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我死了没什么不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谦一早起来发现靳辰不告而别,他当即就怒了,把邱宝阳拉过来暴打了一顿。

无辜的邱宝阳表示自己也很绝望啊,靠山师姐不见了,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无良师父给虐死,这可怎么办?

向谦当天也离开了紫阳城,还带着怎么都赶不走的邱宝阳,至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不管武林大会有什么热闹,终究都是别人的,因为墨青和靳辰已经在日夜兼程赶往魏国金安城的路上了。

半月之后。

盛夏五月,这是金安城一年中最热的时候。逍遥王府的主人已经离开很久都没有回去,府中十分冷清。

太子妃乔颖儿为太子魏琪生下了嫡长子,魏皇有了嫡亲的皇长孙,龙心大悦,赏赐了许多宝贝给太子府,对魏琪越发看重了。

只是曾经最得宠的逍遥王魏琰,最近却成为了金安城中一个不可说的存在……

魏琰回到金安城那天,其实很多人都看到了,因为魏琰依旧坐着他那辆金光灿灿闪瞎人眼的马车,大摇大摆地进了城。

只是马车还没到逍遥王府的时候,就被大内禁军给包围了起来。众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魏琰被带走了,进了宫之后再没出来过,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有人说逍遥王是被软禁在宫中,不得自由。有人不敢说心中却忍不住会想,逍遥王不会已经被秘密处死了吧?

这件事情着实很怪异,因为魏皇宠魏琰,几乎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世人一度认为魏琰在魏国皇室的地位事实上是高于太子魏琪的,就因为魏皇更喜欢魏琰这个儿子。

魏琰先前去了夏国千叶城,为墨王爷求娶夏国的那位天命煞女为妻,两国顺利地定下了和亲事宜。而那场煞气冲天的婚礼早已经传遍了天下,真正坐实了墨青的天煞孤星之名和靳辰的天命煞女之名。

这些都是世人知道的,而世人不知道的是,在婚期临近的时候,魏皇曾经派了魏琪亲自去夏国千叶城,与夏皇商议取消和亲。

当时魏琪去了,不过是暗中去的,外人都不知道,而魏琰很快把魏琪“解决”掉,暗中送回了魏国。不过这些事情都是秘密。

所以当魏琰一回到金安城就被抓走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他们看来,魏琰似乎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墨青的天煞孤星之名传开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墨青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伪装废物王爷,因为如若不伪装,魏皇容不下他活着长大。只是如今因为那场婚礼,墨青是个绝顶高手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魏皇绝对容不下墨青还活着,而魏皇首先会做的,就是废了墨青的王爷之位。但是很让人不解的是,魏皇并没有下旨废掉墨青的王爷之位,甚至都没有提起过墨青。

魏国皇宫一处偏僻的宫殿里,魏琰坐在院中,目光呆滞地望着天空。

“王爷,这是皇后娘娘吩咐奴婢送来的糕点,说是王爷最爱吃的。”一个清秀的宫女提了食盒过来,对着魏琰恭敬地行礼,然后把食盒中的点心拿出来放在了魏琰面前。

魏琰看着面前香气诱人的点心,却一点食欲都没有,开口对准备离开的宫女说:“给母后带个话,本王要见她。”

宫女却仿佛没有听到魏琰在说什么,东西送到之后就径自离开了。魏琰拿起一块点心放入口中,曾经最爱吃的东西如今却觉得索然无味。

魏琰这辈子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他最在意的自由被剥夺了。当日他一进金安城,就被“请”进了皇宫,软禁在了这个宫殿里。这座宫殿里面什么都不缺,还有人专门伺候魏琰,魏琰可以在宫殿里面随意行走,就是出不去。魏琰不止一次试图闯出去,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魏琰怀疑魏皇有可能把魏国皇室所有的高手都派来看守他了,除了那位下落不明的护国尊者。

杜腾并没有跟魏琰在一起,魏琰也不知道杜腾这会儿在哪里。而跟着魏琰离开千叶城的离夜,走到半路就被南宫离给带走了。南宫离是离夜的爷爷,魏琰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把离夜交给了南宫离。如今魏琰倒是挺庆幸的,因为他处境不太好,离夜跟着他难免会被殃及。

魏琰被软禁在这里的前几天,倒是很认真地想了他为什么会被关起来。魏琰能想到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墨青。他觉得魏皇应该是因为墨青的亲事,还有墨青隐藏了实力的事情生了怒气,而魏琰不仅一直知情不报,在千叶城的时候还忤逆魏皇的意思,把魏琪放倒送走,执意让墨青成了亲。

只是魏琰原本以为,因为这些事情,他最多也就是被魏皇训斥几句,不会有别的。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后果比魏琰想象的要严重,因为魏琰被软禁在这里,见不到外人,甚至魏皇和皇后都没打算过来见他。乔皇后倒是每天让人准备魏琰最爱吃的饭菜,派人送过来,这让魏琰觉得他家母后还是爱他的。

“太子殿下,皇上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逍遥王。”魏琪到了宫殿门口,却被人拦住了。

魏琪神色也没有不悦,微微一笑说:“本宫只是过来找皇弟喝两杯,还请通融一下。”

魏琪的位置摆在那里,他最终还是被放行了,一进门就看到魏琰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一向最在乎自己形象的魏琰,头发没有束起来,就那样随意地披散在脑后。魏琰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也没有戴他一向很喜欢的各种名贵的装饰物,形象看起来跟以前不太一样。

魏琰看到魏琪,面无表情地说:“你来做什么?”

魏琪提着自己手中的酒壶,微微一笑说:“昭儿的满月酒,琰弟没有喝上,为兄专门给你送过来了。”

魏琰知道乔颖儿给魏琪生了个儿子,前几天太子府刚刚办了一场十分盛大的满月酒。而魏琰那侄子的名字就叫做魏昭,不过魏琰还没见过。

魏琪在魏琰对面坐了下来,亲手倒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了魏琰。

魏琰举杯一饮而尽,看着魏琪说了一句:“恭喜。”

魏琪微微一笑:“多谢琰弟。”

兄弟两人又喝了两杯酒,魏琰放下酒杯,看着魏琪说:“你知道父皇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吗?”

魏琪看着魏琰微微叹了一口气:“琰弟你也知道,父皇最是相信命数一说,墨青生来就是天煞孤星的命格,父皇能留着他的性命已经是对他仁慈了。他如果真的一辈子做个废物王爷就好了,可如今他伪装废物的事情已经天下皆知。对于墨青不是废物这件事,琰弟恐怕一直都是知情的,却瞒着父皇,父皇想必是因此动了怒。”

魏琰神色莫名,魏琪接着说:“不过琰弟你放心,父皇和母后最是疼爱你了,应该很快就会放你出去,为兄也会为你求情的。”

魏琰唇角微勾:“那就先谢谢皇兄了。”

魏琪很快就离开了,魏琰看着魏琪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刚刚见到魏琪,又聊了几句,魏琰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魏琰并不觉得魏皇和皇后会对他怎么样,而事实也差不多。魏琰一直不明白的就是这样软禁着他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打一顿或者骂一顿来得爽快。

就在刚刚,就在魏琪提起墨青的时候,魏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魏皇软禁他,不是为了惩罚他知情不报,而是为了对付墨青!

魏琰知道,他被软禁的消息定然会传到墨青耳中,届时墨青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来金安城。而金安城里,魏皇一定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墨青来。

想到这里,大夏天的魏琰却突然出了一身冷汗。他一直都不希望墨青和魏皇发生冲突,因为这都是魏琰在意的亲人。只是如今,冲突不可避免了……

魏琰后知后觉地猜到了魏皇的意图,却苦于无法脱身,身边也无人可用,心情十分焦灼。

但魏琰不知道的是,墨青和靳辰已经来了金安城,

“主子,夫人,小少爷没有跟逍遥王一起来金安城。”风清对墨青和靳辰说。

“小夜没来?那他去哪里了?”冷肃问。

风清没说话,靳辰已经想到离夜是被谁半路带走了,如此她就稍稍放心一些了。虽然说魏琰被抓了,但是靳辰并不认为魏皇会对魏琰怎么样。事实上从一开始收到消息的时候,墨青和靳辰都已经猜到了魏皇抓魏琰的意图,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快说啊!小夜在哪里?”冷肃看风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怒了。

“苏苏别闹了。”靳辰白了冷肃一眼,“小夜跟他爷爷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小夜的爷爷?”冷肃眼眸微闪,“你是说你那个师父?”冷肃见过南宫离,在他痴傻的那段时间。

靳辰微微点头,给了冷肃一个肯定的答案,冷肃瞬间松了一口气。

“杜腾呢?”靳辰问风清。

风清微微垂眸说:“杜腾在天牢里。”

魏皇不会动魏琰是真的,但是一直跟着魏琰的随从杜腾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当时魏琰被抓走,杜腾本想溜走去找帮手的时候,就被抓了起来,直接扔进了天牢里,这会儿还在里面。

“我们先去见见魏琰再说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其实就算他们不管魏琰,魏琰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但这件事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因为魏皇不会放弃杀墨青。魏琰一方面是魏皇的儿子,另外一方面还是墨青的兄弟,应该怎么做,还是让魏琰来决定吧。一旦墨青和魏皇闹起来,夹在中间为难的还是魏琰。

他们是易容过后,光明正大地从金安城城门口走进来的,这会儿就在金安城的一家客栈里面,并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

第二天,魏国皇宫。

“奴婢参见王爷。”眉清目秀的宫女提着一个食盒前来,对着魏琰恭敬地行礼。没有人拦着她,因为她是乔皇后身边的管事宫女青萝,每天被派来给魏琰送饭的。

魏琰的目光依旧放在面前的棋局上面,连个眼神都没有给青萝。青萝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把饭菜拿了出来,一边拿一边说:“皇后娘娘说,这些都是逍遥王最爱吃的。”

一切似乎都跟前几日没有任何差别,直到魏琰看到面前女子白皙纤细的手指上面的那个银色指环,眼眸微微一缩……这东西魏琰并不陌生,因为是墨青亲手做了送给靳辰的,看似普通,实则是个暗器。

魏琰神色微微有些烦躁地扔了手中的棋子,猛地站了起来说:“外面日头太烈,把饭菜拿进来!”话落就抬脚进去了。

宫女“青萝”快速地收拾了饭菜,又提着食盒跟着魏琰进去了,一直盯着这边动静的高手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你怎么来了?墨青呢?他的毒解了吗?”魏琰看到“青萝”关了门,就开口有些急切地问,已经认定面前这个宫女就是靳辰假扮的了。

靳辰对于魏琰能够凭借那个指环认出她来并不意外,那也是她刻意为之。而魏琰一开口说的不是自己的处境,却在关心墨青的身体,靳辰表示他们兄弟的感情真的很好啊。

靳辰把手中的食盒放在了一边,看着魏琰说:“墨青的毒已经解了,这会儿就在金安城。”墨青和靳辰昨晚商议过后,决定先让靳辰进宫见魏琰,因为她伪装成宫女比较方便。

魏琰神色一喜:“太好了!”本来魏琰一直都关注着紫阳城的情况,可是他被软禁之后,什么消息都收不到了。

“你呢?”靳辰看着魏琰问,“你需要我们怎么做?”

魏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浑不在意地笑了起来:“我挺好的,你们千万别管我。”

魏琰相信靳辰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也明白他现在的处境。魏琰事实上没有任何危险,因为魏皇不会真的动他。而魏皇把魏琰软禁在这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引出墨青,然后除掉墨青。最初被关在这里的时候,魏琰还在想魏皇派了这么多高手看守似乎没有必要,高手减去一大半,魏琰也跑不了。可是如今魏琰已经想到了,魏皇派这么多高手在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看住他,而是为了等墨青。

魏琰不希望靳辰和墨青做什么,因为一旦墨青出现,魏皇要杀墨青,墨青必然要反抗,届时的局面不是魏琰想要看到的。再说了,魏琰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人救,他又不是被关在天牢里了,他现在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就是心情有些憋闷而已。如果墨青和靳辰把他从皇宫里救出去了,之后呢?难道魏琰要就此跟魏国皇室决裂,跟他的父皇母后为敌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靳辰听了魏琰的话,神色丝毫未变,微微点头说:“我们没打算管你。”魏琰能想到的事情,墨青和靳辰都已经想到了,这也是墨青和靳辰打算先见魏琰一面,而不是直接过来救魏琰的原因。

魏琰的心情瞬间就有点郁闷了,他不让墨青和靳辰管他,跟墨青和靳辰根本不打算管他,根本不是一回事好吧?

靳辰看着魏琰说:“杜腾被关进天牢了,我们今夜去把他带走。”

魏琰神色微变,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说:“你们把他救出来之后,就送他去千叶城吧。他一直念叨着要娶小颜,跟他说我准了。”魏琰没想到杜腾竟然被关进天牢里了,他还不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局面,还是让杜腾离开吧。这小子跟着他这么久,也没享过什么福。

靳辰微微点头:“我们暂时不会离开金安城,我过两日再过来看你。”

靳辰话落,把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然后提着空的食盒走了。魏琰看着靳辰的背影,心中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墨青和靳辰冲到皇宫里来救他,到时候就无法收场了。

魏琰在想,墨青和靳辰也都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应该不会轻举妄动。而他自己要想办法摆脱现在的处境,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却说靳辰,离开皇宫之后就回了客栈。

“魏琰说让我们不用管他。”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今夜先把杜腾救出来吧。”魏琰不用救,杜腾的处境却不太乐观。天牢那样的地方,进去的犯人就算活着出来,也得被折腾得掉几层皮,看来魏皇对魏琰的这个随从很是不满。

是夜,墨青和靳辰在天牢狱卒换班的时候,易容成接班的狱卒,很顺利地混了进去,在天牢深处见到了被打得不成人样的杜腾。

杜腾四肢都绑着铁链,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跟死了一样。靳辰和墨青混进来很容易,但是想要带着杜腾出去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这里是魏国金安城的天牢,一路上到处都是看守犯人的狱卒,守卫极其森严。

不过墨青和靳辰既然来了,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墨青就站在那里,正好挡住了其他狱卒的视线,而靳辰快速地往杜腾嘴里塞了一颗药。

杜腾被关的地方,是天牢中的死牢,这里的犯人都不可能活着出去,甚至都没有机会被当众处死。

狱卒每天的一项任务就是折磨死牢里的犯人,直到把他们弄死为止。杜腾还活着,但也离死不远了。

而狱卒每天会检查一遍,死牢中有没有突然死掉的犯人。如果有的话,就赶紧清理出去,因为夏季本就天热,天牢里面的通风还极差,尸体放一个晚上不管,那个味道简直无法忍受。

墨青和靳辰没再管杜腾,开始继续在死牢里巡逻。过了片刻之后,死牢的狱卒小管事叫墨青和靳辰过去:“你们两个!过来!”

墨青和靳辰过去了之后,那个小管事大声说:“今天清理尸体的活儿就是你们的了!赶紧去干!”

墨青和靳辰表示,这等“好事”,就是他们想要的。

这天晚上死牢里面的“尸体”就只有杜腾一个。墨青把杜腾放在了板车上面,然后跟靳辰一起推着出去了,那个小管事说让他们立刻把尸体运到乱葬岗去。

两人十分顺利地出了天牢,靳辰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看了一眼板车上面一动不动的杜腾,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小子真够悲剧的。

其实墨青和靳辰在行动之前已经了解过天牢里的规矩了,而靳辰给杜腾吃的药,其实就是一点迷药而已。杜腾本就被折磨得晕过去了,靳辰只是为了确保带着杜腾出去的时候,杜腾不会醒过来。

两人十分顺利地把杜腾从天牢里带了出来,墨青没让靳辰动手,自己给杜腾把了脉,喂杜腾吃了点药之后,才让风清去给杜腾清理伤口,再包扎上药。

魏国皇宫。

魏皇一过来,就发现乔皇后有些郁郁寡欢。魏皇知道乔皇后是因为魏琰的事情不开心,就出言安慰到:“琰儿被关起来只是暂时的,等把墨青解决了,以后你天天都能见到他。”

“皇上,”乔皇后微微叹了一口气,“你知道琰儿的,他最是心善,皇上何必因为墨青的事情而责罚他呢?”

魏皇神色淡淡地说:“朕没有责罚琰儿,只是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关他几天也好,让他自己冷静一下,不要再任性胡闹。”

“那如果墨青一直不出现呢?”乔皇后问魏皇。

魏皇很笃定地说:“墨青一定会出现的。”

天色已晚,魏皇和乔皇后准备歇息的时候,有人前来禀报,说是逍遥王突然病了。

乔皇后神色一急,非要去看魏琰,魏皇最后没能拦住她,自己也去了魏琰所在的宫殿。

太医已经给魏琰把过脉了,魏琰躺在床上,面色微红,没有什么精神。

“这是怎么了?”乔皇后神色焦急地问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逍遥王这是染了风寒,风寒来得很急。”太医恭敬地说。

“怎么会染了风寒呢?”乔皇后握着魏琰的手,看着他一脸心疼地说,“琰儿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现在是夏季,魏琰的身体明明一直都很好,却突然染上了风寒,看着还很严重的样子。

魏琰可怜兮兮地看着乔皇后:“母后……儿臣好难受……”其实魏琰心中在吐槽,他这根本就不是风寒,因为他并没有不盖被子睡觉。绝对是靳辰在他今天的饭菜里面下了药了,也不知道下的什么药,竟然让他跟真的染了很严重的风寒一样。魏琰这会儿其实并不难受,就是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等吃了药好好养养就没事了。”乔皇后一脸心疼地看着魏琰说。

魏琰的神情很是落寞:“母后都不疼儿臣了,儿臣走了那么久才回来,天天都想见母后,母后就是不理会儿臣。”

乔皇后叹了一口气,看着魏琰说:“母后怎么会不疼琰儿呢?只是你父皇他……”

魏琰看了一眼魏皇,魏皇神色有些严肃地说:“都这么大个人了,染了点风寒就这么娇气,能做什么大事?”

“人家本来就没想做什么大事……”魏琰嘟囔了一句,被魏皇听到了,魏皇神色有些不悦地说:“你胸无大志朕不管,但你不应该不知道轻重。现在你就表个态吧,墨青的事情,你是什么看法?”

魏琰眼眸微闪,十分无辜地说:“我没有什么看法啊!不过父皇如果想把我当做诱饵来引出墨青的话,应该成功不了,因为墨青肯定能看出父皇的意图,不会来的。”

魏皇冷哼了一声:“你的心眼倒是不少,就是不用在正事上面。”

宫女送了熬好的药进来,乔皇后要亲自喂魏琰喝药,魏琰却不肯喝:“整天被关在这里没有自由,儿臣闷都要闷死了,还喝药做什么?”

乔皇后心疼魏琰,就开口向魏皇求情:“皇上,就别关着琰儿了,再关下去会闷出毛病来的。”

魏皇看了魏琰一眼,不知为何突然改了主意,微微点头说:“也好,等你的风寒好了,就出宫去吧。”

“儿臣的风寒明天一早就好了!”魏琰神色一喜。他就是傻,应该早点装病,就能见到他的父皇母后了。还是靳辰比较聪明,直接给他下了药,看起来跟真病了一样。

第二天一早,魏琰果然神清气爽精神奕奕,看起来没有任何不适了。他非要出宫,魏皇也没有阻止。只是魏琰刚离开,魏皇就吩咐原本看守着魏琰的那些高手,全部都暗中跟着魏琰一起离开了。

因为魏皇觉得魏琰说得有道理,这样把魏琰关在皇宫里,墨青很可能根本不会上钩。所以魏皇决定把线放得长一点,魏琰肯定会跟墨青碰面的,到时候一定要把墨青的命留下。

魏琰出宫回了逍遥王府,却觉得府里冷清至极。原本他身边至少还有杜腾,只是这会儿杜腾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魏琰想去找墨青和靳辰,不过很快又打消了这个主意。魏琰又不傻,他并不觉得魏皇突然就改了主意,不打算对付墨青了。魏皇只是改变了策略而已,魏琰知道,他现在一旦去找墨青,墨青立刻就会暴露了。

而那边知道魏琰突然出宫回了逍遥王府的墨青和靳辰,因为猜到了魏皇的意图,也没有过去找魏琰。

魏琰其实有些烦躁,两边都是他的亲人,他希望可以改变魏皇对墨青的看法,然而他已经为此努力了很多年,如今已经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了。

“王爷,太子殿下来了。”傍晚时分,门外突然传来下人的声音,魏琰微微有些烦躁地说:“让他进来。”

魏琪很快进来了,手中还拿着一个酒壶,一见到魏琰就神色关切地说:“琰弟,听说你昨日感染了风寒,不知现在如何了?”

“我很好,你有事吗?”魏琰神色淡淡地问。他其实并不喜欢跟魏琪这个亲哥来往,总感觉魏琪说话做事都带着算计,魏琰不喜欢。

“为兄刚得了一壶美酒,过来邀琰弟共品。”魏琪笑着说。

魏琪亲手倒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放在魏琰面前,然后自己拿起一杯喝了两口,笑着对魏琰说:“琰弟还没见过昭儿,改日有空可以去太子府坐坐。”

魏琰微微点头:“改天吧。”魏琰不喜欢魏琪,但魏琪的儿子毕竟是魏琰的亲侄子,他觉得去看看也无妨。

魏琰根本没怀疑过魏琪带来的酒会有什么问题,况且魏琪自己先喝了。所以魏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还点头说了一句:“的确是好酒。”

下一刻,魏琰身子一晃,不可置信地看着魏琪,眼睛一闭,直接晕倒了过去。

魏琪冷笑了一声,看着魏琰昏迷不醒地倒在地上,就走过去蹲在了魏琰身旁,声音幽幽地说:“其实你想得没错,我不敢动你的,因为我动了你,父皇不会饶了我。可惜,你怎么都想不到,是父皇让我对你这么做的吧?魏琰,你为什么就那么喜欢墨青呢?对墨青比对我这个亲兄长要好太多了。不过你放心,父皇的目的是杀了墨青,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的。但我比较期待的是,如果父皇把墨青给杀了,你会不会跟父皇反目成仇呢?呵呵,我们是亲兄弟,我不想这样的,但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威胁太大,我也没有办法啊。”

“主子,夫人,不好了!”风清脚步匆匆地走来,对墨青和靳辰说,“宫中下了旨,说逍遥王谋逆,要在三日之后问斩!”

墨青神色微冷,靳辰眉头微蹙:“魏琰不是已经回到王府了吗?”

“这会儿又被带进宫里去了。”风清说。

其实魏皇原本的意思是放魏琰离开,再派人暗中盯着魏琰,等着墨青出现。只是魏琪又向魏皇提议,说这样很难抓住墨青,不如委屈一下魏琰,设下一个墨青不得不跳的圈套。

魏皇本来不同意魏琪的提议,因为魏皇并不想让魏琰顶上一个谋逆的罪名,假的也不行。只是魏琪最近很得魏皇的心,魏皇又觉得他的办法可行,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同意了,想着等把墨青解决掉,就下旨为魏琰恢复名誉,想必到时候魏琰可以理解的。

而魏琰当然不可能想到他刚被放出来,他亲爹和亲哥竟然联合起来这么坑他,中招其实是必然的。

魏皇的圣旨一下,魏国朝堂和金安城都起了轩然大波。逍遥王谋逆?何时何地?没有人知道。但这其实也不重要,魏皇说魏琰谋逆,魏琰就是谋逆,而谋逆大罪,必死无疑。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直以来深得魏皇宠爱的魏琰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只能感叹一句,君心难测啊!

其实也有人猜到魏皇此举的用意,但也只能心中想想,因为此事不可说。

第二日一早,墨战被魏皇召进宫,出宫的时候脸色不怎么好看。回到墨府,魏嫣问墨战这是怎么了,墨战神色莫名地说:“皇上说,三日之后,让我在刑场四周安排万名弓箭手。”

魏嫣微微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这果然是皇兄设下的圈套!皇兄的意思是,让你一定要杀了墨青那个煞星!”

墨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当年我们给墨青下了那么重的毒,没想到他竟然还是偷偷修炼,成了一个高手。”

魏嫣眼神一冷:“当年我们就不应该留着他这个祸患!最近皇兄对墨家的态度冷淡了很多,说不定是在怀疑我们一直以来对墨青的态度都是伪装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皇兄容不下墨青,只要墨青还活着,皇兄早晚会容不下墨家!”

“可是,让我出手杀掉我们的亲骨肉……”墨战神色十分不忍。

“相公!”魏嫣看着墨战神色认真地说,“锦华和锦玉才是我们需要在意的,你没听说墨青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吗?他肯定是修炼了什么邪功,否则不可能还活着!相公,他就是个妖孽,他不是我们的孩子!”

墨战脸色很是难看,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深深叹了一口气说:“皇命难违,他如果来了,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他的造化了。”

五月初五,艳阳高照,而这天是逍遥王魏琰要被当众处决的日子。

刑场周围早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魏国皇室的高手都乔装打扮混入了普通百姓中间,墨战安排的万名弓箭手,也都全部准备就绪了。只等墨青出现,他们立刻动手,将墨青斩杀。

一辆囚车开了过来,囚车中有一个身着灰色囚服的犯人,他四肢都绑着粗重的锁链,头上还罩着一块黑布。

囚车在刑台旁边停了下来,犯人被拉下来扔在了刑台上面,之后就趴在上面,一动也不动。

问斩时辰还没到,现场一片静寂,没有人敢议论,都静静地等着。

刑台都是每次需要处决犯人的时候,临时搭建起来的,而这会儿刑台不远处就是天香楼。

向来宾客盈门的天香楼此时很是冷清,三楼的一个雅间窗户开着,一对年轻男女坐在窗边,正在静静地对弈。从他们的位置,可以将刑场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房间里还有一个年轻的墨衣男子,一张白皙的娃娃脸看起来有些违和,这是冷肃。冷肃显然极其不喜欢身上这件衣服,以及他露在外面却无人认识的真容,无奈靳辰强迫他必须这样打扮。

“你们真不打算管魏琰?”冷肃眼神鬼畜地看着在那边专注下棋下了一刻钟都没有抬头的靳辰和墨青。

墨青没有理会冷肃,靳辰神色平静地说:“那个不是魏琰。”

冷肃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靳辰没有回答,冷肃感觉自己的智商似乎受到了侮辱,有些不服气地说:“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这是个局没错,但难保魏琰他爹不会真把他扔出来当做诱饵!”

“既然是局,设局人不会自毁棋子。”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冷肃嘿嘿一笑:“话是这么说,但如果对方要跟你赌呢?你敢赌吗?剑架在魏琰脖子上,你还能无动于衷?认定他们不会真的动魏琰?”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苏苏,其实我有个提议。”

冷肃兴致勃勃地问:“什么提议?说来听听!”

“你既然这么好奇,不如自己去试试好了。”墨青面色平静,眼神也没有离开面前的棋局,“你去救魏琰,看有什么后果。”

“你当我傻?”冷肃白了墨青一眼,“外面肯定埋伏了很多人,我这不是出去找死呢嘛!”

“你怕了?”墨青轻飘飘地看了冷肃一眼。

冷肃当即觉得自己的实力和胆量都受到了侮辱,十分不爽地说:“我什么阵仗没见过,会怕这个?”

“苏苏,那你就去玩玩儿吧!”靳辰看着冷肃微微一笑,“放心,姐姐不会让你有事的。”

冷肃看到靳辰对着他笑,瞬间就觉得自己实力爆棚胆色惊人已然可以上天了,拍着胸脯说:“玩玩儿就玩玩儿,有意思!”

一刻钟之后,依旧没到问斩的时辰,百姓们都耐心等着,而埋伏的高手和弓箭手都眼神戒备地看着四周,一旦有什么异动他们就会立刻动手。

天香楼的楼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对着刑场那边大吼了一声:“表弟,我来救你!”

几十个高手瞬间从人群中飞身而起朝着那人围了过去,而墨战一声令下,早已经待命多时的弓箭手都瞄准了那个戴着面具的墨衣男子。下一刻,万箭齐发,场面十分壮观。

“墨王爷!”有人惊呼了一声。

“可是墨王爷的头发不是变成了白色吗?”

“肯定是染黑了!”

围观的百姓纷纷抬头去看那个突然冲出来要救人的男人,一致认为这定然就是墨青。只是奇怪的是,大吼了一声要救魏琰的“墨青”,怎么吼完就跑了?!

天香楼里,听着外面的骚乱,墨青神色平静地落下最后一枚棋子,看着靳辰说:“你又输了。”

靳辰微微一笑:“跟你下棋,输了很正常。不过美人相公,你家‘小表弟’还在下面躺着呢,你准备怎么做?”

墨青面色平静地起身,抬手,一支短箭破空,直直地朝着刑台上的犯人后心射去!

靳辰听着下方此起彼伏的“逍遥王死了”,靠在墨青怀中一脸遗憾地说:“设下这么蠢的局想要杀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不过这会儿你把你家‘小表弟’给杀了,魏皇该头疼怎么让他的宝贝儿子死而复生了。”

“不用了。”魏琰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他一身狼狈地走了进来,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伤口正在流血,他就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墨青和靳辰说,“我死了没什么不好。”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