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美人相公,你又调皮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和墨青出门,就进了冷肃的房间,冷肃把一个包袱推到了靳辰面前,看着靳辰嘿嘿一笑说:“小姐姐,咱们合作很愉快,这些是你的。”

靳辰打开看过之后,面无表情地对冷肃说:“这种你多拿了一颗,这种你多拿了两颗,还有那种……”

靳辰说完,冷肃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靳辰唇角微勾:“苏苏,跟姐姐玩心眼儿,你还嫩着呢!立刻把多拿的交出来,否则让你姐夫揍你啊!”

冷肃不死心,还想跟靳辰讨价还价:“姐姐,你看你都这么多了,就不要跟小弟计较那么一点点了嘛!”冷肃当时听着向谦拿出那些药的时候,说的名字和功效,心中只有一个感觉,他都很爱都很需要啊!本以为自己多拿了一点靳辰不会发现,谁知道根本就没逃过靳辰的眼睛。

靳辰手指轻扣着桌面,看着冷肃似笑非笑地说:“我数三声,你再不乖乖交出来,我跟你姐夫一起揍你。”

冷肃没等靳辰数数,就哭丧着脸乖乖地把多拿的药给交了出来。靳辰收好之后,安慰性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合作愉快,以后有这样的机会,姐姐不会忘了带着你的。”

冷肃眼睛一亮:“姐姐,下次要坑人的时候,可一定要记得叫我!”冷肃实在是太爱这种感觉了,刚刚他隔得老远都听到了向谦气急败坏的声音,只想仰天大笑,感觉忒爽了!

靳辰唇角微勾:“好。”

靳辰要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拿出一本小册子扔给了冷肃。

冷肃接过来问了一句:“这是什么?”话落翻开,直接愣在了那里。

“凌云步的心法,好好学。”靳辰话音未落,已经跟墨青一起走了。

冷肃拿着手中那本小册子嘿嘿一笑,突然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跟着靳辰真的是有得玩,还有肉吃啊!靳辰都把凌云步这样的东西送给冷肃了,冷肃知道靳辰真的没把他当做外人,这种感觉好极了,让他忍不住就想笑出声来。

靳辰和墨青去看邱宝阳的时候,邱宝阳正面色红润地坐在房间里啃鸡腿,吃得不亦乐乎。

看到一男一女进来,虽然这两张脸邱宝阳都没见过,但他还是笑得傻兮兮地冲靳辰和墨青招手:“两位兄弟,过来一起吃啊!”

靳辰很想笑,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邱宝阳还能面不改色地管她叫兄弟,这也是一朵奇葩了。

靳辰和墨青坐了下来,并谢绝了邱宝阳忍痛割爱递过来的鸡腿。邱宝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从小就很能吃,我爹说能吃是福。”

靳辰认同地点了点头,看着邱宝阳说:“你隔壁住了一个大人物,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邱宝阳嘿嘿一笑:“刚刚我都听到了,那位前辈脾气应该很不好。”

靳辰唇角微勾:“那个老头脾气的确很差,不过他是我师父。”

邱宝阳瞪大眼睛看着靳辰,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你是说……隔壁……隔壁是……是鬼医老前辈?”

靳辰微微点头,邱宝阳一脸崇拜地说:“鬼医老前辈竟然跟我住在一家客栈里,我真的是好幸运啊!”

靳辰表示这胖子也太容易满足了,她看着邱宝阳说:“你想不想拜隔壁那老头为师?”

邱宝阳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仰头看着靳辰愣愣地说:“我何德何能……”

“瞅你那点出息。”靳辰白了邱宝阳一眼,“看来你愿意,那就这么定了,我回头跟我师父商量一下。”

“小兄弟你人真的是太好了!”邱宝阳激动得都快哭了,想要去抱靳辰的腿又觉得不太好,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靳辰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我能拜入鬼医老前辈门下,一定给师姐大人端茶倒水鞍前马后!”

靳辰表示邱宝阳这小子表面看着傻,其实心里门儿清,难得的是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这还没拜师成功呢,师姐都叫上了。

邱宝阳以前最崇拜的是齐越,因为齐越不仅医术高明,名声也极好。可是邱宝阳费了千辛万苦拜入齐越门下,非但没有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反而差点被弄死了。师徒一场,齐越竟然在燕齐要弄死邱宝阳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邱宝阳的心早就冷了。

经过之前的事情,邱宝阳也明白了一个道理,看人不能看表面,也不能听信那些所谓的好名声。齐越和向谦这两个当世医术最高明的人,齐越的名声极好,向谦的名声臭得要死,可是齐越实则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向谦呢,他并不与人为善,甚至经常有恶名传出,但他至少是坦坦荡荡的。

邱宝阳认为,他的贵人靳辰是向谦的徒弟,这就说明向谦是个好人,不需要别的证据。当然了,当邱宝阳真正拜入向谦门下,被向谦折磨得销魂至极的时候,才知道向谦有多“好”。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关无涯得知向谦就在夜归客栈,去拜见向谦,却连门都没进去。关无涯倒也不恼,他知道向谦的性格就是这样。曾经跟齐越是好友,却被齐越害的家破人亡的关无涯,如今对向谦的看法跟邱宝阳是差不多的。关无涯觉得,靳辰能拜向谦为师,真的可以说明向谦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他只是有时候行事有些极端罢了。

第二天,靳辰见到向谦的时候,就对向谦说,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师弟。

以向谦的臭脾气,当然不可能接受突然又多出来的一个徒弟,而且还不是自己选的。

等靳辰把邱宝阳叫过来,邱宝阳恭敬地对着向谦叫师父的时候,向谦有一种直接把邱宝阳毒死的冲动!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胖子,竟然还想当他的徒弟?简直是白日做梦!

“师父啊,你不是一直嫌弃我不够听话嘛,我这专门给你找了一个很听话的。”靳辰对向谦微微一笑说。

向谦没好气地说:“不收不收!你说什么为师都不会收的!”

邱宝阳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靳辰:小兄弟,全靠你了!

靳辰叹了一口气,看着向谦说:“师父有所不知,这邱大胖之前是齐越的徒弟。”

向谦瞬间就怒了:“竟然是那个老贱人的徒弟!还想拜老夫为师,简直是找死!”

邱宝阳看到向谦凶狠的眼神,直接怕怕地躲到了靳辰的背后。靳辰给向谦倒了一杯茶,十分淡定地接着说:“师父有所不知,邱大胖拜齐越为师总共也就没几天,齐越啥都没教他,还差点把他给弄死了,是徒儿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向谦有些好奇:“这是为何?”

靳辰神色认真地说:“因为邱大胖学医资质实在是太出色,引起了齐越其他徒弟的嫉妒,就陷害邱大胖。师父你也知道那齐越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邱大胖给弄死,就是个真正的老贱人啊!”

向谦瞬间就跟靳辰产生共鸣了,点着头说:“没错,齐越就是个老不死的贱人!”

因为讨厌齐越,而邱宝阳差点被齐越给弄死,向谦看邱宝阳突然有一点点顺眼了。不过要让他收邱宝阳为徒,他觉得这也太便宜这个胖子了。

于是向谦看着邱宝阳说:“老夫来考考你。”

靳辰唇角微勾,她知道向谦已经动摇了。靳辰给了邱宝阳一个鼓励的眼神,邱宝阳挺着胸,十分自信地站在了向谦面前。

只是接下来向谦问邱宝阳的问题,邱宝阳几乎都没能答上来。看到向谦一脸嫌弃,邱宝阳垂头丧气地站在那里,感觉自己没戏了。

靳辰不乐意了:“师父,你考这么难的东西,谁会啊?”

“你就会!”向谦没好气地说。

“那是因为你教过我了!”靳辰看着向谦没好气地说,“正因为邱大胖什么都不会,才说明齐越那个老贱人没有玷污了他学医的那颗赤诚之心,他要都会的话,还要拜你为师做什么?”

向谦被靳辰噎了一下:“你说他学医资质出色他就真出色啊?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为师的?”

靳辰唇角微勾:“这个真的没有骗师父,邱大胖在这方面很有天分,师父你考他的时候别带着偏见呗。”

向谦瞪了靳辰一眼,目光又落在了一脸期待的邱宝阳身上,看着他说:“行!看在那丫头的份儿上,老夫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都说说你懂什么吧?”

邱宝阳正了正神色,开始讲他从小到大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他几乎看过并且记住了自己所有能够接触到的医书,他几乎能够一眼辨认出所有的药材,还认识很多种毒虫子,一般都是在被咬了之后。因为他跟他爹以前住在深山老林里边儿,小时候被毒蛇咬了,就是自己想办法解毒的,而且解毒的方法五花八门,有些向谦都没想到过。

其实邱宝阳只是自学,懂的东西还是有限的,但他在这方面的潜力却是无穷的,只要经过认真的教导,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因为从邱宝阳朴实的话语里面,你能体会到他对于医术的热爱,是真的热爱,这是他最大的兴趣,并且是他毕生的追求。

向谦其实有一点动摇了。首先这个胖子是靳辰带过来的,靳辰还很看好,本身就说明这胖子身上有过人之处。因为向谦知道能跟靳辰来往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废物。其次靳辰说的话向谦也都听进去了,靳辰的确是个桀骜不驯的徒弟,甚至每每见面都要把向谦气得半死。而邱宝阳这孩子傻乎乎的,绝对会把向谦当亲爹一样来孝顺,他的一片赤子之心向谦也看到了,并不是假的,这本身就很难得。再次,关于邱宝阳之前拜齐越为师的那段经历,也让极其厌恶齐越的向谦下意识地对邱宝阳有了一点点好感。

这会儿邱宝阳讲了很多琐碎的东西,向谦知道这都是邱宝阳自学的,而他能听出来邱宝阳在医术方面的确很有天分,而且很有热情,这两方面其实缺一不可。靳辰的天分不比邱宝阳差,但要说学医的热情,却是比不上邱宝阳的。

看到邱宝阳还有滔滔不绝说下去的趋势,向谦开口打断了他,依然有些嫌弃地看着他说:“想拜老夫为师不是那么容易的,接下来三个月,你就给老夫端茶倒水,让老夫看看你的诚意吧!”

但凡一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听到向谦的话都难免会有不满,而邱宝阳却是一副大喜过望感激涕零的样子,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对着向谦磕了三个响头,响亮地叫了一声“师父”。

邱宝阳的速度之快,都把向谦给吓了一跳,他十分无语地看着邱宝阳,一脸嫌弃地说:“谁是你师父?不要乱叫!”

“师父,徒儿晓得了。”邱宝阳嘿嘿笑着看着向谦,一副傻兮兮的样子。

“恭喜师父又收了一个好徒儿。”靳辰看着向谦微微一笑说。

向谦白了靳辰一眼:“什么又?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死丫头你绝对不是老夫的好徒儿!”

“没关系,我不是,大胖师弟是就行了。”靳辰给了邱宝阳一个眼神。

邱宝阳立刻心领神会,对着向谦行了个大礼,响亮地说:“多谢师父夸奖徒儿!徒儿一定好好表现,做师父更好的徒儿!”

向谦被靳辰和邱宝阳这配合默契的一唱一和都给气笑了,瞪着靳辰说:“臭丫头你心眼儿怎么那么多?”

这会儿看到邱宝阳,向谦依旧很嫌弃,可是他听到邱宝阳叫他师父的时候,心里也不生气了。向谦是发现了,靳辰想做什么就一定能做到,不管向谦有多么不情愿,最后都会被靳辰给带跑了。

如此,向谦又收了一个徒弟,一个他明明很不满意,最后还是收下的徒弟。不得不说,邱宝阳很幸运,因为如果不是靳辰引荐,而是他自己去拜向谦为师的话,肯定会被向谦折磨死的,没有别的可能。

靳辰留下向谦和邱宝阳师徒俩交流感情,自己离开了。向谦开始支使邱宝阳干活,不管他说什么,邱宝阳都颠颠儿地去做,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因为有靳辰那个顽劣的徒弟作为比较,向谦觉得邱宝阳真的是个很乖的徒弟啊!

“风扬送过来的消息。”靳辰回到房间,墨青递给她一张纸。

靳辰看了之后唇角微勾:“果然,最近燕齐一脉都快死光了,就是卢野做的。”

关无涯去找紫阳门复仇的时候,并没有滥杀无辜,只是杀了真正的凶手,没有动紫阳门其他的弟子。但是最近几天,紫阳门里每天都有弟子被吊死,搞得整个紫阳门阴云密布。紫阳门的弟子有三大分支,被吊死的却都是燕齐的徒弟,没有柳如眉的女徒弟,也没有卢野门下的弟子。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关无涯做的,甚至就连燕齐都这么认为,但事实上关无涯这些天根本没出过夜归客栈,而紫阳门那些弟子的死,是卢野暗中做的。

卢野这个阴招倒是挺高明。没有人会怀疑他,因为所有人都认定是关无涯了。而卢野弄死的都是燕齐的人,不知不觉已经把燕齐的羽翼给砍得差不多了。至于柳如眉那边,紫阳门的女弟子数量本就不多,实力也都一般,卢野根本不放在眼中。

可以说,紫阳门如今是内忧外患,关键是燕齐还没意识到他身边存在的危险。卢野可不是只使了这么点阴招,他暗中还修炼了紫阳心法,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绝对会把姓燕的人全灭掉,自己翻身做主。

“看来就算我们不动手,燕齐也很快就会悲剧了。”靳辰似笑非笑地说。隐忍了多年的卢野,如今已经开始行动了。不管四月十五那天燕齐是输是赢,卢野都会弄死他的。如果燕齐输了,根本就不用卢野动手。而如果燕齐赢了的话,卢野很可能会选择联合其他各大派,并且率领他的徒弟们,打出为紫阳门除害,为武林除害的旗号,对燕齐赶尽杀绝。因为这对卢野来说,真的是个很好的机会。

墨青微微点头:“我们就等着看戏吧。”因为燕齐,整个江湖最近都暗流涌动,燕齐已经处在旋涡的中心,却还不自知。再过四天就是四月十五,届时就是燕齐的死期。

时间过得很快,四月十五这天很快到了。

靳辰早上醒来的时候,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肢,颇有几分感慨地说:“我就不该尝试上位。”

墨青笑得一脸餍足,昨晚靳辰很热情,他很喜欢。他服侍着靳辰起床,关妍之小姑娘送来了她亲手做的早点。其实就是因为昨天靳辰感叹了一句他们喝的粥跟关妍之做的比起来味道差远了,然后关妍之就拜托风清在客栈里给她弄了一个小厨房,今天就开火了。

关妍之准备的分量是足够的,向谦和邱宝阳,就连冷肃的那份儿都有。

靳辰一边吃着美味的早点,一边说:“关小妹真的是太可爱了。”

墨青微微一笑:“你最可爱。”

“有句话呢,叫做想要征服男人的心,就要征服男人的胃。”靳辰接过墨青递过来的汤,一本正经地说,“像关小妹这样的,就是宜室宜家类型的,娶了她的男人有福气了。”

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我的心,我的胃,我的所有一切,都早就被你征服了,我也很有福气。”

靳辰白了墨青一眼:“我在夸关小妹手艺好,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兮兮的?”

墨青笑着捏了一下靳辰的小脸:“都是真心话。”

这天是紫阳城乃至整个武林的大日子,五年一届的武林大会开始的日子。每次武林大会会持续五天,这是武林最大的盛事,不管大派小派还是无门无派的习武之人,都不会错过。

紫阳城的客栈在好多天前就已经住满了,武林大会临近的两天,来晚的一些江湖人无奈之下选择住进了闹鬼的夜归客栈,到四月十五这天,向来无人问津的夜归客栈里都没有一间空房了。

因为当今的武林盟主还是燕齐,所以武林大会依旧由紫阳门来举办,最大的擂台就摆在了距离紫阳门牌楼不远处的空地上。

紫阳门里。

燕齐心情不是很好,因为最近他这一脉的弟子都快死光了,他已经采取了很多种防范措施,然而无济于事。燕齐知道,紫阳门剩下的弟子对他已经生了不满,因为所有人都会认为,如果不是燕齐灭了无涯宫的话,紫阳门那么多弟子根本不至于惨死。

如果只是一两个弟子不满的话,燕齐大可以暗中解决了,可是如今他已经惹了众怒,再对自己人做什么的话,只会让反对的声音更多。

所以燕齐暂时没管紫阳门内部的暗流,一门心思等着四月十五这天,打败关无涯,然后把关无涯除掉。这样一来,关无涯死了,就威胁不到紫阳门还活着的弟子了,燕齐觉得弟子们也不敢再说什么。

对于跟关无涯的一战,燕齐是信心满满的,因为在十几年前他就是因为打败关无涯而一战成名的,根本没把如今的关无涯放在眼中。

只是齐越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如果关无涯是个孤家寡人的话,齐越倒不是特别担心,因为燕齐的实力并不比关无涯弱。但是如今,关无涯跟向谦那样阴邪的人混在了一起,又一心要杀了燕齐报仇,到时候说不定不会再坚持正人君子的做派,如果用什么阴招的话,燕齐根本防不住,所以齐越给了燕齐一瓶极品解毒丸以防万一。

燕齐其实想让齐越给他弄点不留痕迹的毒药,到时候说不定能用得上。但是无奈齐越只是神医而不是鬼医,是因为他在毒术方面的造诣远远不如医术,再加上一辈子自命清高,根本没碰过多少毒物。他倒是很擅长解毒,不过制毒的手艺,直接被向谦甩出了天际。

夜归客栈里面,坦荡荡的关无涯精神奕奕地擦拭着自己的剑,对于即将到来的比试似乎并不紧张。虽然鬼医师徒都住在这家客栈里,但是关无涯并没有问靳辰要毒药或者是其他防身的药物。他这次,一定要光明正大地将燕齐踩在脚下,手刃燕齐!

关妍之小姑娘难免有些担忧,小脸很是不安,甚至还偷偷去求了靳辰,希望关无涯有危险的时候靳辰能救他一命。靳辰很爽快地答应了,跟关妍之小姑娘保证关无涯绝对不会有事。

“走了走了!”冷肃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关无涯收剑入鞘,站了起来,面色平静地说:“走吧。”

关无涯没有做任何伪装,他一出夜归客栈就被人认了出来。在前往擂台的路上,一直都有人在跟关无涯打招呼,关无涯也都坦坦荡荡地做了回应。

关无涯的身边,是他唯一的孙女关妍之。看到关妍之,很多人都面露惊愕,因为传闻说关无涯的这个孙女也死了,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关无涯身后跟了四个人,易容过的墨青和靳辰,还有迫不及待要去看热闹的冷肃,以及靳辰的师弟邱宝阳。

靳辰倒是邀请了向谦同去,但是傲娇的向谦说他这样的大人物要在最后关头才能出场,靳辰表示不想理他……

靳辰还是向雪儿的打扮,身段窈窕,眉目妖娆,因为最近被墨青滋润,靳辰眉宇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妩媚让很多男人看到之后眼睛就挪不开了,纷纷在猜测这个跟着关无涯的蒙面少女究竟是谁,她面纱之后是何等绝色的容颜。

感觉到墨青放在自己的腰间的手又收紧了一点,靳辰感觉好笑,这男人是觉得自己的所有物被觊觎了么?

有一个大派掌门过来跟关无涯寒暄了两句,他的儿子看到靳辰,面露惊艳之色,开口问了关无涯一句:“不知那位小姐可是关前辈的徒弟?”

关无涯还没开口,墨青面色冷然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一字一句地说:“她是我的女人。”

那个年轻公子这会儿才发现墨青放在靳辰腰间的手,神色有些尴尬地跟着他爹一起告辞了。

墨青微微低头,在靳辰耳边轻声说:“真想把你藏起来。”

靳辰笑声愉悦:“有危机感了?那就好好表现。”

墨青眼眸微暗:“小丫头,晚上回去再收拾你。”靳辰在外人面前一向都是清清冷冷的样子,但是在床上就是个惹火的小妖精,墨青爱极了靳辰独独在他面前展现的风情。

“说什么悄悄话呢?”脸皮极厚的冷肃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打扰了靳辰和墨青,这会儿直接把自己的脑袋插进了墨青和靳辰中间,强行把两人分开了。

墨青一巴掌就抽在了冷肃的头上,冷肃捂着发麻的脑袋,瞪着墨青说:“你又打我?!”

墨青面无表情地抬脚把冷肃踹飞了,轻启薄唇说了两个字:“欠揍。”

靳辰笑得很开心,邱宝阳也嘿嘿笑着,围观的人可都不淡定了。

原本他们看到关无涯身后的几个人里面有一个分明就是断魂楼楼主冷肃的时候,都纷纷目瞪口呆,实在无法想象德高望重的关无涯怎么跟冷肃这样的杀人魔头混在一起了。

而这会儿他们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杀人魔头冷肃竟然被人那么轻易地一脚踹飞了!

“那个男人是谁啊?”

“不知道,没见过。”

“他搂着的那个姑娘太美了!戴着面纱也那么美!”

“天哪!冷肃都被当众踹飞了,竟然没发怒杀人!”

“什么情况?冷肃怎么又朝着那对男女凑过去了?”

……

一路走过去,一直都能够听到路过之人对他们这一行人的各种议论。有说关无涯接下来的比试不知是不是能赢的,有说没想到关妍之还活着的,更多的人都神色惊愕地在小声议论关无涯身后的几个年轻人,至少冷肃他们都认识。

“我知道那个戴着面纱的姑娘是谁!”一个男人说了一声,很快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他有些小得意地清了清嗓子说:“我一个表侄是紫阳门的弟子,他说啊,鬼医向谦的徒弟来了紫阳城,而且去过紫阳门。说那是个如仙如妖的年轻姑娘,眉心一点朱砂,脸上戴着面纱,肯定就是刚刚那个了!”

“鬼医的徒弟?真的假的?”

“鬼医的徒弟怎么会跟关无涯和冷肃在一起?”

“听说关无涯的旧疾就是被鬼医给治好的,他们的交情应该不错!”

“可我听说关无涯跟那位齐越齐神医是几十年的好友了。”

“齐越?哼!现在谁不知道齐越是燕齐的父亲啊!听说当时无涯宫被灭门,关无涯就是被齐越骗走,才让燕齐得了手的!那位所谓的神医,也是个心肠歹毒的,未必比鬼医好到哪里去!”

“真的假的?”

……

关无涯,向谦的徒弟,断魂楼的楼主这个组合走在了一起,对江湖人来说根本就是个不可思议的存在。但是毋庸置疑的一点是,关无涯如今并不是一个孤家寡人,虽然很多人不能理解出身名门正派的关无涯怎么会跟向谦这样亦正亦邪的人混在一起,又怎么会跟冷肃这个纯黑道的人混在一起,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原本很多感觉关无涯挑战燕齐会失败的人,这会儿又有些不确定了。

燕齐和齐越都还没出门,关于关无涯出现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他们耳中。听说向谦的徒弟真的跟关无涯在一起,燕齐的脸色有点难看。等听说冷肃也跟着关无涯,一副十分熟稔的样子,燕齐脸色一沉,拳头就握了起来:“关无涯怎么会跟冷肃混在一起?”

旁边的齐越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几年前冷肃有一次身受重伤求到了齐越那里,齐越自命清高,不愿意为杀手冷肃医治,是当时在场的关无涯劝说齐越,齐越最终才出手的。

齐越在想,难道就是因为当年这件事,冷肃记住了关无涯的恩情?但这似乎不太可能,因为冷肃根本就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更不应该这样当众跟关无涯站在一起。

只是事情倒是越发棘手了,因为燕齐意识到一件事,关无涯不是一个人,就算他今日打败了关无涯,也没办法把关无涯给杀了,因为向谦师徒加上冷肃,这绝对是一个只要招惹就必死的魔鬼组合!一个阴狠,一个毒辣,既能用毒,又有无数的冷血杀手可供差遣,就算一夜之间灭掉紫阳门都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燕齐猛地出了一身冷汗,终于有点后悔自己对无涯宫赶尽杀绝了……其实燕齐一直都很清楚,无涯宫对紫阳门构不成威胁。但他就是不想让无涯宫存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无涯宫的存在,一直都让燕齐无法忽视他自己是个欺师灭祖的叛徒……

而燕齐成功毁掉了无涯宫,如今也尝到了苦果,因为报复来得比他想象的更加猛烈。他不想承认,可是如今紫阳门因为短时间之内死了很多弟子,已经元气大伤,而他在江湖上已经身败名裂了。

燕齐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不安和犹豫,对于马上要到来的比试,心中不受控制地打起了退堂鼓。

“齐哥,今日你跟关无涯是光明正大的比试,明着杀不了他就算了,他也不敢动你。”柳如眉对燕齐说,“等齐哥打败了他,我们再暗中把他除掉!”

燕齐正了正神色,事到如今,他已经无路可退了,面前也只有一条路,打败关无涯!

齐越看着燕齐和柳如眉出门,微微叹了一口气,抬脚跟了上去。刚刚齐越想要开口叫住燕齐,让他放弃今日跟关无涯的比试,因为齐越知道,如今的关无涯,已经无所顾忌了,一旦燕齐输了,关无涯很可能会杀了燕齐。

齐越在想,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就算开口阻止燕齐去,燕齐也不会听的。况且这一战关系到燕齐这个武林盟主的颜面,如果燕齐不去,以后在江湖中更无法立足了。

在擂台上主持大局的是紫阳门的刑堂长老,卢野的哥哥卢方。高高的擂台周围,给重要人物都安排了视野最佳的座位,此时江湖各大门派的掌权者都已经在坐了。

关无涯到的时候,引起了一阵轰动,因为在他到之前,关于他身边跟着鬼医之徒和断魂楼楼主的消息已经传到这边了。众人看着关无涯身边的几个年轻人里面,果然有一个妖娆的少女,据说这就是向谦的徒弟。而那个一身妖冶红衣,戴着华丽面具的男人,所有人都知道是谁。

卢方给关无涯安排的座位就在正中央,旁边就是卢野。卢野十分客气地请关无涯坐,还让紫阳门的弟子快速地给关无涯身边的人都安排了位置。

“爹,那个胖子不是……”卢晟神色十分惊讶地看着邱宝阳。他认识邱宝阳,因为这是被燕齐认定混入紫阳门的奸细,说是向谦的徒弟,差点被燕齐给弄死。可这会儿邱宝阳面色红润,自信十足地出现在紫阳门弟子面前,跟以前简直判若两人。曾经欺负过邱宝阳的那几个齐越的徒弟,也都看到了邱宝阳,心中恨恨地想,这个死胖子不仅没死,反而有了更大的靠山,真是走了狗屎运!

卢野不着痕迹地看了一下关无涯身旁那个妖娆的少女和没有露出真面目的冷肃,压低声音说:“今天我们任何事都不要插手。”

卢野原本计划了很多种除掉燕齐的方法,可是这会儿看到关无涯身边的人,卢野觉得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了,因为关无涯和他带来的人足以弄死燕齐。

就算现在是正式的比试,就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关无涯就算杀了燕齐,恐怕也没有人敢说他过分,因为是燕齐先杀了关无涯的所有弟子。况且向谦的徒弟和冷肃,这些人更是不会讲什么江湖道义的,也没有人能够约束他们,甚至都没有人敢招惹他们。

所以,今日一战,不管比试结果如何,都是关无涯活,燕齐死。想到这一点,卢野心中微微有些激动。他真该谢谢关无涯,他已经在期待登上紫阳门门主之位的那天了,想必不远了。

除了紫阳门之外,如今江湖第二大门派青云门的掌门,这会儿就坐在关无涯不远处,看着关无涯老神在在地说了一句:“灭门之仇,不共戴天,你今日要报仇,我们都不会拦着。”

关无涯微微点头:“多谢青兄的理解。”

青云门掌门的话,其实是代表除了紫阳门之外,江湖其他几个大门派的意思。江湖里小人多得是,也有很多擅长伪装的小人,就像燕齐。如果燕齐能够一直伪装下去,别人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可偏偏他做事太绝,如今遭了报应,伪善的表皮已经被撕掉,展露在江湖人面前的是一颗疯狂变态残忍狠绝的心。

像燕齐这样的人,江湖里定然还有,但谁也不会多管闲事去调查别人的人品,声讨无关之人的而行。可燕齐不一样,他是武林盟主,他是整个武林的脸面。如今武林的脸面已经被燕齐搞得丑陋至极,江湖人容不下燕齐这个武林盟主了,甚至不希望燕齐这样的祸害还活着。

“燕齐来了!”

人群中出现一阵骚动,众人纷纷转头,就看到燕齐穿着一身深紫色的锦袍,出现在了紫阳门的牌楼下方。燕齐身边的中年美妇是柳如眉,而另外一个年长的老者,就是燕齐的父亲齐越。

就一眨眼的功夫,燕齐走到牌楼正下方的时候,原本好好的牌楼突然寸寸碎裂,轰然倒塌,朝着燕齐砸了过去!

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靳辰把玩着墨青的大手,似笑非笑地说:“美人相公,你又调皮了。”

------题外话------

推荐——

【重生之农女毒后】——福星儿

腹黑霸道的九爷,某日相中某个狡猾如狐的小女人,于是坑蒙拐骗,不择手段将某个小女人娶回了家,不料,小女人摇身一变,成了母夜叉。

这辈子,楚蘅只想找个庄稼汉,过过柴米油盐的日子,等入了洞房才发现,她找的庄稼汉,竟然是天煞的九王。

楚蘅想退货,九爷拒绝,商量之后,二人一拍即合,一边狼狈为奸的复仇夺权,一边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