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你果然是死性不改!/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并不知道冷肃那个二货都做了什么,她跟墨青一早起床之后就收拾了一些行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靳将军府。

离开千叶城的时候,墨青满头的银丝已经染成了黑色,用的染料当然不是臭臭的墨汁,而是靳辰根据掩面术中的方法配制的染料,没有任何特殊的气味。

靳辰易容成了男人,看起来就像是个英气勃发的少年。而墨青也被靳辰易容成了清秀以上却并不会引人注目的模样。两人都换上了劲装,腰间配着剑,就像是两个行走江湖的兄弟剑客一样,骑着马大摇大摆地从千叶城城门口出去了。

出了城,两人相视一笑,靳辰用清朗的声音说:“此行前往紫阳城拜师学艺,还望大哥多多照拂小弟。”

墨青微微一笑:“乐意之至。”

两人扬鞭策马,离开了千叶城,走出几里之后,靳辰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变成一个黑点的千叶城,心中在想,她早晚会杀回来的!

千叶城冷府。

冷肃消失了一夜,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女娃娃的木偶,看起来颇有几分滑稽。

“大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冷无忧问冷肃。

冷肃戴着面具,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紫阳城下月要举办武林大会,就去紫阳城吧!”

冷无忧微微点头:“是。”

每五年一次的天下武林大会,就是天下高手排行榜强制洗牌的盛会。因为排行榜上位居前十的高手必须前去参加武林盟安排的比试,应对各方英雄的挑战,才能保住自己在高手排行榜上的位置和尊严。

巧了,四月十五就是武林大会开始的日子。其实冷肃心里想的是,南宫柔也就是靳辰,如今就在高手排行榜上,她应该会去凑热闹的吧?

“大哥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冷无忧的话打断了冷肃的思绪,冷肃随口说了一句:“明天。”话落就让冷无忧退下了。

而冷肃又盯着自己手中那个人偶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了一句:“你好像很烦我,但是没办法,我就是想烦你!昨夜我都想好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要翻身做你哥!就这么决定了!”

冷肃说着自己嘿嘿笑了起来,笑得傻兮兮的,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妙了!靳辰比他小,怎么能让他叫姐姐呢?应该靳辰管他叫哥才对!一想到靳辰甜甜地叫他哥哥的模样,冷肃就感觉人生都会圆满了,这已经成为他现在的一大目标。

如果冷无忧这会儿在这里,一定会有一种这个冷肃是冒牌货的感觉。因为曾经他们兄弟关系还没破裂的那些年,冷肃都是冷冰冰的,根本没有过这样的时候,至少冷无忧从来没见过。

冷肃把那个人偶塞进怀中,然后离开了冷府,暗中朝着墨府而去了。

没多久之后,冷肃坐在墨府一个湖边的大树上,枝叶繁茂的大树遮挡了他的身子,他看着湖面上的那艘小船,船上有一个容貌清秀的丫鬟,身边还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墨衣男孩,正在笑嘻嘻地左顾右盼,正是墨府的小少爷离夜。

结果下一刻,一阵冷风袭来,小船猛然晃了一下,在小颜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翻了!

岸边的侍卫纷纷飞身而来,落水的小颜抓着小船,在水中站了起来,神色惊惶地大叫:“少爷!”

可是离夜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水里根本就没有,岸上也没有。小颜急得都快哭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离夜的声音:“我跟苏苏叔叔去玩儿,一会儿就回来啦!”

小颜猛然抬头去看,只看到了一抹红影消失在眼前。她被侍卫从水中捞了上来,顾不得自己浑身湿漉漉的,一路跑着去通知魏琰了。

“小夜不见了?”魏琰神色大变,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奴婢该死!”小颜在地上跪了下来,不过也没有哭哭啼啼,而是有些惊惶地说,“船突然翻了,小少爷没有落水,奴婢看到一个红衣服的男人把小少爷带走了,小少爷似乎认识那人,还管他叫苏苏叔叔。”

小颜话落神色一怔,小夜口中的“苏苏叔叔”,不就是曾经在魏国金安城墨王府住过的那个猪头男人吗?小颜刚刚太惊慌,一时忘记了,这会儿才想起来,带走离夜的人她应该也认识。

魏琰脸色一黑:“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竟然是冷肃?!魏琰不知道冷肃又抽什么风,突然跑过来把离夜给带走了。但是魏琰直觉冷肃并不会伤害离夜,因为冷肃恢复正常之后再次出现,明显在对靳辰示好。

“杜子,去查一下冷肃这会儿住在哪里。”魏琰吩咐杜腾。

“爷,属下刚刚接到的消息,前夜千叶城里多了一座冷府。”杜腾恭敬地对魏琰说。

魏琰站了起来:“去冷府。”

却说冷肃,故意把离夜坐的小船弄翻了,在离夜要落水的时候把离夜给抱走了。他管离夜叫了一声“小夜”,离夜立刻高兴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说:“苏苏叔叔!小夜好想你啊!”

冷肃瞬间就心花怒放了,抱起离夜就跑,而懂事的离夜还跟小颜打了声招呼,说他晚点就回来了。

冷肃带着离夜回到冷府的时候,府里各处杀手伪装成的下人都惊呆了,他们家凶残的主子这是抢了哪家的娃娃?他不会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吧,太恐怖了!

而冷无忧看到离夜抱着冷肃的脖子,两人亲亲密密的样子,眼珠子都要掉了,愣愣地问了一句:“大哥,这是谁家的孩子?”

“出去。”冷肃轻飘飘地看了冷无忧一眼。

冷无忧眼神微暗,低头退出去了。离夜伸手拿掉了冷肃脸上的面具,还捏了捏冷肃的脸,一脸认真地说:“苏苏叔叔你变得好好看啊!”

冷肃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这张脸好看过,这会儿看到离夜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长得还是很不错的嘛!于是冷肃眼眸一闪,看着离夜问了一句:“苏苏叔叔跟你爹爹比,谁更好看?”

离夜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爹爹最好看!”

冷肃表示不服:“你爹现在都变成白头发了,丑死了!”一想起他曾经管墨青叫哥哥,冷肃恨不得现在就找墨青拼个你死我活!

“才没有呢!”离夜认真地说,“我爹爹变成白头发也是最好看的!”

冷肃感觉自己胸口中了一箭,好受伤。难道靳辰是因为他长得太丑,所以才不喜欢跟他一起玩儿吗?

“好吧,你爹最好看。”冷肃幽幽地说,“小夜啊,你想不想跟苏苏叔叔一起走啊?”

“可是小夜答应义父,要跟他一起回魏国的。”离夜微微摇头说,“而且爹爹和娘亲办完事就会去义父家接我的。”

义父?魏琰那货都能当离夜的义父,冷肃瞬间又觉得心理不平衡了,看着离夜说:“小夜,叔叔也要当你的义父。”

谁知道最是乖巧的离夜乖巧地摇头拒绝了:“娘亲说不可以的。”

冷肃的声音有些怪异:“你娘说不让我当你的义父?”太过分了吧?为什么这么差别对待?他有哪里比不上魏琰?

离夜再次摇头:“不是。小夜已经认了琰叔叔和诚诚叔叔当义父,娘亲说一个小孩子有两个义父已经够多了,再有第三个的话,他们会打起来的,让我不要再认别人做义父了。”

冷肃无语望天,这是什么见鬼的逻辑?靳辰你过来,我真的想好好跟你谈谈……

不过离夜把靳辰的话当做圣旨一样,冷肃很无奈地认命了,他只能是苏苏叔叔。不过每次听到离夜甜甜地管他叫“苏苏叔叔”的时候,冷肃就觉得很开心,“苏苏”这个名字还是靳辰给他取的。

冷肃开心的后果就是,他把他这里的宝贝一股脑地往离夜手里塞。离夜收宝贝收到手软,笑嘻嘻地说:“苏苏叔叔你真好!”

冷肃正高兴着呢,门外传来冷无忧的声音:“大哥,魏琰来了。”

“带他过来。”冷肃开口说道。

“苏苏叔叔,我义父来接我回去啦!”离夜高兴地说。

冷无忧带着魏琰到了门口,魏琰冷冷地看了冷无忧一眼,抬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义父!”离夜坐在冷肃怀中笑眯眯地冲魏琰挥手,而冷肃在魏琰踹门的同时已经戴上了自己的面具。

因为离夜在,魏琰也不想对冷肃说什么难听的话,直接伸手就把离夜抱了过来,转头就要走。

“小夜,把叔叔送你的礼物带走。”冷肃开口,声音有些慵懒地说。

“义父,那个!”离夜指着桌上的一个大包袱说,“这都是苏苏叔叔送给小夜的礼物!”

看到离夜高兴的样子,魏琰本来想说“那些破烂玩意儿都不要,咱们家有更好的”,结果还是忍了。他一手抱着离夜,一手提起了那个包袱,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

离夜还回头冲着冷肃挥手:“苏苏叔叔,你记得来看小夜哦!”

冷肃微微点头:“当然。”

看到魏琰带着离夜消失在视线中,冷肃直接站了起来,对门外的冷无忧说:“收拾一下,今日就离开千叶城。”

冷无忧也没问什么,半个时辰之后,千叶城的冷府大门紧闭,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不过没有人敢来这边闹事,因为冷府大门口多了一块石头,上面刻着“断魂楼”三个字,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魏琰带着离夜回到墨府之后,就听到下人说宋国公府的小姐来了。

“义父,你快去招待宋舒姑姑吧,小夜在这里看礼物。”离夜催促魏琰快去见宋舒。

魏琰目光一转,就看到了自己房间窗台上那个镶嵌着各色宝石的金色花瓶,里面那支带刺的蔷薇,过了好几天,已经枯萎了。

魏琰见到宋舒的时候,宋舒正百无聊赖地站在墨府的蔷薇园里,满园的蔷薇开得依旧鲜艳芬芳,宋舒手中拿着一朵,正在把花瓣一片一片地扯掉。

“有什么事?”魏琰打算近日就离开千叶城回魏国,所以也没有什么心情跟宋舒吵架了。

这倒是让宋舒感觉很意外,她扔掉手中的一个花瓣,看着魏琰问:“你知不知道靳辰去哪里了?”

“不知道。”魏琰神色淡淡地说。

“靳辰跟墨王爷都没事吧?”宋舒看着魏琰继续问。

魏琰本来想说“关你屁事”,可是看到宋舒眼中隐隐的担忧,到嘴边的话又改成了“都没事”。

宋舒微微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话落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他们走了也好,已经成亲了,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我也要走了。”魏琰看着宋舒脱口而出。

宋舒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着魏琰问:“你要去哪?”

魏琰突然笑了,笑得一脸欠揍:“魏国才是本王的家,舒儿竟然忘记了,难道是爱上本王,所以舍不得了?”

宋舒瞬间恼羞成怒,手中的花直接甩到了魏琰的脸上,看着魏琰没好气地说:“臭流氓!你果然是死性不改!”曾经他们最初认识的时候,魏琰故意勾搭宋舒,就管宋舒叫“舒儿”,宋舒一听不炸毛才怪!

魏琰的脸被蔷薇花枝的小刺伤到了,出现了一个小红点,并不是很疼,但足够让一向臭美的魏琰怒了。他捂着自己的脸,看着宋舒大声说:“我告诉你!我如果破相了,你要负责!”

“真好笑!”宋舒看着魏琰冷笑,“你一个大男人娘们儿兮兮的,这就破相了?你就算不破相也丑得要死!”

“你说什么?”魏琰这下真的怒了。

“我说你丑!”宋舒丝毫不甘示弱。

魏琰立刻反击:“你才丑!”

“你更丑!”

“你最丑!”

离夜手中摇着一把金光灿灿的小扇子站在不远处,看着把斗嘴当做见面日常的宋舒和魏琰,一本正经地说:“娘亲说了,吵架像义父和宋舒姑姑这样的,就是一种默契,他们真是有缘分啊!”

最后魏琰和宋舒打了起来,毁掉了墨府的整片蔷薇园,搞得满地残枝落叶,没剩一朵好花。

打着打着两人的气倒是都消了,打完的时候竟然都冷静了下来,不过谁都不肯先开口说话。

“我真的要走了。”最后还是魏琰先开口了。

“你走你的,关我什么事?”宋舒十分不在意地说。

“不关你的事最好。”魏琰一本正经地说,“我怕你舍不得,怕你会想我,既然没有的话,你就早点找个好人嫁了吧!”

“姓魏的!本姑娘嫁不嫁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宋舒再次暴怒。

魏琰笑得一脸欠揍:“本王不想耽误你嘛,关心你也不行?”

看着再次打起来的两个人,离夜合上手中的小扇子,无语望天:“如果义父和宋舒姑姑成亲的话,一定会过得很欢乐。”

宋舒最后走的时候,都忘记了她来找魏琰只是为了问一下靳辰的情况,满脑子都是魏琰欠扁的笑,恨不得握着拳头再回去狠狠地揍魏琰一顿。

魏琰看着宋舒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转身就看到离夜笑嘻嘻地看着他。

“小夜笑什么呢?”魏琰走过去把离夜抱了起来。

“义父,你喜欢宋舒姑姑,干嘛不跟她说呢?”离夜看着魏琰问。

魏琰立刻反驳:“我喜欢她?这怎么可能!”

“那义父干嘛一直对宋舒姑姑说你要走了?说了好几遍呢!”离夜看着魏琰说。

魏琰认真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对离夜说:“我只是告诉她一个事实,让她不要再纠缠我了。”

“嘻嘻,口是心非。”离夜笑嘻嘻地说。

魏琰表示,他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多的是女人喜欢,他怎么可能口是心非?

魏琰当天带着离夜去安平王府告别,第二天一早就坐着那辆金灿灿的马车离开了千叶城。因为之前闹出的不愉快,夏国皇室也没有要给魏琰践行的意思,魏琰也不在意。

魏琰只带走了离夜和他的人,而千叶城墨府里的人有一部分是从魏国金安城墨王府过来的,魏琰直接让他们都留了下来。因为魏琰觉得,墨青在金安城应该是呆不下了,倒是很有可能会带着靳辰回到千叶城来,就让他们守着墨府,等着吧。

魏琰离开之前,还专门暗中去了一趟靳府,跟靳放密谈了一下靳原的事情。事实上靳原早已经被墨青弄死了,因为留着他迟早是个祸患,毕竟靳辰也姓靳。经过靳辰成亲那天发生的事情,靳放其实已经猜到了这些,心中无悲也无喜。

“义父,你知道爹爹和娘亲现在在哪里吗?”刚刚离开千叶城,坐在马车里玩棋子的离夜突然抬头问了魏琰一句。

魏琰唇角微勾,指着离夜的小胸口说:“在小夜的心里。”

离夜嘻嘻一笑:“宋舒姑姑是不是也在义父的心里?”

魏琰假咳了两声:“小孩子不要乱说话!”不过那个野蛮丫头竟然都没有来城门口目送他离开?难道他的魅力下降了?不过魏琰在想,他以后肯定还会回千叶城的,到时候那丫头应该还没嫁出去吧?肯定嫁不出去,她那性子,谁受得了啊!魏琰想着宋舒一时半会儿嫁不出去,突然觉得有点开心。

却说靳辰和墨青,离开千叶城之后一路往西,几天之后并没有到达紫阳城,而是到了距离紫阳城百里的雾源城。

雾源城四面环山,山中常年云雾缭绕,风景极美。而在紫阳门之前的天下第一大派无涯宫,就坐落在雾源城外的无涯山上。

十多年前,紫阳城还是夏国西部一个十分贫瘠的地方,因为紫阳门在江湖上强势崛起,使得众多江湖人聚居在紫阳城,紫阳城才变得繁华热闹起来。而无涯宫所在的雾源城,曾经也是江湖高手聚集之地,但随着紫阳城的崛起,早已不复往昔的繁华。

靳辰和墨青骑马进入雾源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们找了一家干净的客栈住了下来,墨青说带靳辰去吃好吃的,靳辰表示很期待。

这些地方墨青曾经都来过,对当地的特色美食了如指掌,这些天靳辰已经深有体会。两人一边赶路,一边甜甜蜜蜜地享受美食,倒是让靳辰有一种度蜜月的感觉。

墨青带着靳辰进了雾源城北边的一个小巷子,一家小店门开着,透出昏黄的光。

靳辰跟着墨青进去,就有一个打扮得干净利落的中年妇女迎了上来,笑容热情却不谄媚:“两位小兄弟来点什么?”

“荠菜包子。”墨青没有看墙上挂着的木牌菜单,直接开口说道。

老板娘笑了起来:“好咧!两位稍坐,包子马上就来!”

靳辰落座之后看了一下墙上的牌子,发现这家小店就是专门卖包子的,而且都是清一色的素包子。

老板娘很快送了热气腾腾的包子上来,靳辰尝了一个,味道真的很不错,菜很鲜,包子皮很筋道。两人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老板娘过来送茶水,靳辰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老板娘,我们兄弟想去无涯宫拜师学艺,不知那边现在收不收弟子啊?”正好路过,靳辰想打听一下无涯宫现在怎么样了,毕竟她跟关无涯和关妍之祖孙俩都有些交情。

谁知老板娘一听到无涯宫三个字,神色立刻就变了,压低声音对靳辰说:“小兄弟还是打消这个主意吧!无涯宫已经被灭门了!”

靳辰神色微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被灭门?怎么可能?关无涯的身体明明已经好了!

“难怪小兄弟不知道。”老板娘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就是前天夜里的事情,这会儿也就是在雾源城里刚刚传开,外人肯定都不知道。我男人的堂弟的表哥是无涯宫的弟子,没能逃出来,家里现在都是愁云惨淡的。”

“老板娘知不知道是谁做的?”靳辰看着老板娘问。

“这……”老板娘的声音压得更低了,“都说是无涯宫宫主的伤好了,紫阳门容不下。不过他们下手可真狠,无涯宫上百号弟子都死了,宫主失踪了。我还听说啊,无涯宫那位老宫主的孙女,被紫阳门的一个弟子看上,抓回紫阳门去了,真是作孽呦!”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两人很快结了账离开了那家小店。出了门,靳辰面色微沉:“紫阳门欺人太甚!”

靳辰跟关无涯来往并不多,但是她很欣赏关无涯的为人。而靳辰吃了好多关妍之小姑娘做的美食,还想着关妍之跟靳飞宇看着挺般配的,如果能成她四嫂的话,以后就一直都有好东西吃了。所以靳辰在进雾源城的时候,就想着先打听一下情况,然后明日一早顺路去无涯宫拜访一下,谁知道竟然会听到无涯宫已经被灭门的消息。

虽然传言都是猜测,但是靳辰直觉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就是紫阳门做的。有燕齐那个伪君子在,紫阳门里的败类肯定不少。

靳辰和墨青回了客栈之后,并没有住下来。他们拿了行李,就连夜离开了雾源城,去了无涯宫所在的无涯山。

夜色之下的无涯山上没有任何灯光,原本无涯宫连绵一片的建筑都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到处都是大火烧过的痕迹,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烟火的气息。他们在无涯山上走了一圈,没看到一处完整的地方,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两人很快离开无涯山,连夜朝着紫阳城的方向而去了。而墨青在离开雾源城的时候,就给身在紫阳城的风清风扬传了信,让他们查一下关妍之在哪里。

两日之后,墨青和靳辰策马进了紫阳城。

刚一进城,靳辰就发现城中热闹非凡,到处都能看到带着武器的江湖人,而很多江湖人手中都提着礼盒,三五成群说说笑笑地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了。

“兄弟,今儿是什么日子啊?”靳辰随手拉住一个壮汉问道。

壮汉打量了一下靳辰:“新来的吧?这都不知道!今天是紫阳门大小姐和东方公子成亲的日子!”

壮汉说完就脚步匆匆地走了,靳辰用眼神询问墨青:东方玉今天成亲?你知道么?

墨青微微摇头,示意他也不知道这件事。

“两位住店吗?”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两人面前,说着相当陌生的话,正是最近一直在紫阳城混的风清。而不远处,就是一家名叫“夜归”的客栈。

因为紫阳门要办喜事,而再过半个月就是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举办的日子,所以紫阳城中各处都十分热闹,各家客栈门口都是人来人往,只有这家叫夜归的客栈,明明开在紫阳城大街上最繁华热闹的地段,却门可罗雀。

“老板,你家店闹鬼吧?”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风清问。

风清神色微变:“客官猜对了,不过想必客官不怕鬼。”

靳辰微微点头:“当然,那就走吧。”

墨青和靳辰跟着风清进了夜归客栈。客栈里面跟外面一样冷清,一个客人都没有,小二百无聊赖地擦着明光锃亮的桌子。

“两位楼上请。”风清十分客气地把墨青和靳辰请到了楼上最好的房间。

一进门,风清就对墨青和靳辰行了个大礼:“属下参见主子,参见夫人!”墨青和靳辰那场煞气冲天的婚礼已经传到了紫阳城,是最近天下各处热议的事情,如今走在紫阳城大街上还能听到有人在议论。因为没有收到墨青的命令,风清听说之后什么也不能做,依旧留在紫阳城。而墨青在离开千叶城的时候给风清和风扬传信,说他们出发来了紫阳城,风清是算着时间,这两天一直在城门口候着的。风扬这会儿是紫阳门的弟子,不方便出来。

“不用多礼,坐。”靳辰对风清说。

“属下前日收到主子的传信,这两日在紫阳城中各处查探,并没有查到关无涯或者关妍之的消息。”风清恭敬地对靳辰和墨青说,“紫阳城里根本没有人知道无涯宫出事的消息。”

靳辰表示不意外。无涯宫已经没落很久了,一直以来都十分低调地隐在深山中,恐怕很多人知道了也不会关心,就算猜到是紫阳门做的,也没有人会为无涯宫出头,道理其实很简单,紫阳门势大,他们惹不起。

“风扬那边呢?”靳辰问。

“今日紫阳门办喜事,风扬说他会趁机出来拜见主子和夫人。”风清恭敬地说。风扬身在紫阳门内部,应该能够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

风清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他起身快步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高大男人闪身进来了。

“属下拜见主子,拜见夫人!”风扬摘了身上的斗篷,恭敬地对着墨青和靳辰行礼。

行礼过后,风清和风扬都坐了下来,风扬也不废话,直接对靳辰说:“夫人,属下已经查到是谁抓了关妍之,正准备今夜动手去救人。”

“现在是什么情况,都说来听听。”靳辰看着风扬说。

“紫阳门常年对外招收弟子,属下是正经通过考核进去的,拜入了卢野门下。”风扬开口说道,“属下偷偷把紫阳心法放进了卢野的房间,他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是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暗中修炼。无涯宫被灭的消息,在紫阳门里面还是个秘密,是燕齐秘密派他的心腹徒弟盛凌锋带人去做的,关妍之就是被好色的盛凌峰给抓了回来。不过盛凌锋刚回来就被燕齐又派出去了,应该还没对关妍之怎么样。属下今日一早才查到关妍之很可能被关在盛凌锋房间的密室里,有人日夜看守着。”

靳辰神色微冷:“没有关无涯的消息吗?”在雾源城听说,那晚无涯宫出事,是有人刻意把关无涯引开了,不然无涯宫的弟子也不会落得那样悲惨的下场。而关无涯得知关妍之被抓,肯定会来紫阳城找的。

风扬摇头:“没有。”

“碧根草呢?”靳辰问。

风扬有些不确定地说:“属下发现那位新加入紫阳门没多久的齐越齐神医,经常到紫阳山上去采药,属下怀疑紫阳山上的碧根草有可能落入了他的手中。齐越武功极高,属下前几日夜探齐越的住处,差点被他发现了。”

靳辰微微点头:“我知道了。”她也觉得紫阳门里如果有碧根草的话,极有可能就在那位齐越手中。

“今日燕云和东方玉成亲,我们也去喝杯喜酒吧。”靳辰突然看着墨青说。

墨青微微点头:“好。”

风扬拍着胸脯说:“虽然主子和夫人没有收到请柬,但是不用担心,属下在紫阳门混得还不错,带两个亲戚进去是没问题的!”

没多久之后,墨青和靳辰已经站在了紫阳门的大门口。有弟子专门在门口迎客,主要目的是查看客人手中是否有请柬。

看到墨青和靳辰两人都是两手空空,身上也没有什么华丽的饰物,门口的一个男弟子十分傲慢地说:“哪里来的乡巴佬?还不快滚开!”

“表哥!”风扬惊喜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他人已经从大门里走了出来,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门口的几个女弟子看着他的眼光都带着爱慕。

风扬大步走了过来,看着墨青和靳辰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表哥表弟叫得那叫一个亲热。

“表哥,刚刚那个男人骂我们乡巴佬!”靳辰指着旁边想要躲开的那个男弟子大声说。

风扬一脚就朝着那个男弟子踹了过去:“侯三,你眼睛瞎了吗?”

“风师兄息怒!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贵客!小的该死!”名叫侯三的男弟子一见到风扬就怂了,这会儿被打还点头哈腰地一脸谄媚相。

靳辰这下真相信了,风扬的确在紫阳门里混得很不错。风扬又踹了侯三一脚之后,带着墨青和靳辰大摇大摆地进了紫阳门。

三人进门之后很快混入了来来往往的宾客之中,风扬带着墨青和靳辰一直往一个方向走,过了一个拐角之后小声说:“前面就是盛凌锋的院子。”因为靳辰刚刚说想尽快把关妍之救出来。

三人走到了盛凌锋的院子附近,在没人注意的时候都隐入了暗中。靳辰站在一棵高高的大树上面,看着不远处盛凌锋院子里的几个下人,伸手拿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

靳辰伸手一抛,那个圆球就落在了盛凌锋院子中央碎裂开来,一股极淡的白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扩散,院中的几个下人还没发出任何声音,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风扬看着靳辰的目光满是崇拜,三人很快就进了盛凌锋的院子,风扬在外面望风,靳辰和墨青进了盛凌锋的房间。

对于精通机关术的墨青和略懂机关术的靳辰来说,找到房间里的密室并且打开机关简直不要太容易。而他们进了书架之后的密室,就看到关妍之被铁链锁在地上,一脸惊愕地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你们是谁?”关妍之眼神戒备地看着墨青和靳辰问。

“来救你的人。”靳辰并不费劲就把束缚着关妍之的铁链给打开了,关妍之恢复了自由,不过眼中的戒备之色还在。

“关小妹,我是靳辰。”靳辰看着关妍之说,用了她原本的声音。

关妍之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脱口而出叫了一声:“靳辰姐姐!”

作为卢野十分看重的弟子,风扬在紫阳门里也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院子,而且院子里的下人都是他暗中安排进紫阳门的自己人。三人并没有直接离开紫阳门,而是带着关妍之去了风扬的院子。

“靳辰姐姐,你怎么来了?”关妍之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摇头:“此时说来话长,以后再说。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在哪里?”

关妍之听到靳辰提起关无涯,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摇着头说:“不知道!那天爷爷说有个老朋友请他喝酒,就出门去了。当夜紫阳门的那些畜生就把无涯宫包围了,而且他们暗中给无涯宫的水源里下了毒,最后……”关妍之神色痛苦地说,“都死了……师兄们都死了……”

靳辰神色微凝,关无涯的老朋友?关无涯并不是一个不谨慎的人,能让他放心赴约的,一定是他十分信任的人。但这根本不像是巧合,他极有可能是落入了燕齐跟那位所谓的“老朋友”联手设下的圈套!

“那个混蛋有没有对你怎么样?”靳辰看着关妍之问。

关妍之微微摇头:“没有,他把我抓回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靳辰伸手摸了一下关妍之的脑袋:“不用担心,我会带你离开的。”

“谢谢靳辰姐姐。”关妍之一脸担忧地说,“可是我担心爷爷,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靳辰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关妍之,如今人多眼杂,他们打算等晚上再离开紫阳门。

风扬在外面敲门:“主子,夫人,喜堂上出事了。”

------题外话------

因为情节设置的问题,偶尔会出现字数不满整千的章节,缺的字数游游都会在其他章节补回来哒~↖(^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