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已故逍遥王的结义兄弟/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和魏琰打到后来,已经都放弃使用武器了,开始纯拼拳头。魏琰被齐皓诚压制得死死的,齐皓诚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最后把魏琰本就有道伤疤的脸打成了猪头,那红肿程度,恐怕魏琰他亲娘见了都认不出来。

齐皓诚看到魏琰丑得要死的样子,终于感觉稍微开心一点了,一脚把魏琰踹到一边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冷笑一声说:“这是兄弟我送给你的见面礼,惊喜吗?”

“哈哈哈哈哈哈!”冷肃的狂笑声简直要划破天际。他实在是觉得太好玩儿太爽了,这种有事没事都有好戏看的日子真的很有趣啊!

不过也只剩下冷肃还在看戏了,因为墨青觉得很无聊,已经抱着靳辰回去过二人世界了。

魏琰被打得不成人样,躺在地上顶着个猪头脸,一脸的生无可恋。而齐皓诚是真怒了,打完也不管魏琰,自己扬长而去了。

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蹲了下来,魏琰努力睁开被打肿的眼睛,就看到了冷肃那张幸灾乐祸的笑脸。冷肃蹲在魏琰旁边,伸手在魏琰的肿脸上面戳了戳,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手感还挺好的啊!”然后又兴致勃勃地戳了十几下才满足。

冷肃也走了,魏琰又挺尸了一会儿,才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这会儿天色已晚,周围都没有人,魏琰很想仰天长啸一声:“姓齐的,我要跟你绝交!”可是他现在脸肿得张嘴都很困难。

最后魏琰也只能苦逼兮兮地自己回了客栈,还去敲了墨青的房门。墨青黑着脸开门,把一瓶药扔到了魏琰身上,然后关门接着跟媳妇儿温存去了。

魏琰自己坐在房间里往脸上擦药的时候,真的是欲哭无泪。他不过就是想跟齐皓诚开个玩笑,还准备给齐皓诚一个惊喜而已,齐皓诚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想想自己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再看看现在,魏琰有一种莫名的感慨。不过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脸肿着,就算毁容了,也得继续走下去。

第二天一早,魏琰脸上的红肿已经消失了,不过那道伤疤还在。齐皓诚见到他的时候依旧没有好脸色,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让魏琰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一行人这就出发往千叶城而去了,队伍里还多了一个刚从千叶城过来的齐皓诚。

“靳小五,你现在还是通缉犯,你回千叶城也得遮遮掩掩的,这样太没意思了!”齐皓诚对靳辰说。

靳辰现在还是夏国皇室的通缉犯,是因为当初她执意要跟墨青成亲,惹怒了夏皇。如果她这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千叶城,夏皇就算为了面子,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靳辰微微一笑:“那怎么办呢?我就是想回千叶城,而且打算长住,还准备在墨府大宅里种草药呢。”曾经墨青准备来给他们成亲之后住的宅子,靳辰到现在都没有住过,还有被墨青辣手摧掉的那些牡丹花,总不能白死了不是?

墨青眼神宠溺地看了靳辰一眼:“放心,不会有事的。”

靳辰表示,有男人可以依靠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猝不及防被塞了狗粮的齐皓诚表示很淡定,他家里有媳妇儿可以抱,该被虐的是魏琰那个万年大光棍儿。齐皓诚有些好奇地问墨青:“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

齐皓诚现在感觉非常神奇的一点是,作为魏皇和乔皇后最宠爱的儿子,魏琰竟然玩着玩着把自己给玩“死”了。可偏偏魏皇一直想要弄死的墨青不仅好好地活着,就连他在魏国的王位都没有被废掉,这会儿事实上还是名正言顺的魏国墨王爷。齐皓诚非常鄙视魏琰,感觉魏琰也是怂到了一定的境界。

墨青非常淡定地说:“有岳父在。”

齐皓诚嘴角一抽:“你真好意思啊!”

墨青笑而不语。其实墨青知道夏皇是个什么样的人,夏皇当初之所以在最后关头又反对墨青和靳辰成亲,一来是因为魏琰欺骗了夏皇,二来是墨青天煞孤星的身份坐实了,而且实力暴露了,夏皇认为魏国皇室不会容忍墨青活下去。

只是如今魏琰已经“死”了,而魏国皇室不仅没对墨青做什么,就连墨青的王位都还在,魏国皇室也没有对这桩亲事再发表什么反对的看法,夏皇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墨青和靳辰成亲呢?夏国靳将军府的五小姐事实上还是嫁给了魏国的墨王爷,两国和亲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夏皇只要不傻,就不会执意要把一桩已经结成的亲事硬拆开,这才是对魏国皇室赤裸裸的不满。

所以墨青和靳辰根本就不担心这次回千叶城会遇到什么麻烦,至少还有靳将军府做他们的靠山呢。靳放如今可是最疼爱靳辰这个女儿了,而靳放在夏国的地位毋庸置疑,夏皇又十分看重他,这会儿说不定靳放已经找机会在夏皇面前为靳辰求过情了。

再不济,还有齐皓诚这个靳辰的二姐夫。如果靳辰在千叶城遇到什么麻烦,讲义气的齐皓诚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而安平王府的地位在夏国比靳将军府还要高。

所以,墨青真的是要带着靳辰到千叶城去过开心快活的日子的,根本就没打算遮遮掩掩,也没觉得会遇到什么麻烦。

“那我呢?”魏琰弱弱地问。墨青这个厚脸皮的货还能带着靳辰去投靠靳家,当半个上门女婿,魏琰突然发现自己到了千叶城之后会很尴尬,他之前就想着去千叶城生活,却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就连冷肃在千叶城都有一个大宅子可以住,可魏琰之前在千叶城住过的魏国驿馆现在肯定是不能住了,因为他已经抛弃了魏国逍遥王的身份,而墨府名义上和事实上都是属于墨青和靳辰的。

“你?”齐皓诚看着魏琰没好气地说,“我家还缺一个扫地的,你去不去?”

“滚!”魏琰白了齐皓诚一眼。

“不过你倒真的是个问题哎!”齐皓诚看着魏琰似笑非笑地说,“如今所有人都认为你死了,所以你这张脸也不能用了,干脆彻底毁掉比较好,这样不会被人认出来。而且你还得再取个新的名字,我觉得不如就叫小炎子好了。”

“姓齐的,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魏琰瞪了齐皓诚一眼。

其实魏琰也知道,齐皓诚说的都是实话。魏琰是真的打算抛下魏国皇室的那个身份,过普通人的生活。但他在千叶城里并不是一张生面孔,这样走在千叶城的大街上,能认出他的老百姓都不少。而且魏琰觉得换个名字也不错,他对于靳辰和墨青都有化名这件事感觉十分羡慕,已经暗戳戳地给自己取好一个化名了,叫做乔翊,自我感觉很好听。

“其实,”靳辰轻飘飘地看了魏琰一眼说,“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很想换个全新的身份,让那些以前明明认识你的人都认不出来,你却很了解他们,然后你就觉得特别爽?”

魏琰轻咳了两声说:“嫂嫂,这个咱们心照不宣就好了。”讲真,魏琰心中特别期待回到千叶城见到某些人的情景。这次半路碰到齐皓诚其实真的是个意外,魏琰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他原来打算的是用一个全新的身份出现在千叶城,等着看齐皓诚和某个坏脾气的丫头什么时候才能认出他来,想想就觉得很好玩。

齐皓诚抬脚就朝着魏琰踹了过去:“你特么就是脑子有病!”亏他还想着魏琰有可能真的出事了,有点小伤心呢。

魏琰嘿嘿一笑,齐皓诚是骗不了了,但是宋家那个野蛮丫头,他一定要好好逗逗她去!

千叶城宋国公府。

这天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去宋家看望宋老国公,宋老国公高兴地抱着宋安翊去关府找他老哥们儿关无涯喝酒去了,说让靳晚秋跟宋舒好好聊聊。

靳晚秋见到宋舒的时候,就发现宋舒神色有些恍惚,心情很差的样子,靳晚秋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舒儿,皓诚去魏国了。”靳晚秋看着宋舒说了一句话,就看到宋舒神色一震,拉住她的手问:“姐姐,齐世子是不是去魏国找魏琰了?”自从靳晚秋再嫁,宋舒就不再管她叫大嫂,改叫她姐姐了。

靳晚秋心中了然,看着宋舒微微点头说:“嗯,他不相信魏琰死了,要亲自去看看。”

“那……”宋舒神色有一丝紧张,“齐世子有送什么消息回来吗?”

靳晚秋微微摇头,就看到宋舒神色有些失望。靳晚秋握着宋舒的手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宋舒说:“舒儿,你是不是也不相信魏琰死了?”

宋舒神情有些落寞地点了点头:“对,我不相信,我到现在都没办法相信他就那样死了……”

靳晚秋不知道魏琰之死到底是真是假,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宋舒,但她确定的一点是,宋舒心里是有魏琰这个人的,不然不会是这样的表现。靳晚秋希望魏琰死了这件事是假的,这样齐皓诚不会难过,宋舒也不用再伤心下去。

靳晚秋很快转移了话题,又跟宋舒聊了两句,然后去看了一下有孕的夏蝶衣,就离开回府去了,也没管宋安翊,因为宋老国公说让宋安翊在宋家住一晚,明天他会亲自给靳晚秋送回去。

这边靳辰一行人已经到千叶城外了,一行人都骑马,只有杜腾坐了马车。

靳辰脸上没有易容,墨青也没有,甚至就连他那头如霜的银发都没有任何遮掩,就那样骑着马到了千叶城外。

守城的士兵远远地看到一个墨衣银发的男人骑在马背上过来了,神色立刻就变了。这绝对是曾经在千叶城外大开杀戒的那位墨王爷,他们可都没有忘记。

守城的小将还看到了靳辰,立刻派人快马加鞭去将军府通知靳放去了。靳辰如今还在夏国皇室的通缉犯人名单上面,他们可不能放行,但那对夫妻,哪一个他们都拦不住啊!

因为一直盯着靳辰和墨青,所以当他们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守城的将士们才发现安平王府的齐世子竟然也在。守城的小将微微松了一口气,把一行人都拦了下来。

“别废话,放行,有什么问题本世子担着。”还不等小将想好怎么说,齐皓诚直接开口了。

小将也就犹豫了那么三秒钟,想了一下己方的实力和对方凶残到了极点的武力值,就默默地挥手放行了。小将心中还在想,齐世子的人品信得过,而且地位够高,他说担着,那就一定能担得住,而且靳将军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一行人策马进了城,马上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天哪!那不是墨王爷吗?”

“那是靳家五小姐!”

“不对,如今该叫墨王妃了!墨王爷的王位竟然没有被废掉,太奇怪了!”

“他们竟然还敢回来?”

“废话!他们厉害得要死,有什么不敢的?”

“可是皇上不是下旨要抓靳……啊不,墨王妃吗?”

“呵呵,墨王妃的身份摆在那里,靳将军府还没倒呢,她出不了事!”

“有点道理。”

……

整个千叶城,因为墨青和靳辰光明正大的归来而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消息正从城门口以极快的速度传开,所有人都议论纷纷,也都万分好奇,想看看靳辰和墨青这样回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当然了,魏琰也在队伍里,不过他如今的样子是没有人能够认出来了,因为他戴了半边面具,却遮住了没有伤疤的半边脸,把有伤疤的半边脸露在外面,这副鬼样子的确让人根本不可能跟曾经那位风流倜傥的魏国逍遥王联系起来,况且千叶城的百姓都认为魏琰已经死了。

而冷肃说他要保持神秘感,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跟墨青和靳辰的关系,所以这会儿已经暗中进城去他的冷府睡觉去了。

靳将军府里,去传消息的人到的时候,靳放正在将军府的校场里指点几个儿女的武功,听到靳辰和墨青回来的消息,靳放手中的剑一抖,差点戳进靳飞宇的胸口……

然后靳放把手中的剑往地上一扔,翻身上马就冲了出去。靳飞宇笑容有些玩味地把靳放的剑捡起来放好,那边靳月和靳宛如都很高兴。

“我们一起去迎接五妹吧。”靳飞宇微微一笑说。说实话,对于墨青和靳辰的归来,靳飞宇一点儿都不意外,他甚至都不意外墨青和靳辰会这么大摇大摆地回来,因为这样才符合那两个人的性格。

“好啊!”靳月笑着说,“我很想念五妹呢!”

于是,除了这会儿在军营里还没有接到消息的靳扬之外,靳家其他公子小姐都紧随靳放之后,一起骑着马出府去了。

远远地看到有人策马而来,魏琰唇角微勾对墨青说:“你家岳父来接你了,我先带杜子去墨府了。”

魏琰骑着马,带着杜腾低调地换了条路去墨府了,其实也没有人在意他们离开,因为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墨青和靳辰的身上。

墨青和靳辰骑马并肩从千叶城大街上走过,见到他们的人从一开始的惊讶不解,到后来都变成了惊艳和惊叹。

“天哪,墨王妃真的好美啊!成亲之后更美了!”

“墨王爷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白头发也这么美!”

“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真的是太好看了!”

“好般配啊!”

……

靳放策马而来,看到墨青和靳辰好端端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很想板起脸来训斥他们两句,可是翘起的嘴角却怎么都收不回去,所以表情有些怪异。

“岳父。”墨青对着靳放拱了拱手,叫了一声。

周围的人都竖起了耳朵,想看看靳放会作何反应。要知道,夏皇可是不承认这桩亲事的,靳放要是应了墨青这声岳父,可能会给靳家招惹麻烦。

结果众人就看到靳放微微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你们回来了。”这就是认了墨青这个女婿了。

“老爹这么热情地过来迎接我们啊,真是好感动呢。”靳辰唇角微勾,看着靳放说。

靳放看到靳辰调侃的笑容,突然感觉手有点痒,可是又实在板不住脸,就轻咳了两声说:“既然回来了,回家再说。”回家?当然是回靳将军府了。

“岳父,新女婿来了,我这个旧的,都没有存在感了。”齐皓诚想要在靳放面前刷一下存在感。

靳放轻哼了一声,有些嫌弃地说:“没正形!”

齐皓诚瞬间感觉自己被嫌弃了,他需要回家找晚秋求亲亲求抱抱求安慰。于是齐皓诚很快就告辞离开了,不打扰靳放跟他的宝贝女婿和新女婿团聚了,况且齐皓诚离开好几天了,真的很想靳晚秋。

齐皓诚还没走呢,就发现靳飞宇和靳月,还有靳家那对龙凤胎都骑着马过来迎接靳辰和墨青了,当时齐皓诚心里非常不平衡,为毛同样都是靳家的女婿,他们对墨青就这么热情,对他一点儿都不客气呢?

齐皓诚还是走了,决定回去跟靳晚秋好好交流交流去。那边百姓们看到靳家的公子小姐们竟然都来了,神色都是掩饰不住的惊讶,这要传到皇上耳朵里,靳家可怎么收场?

外面也不是说话的地方,靳辰和墨青跟着靳放到了将军府门口,靳放却没有下马,说他要进宫一趟,让他们都先回家去。

墨青微微一笑,在靳辰耳边小声说:“我说的没错吧,岳父大人会保护我们的。”

靳辰在墨青腰间拧了一下:“美人儿,你的脸皮呢?”

墨青唇角微勾:“那不重要。”墨青的目的是跟靳辰在一块儿,靳辰的家人自然也是他的家人,所以他并不觉得麻烦靳放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他自己其实也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一行人在将军府正厅落座。

“五妹,你好像瘦了一点。”靳月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靳辰微微一笑,一点儿都不谦虚地说:“是不是觉得我更好看了?”

墨青听到靳月的话,倒是微微愣了一下,还认真地打量了一下靳辰的脸,好像一直都那么小,不过肉多一点会不会更可爱?摸起来手感会不会更好?

“墨王爷。”靳飞宇叫了墨青第二声,一直盯着靳辰看的墨青才反应过来。

靳飞宇心中在想,他家五妹是长得极美,但是墨青也不用这样旁若无人地盯着看吧?他们都成亲这么久了,还没看够,真的是……

墨青倒是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微微一笑说:“有事吗?”

靳飞宇心中感叹,这姓墨的长的就是一张妖孽脸,再加上这头银发,一笑起来,简直妖孽到了极点,怪不得连他家五妹那样的性子都被迷住了。

“不知墨王爷可是打算在千叶城长住?”靳飞宇跟墨青说话还是很客气的,因为真的不熟,而这其实是他们第一次聊天。

“这个要看她的意思。”墨青眼神宠溺地往靳辰的方向看了一眼。

靳飞宇表示,如果不是知道墨青是个武功绝顶的高手的话,他真的会把墨青当做他家五妹养的小白脸儿的……

“前几日,爹听说魏国逍遥王出事,还很担心墨王爷和五妹,没想到墨王爷和五妹这么快就回来了。”靳飞宇暗暗打量着墨青的神色说。靳飞宇说的是实话,当时魏琰死了的消息传到千叶城的时候,靳家人都有点不敢相信,而且都很担心靳辰和墨青。因为魏琰跟墨青关系匪浅,不管魏琰出事是因为墨青还是别的什么,他们都觉得墨青不会坐视不理的。

只是后来并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墨青和靳辰的消息,甚至很奇怪的是墨青的王位都没有被废掉。这会儿墨青和靳辰突然出现在千叶城,靳家人高兴的同时,也会有点奇怪。

“多谢你们记挂,我们都没事。”墨青神色如常地说。

靳飞宇也没问墨青魏琰是不是真的死了,更不会问墨青为什么没有去替魏琰报仇什么的。

靳放这次进宫并没有用很长时间,很快就回来了,脸色看着不错,而且一进府还问了管家一句:“星辰阁的那个丫鬟还在府里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靳放想着既然墨青和靳辰都回来了,肯定是打算在千叶城长住的,就他们两个人,也不用去住什么墨府了,就在将军府住吧,家里人多点也热闹。

“你们都坐吧。”靳放一进来就示意他们都不用多礼,自己在主位上大刀阔斧地坐了下来,看着靳辰说,“为父已经进宫见过皇上,皇上不追究之前你抗旨不尊的事情了,你们就安心在府里住下,不要到处乱跑。”

靳辰唇角微勾:“老爹你很有能耐嘛!”

“好好说话!”靳放又听到靳辰管他叫老爹,刻意板起脸有些不高兴地说了一句,但是他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的好心情。靳飞宇表示,唯一敢调侃靳放的也就只有靳辰,靳放其实很喜欢这种感觉吧。

靳辰和墨青回到星辰阁的时候,一直守着星辰阁的琴韵喜出望外。星辰阁里的一切还跟他们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而且到处都很干净,显然琴韵每天都会打扫。

靳辰站在星辰阁二楼窗边,看着下面碧波盈盈的湖面,感叹了一句:“我又回来了。”

墨青从身后环抱住了靳辰,微微一笑说:“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吧。”

“你家表弟自己去了墨府,你不打算过去看看?”靳辰问墨青。

墨青看着靳辰绝美的侧脸,眼眸微暗,在靳辰耳边声音暧昧地说:“我们一起在这里睡了很久,今天回来了,也该真正在这里‘睡’一次,你说呢?”

靳辰直接笑了:“小青青,你是不是想了很久了?”

“我的确想了很久了……”墨青低头含住了靳辰粉嫩娇小的耳垂……

当晚靳家设了家宴,欢迎靳辰回家,也是让墨青这个五姑爷第一次正式在靳家人面前亮相。因为当初他们成亲的时候出了事,成亲之后就走了,也没有什么三朝回门,甚至靳家几个公子小姐都没能见到墨青长什么样子,这还是第一次见。

靳辰时隔许久再次见到了靳夫人。靳夫人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见到靳辰的时候虽然不是很热络,但也有个笑脸了。靳辰已经听琴韵说了,靳放把靳夫人送回娘家,愣是让她在娘家住了整整三个多月才接回来。而被姚老太君悉心调教了三个多月,靳夫人也终于学乖了,而且深刻意识到自己曾经在靳家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多么滋润,回来之后脾气收敛了很多。

如今靳夫人最疼爱的倒也不是靳月了,而是姚芊芊,因为姚芊芊肚子里怀着靳夫人的宝贝孙子,这会儿已经确定了,是个男孩。靳夫人依旧疼爱靳月,但是靳月都失忆了,靳放又严肃告诫过靳夫人,绝对不要跟靳月提以前那些有的没的。靳夫人一片爱女之心,当然也知道如今靳月跟齐皓诚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在一起了,靳月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过得很快乐,靳夫人也慢慢放下了。甚至最近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回来的时候,靳夫人态度都好了很多。

所以说,人不能一味地骄纵放任,不然本来就只有一点点任性的人会变得越来越作,最后走上一条不作到死不罢休的路。靳放意识到自己对靳夫人之前都太疏于管束了,直接给靳夫人下了一剂猛药,效果还是不错的。

对于一个出嫁多年,有儿有女的贵夫人来说,被送回娘家其实是件很丢脸的事情,这会让她有一种可能被休掉的危机感。虽然靳放把表面功夫都做了,姚家也很配合,让外人都认为靳夫人就是回去伺候姚老太君的,是一片孝心,但是靳夫人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靳夫人清醒了。有姚老太君那样精明的人调教她,姚丞相和姚夫人还时时劝说她,她不会再执迷不悟下去了。

靳放还专门派人去请了齐皓诚和靳晚秋过来,他们来得稍微有点晚,也没带宋安翊,靳放还问了一句:“安安呢?”

“安安今天在宋家。”齐皓诚揽着靳晚秋坐下,微微一笑说,“今儿这人可真的都齐了。”

可不是么,靳放所有的儿女,以及儿媳和女婿都在,这是靳家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完整的家宴。

都没有外人,也不讲究食不言的规矩,吃着饭喝着酒,很快就聊开了。靳放也不说话,就听靳扬和齐皓诚还有靳飞宇在跟墨青聊。这种感觉对墨青来说确实也挺新鲜的,因为靳扬和靳飞宇都是他的舅兄,而齐皓诚成了他的连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一家人,是兄弟了。

墨青本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主要是因为他这辈子接触过的人都很少,也没什么朋友。不过这会儿他虽然话也不多,但是别人问什么都能聊上几句,而且非常有见地,有些话让旁边听着的靳放都暗暗点头,想着自家五丫头的眼光肯定是不会错的。

“小五,你这几天有时间去看看舒儿吧。”靳晚秋对靳辰说。

靳辰眉梢微挑:“宋舒怎么了?”

靳晚秋有些含糊地说:“你见到她就知道了。”今日齐皓诚回来,靳晚秋问他魏琰的事情确定了没有,结果齐皓诚说确定了,魏琰真的死了,还说是墨青和靳辰亲口跟他说的,他就没有再去魏国。

靳晚秋唯一担心的就是宋舒。宋舒还在等着齐皓诚带回来的消息,可这会儿齐皓诚已经回来了,靳晚秋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宋舒说,想着靳辰跟宋舒关系好,还是让靳辰去劝劝她吧。

靳辰隐约猜到了是因为什么,心中再次觉得魏琰实在是脑子有病。因为在进千叶城之前,魏琰很义正言辞地跟他们说,让他们一定不要把他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别人,这个别人里面还着重强调了宋家那个野蛮丫头。

靳辰在想齐皓诚肯定是没跟靳晚秋说实话,等回头靳晚秋知道真相,齐皓诚也得悲剧。不过靳辰倒是没想到心眼儿多的齐皓诚是没对靳晚秋说实话,不过把锅直接扔到了墨青和靳辰身上,他说是墨青和靳辰告诉他魏琰死了的……

一场家宴其乐融融地结束了,齐皓诚带着靳晚秋走了,墨青和靳辰直接在星辰阁住了下来。

第二日一早,靳辰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肢,回想了一下昨夜的激情四射,心中感叹墨青果然是曾经在这个地方压抑太久了,一回来就兴奋了。

“再睡会儿吧。”墨青一脸餍足地看着靳辰说,银发垂在赤裸的胸前,笑得那叫一个妖孽无双。

“睡不着了。”靳辰坐了起来,墨青十分殷勤地过来帮她穿衣服。

靳辰看着墨青,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你这么努力,我会不会很快怀宝宝?”

墨青神色一震,继而就是狂喜,看着靳辰说:“会不会已经有了?”

靳辰捏了一下墨青的脸说:“应该没有。”她的月事前天才过去,这也是昨晚墨青那么不知满足的原因,因为饿了好几天了。

“这个顺其自然就好了。”墨青一点儿都不失望,笑容宠溺地说。因为他突然想到,如果靳辰怀了宝宝,他又得当和尚了,这样不好。

还没等靳辰去找宋舒呢,一大早听说靳辰昨天回来了的宋舒直接找上门来了。

靳辰一听琴韵说宋舒来了,眼眸微闪,拉起墨青就跑,给琴韵扔下一句话:“告诉宋舒,说我们去墨府了。”

琴韵神色怪异地看着靳辰和墨青消失在眼前。以前宋舒来星辰阁都不用通报,可以直接上来的,但是这次不一样,琴韵怕宋舒上来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画面,毕竟她家小姐和姑爷都成亲了,如今甜甜蜜蜜的。

宋舒看到琴韵下来,就有些急切地问:“靳辰呢?”

琴韵神色如常地对宋舒说:“宋小姐,我家小姐和姑爷不在上面,可能去墨府了。”琴韵知道宋舒会相信的,因为靳辰本就不喜欢走寻常路。

“去墨府了?”宋舒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好,那我去墨府找他们。”话落就转身走了。

“小丫头,你这是要搞事情啊。”墨青和靳辰其实并没有离开,这会儿就坐在星辰阁的房顶上看风景,亲眼看着宋舒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靳辰唇角微勾,靠在墨青怀中微微一笑说:“明明是你家表弟要搞事情,我不想跟他同流合污去骗人而已。”

靳辰不想这会儿见宋舒,是因为她知道宋舒是过来问魏琰的事情的。靳辰不想骗宋舒,所以就干脆不见了,把宋舒直接引到墨府去,让魏琰自己面对去吧,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想不想去看戏?”墨青微微一笑。

靳辰点头:“当然了,这么精彩的好戏,不看太可惜了。”

墨青抱着靳辰飞身而起,朝着墨府而去了。

却说墨府那边,府里的人也都不知道昨日来到府里的是魏琰,只是认识马车里的杜腾,而杜腾说魏琰是已故逍遥王的结义兄弟,名叫乔翊。

杜腾和魏琰都在墨府住了下来,魏琰感觉还蛮新奇的,因为他这会儿名义上是自己的结义兄弟。昨日墨青和靳辰没有过来,魏琰也不在意,知道他们肯定是住在靳家了。而魏琰自己一直在想,该怎么在宋舒面前来个华丽丽的出场呢?绝对不能让宋舒认出自己,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这天一早,魏琰刚刚吃过早饭,侍卫就过来禀报说宋家小姐过来找墨王妃。靳辰和墨青都不在,魏琰这个杜腾认可的“乔公子”就暂时成了墨府的主人。

魏琰没想到宋舒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他戴好自己的面具,还检查了一下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地方跟原来一样,就出门去见宋舒了。

宋舒这会儿在墨府的前厅坐着,远远地看到一个男人过来了,那身形让宋舒神色微怔,再去看的时候,却发现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准确来说是半张,因为来人戴着半边古朴的银色面具,露在外面那半边脸上还有一道伤疤。

“这位是宋小姐吧?”魏琰进门,客气地拱手问道。他刻意用了有些粗犷低沉的声音,跟他原本的声音差距很大。

宋舒神色有些奇怪地问:“你是谁?”

魏琰心中一喜,果然没认出来!他神色如常,客气地对宋舒说:“在下姓乔名翊,是魏国已故逍遥王的结义兄弟。”

已故……这两个字让宋舒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猛地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魏琰问:“你说什么?魏琰真的死了?!”

魏琰微微点头,神色有些沉痛地说:“魏兄确实已经不在了,在下也很难过。”

宋舒猛地后退了一步,跌坐在那里,神色怔然地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魏琰看到宋舒眼中的哀伤,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宋舒反应这么大。等下一刻,看到宋舒的眼泪夺眶而出,魏琰心中突然感觉不太舒服,在想自己这样骗宋舒是不是太过分了?

还没等魏琰再说什么,宋舒就猛地起身离开了。魏琰神色莫名地坐了下来,他本来觉得这样会很有趣,可是为什么看到宋舒的眼泪,他没有得意,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有意思的地方,只觉得心疼,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