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小爷我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三个人,靳辰和墨青与冷肃相对而坐,冷肃还热情地把自己带过来的美酒给靳辰和墨青各倒了一杯,然后伸手拉住了墨青的一缕头发揉了揉,好奇地说:“姐夫啊,你这头发是染的吧?用的什么染料?怎么搓不掉?”

墨青挥开了冷肃的手,神色淡淡地问:“你来紫阳城到底为何?”

冷肃正了正神色:“我就是来找你们的。”

“找我们做什么?”墨青看着冷肃问。事实上,曾经收留冷肃的不仅仅是靳辰,而是靳辰和墨青。甚至有一段时间,冷肃是一直跟墨青在一起的。不过在冷肃心中,他痴傻得变成一个脏兮兮的乞丐的时候,是靳辰把他带回去的,也是靳辰给他起的名字,他那段时间对靳辰的依赖最大,所以墨青在冷肃心里的地位自然是远不如靳辰的。

“玩儿啊!”冷肃一本正经地说。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务正业?”

冷肃笑了:“怎么会呢?断魂楼的生意特别好,日进斗金,不过也没谁请得起本楼主亲自出手嘛!所以我很闲的,就是专门过来找你们玩儿的!”

冷肃话落不等靳辰瞪他,就接着说:“我知道你们肯定是有事要办才来的紫阳城,我真的可以帮忙。”冷肃直觉靳辰和墨青要做的事情会很刺激很有趣,他一定要入伙。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墨青对冷肃微微摇头说:“如果你连碧根草都不认识的话,帮不上什么忙。”

冷肃嘿嘿一笑:“不就是一种药材嘛!姐姐你是鬼医的弟子,你教我认不就好了!小弟我聪明绝顶,一学就会!你们来紫阳城就是为了找碧根草?碧根草哪里有?紫阳门啊?难道是燕齐那个贱人手里有?不然我去把他抓了,断手断脚逼他交出来?我觉得这样比较直接!不过你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你们俩的武功加起来,对付燕齐绰绰有余了,何必这么低调?”

冷肃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靳辰表示很无语:“苏苏,你不是燕齐的对手。”

冷肃唇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我又不是一个人。断魂楼的那些废物杀手是没什么用,但是我新培养的百人断魂阵,比曾经更加厉害,你们俩想不想先体验一下?”

靳辰看着冷肃冷笑了一声:“你确定想让我先体验一下你的断魂阵?”

“咳咳!”冷肃瞬间想到了曾经发生的事情,摆了摆手说,“还是算了!上一个断魂阵就被你全灭了,我好不容易又重新搞了一个,还没用上呢!”

“苏苏,你认识齐越吗?”靳辰看着冷肃问。

“姓齐那个死老头啊?”冷肃微微点头说,“认识,曾经去找他抢过一点药。”在当上断魂楼楼主之前,冷肃虽然是上一任楼主的徒弟,但说白了也就是断魂楼里的一个高级杀手,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也不是任何时候都无往不利的,经历过不止一次生死关头。所以冷肃跟齐越和向谦这两个当世医术最厉害的人物都打过交道。有一次冷肃受了重伤去找向谦,结果差点被向谦毒死,后来才去找的齐越,不过都闹得并不愉快,因为冷肃也不是诚心上门去求药,根本就是去强抢的。

“那你知道燕齐是齐越的儿子吗?”靳辰问冷肃。冷肃毕竟是混江湖的,或许能知道一些江湖秘事。

结果又让靳辰失望了,冷肃饶有兴味地来了一句:“燕齐竟然是那个老不死的儿子?有趣!真有趣!”

对于冷肃只用有趣和无趣来评判所有的事情,靳辰真的有点无奈,看着冷肃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有什么行动需要用你的,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喝点酒呗!”冷肃看着靳辰和墨青都没动的酒杯,故作伤心地说,“这是我专程带过来跟你们分享的美酒,你们这是看不起我,没把我当自己人!”

靳辰幽幽地说:“苏苏,我可以收回今天跟你说的话么?咱们别做自己人了。”

冷肃瞬间就怒了:“小爷我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现在我已经来了,又想让我走?没门儿!窗户都没有!”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别贫了,你身后就是门,回去睡觉,有事明天再说。”

冷肃本来还准备打死都不走,结果墨青和靳辰十分默契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就是表明冷肃要的面子他们给了。

冷肃瞬间开心了,嘿嘿一笑说:“姐姐姐夫,小弟不打扰了,你们加油,早点给小夜生个弟弟!哈哈哈哈哈哈!”

冷肃嗨嗨地走了,出了门还在外面把门给关上了。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小青青,你觉得这个小弟怎么样?”

墨青揽住靳辰朝着床边走去,揉了揉靳辰的脑袋,目光了然地说:“其实冷肃就是喜欢你,才非要凑上来的。”

靳辰眉梢微挑:“你可以接受冷肃缠着我?”

墨青微微一笑:“小丫头,你的亲人,你的朋友我都可以接受,冷肃不过是其中之一。”墨青对靳辰是有很强的占有欲,但这并不代表他希望靳辰一直只跟他在一起,不跟亲人来往,没有知交好友。墨青希望给靳辰的,是靳辰想要的,无拘无束的,丰富多彩的生活。所以靳辰的生活里面可以有靳家人,可以有魏琰,可以有齐皓诚,当然也可以有冷肃。因为信任,所以墨青不会怀疑,可以坦然接受,并融入靳辰生活的一点一滴。

靳辰凑过去在墨青唇角吻了一下,嘻嘻一笑说:“小青青,你真好。”有些男人,爱得霸道至极,要求除了他之外,女人不能对别的男人笑,不能跟别的男人多说话,更不能跟别的男人单独在一起。那不是靳辰想要的爱情,也不是靳辰想要的生活。她很幸运她碰到的是墨青,因为墨青真的很懂她。

“我们明晚再去紫阳门看看吧。”靳辰对墨青说。靳辰觉得燕齐手中有碧根草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不然燕齐不会对碧根草这么敏感,差点因此弄死邱宝阳。只是经过邱宝阳一事,就算燕齐手里有碧根草,肯定也会提高警惕。找东西这件事,其实远比杀人困难多了,因为那么小的东西,那么大的地方,真藏好了,根本就找不到。

齐皓诚曾经去闯过燕齐的秘密藏宝库,还给靳辰提供了一张十分详细的地图,如今应该可以派上用场。靳辰准备先去能找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如果最终真的都没有的话,再考虑杀人放火威胁绑架这样的手段,到那时就是明目张胆地硬抢了,跟整个紫阳门为敌。

“叫上冷肃一起吧。”墨青说,“不带他的话,他肯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墨青也算是看明白了,冷肃就是纠缠上靳辰了,如果他们接下来的行动瞒着冷肃,把冷肃排除在外的话,冷肃说不定会变本加厉缠着他们……对于如今幼稚得要死,毫无节操的冷肃来说,在靳辰面前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靳辰微微点头:“我也正有此意。”是冷肃硬要凑过来的,也是冷肃上赶着管靳辰叫姐姐的,但靳辰并不想利用冷肃。只是就像冷肃所说,他们已经是自己人了,靳辰是真的把冷肃当做小弟的。冷肃既然觉得有趣,靳辰也觉得冷肃应该可以帮得上忙,就让冷肃一起去。大家自己人,不说二话。如果未来冷肃碰到什么麻烦,靳辰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第二天一早,邱宝阳的伤又好了一些,不过还是需要再卧床静养几天。夜归客栈里有专门的下人在照看他,安全也不用担心。

关妍之小姑娘几乎不会出自己的房门,就算出门也是很快进了隔壁靳辰的房间,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靳辰和墨青本来打算这天去紫阳山上走走,主要目的是寻找碧根草,也可以顺便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药材。说起来靳辰在成亲之前还说想要在千叶城墨府里种一片药材,墨青为此还把开得正好的牡丹园都给毁了,腾出了一片空地出来。只是他们成亲之后,根本没有在墨府住过一天,那片空地如今依旧是空地。

靳辰和墨青依旧易容成江湖剑客的模样,出门下楼,就看到冷肃大咧咧地坐在夜归客栈的大堂里面,正等着他们呢。而冷肃依旧是那身招摇的红衣,脸上依旧带着那张花哨的面具,看到墨青和靳辰下来,还冲他们挥了挥手:“咱们今天去哪儿玩儿啊?等你们老半天了!”

冷肃就怕墨青和靳辰偷偷溜出去做什么事情不带他,所以天刚亮就下楼坐在门口守着了,感觉自己十分机智。

断魂楼昨夜接了一单大生意,冷肃直接大手一挥,要求冷无忧亲自去处理,直接把冷无忧给赶走了。因为冷肃很烦冷无忧一直跟着他,冷肃现在准备跟着墨青和靳辰混,他自己都是个小弟,不需要带别的小弟在身边。

“我们想低调一点,你确定你要穿成这样出去?”靳辰看着冷肃问。

冷肃非常傲娇地说:“我就喜欢穿成这样!这样多好啊!我跟着你们,谁都不敢招惹你们了。”

“你开心就好。”靳辰话落就跟着墨青一起出了夜归客栈。

墨青和靳辰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左不过就是有人说这两个年轻人胆子真大,竟然还敢住在闹鬼的客栈里面。而当所有人看到冷肃大摇大摆地从夜归客栈里面走了出来,神色都微微变了。

附近的人,以往看到有人要住夜归客栈的时候,都会想这人半夜肯定会被吓得半死跑出来。而昨天冷肃住进去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想,这个客栈要倒霉了,不管夜归客栈是真的闹鬼还是装神弄鬼,只要惹了冷肃这个魔头不高兴,把客栈拆了都是轻的。只是一夜过去,冷肃啥事儿都没有,客栈也没被拆了。

上了紫阳山,靳辰和墨青在有目的的到处寻找,而冷肃对这方面什么都不懂,就嘻嘻哈哈地跟在一旁,一直不停地说话。

“为什么一定要找碧根草呢?”

“这个是不是?”

“这个也不是啊?”

“啊!这里有条蛇!”

“啊!这个虫子长得好丑,是不是有毒?”

……

墨青和靳辰都十分淡定地把冷肃当成了空气,冷肃见没人回应,也觉得无趣,就把玩着一根草,跟在墨青和靳辰身后走。

紫阳门。

燕齐昨夜就收到冷肃来到紫阳城的消息的了,也知道冷肃住进了夜归客栈。不过紫阳门并不想招惹断魂楼,燕齐只是让人远远地看着冷肃的动静,不想引起冷肃的不快。

只是一大早燕齐就收到消息,说昨夜紫阳门死了几十个弟子,死得有些蹊跷。

燕齐脚步匆匆地过去看,就发现死的都是紫阳门他这一脉的弟子,每个人身上都没有挣扎的痕迹,也没有伤口,但死法是完全一样的,因为他们都被吊死在了自己房间的房梁上。齐越看过之后说,他们都是被活生生吊死的。

因为这几十个弟子都没有专门的下人伺候,还住在同一个很大的院子里,有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大白天了,消息根本就封锁不住,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传遍了整个紫阳门。

没有人认为这几十个弟子都是因为不想活了,约好一起自杀的,因为他们很明显是被人害死的。而这样的事情,在紫阳门里以前从未发生过。

紫阳门算不上戒备森严,因为常有弟子进进出出来来往往。但是紫阳门的弟子只要单独住的,都是实力很不错的,有专门的下人伺候。而像这次死的这几十个,实力都一般,几十个人住在一个院子里。如果说他们是被高手在夜里抹了脖子,可能其他弟子也不甚在意,只是如今这几个人都活生生地被人吊死了!死相十分难看!

这样的杀人手段很少见,固然有些弟子会自我安慰,想着凶手或许就是找那几十个人寻仇的,其他人不用担心。但是更多的弟子会想,是不是有高手想要报复整个紫阳门,这只是个开始。

燕齐面色沉沉地让人把那几十具尸体给处理掉,然后把那个院子给封了起来,他准备跟齐越单独谈谈。

结果燕齐和齐越刚刚在燕齐的书房里面坐下来,门外就传来一个弟子惊惧的声音:“门主!盛师兄死了!”

燕齐面色一沉,出门就看到一个弟子脸色发白地站在门口,燕齐冷声问:“怎么回事?”

那个弟子战战兢兢地说:“回……门主的话,盛凌锋盛师兄,被人砍掉四肢,拔掉舌头,杀死之后挂在了大门口的牌楼上……”

紫阳门占地面具很广,而紫阳门的标志就是紫阳门正门十米之外的那座高大的牌楼,过了那座牌楼,就算进入紫阳门的范围了。

而紫阳门就在紫阳城里面,很多人远远地就能看到那座牌楼。这会儿上面突然出现了一具被人砍掉四肢,看起来十分恐怖的尸体,很快吸引了不少人围观,纷纷指指点点。

等紫阳门的弟子把尸体弄下来之后才发现,那是门主燕齐的心腹弟子盛凌锋,是紫阳门里面实力十分出色的弟子,很得燕齐的看重。不少弟子都知道盛凌锋被燕齐派出去执行秘密任务了,没想到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到紫阳门。

盛凌锋被挂上牌楼的时候似乎还没死,而高大的牌楼上面,“紫阳门”三个字,已经被盛凌锋的血给染成了红色,看起来触目惊心。

盛凌锋的尸体被抬到燕齐面前的时候,燕齐快要被气炸了!先是昨夜几十个弟子悄无声息地被人吊死,如今盛凌锋又惨死,燕齐心中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这会儿不知所踪的关无涯!

“让所有人都闭嘴!”燕齐冷声说,“如果谁敢多嘴多舌,立刻逐出紫阳门!”

燕齐再次回到书房的时候,齐越还面色平静地坐在那里。燕齐看着齐越冷声问:“你真不知道关无涯在哪里?”

齐越知道燕齐怀疑昨晚和今天的事情都是关无涯做的,齐越也有这个想法。他对燕齐微微摇头说:“当时我并不知道你要对无涯宫出手,跟关无涯分开之后就再没见过他。”

无涯宫的灭门惨案,齐越是被燕齐利用了,事先并不知情。他邀请关无涯喝酒,彻夜长谈,第二天一早就分开了,回到紫阳城才知道燕齐竟然派人在那晚把无涯宫灭了的事情。不过齐越也是无意中听说的,甚至都不知道关妍之曾经被盛凌锋抓回来过。

“一定是关无涯那个老不死的!”燕齐冷声说。他计划灭了无涯宫已经很久了,以前是不把重伤的关无涯放在眼中,但是没想到关无涯竟然把伤给治好了,燕齐当然容不下他。不过燕齐知道关无涯的实力,为了稳妥起见,他先利用齐越引开关无涯,然后一举灭掉了整个无涯宫,就剩下了关无涯自己,燕齐其实并不担心。

燕齐原本设想的是,关无涯一定会光明正大地杀到紫阳门来,拼死为无涯宫死去的弟子报仇,这也很符合关无涯的性格。而只要关无涯敢出现,燕齐就能让他有来无回。

只是没想到,关无涯竟然像个幽灵一样,开始暗中灭杀紫阳门的弟子。别人或许不知道,燕齐最清楚,昨夜死的那几十个弟子,就是当时跟着盛凌锋去无涯宫的那些!而盛凌锋绝对是死得最惨的那个!

以关无涯的实力,他要真的这样一直藏着,一点一点地杀人,燕齐根本奈何不了他!

齐越叹了一口气,看着燕齐说:“早知今日……”

“住口!”燕齐冷声说,“我如何行事,不需要你来说教!关无涯不是你的老朋友吗?他很可能会来找你,到时候你就出手杀掉他!”

齐越神色有些难看地说:“我做不到。”他最近内心很是煎熬,他已经对不起关无涯了,怎么可能亲自对关无涯出手?

“你做不到?”燕齐冷笑了一声,“不用在我面前假惺惺!无涯宫那些人的惨死,也有你的一份!你以为关无涯找你,是想听你解释吗?你不杀他,他也会杀你!”

齐越神色一僵,久久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燕齐说的是真的。无涯宫上上下下百口人一夜之间惨死,那些人都是在无涯宫没落的时候,依旧对关无涯不离不弃的弟子,甚至一大半都是关无涯亲手捡回去养大的孤儿。就在他们惨死的那晚,关无涯还在跟齐越说,他如今武功恢复了,要尽快想办法让弟子们的生活过得好一点……

齐越真的很后悔,他觉得根本无颜再见关无涯,可燕齐是齐越的儿子,齐越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如果……”齐越神色有些难堪地开口,“如果我能劝说关无涯放下仇恨,你能不能不要再与他为敌?”

燕齐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看着齐越冷笑了一声:“没想到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天真!那样的灭门之仇,关无涯不可能放下,所以他必须死!”

燕齐和齐越都不知道盛凌锋瞒着他们把关妍之活着带回了紫阳门的事情,所以他们都认为关无涯唯一的孙女关妍之也已经死了。这样的灭门之仇,任何人都不可能放下。

齐越再次沉默,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很多事情,早已经脱离他的掌控了……

靳辰和墨青以及冷肃回到夜归客栈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午饭他们就是在山上解决的,因为冷肃死活非要吃靳辰亲手烤的鸡,还颠颠儿地去捉了四只肥美的山鸡放在了靳辰面前,一副吃不到烤鸡就不走的样子。

结果靳辰和墨青一起动手烤鸡,冷肃就嘿嘿笑着坐在一边儿等着吃。靳辰有好几次都很想把手中的烧火棍戳到冷肃脸上去,这个无赖抽风又好吃懒做的货!

最后四只鸡有两只都进了冷肃的肚子,冷肃心满意足地摸着肚子对靳辰说:“姐姐,我以后可以天天吃吗?”

然后靳辰就拿着已经凉掉的烧火棍在冷肃脸上画了一个黑色的大叉叉,用行动回答了冷肃的问题……

三人回到夜归客栈,冷肃不仅死皮赖脸地跟着进了墨青和靳辰的房间,而且还说准备搬到他们隔壁住。

风清很快进来了,跟墨青和靳辰禀报了紫阳门今日发生的事情。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应该是关无涯做的。”

“你怎么知道?”冷肃一副求知若渴的眼神。

墨青一边把冷肃要往靳辰身边挪的椅子给踹回去,一边神色平静地说:“无涯宫被燕齐灭了门,就剩下了关无涯祖孙俩。”

“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不知道!”冷肃明显一副准备看好戏的表情,“关无涯那老头绝对不会让燕齐好过的!”

“暗中去找关无涯,必要时放出关妍之在夜归客栈的消息。”靳辰若有所思地说。关无涯武功是很高,但是他一个人对上齐越和燕齐父子俩,也是必死的结果,更何况紫阳门里还有很多高手。靳辰并不希望看到关无涯大仇未报,却把自己搭进去了。

风清领命下去了,冷肃神色有些惊奇:“隔壁那个小姑娘是关无涯的孙女啊?话说姐姐你是怎么跟关无涯又扯上关系的?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帮关无涯老前辈找紫阳门报仇了?我觉得关无涯把人吊死这个办法倒是不错,比用刀杀人有趣多了,最重要的是干净,不用担心那些脏兮兮的血会溅到自己身上……”

“停!”靳辰看着依旧在天马行空胡言乱语,片刻之间已经从关无涯扯到了杀人方法的冷肃,无语地打断了他。

“我很认真地在提议啊。”冷肃一脸无辜,“姐姐救了关妍之,肯定跟关无涯是一伙的嘛!其实说起来,关无涯当年还救过我一次呢,十几年前的事情,我都快要忘记了。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我决定了,我要跟姐姐一起帮关无涯灭掉紫阳门!”

靳辰扶额:“苏苏你真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不过一切都等我们找到关无涯再说吧。”

被靳辰夸奖的冷肃瞬间就很嘚瑟了:“那是!别人说我是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那都是对我有误解!”

靳辰看着冷肃幽幽地说:“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

等冷肃听靳辰说今晚要带他一起去紫阳门寻宝的时候,嗨嗨地回去换了一身夜行衣,不过脸上依旧戴着那张闪瞎人眼的面具。

“把你那个摘了,戴这个。”靳辰拿出一张很丑的铁面具递给冷肃。

冷肃全身心都是拒绝的:“不行不行!这个不配我帅气的脸!”

靳辰强制性地亲手把面具戴在了冷肃的头上,然后冷肃眼神哀怨地看着墨青戴了一张金灿灿的面具,靳辰戴了一张漂亮的银色面具,当即就不乐意了:“为什么我的最丑?”

靳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苏苏啊,不要在意这些身外之物,一个面具而已,回头姐姐专门给你做一个好看的,今天先用这个吧。”

冷肃在靳辰面前就像个大狗狗,靳辰只要顺毛摸,他瞬间就舒坦了,看着靳辰点点头说:“我要一个比姐夫的还好看的。”话落还挑衅地看了墨青一眼。

靳辰微微点头:“没问题。”墨青表示他不跟一个幼稚鬼一般见识。

夜半时分,三人离开夜归客栈,就朝着紫阳门而去了。

紫阳门里,夜已经深了,齐越依旧还没睡,因为他一躺下满脑子都是关无涯一脸恨意的脸。

实在睡不着,齐越起身出了院子,朝着不远处的湖边走去,准备去吹吹风,冷静一下。

齐越刚刚在湖边站了没多久,神色微变,转身就看到一个人出现在不远处,可不就是关无涯吗?

让齐越奇怪的是,关无涯的神色很平静,平静得有些不太对劲。

齐越还没开口,关无涯看着他,语气平静地说了一句:“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终于找到了你的儿子。”

齐越神色一僵。齐越跟关无涯是多年的老友,关无涯知道齐越有个儿子,是齐越跟关无涯说的。齐越的说法是,他的儿子很小就跟他失散了,他这些年一直都在找。但事实并非如此,齐越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谁,也知道他的儿子在哪里,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有认而已。

甚至齐越知道,当年燕齐是被关无涯所救,被关无涯养大的。齐越还知道,当年关无涯身受重伤,无涯宫的没落,都是燕齐害的。

可是齐越从未对关无涯说过这些,他心中对关无涯的愧疚由来已久,当初也曾经尽全力地想要医治关无涯,弥补一下燕齐犯下的过错,只可惜并没成功。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无涯宫被灭门的那个晚上,关无涯被齐越叫出去喝酒,还问起齐越有没有儿子的消息。当时明明已经找到燕齐,甚至加入紫阳门的齐越,却跟关无涯说,没有……

关无涯问齐越为何要加入紫阳门,齐越说是因为燕齐对他有恩,而他想要找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传道授业。

因为关无涯太信任齐越这个老朋友,所以从未怀疑过齐越这些年一直都在骗他。可如今关无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当年无意中救下的那个少年,本名根本不是燕齐,而是姓齐!

关无涯被齐越和燕齐父子俩欺骗,最后害得他一无所有,那些死去的无涯宫弟子,都是他的亲人啊!而关无涯在无涯山上没有找到关妍之的尸体,等他抓住盛凌锋的时候,盛凌锋竟然丧心病狂地跟他说,他已经把关妍之先奸后杀了……

关无涯这辈子杀过人,但从来没有用过那样极端的手段,因为当时他只有一个想法,他要把那个害死关妍之的男人千刀万剐!

如今,关无涯看到齐越,神色平静至极,心中却满腹仇恨。他觉得自己真是蠢,当年被器重的徒弟燕齐害,如今又被信任的朋友齐越和燕齐联手害,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父子的?

“关兄,你听我解释……”齐越看着关无涯,神色十分难堪地开口。

“无需多言。”关无涯拔剑,看着齐越冷声说,“今日我是来杀你的,拔剑吧。”

“关兄……”齐越还想说什么,关无涯神色一冷,已经飞身而起朝着他杀了过来。

齐越最终还是拔出了自己的剑,跟关无涯战在了一起。作为多年的好友,他们对彼此的实力都很了解。齐越在世人眼中虽然只是个神医,但他的武功并不比关无涯逊色。

就在关无涯和齐越打得越发激烈的时候,燕齐来了。燕齐也是因为睡不着,总感觉关无涯会突然出现,所以就来了齐越这里,没想到关无涯真的在。

而燕齐看到关无涯,眼中立刻出现了一丝杀意,拔剑飞身而来,跟齐越联手对付关无涯。

墨青和靳辰冷肃三人来了紫阳门之后,就目标明确地按照地图的指示,去找燕齐的秘密藏宝库了。

只是很可惜,被齐皓诚偷盗过一次的藏宝库,燕齐已经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转移走了,只剩下了一个空空如也的密室。

“要我说,不如把燕齐的女儿抓了,威胁燕齐交出碧根草。”冷肃提议道。

“燕齐是不是有个儿子?”靳辰问。

冷肃微微点头:“是有个儿子,不过好像听说在闭关。”

“那就把他儿子抓了吧。”靳辰面无表情地说。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密室,靳辰突然觉得冷肃的提议也不错,不过靳辰并不想动燕云,既然燕齐还有个儿子,那就抓了他的儿子吧。

“我们现在就去吧!”冷肃已经摩拳擦掌了。

只是三人在去找燕宇的路上,路过了紫阳门神医宗所在的地方,正好看到了齐越和燕齐父子俩联手,一前一后把剑插入了关无涯身体的一幕!

靳辰眼眸一缩,冷肃骂了一句:“我艹!”两人一起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墨青并没有凑过去。

关无涯知道齐越的实力,也知道燕齐的实力,很清楚这对父子联手的话,他会有来无回,但是关无涯还是来了。

关无涯不是燕齐,也不是齐越,他心中始终有那份一直坚守的道义在,做不出滥杀无辜的事情,所以他只是把当初去无涯宫大开杀戒的那些弟子全部亲手杀掉了,并没有伤害紫阳门其他无辜的弟子。

而关无涯今夜只想放手一搏,如果死了,他正好去地下跟他的弟子们,还有他的孙女团聚。因为他已经不知道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义了,他一直都在自责和悔恨,因为他觉得就是因为他识人不清,才害了无涯宫。

齐越和燕齐父子联手,关无涯根本不是对手,如今被两人同时重伤,他已经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死亡了。

齐越看着关无涯,神色痛苦地转过头去,心中十分不忍。燕齐的脸上却有一丝兴奋,这么多年了,关无涯终究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从今以后,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只是突然有两个穿着夜行衣戴着面具的人从天而降,一人挥刀朝着燕齐的脖子就砍了过去,燕齐神色大变,拔剑抽身后退,在齐越愣怔的功夫,靳辰已经接住了正要倒下的关无涯。

“关前辈,妍之还没死。”靳辰在关无涯耳边快速地说了一句,抱起关无涯就走。

可怜的冷肃跟靳辰的默契不到位,还以为不仅救人还要杀人,结果刚跟燕齐过了两招,看到齐越虎视眈眈地杀过来了,冷肃转头就发现墨青和靳辰都跑了……

冷肃欲哭无泪,他根本不是燕齐的对手,更别提齐越了!突然想起靳辰在出发之前给他的毒药,冷肃拿出来就朝着齐越和燕齐扔了过去!

毒药在这种时候还是很管用的,在燕齐和齐越躲避的功夫,冷肃已经一溜烟儿不见了人影。

燕齐怒极,他本以为今晚可以一举杀掉关无涯,谁知道最后关头又被人插了一脚,竟然把关无涯给救走了!而他直觉救关无涯的人肯定跟向谦有关,因为当初关无涯的伤就是被向谦和他的徒弟治好的,而燕齐知道向谦的徒弟就在紫阳城!刚刚最后那人突然用的毒也更加印证了燕齐的猜测。

本以为关无涯如今孑然一身无依无靠,根本不足为惧,可是如果关无涯跟向谦联合起来的话,这对燕齐来说,真的很棘手。因为关无涯的心思和行事作风燕齐还能猜到,而向谦和他的徒弟根本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儿,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燕齐觉得,他应该好好想想应对之策,最好能把关无涯和向谦师徒一网打尽!

却说那边,关无涯在被靳辰带走的时候,靳辰已经给他塞了几颗止血和治疗内伤的药。

等关无涯被带到夜归客栈,见到关妍之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瞬间就老泪纵横了!

关无涯和关妍之祖孙俩抱头痛哭,这些日子的担心和痛苦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但无涯宫那些惨死的弟子,却是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

“爷爷,先让靳辰姐姐给你疗伤吧。”关妍之擦干眼泪,扶着脸色发白的关无涯,让他躺在了床上。

“靳……”关无涯神色有些震惊地看着救他的那个少年,这竟然是靳家五小姐?

墨青一边给关无涯包扎伤口,一边对关无涯说:“我是墨青。”

等关无涯听到靳辰说她其实就是向谦的徒弟向雪儿的时候,已经震惊得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而最后回来的冷肃一进门就怒气冲冲地冲着靳辰大吼了一声:“你这怎么当人姐姐的?竟然在危急关头扔下我跑了?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靳辰转头看着冷肃:“有什么后果?”靳辰知道冷肃可以脱身,而如果他们都去打架的话,最终未必能打赢,就算赢了,重伤的关无涯也早就死了。

冷肃眼眸一闪,看着靳辰十分认真地说:“你如果不让我抱一下的话,我真的生气了!”

靳辰神色平静地走过去,伸手抱了冷肃一下,还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了,别闹了,自己去玩儿吧。”

------题外话------

【推荐】古言:帝女有毒:枕上世子妃——雪琰

前朝公主诱拐郡王残废世子双剑合璧组队打怪的权谋权宠故事,双洁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小剧场:

某女盯着他的下半身看了许久,贼高兴。

稍不留神,某人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解开了婚服,继续脱。

“等等,你的腿……你不是不行吗?半身不遂啊?”

某人挑眉,褪尽衣衫,躺在床上邪魅而笑,勾了勾手指道:“娘子,来吃!”

某女傻眼,坚决不承认被迷惑了,“我无福消受。”

某人见她要走,瞬时移动身子,将她俘虏上了床榻,“那夫君我可要开荤了。”

某女悔恨,随意选了夫君怎么如此强势?难怪打怪兽时候次次都赢。她汗颜,还以为自己功力渐长呢,原来都是某人出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