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洞房花烛夜/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算着日子,在墨青第五天吐血的时候,吐的已经不是黑血了。而墨青刚吐完血,就试着运功,朝着门口的方向打了一掌。

门应声而破,被门砸了的冷肃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幽幽地看着靳辰和墨青说:“你们是不是有病?”

“现在已经治好了。”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墨青用了武功之后依旧无比正常的脸色,她终于彻底放心了,心中还是很高兴的。

冷肃拿掉自己身上的碎木头,抬脚走了进来,十分严肃认真地对靳辰说:“过几天关无涯跟燕齐比试,不管结果如何燕齐都是要死的,到时候武林盟主的位置就空缺了。”

“所以呢?”靳辰看着冷肃似笑非笑地问。

冷肃唇角微勾,兴致勃勃地说:“我想当武林盟主!你看怎么样?”

靳辰扶额:“苏苏,你认真的?”

“那倒不是,我就是觉得很好玩儿。”冷肃嘿嘿一笑。

“你应该知道,当武林盟主,首先至少得是天下高手排行榜上前三,然后还得十大门派的掌门来投票。”靳辰看着冷肃,“不说高手排行榜的事儿,你觉得你能得到几个赞成票?”

冷肃认真想了想,十分客观地说:“应该一个都没有。”

“所以你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吧。”靳辰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

“其实我就是想体验一下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的感觉。”冷肃并不怎么可惜地说,显然那只是他一时兴起,放弃得也一点儿都不纠结。

“呼风唤雨的那是龙王。”靳辰白了冷肃一眼,“你一个混黑道的,就不要跟人家所谓的名门正派同流合污了。”

冷肃直接被靳辰带着讽刺意味的话给逗乐了,连连点头说:“没错没错!我们混黑道的,不跟那些伪君子们同流合污!”

冷肃话落看向了墨青:“姐夫,咱们什么时候切磋一下?我总觉得你配不上我家小姐姐,我得考验一下你的实力。”

墨青直接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现在就可以。”墨青的毒已经彻底解了,他现在想活动活动手脚,而且最近冷肃实在是忒烦人了,墨青打算揍他一顿。

“走!”冷肃也说走就走,而且两个男人都对靳辰说,让她不用管他们,也不用去观战。

靳辰没有跟着出去,心中默默地为冷肃祈祷,希望他不要被墨青揍得太惨。靳辰对自家男人真正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墨青的毒解了,他们是不是可以圆房了?靳辰莫名还有点小期待……

果不其然,一个时辰之后,墨青神清气爽地回来了,冷肃不见了。

“你没把他打残吧?”靳辰看着墨青问。

“没有。”墨青微微一笑,“他就是输了觉得丢人,不好意思来见你。”其实是因为墨青打了冷肃的脸,目的就是为了让冷肃觉得丢人,暂时别来烦他们。

只是墨青低估了冷肃脸皮的厚度,因为墨青刚回来坐下,一个猪头就冲了进来,凑到靳辰面前,指着自己的肿脸对靳辰控诉道:“姐姐你要为我做主,姐夫他欺负我!”

靳辰伸手戳了一下冷肃的脸,笑容灿烂地说:“哎呀真的好丑啊!”

冷肃瞬间感觉心口中了一箭,他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被揍还得不到同情,反而要被嘲笑,好心累……

“来来来,拿着这个,回去擦一下就好了。”靳辰把一瓶药递给了冷肃。

冷肃拿着药,狠狠地瞪了墨青一眼,然后就走了。墨青过来抱住靳辰,看着靳辰的眼睛,目光灼灼地说:“小丫头,今天就是个好日子,我们圆房吧。”墨青真的等了好久好久了,他现在只想把怀中的小丫头给拆吃入腹,吃干抹净,再吃干抹净……

“这个,看心情。”靳辰唇角微勾。

墨青低头,含住了靳辰的耳垂轻吻,低沉暧昧的话语萦绕在靳辰耳边:“我心情很好,你也是。”

靳辰伸出白嫩的手指,戳了一下墨青的胸口,微微一笑说:“那你要好好表现。”

墨青眼眸微暗,小丫头质疑他男人的能力可还行?看来到时候至少要做得小丫头跟他求饶并且下不了床,不然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靳辰如果知道墨青在想什么,一定会后悔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

傍晚时分,风清过来请靳辰和墨青:“主子,夫人,都准备好了。”

靳辰有些不明所以,墨青也没有解释,揽着她暗中离开了夜归客栈,朝着紫阳城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冷肃擦了靳辰给的药,脸上很快消肿了,就过来找靳辰和墨青一起吃饭,结果发现人都不在。

“风清,他们人呢?”冷肃问风清。

“不知道。”风清十分高冷地回答。

“你说不说?”冷肃拔刀就架在了风清的脖子上。

风清不卑不亢地说:“我家主子和夫人是夫妻,你不要整天打扰他们。”

冷肃直接被气笑了:“你的意思是我很碍眼呗?”

风清一本正经地说:“人贵有自知之明。”

冷肃踹了风清一脚,表示他的乐趣别人怎么会懂?

却说墨青带着靳辰来到了紫阳城中一座十分清幽的小宅子,宅子上面没有挂牌匾。

靳辰心中隐隐猜到这是墨青不知什么时候准备的给他们过洞房花烛夜的宅子,不过也没有说破,就安心地跟着墨青往里走,等着墨青给她一个惊喜了。

宅子虽然不大,内里却别有乾坤。墨青直接带着靳辰到了一处热气氤氲的温泉房间,示意靳辰把易容洗了,然后舒服地泡个温泉,他在隔壁房间等着靳辰过去。

墨青走了,靳辰褪去自己身上的男装扔在一边,进入了温泉池子里。被温热的水包围着,靳辰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离开千叶城之后,他们一路赶往紫阳城,来了紫阳城之后都没睡过几个好觉,更别说舒舒服服地泡个澡了。

靳辰泡了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出了温泉池子,就看到她脱下来的衣服都不见了,软榻上放着一整套新的衣服。她拿起一看,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有,红色的肚兜上面绣着交颈的鸳鸯,白色的里衣柔软轻薄,而裙子是火红的颜色,让靳辰想起了她穿过的那件嫁衣。

靳辰穿好了衣服和鞋袜,第一次用内力快速地把头发给蒸干了,也没有束起来,就那样柔柔顺顺地披在脑后,就像一块光滑的墨色锦缎。

宅子里似乎没有下人,靳辰推开隔壁房间的门,背对着她的男人转过身来,四目相对,两人眼中都闪过巨大的惊艳。

墨青在成亲那日没能穿上的喜袍,今日穿在了身上,大红的颜色热烈如火,就像他此刻的目光。墨青也刚刚沐浴过,脸上的易容和头发上的染料都被洗去了,露出他那张如天人一般的绝世脸庞,而那头如冷霜一般的银发披在墨青的脑后,在红色喜袍的衬托之下,给人一种极致的妖孽感,简直美到了极点。

不知何时,两人已经静静相拥。墨青看着靳辰的眼睛,目光炽热如火:“我的新娘,你真美。”

靳辰刚刚沐浴过的小脸白皙中透出淡淡的粉红色,眉目如画,看起来艳光逼人,她伸手轻抚了一下墨青的胸膛,唇角勾起一个魅惑的弧度:“我的美人相公,你饿不饿?”

墨青眼眸一暗,声音低沉地说:“饿了很久了。”话落打横抱起靳辰,就朝着床边走去。

这个房间是墨青专门为他们两人准备的洞房,房间里处处都是喜庆的红色,一对儿龙凤喜烛在静静地燃烧着,发出昏黄暧昧的光芒。早已心灵相通的两个人,终于真正拥有了彼此……

第二天靳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她被墨青带到这个宅子里,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下床。墨青似乎要把积攒了二十多年的精力全都发泄在靳辰身上,做起运动来那叫一个生龙活虎不知疲倦。靳辰本来觉得自己身体很好,至少在床上能跟墨青“势均力敌”,压倒墨青也不在话下。可是这会儿经过亲身体验,靳辰真的认输了,她身体是很好,可是在床上“较量”的话,根本不是墨青的对手……

“我饿了……”靳辰微微动了动,感觉下身有些不适,不过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因为墨青在她睡着的时候已经给她抹了一些药膏,靳辰都不知道墨青什么时候偷偷准备了这种东西。

看到靳辰小脸酡红,眼底满是倦色,露出的柔腻香肩上面原本青紫的吻痕已经变得很浅了,白皙的皮肤透出诱人的粉红色,慵懒地靠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面蹭了蹭,墨青喉结滚动了一下,眼眸瞬间就有些幽深了……

不过墨青还是暂时忍了,来日方长,他在靳辰身上是满足不了的,这次已经有些需索无度了,再来一回,他家小丫头真的要恼火了。不过墨青之前想的让靳辰在他身下求饶,这个已经实现了,墨青表示很喜欢。

墨青起身,给靳辰穿好衣服,打横抱着靳辰,去了隔壁房间。

靳辰又被墨青脱光,全身攀附在墨青身上,泡进温热的泉水的时候,只有一个感觉,好舒服,又想睡觉了……

“乖,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再睡。”墨青难得看到靳辰像个慵懒的小猫咪一样,全身心都缠在他的身上,他真是爱死了靳辰这副模样。

而终于开荤并且在靳辰的有意纵容之下“玩”得十分逍遥快活的墨青,这会儿心中满是欢喜,看着靳辰的眼神都是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嗯,你抱我去。”靳辰是体谅墨青当了那么久的和尚,所以就放任墨青要了一次又一次,结果墨青依旧精神奕奕的,靳辰却感觉要虚脱了,心中腹诽在这方面,男女还真的是很不公平啊!

小宅子里是有下人的,是一对苍老的夫妇。老妇人送了精心准备的饭菜上来,低着头目不斜视,很快又退出去了。

墨青就抱着靳辰,一点一点喂靳辰吃饭,看着靳辰眯着眼睛喝汤,粉红色的唇瓣还无意识地舔了舔,墨青喉结又滚动了一下,凑过去把靳辰嘴角的汤汁舔干净,看着靳辰目光灼灼地说:“真是美味。”

靳辰小脸一红,脑海中瞬间浮现出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她神色慵懒地嗔了墨青一眼:“别闹,我还要喝汤。”

那一眼的风情,让墨青强忍着才没有再次化身为狼。喂靳辰吃饱喝足之后,墨青又十分体贴地伺候着靳辰漱了口,然后把靳辰抱回床边,小心翼翼地放下,在靳辰额头轻轻一吻说:“乖,睡吧。”

靳辰是真累了,很快又睡了过去,墨青就着靳辰吃剩下的饭菜吃了一些,然后叫了下人过来收拾好,自己小心地躺在靳辰身边,侧着身子,目不转睛地看着靳辰绝美的小脸,只感觉前所未有地满足和欢喜。他心爱的姑娘,终于完完全全属于他了,他只觉得此生无憾。

这边靳辰和墨青过起了甜蜜的二人世界,补上了他们之前不完美的洞房花烛和新婚生活。美人在侧,而且可以尽情享用,墨青很逍遥快活。而靳辰一直在思考怎么样才能压倒墨青,在床上翻身做主,终于试了一次之后,表示这样的体力活还是交给墨青,她就负责享受就好了。两人之前除了最后一步,可是什么都做过了,甚至还一起研究过春宫图小黄书。这会儿亲身实践,一个大胆尝试花样百出,一个仗着身体柔韧性满分,十分不羞涩地配合,两人在情事方面倒是默契度绝佳,一起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快活日子。

不过紫阳城里被他们搅乱的一池春水,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有逐渐升温并且沸腾的趋势。

紫阳门里每天都有弟子离奇死亡,而这笔账都被算在了关无涯的头上,即便毫无证据。

曾经在江湖上风光无两的紫阳门里人心惶惶,弟子们在害怕自己会不会在睡梦中被夺了命的同时,也真真地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燕齐生了怨气。如果不是燕齐对无涯宫赶尽杀绝的话,紫阳门又怎么会沦落到人人自危的地步?

而外界越传越离谱的流言,让紫阳门处在了整个江湖的风口浪尖。因为得知燕齐对无涯宫令人发指的行径,很多人把江湖中这些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无头谜案全都跟燕齐和紫阳门扯上了关系。

其实道理很简单,燕齐当武林盟主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这十几年里,燕齐一门心思壮大自己的势力,壮大紫阳门,在这过程中难免会损害到其他大派的利益,因为紫阳门抢了不少其他门派的资源。而要说燕齐为武林谋了什么福利,这个谁都说不出来。

说白了,燕齐所在的那个位置,让他得到了很多好处,唯独没有得到江湖人的真心敬仰。而江湖大派里面不服气紫阳门的大有所在,有几个大派的掌门早就密谋过什么时候把燕齐从武林盟主的位置拉下来。

如今无涯宫惨案,给这些明面上客气,暗中却看燕齐不顺眼的人提供了一个绝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就连燕齐的师弟,紫阳门中的高手卢野,都在虎视眈眈想要弄死燕齐取而代之。紫阳门是高手众多,但是经此一事,谁还会在紧要关头站出来支持燕齐,这就很难说了。

“爷爷,那些事明明不是您做的。”关妍之听到有人在议论关无涯今天又杀了几个紫阳门的弟子,心中觉得很不舒服,因为她爷爷并不是滥杀无辜的人,除了那些去过无涯宫大开杀戒的紫阳门弟子之外,她爷爷没有杀过别人。

“不重要了。”因为靳辰和墨青给关无涯做的药很给力,关无涯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经过一番劫难,他似乎更加苍老了一些,但眼神却依旧很清明,因为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并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也没打算跟燕齐同归于尽。

关无涯做了一辈子的好人,他无愧于心,可到头来,却没有得到老天的善待。这让他在耄耋之年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真正的强大,才能无人可欺,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爷爷,等武林大会结束了,咱们去哪里呢?”关妍之神色有些不安地说。他们的家在无涯山上的无涯宫,如今已经没有了。

关无涯对着关妍之微微一笑说:“你不是一直说很喜欢千叶城吗?那里还有你的小姐妹,等这边事了,爷爷就带你去千叶城,咱们在千叶城里买个宅子,你就做个无忧无虑的千金大小姐,爷爷再给你找个如意郎君,你看这样好不好?”

关妍之小脸微红,看着关无涯娇嗔地说:“爷爷你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嫁人,我要一辈子陪着爷爷。”

“傻丫头。”关无涯轻抚着关妍之的头发,语重心长地说,“女子都是要嫁人的,如果爷爷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妍之生的孩子,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爷爷……”关妍之靠在关无涯的怀中,神色坚定地说,“靳辰姐姐说,好人终究会有好报的,我相信上天不会一直这样亏待我们。”

关无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了然一笑说:“那个孩子,是我们命里的贵人啊!”

“嗯!”关妍之点点头,“虽然我没有靳辰姐姐那么厉害,但我要向她学习,做一个坚强独立,敢爱敢恨的人。”

关无涯欣慰地笑了笑:“妍之是个好孩子。”

靳辰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个传奇了。一个千金大小姐六岁就被送到庙里过清苦的日子,十五岁才回到家,却有着一身傲人的本事,和坚强独立勇敢的性格,她敢爱敢恨,她恩怨分明,她性格清冷却对在意的人极好。

关无涯还记得,他在离开千叶城之前,宋老国公给他践行,两人喝酒的时候还提起了靳辰。宋老国公言语之间满是对靳辰的赞赏和喜爱,说靳辰回到靳家之后,靳家上上下下都比以前好了很多。这是一个会吸引并影响到周围人的孩子,因为她的光芒让人想要追逐,想要靠近。

墨青和靳辰甜甜蜜蜜地过了五天没人打扰的日子,找不到他们的冷肃就天天揍完风清,然后就去紫阳城的大街上没事找事,看谁不顺眼就揍一顿,也不下狠手,也没杀人,依旧让紫阳城的人远远地看到他都赶紧绕道走。

而这天风清不得不去打扰靳辰和墨青了,因为向谦到紫阳城了。

向谦并不知道靳辰和墨青在哪里,也不知道夜归客栈是墨青的地盘,依旧一进紫阳城就住进了夜归客栈。原因其实跟冷肃差不多,向谦觉得这个闹鬼的客栈比较符合他鬼医的气质。

风清到见到墨青和靳辰的时候,夕阳西下,墨青坐在院中的一棵大树下面抚琴,一身宽大的墨衣,一头欺霜赛雪的银发,得到天神最大眷顾的容颜,此时的墨青,就像是落入凡间的谪仙。

琴声是墨青随心而弹,让所闻之人心中都感觉宁静而美好,忘却世间的纷纷扰扰。

靳辰就躺在墨青身旁的躺椅上面,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夕阳的余晖在靳辰绝美的侧脸上洒下温暖的光芒,让人看到就忍不住想要屏住呼吸。

风清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琴声渐缓,自然而然地停了下来。墨青目光宠溺地看了一眼靳辰,起身小心翼翼地把靳辰给抱进了房间里,自己很快出来了。

“有什么事?”墨青问风清。

在风清靠近的时候墨青就知道了,原本他在弹琴,靳辰在看书,只是靳辰看着看着有些昏昏欲睡,墨青就为她弹了一段安神助眠的曲子。墨青其实知道,靳辰并不是因为身体太过疲惫,因为墨青这两天在床事上都克制了一些,没有需索无度。只是之前因为墨青的身体,靳辰心中难免有些压力,虽然她从未说过。如今墨青身体完全好了,靳辰彻底放松下来,其实不过就是想体验一下吃吃睡睡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的生活。

“主子,向谦到了。”风清恭敬地对墨青说。

墨青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神色淡淡地说:“我们明日再去见他。”

“是。”风清很快就离开了。

墨青回了房间,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就看到靳辰睡得一脸恬静柔和,让墨青的心一下子就软得一塌糊涂。在遇到靳辰之前,墨青从来没想过,他有朝一日会如此深爱一个人,他很感激老天的安排,把靳辰送到了他的身边。

墨青刚刚在床边坐下,一双小手就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他低头看着微微眯着眼睛,把头靠在他背上蹭了蹭的靳辰,眼中满满的都是宠溺,声音都放柔了很多:“吵醒你了?”

“没有。”靳辰被墨青抱在了怀里,声音有些无奈地说,“风清来的时候我就醒了,本来还试图接着睡,但是睡不着了。”多年养成的习惯,靳辰在睡觉的时候依旧下意识地保持着一份警觉,对周围的声音很敏感。

墨青爱不释手地轻抚着靳辰白嫩的小脸:“风清过来说向谦到了。”

“我们明天再去见他吧。”靳辰声音慵懒地说,“反正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你的毒都解了。”墨青唇角微勾,他也是这么打算的,他跟靳辰真的是很有默契。

墨青和靳辰打算第二天再到夜归客栈去见向谦,向谦也没打算去找他们,因为他们约定见面的时间是四月十八。向谦都根本没有注意夜归客栈里住的还有些什么人,进了房间之后就没出去过,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东西。

第二天,墨青和靳辰离开小宅子的时候,墨青的头发已经又染成了黑色,两人都做了易容。墨青亲手把靳辰的脸易容成了“向雪儿”,靳辰把墨青的脸只做了简单的易容,看起来跟原本的容貌有几分相似,却又不会让人认为是同一个人。

两人就直接从夜归客栈的正门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冷肃一脸控诉地坐在大堂里看着他们。

“别闹。”靳辰在冷肃发飙之前,走过去拍了一下冷肃的脑袋,十分淡定地说,“我们去给小夜生弟弟妹妹去了。”

冷肃的脸跟被雷劈了一样,仰头看着站在他身旁的靳辰:“这样的话你都敢说?你是女人吗?”冷肃表示作为一个女人,靳辰实在是太奔放了!

靳辰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脸:“姐姐我当然是女人。”

“雪儿姐姐。”关妍之站在二楼,冲着下方的靳辰笑嘻嘻地招手,管靳辰叫“雪儿姐姐”。

冷肃打量了一下靳辰露在外面的妖娆眉眼,和脸上那层半透明的薄纱,微微点头说:“你现在很像是个妖女。”

靳辰对着关妍之微微点头,然后白了冷肃一眼,被她家男人搂着上楼去了。

还没走到楼上,一个房间的门就开了,向谦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死丫头,还不快过来拜见为师?”

冷肃眼睛一亮,他倒是不知道向谦那个死老头也来了。向谦话音刚落,冷肃直接起身就追着靳辰上来了,他很好奇靳辰跟向谦那个脾气臭得要死的老头是怎么沟通交流的,肯定很有趣。

靳辰和墨青进了向谦的房间,冷肃也紧随其后跟进去了。向谦抬头看了靳辰一眼,看了墨青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冷肃的身上,直接吼了一声:“你小子跟老夫滚出去!”

冷肃也不说话,就站在靳辰的身后,一副准备赖着不走而且要求靳辰保护的样子。

向谦一看就怒了,瞪着靳辰说:“死丫头,你真是没出息,竟然跟姓冷的臭小子混在一起!”

话落还把墨青数落了一顿:“你是个男人吗?是个男人就把那个姓冷的给砍了!”

靳辰甩开冷肃,直接走过去,一掌拍在了向谦面前的桌子上。桌子没裂,上面的茶壶茶杯却应声碎裂成了一片片,有一片还直直地朝着向谦的眼睛飞了过去。

靳辰对着向谦笑得恣意妖娆:“死老头,那个姓冷的是我小弟。等哪天我出门,身后跟着上千个断魂楼的杀手保护,一定闪瞎你的眼!我这样的才是鬼医,你算是哪门子鬼医?孤家寡人一个,连个随从都没有,还好意思说我?”

靳辰话落回头冲着冷肃说:“苏苏,叫声姐姐,让这个死老头听听。”

冷肃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十分乖巧地叫了一声:“姐姐。”

向谦目瞪口呆地看了看冷肃,又看了看靳辰,眼中闪过一道鬼畜的光芒,看着靳辰压低声音说:“乖徒儿,你是不是给那小子吃了什么迷魂药?竟然这么有用?把药方让为师看看呗?为师也觉得出门带着整个断魂楼的杀手当随从太爽了,哈哈!”

“老头你就别做梦了。”靳辰在向谦对面坐了下来,十分傲娇地说,“哪儿用得上迷魂药,本姑娘是靠个人魅力征服小弟的,你没戏。”

靳辰话落又回头看了一眼冷肃,冷肃下意识地点头认同了靳辰的说法。

向谦还是不死心:“乖徒儿,你就别骗为师了,那个死小子肯定是吃了你下的迷魂药,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听话?来来来,你想要什么为师都给你,你把迷魂药的方子让为师看一眼,就一眼。”

靳辰眼眸微闪,唇角微勾看着向谦说:“那……也不是不可以。”

“你要啥,尽管说!”向谦看着靳辰说,一副十分慈爱的师父形象。

“师父用紫心果做的药……”靳辰意有所指地说。

“来来来!都给你!”向谦直接从自己的药箱里掏出了三瓶药,一股脑儿都给了靳辰,怕靳辰不满意,把三种药的药方都拿了出来。

“这也太少了……”靳辰一副看不上的表情,却把那三瓶药都收了起来。

向谦一脸肉疼地把自己药箱里面珍藏的宝贝都倒在了桌子上,一样一样地往靳辰面前放,里面各种效果神奇的药物和毒物应有尽有,向谦一边拿一边介绍,听得冷肃双眼亮得吓人。

靳辰招了招手,冷肃就颠颠儿地凑过来了,靳辰指着面前的一堆药瓶子都冷肃说:“苏苏,把这些都给姐姐收着。”

“哎!”冷肃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块布,双眼放光地把桌子上的药瓶子全收走了,抱着一个大包袱,站在靳辰身旁恭敬地问,“姐姐还有什么要吩咐小弟做的?”

在向谦看不到的地方,靳辰对着冷肃比了一根手指:苏苏表现不错,这些宝贝分你一成。

冷肃直接对着靳辰伸了一只手掌,似乎觉得靳辰不会答应,就又收了两指回去:一口价,三成,不然我现在就拆穿你!

靳辰凉凉地看了冷肃一眼,再次比出一根手指:我说一成就是一成,你再磨叽一点都没有!

最终还是冷肃妥协了,因为他对靳辰的威胁无效,如果这出戏这会儿就露馅了,他们俩谁都得不到宝贝。

该配合靳辰演戏的冷肃尽力在表演,姐弟俩的配合那叫一个默契,向谦没有看出任何破绽,越看冷肃越觉得神奇,认定是靳辰研制出了一种可以完美地控制人心的神药,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配方了!

“行了,姐姐跟师父有事要谈,苏苏你先下去。”靳辰十分随意地对着冷肃挥了挥手。

冷肃的表情那叫一个乖巧温顺:“是的姐姐,小弟告退。”话落转身,抱着怀中的包袱,直接无声地大笑了起来,这种跟靳辰一起坑蒙拐骗的感觉真特么的太爽了!

靳辰和冷肃最后演的这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让向谦的眼睛又亮了几分,看着靳辰迫不及待地伸手:“快快快!快把配方给为师看看!”

靳辰脸上的面纱在进门的时候已经摘掉了,她这会儿正了正神色,对着向谦露出了一个十分乖巧的笑容,然后说了一句:“配方是有的,就是徒儿这可以魅惑人心的笑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师父有没有领会到精髓?”

靳辰话落,向谦的脸色瞬间像是吃了一坨翔一样,直接暴怒而起,朝着靳辰就打了过来:“死丫头你竟然诳我?!”

靳辰已经在向谦话音未落的时候回到自家男人身边求保护了,而墨青十分淡定地把靳辰挡在身后,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就把向谦打得差点吐血,瞬间就没脾气了。

向谦这会儿都顾不上靳辰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墨青,声音都变了调:“你小子的毒已经解了?!”

墨青微微点头:“没错。”

“啊啊啊啊啊啊!”向谦伸手指着在墨青身旁笑得像个小狐狸一样的靳辰,气得要死,“死丫头你现在是有恃无恐了是吧?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啊你!气死我也!”

“师父,你本来就打不过我。”靳辰继续往向谦心口插刀。

向谦看着墨青和靳辰你侬我侬地站在一起,差点被气晕过去:“把我的宝贝还回来!”

“师父这么小气做什么?”靳辰和墨青都在向谦对面坐了下来,靳辰还伸手过去拍了拍向谦的肩膀,“师父年纪大了,一定要时刻切记,怒伤肝啊!咱们师徒关系这么好,师父刚刚把宝贝送给徒儿,徒儿很感动呢,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师父的!”

看到靳辰无比真诚的小脸,向谦怒气冲冲地说:“信你才有鬼了!我们师徒关系好个屁!”

“唉!”靳辰神色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本来呢,徒儿手中还有两株没有用掉的碧根草,想拿来孝敬师父的,可是师父这么不喜欢徒儿,徒儿就不自作多情了吧!”

向谦脸色变幻不定,看到靳辰话落拉着墨青就要走,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吼了一声:“立刻马上把碧根草拿过来!否则为师就把你逐出师门!”被靳辰虐多了,向谦这会儿竟然在想,给靳辰的东西他肯定是拿不回来了,再不趁机收了碧根草,那就真的是亏大了!

靳辰对着向谦笑得一脸乖巧:“师父等着,徒儿这就去拿。”

靳辰去取碧根草了,墨青还坐在那里。向谦看着墨青没好气地问:“你们从哪里得到的碧根草?”这真的是出乎向谦的预料了,他没想到他还没到紫阳城的时候,墨青的毒就已经解了。

“燕齐手中。”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哼!那个贱人最近被搞得名声那么臭,也是你跟那个臭丫头的手笔吧?”向谦看着墨青说,虽然是问句,声音确实很笃定的。

墨青微微点头:“可以这么说。”

“你们干得好!”向谦又拍了一次桌子,不过这次不是气的,是突然就高兴了,哈哈笑了两声说,“齐越和燕齐那对伪君子,就该身败名裂,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前辈跟齐越有什么过节?”墨青看着向谦问。他跟靳辰之前就想过,这次见到向谦要问一下他跟齐越究竟有什么过节。

向谦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没好气地说:“老子就是看那个老贱人不顺眼!”

墨青心中了然,或许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向谦根本不愿提起吧。向谦不肯说,墨青也没有再问,靳辰已经取了碧根草去而复返了。

向谦看到碧根草,脸色瞬间阴转晴,也不计较靳辰骗他宝贝的事情了,嘿嘿笑着把碧根草收了起来,看着靳辰说:“丫头啊,你能把多余的碧根草交给为师,为师很欣慰!”

靳辰笑得一脸乖巧:“师父说的哪里话,我们师徒关系好着呢对吧?”

向谦哈哈一笑:“没错没错!为师在来的路上,都想好接下来教你什么了,绝对很有用!”

“师父的医术和毒术就是这个!”靳辰一脸真诚地对着向谦竖起了大拇指。

向谦对此十分受用,笑得满脸都是皱纹。

坐在一旁的墨青听着向谦和靳辰师徒俩相亲相爱的对话,看着靳辰笑得一脸宠溺。向谦肯定不会想到,靳辰手中其实有五株碧根草,只给了向谦两株,自己还留了三株,就这就把向谦给哄好了。墨青表示自家小丫头迷惑人心的本事的确是一流的,向谦已经亲身实践了,只是还没意识到。

又跟向谦聊了一会儿,靳辰说让向谦好好休息,明天再请教向谦一些问题,向谦觉得自家徒儿真真是个乖巧可人的好孩子,完全把靳辰不久之前坑他的事情给抛在脑后了。

------题外话------

本章有福利呦,正版读者请加验证群475671140,来勾搭游游吧~↖(^ω^)↗

**

【推荐】【病宠暖妻之夫色难囚】——北堇(2PK求收,17号12点~20号12点)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思是住进他家,活成他妈,睡了他身,夺取他心。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是偷到钱包被抓,不仅要还赃款,还得贴身伺候。

他没妈,她也没妈,没关系,刚好凑一家。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没关系,可以再来一只小老虎。

【情话篇】

她问:你的缺点是什么?

他答:缺点你!

【斗嘴篇】

他说:媳妇儿,我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今生才能娶你为妻。

她答:不是你修的福,是我做的孽。

男女双处双洁,身心健康,盛宠小虐,欢迎来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