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我要当你哥/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越神色莫名地跟着燕齐去了紫阳门待客的地方,远远地就看到一抹窈窕的红影站在一棵大树下面。齐越神色微怔:“向谦的徒弟是个女子?”

燕齐肯定地回答:“是,我在千叶城跟她打过交道,是个狡诈如狐的女人。”

这里是紫阳门的地盘,在燕齐看来,自己就是绝对的王者,而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怎么给向谦的徒弟一个下马威了。

谁知道,燕齐在距离靳辰还剩下五米远的时候,靳辰缓缓地转身,面对着燕齐和齐越,伸手一挥,五彩斑斓的毒雾瞬间朝着燕齐和齐越所在的方向弥漫开来。

燕齐万万没想到这姑娘来了他的地盘竟然还如此嚣张,而齐越神色一变,拽着燕齐连连后退,附近紫阳门的弟子正在纷纷倒下。

“来人,抓住这个妖女!”毒烟终于散去,燕齐有些气急败坏地大吼了一声。

只是附近的弟子都昏迷不醒地倒在地上,而燕齐口中的妖女靳辰,身边还跟着一个容貌极其出色的年轻男子作为随从,正是墨青。这会儿墨青从正厅里面搬了一把高高的椅子出来,靳辰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看着燕齐冷笑了一声:“你如果不怕紫阳门的人全部被放倒的话,尽管找人过来。不对,你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高手,为何不亲自动手过来抓本姑娘呢?怕毒?那真是对不住,本姑娘是小鬼医,不用点毒,怎么对得起这个名号?”

燕齐脸色涨红,看着靳辰冷声说:“你以为就凭你那手不入流的毒术,就可以在紫阳门里横行了吗?”

“当然不。”靳辰冷笑,“本姑娘又不是螃蟹,为何要横行?至于你说本姑娘的毒术不入流,本姑娘觉得应该让你亲身体会一下,什么才是真正不入流的毒术。”

靳辰话落,她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没做,齐越却神色大变,伸手就把燕齐拉到了他的身后,而空中毫无预兆飘过来的一股极淡的香气全部涌入了齐越的口鼻之中。他迅速拿出一颗药丸扔进了口中,面色沉沉地看着靳辰说:“姑娘何不报上名来?”

“听好了,本姑娘名叫向雪儿。”

靳辰话落,齐越神色大惊,竟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这让靳辰有些不明所以。而齐越很快镇定了下来,看着靳辰冷声说:“向姑娘,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本姑娘见人说人话,这见到畜生,就喜欢用毒来说话。”靳辰话语中满是傲慢和不屑。

燕齐冷声对齐越说:“去把她给杀了!”

齐越看了一眼燕齐,却没有按照燕齐的要求去做,而是看着靳辰面色沉沉地说:“向姑娘不妨表明来意。”齐越是第一次见到向谦的徒弟,而他这会儿深刻体会到了,这姑娘的性子之恶劣,完全不逊色于向谦。

“把本姑娘的师弟交出来。”靳辰冷声说。

“你师弟?”燕齐冷笑了一声,“你是说紫阳门那个奸细吗?不好意思,他已经被处死了!”

“那你就去为他陪葬吧!”靳辰神色一冷,飞身而起就朝着燕齐杀了过来。而齐越本想挡在燕齐面前,谁知道身子一晃,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齐越心中一沉,又吃了两颗药,赶紧坐在一旁打坐调息,才感觉体内激荡的内息平复了下来。他还是小看了向谦的徒弟,没想到刚刚中的毒烟竟然那么霸道,他吃了三颗自己精心研制的解毒丸才解了大半,而那样的解毒丸原料极其难得,齐越只是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这还是第一次用上。

大名鼎鼎的神医一见面就中了靳辰的毒药,这件事看似有些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燕齐看到齐越中招,心中大惊,难免有些慌乱,感觉他对向谦这个徒弟的实力估计有误。

燕齐跟靳辰交手之后,虽然震惊于靳辰如此年轻竟然有这么高深的武功,但是也并不觉得自己会输给靳辰。

两人过了百招仍未分出胜负,而墨青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住手。”

靳辰和燕齐很快分开,燕齐转头就看到墨青的剑已经架在了齐越的脖子上。

“不废话了,现在立刻把我师弟给放了。”靳辰看着燕齐冷声说。她给齐越下的毒可不是一般的东西,齐越是很厉害的神医,如果不是的话,这会儿早就七窍流血而亡了。

“来人!去把邱宝阳带过来!”燕齐握着拳头冷声说。

很快有人领命下去了,靳辰就坐在那里,齐越闭着眼睛似乎正在逼毒,墨青的剑依旧架在他的脖子上,而燕齐站在一旁,神色变幻不定。

看到邱宝阳的时候,靳辰真的怒了。那个昨晚还生龙活虎的胖子,这会儿奄奄一息地被人抬了过来,脸色煞白如纸,身上的衣服明显换过,但是依旧在往外渗血,鬼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非人的折磨。

“小姑娘,见好就收吧!”送邱宝阳过来的紫阳门刑堂长老卢方看着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这里是紫阳门,你的毒总有用尽的时候,你的武功也并非无人能及,更何况双拳难敌四手,现在你还有机会全身而退。”

靳辰看了一眼卢方,这个老者长得一副凶相,右脸上还有一道很深的伤疤,但说话的语气却跟他的样子不太相符。

靳辰是来救邱宝阳的,她并不认为自己和墨青两个人能把庞大的紫阳门怎么样,况且墨青还不能用武功。

靳辰最后放出了一个无毒的烟幕弹,就在紫阳门的人感觉无法视物的时候,墨青把邱宝阳给背在了背上,然后跟靳辰一起离开了紫阳门。

燕齐紧握着拳头,冷冷地看了依旧闭着眼睛在打坐的齐越一眼,甩袖大步离开了。齐越睁开眼神,神色复杂地看着燕齐的背影。其实齐越并不需要调息这么久,他在服下解毒药之后身体很快就没什么大碍了,而他之所以没有反抗,任由靳辰和墨青带着邱宝阳离开,其实只是因为靳辰报出的名字,向雪儿,这是齐越记忆深处不想触碰的禁地……

夜归客栈里。

靳辰给邱宝阳把了脉,直接爆了一句粗口。墨青动作十分利落地给邱宝阳包扎好伤口的时候,靳辰已经把给邱宝阳做的疗伤的药做好了,硬塞进了邱宝阳的嘴里。

靳辰和墨青坐在房间里,看着躺在床上的邱宝阳依旧紧闭的眼睛,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这孩子太死心眼了。”

邱宝阳跟靳辰不过是萍水相逢,靳辰是帮了邱宝阳,但是没想到邱宝阳真的会一直都记在心里,还记着靳辰需要碧根草,天天念叨着碧根草,结果给自己惹祸上身,遭了一场大罪。

如果不是因为碧根草的话,已经拜入紫阳门神医宗的邱宝阳,原本就算经常被人欺负,也不至于这么悲剧。若是靳辰今天不把他救出来,恐怕明日,他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江湖其实也是一座王国,而如今掌权的燕齐,跟视人命为蝼蚁的一国皇帝没有什么区别。今天燕齐可以仅凭自己的主观臆断就杀人,明天就可以没有缘由地草菅人命。说白了,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江湖,就是一个最能体现弱肉强食生存法则的地方。

“我感觉齐越似乎是故意放了我们。”墨青若有所思地说。其实他们两人去闯紫阳门,还是有些冒险的。不说燕齐的人品如何,也不说紫阳门里有多少败类,从实力上来讲,紫阳门的确是江湖至强。而卢方的话说的没错,在真正的实力面前,用毒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而紫阳门里的高手远不止齐越和燕齐。墨青不能用武功,靳辰还要带着重伤昏迷的邱宝阳,他们想要脱身原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甚至墨青和靳辰都已经计划好了从紫阳门离开的路线和方法,只是后来都没有用上。

而燕齐之所以没有找帮手来,是因为他下意识地认为有齐越这个绝顶高手加神医在,对付向谦的徒弟根本已经绰绰有余了。而齐越突然中招,让燕齐心中生出了一丝忌惮,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但事实上,靳辰的毒药很霸道,但是对于齐越这样的绝顶高手来说,他的反应似乎严重了一些,后来倒像是在刻意伪装,好放靳辰和墨青离开。

对于这一点,墨青有些不解。如果说这是因为齐越宅心仁厚,不想大开杀戒的话,根本说不通。因为齐越事实上并不一个真正的善人,他在紫阳门里做的事情,很多都是燕齐授意,目的也是为了帮燕齐。

靳辰神色莫名地说:“我觉得,齐越跟向谦似乎有过什么恩怨纠葛。”一个人并不会没来由地讨厌另外一个人,向谦很讨厌齐越,也很讨厌燕齐,原因靳辰并不知道。但今日齐越听到“向雪儿”这三个字的反应,表明齐越跟向谦真的有一些纠葛,他们之间似乎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等向谦来了问问吧。”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却说紫阳门。

齐越再次见到燕齐的时候,燕齐的脸色很臭,对他说话也阴阳怪气的。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齐越自诩神医却如此不济,竟然那么轻易地就被一个小姑娘给放倒了。

齐越并不在意燕齐对他的嘲讽,而是看着燕齐语重心长地说:“你不要再跟向谦作对了。”

燕齐神色一冷:“怎么?你也怕向谦?”

齐越微微摇头:“我不是怕向谦,但那人就是个疯子,你跟他作对,没有什么好处。”

“你就是怕了!”燕齐冷笑了一声,“你不是一直想让我认你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把向谦和他那个徒弟给杀了,我就认你这个爹!”

齐越神色一怔,沉默了下来。

燕齐本以为齐越会答应,谁知道齐越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开口说:“除了这件事,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去做。”

燕齐面沉如水:“好,你不帮我,我自有办法!”

齐越正想再劝劝燕齐,门外传来一个丫鬟急切的声音:“门主,不好了!小姐上吊了!”

燕齐猛地站了起来大步朝外走去,齐越神色有些焦急地跟了出去。

燕云的院子名叫云想院,位置绝佳,风景极好,因为燕齐和柳如眉都十分宠爱这个小女儿。

这会儿燕云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着,脖子上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勒痕。一个大夫正在给她把脉,柳如眉面色沉沉地站在一旁。

齐越比燕齐的速度更快,一进房间,就直接把那个正在把脉的大夫推开了,自己上前查看燕云的情况。发现燕云还有呼吸,齐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按了燕云身上的一个穴位,燕云很快就轻咳了两声,缓缓地挣开了眼睛。

“云儿!”柳如眉神色一喜,过来抱住了燕云。

燕云脸色青白,嘴唇毫无血色,目光有些呆滞地看了一眼柳如眉,喃喃地问:“玉哥哥……回来找我了吗……”

柳如眉面色一冷,燕齐的脸色更是冷到了极点,猛然握拳就砸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桌子应声而裂,足可见燕齐心中有多大的怒气。

燕齐和柳如眉只有一儿一女,儿子燕宇就比燕云大了一岁,这些日子一直都在闭关修炼,没有出现在外人面前。而燕齐和柳如眉对燕云这个女儿可谓是千娇百宠,百依百顺。

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东方玉,像是夺了燕云的魂一样,燕云一门心思就要跟东方玉在一起。虽然东方玉看起来病怏怏的不讨喜,但是他竟然达到了燕齐的要求,打败卢野成为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

这让燕齐和柳如眉都接受了东方玉这个人,因为东方玉的实力完全可以保护燕云了,更何况东方玉和燕云是两情相悦的。不说燕齐和柳如眉人品如何,他们的爱女之心并不是假的。

只是没曾想,到头来,所谓的高手东方玉,根本就是假的!当初打败卢野的那人,根本不是东方玉!

燕齐当然很愤怒,他原本是打算那日在喜堂之上直接杀掉东方玉,一来为了解恨,二来断了燕云的念想,三来也在江湖人面前立威。

只是很可惜,燕齐没能杀了东方玉,反倒让东方玉就那么跑了,最后只留下燕云日夜垂泪。

燕云总觉得东方玉会回来接自己,因为她知道东方玉身边有高手保护,她在想只要东方玉回来找她,她就会义无反顾地跟着东方玉走,不管去天涯海角。

或者,燕云觉得东方玉就算要一个人走,也要见她一面,给她一句承诺,这样她心中至少是有希望的,可以好好地等着东方玉回来接她。

再不济,燕云觉得东方玉应该给她写封信,即便只有寥寥数语,燕云也是满足的。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东方玉就那样头也不回地走了,他自认为燕云知道他的心意,自认为燕云会耐心等他变得强大之后回来找她,可是殊不知,情之一事,最怕自以为是,有些考验,真的经不起。

试想一个在万千宠爱中长大的千金小姐,看上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付出了一腔的痴情,愿意托付终身,不在意任何其他的人或事。结果就在成亲当日,那男人被逼走了,之后就杳无音信,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小姐如何能够忍受?

这小姐就是燕云,而那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就是东方玉。东方玉身边有高手护着,他是完全有能力在走之前来见燕云一面的,也完全有能力给燕云留下一封信。正是因为清楚这些,燕云才真的无法忍受,无法忍受那个男人就那样走了,抛下了她自己一个人。曾经的山盟海誓还萦绕在耳边,但当时的蜜语甜言,如今却都成为了扎在燕云心口的刀!

燕云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就完全颠覆了,用情太深,伤得太重,她绝望之下选择了轻生。好在云想院里下人很多,发现的及时,燕云还没断气就被救了下来。

柳如眉怒极,可是又不敢说什么话刺激燕云。因为知道齐越跟燕齐的关系,齐越是神医,柳如眉就开口请齐越照看一下燕云,齐越当然求之不得。

出了燕云的院子,柳如眉冷声说:“一定要找到东方玉,我要亲手把他千刀万剐!”

燕齐眼中满是杀意:“我已经派人去找了,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房间里的齐越看着燕云生无可恋的凄楚脸庞,心中心疼不已,因为这是他的亲孙女。或许是年纪大了,齐越想要重拾当年被自己抛弃的亲情,心中无比渴望燕齐能认他这个父亲,渴望能听燕宇和燕云叫他一声爷爷,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来紫阳门。

夜归客栈。

邱宝阳还没有醒,墨青在看着他。靳辰去改了易容,换了衣服,准备等晚些时候再商议接下来的行动。

风清进来了,神色莫名:“主子,夫人,冷肃来了紫阳城,跟冷无忧一起住进了夜归客栈。”

冷肃是刚刚才到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地住进了闹鬼的夜归客栈,如今恐怕紫阳城里的江湖人都得到这个消息了。曾经断魂楼行事高调的时候,只是杀人高调,冷肃这个楼主却不会这样招摇地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冷肃历劫之后回归断魂楼,断魂楼比以前低调了很多,实力却一点儿都没减,而冷肃的行事风格却让人有些无法捉摸了。

当然了,冷肃在江湖人眼中是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没有人想要招惹这样的存在。

“不用管他。”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因为冷肃不知道她来了紫阳城,更不可能知道夜归客栈是墨青的地盘。冷肃会来闹鬼的夜归客栈,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客栈闹鬼,对他来说比较有趣。

风清授意掌柜安排冷肃和冷无忧住在跟墨青和靳辰距离最远的地方,靳辰也没打算去见冷肃,但冷肃却真真是来紫阳城找靳辰的。

“去打听一下,看墨青有没有在紫阳城出现过。”冷肃吩咐冷无忧。墨青如今一头银发,出现在外面应该很惹人注目,不过冷肃转念也想到了,墨青极有可能会把头发染成黑色,再做了易容的话,就很难找了,于是冷肃又对冷无忧说,“打听一下紫阳城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冷无忧领命下去了,冷肃慵懒地坐在窗边,看着夜幕之下的紫阳城。天色已经很暗了,下方依旧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冷肃打量了一下他住的这个房间,房间里面很整洁,家具摆设也都不是次品。

冷肃觉得这夜归客栈很有趣,因为开在紫阳城闹市中最好地段的一家客栈,竟然因为闹鬼而无人问津。最奇怪的是,这家客栈已经开了几年,几乎没有收入却依旧没有关门。这就是冷肃选择夜归客栈的原因,他倒是想看看,这家客栈里到底有什么鬼。

紫阳城里发生的事情其实没有什么秘密,因为江湖人也爱八卦。冷无忧很快打探消息回来了,跟冷肃讲了最近紫阳城里发生的大事,而且就发生在这几天。

冷肃听完之后饶有兴趣地说:“燕齐竟然给他的宝贝女儿选了个冒牌货当女婿,有趣!最有趣的是,那冒牌货被揭穿之后竟然从高手众多的紫阳门里全身而退了。如果早来两天,就能看到一场好戏了!”

“不过你说向谦的徒弟今日出现在紫阳门?”冷肃问冷无忧。

冷无忧微微点头:“据说是紫阳门里出了一个奸细,是向谦的一个男弟子,而向谦的女弟子今日前去相救。”

“救出来了吗?”冷肃问。

冷无忧说:“救出来了。”

冷肃若有所思:“向谦的女弟子……向谦前段时间一直都在紫阳城,以前没听说他收过徒弟,那个女弟子会不会就是在紫阳城收的?就向谦那个性子,紫阳城里能入了他的眼的女子,我怎么觉得我应该认识呢……”

冷无忧微微垂眸,虽然冷肃没有明说,但是冷无忧知道冷肃在暗指谁。其实冷无忧觉得冷肃的推断过于巧合,应该不是真的。

“向谦的女弟子叫什么名字?”冷肃接着问。

冷无忧回答:“好像叫向雪儿。”

“向雪儿去紫阳门救人,是自己去的吗?”冷肃问。

冷无忧微微摇头:“跟她同行的,有一个男人。”

冷肃手指微动,他越发觉得自己的推断没有错,因为冷肃真的认为,如果向谦要在紫阳城收一个女徒弟的话,那么能入了向谦法眼的,应该就只有冷肃要找的那个姑娘了。

“去查那个向雪儿在哪里。”冷肃吩咐冷无忧。

冷无忧领命下去了,冷肃突然想到紫阳城中去走一走,就戴着面具出了房门。而走廊的另一端,有一个少年也正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跟冷肃打了一个照面,然后面无表情地进了隔壁的房间。

冷肃面具之后唇角微勾,有意思,他本以为这家闹鬼的客栈没有别的客人呢。

靳辰进了邱宝阳所在的房间,又给他把了个脉,确定邱宝阳的身体正在慢慢恢复,微微松了一口气。靳辰不喜欢欠人人情,但邱宝阳这个实心眼的胖子,已经让靳辰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靳辰在紫阳门里说邱宝阳是自己的师弟,其实事实并非如此。不过靳辰刚刚倒是想过让一门心思想学医术的邱宝阳拜入向谦门下,而墨青当时笑着说:“向谦应该不会同意,而且你确定不是把邱宝阳推向另外一个火坑?”靳辰表示,事在人为嘛,等见到向谦,她总归是要试一下的。

刚刚在走廊里碰到冷肃,靳辰表示很淡定。其实靳辰不是真的不愿跟冷肃来往,只是她来紫阳城是有目的的,不想做多余的事情。

但靳辰不想这会儿招惹冷肃,却挡不住冷肃自己凑上来。听到敲门声,靳辰对墨青摇了摇头,然后把房间里的屏风打开,遮挡住邱宝阳和墨青,自己过去打开了门。

“阁下有何贵干?”靳辰看着门外一身妖冶红衣,还戴着那张花哨面具的冷肃问。她此时的容貌是个少年,声音也是。

冷肃的声音似乎带着笑意:“能住进同一家客栈也是有缘,本尊是断魂楼冷肃,请这位小兄弟喝酒,不会不赏脸吧?”冷肃原本真的不是这样的人,但他总觉得这个少年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下意识地就过来了,而且还自报家门,直觉这少年不会被他吓到。

“冷楼主这么有闲情逸致,可惜本公子没空。”靳辰话落,后退两步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主动示好还碰了一鼻子灰的冷肃神色莫名地站在门口,摸着自己的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下。冷肃在想,如果是别人对他这样的话,他应该会直接挥刀砍上去。可他这会儿真的不舍得对刚刚那小子动手,见到他就想笑,这是为什么呢?

冷肃想啊想,想啊想,想着想着,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因为冷肃想到了,他这辈子只对一个人有过这种感觉,那个人就是靳辰。如今又突然出现一个跟靳辰身量相仿的少年,让冷肃一见到就想凑过去,而且根本凶不起来。这少年的身份……答案只有一个,冷肃觉得他找到他家小姐姐了!啊不!冷肃这次来找靳辰的目的,就是为了翻身当哥哥。所以冷肃心中突然有点小激动,他找到他家小妹了!

然后冷肃就一脚把面前的房门给踹开了,再一脚踹开了屏风,也不管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直接热情地朝着靳辰扑了过去:“小妹,哥哥终于找到你了!”

靳辰扶额,飞起一脚就朝着冷肃踹了过去。而冷肃挨了靳辰一脚之后非但不恼,再接再厉地朝着靳辰扑了过来:“小柔儿,小辰辰,我是你的冷哥哥啊!”

墨青的脸直接黑了,抓住手边的茶杯直接朝着冷肃的脑袋砸了过去,而抽风无底线的冷肃竟然转头对着墨青来了一句:“妹夫,我觉得你还是白头发比较好看!”

靳辰明白冷肃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刚刚露出了什么破绽,但是在冷肃这个脑回路很奇特的二货面前,什么逻辑都是行得通的。

“停!”靳辰抬脚,抵着还要扑过来的冷肃,没好气地说,“谁特么是你妹啊?能不能说人话?”

冷肃也不在意自己的娃娃脸太幼稚了,伸手摘下面具扔到一边儿,看着靳辰一本正经地说:“我不管你是靳辰还是南宫柔还是什么向雪儿,你不能这么欺负人!我明明比你大,曾经你强迫我叫你姐姐叫了那么久,我现在要求当你哥,你就表个态吧!我不接受反对!”

“你是不是想打架?”靳辰瞪着冷肃说。身为堂堂一介杀手头子,冷肃这样节操碎一地真的好吗?靳辰表示根本就不忍直视!

“好啊好啊!”谁知听到靳辰说要打架,冷肃瞬间兴奋了,“我就是想找你打架!如果我赢了,你作我妹!如果我输了,我当你哥!”

靳辰:“……滚!”

冷肃笑得比曾经猪头脸时期还没有节操,看着靳辰一脸荡漾地说:“小妹啊,哥哥真的是专程来找你的,你脾气不好没关系,哥哥以后罩着你,你想杀谁一句话!”

冷肃如今也想清楚了,天天跟一群冷血杀手混在一起,除了杀人没有任何乐趣,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有时候冷肃甚至诡异地觉得变成傻子猪头的那段时间是他这辈子最无忧无虑,最开心快活的日子。

所以冷肃下意识的想要靠近靳辰,因为这是他心底唯一的温暖和柔软所在。之前在千叶城的时候,冷肃见到靳辰还有些拉不下脸,一副傲娇欠揍样,结果就是靳辰根本不甩他。冷肃被靳辰无意识地晾了这么久,也把冷肃最后一点节操给晾没了。

冷肃现在什么都不管,他就是要纠缠靳辰,就是要当靳辰的哥哥,一想到靳辰甜甜地管他叫哥的画面,就感觉整个人要美得上天了!

遇到靳辰之后,冷肃经历了人生的最低谷,却找到了新的人生乐趣。一个人变得冷血都是有原因的,而一个冷血的人,变得不再冷血,也是有原因的。冷肃这会儿依旧是个冷血杀手,但他心中已经有了一块温暖的地方,他不愿把那块地方再封闭起来。

听到冷肃的话,靳辰有些无奈地说:“苏苏,如果你是来找我玩儿的话,姐姐真的没有时间陪你。”

再次听到靳辰叫他苏苏,冷肃感觉还挺高兴,不过靳辰在他面前自称姐姐他就不高兴了,看着靳辰十分严肃认真地说:“我都说了我要当你哥!你只要认了,我马上走!”

靳辰面无表情地看着冷肃:“我可以接受你当我小弟,至于让我叫你哥,没可能。你要么叫我姐,要么立刻滚!”

冷肃的神色瞬间就有些纠结了,看着靳辰幽幽地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我只要叫你姐姐,就可以一直跟着你?”

还没等靳辰回答,毫无节操的冷肃对着靳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响亮着叫着“姐姐”,又朝着靳辰扑了过来。

冷肃抱着“靳辰”,嘿嘿笑了两声,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猛然抬头才发现墨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而靳辰站在一旁似笑非笑。

冷肃十分嫌弃地推开墨青,后退了两步,看着墨青说:“真是小气!又没跟你抢,抱一下会怎样?”冷肃记得自己是猪头苏苏的时候抱过靳辰的,那会儿靳辰还会很温柔地揉他的脑袋,他很想再体验一下那是什么感觉。冷肃并不排斥墨青,其实是因为冷肃记得他曾经管墨青叫哥,还被墨青喂食过很多次,只是这会儿他打死也不会承认这一点。

“那个躺着的胖子谁啊?”冷肃转头看到了床上的邱宝阳,话落自己想起来了,“你师弟?”这句是看着靳辰问的。

靳辰微微摇头:“暂时还不是。”

“我就说嘛,我觉得除了你之外,别人入不了向谦那个死老头的眼!”冷肃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姐姐,你现在是鬼医的高徒,有什么好用的毒药解药各种药,每样都给小弟来十斤呗!”

靳辰很想把冷肃一脚踹飞:“十斤?你想当饭吃啊?”

冷肃嘿嘿一笑:“十斤太多,那就少来点儿也行。以后我出去杀人,先给他下个万虫万花散,折磨得半死再动手,肯定很爽!”

靳辰无语望天,她刚刚是有多想不开,才想重新认回她家苏苏小弟?如今的冷肃除了变得没节操这一点像曾经的苏苏,其他的哪里像了……

“我们真的很有缘分,我就是来找你们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冷肃看着靳辰和墨青说,“你们来紫阳城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啊!”

“你知道哪里有碧根草吗?”靳辰问冷肃。

冷肃十分迷茫地回答:“碧根草是什么?能吃吗?”

靳辰觉得自己多余问这一句,因为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隔壁的关妍之小姑娘一进来就愣在了那里,因为房间里多了一个红衣服的娃娃脸男人。

而冷肃看到关妍之,笑得一脸荡漾地问靳辰:“姐姐,这个可爱的小妹妹我可以调戏吗?”

靳辰扶额:“你给我滚!”

冷肃终于还是因为嘴太欠吓到了关妍之小姑娘而被靳辰赶了出去,他站在门外嘿嘿一笑,突然觉得心情倍儿好!这样的日子太好玩儿了,冷肃决定要死缠着靳辰,以后天天过有趣的日子。

如果时间能重来,靳辰绝对会在这天冷肃踹门而入的时候,拔剑横眉冷对,只对冷肃说一个字:“滚!”如果要加个期限的话,靳辰希望是一万年。因为被冷肃纠缠的日子,神奇到让靳辰怀疑人生的意义……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当天半夜,邱宝阳终于醒了。在房间里练功守着他的靳辰和墨青都很快走到了床边,就看到邱宝阳脸色苍白,神色有些迷茫地看着靳辰叫了一句:“东方……小兄弟?”

靳辰觉得也是蛮神奇的,这小子为啥会觉得一张生面孔就是她呢?靳辰一边给邱宝阳把脉,一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东方珩?”

邱宝阳眼睛微亮,看着靳辰说:“我爹说,我生来就有福气,运气很好的。如果我遇到什么麻烦,就在心里默念贵人的名字,贵人就会出现。”

靳辰微微挑眉:“所以你这次遇到麻烦,一直在念叨我?”

邱宝阳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东方小兄弟就是我的贵人,而且是我见过本事最大的人,我没想到东方小兄弟真被我念叨来了。看来我爹说的对,我好有福气,运气好好哦!”

看到邱宝阳浑身是伤,脸色苍白,还笑得傻兮兮的样子,靳辰的唇角也微微勾了起来,看着邱宝阳说:“嗯,你爹说的没错,你会很有福气的。”

邱宝阳说他饿了,正好靳辰让风清准备了清淡的粥,一直都在温着。

邱宝阳手臂受伤,靳辰要喂他吃,墨青神色淡淡地把碗接了过去,一口一口地喂邱宝阳吃。

邱宝阳一边吃一边问靳辰:“东方小兄弟,这位大兄弟是谁啊?”

靳辰微微一笑:“我男人。”

邱宝阳直接喷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和墨青,过了一会儿才有些尴尬地说:“你们……你们开心就好。”

靳辰恢复了女子的声音,看着邱宝阳微微一笑说:“其实我是女的,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邱宝阳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看着靳辰愣愣地说:“东方小兄弟,你是个姑娘?”

靳辰微微点头:“我的身份明天再跟你说,你现在赶紧吃完睡觉。”

邱宝阳点头:“哦哦!”他看看靳辰,又看看墨青,还是感觉很神奇。今天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对邱宝阳来说可谓跌宕起伏。他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现在大难不死,乐观地想着自己的贵人又出现了,他一定有后福的!

靳辰和墨青离开了邱宝阳的房间,回了隔壁准备休息一下,谁知道一进门就看到冷肃坐在他们房间里正在悠哉地喝酒。

看到靳辰和墨青回来,冷肃冲他们笑得一脸欠揍:“姐姐,姐夫,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咱们来喝酒聊天吧!或者咱们一起去紫阳门杀人玩儿?月黑风高夜,最适合杀人放火了!”

------题外话------

【推荐】古言:帝女有毒:枕上世子妃——雪琰

前朝公主诱拐郡王残废世子双剑合璧组队打怪的权谋权宠故事,双洁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小剧场:

某女盯着他的下半身看了许久,贼高兴。

稍不留神,某人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解开了婚服,继续脱。

“等等,你的腿……你不是不行吗?半身不遂啊?”

某人挑眉,褪尽衣衫,躺在床上邪魅而笑,勾了勾手指道:“娘子,来吃!”

某女傻眼,坚决不承认被迷惑了,“我无福消受。”

某人见她要走,瞬时移动身子,将她俘虏上了床榻,“那夫君我可要开荤了。”

某女悔恨,随意选了夫君怎么如此强势?难怪打怪兽时候次次都赢。她汗颜,还以为自己功力渐长呢,原来都是某人出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