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小齐世子对你是真爱/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神色平静地看着魏琰问:“你决定了?”

魏琰自嘲一笑,也不管脸上的伤口,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我身在皇室,无心权势,但是魏琪依旧容不下我。我不过是贪恋父母给的温暖,所以既想要这个身份,又想要追求自由。但世事哪能两全?皇室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就算不是因为你,等魏琪当了皇帝,他依旧会想方设法弄死我。我不是没有别的选择,我可以去跟魏琪争,我可以自己当太子,当皇帝,但是你知道的,我真的不喜欢,我不想要那个位置,我不想一辈子被束缚。”

“我离开挺好的,我父皇母后,我那太子皇兄,还有我刚出世的侄儿,他们才是一家人。”魏琰神色淡淡地说。

魏琰这次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得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心真的冷了,也厌倦了。他不恨魏皇,魏皇只是在墨青的事情上面太过偏执,对魏琰没什么不好的。魏琰甚至都不恨魏琪,因为他知道他这个亲兄长从小就觉得他们的父皇和母后偏心,所以心理不平衡。魏琪心理不平衡是正常的,因为他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

魏琰没想过跟魏琪争,但他也知道,他的存在对魏琪就是个威胁。

没有人要杀魏琰,魏琰非要出宫的时候,只是被拦路的侍卫误伤到了他最在乎的脸,可他竟然不觉得难受。

魏琰当时就只有一个想法,他要离开皇宫,离开金安城,离开魏国,去寻找他真正想要的自由。

魏琰不是认怂了,只是因为在乎,他在乎魏皇和乔皇后,他其实也在乎魏琪这个亲兄长。所以魏琰不想跟他们站在对立面,不管是因为墨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墨青给魏琰上了药,包扎了伤口,魏琰写了一封信,是给魏皇的。

是夜,因为设局失败而魏琰又失踪的魏皇大发雷霆,让人去找魏琰的同时,也在想这件事情该怎么收场。

今日刑场上死掉的犯人当然不是魏琰,但是外人都不知道。魏皇难道要对外宣称,他其实就是设了个圈套,目的是为了诱杀墨青吗?

本来魏皇计划的是,杀了墨青,而今日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犯人依旧还活着,到时候他下旨为魏琰洗脱罪名即可。只是后来所有的一切,都偏离了魏皇的预期。

“有刺客!”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魏皇神色微变。下一刻,门开了,一个侍卫快步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支箭。

“皇上,刺客射了一箭就逃了,还留下了这封信。”侍卫恭敬地说。

魏皇心中微动:“把信呈上来。”

拿着手中那封信,魏皇神色莫名,摆手让侍卫和伺候的宫女太监都退下,自己拆开了那封信,上面熟悉的字迹让魏皇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爹,娘,儿子走了。”

信中的第一句话就让魏皇神色微变,他们是高贵的皇族,这种普通人家父母子女之间的称呼,从来没有出现过。魏琰不再称呼魏皇为“父皇”,魏皇知道,魏琰已经决意抛弃他现在的身份了。

“儿子一直向往的都是无拘无束的自在生活,皇宫太压抑,太复杂,儿子不想去争,更不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双手染上至亲的血。”

看到这里,魏皇神色一震,双手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儿子一直想跟爹说一句话,只有真正的强大,才能无人可欺。魏国不会因为一个所谓的天煞孤星就走上末路,儿子用性命担保,墨青绝无祸害魏国之意。外敌窥伺,孰轻孰重,请爹衡量。”

“遗憾未能当面与爹娘兄长作别,遗憾未能抱一抱侄儿,请爹娘兄长不必记挂。”

非常简短的一封信,甚至就连一页纸都没有写满,却让魏皇心神大震,沉默良久。

第二日上朝,百官都神色莫名,因为昨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蹊跷,他们都无法相信刑台上面死的那个真的是魏琰,只等着魏皇表态了。

魏琪神色如常,但心中很不平静。昨天的计划其实是他提议的,只是后来局面完全失控了。出现了一个假的墨青,假的魏琰也死了,而真的魏琰竟然跑了。魏琪知道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说是逍遥王魏琰死了。如今只有魏皇开口,才能有一个定论。

只是很奇怪,魏皇今日在朝堂上神色如常,始终都没有提起魏琰,更没有提起墨青。

最后眼看着要退朝了,魏琪忍不住开口问道:“父皇,昨日的事情还要不要追查下去?”

文武百官都竖起了耳朵,昨日的事情?可不就是逍遥王被问斩的事情吗?他们都怀疑昨天死的根本就不是魏琰,可如果真的不是魏琰的话,魏皇应该昭告天下,说魏琰还活着。

魏皇神色平静地说:“人既然已经死了,就不用追查了。”

魏皇话落就退朝离开了,留下了神色惊骇的百官。魏皇的意思是,昨日死的那个,真的是魏琰?!

魏琪也神色震惊地愣在了那里,怎么会这样?魏皇这一开口,直接坐实了魏琰已死的事实,可魏琰分明就没死,魏琪很清楚这一点!魏皇为什么要这样做?魏琪根本无法理解!

“太子殿下,皇上召见。”一个小太监过来传了魏皇的口谕。

魏琪神色一正,脚步匆匆地跟着那个小太监一起走了。

魏国的文武百官都神色莫名地出了宫,他们知道,过了今天,魏国逍遥王已死的消息会很快传遍天下。

魏琪到了御书房的时候,魏皇没有跟他说什么,只是递给他一张薄薄的纸。

魏琪看过之后神色震惊地看着魏皇:“父皇,琰弟这是……”

因为魏琰这封信,魏琪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魏琪怎么都没想到,有朝一日魏琰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这么决绝地抛弃了他尊贵的身份。

魏琪心中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对魏琰的嫉妒,后悔自己曾经想过要除掉魏琰。他们兄弟的关系从小到大就没有真正亲密过,但也真的没有伤害过彼此。魏琪心底其实很清楚魏琰是个什么样的人,而魏琪自己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为了权势不择手段的人,否则他们兄弟俩不可能一直和平共处。

只是魏皇和乔皇后偏心魏琰,本身就是嫡长皇子,还是名正言顺的太子的魏琪心中难免会不平衡,会嫉妒。这种嫉妒日积月累,只是让他们兄弟的关系更加疏远。魏琪也不敢保证,他有朝一日会不会真的手刃自己的亲兄弟。但至少现在,如果给魏琪一个亲手杀掉魏琰的机会,魏琪知道,他根本下不去手。

魏琰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离开,他事实上是在成全魏琪,是在告诉魏琪,他真的没有想过要跟魏琪争那个位置。魏琰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希望他们骨肉血亲,永远都不用面对自相残杀的局面。

魏琪知道魏琰还活着,也知道以魏琰的能力,他会过得很好。可是魏琪再也生不出除掉魏琰的心思了,也绝对不可能做什么斩草除根的事情。这一刻,魏琪心中真的有了魏琰这个亲弟弟。

“琪儿,这是琰儿的选择,就让他走吧。”魏皇神色有些疲惫地说,“至于墨青,也随他去吧!琰儿说得对,对魏国来说,有威胁的,不是墨青这个人,而是雪狼国和夏国。”

魏琪神色一正,看着魏皇有些愧疚地说:“父皇,儿臣这些年确实对琰弟有一些猜忌,儿臣……”

“不必说了。”魏皇摆摆手,打断了魏琪的话,“你的心情朕可以理解,如今琰儿已经走了,这些都过去了。”

“父皇,儿臣也认同琰弟的看法。其实墨青表弟那个人,的确没有什么野心,他如果真的图谋什么的话,就不会为了一个女人,选择暴露自己的实力了。”魏琪对魏皇说。事实上魏琪从来都没觉得墨青对魏国有什么威胁,即便在知道墨青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的时候。道理很简单,一个真正有野心,真正想要图谋大业的男人,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打乱自己的计划的。假如墨青韬光养晦这么多年,真的是为了图谋魏国的话,他又怎么会为了靳辰就将自己的真正实力暴露于天下人面前呢?

魏皇昨夜就已经想过这些了,这会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是朕偏执了。”当年墨青出生的时候,魏皇亲眼看到了墨家和魏国皇宫除了人之外所有的活物一夜之间全部失去生机的情景,那一幕对魏皇的震撼太大,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以至于这么多年魏皇都对墨青有着极深的成见。

可是如今,因为魏琰的决然离去,魏皇终于清醒了。魏皇并不是一个昏庸的掌权者,他也不蠢,不然也不可能登上魏国的皇位。作为一个理智的掌权者,他不应该固执地认为一个人就可以毁掉一个泱泱大国,更何况墨青从未做过任何对魏国不利的事情。

魏皇在想,魏琰说的对,只有真正的强大,才能无所畏惧,才能无人可欺。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对墨青的忌惮都有些可笑,他是有多不自信,才会在二十多年前就认定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会影响到魏国的国运,甚至固执地坚持了这么多年?

“父皇,琰弟本就是个心向自由的人,他自己能过的很好的。”魏琪看着魏皇说。

魏皇微微点头:“朕知道。只是你母后那边……”乔皇后最是疼爱魏琰了,这会儿还以为魏皇在派人找魏琰,并不知道魏琰已经留下一封信,真的走了。只是这件事瞒不住乔皇后,因为今日魏琰已死的消息就会传开。

“儿臣会劝母后的,接下来让太子妃带着昭儿多进宫陪陪母后,想必母后慢慢可以理解琰弟的选择。”魏琪说,“而且儿臣相信,琰弟一定会回来看望父皇和母后的,说不定他再次回来,已经成亲生子了。”

听到魏琪最后一句话,魏皇面色缓和了很多,微微点头说:“希望如此吧。”

乔皇后见到魏琰留下的那封信,根本无法接受,心中十分难过,一直流着泪说她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她的小儿子了。

魏琪自己劝不住乔皇后,就让乔颖儿带着他们的儿子进宫住一段时间,希望乔皇后看到孙子,能够暂时冲淡对魏琰的思念。

而那边,魏琰已经跟着墨青和靳辰离开了金安城。魏琰脸上的伤被包起来了,曾经最是在意容貌的魏琰,竟然对墨青说他想留着那个疤,说那样显得很男人。

当时冷肃不遗余力地取笑魏琰变成了丑八怪,魏琰也不在意。他扔掉了自己那辆金灿灿的马车,扔掉了金安城逍遥王府的一切奢华,华丽的衣服,名贵的配饰,魏琰突然就觉得都不喜欢了。

他们离开千叶城之后没多久,魏国逍遥王已死的消息就传到了他们耳中。魏琰置之一笑,这正是他想要的。他在给魏皇留下那封信的时候,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魏琰给魏皇的那封信,墨青和靳辰都看了,甚至是墨青亲手把信送进魏国皇宫的。

靳辰一直都知道,魏琰玩世不恭的外表之下,是一颗重情重义的心。魏琰其实很清楚他自己要的是什么,他不希望跟自己的亲人反目成仇,不希望自己的手上沾染至亲的血。他的选择,在成全自己的同时,也成全了他的亲兄长魏琪。并不是所有生在皇家的兄弟都必然要走上相残的路,魏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相信魏琪不会让他失望的。

而魏琰在给魏皇的信里面提到墨青,也是想最后给魏皇敲一个警钟,让魏皇清醒过来,不要再执迷不悟地对付墨青,应该把目光放在真正该注意的敌人上面。

靳辰不知道魏琰的话能不能真的让魏皇放弃对付墨青,但是靳辰希望可以。

这一趟魏国之行,墨青和靳辰其实是来救魏琰的,但最终的结果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客观来说,这个结果是魏琰自己的选择,而且真的没有什么不好。

“你想去哪里?”这天休息的时候,墨青问魏琰。他们才刚刚离开金安城没多远,因为队伍里面带着重伤的杜腾,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走得并不快。

“当然是去千叶城了!”魏琰这会儿被毁容了,确实有点丑,但是他的心情是很好的。他对父母有不舍,但他知道,他并没有失去他的父母,只是暂时离开而已,他会回来看望他们的。甚至可以说,他选择离开,就是为了永远保护他想要的那份亲情不会变质。

“嗯。”墨青微微点头,神色淡淡地说,“你可以去千叶城宋国公府当个上门女婿,不过可能会被嫌弃。”

“我怎么可能会被嫌弃?”魏琰脱口而出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大声说,“墨青你真没意思!我怎么可能去给人当上门女婿?!”

“为什么不可能?”墨青唇角微勾,“你现在一无所有,还毁容了,宋家不嫌弃你就不错了。”

“墨青!”魏琰直接恼羞成怒了,“你是不是想打架?”

“你打不过我。”墨青微微一笑,“我是真心给你一个很好的建议,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到时候让你嫂子去帮你说媒,我们把你嫁过去。”

“墨!青!”魏琰真的怒了,“我不是女人!”

“呦!说什么呢?”靳辰进来了,看到墨青淡定如斯,而魏琰的脸黑得跟墨水一样,她很好奇墨青跟他家表弟说了啥。

“我不过是想知道魏琰为何要去千叶城罢了。”墨青微微一笑说。

魏琰拍着桌子说:“我是为了齐皓诚!”

靳辰神色怪异地看着魏琰:“小齐世子已经成亲了,你没机会了,而且我不允许你跟我二姐抢男人。”

魏琰:“啊啊啊啊啊!你们俩都欺负我!”

墨青抱着靳辰,两人都笑得一脸无良。靳辰看着魏琰笑嘻嘻地说:“小表弟啊,你现在无家可归了,哥哥嫂嫂会给你好人家嫁过去的。”

魏琰:好想死一死……

重伤昏迷的杜腾终于醒来的时候,魏琰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杜子,爷现在带你去千叶城,给你娶媳妇儿。”

杜腾瞬间清醒:“是娶小颜妹妹吗?”

魏琰点点头:“没错。”

杜腾瞬间就开心了,也不去想自己之前遭受了什么非人的折磨,沉浸在即将娶媳妇儿的喜悦之中无法自拔。

这天晚上休息的时候,靳辰还笑着说了一句:“不知道宋舒听说魏琰死了的消息会是什么反应。”

墨青微微一笑:“到时候让魏琰给她一个惊喜吧。”不过可能会是惊吓。但墨青真的觉得宋舒不错,原因很简单,因为靳辰喜欢宋舒。

“当时走得急,没去跟向老头告别,他肯定很生气。”靳辰微微一笑说,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在靳辰看来,向谦跟她师徒俩,如果像别的师徒那样尊卑分明,时时刻刻记着礼数的话,根本就不符合他们的性格。靳辰真心觉得,向谦其实很喜欢被她虐被她坑。

“放心,他很快会再来找你的。”墨青微微一笑说。向谦坑靳辰,靳辰坑向谦,这是他们师徒俩日常相处的模式,其实很和谐很有爱。墨青觉得,向谦已经习惯跟靳辰互相斗嘴互相斗心眼了,他会觉得离开靳辰的生活很无趣,所以必然会再来找靳辰。

靳辰唇角微勾:“希望我那大胖师弟不要被虐得太惨。”

墨青故作哀怨地说:“小丫头你能不能多想想我?不要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

靳辰嘻嘻一笑:“不能!我每天会想好多男人的,你爱吃醋就尽管吃。”

墨青眼眸一暗,伸手抱住了靳辰:“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去交流一下这个问题吧。”

靳辰对着墨青飞了一个媚眼儿,勾住墨青的脖子说:“美人儿,要好好伺候人家哦。”……

第二天,因为还要继续赶路,冷肃和魏琰都早早地起了,就连伤员杜腾都起了,可是墨青和靳辰的房门依旧紧闭着。

“怎么起这么晚?”魏琰有些不解。

冷肃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琰说:“哥们儿,他们新婚燕尔的,起晚多正常,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魏琰神色一僵,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二了,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看到冷肃一脸嘚瑟,魏琰没好气地反驳:“搞得跟你很懂一样!你这样的,一看就没碰过女人!”

“本尊这是洁身自好。”冷肃义正言辞地说,“不像某些人,花名满天下,可惜却连个正经媳妇儿都娶不到,啧啧!”

魏琰一听,当即就怒了:“你说谁娶不到媳妇儿?搞得跟你能娶到媳妇儿一样!你看看你,一个杀手头子,哪个好人家的姑娘会愿意嫁给你?”

“人家不怕。”冷肃的表情那叫一个做作,看着魏琰笑得一脸欠揍,“小姐姐说了,会给我娶个好媳妇儿的,而且还说,千叶城宋国公府的小姐就很不错,到时候介绍给我认识。”

魏琰的脸一下就黑了:“靳辰真这么说?”

冷肃笑得一脸荡漾:“当然啦!我家小姐姐的眼光我很信得过的!我都想好了,等到了千叶城,我要在宋家小姐面前好好表现,把她娶回来当媳妇儿。”

“不行!”魏琰怒了,“你休想!”

冷肃一脸无辜:“我要娶媳妇儿,你管得着吗?”话落又看着魏琰似笑非笑地说,“该不会你喜欢我的未婚妻吧?那可不行!你最好打消不该有的念头,否则我揍你啊!”

“什么就是你的未婚妻了?冷肃,你特么脑子有病吧?”魏琰心里一阵恼火,看着冷肃没好气地说,“你见过人家什么样子吗你就说是你未婚妻?”

“我家小姐姐的好姐妹,当然长得很好看喽。”冷肃一脸认真地表示。

“人家姑娘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魏琰冷哼了一声说。

“怎么会呢?本尊这么帅,又没有毁容,宋家小姐肯定会喜欢我的。”冷肃十分自信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脸,就是在赤裸裸地讽刺魏琰毁容变丑了。

魏琰怒极反笑:“宋家那丫头不仅长得丑,而且脾气特别臭,你就不要心存什么幻想了。”

“长得丑?那肯定丑得很别致。至于脾气臭嘛,我最喜欢这种了!”

看到冷肃一脸小兴奋,仿佛迫不及待要去千叶城见宋舒的样子,魏琰真的感觉拳头很痒,很想一拳把冷肃揍成猪头。

只是稍稍冷静一下,魏琰就在想,他这么激动做什么?反正那个臭脾气的丫头肯定不会有男人喜欢的,她也绝对不会喜欢冷肃的。想到这里,魏琰又觉得开心了,嗯,就是这样。

冷肃看到魏琰神色恢复了正常,心中微微有些挫败。其实冷肃并不认识宋舒,靳辰也没有说要把宋舒介绍给冷肃。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冷肃无意中听靳辰说魏琰喜欢宋舒还打死都不肯承认,冷肃当时自告奋勇地说,他一定能让魏琰亲口承认他喜欢宋舒这件事。靳辰还对冷肃说,只要冷肃让魏琰承认了,她就奖励冷肃一瓶功效极其恐怖的毒药,冷肃当时就兴奋了。

只是这会儿冷肃刺激了魏琰半天,魏琰明明已经被刺激到了,最后关头却又冷静了下来,并没有说出他喜欢宋舒那样的话。

墨青和靳辰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冷肃一脸暧昧地看着他们:“过得很快活嘛!”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当然。”

靳辰没羞没臊地说:“像苏苏和魏琰你们这种光棍儿,是体会不到幸福的滋味儿的。”

冷肃眼眸微闪,笑容荡漾地说:“小姐姐,我不想打光棍儿了,我们快点去千叶城吧,我要跟小舒儿在一起!”

小,舒,儿?!魏琰的眉头皱得已经能夹死苍蝇了,结果靳辰还十分认同地对冷肃点了点头:“没问题,姐姐会帮你的。”

魏琰表示很不爽。昨天墨青和靳辰还在调侃,说要把他嫁到宋国公府当上门女婿,结果今天就放弃他了?还准备撮合宋舒和冷肃?变天都没这么快的好吗?

但魏琰最终还是没说什么,他坚信,冷肃和宋舒不可能在一起,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般配!

关于魏国逍遥王魏琰死亡的消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在墨青和靳辰一行人刚进夏国的时候,消息已经传到了夏国千叶城。

当时齐皓诚正带着娇妻爱儿在逛街,突然听到有人议论说魏国逍遥王死了,齐皓诚当时就把那人拉过来揍了一拳:“胡说八道什么?”

被齐皓诚揍的人十分无辜地表示:“齐世子,小的没有胡说,魏国逍遥王真的死了,这是千真万确的消息,从魏国传过来的。”

齐皓诚神色一震,靳晚秋拉了拉齐皓诚的袖子说:“我们先回去再说吧。”魏琰死了?靳晚秋的第一想法也是绝对不可能。靳晚秋知道,魏琰是齐皓诚最好的朋友。

齐皓诚带着靳晚秋和宋安翊回了安平王府,见到安平王的时候,安平王就对他说:“魏琰死了,你知道吗?”

齐皓诚一脸的不可置信:“这绝对不可能!”魏琰才从千叶城离开还没两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突然就死了?而且魏琰是回家去了,齐皓诚知道魏琰在魏国皇室的地位,魏皇和乔皇后根本不可能动魏琰,魏琪根本动不了魏琰,魏琰怎么可能会出事?!

“这件事情确实很突然,但这是魏国皇室都承认了的事情,应该不是假的。”安平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齐皓诚摇着头说。不管别人怎么说,除非齐皓诚亲眼见到魏琰的尸体,否则他绝对不会相信魏琰就这么死了。

齐皓诚面色难看地回了房间,靳晚秋神色关切地看着他问:“父王怎么说?”

齐皓诚微微摇头,没有说话,拉着靳晚秋坐了下来。

“晚秋,我准备去魏国看看。”齐皓诚对靳晚秋说。齐皓诚无法相信他的好友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不管魏琰是死是活,他都要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

靳晚秋微微点头说:“你想去便去吧。”

却说宋国公府那边。关无涯和关妍之在武林大会还没结束的时候就来了千叶城,在宋国公府住了几天。虽然宋家人极力挽留,但关家祖孙俩找到合适的宅子之后还是搬出去住了,不过住的地方距离宋国公府也不远,位置差不多正好在宋家和靳家中间。

宋舒和关妍之以及靳家未出嫁的靳月和靳宛如最近经常在一起玩儿。宋舒以前跟靳月是相看两相厌,可是自从靳月失忆之后,宋舒见到靳月却怎么都讨厌不起来了,因为如今的靳月真的很单纯,偶尔还有点可爱,两人倒是神奇地成为了好友。

这天宋舒和关妍之一起去靳家做客,骑马离开的时候,就听到外面的百姓都在议论一件事。

“魏国的逍遥王死了?”关妍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这怎么可能呢?”对关妍之来说,魏琰就是墨青的表弟,而墨青是她家靳辰姐姐的丈夫。

宋舒神色一僵,心底某块地方没来由地抽疼了一下,握着马缰的手也猛地收紧了。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她一言不发地坐在马背上,脊背挺得很直,甚至有些僵硬。

“宋舒姐姐!”关妍之叫了宋舒好几声,宋舒才反应过来。

宋舒想对关妍之笑着说她没事,可是根本就笑不出来。关妍之神色关切地看着宋舒问:“宋舒姐姐是不是不舒服?那快点回去休息吧!”

“嗯。”宋舒应了一声,看着关妍之进了不远处的关府,宋舒才骑着马走了。

只是宋舒神思不属地走了一会儿,勒住马缰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面前不是宋国公府,而是千叶城的魏国驿馆……

宋舒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第一次见到魏琰的情景。那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心,虽然她后来一直说因为那时年纪小不懂事眼光差才会看上魏琰,但是那份少女春心萌动的感觉,是真真切切地发生过的。因为动心,所以在得知魏琰的欺骗的时候,她才会难受了很久。

再见魏琰,就是在千叶城的魏国驿馆了。魏琰是来替墨青求娶靳辰的,在千叶城住了半年左右的时间才离开。宋舒已经记不清那段时间自己见过魏琰多少次了,只记得每次见面,他们都会斗嘴,都会吵架,甚至有时候会打起来。他们似乎永远都看对方不顺眼,一见到对方就不能好好地说话……

不久之前魏琰走的时候,宋舒还在想,这个讨厌鬼终于走了,以后终于能够眼不见心不烦,最好再也不用见到魏琰那张欠揍的脸!

魏琰走了之后,宋舒并没有经常想起魏琰,偶尔想起的时候甚至会在心中暗骂一句“臭流氓”。

可是这会儿,突然听闻魏琰死了,宋舒的第一想法是这不可能是真的,冷静下来之后,难受的感觉就从心底蔓延开来……

宋舒回到宋国公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还没进门就跟宋天行打了个照面。

宋天行在宋国公府门口,正准备翻身上马,看到宋舒回来还笑着说:“小妹你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晚?我正准备去将军府接你呢!”

“嗯。”宋舒只是应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就进府去了。宋天行在宋舒身后叫她,让她过去一起吃饭,说是夏蝶衣专门让人准备了宋舒最爱吃的几个菜。

宋舒没有回头,说了一句“我在靳家吃过了”,就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宋天行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宋舒似乎心情很差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夏蝶衣前天刚刚查出来有孕,宋天行这两天都寸步不离地守着夏蝶衣,并没有出门,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回到自己房间的宋舒,让下人都下去,自己关上门,走过去躺在床上,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齐皓诚离开千叶城往南而去,他要亲自去魏国金安城看看,魏琰之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天之后,齐皓诚住进了一家客栈,准备休息一晚再走,因为他已经日夜兼程赶路好几天了。巧的是,魏琰一行人也住在这家客栈里。齐皓诚没有见到他们,但是他们都看到了齐皓诚。

“啧啧!小齐世子对你是真爱啊!”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琰说,“他绝对是得知你死了的消息,准备去魏国找你的。”

魏琰有些得意地说:“那是!我做人太成功了,齐皓诚是可以为我两肋插刀的真朋友!”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你信不信你现在出现在齐皓诚面前,让他知道你没死却没有及时通知他,他会想要插你两刀。”

靳辰唇角微勾:“我觉得这个可以试试,魏琰你不是说要给你兄弟一个惊喜么?现在就去吧。”

当初靳辰和墨青其实问过魏琰,要不要把他没死的消息通知一下千叶城的某些人,譬如魏琰最好的朋友齐皓诚和魏琰的欢喜冤家宋舒姑娘。谁知魏琰十分坚决地说,绝对不要通知!他说要给他们一个惊喜,让他们体会一下失而复得的幸福感。

好吧,这会儿齐皓诚直接找过来了,靳辰很想观摩一下,当魏琰活生生地出现在齐皓诚面前的时候,齐皓诚会表现得多么“幸福”……

“没错没错!”冷肃嘿嘿一笑说,“魏琰,赶紧的,你家好兄弟都来找你了,你还不快去见他,让他高兴一下!”冷肃也很期待,他其实不知道齐皓诚会是什么反应,但是冷肃想了一下,如果靳辰假死还瞒着他的话,他肯定会有一种想要杀人而且根本停不下来的感觉。

魏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假咳了两声说:“去就去!你们不用羡慕我有这么好的兄弟。”

“不,我们很想羡慕你。快去吧,让我们好好羡慕嫉妒一下你们的兄弟情深!”靳辰靠在墨青怀中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魏琰十分淡定地出门,出了门脸色就有些忐忑了。魏琰倒不是怕齐皓诚揍他,主要是如果齐皓诚揍他的话,墨青和靳辰肯定会看他笑话的,冷肃更会不遗余力地取笑他很长时间。

最终魏琰还是站在了齐皓诚的房间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才抬手敲门。

“进来。”

里面传来齐皓诚的声音,魏琰推门进去,就看到齐皓诚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坐在那里喝茶,眉宇之间还有一丝疲惫,应该是赶路没有休息好导致的。

四目相对,魏琰对着齐皓诚微微一笑,齐皓诚神色一僵,拳头就握了起来。

不过很快,齐皓诚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有些不悦地看着魏琰说:“本公子要的洗脚水呢?还不快端过来!”

这下轮到魏琰神色一僵了。其实魏琰这些日子在外面的时候都戴着面具,不过这会儿没戴。虽然他左脸上有一道疤痕,但认识他的人绝对能够一眼认出他来。齐皓诚这是什么情况?把他当客栈的奴才了?

“你这奴才怎么做事的?长得这么丑还不勤快一点,等着本公子打赏你吗?再不端洗脚水过来伺候本公子洗脚,本公子赏你一顿打!”齐皓诚瞪着魏琰说。

魏琰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而房顶上突然传来一阵爆笑,还有冷肃乐不可支的声音:“哈哈!魏琰已经丑得看不出原来容貌了!真是兄弟情深啊!哈哈哈哈!”

下一刻,墨青和靳辰以及冷肃都出现在房间里,齐皓诚神色一喜,笑着说了一句:“靳小五,你们也在这里啊,真巧。”

“是啊,真巧。”靳辰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被遗忘在一边的魏琰。

而齐皓诚并没有忘了魏琰,因为他十分不爽地转头对魏琰说:“你这奴才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给本公子端洗脚水过来!”

魏琰真的怒了:“姓齐的,你找打是不是?”

齐皓诚看着魏琰冷哼一声说:“本公子的好兄弟突然死了,本公子确实很想打人。”

“打啊打啊!”冷肃一脸兴奋,“你们倒是快点打啊!”

齐皓诚直接把自己的剑拔了出来,看着魏琰冷笑着说:“不敢打的是孙子!”

片刻之后,齐皓诚和魏琰已经转移了战场,在城中一处偏僻的空地上面打得飞沙走石不可开交,齐皓诚还刻意往魏琰脸上招呼,一副准备把魏琰彻底毁容的样子。

旁边观战的冷肃一脸兴奋地说:“小姐姐,千叶城那位宋小姐见到魏琰还活着,会不会一怒之下把他给弄死?或者把魏琰给阉了,这样比较爽!哈哈哈哈哈哈!”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