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我们就可以圆房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无涯的伤都已经包扎好了,也吃过药了,关妍之在守着他。隔壁的另外一个伤员邱宝阳还在卧床休养,他倒是傻呵呵的什么都不愁,也不担心紫阳门再找他麻烦,似乎认定有靳辰罩着他,一切都没有问题,还可怜兮兮地闹着要吃肉。

靳辰和墨青回了他们的房间,墨青交代了风清几句话,让风清下去之后,就跟靳辰说:“我让风清把无涯宫灭门的事情传出去,还有燕齐曾经是关无涯的徒弟,受过关无涯恩惠的事情,以及齐越是燕齐父亲的事情,都应该让所有人知道。”

其实从雾源城到紫阳城,这片地域是三国里面江湖人最多的地方,而无涯宫被灭门的惨案已经发生好几天了,紫阳城里愣是没有什么消息传开,明显是燕齐在暗中动了手脚。

或许燕齐是想等着把关无涯也给杀了,无涯宫彻底没人了,就算消息传开,有人怀疑是紫阳门做的,那又能怎么样呢?燕齐大可以矢口否认。而且因为再过十多天就是武林大会举办的日子了,燕齐应该不想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的名声染上什么污点,因为每一届的武林大会,都要重选武林盟主,他并没有打算让出这个位置。

靳辰微微点头说:“很好。”

燕齐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把无涯宫被灭门的事情传出去,不需要什么证据,很多人就会把怀疑的目光投向紫阳门,尤其是今日紫阳门有弟子神秘惨死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到时候一联系起来,不难猜到是还活着的关无涯做的。

就算到时候没有人愿意为无涯宫出头,招惹紫阳门,那也会在江湖人心中扎下一根刺,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武林盟主不是什么善类。

而燕齐曾经受过关无涯的恩惠,还是无涯宫的弟子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对燕齐的名声将是个致命的污点。这个世界习武成风,而武林门派最讲究的就是尊师重道,一个门派里面的等级规矩是十分严明的。一旦出现一个欺师灭祖的弟子,那是要被全体江湖人唾弃的。而燕齐这样忘恩负义的行为,简直就是良心被狗给吃了。

至于齐越,他本是江湖人人景仰,名声极好的神医,但是他如今已经在跟燕齐同流合污了,也应该让世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不要认为齐越还是以前那个仁心仁德的神医,说白了,齐越如今就是燕齐的走狗而已。

“事已至此,我们不等了,明日就抓了燕宇,逼燕齐交出碧根草。”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墨青微微点头:“早点睡吧。”其实他们这次来到紫阳城,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譬如无涯宫的事情,还有东方玉的事情。他们原本就没可能跟燕齐和平共处,如今更是不可能了,他们早已经站在了对立面。

紫阳门。

夜深了,燕齐还在书房中,齐越和柳如眉都在。

“关无涯跑了,而且很可能跟向谦勾结在了一起,我们必须要想个对策。”燕齐沉声说。今夜关无涯被人救走之后,燕齐心中就生出了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但是他又想不到关无涯和向谦接下来究竟会做什么。

齐越面色沉沉地没有说话,柳如眉冷声说:“暗中围了紫阳城,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他们不过寥寥几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不妥。”齐越微微摇头说,“向谦擅长易容,他们想要躲起来很容易,这样大张旗鼓地去找,根本就无济于事。”

燕齐气急,握拳捶了一下桌子,冷声说:“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设个圈套,让他们自己来钻!”

“齐哥,你是不是想到办法了?”柳如眉看着燕齐问。

燕齐冷笑了一声:“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十分确信向谦急需碧根草,虽然不知道是为了救谁。明日我就让人放出消息,说紫阳门的禁地里有碧根草,届时他们只要敢来,就绝对出不去!”

柳如眉眼睛微亮:“齐哥这个办法极好!只要我们在禁地里设下天罗地网,到时候定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齐越看着燕齐问:“你手中是不是真的有碧根草?”

燕齐冷笑:“没错!我手中有碧根草,但我绝对不会让向谦那些人得到的!”

第二天一早,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紫阳城里以极快的速度传开,甚至紫阳城周边的几个城池,也都在同时传播。

曾经的天下第一大派无涯宫竟然在数日之前,一夜之间被人灭门了!除了门主关无涯之外,无一人生还!据说是有人刻意引开了关无涯,对无涯宫的水源下了毒,然后使用近乎屠杀的方式将无涯宫所有的弟子都残杀了!

虽然江湖险恶,常有江湖人身首异处,但这样一下子被灭了一门的事情,还真是头一遭!无涯宫虽然没落了,那也有百名弟子,竟然没有一个活着逃出无涯山!

几乎所有人第一个怀疑的凶手就是紫阳门,无他,紫阳门一直跟无涯宫势不两立,自从十几年前取代无涯宫成为江湖第一大派之后,紫阳门就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打压无涯宫。

其实多日前,不少人听说关无涯的旧疾被鬼医向谦给治好了,还在想无涯宫是不是还有崛起的那天,没曾想灾难竟然来得这么快。

就在昨日,紫阳门里有几十个弟子在一夜之间被人吊死的消息才刚传出来,而紫阳门门主燕齐的心腹弟子盛凌锋被人砍掉手脚拔掉舌头,挂在紫阳门牌楼上面的景象,昨日可是被紫阳门中大半江湖人都围观过。

这些事情一联系起来,几乎立刻坐实了紫阳门就是导致无涯宫灭门惨案的凶手。因为关无涯为人极好,一向不与人交恶,反倒对江湖好几个门派都有过恩情,是真正的正人君子。而世人唯一知道跟无涯宫交恶的,就是紫阳门。

而跟无涯宫被灭门的消息同时传开的,还有另外一个让江湖人更加震惊的消息!燕齐是个孤儿,当年是被关无涯收留的,被关无涯养大,还教他武功,他原本竟然是无涯宫的人!

这件事江湖中几乎没有人知道,因为江湖人听说燕齐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燕齐娶了柳如眉,挑战关无涯,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的时候。

没有人想到,燕齐跟关无涯和无涯宫竟然有这样的渊源,而当年很多人都知道,燕齐跟关无涯的比试,燕齐用了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最终关无涯输了就算了,还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十几年都没治好。

所以事实摆在面前,关无涯曾经收留燕齐,养大燕齐,教导燕齐武功,对燕齐来说亦师亦父,可燕齐暗中背叛了无涯宫,娶了紫阳门的大小姐,然后重挫关无涯,紫阳门这些年还一直都在极力打压无涯宫。最重要的是,无涯宫一夜之间被灭门的事情,极有可能就是燕齐做的!

这些事情细思极恐。燕齐这个人这些年在江湖上的名声还不错,随着紫阳门不断壮大,他更是成为了江湖至尊一样的存在,在江湖上一呼百应。

可是谁会想到,燕齐竟然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人,简直不是人!因为关无涯的人品是有目共睹的,甚至这十几年来,关无涯没有对别人说过一句紫阳门和燕齐的坏话,真的是以德报怨了。可是燕齐呢,他十几年前已经害了关无涯一次,这些年还一直打压无涯宫,最终还是容不下无涯宫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草菅人命,害死了无涯宫上上下下百名弟子!

如果说只是怀疑紫阳门灭了无涯宫,江湖人的反应其实不会特别大。但如果说燕齐跟无涯宫还有那样的渊源,燕齐却依旧对无涯宫赶尽杀绝的话,燕齐这个人冷血残暴的程度,真的会让江湖人心中恐惧并厌恶。

很多人还想起,十多年前,燕齐刚刚成为紫阳门门主的女婿,原本正值壮年的紫阳门门主柳长林和他唯一的儿子柳如风就突然暴毙了,那会儿其实就有人怀疑是燕齐这个女婿为了篡位,杀掉了岳父和大舅子,如今这事儿又被翻了出来。

紫阳门的确势大,但也不过就是江湖中的一个门派而已。燕齐卑劣至极的人品如今曝光于天下,江湖中只要有人打出反对燕齐和紫阳门的大旗,立刻就会一呼百应。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无意中惹了燕齐这个小人,就被灭了满门。

紫阳门。

紫阳门普通的弟子都有统一的服装,只有到达一定的级别才能想穿什么穿什么,所以在紫阳城大街上,想要认出紫阳门弟子其实很容易。

今日出门的紫阳门弟子都感觉很是奇怪,因为路上碰到的人看着他们的眼神都很怪异。等几个弟子听到紫阳城中都在议论什么的时候,神色大变,立刻回了紫阳门,禀报燕齐去了。

而这会儿燕齐还在暗中吩咐自己的人,准备往外散播碧根草的消息,还没有行动。等听到弟子的禀报,燕齐的心中一沉,面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

昨夜关无涯被救走,燕齐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这会儿,燕齐终于知道是什么了,他万万都没想到,关无涯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把他跟无涯宫的那些过往宣扬出去。同时宣扬出去的还有无涯宫被灭门的事情,燕齐自己都很清楚,他就是世人怀疑的第一凶手。

而燕齐更清楚,这两件事情同时宣扬出去的后果……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好名声必将毁于一旦,他这个武林盟主的位置,恐怕也坐不下去了,因为武林盟主是江湖十大门派共同推选出来的,并不是高手排行榜上的第一就必然是武林盟主。

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这些江湖秘事,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而燕齐也就能管紫阳门这一亩三分地,其他的地方,他根本管不了。

甚至于紫阳门里,都有人虎视眈眈地盯着燕齐现在的门主之位……

卢晟脚步匆匆地进了卢野的房间,本来正在看书的卢野有些不悦地看了卢晟一眼:“你什么时候才能稳重一点?”

“爹!”卢晟的声音似乎有些兴奋,“好消息!大好的消息!”

卢野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卢晟问:“说来听听。”卢野觉得,除非燕齐死了,否则其他的消息都算不上好。

卢晟声音有些激动地说:“爹你没出门不知道,现在紫阳城里都在议论,说无涯宫被燕齐灭门了!”

卢野神色一正:“当真?”

卢晟点头:“当然是真的!无涯宫上上下下一百口,除了关无涯之外,没留一个活口!燕齐实在是太狠了!”

卢野冷笑一声:“燕齐如果不狠的话,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地位。我昨天还在想,燕齐那一脉一下子死了几十个弟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肯定是关无涯过来寻仇了!就是不知道关无涯有没有能耐把燕齐给弄死!”

“爹!不止呢!”卢晟看着卢野说,“外面都在说,燕齐在来紫阳门之前,其实是无涯宫的弟子,他是被关无涯收留并且养大的一个孤儿,以前是关无涯的徒弟!”

卢野神色一震:“原来如此!怪不得呢,当年师父问燕齐的过往,他总是含糊其辞的,原来根本没有说实话!”

“燕齐实在是太心狠手辣了!”卢晟说。

卢野也忍不住感叹:“燕齐这个人是真狠啊!关无涯有什么对不起他的,他竟然非要赶尽杀绝!”

“爹,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卢晟看着卢野说,“我们可以暗中联合其他几个大派,除掉燕齐这个武林祸害!”

卢野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说:“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燕齐身边还有个老不死的齐越,我们一不小心被他发现了,就无法收场了。”

“爹不提那个老不死的我都忘了!”卢晟说,“还有一个消息呢!外面都在说,那个神医齐越,其实就是燕齐的亲生父亲!”

卢野再次震惊,连说了三个“原来如此”。他本来就觉得不对劲,为什么一向淡泊名利,不爱与人来往的齐越齐神医竟然突然加入了紫阳门,还开山收徒了,并且处处维护燕齐。原来他们竟然是亲父子,这样一来,之前的很多事情都能够说得通了。

“晟儿,沉住气,我们再观望一下。”卢野神色莫名地说。

流言俞传俞烈,燕齐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哪里还顾得上设下圈套去把关无涯和向谦一网打尽。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爱惜羽毛。燕齐在武林盟主的位置上这么久,习惯了别人对他的恭敬和崇拜,一想到自己会成为江湖人唾弃的对象,他就觉得难以忍受。

可是他能杀了几个人,能灭了无涯宫百口人,但偌大的江湖,可有无以计数的江湖人,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堵住悠悠众口!

正在燕齐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更糟糕的消息传了过来,他唯一的儿子燕宇不见了!

“齐哥!宇儿一定是被关无涯和向谦抓走了!”柳如眉神色焦急地说。他们似乎已经认定关无涯和向谦是一伙的了。

燕齐气得要死,他昨夜还在想利用碧根草设个圈套,把关无涯和向谦师徒一网打尽。可是没想到,他还没有出手,对方就给了他致命一击!燕齐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一直还等着燕宇继承他的衣钵,继续当紫阳门的门主,他们父子俩一起执掌江湖。

在得知燕宇失踪的那一刻,燕齐就知道,对方抓了燕宇,就是为了碧根草。原本手中握有碧根草的燕齐是处于优势地位的,却没想到对方来了一招先发制人。

齐越也有些乱了手脚。他没想到燕齐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往被宣扬了出去,连他们父子的关系都被世人知道了。

齐越和燕齐父子知道这必然跟关无涯有关,燕齐这么嚣张,这么有恃无恐,不过是自认为了解关无涯,知道关无涯不会暗地里阴他,所以这些年甚至都刻意忘了关无涯是自己曾经的恩师。

不过燕齐忘了一个道理,老虎就算不发威,也不是病猫。关无涯这些年的隐忍,是因为他人品好,是他为了保全无涯宫,并不是他还顾念着跟燕齐那段师徒情谊。如今燕齐对关无涯赶尽杀绝,关无涯再也不用顾念着无涯宫的弟子了,怎么可能还会为燕齐遮羞?

而听说自己的孙子燕宇被抓走了,齐越又愤怒又紧张,生怕燕宇出了什么事情。

很快,“绑匪”的信就送到了燕齐的手中,而要求也很简单,让燕齐一个人前去,拿十株碧根草交换燕宇,时间就是今夜子时,地点在紫阳山拜月峰,过时不候。

燕齐把信揉成一团握在手中,看着齐越冷声说:“我把碧根草给你,你在上面下毒,他们不仁,不要怪我不义!”

齐越却摇头拒绝了:“虽然没有见到向谦,但是向谦的徒弟就在紫阳城,今日极有可能会亲自去验货,如果发现碧根草有什么问题,宇儿会有危险的。”

齐越心中不住叹气,没想到在这样的关头,燕齐还想耍一些不入流的小心机。燕齐做事实在是太狠绝,有时候根本不考虑后果。如果不是燕齐非要对无涯宫赶尽杀绝的话,他们今日根本不至于这么被动。

“是啊宇哥!”柳如眉看着燕齐说,“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宇儿平安救回来,碧根草就给他们吧!不然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燕齐面色沉沉地说:“终有一日,我要亲手杀了关无涯,把向谦剁了喂狗!”

这会儿才刚刚走到雾源城的向谦猛然打了个喷嚏,自言自语了一句,是不是他家小徒儿在念叨他了……

夜归客栈。

因为救治的及时,关无涯的身体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需要休养几日。而傍晚的时候,关无涯让关妍之找了靳辰过去,他有话要跟靳辰说。

“关前辈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靳辰看着关无涯说。

关无涯看着靳辰一脸感激地说:“现在应该叫你墨王妃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和妍之都活不到今天。”关无涯前些日子也听说了靳辰成亲时候的事情,心中很敬佩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子。而关无涯的身体就是靳辰治好的,靳辰不仅救了关无涯唯一的孙女关妍之,昨夜又救了关无涯一命,关无涯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报答她的恩情了。

“关前辈客气了。”靳辰看着关无涯说。

“老夫还有一事,希望墨王妃帮忙。”关无涯看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点头:“前辈请讲。”

关无涯神色坚定地说:“请墨王妃帮老夫放出一个消息,四月十五的武林大会,老夫要挑战燕齐。”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关无涯说:“关前辈,你的身体那时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

关无涯微微摇头说:“应该差不多了,这一战老夫等了太久,不能再等了。老夫一定要手刃燕齐,不然死后无颜下去见无涯宫的弟子们啊!”

关无涯说着,眼眶已经微微有些湿润了,因为他又想到了当时回到无涯山,看到无涯宫弟子惨死的场景。

靳辰看着关无涯,心中微叹,点了点头说:“关前辈的忙我帮了。”

其实靳辰没有跟关无涯说,她跟墨青本打算今夜就把燕齐留在紫阳山上。只是关无涯的心情靳辰可以理解,关无涯对于燕齐的仇恨实在是太深了,如果不给关无涯这样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关无涯心中的结,这辈子都解不开。

靳辰跟墨青说关无涯要正式挑战燕齐的时候,墨青说了一句话:“只有这样,关无涯才能真的跟燕齐做个了断。”他们都不是关无涯,没办法体会这样一个一辈子积德行善为人正直的老人,被命运如此捉弄的心情。燕齐可以说就是关无涯这辈子的一个劫难,这一切,也应该让关无涯自己来亲手了结。

是夜,靳辰和墨青一起上了紫阳山,冷肃跟着他们,手中还提着昏迷不醒的燕宇。

“哎!我们今晚真的不把燕齐给弄死吗?”冷肃不死心地问靳辰。冷肃已经想好了燕齐的几十种死法,本来还想让靳辰挑选一种她喜欢的,谁知道靳辰说先不动燕齐。

“别废话,不然揍你啊!”靳辰白了冷肃一眼。还没离开客栈,冷肃就开始问,到现在问了十几遍了。

紫阳山拜月峰。

此时已经是夏季,深夜时分的山风沁凉如水。一轮皓月高悬,照得墨青的金色面具发出妖冶的光芒。只要他们今夜成功拿到碧根草,墨青的毒就真的可以解了。

燕齐一个人如约而来,手中还抱着一个木盒子,在距离靳辰还剩下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冷声问:“你们到底是谁?”燕齐现在看到的三个人里面,明显没有向谦,甚至都没有女子。燕齐知道,关无涯昨夜受了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只是他本以为向谦的那个女徒弟会出现。

“把碧根草扔过来。”靳辰根本没有要跟燕齐废话的意思,她话音未落,墨青已经配合默契地把剑架在了燕宇的脖子上。

燕齐看了一眼燕宇,紧握着拳头说:“我要看到我的儿子醒过来!”他不知道对面那些人有没有在燕宇身上做什么手脚。

“这是废话的代价!”冷肃挥刀就在燕宇脸上划了一道血口子,看着燕齐阴阳怪气地说。

燕齐快要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他还以为这会是一场平等的交换,可是到现在才意识到,对方把压制压得死死的,而他竟然无可奈何,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燕齐猛然伸手,把装着碧根草的盒子扔了过去。靳辰接过来拿在手中,打开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确定碧根草没有问题,数量也够,才把盒子盖上,对着墨青微微点头。

燕齐这会儿突然有点庆幸他没有在碧根草上面做什么手脚,否则真的无法收场了。而事实上燕齐并不懂碧根草的用处,也不需要碧根草。当初只是因为听说向谦在满天下地找碧根草,燕齐才上了心,正好紫阳山上就有一片,他就全部收集进了自己的秘密宝库里面。本来燕齐还想着,说不定某天可以拿碧根草跟向谦讲条件,但是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被动的局面。

燕齐的眼睛一直盯着燕宇所在的方向,因为他知道对面的人很狡诈,很有可能言而无信。为了以防万一,齐越和柳如眉也暗中跟着燕齐来了,不过并没有出现。他们约好了,见势不对就立刻出手。

只是让燕齐微微有些惊讶的是,对面嚣张的三个人,收了碧根草之后根本没有再故意为难他,直接就那样走了,把燕宇扔在了那里。

燕齐快步过去查看了一下燕宇的情况,发现燕宇呼吸平稳,才松了一口气,把燕宇给扶了起来。

齐越和柳如眉都出现了,齐越给燕宇把了脉,神色微松,对燕齐和柳如眉说:“只是普通的迷药。”

很快,齐越给燕宇解了毒,燕齐看着燕宇问:“宇儿,你知不知道抓你的人是谁?”

燕宇的神色十分迷茫:“我突然昏迷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回去再说。”齐越看了一眼那三人消失的方向,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他们这样轻易地就把燕宇给放了,也没有要对付燕齐的意思,似乎不太符合他们做事的风格。

回到夜归客栈的三人心情都不错。墨青和靳辰是因为得到了足够的碧根草,冷肃是因为看到墨青和靳辰高兴,也觉得高兴,虽然他其实不太清楚墨青和靳辰为什么非要找碧根草。

冷肃被赶回去睡觉了,靳辰和墨青在房间里坐了下来,打开碧根草的盒子放在他们面前,靳辰颇有几分感慨地说:“这东西真的是来之不易啊!”

这次能够得到碧根草,首先要感谢的人就是邱宝阳。如果当初不是邱宝阳说在紫阳山上见过碧根草,靳辰和墨青也不会来紫阳城找。而靳辰觉得,做人厚道真的很重要,因为她帮了邱宝阳,邱宝阳才会帮她。如果当初她在百毒禁地里看到邱宝阳被毒虫咬了,觉得事不关己付之一笑就潇洒离开,不带邱宝阳从百毒禁地里出来的话,想要找到碧根草,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周章。

墨青微微一笑,看着靳辰说:“小丫头,你辛苦了。”因为心意相通,所以很多话都在不言中了,靳辰能体谅墨青的无奈,墨青也知道靳辰的付出。

“我们都知道解药怎么做了,还带着其他的药材,现在就做吧。”靳辰看着墨青兴致勃勃地说。实在是找碧根草找太久了,她就想现在立刻把碧根草做成解药,让墨青吃了。

墨青很认同地点了点头:“好。等我的毒解了,我们就可以圆房了。”一想到终于不用再过只能抱着不能吃的日子,墨青就觉得整个人都很欢喜。

靳辰伸手敲了一下墨青的额头:“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请不要用耍流氓的态度来对待。”

墨青眼神宠溺地拉过靳辰的手亲了一下:“小丫头,我想对你耍流氓很久了。”

靳辰白了墨青一眼:“干活了干活了!不准偷懒啊!”

关于墨青的解药怎么做,靳辰早已经从向谦那里拿到了配方,并且准备好了其他所有的药材,就差一味碧根草。其他的药材这次墨青和靳辰来紫阳城的时候都带过来了,就等着得到碧根草立刻做解药给墨青解毒,因为时间没剩下多少了。

靳辰师从向谦,墨青是个天分极高的旁听徒弟,两人如今在制药和制毒方面的配合相当默契。

十株碧根草用掉了五株,他们准备好的其他药材都是足够的,两人神色认真,配合默契地花了整整一个时辰,终于做出了五颗圆润光泽的青色药丸。

“向老头说,这个要每天吃一颗。”靳辰说,“你现在先吃一颗,看看有什么效果。”

因为他们如今都懂了医理和毒理,所以知道他们做出来的药绝对没毒,而且是极其强效的解毒药。

墨青扔了一颗药丸入口,喝了一杯温水,然后等了片刻之后,对靳辰说:“没有任何感觉。”

下一刻,墨青猛然咳嗽了一下,一口黑血就吐了出来。

靳辰神色微微有些紧张,上次向谦给墨青吃的有问题的解药,墨青也是吐血,而且停不下来。

不过这次显然不同,因为墨青就吐了几口黑血,然后就不再吐血了,脸色也只是白了一点点。

“看来接下来你每天都会吐血,这几天吃饭就吃点补血的吧。”靳辰看着墨青十分认真地说。

墨青微微一笑:“小丫头不用担心,我气血很足,精力很旺盛的。”

靳辰表示她听不懂墨青的暗示,这男人解毒有望,就开始撩拨她,难道是禁欲太久,饥渴难耐了?

如此,靳辰和墨青来紫阳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等墨青的毒完全解了之后,他们以后行事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第二日一早,紫阳城的人们还没消化昨天那些令人震惊的传言,有一个新的消息传出来了,关无涯要在四月十五那天,当众挑战燕齐!

这绝对是个爆炸性的消息,尤其是有昨日的消息作为铺垫。关无涯和燕齐,这是一对反目成仇的师徒,他们完全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啊!

四月十五武林大会,每次都会有很多场精彩的比试。而今年关无涯挑战燕齐这场,注定会万众瞩目。江湖人都很想看看,是前来复仇的关无涯胜利,还是燕齐胜利,把无涯宫彻底灭了。

夜归客栈里,关妍之看着关无涯不太好的脸色,小脸上满是担忧:“爷爷真的要挑战燕齐吗?我很担心爷爷。”

关无涯伸手轻抚了一下关妍之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妍之,这一战,爷爷必须去,而且必须胜,否则爷爷无颜苟活,死后也无颜去见你的师兄师弟。”

关妍之有些伤心地说:“就算爷爷胜了,我们也没有家了。”她从小就在无涯山上长大,因为父母早逝,她跟关无涯相依为命,关无涯的那些弟子都宠着她。关妍之小时候就被师兄们背着漫山遍野地玩儿,长大了,师兄们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惦记着她这个小妹妹。他们都是亲人,可是如今却阴阳两隔。关妍之每次想起都忍不住要流泪。

“妍之,你还有爷爷。”关无涯看着关妍之慈爱地说,“只要爷爷在一天,就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因为还有关妍之在,关无涯不想死,因为他怕他死了,他唯一的宝贝孙女在这世上无依无靠,会被人欺负。关无涯现在只想杀了燕齐,为无涯宫的弟子报仇,然后好好给关妍之找一个可靠的男人,让她嫁出去,过上安稳快乐的日子,这样他才能放心。

“爷爷……”关妍之只感觉悲从中来,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来说,关妍之最近的经历可谓是家破人亡,她再坚强也有些承受不住。

靳辰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关妍之的哭声,微微叹了一口气。世事无常,关无涯这样的好人,也没有得到好报。所以那些为恶之人,更不能逍遥自在地活着,否则何其不公?反正靳辰想好了,这几天她要好好帮关无涯调养身子,再来点助长功力的神药,四月十五的那一战,胜利的必须是关无涯!

却说紫阳门。

这两日紫阳门里也是暗流涌动,因为外面的流言俞传俞烈,已经不只是燕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影响到了整个紫阳门在江湖中的名声。原本天天都有不少人报名想要进入紫阳门,这两天一个人都没有。而紫阳门上至长老,下到弟子,心中难免对燕齐生了不满,因为有一个道德败坏的门主,他们的脸上也无光。

这天关无涯要挑战燕齐的消息传入紫阳门,紫阳门的人心思各异。如果关无涯赢了,以关无涯和燕齐的恩怨,他定然不会让燕齐活着。而如果关无涯输了,燕齐恐怕也不会让关无涯活着,到时候关无涯的死,只会让燕齐的名声更臭,因为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关无涯对燕齐有大恩,还曾经是燕齐的师父。

燕齐听说关无涯要当众挑战他,冷笑了一声说:“他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燕齐和齐越昨夜都不明白为什么靳辰那么轻易就放燕齐和燕宇走了,这会儿明白了,因为关无涯要在四月十五那天当众挑战燕齐,所以在这之前,他们不会动燕齐。

齐越看到燕齐狠厉的样子,劝了燕齐一句:“关无涯的伤已经好了,他的武功不弱,你不要掉以轻心。”

“哼!”燕齐不屑地说,“十几年前他就是我的手下败将,这十几年里因为受伤一点长进都没有,前天夜里又受了伤,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夜归客栈。

冷肃明显感觉到靳辰这天的心情很好,就问靳辰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靳辰说有,但就是不肯告诉冷肃到底是什么好事,把个冷肃给急得抓心挠肝的。

冷肃知道靳辰就是故意的,于是冷肃就去问墨青了,结果发现墨青的心情似乎也很好。

“你们到底都在高兴什么?赶紧告诉我!”冷肃看着墨青说。

墨青轻飘飘地看了冷肃一眼:“你不懂。”

冷肃瞬间就怒了:“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说了你也不懂。”

冷肃真怒了:“你们再这样,信不信我晚上赖在你们房间不走?”

墨青很淡定:“你可以试试。”

当晚,冷肃死活非要赖在靳辰和墨青的房间就是不走,然后靳辰就给冷肃下了昏睡药,墨青直接把冷肃扔回他自己的房间了。冷肃第二天醒来才发现他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睡了一整夜,欲哭无泪地想:你们会用毒了不起啊?就欺负我这个老实人……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