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生死之战/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齐、柳如眉和齐越三人在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都想要往前冲躲过去,以他们的实力其实很容易办到。但是谁都没想到,人群中突然飞出一道妖冶的红影,挥掌就朝着牌楼下方的三人打了过去!

齐越和燕齐以及柳如眉就犹豫的那么一瞬间,高大的牌楼已经轰然倒塌,朝着他们身上砸了过去。

当然,他们都不是弱者,最终并没有被伤到,只是不可避免地搞得有些狼狈。齐越满脸都是灰,燕齐那身原本很华贵的紫色锦袍,如今已经变成了灰紫色,而柳如眉精心修饰过的那张脸,如今变成了灰头土脸。

最沉不住气的是柳如眉。牌楼到底是哪个高手暗中弄倒的已经无从得知,而突然又冒出来攻击他们的人他们可都知道是谁。柳如眉拔剑飞身而起,朝着打了一掌之后,这会儿站在擂台上看笑话的冷肃就杀了过去。

众人看着武林大会还没正式开始,武林盟主的夫人柳如眉就跟断魂楼的楼主冷肃在擂台上打了起来,对于事不关己的人来说,一个个看热闹都看得很起劲。

柳如眉的武功不弱,但是其实很多高手都清楚,这些年柳如眉能够稳坐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的位置,不过是因为她的丈夫是燕齐,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们夫妇罢了。而柳如眉真正的实力,根本配不上她的名声。

冷肃并不在高手排行榜上,主要是因为他从未挑战过榜上的高手,没有人会怀疑冷肃的实力。

片刻功夫冷肃和柳如眉已经过了几十招,齐越微微皱眉,柳如眉一开始就乱了阵脚,再打下去也赢不了。于是齐越飞身而起,想要把正在对战的冷肃和柳如眉分开。

齐越的实力摆在那里,他很快就成功地把冷肃和柳如眉给分开了,把柳如眉挡在了自己身后。而停手的冷肃直接站在擂台上大声说:“呦!这是什么情况?丈夫还不急呢公公先急了?啧啧,看来你们公媳关系好得很啊!”

冷肃的嘴可是又损又毒,这话说的,倒像是齐越和柳如眉这对公媳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一句话,败坏了齐越的人品,毁了柳如眉的清白,还往燕齐头上扣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其实也不会有人真的因为冷肃的话就怀疑齐越和柳如眉之间有什么苟且,不过冷肃的目的也不在此,他就是很单纯很真诚目的很明确地想要给齐越、燕齐和柳如眉添堵。

至于原因嘛,一来冷肃觉得这三个人都是道貌岸然的贱人,二来冷肃觉得很好玩。别人没看到,之前就坐在墨青旁边的冷肃可是很清楚是谁动手毁了紫阳城的牌楼,一直想要在靳辰面前怒刷存在感,想要跟墨青争个高下的冷肃当即就觉得自己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干脆就跳出来另辟蹊径了。

“冷楼主慎言!”齐越面色冷然地看着冷肃,袖子下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

“呦!生气啦?”冷肃的声音十分欠揍,“生气了你就打我啊?哦对了,你不会跟我打的,因为你是正人君子齐神医嘛!齐神医一向与人为善,一向大度宽容,怎么会跟我这样的杀手头子计较呢?不过齐神医,本尊有个问题很好奇,看看那边的关无涯,你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说者有意,听者自然更有心。所有人都知道冷肃是跟着关无涯一起来的,而这会儿冷肃更是立场鲜明地站在了关无涯的阵营里,甚至他这些故意挑衅的举动也可以解释了,就是为了给关无涯出气。

而冷肃最后一句话出口,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齐越的脸上,而他们曾经认为为人正直的齐神医,这会儿眼中却闪过一丝难堪和愧疚。

难堪说明什么?说明冷肃揭穿了他的丑事!愧疚说明什么,说明他真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如冷肃所言,齐越是在良心不安。

“冷肃!”旁边的燕齐已经忍无可忍了,看着冷肃大声说,“你再这样不知好歹,本尊今日就为武林除害!”

“啧啧啧!”冷肃似笑非笑地看着燕齐,“人家好怕啊!说我不知好歹?我从来都不知好歹啊,哪个知好歹的人会去当杀手头子?至于为武林除害,今儿倒是真的该为武林除害了,不过最后除的,可未必是我。”

冷肃话落,不再纠缠,直接哈哈大笑着飞下了擂台,又坐回了关无涯旁边的位置。

而这一出闹剧,里面包含的信息量可是不小。如今他们都在紫阳城,还是在紫阳门的门口,冷肃都敢这么嚣张,一开始就把燕齐搞得如此狼狈。不得不说,众人看热闹看得很爽的同时,对于接下来一战的结果,也都有了自己的衡量。

燕齐这个武林盟主,原本准备好的出场,原本想要当众讲的话,这会儿全部都被毁掉了。他面色沉沉地站在擂台上,扫视了一圈之后大声说:“武林大会现在开始!”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宣示着这一次的武林大会正式开幕。擂台上有美貌的舞女随着乐声翩翩起舞,有紫阳门的弟子表演剑术,擂台下方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当擂台上再次空下来的时候,不等燕齐说什么,关无涯神色平静地站了起来,在众人的视线中飞身上了擂台。

燕齐面色阴沉地看着关无涯,关无涯的脸上却是一片淡然。他拔出自己的剑,指着燕齐冷声说:“生死战,你敢吗?”

生死战三个字,瞬间引得在场的江湖人心中都是一震。江湖规矩,生死之战,生死各安天命,说白了就是你死我活。但江湖上一般很少会有人选择用生死战这样的方式来一较高下,因为太过冒险。

而关无涯这会儿提出生死战,那就是没打算善了了,因为他不是来挑战燕齐,想要重新得到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的位置,更不是想要跟燕齐友好切磋。关无涯十分直截了当地告诉所有人,他今日来,就是来报仇的,只要他不死,燕齐就必须死!

可没有人觉得关无涯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也没有人觉得关无涯心狠手辣,因为这都是燕齐自找的。

燕齐还没表态,齐越心中不安,脱口而出:“不可!”

关无涯神色平静地看了齐越一眼,齐越的目光却有些躲闪。曾经的知交好友变成如今这样,明眼人都知道齐越这是心虚。

“武林大会是武林同道友好切磋的盛会,生死战就算了吧。”齐越说。

“真是个‘君子’啊!你这是劝关无涯放下仇恨,跟你们父子握手言和?”冷肃又开口了,声音之大足以让每个人都听清楚,“不如这样好了,齐神医你就让关无涯把你儿子给杀了,然后关无涯向你真诚地道个歉,你那么大方肯定也不会计较的嘛!大家说是不是啊?”

有人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冷肃的话实在是太讽刺了!齐越也真好意思,还想让关无涯和燕齐友好切磋?能友好吗?燕齐对关无涯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所有人都清楚,齐越这是嫌关无涯不大度?那真的可以让关无涯把燕齐给砍了,让齐越自己表现一下他的胸怀有多么“宽广”!

靳辰看到齐越难看得要死的脸色,冷笑了一声,声音慵懒地说:“齐神医的意思是,你们父子做了孽,关前辈还得以德报怨,否则就是心胸狭隘?今儿本姑娘也是开了眼界了,齐神医的脸那是真大,或者应该说,齐神医可是真的不要脸啊!”

得,被关无涯带过来的帮手,并没有帮关无涯打架的意思,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就直接把齐越和燕齐父子俩怼得颜面尽失。原本众人其实还是看热闹的心态居多,这会儿被冷肃和靳辰这么一说,看着齐越和燕齐的眼神都有些嘲讽了。可不是么,自己作孽还要求对方以德报怨,这样的道理,真真是不要脸至极!

关无涯的神色依旧很平静,他剑指燕齐,重复了一遍:“生死战,你敢吗?”

感觉到众人落在他身上的眼神都带着嘲讽和厌恶,燕齐早就失去了冷静。这会儿看到关无涯平静至极的脸色,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燕齐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躁动,脑子一热大声说:“好!生死战!”

“好!”下面冷肃带头,所有人竟然神奇地为一场即将到来的生死战欢呼了起来,这次的武林大会,注定会别开生面了。

燕齐已经开了口,齐越想做什么也晚了。他面色沉沉地站在擂台下方,有位置也不坐,就那样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姐姐,咱们配合真默契啊!”冷肃凑到靳辰面前嘿嘿一笑说道。

靳辰伸手推开冷肃的脑袋,微微一笑说:“我觉得你跟你姐夫配合更默契。”

冷肃十分嫌弃地看了墨青一眼说:“谁跟他配合了?”

墨青连个眼神都没给冷肃,靳辰唇角微勾,擂台上的生死战已经开始了。

关无涯的实力本就不比燕齐弱,十几年前他败给燕齐,也是因为燕齐用了一些不入流的手段。这十几年来,关无涯的武功因为内伤而停滞不前,这是他的劣势。但关无涯如今对付燕齐很有信心,是因为他手中有一张王牌,那就是曾经墨青送给关无涯的紫阳心法。

关无涯当然没有修炼紫阳心法,只是紫阳心法对于关无涯来说早已经烂熟于心,他也研究了不少紫阳心法的破解之法。所以关无涯如今对于燕齐的实力和招数都十分了解,而且足以应对。

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己很容易,知彼却很难。而一旦一个人的底牌被敌人摸得一清二楚,他已经没有什么优势了。

关无涯和燕齐瞬间的功夫就过了百招,两人分站擂台两端,关无涯神色如常,燕齐的脸色却有些扭曲,声音都变了调:“你是不是偷学了紫阳心法?!”

刚刚的对战,不管燕齐出什么招,关无涯都一一化解,这让燕齐心中大惊的同时也愤怒到了极点。如果说关无涯也学了紫阳心法的话,燕齐必输无疑!

燕齐的话却让在场的人心思都变了变。其实很多人都听说紫阳门的紫阳心法被盗,而盗走紫阳心法的人竟然把紫阳心法分成几份在地下黑市贩卖。在场的几个大派掌权者,其实都暗中争夺过地下黑市上残缺的紫阳心法,只是没有让别人知道罢了。

这会儿燕齐竟然说关无涯修炼了紫阳心法?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老夫不屑。”关无涯的四个字,再次让燕齐怒火中烧,挥剑就朝着关无涯杀了过来。

两人再次战在了一起,下方的观众都看得心惊肉跳。关无涯是燕齐之前的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两代绝顶高手的对决,还是不要命的生死战,绝对精彩至极。

而明眼人很快就看出来,燕齐根本就不是关无涯的对手。首先从气势上,燕齐一开始就落了下乘。关无涯一直都是沉着冷静从容不迫的,而燕齐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姐姐,爷爷能赢吗?”关妍之小姑娘有些不安地问靳辰。她武功一般,这会儿已经看不清擂台上面的情况了。

靳辰十分肯定地说:“放心吧,赢的肯定是你爷爷。”姜还是老的辣,关无涯的实力可不是虚的。

这一战,打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终于分出了胜负。关无涯一剑竟然把燕齐的成名武器紫阳刀给砍断了,燕齐被关无涯逼得连连后退,眼看就要到了擂台边缘。

齐越神色一变,飞身而起:“住手!胜负已分!”

在齐越飞身而起的时候,冷肃和靳辰也同时动了,拦住了齐越要上擂台的路。

“让开!”齐越的声音中满是怒气和紧张,因为那边关无涯已经逼得燕齐没有退路了,燕齐身上还受了不小的伤,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生死战,等有人死了,才算分了胜负。”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乖徒儿说得对!”一个苍老的声音由远及近,传入众人耳中。

看着飞身而来的一个老者,有人脱口而出:“鬼医来了!”

“徒儿参见师父。”靳辰对着向谦的方向微微点头。

向谦表示自家徒儿在外人面前还是很给他面子的,他就在关无涯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大声说:“姓齐的老贱人,你要是不服就跟老夫的徒儿过过招!”

“我儿是武林盟主,你们竟然都坐视不理吗?”齐越不可置信地看着下方老神在在地坐着看戏的几个大派掌门,他们无一不是江湖高手,只是如今眼看着关无涯要杀燕齐,却都无动于衷,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帮燕齐。

“齐老贱人!你特么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不要脸啊?”向谦冷哼一声说,“你儿子那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关老头是在为武林除害!”

没有人反驳向谦的话,齐越心中一沉,眼看着关无涯的刀已经快要砍到燕齐身上了,他拔剑就朝着靳辰和冷肃杀了过去。

旁边心急如焚的柳如眉看到靳辰和冷肃都被齐越给缠住了,飞身而起就想去救燕齐,谁知道一支短箭破空而来,算计得精准至极,直直地把柳如眉的一只脚钉在了地上!

“嘶”有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很快射箭之人就被发现了,正是墨青。不过墨青在众人眼中是个神秘的存在,大家只知道向谦的徒儿是墨青的女人。

柳如眉的尖叫声凄厉刺耳,她猛然抬腿,下一刻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疼得脸色煞白。

这里就是紫阳门的地盘,不过燕齐一脉的弟子已经快要死光了,而卢野门下的弟子都已经得到了卢野的暗示,这会儿目不斜视,仿佛根本看不到他们的门主和夫人身处险境。柳如眉门下的女弟子,大部分都已经被卢野给收买了,剩下的也都被吓破了胆,哪里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因为那些绝顶高手的事情不是他们这些小虾米能够插手的。

所以,身为堂堂紫阳门的门主夫人,武林盟主的夫人,柳如眉受伤摔在地上,甚至都没有人过来扶她一把,更别说帮她了。

燕齐和柳如眉的女儿燕云因为东方玉,最近都失魂落魄的,根本没出门。燕宇也没有出现,是因为卢野暗中把他给迷晕了。

作为燕齐的师弟,跟柳如眉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卢野这会儿也一点儿都没有要帮燕齐和柳如眉的意思,看到他们夫妇倒霉,卢野心中只有兴奋。

卢野也不怕别人诟病他的不作为,因为让燕齐死,是在场所有人的意思,这是为武林除害。更何况,关无涯的靠山不仅实力雄厚而且凶残至极,谁这会儿为燕齐出头,没别的,就是找死。

靳辰和冷肃联手对付齐越绰绰有余,齐越急得要死,却怎么都无法靠近擂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关无涯挥刀砍掉了燕齐的右臂!

“啊!”燕齐疼得差点晕过去,这会儿他哪儿还有曾经的骄傲,竟然捂着胳膊,全身颤抖地在关无涯面前跪了下去,连声求饶,“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围观人群中传来嗤笑声,众人都觉得燕齐真是没有骨气。不过燕齐应该已经被吓破胆了,但凡还有一丝理智在,他就应该知道求关无涯根本无济于事,因为当初燕齐让人屠杀关无涯的弟子的时候,可是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

关无涯看着像条狗一样,跪在自己面前的燕齐,在众人的视线下,面色冷漠地挥刀,直接把燕齐的脑袋砍了下去!

这一幕着实有些血腥暴力,在江湖上叱咤风云将近二十年的燕齐就这样死在了江湖人的面前,死无全尸。

齐越双目赤红,靳辰和冷肃对视了一眼,突然同时收手,看着齐越冲到了擂台上面,抱着燕齐的脑袋,哭得老泪纵横……

墨青抬手,袖中的利箭已经瞄准了齐越的后心,却被向谦阻止了:“不要杀他。”

墨青不解:“前辈不是跟他有仇怨么?”墨青打算斩草除根,只是没想到出来阻止他的竟然会是一直管齐越叫“老贱人”的向谦。

向谦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我要让他活着,夜夜梦回都是他儿子在他面前惨死的样子,永远无法安眠!”

墨青再次确定,向谦跟齐越真的有很深的仇怨。真正恨一个人入骨的时候,才会觉得死都是便宜了他,想让他一辈子被折磨,生不如死地活着。

不过墨青微微抬起的手并没有放下:“前辈,留着齐越,会有麻烦。”不用怀疑,如果齐越还活着,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去找关无涯寻仇的,墨青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哼!”向谦眼中闪过一道鬼畜的光芒,“放心,老夫不会让他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墨青看了向谦一眼,抬起的手还是放下了。而那边擂台上面的齐越,放开燕齐的脑袋,猛然抬头,双目赤红地看着要走下擂台的关无涯:“我要杀了你,为我儿报仇!”

关无涯还没有反应,向谦已经飞身而起上了擂台,飞起一脚就把燕齐的脑袋给踢飞了。齐越睚眦俱裂,要去把燕齐的脑袋抱回来,向谦在他背后冷笑了一声,猛然伸手,并拢的手指之间有金光闪烁,下一刻,众人就看到无数道金光悉数没入了齐越的身体,而齐越惨叫一声,直直地跌在了擂台下方。

“放心,老夫不会让你死的。”齐越已经疼得快要失去意识了,向谦站在他面前冷声说,“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当年你害死了我未出世的女儿,如今你就好好尝尝骨肉惨死的滋味吧!”

向谦的话没有其他人听到,却都清晰无比地传入了齐越的耳中。他们的恩怨纠葛的确不为人知,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会儿向谦还是个普通的年轻人,懂一些简单的医术,就靠给人看一些小病谋生。他无意中救了一个流落在外的孤女,那个孤女就是燕齐的母亲颜若惜。颜若惜嫁给了向谦,夫妻二人的小日子过得很幸福,当颜若惜怀上了向谦的女儿的时候,向谦欣喜若狂。

只是齐越的出现,彻底毁了向谦的生活。看似温柔可人的颜若惜,实则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向谦外出不在家中,齐越路过上门讨碗水喝,颜若惜对齐越一见钟情,竟然对齐越说她是被拐卖到这里来的,向谦整天虐待她,她过得生不如死,求齐越救他脱离苦海。

而齐越竟然真的带着颜若惜走了,甚至在颜若惜坚定地说她宁愿死也不想留着肚子里的孽种的时候,把颜若惜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了,两人结为了夫妻。

向谦终于找到颜若惜的时候,颜若惜在齐越怀中笑颜如花,而向谦未出世的女儿,早已化成了一滩血水……

向谦那时真的要疯了,他要杀了齐越,杀了颜若惜那个贱人,可是他实力不济,最终谁都杀不了。

经此变故之后,向谦性情大变。而齐越自知受了颜若惜的欺骗,在颜若惜生下燕齐之后,齐越说无法面对他们母子,留下足够的银两之后就走了。

对齐越来说,他当年不过是年轻气盛,一时贪图颜若惜的美色,又自认为他是在救人,殊不知他彻底毁了向谦的一切。

兜兜转转几十年,齐越心中对向谦的愧疚又能剩下多少呢?而他对于自己的儿子燕齐,是血浓于水的父子情。

齐越感觉自己似乎要死了,他觉得他这一辈子就像是个笑话,他真的想做一个好人的,可是却一步错,步步错,走到现在,究竟是谁的错呢?

只是齐越注定死不了,因为向谦的金针彻底废掉了他所有的内力,把他变成了一个废人,但他还活着。

一场生死战,燕齐死了,柳如眉受伤已经疼得晕了过去,而齐越如今生不如死。

大戏落幕,向谦已经走了,靳辰和墨青也都跟着关无涯一起离开了,青云门的掌门站了起来,高声说道:“明日武林大会照常进行,届时由诸位同道推举出新的盟主,大家都散了吧!”

卢野眼眸微闪,不过这会儿紫阳门惹了众怒,他还是决定低调一些,先拿到紫阳门门主的位置,再做其他的打算。

紫阳门里的气氛很是诡异。还活着的柳如眉和齐越,以及燕齐的尸体都被带了回来。卢野自然而然地开始主持大局,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风扬在想燕齐都已经死了,他是不是可以暗中离开紫阳门了,他家主子和夫人如今甜甜蜜蜜的,好像都把他给忘记了啊。

“风扬,跟兄弟走!”傍晚时分,卢晟突然过来找风扬。

风扬眼眸微闪,微微一笑说:“卢师兄找小弟可是有什么好事?”

“当然是好事,大大的好事!”卢晟意味深长地揽住了风扬的肩膀说,“你去就对了。”

风扬跟着卢晟去了卢晟的院子,院子里的下人都不在,打开房门,风扬眼眸微缩,因为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明显是个女人。

“来看看。”卢晟起身走过去,把地上昏迷不醒的少女给提了起来,对着风扬笑得一脸得意,“这可是咱们紫阳门的大小姐,不过过了今天就不是了,明天紫阳门的大小姐就是馨儿。”

风扬看着昏迷不醒被卢晟抱在怀中的燕云,眉头微皱。而卢晟抱着燕云坐在他自己的腿上,招呼风扬过去坐。

风扬神色莫名地坐了下来,卢晟伸手在燕云脸上摸了一把,看着风扬笑得一脸暧昧:“这贱人肯定已经跟了东方玉了,不过这副皮囊倒是极好的,就这么杀了太可惜了,不如咱们兄弟先玩玩儿,哈哈!”

看到卢晟淫邪的笑容,风扬心中一阵恶心,就听到卢晟接着说:“风扬,馨儿喜欢你,等她嫁给你,咱们就是亲兄弟了!男人嘛,玩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看你就没什么经验,哥哥我可是老手了!”

风扬知道,紫阳门年轻一辈的弟子里面,有两个色鬼,一个是已经被关无涯弄死的盛凌锋,另外一个就是卢晟。今日燕齐刚死,卢晟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玩弄燕云,竟然还拉着风扬一起,风扬真的觉得很恶心。

看到卢晟伸手要去解燕云的衣服,风扬眼眸一暗,开口说道:“卢师兄,你自己享用吧,我先走了。”

卢晟当即就不高兴了:“风扬,师兄这是给你面子,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你这么高傲,让师兄很难做啊!”

卢晟今天真的有点得意忘形了,因为燕齐死了,柳如眉也没有好下场,紫阳门事实上已经落入卢野手中了。燕云听说燕齐出事,刚从院子里出来就撞上了卢晟,卢晟也不顾其他弟子的眼光,直接把燕云掳到他这里来,还给燕云下了药。

至于卢晟为啥要去找风扬,是因为卢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拉风扬下水,让风扬真的跟他们父子站在一起。而且卢晟本身在对女人方面就有些变态,他以前对燕云求之不得,如今得到了,却又认为燕云已经是个残花败柳,心中嫌弃,所以对待燕云就像对待青楼妓子一样。

风扬神色有些为难:“小弟真的不通此道。”

卢晟哈哈一笑:“风扬你不会还是个童子鸡吧?等你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就会知道了!”

卢晟说着,竟然直接把怀中的燕云扔给了风扬,一副让风扬不用客气尽情享用的模样。

风扬眼眸微垂,抱住燕云,在卢晟毫无警觉的情况下,伸手就对着卢晟撒了一把迷烟。

卢晟瞪大眼睛,很快晕了过去。风扬皱眉看着燕云,神色有些纠结,最终还是抱着燕云暗中离开了紫阳门。

夜归客栈里面,天色已暗,墨青正准备抱着靳辰到床上交流感情的时候,风清在外面敲门:“主子,夫人,风扬回来了。”

“嗯。”墨青随意地应了一声。

风清又在门外说了一句:“风扬带了一个人回来。”

靳辰推开墨青在她身上作乱的手,整理了一下衣服说:“我们去看看风扬带了什么人回来。”

墨青神色有些哀怨地看了靳辰一眼,还是暂且忍了,跟靳辰一起出了门。

等看到风扬带回来的人竟然是燕云的时候,墨青只是神色淡淡地对风扬说了一句话:“你带回来的,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墨青和靳辰已经走了,风扬看着风清愣愣地说:“燕云不是东方玉的女人吗?我是为了救她才带她回来的,主子怎么让我自己解决?”

风清面无表情地说:“东方玉头也不回地走了,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你想让主子怎么安排?你自己招惹的麻烦,自己处理吧。”

风扬欲哭无泪,一个女人,他能怎么处理啊……

墨青和靳辰回了房间,墨青抱着靳辰还没走到床边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却是关无涯的声音:“两位睡了吗?”

墨青神色暗恼,靳辰看着墨青有些郁闷的脸,却在他怀中笑得乐不可支。

“关前辈请进吧。”

靳辰开了门,关无涯和关妍之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墨青神色淡淡地坐在桌边。

“叨扰了。”关无涯有些抱歉地说。

“无妨,关前辈和妍之都过来坐吧。”靳辰微笑着对他们说。

关无涯对着墨青和靳辰行了个大礼:“大恩不言谢,两位对老夫的恩情,老夫日后定当报答。”

“关前辈不用这么客气,坐吧。”靳辰十分随意地说。

都落座之后,关无涯开口说道:“老夫带着妍之过来,是跟两位告别的,老夫打算明日一早就带妍之离开紫阳城。”

“关前辈准备去哪里?”靳辰看着关无涯问。燕齐死了,关无涯大仇得报,神情比前几日释然了许多。而他这么着急要离开紫阳城,甚至都不打算接着凑武林大会的热闹,也完全可以理解。对关无涯来说,如今只剩下关妍之这一个牵挂,他应该只想带着关妍之,找个安宁的地方过日子吧。

关无涯微微一笑说:“老夫准备带妍之去千叶城定居下来。”

靳辰表示并不意外,关无涯如今想要远离江湖纷扰,千叶城真的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关无涯的老兄弟宋老国公想必会很欢迎关无涯祖孙俩的,而关妍之一直都很喜欢千叶城,那里还有她的小姐妹。

“可惜我们近日不打算回千叶城,不然还可以同行。”靳辰微微一笑说。

关无涯心中了然。因为之前那场煞气冲天的婚礼,靳辰如今已经成为了夏国皇室第一号通缉犯,确实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回千叶城。不过关无涯并不认为靳辰是不敢回去,因为以靳辰的实力,完全可以在千叶城来去自如。

“靳辰姐姐,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关妍之看着靳辰十分不舍地问。

靳辰直接笑了:“当然了,我会回千叶城的,只是不是现在。”

“那就好。”关妍之笑着说。

“妍之喜欢千叶城,不如就在千叶城找个如意郎君嫁了吧。”靳辰笑着说。

关妍之脸色一红,关无涯哈哈笑了两声:“如此甚好。”

祖孙俩又跟靳辰聊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自始至终墨青都没有开口说话。

“小丫头,你还想留在紫阳城么?”墨青抱着靳辰在怀中,看着靳辰问。

靳辰想了想说:“等武林大会结束了再走也不迟,接下来应该会很热闹。”燕齐一死,武林盟主之位空缺,接下来几个大门派应该会争得头破血流。不过所谓的天下高手排行榜高手之战,燕齐和柳如眉都死了,其他榜上的高手来没来靳辰不知道,她自己却是不准备再去参加的。如今天下人都知道南宫柔就是靳家五小姐,而南宫柔在天下高手排行榜上那个第四的位置,靳辰觉得抛弃也无所谓。

墨青微微点头:“随你高兴。等这边事了,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靳辰又想了想,微微一笑说:“我们就去魏国吧,小夜还在魏琰那里呢,我们去接他。”墨青的毒解了之后,靳辰就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如今他们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墨青微微点头:“那过几日我们就离开这里去魏国吧。”

第二天天色未亮的时候,关无涯和关妍之祖孙俩就骑马离开了紫阳城,朝着千叶城的方向而去了。以关无涯如今的实力,已经足以保护他们两人的安危。

被风扬带回来的燕云昨夜就已经醒了,一直都在默默地流泪,一句话都不说,曾经顾盼神飞的眼眸变得没有任何光彩。

风扬倒是问了燕云有没有什么打算,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但风扬还有正事要办,不可能带着燕云,也不能把燕云留在紫阳城里,所以就找人暗中把燕云给送走了,送去了千叶城,届时那边有人会安顿她。

冷肃一大早就过来找墨青和靳辰,催着他们快点儿出发,一起去看热闹。

只是计划跟不上变化,墨青和靳辰还没出夜归客栈的门,那边风清就接到了传信,魏琰出事了!

墨青神色微变:“怎么回事?”

风清垂眸说:“逍遥王刚进金安城就被皇上派人抓了起来,如今情况不明。”

靳辰微微蹙眉:“小夜呢?”

“没有任何小少爷的消息。”风清说。

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墨青握着靳辰的手说:“我们立即出发去金安城。”

靳辰微微点头,那边冷肃神色微冷:“谁敢动小夜一个手指头,我就灭了他满门!”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