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悲剧的胖子/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乖乖待在这里别出去。”靳辰对关妍之说。关妍之点了点头,靳辰和墨青一起走了出去。

风扬神色似乎有些焦急,看到墨青就开口说道:“东方玉暴露了!”

东方玉如今是世人眼中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但那个位置事实上是墨青替他打来的,而东方玉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娶到心爱的女子罢了,并不是想要那样的一个虚名。

东方玉从小到大身体都不好,之前在千叶城,向谦昧了墨青给的半株碧根草,给东方玉做了一些药。如今东方玉的身体倒是好了,不过短时间之内,他就算努力修炼,武功也高不到哪里去,实力暴露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他原本的打算就是只要跟燕云成了亲,就远离这些是非之地。只是如今都要拜堂了,却出了事。

“我们去看看吧。”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神色淡淡地说。

三人到了喜堂外面的时候,场面已经乱做一团。靳辰看到了燕齐,曾经被她和墨青联手重伤的燕齐这会儿似乎已经完全好了,看不出任何异样,而燕齐正脸色难看地对东方玉怒目而视。

东方玉的脸色比起在千叶城时好了很多,不过身形依旧很清瘦。他穿着一身大红衣袍,长身玉立地站在那里,还紧紧地握着身边新娘子的手。新娘燕云头上的红盖头已经被她自己揭下来扔在了地上,她看着燕齐神色坚定地说:“爹,我就是要嫁给他!”

“小师妹,这个男人骗了你,骗了我们所有人,他根本就是个冒牌货!”一个年轻男子看着燕云大声说,这是燕齐的师弟卢野的儿子卢晟。

满堂宾客都神色莫名,没想到今日紫阳门的大喜之事竟然闹成了这样。东方玉之所以会暴露,是因为有一个高手突然冒出来,说要找他寻仇,而所有人都想见识一下东方玉的武功,燕齐也想显摆一下他的乘龙快婿,所以没有人去帮东方玉,但东方玉事实上武功很弱,暴露是必然的。

“既然是个冒牌货,那就杀了吧!”燕齐面色沉沉地开口,看着东方玉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要杀他,先杀了我!”燕云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挡在了东方玉身前。

燕齐身形微动,很轻松地就把燕云给拉走了,然后看着不远处的卢晟冷声说:“动手,杀了他!”

卢晟拔刀就朝着东方玉杀了过来,所有人都以为下一刻会看到血溅喜堂的一幕,谁知道人群中有人飞身而起,挡在了东方玉面前,一掌就把卢晟打得面色大变连连后退。

突然出现的高手来得突然,走得更突然。他打出一掌之后,提起东方玉,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就从众人面前跑了,根本没有要接着打的意思,甚至几乎没有人看清楚救东方玉的人长什么样子。燕齐虽然武功很高,但是因为角度问题,也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侧脸,那似乎是个年轻男子。

燕齐反应过来就追了出去,紫阳门的几个长老,包括卢野和卢晟父子都紧随其后追了出去,只是很可惜,后来出现的那人速度实在是太快,一眨眼的功夫,人影都看不到了。

失魂落魄的燕云被她的母亲柳如眉抱走了,燕齐开口送客,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触燕齐的霉头,都很快就离开了紫阳门。本来热闹非凡的紫阳门,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变得比往日更加安静,气氛十分怪异。

卢野和卢晟装模作样地安慰了燕齐两句之后,就告辞离开了,回到了卢野住的地方。

“爹,你猜得没错,那个东方玉果然是个冒牌货!”卢晟有些得意地说,“爹特意选在拜堂之前揭穿了东方玉的实力,不仅让燕云嫁不了,而且让燕齐丢了大面子!”

卢晟年轻气盛,沉不住气,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而卢野这会儿很冷静,他看着卢晟说:“我们见到的东方玉是个冒牌货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当初打败我的那个,究竟是什么人。”

卢晟神色微变:“爹的意思是东方玉背后有高手?”

卢野微微点头:“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今天救走他的那个人就是个武功不凡的高手,说不定曾经就是那人易容成东方玉跟我比试的。”

卢晟冷哼了一声:“就算东方玉有高手相助又如何?现在爹功力大涨,根本不用怕他们!”

“住口!”卢野呵斥卢晟,“这些话不能说,你又忘了!”

卢晟嘿嘿一笑:“爹放心,儿子绝对不跟任何人说。儿子现在也想通了,燕云那个小贱人跟东方玉腻歪了这么久,说不定早就是残花败柳了,儿子不想娶她了!只等爹神功大成的那天,咱们卢家就能在紫阳门里扬眉吐气,翻身做主了!”

卢野唇角微勾:“用不了多久了。”

“爹,馨儿看上风扬了,不如就让风扬做卢家的上门女婿吧!”卢晟开口对卢野说。

卢野微微沉吟了一下:“风扬这小子倒是个可塑之才,不过他是否真的对为父忠心,还需要再观察一下。”

“馨儿可不会管这些。”卢晟哈哈一笑说。

风扬的院子里,风扬一个人坐在院中十分悠闲地喝着酒,事实上是在给他家主子和夫人望风,因为刚刚靳辰把东方玉也给带到这里来了,这会儿他们正在房间里谈话。

风扬放下酒杯,微微转头,神色一下子就僵硬了。

“风扬哥哥!”一个十分壮实的姑娘甩着手中的帕子朝着风扬扑了过来。

这是卢晟的妹妹卢馨儿,年方二八,实属紫阳门中的一朵超级大奇葩。卢馨儿平生最爱的就是美食和美男,所以她在紫阳门一众女弟子中,绝对是重量级的存在。而紫阳门容貌出色的男弟子,见了卢馨儿都躲得远远的。自从风扬拜入卢野门下,卢馨儿眼中就再也看不到别的男人了,整天追着风扬跑。

风扬为了在紫阳门待下去,也不敢对卢馨儿做什么,因为他知道卢野一直盯着他。所以风扬见到卢馨儿,比别的男人躲得更快,躲得更远,只是今天卢馨儿竟然直接跑到了风扬的院子里,风扬不能就这么跑了,万一卢馨儿冲到了他房间里,看到了不该看的人,事情就大发了。

于是风扬站在距离卢馨儿三米远的位置,对着卢馨儿挤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说:“师妹,我们出去走走吧。”

卢馨儿瞬间就兴奋了,因为风扬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和颜悦色过。卢馨儿眼睛黏在风扬身上,颠颠儿地跟着风扬走了。

风扬的房间里,东方玉看着靳辰说:“多谢!”他已经听说了墨青和靳辰成亲当日发生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自己成亲也会如此波折。

“你如今有什么打算?”墨青看着东方玉问。他们的交情,其实跟墨青的师父东方木没有任何关系。东方木是东方木,东方玉是东方玉,墨青分得很清楚。

东方玉苦笑了一声:“我原本只想过平凡的安稳日子,可是如今发现,这根本就是个奢望。”东方玉现在才知道,没有实力,想要的东西都得不到,就算得到了也会失去。他突然觉得他的爷爷说得没错,只有自己强大,才有能力去做喜欢做的事,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你不打算再回明月山庄了吗?”墨青问东方玉。

东方玉摇头:“我走出明月山庄的时候,就没打算再回去。”明月山庄的主人是东方玉的父亲东方霖,而东方玉的母亲是活活被东方霖给逼死的。因为东方霖色欲熏心,明月山庄被他搞得乌烟瘴气,他整日只知道淫乐,心情不好就暴打东方玉的母亲,最后东方玉的母亲上吊自杀了。那会儿东方玉才十岁,而东方雅才六岁。

东方玉几年前离开明月山庄的时候,再没想过要回去,也从未跟人提起自己出自明月山庄。而他看多了肮脏的事情,只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跟自己心爱的姑娘过普通百姓的生活。只是现实还是跟东方玉开了一个大玩笑,在他即将愿望成真的时候,一切都破灭了。

“我们可以把你和燕云一起送走。”墨青看着东方玉说。

东方玉神色微怔,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可是这样有什么意义呢?燕齐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又能躲到哪里去?”

靳辰感觉这会儿有些消沉的东方玉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她本以为墨青的提议东方玉会很乐意。

“多谢你们今日相助,还要劳烦你们送我离开紫阳城。”东方玉看着墨青和靳辰说。

墨青微微点头:“好。”经此一事,与世无争的东方玉也变了吧!他拒绝了带燕云一起走,甚至都没有提出要在离开之前见燕云一面。

风扬被卢馨儿纠缠着无法脱身,墨青和靳辰也没管他。虽然此时天色尚早,墨青和靳辰还是决定离开了。墨青带着东方玉,靳辰带着关妍之,成功避开了所有的视线,出了紫阳门之后就去了夜归客栈。

“风清,送他离开紫阳城。”墨青吩咐风清,因为东方玉说他不打算在紫阳城停留,想要尽快离开。

而关妍之被靳辰安排住在了夜归客栈里面。这家客栈是墨青在紫阳城的大本营,客栈中的密道可以通到紫阳城的地下黑市,不过地下黑市的客人要从紫阳城另外一个方向才能进去。风清其实一直没有在紫阳城露面,这两天出现是为了迎接墨青和靳辰,而且行事十分低调,刻意避开了紫阳门的人,因为他跟风扬的容貌几乎一模一样,容易引人怀疑。

夜归客栈闹鬼的传闻由来已久,传来传去传得越发玄乎。而这事实上就是墨青很久之前刻意让人放出的消息,因为这家客栈本就不是拿来做生意赚钱的。倒是也有胆子大的人硬着头皮住进来,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吓得心惊胆战地离开,更坐实了夜归客栈闹鬼这件事。

“你好好休息一下,需要什么就跟这里的人说,都是自己人。”靳辰对关妍之说,“有什么事就找风清,你不要出去,过些日子我们的事情办好了,会带你走的。”

关妍之点头:“我知道了。”

靳辰和墨青离开夜归客栈之后,走上了紫阳城的大街。街上人流涌动十分热闹,有不少人都是去过紫阳门参加婚礼又离开的,所以这会儿满大街的人口中都在说东方玉和燕云的这桩亲事。显然,这很快就会成为江湖上的一大笑柄,虽然没有人敢当面嘲笑燕齐,但暗地里取笑燕齐识人不清的人不在少数。

靳辰和墨青去了紫阳山,因为靳辰想亲眼看看曾经邱宝阳给她指的那处长过碧根草的地方。

他们按照邱宝阳当时画的地图,倒是找到了那里,不过还没靠近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有些懊恼的声音:“唉!怎么就没有新的碧根草长出来呢?”

靳辰眉梢微挑,这个声音她不陌生,可不就是邱宝阳那个胖子嘛?

靳辰和墨青站在一块大石后面,从他们的角度,可以看到一个胖子坐在不远处,正在啃手中的干粮,一边啃一边自言自语:“今天紫阳门办喜事,我都没去看热闹,就想着趁师父不在,溜出来看看有没有碧根草。唉!这个地方以前明明有碧根草的,就算被人挖了,怎么没有新的长出来呢?连个小苗都没了。要不等师父回来问问他手里有没有碧根草好了,我答应了东方小兄弟的,不能说话不算话。门主的姑爷也姓东方,还真是挺巧的呢!”

靳辰默默地听着邱宝阳自言自语还没完了,第一次见面靳辰就知道这胖子很有自娱自乐的潜质,这自言自语的本事也是相当强大啊!而靳辰再次确定,胖子邱宝阳的心地真的很善良,而且听他的意思,他应该已经如愿拜入了紫阳门神医宗齐越的门下。想来也是,他找了一颗万金难求的紫心果当做拜师礼,而且靳辰真的怀疑燕齐能恢复得这么快,就是那颗紫心果的功劳。

邱宝阳吃完了干粮,喝了两口水,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然后就背着自己空空的背篓,下山去了。

墨青和靳辰从大石后面走了出来,墨青从靳辰的神色就知道刚刚那胖子就是靳辰曾经在百毒禁地里碰到的那个。

靳辰找了一下邱宝阳已经找过好几遍的地方,的确没有碧根草的影子,连个小苗都没有。靳辰站在邱宝阳刚刚坐过的地方,看着山下的紫阳城说:“我们今晚过去探探路吧。”

墨青微微点头:“好。”

跟风扬想的一样,墨青和靳辰也都觉得紫阳门里如果有碧根草的话,很可能就在齐越的手中。只是这并不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就算有,齐越也不一定会藏在哪里。靳辰武功很高,墨青精通机关术,但前提是先要知道碧根草的所在才能下手。曾经墨青帮向谦找药材,从没失手,那是因为向谦已经给墨青提供了药材的精确位置,墨青只需要去偷就可以了。如今最难的,其实是确定紫阳门中是否有碧根草存在,以及碧根草在哪里。

却说被风清送出紫阳城的东方玉,两人骑马出了紫阳城十里之后,东方玉就开口对风清道谢,让他不用再送了。

墨青给风清的命令就是送东方玉去他想去的地方,东方玉开口让风清走,风清就告辞离开了。

而风清离开之后没多久,东方玉神色淡淡地叫了一声:“黎叔,出来吧。”

一个黑衣老者出现在东方玉面前,低头恭敬地叫了一声“少主”。

东方玉看着黑衣老者,神色平静地问:“黎叔今日去哪里了?”

“老奴在暗中保护少主。”黑衣老者低着头说。

东方玉自嘲一笑:“黎叔,今日如果不是贵人相助,我已经不在人世了,该出现的时候,黎叔并未出现。”

黑衣老者依旧低着头:“老奴该死!但经此一事,少主应该明白主子说过的话都是为了少主好。”

“黎叔,其实你是故意不出现的,就是想让我体会一下孤立无援,被人当众羞辱,在生死关头却无力反抗的感觉是吗?”东方玉自嘲一笑。

黑衣老者低着头没有回答东方玉的问题,而事实上,一直在暗中保护东方玉的黑衣老者的确是故意不出现的,甚至于今天这桩被破坏的亲事,就是黑衣老者希望看到的,因为他的主子东方木暗中交代过,一定要在最后关头,当众破坏掉东方玉和燕云的亲事,刺激一下东方玉,让他知道不强大就会一无所有,不强大就会死!

所以一直暗中保护东方玉的黑衣老者得知卢野和卢晟父子安排了一个高手在关键时刻去刺杀东方玉的时候,不仅没有阻止,反而乐见其成。

其实说白了,当初东方木要求墨青去替东方玉打败卢野,得到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的位置,不是想让东方玉得到那个虚名,也不是真的想让东方玉娶到燕云。这不过是东方木给自己的孙子东方玉设下的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刺激一向淡泊名利甚至可谓不思进取的东方玉。

没有得到黑衣老者的回答,东方玉也不在意,他拳头紧握,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看着黑衣老者说:“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带我去见爷爷吧!”成亲当日,在喜堂上被人拆穿是个冒牌货,生死关头还需要心爱的姑娘挡在自己面前,最后还是靠着朋友碰巧在场才脱身,这些事情,对东方玉的刺激确实很大。他觉得自己现在根本无颜去见燕云,他要离开,等真正强大之后再回来,到时候他就可以为燕云遮风挡雨,他们就能过上想过的生活。

准备夜探紫阳门的墨青和靳辰像普通的江湖人一样,在紫阳城中转了转,吃过饭之后,看着夜幕降临,两人避开紫阳门的正门,从侧面成功潜入了紫阳门里。

墨青和靳辰各有一张面具随身带着,墨青的是金色的,靳辰的是银色的。但靳辰让风清又给他们找了两张很普通的铁面具戴上了,因为太闪亮的面具只适合遮面,不适合隐藏。

两人按照白天风扬所说,很快找到了紫阳门神医宗所在的地方。这是紫阳门中风景最好的地方,被安排给了齐越以及他收的几个徒弟住。

一片面积不小的湖泊在夜色之下闪烁着幽暗的光泽,湖边坐落着几个小院,彼此之间都相隔有一段距离。靳辰和墨青知道那个最大的院子就是如今紫阳门神医宗宗主齐越的住处,不过他们没有直接去,因为湖边站着两个人,似乎在争执什么。

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两人悄无声息地靠近,到了安全距离就停了下来,湖边两人的声音已经隐隐能够听到了。

“无涯宫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一个苍老的声音。

“无涯宫什么事情?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这是燕齐的声音。

“数日前我告诉你,我要去找关无涯叙旧,结果就在我把关无涯叫走的当天晚上,无涯宫就被血洗了!你难道要告诉我,这一切你都不知情,根本就是个巧合吗?”苍老的声音中满是失望和愤怒。

“我的确不知情,根本就是个巧合。”燕齐浑不在意地说,“谁知道无涯宫招惹了什么人,这与我无关。我近日根本没有离开过紫阳城,这一点你很清楚。”

“你还在狡辩!”老者更加愤怒了,“你没有离开过是因为你根本就无需亲自去!因为你知道关无涯那晚不在无涯宫!”

“您老既然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无话可说。”燕齐冷笑了一声,“左不过在你心里,我就是个无情无义的混蛋罢了!但是你别忘了,我这个混蛋,是你生的。”

“齐岩……”

“别叫我齐岩!”燕齐冷声说,“我就是个混蛋,那也是你生而不养导致的!你救我,你答应我加入紫阳门,这些都是你欠我的!但你欠我的永远都偿还不完!不要妄图左右我的行为,你不配!”

靳辰表示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们竟然无意中听到了燕齐的一个秘密。燕齐本名叫齐岩,那么那个还在湖边站着的老者,无疑就是大名鼎鼎的齐越齐神医了。

当初在千叶城,救走燕齐的就是齐越,把燕齐带回紫阳门,医治好的也是齐越。而齐越甚至答应了燕齐的要求,加入紫阳门成立了神医宗。有神医齐越坐镇紫阳门之后,更加稳固了紫阳门在江湖上至高无上的地位,原本不服紫阳门的一些大派,也都纷纷开始主动向紫阳门示好了,而且每天都有很多人想要拜入紫阳门神医宗的门下。

同时靳辰也确定了,血洗无涯宫的就是燕齐派去的人,而关无涯的老朋友齐越并没有跟燕齐勾结,而是被燕齐利用了。如今齐越得知真相,过来找燕齐理论,但也只能理论了。燕齐是他儿子,他会为了关无涯这个老朋友,为了无涯宫,对燕齐怎么样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从本质上来说,齐越跟燕齐并不是一类人,齐越在江湖上德高望重仁心仁德的名声,也不是假的。但事实很明显,他们是父子,齐越似乎对燕齐怀有深深的愧疚,想要补偿燕齐,修补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这样一来,齐越很可能会为了燕齐放弃自己心中的道义,未尝没有可能在未来某天被燕齐同化,变成燕齐那种心狠手辣的伪君子。

因为立场不同,靳辰对齐越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不过如今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是找到碧根草,跟燕齐的账可以先暂时放一放。

齐越依旧站在湖边,似乎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正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去齐越的院子里探探,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朝着这边过来了。

靳辰拉住墨青躲在一旁,她觉得来人的身材有些眼熟,直觉应该继续偷听下去。

果不其然,来人一开口,靳辰就知道是谁了,如今齐越的徒弟之一邱宝阳。

“师父,您回来啦!”邱宝阳跑到了齐越身边,恭敬地对着齐越行了个大礼。

齐越神色淡淡地看了邱宝阳一眼:“这么晚了,找为师有什么事?”

“嘿嘿,徒儿确实是有点事要问师父。”邱宝阳笑得傻乎乎的对齐越说。

“有什么事就说吧。”齐越神色淡淡地说。

“师父手中有碧根草吗?”邱宝阳看着齐越神色认真地问。

齐越看着邱宝阳问:“你要碧根草做什么?”

邱宝阳很认真地回答:“我有一个兄弟,等着碧根草救命,可是我怎么找都找不到。”

“你不是家中独子吗?哪里来的兄弟?”齐越似乎认为邱宝阳在骗他,声音已经有些不悦了。

“是外出结交的小兄弟,他人可好了!”邱宝阳看着齐越说。

“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齐越似乎心情不太好,直接开口让邱宝阳离开,并未回答邱宝阳的问题。

“师父,我真的很需要……”邱宝阳还是不死心。

“宝阳,你资质愚钝,如果不是因为那颗紫心果,老夫不会收你为徒的。”齐越冷声说,“不要再为了不相干的人过来打扰老夫,碧根草那样的东西,就算老夫有,也不会给你拿去做人情的!”

邱宝阳神色有些受伤,低着头说了一声:“弟子告退。”然后转身慢吞吞地走了。

原本靳辰只是对齐越没有好感,这会儿是真的有些讨厌这个老头了。紫心果的价值齐越应该最清楚,而且就是那颗紫心果救了齐越的儿子燕齐。邱宝阳为了得到紫心果,拜入齐越门下,硬着头皮去闯了百毒禁地,如果不是正好碰到靳辰的话,他最后未必能够活着出来。但齐越明显对邱宝阳这个徒弟十分不满意,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邱宝阳资质愚钝,完全就是靠着一颗紫心果才能成为他的徒弟,一副高高在上看不上邱宝阳的样子。

“我去把这个老头引开,你去找。”靳辰看着齐越的背影眼眸微闪,开口对墨青说。这个齐越不仅医术高明,而且武功极高,靳辰在想为了稳妥起见,他们还是分头行动比较好。

墨青微微点头:“你小心一点,我们在风扬那里汇合。”话落两人就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了。

齐越又在湖边站了一会儿,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湖对岸一闪而过,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了。齐越眼眸微缩,飞身而起就追了上去。

靳辰带着齐越绕着紫阳门走了一大圈,最后潜入卢野的院子消失不见了。齐越面色沉沉地站在卢野的院子里,卢野一出来神色就微微变了:“齐神医这么大晚上的过来有何贵干?”

卢野并不想跟齐越为敌,因为齐越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可齐越明显跟燕齐是站在一个阵营里的,卢野曾经试探过想要拉拢齐越,不仅没成功还差点暴露了自己的野心,之后他就对齐越敬而远之了。

齐越知道刚刚那人不是卢野,但未必不是卢野派的人,所以齐越没有回答卢野的问题,直接冷着脸转身就大步离开了。

卢野看着齐越的背影暗骂了一句:“老不死的,脑子有病!”

齐越出了卢野的院子就往回走,走到半路神色一变,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落入别人的圈套了!齐越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他的院子,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各处查看之后,也没发现有人动过的痕迹,而齐越这里原本就没有什么密室机关之类的东西。

靳辰和墨青几乎同时回到了风扬在紫阳门的院子,摘下脸上的面具,墨青微微摇头说:“齐越那里没有碧根草。”十分肯定的语气。墨青用最快的速度查看了齐越院子里所有的房间,没有机关密室那样的存在。墨青找到了齐越锁起来的一个药箱,里面有一些很珍贵的药材,不过并没有碧根草。

靳辰神色也不见失望:“那就接着找吧!”原本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靳辰和墨青很快暗中离开了紫阳门,回了夜归客栈去住。

如今已经是三月底了,距离四月十五的武林大会仅剩下半个月的时间,紫阳城里越发热闹了,不过夜归客栈里面依旧很清净。

靳辰和墨青本来打算等晚上再去紫阳门,探一下门主燕齐的藏宝库,只是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傍晚时分,风扬传信回来,靳辰让他照拂一下的胖子邱宝阳出事了。

齐越进了紫阳门之后,总共就收了四个徒弟,三个都是通过层层考核进去的,邱宝阳倒是想参加考核,只因为他没有给紫阳门的弟子塞钱,想报名的时候就被赶走了。无奈之下,邱宝阳得知齐越很需要紫心果,才铤而走险去了百毒禁地,后来如愿拜入了齐越门下。齐越不喜欢邱宝阳这个徒弟,邱宝阳的那三个师兄更是天天联合起来欺负他。邱宝阳进了紫阳门之后,其实没有学到什么东西,过得也并不快乐。

因为惦记着要帮东方小兄弟找碧根草,邱宝阳昨晚问了齐越,却惹了齐越的不快。而一大早,邱宝阳被他的三个师兄十分“无意”地踹到了湖里面,正好被路过的燕齐看到了。

邱宝阳的三个师兄恶人先告状,纷纷开始数落邱宝阳的不是,一个说邱宝阳好吃懒做,另一个说邱宝阳资质愚钝还不思进取,最后一个说,邱宝阳很可能是混进紫阳门来偷宝贝的,因为他天天都在念叨碧根草……

就是“碧根草”这三个字,触动了燕齐的某根神经。燕齐当然知道碧根草是什么东西,燕齐还知道,鬼医向谦一直都在满天下地找碧根草。

所以燕齐看着邱宝阳的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因为他又想到了一件事。当初就是这个武功很弱的胖子,去了一趟千叶城,带回来一颗紫心果,才得以进了紫阳门。邱宝阳说紫心果是他自己从百毒禁地来找来的,当时齐越和燕齐都有些怀疑,因为齐越自己都不敢踏足百毒禁地。而这会儿燕齐更怀疑邱宝阳有可能是刻意混进紫阳门的,而他背后的人,说不定就是向谦!

燕齐脑补了一堆,因为跟向谦曾经的恩怨,燕齐直觉这个胖子跟向谦有关系,就满心的厌恶,直接让人把邱宝阳给绑起来拖到了紫阳门的刑堂,一句话没问,就上了大刑。

昨夜靳辰离开的时候才交代过风扬,说神医宗的那个胖弟子邱宝阳是自己人,让风扬看着别让他出事,谁知道今天就出了事。而风扬因为一大早被卢野叫去,等他听说紫阳门里出了个奸细,是神医宗的一个死胖子的时候,邱宝阳早已经在刑堂里被打得脱了好几层皮,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晕死过去了。

风扬知道紫阳门的刑堂由紫阳门一个武功很高的长老在看管,自己没有贸然行动,而是一边打探消息一边迅速地给靳辰和墨青传了信。

靳辰收到风扬的传信神色微凝,昨夜她还看到邱宝阳好好的,那胖子人很机灵,怎么突然就出事了,似乎还是不小的事情。

靳辰还没想好要怎么做的时候,风扬再次传信过来,说燕齐似乎怀疑邱宝阳是鬼医向谦派进紫阳门偷盗碧根草的奸细,所以把邱宝阳抓起来动了大刑。这还是风扬出卖色相,从卢馨儿那里得知的内幕消息,因为掌管刑堂的那位长老是卢馨儿的伯父。

靳辰的神色一下子冷到了极点,燕齐实在是欺人太甚!没错,向谦是一向对燕齐很不友好,但这跟邱宝阳有什么关系?难道每一个找碧根草的人都是向谦的人吗?燕齐分明就是个脑子有病的大贱人!

“我去紫阳门走一趟。”靳辰冷声说,话落吩咐风清给她找一套女装过来。

“你要用向谦徒弟的身份前去?”墨青一眼就看出了靳辰的打算。

靳辰微微点头:“燕齐不就是想要报复向谦吗,我给他这个机会!”

曾经向谦放言绝对不为紫阳门的人,尤其是姓燕的人医治,天下人都知道向谦极其厌恶紫阳门。而燕齐不敢对向谦怎么样,是他知道自己未必没有求着向谦的一天。只是如今,燕齐有了齐越这个神医亲爹在,恐怕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那些年在向谦身上受的气给报复回去吧?甚至捕风捉影的,就连一个普通的紫阳门弟子都不肯放过。

既然如此,靳辰就要用向谦徒弟的身份去会会燕齐和齐越,她倒想看看,那对父子能把她怎么着!

风清找来了合适的女装,而且按照靳辰的要求,是一套妖冶如火的红色裙子。靳辰换好衣服,墨青亲手给靳辰改了易容,变成了向雪儿那张有些妖娆的脸。靳辰在脸上戴了一层半透明的轻纱,瞬间妖女气质就满格了。

紫阳门里,齐越跟燕齐又起了争执。

齐越是在邱宝阳被燕齐带走一个时辰之后才收到消息的,等他见到邱宝阳的时候,邱宝阳已经不成人样了。

“你这是做什么?”齐越皱眉看着燕齐问。

“这人是混进来的奸细。”燕齐似乎已经认定邱宝阳跟向谦有关了。而正如靳辰所想,以前燕齐不敢招惹向谦,但是如今有齐越在,燕齐打算在向谦那里把那些年的场子都给找回来。

“当初救你的紫心果,就是他带回来的。”齐越看到邱宝阳的样子觉得于心不忍。他虽然不喜欢这个徒弟,但就算因为那颗紫心果,邱宝阳对燕齐都是有恩的。

“哼!”燕齐冷哼了一声,“他一个废物,却声称从百毒禁地里采到了紫心果,这本就很可疑。我怀疑他是向谦派来的。”

齐越神色微变:“这跟向谦有什么关系?”

燕齐冷笑一声说:“当初这胖子去了一趟紫阳城,就带了紫心果回来,而向谦那段时间正好就在紫阳城。向谦一直在找碧根草,这个胖子进了紫阳门之后也天天都在念叨碧根草。我不相信这些都是巧合。”

齐越皱眉:“你这样的想法太牵强了。”即便昨夜邱宝阳才对齐越提起过碧根草,但齐越还是觉得邱宝阳跟向谦不会有什么关系。原因很简单,齐越觉得以向谦的性格,最可能做的是直接杀到紫阳门强抢碧根草,而不是派奸细混进紫阳门徐徐图之。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弟子的声音:“门主,鬼医向谦的徒弟求见。”

燕齐和齐越的神色都变了。燕齐是没想到向谦的人还真的来了,而齐越是震惊于燕齐的猜测竟然是真的,而他都不知道向谦什么时候有了徒弟。

燕齐知道向谦有徒弟,他甚至因为关无涯,在千叶城的时候跟向谦的徒弟交过手,不过并没有打起来,而是那个女子骗了他。

这下倒是坐实了邱宝阳跟向谦有关,燕齐吩咐刑堂的弟子把邱宝阳收拾一下,关起来,然后看着齐越说:“你随我一起去会会向谦的徒弟吧!”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