲是这样漫天煞气的。墨青仿佛踏着一条血路而来,而靳辰就那样坚定不移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莫名地感动。这对男女,一定是真的深爱彼此吧!

“小丫头,谁都不能阻止我娶你。”

墨青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抱着靳辰的手越收越紧。靳辰听着墨青毫无温度的话,心中猛然一痛,拳头握了又松,推开墨青,伸手抚上了他冰冷的脸颊,看着他的眼睛说:“小青青,我今天要嫁给你了,你高兴吗?”

墨青伸手握住了靳辰的手,看着她点头,眼眸中却依旧没有多少温度,声音也是冰冷的,说了两个字:“高兴。”

“你去一边等着,我们一会儿就回家去拜堂。”靳辰放开墨青的手,墨青就乖乖地站在了一边,眼神依旧黏在靳辰身上。

而靳辰看着正准备混进人群的那个女人,拳头握了又松,拔剑冷冷地说:“秦蓝,你真的是贱到了骨子里!”

秦蓝?!靳辰的话无异于在人群中扔下了一颗巨型炸弹,所有人都快要被炸晕了!那个戴着面具,躲在人群中,还试图勾引墨王爷的女人竟然是雪狼国的十八王女秦蓝?!

“靳辰,你真的以为墨青就你这一个女人吗?你真是太天真了!”秦蓝看着靳辰大声说。

靳辰神色平静至极:“所以呢?”

秦蓝冷笑着大声说:“墨青在你之前,有一个女人,名叫南宫柔!你肯定不知道这件事,但一定听说过南宫柔这个名字吧!南宫柔武功高强,如今已经登上了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你以为你比得上她?墨青娶你,不过是被逼的!”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在对峙的两个女子。南宫柔?这个天下高手排行榜上最年轻的天才高手竟然是墨王爷的旧情人?

靳放的脸色再次黑到了极点,而魏琰始终拽着处在暴怒边缘的靳放,不让靳放动手。

所有人都看着靳辰的脸色,想知道这个一向行事张狂恣意的靳家五小姐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作何反应。虽然这个世界的男子三妻四妾都很正常,但是他们莫名觉得,靳家这位天命煞女五小姐,是绝对不可能跟其他女人共侍一夫的!

对于秦蓝恶意满满的挑拨离间,靳辰粲然一笑,那一刻,周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所见之人都感觉呼吸停止了。

看到靳辰的笑容,秦蓝心中猛地一沉,看着靳辰冷声说:“你笑什么?”

靳辰对着秦蓝依旧在笑:“谢谢你的夸奖。”

秦蓝神色大变:“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靳辰的声音很平静,却清晰无比地落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南宫柔就是我。”

秦蓝面具之后的脸色已经扭曲到了极点,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气急败坏地说:“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靳辰用南宫柔的声音回答了秦蓝的问题,瞬间让秦蓝面如死灰。

“秦蓝,墨青是我的男人,你要抢,就要做好被我弄死的准备。”靳辰话音未落,挥剑就朝着秦蓝攻了过去。

而靳辰霸气十足,也煞气十足的话语敲击在了每个人的心上,也让有些狂躁的靳放神色一震,慢慢平静了下来。不管他对墨青有多么不满意,这都是靳辰认定的男人,靳放此刻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众人都看着,那个传说中雪狼国女子中的第一人秦蓝,在靳辰的攻击之下连连后退,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就这样的实力还想跟靳五小姐抢男人?切!”人群中有人不屑地看着秦蓝小声说了一句。

很快有人附和:“就是!那个秦蓝容貌肯定远远不及靳五小姐,实力还这么弱,真是不自量力!”

“靳辰!我是雪狼国的十八王女!你不能杀我!”秦蓝依旧戴着面具,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已经满是恐慌。

靳辰没有理会秦蓝的话,猛然挥剑,直接把秦蓝的左手连腕削掉了!

“啊!”秦蓝的惨叫声尖利刺耳,她猛然跌倒在了地上,因为剧烈的疼痛,右手都已经握不住她的鞭子了。

眼看靳辰的剑已经到了秦蓝的胸口,秦蓝脸色煞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此刻夏毓杰的声音却猛然响起:“住手!”

靳辰剑尖微顿,转身看向了策马而来的夏毓杰,夏毓杰身边还跟着神色莫名的齐皓诚。

“靳五小姐,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夏毓杰看着靳辰神色严肃地说,话落又对着一身狼狈的秦蓝冷声说,“十八王女,夏国不想与雪狼国交恶,但如果十八王女行事再这样张狂的话,夏国也决不轻饶!”

秦蓝艰难地捂着左臂从地上爬了起来,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就想转身离开。

秦蓝刚走了没多远,靳辰手腕一翻,一把匕首直直地朝着她射了过去。

夏毓杰神色大变,不等他开口,靳辰的匕首已经精准地插入了秦蓝右腿膝盖的关节处,秦蓝惨叫一声,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靳辰没有再动手,很快有高手出现提着秦蓝消失在众人面前。夏毓杰皱眉看着靳辰说:“靳五小姐,你如果杀了雪狼国的十八王女,不仅会为夏国招来灾祸,也会给自己惹来大麻烦。”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所以我并没有杀了她。”靳辰知道夏毓杰的意思,左不过就是夏国皇室认为秦蓝是雪狼国狼王最宠爱的女儿,如果就这样当众死在了千叶城,雪狼国很可能会打着为秦蓝报仇的名义攻打夏国。当然,这是极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而这也是靳辰没有直接杀掉秦蓝的原因。

夏毓杰无言以对。靳辰的确没有杀了秦蓝,只是削掉了秦蓝的左手,然后重伤了秦蓝的右腿,秦蓝虽然没死,但大概会成为一个废人了……

“太子表哥,你可别忘了秦蓝那贱人做过什么事,没有杀了她已经够给雪狼国面子了。”齐皓诚看着夏毓杰说。之前秦蓝派人刺杀夏皇,还杀了夏毓豪的事情,想必夏毓杰不会忘记。

夏毓杰微微点头说:“那就这样吧。”话落目光落在了不远处墨衣银发浑身浴血的墨青身上,却没有直接跟墨青说话,而是看着魏琰说,“逍遥王,你昨日对父皇说的话想必还没忘,你欺骗了夏国皇室,父皇动了大怒,这门亲事就此取消!”

所有人都再次呆住了。他们都亲眼看着墨青和靳辰有多么不容易才走在一起,今天就是他们成亲的日子,而夏毓杰竟然宣布亲事取消了!

魏琰神色大变。他知道夏毓杰是什么意思,因为昨日关于墨青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魏琰进宫跟夏皇解释的时候,骗夏皇说那些流言都是假的,墨青不仅不是天煞孤星,而是真的是个废物。可是如今,所有人都看着墨青变成了一个武功绝顶的高手,况且这会儿墨青这副银发妖孽的样子,说他不是天煞孤星恐怕都没人相信!

魏琰昨天可绝对想不到墨青会变成今天这样,只是他欺骗了夏皇也是事实,夏皇动怒是必然,可到现在还要取消这桩亲事,魏琰表示,他绝对不能同意!

“夏太子,这门亲事已经成了,何来取消一说?”魏琰眼眸微闪,看着夏毓杰大声说。

靳放面色难看地站在一旁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

夏毓杰神色微变:“逍遥王,没有拜堂,何来亲事已成之说?”

“是没有拜堂,但那是因为墨青的高堂不在千叶城。”魏琰大声说,“所有人都看到了,你们夏国靳将军府的五小姐被我魏国的墨王爷当众抱了,这会儿才来取消亲事,以后我家表哥还怎么娶媳妇儿?靳家五小姐还能嫁人吗?你们夏国皇室不能这么欺负人!”

听到魏琰有些胡搅蛮缠的话,夏毓杰眉头紧皱,目光落在了靳放的身上:“靳将军,取消亲事是父皇的意思,你怎么说?”

靳放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被墨青拉着不松手的靳辰开口了,看着夏毓杰神色平静地说:“太子殿下,不用问我爹了,我可以回答你。”

夏毓杰看着靳辰神色严肃地说:“靳五小姐,你可要想清楚这件事的后果!”

“太子表哥,有话好商量,这么严肃干嘛?”齐皓诚试图缓和气氛。

夏毓杰瞪了齐皓诚一眼,眼中的警告之意很浓。齐皓诚有些无奈地看着靳辰,不用想都知道靳辰会说什么,好好的一桩喜事,怎么就闹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小丫头,我们去成亲。”墨青固执地搂着靳辰就要走,根本没有在意周遭任何其他的人。

靳辰给了墨青一个安静的眼神,墨青立刻闭嘴了,就那样直直地看着靳辰,还旁若无人地紧紧揽着靳辰的腰。

靳辰看着夏毓杰,看着在场所有的人,神色平静至极,声音也平静至极地说:“我靳辰今天就是要嫁给墨青,谁都阻止不了。”

一字一句,都仿佛敲打在听者的心上。他们看着靳辰平静无波的眼神,却莫名感觉到其中蕴含着足以毁天灭地的煞气。此刻他们都相信,不管是谁要拦着墨青和靳辰成亲的路,都只有一个下场,不得好死!

“小丫头,我们去拜堂。”墨青依旧固执地看着靳辰说。他脑子里仿佛只剩下了这么一件事,那就是娶靳辰,谁都无法阻止。

“好。”靳辰拉着墨青的手,对他粲然一笑,“我们回家,去拜堂。”

不管前面挡着多少人,靳辰拉着墨青,两人一起往前走。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很宽的路,夏毓杰也被齐皓诚给强行拉到了一边。齐皓诚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并肩而行的墨青和靳辰说:“太子表哥,你不觉得他们在一起的样子真的很美吗?”

夏毓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是很美,我也不想破坏,但我是奉旨行事,他们这样做,父皇根本容不下。”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墨衣银发的妖孽男人牵着那个红衣如火的绝色少女在一步一步地往前走。阳光洒在墨青的一头银丝上面,反射出的光芒竟然微微有些刺眼。而靳辰身上那身如火的嫁衣,在阳光之下璀璨耀眼,嫁衣长长的下摆,在所过之处都留下一道绝美的流波。

靳辰的手被墨青紧紧地握着,她的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这个男人没有让她失望,他如约前来娶她了。靳辰知道墨青今天显露出来的绝顶武功会招来魏国皇室无尽的追杀,靳辰知道他们执意成亲违抗了夏国皇帝的命令,很可能以后在千叶城都呆不下去了,靳辰知道秦蓝只要不死,就不会死心,靳辰知道她跟墨青在一起,以后的生活绝对不会平静,靳辰知道,他们即将走上的,是一条荆棘遍地的浴血之路……

但是那又如何呢?跟墨青在一起,靳辰不惧,亦无悔。

------题外话------

【推荐】天降妖妃太难追——纳兰灵希

一朝穿越,皇后沦为通缉犯,悲催的逃亡路上一不小心惹了尊魔星煞神,从此在逆天的不归路上越滚越远……

**

那一夜,她从天而降砸坏他的马车落进他的怀里,该看的不该看的,她不仅看了,还笑得猖狂,“美男给姑娘笑一个!”

从此,这世间追杀她的人又多了个变态级美男!

那一夜,月黑风高她入宫寻宝,一不小心撞破贵妃奸情,画面正香艳时,忽然发现藏身的房梁上还有一人……

“啊!怎么是你!不好!快跑——”

流年不利啊!她不就是寻个宝也能遇到这煞神!人品离家出走了么?

只是,一次次的追杀,一次次的相遇,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

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喜欢的菇凉来跳坑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