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宋家那丫头要出家/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唉,他这么喜欢坑自己,咱们能把他嫁出去么?”靳辰声音幽幽地问墨青。刚刚魏琰和宋舒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们都看到了,靳辰真心觉得魏琰很混蛋,就是个渣男,这可肿么办?

墨青微微一笑说:“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处理,我们不插手。”魏琰其实大部分时候都很理智,做事也很靠谱,唯独在面对宋舒的时候,那叫一个作啊,简直是不作不成活。墨青表示得让魏琰吃点苦头,他自己的媳妇儿还是自己想办法去追吧。

靳辰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墨青笑嘻嘻说:“反正也没事,我们种草药去吧!”

墨青笑容十分愉悦:“好。”

两人也没有再躲着,出现在墨府下人面前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这里的下人基本都是从魏国金安城墨王府过来的,跟了墨青很久,并且知道靳辰就是他们曾经那位南宫小姐。

靳辰和墨青还没走到湖边空地,小颜过来了。

“奴婢参见王爷,参见王妃。”小颜对着墨青和靳辰恭敬地行礼。

靳辰看小颜神情不太对劲,就开口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小颜低着头,脸色微微有点红:“杜侍卫说,王妃把奴婢许给他了……”

靳辰微微一笑:“怎么?你不愿意?”

小颜低着头,脸红得都快滴水了,声如蚊蚋地说:“奴婢以为……杜侍卫是胡说的……”杜腾特别喜欢往小颜身边凑,之前就整天献殷勤,昨天回来之后就颠颠儿去找小颜,说是靳辰把小颜许配给他了,他们找个好日子就成亲,把小颜吓得,一晚上都没睡着。

“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靳辰看着小颜说。

“奴婢……奴婢愿意。”小颜平时其实是个很大方的姑娘,可是这种事情她的确不好意思。不过她在进墨王府之前就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女,她这辈子如果要嫁人,嫁给谁自然是墨青和靳辰决定。至于杜腾,小颜说不上特别喜欢,但是也不讨厌,而且她知道杜腾喜欢她,会对她好的。

“那就好,回头挑个吉日,你们就在府里成亲吧。”靳辰微微一笑说。

“多谢王妃恩典!”小颜说着就要给靳辰跪下,却被靳辰拉住了:“去做事吧,不用多礼。”

小颜低着头退下了,靳辰神色玩味地说:“在追媳妇儿这件事情上面,魏琰比杜腾可是差远了。”看小颜的样子,就知道杜腾没少下功夫。这才是正常的好嘛?魏琰那是啥?那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偏偏还意识不到。

这里是国色园曾经最负盛名的牡丹园,这座宅子变成墨府之后,这里成了整个府里最突兀最不和谐的地方,因为其他地方都是绿树繁花绿草成荫。

靳辰看着面前这块面积颇大的空地,认真想了想,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个规划图。她是真的打算好好种点药材的,之前找碧根草那么艰辛让靳辰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而药材的来源也不用担心,一般能找到的药材就不种了,靳辰打算去百毒禁地里多走几趟,弄点特殊的药材回来。如果可以的话,靳辰准备把那颗紫心果树也给移植回来,毕竟百毒禁地那样的地方,总不能需要什么的时候再跑过去找一趟。况且那里是无主的地方,邱宝阳都能进去,别人也未必不能进去,本着先到先得的原则,靳辰准备把自己想要的东西都据为己有。

看过了这会儿还是一片空地的草药园,墨青带着靳辰去了他们在墨府的院子。

墨青在这里住过,不过靳辰并没有。院子很大,院中有一片青翠的竹林,竹林旁边有假山流水,看起来倒是颇有意趣。

进了房间,靳辰发现房间里的格局虽然跟星辰阁二楼不一样,但是摆设几乎差不多,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

“小丫头,我们在今晚在这里睡,嗯?”墨青又从背后抱住了靳辰,在她耳边声音暧昧地说,暗示意味很浓。

靳辰抬脚就踩在了墨青脚上:“你脑子里就不能想点正经事儿?”

墨青笑意幽深:“这就是最正经的事情。”人生得意须尽欢,墨青又不打算打天下,就想跟靳辰一起逍遥快活地过日子,这可不就是正经事吗?不能更正经了。

“王妃,靳大公子来了。”外面传来小颜的声音。

靳辰推开墨青,微微愣了一下,靳扬怎么来了?

等墨青和靳辰出门,就看到靳扬已经进了他们的院子了。靳扬也还是第一次来墨府,一路走来倒是觉得这座宅子不愧是曾经的皇家园林,风景极好,到处都是美丽的花草,漫步其中让人心旷神怡。靳扬想着改天带姚芊芊过来散散步好像也不错,毕竟是自家妹妹的地方。

“大哥怎么来了?”靳辰问靳扬,招呼靳扬就在院中石桌旁坐了下来,小颜去准备茶水了。

“你们都光明正大地回来了,怎么还是不喜欢走正门?”靳扬看着靳辰和墨青,神色颇有几分无奈,“爹还以为你们今日也在府里,专门让人去叫你们,说要带你们去军营转转,结果你们偷偷跑了。”

“去军营?做什么?”靳辰倒是有点兴致,她还没见过这个世界的军营是什么样子呢。

“是这样的,爹昨天忘了说,皇上同意不再追究你抗旨不尊的事情,但有一个条件,要你帮忙训练骑射营的兵将。”靳扬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去年你在箭术比试上拔得头筹,赢得了飞云弓,皇上应该还记得。爹已经对皇上做出了承诺,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靳辰唇角微勾:“好啊。”她还在想夏皇怎么那么轻易就放过她了,原来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说不定就是靳放主动提出来的,怎么说靳辰都是当之无愧的神箭手,对夏国来说还是有价值的,夏皇又不傻。

“今日有些晚了,你们今天回家去住,明天一早跟我们一起去军营。”靳扬看着靳辰和墨青说。虽然看似没有墨青什么事,靳扬说话也没有忽略墨青。

靳辰微微点头:“没问题,我家美人相公的箭术比我还厉害呢。”

看到靳辰一脸的小得意,靳扬愣了一下,倒也没有质疑靳辰的话,微微点头说:“这样也好,这是个任务,你们就一起去完成吧。皇上说了,一个月之后,他要亲自去检验训练的成果。”

“其实大哥和四哥的箭术都很出色,为什么非要找我呢?”靳辰有些不解地问。靳扬和靳飞宇的箭术在千叶城里也是极为出众的,按理来说,他们兄弟俩原本应该去训练骑射营的人,如果被他们训练过了,其实就用不上靳辰了。

靳扬微微摇头说:“我跟四弟都跟着爹在学排兵布阵,没有机会去训练骑射营的士兵。”

靳辰心中了然。靳家是武将世家,除非子孙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否则这夏国大军主将之位会代代传承下去的。当然了,如今事实很明显,靳放的儿子都很出色,不出意外的话,靳扬会接靳放的班,而靳飞宇和靳飞鹏未来都会是辅佐靳扬的大将,他们要学的东西其实很多,确实没有时间去训练小兵。

“我们明日一早会回将军府去。”墨青对靳扬微微一笑说。

靳辰轻飘飘地看了墨青一眼,这货还惦记着今晚在这里睡呢,真的是……

靳扬微微点头,然后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小五,你的嫁妆还在家里放着,这两日就让人送到这边来吧。”

靳辰微微一笑:“大哥都说了那边是家,我们会经常回去住的,就放着吧,不用来回挪着麻烦。你们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尽管拿去用,我家相公很有钱的。”

靳扬嘴角抽了抽:“别乱说话,你的嫁妆我们不会动的,你不想搬就还在家里放着吧。”这个妹妹真的是,完全就不按套路来。

靳辰却在想,搬过来多麻烦,她又用不上,不如就留在靳家,回头靳扬和姚芊芊的儿子出生了,送他们几箱作为贺礼,等靳月和靳宛如出嫁了,送几箱当嫁妆,靳飞宇娶媳妇儿也可以送几箱给他当贺礼,还有他们生日,都可以送嘛,送着送着就没了,这样多好。

如果靳扬知道靳辰在想什么的话,肯定该无语了。靳辰的嫁妆里面的宝贝可着实不少,她愣是一点儿都不在意。

该说的事情说完了,靳扬最后走的时候还说让靳辰和墨青明日一早务必要早点回将军府去,靳辰答应得很爽快。

“本来打算明日去百毒禁地挖药材,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今天就去吧,时间还早呢。”靳辰对墨青说。这会儿还没到正午,靳辰规划的草药园不想搁置,所以打算接下来一个月每天去军营训练士兵,等回来的时候顺便去趟百毒禁地带草药,这样也不冲突。今天还有时间,她打算先去百毒禁地里看看,选好准备移植回来的药材,做个初步的移植规划。

墨青微微点头:“好。”

两人让小颜准备了饭菜,吃了一顿早午饭,然后就暗中离开了墨府,朝着城外而去了。

却说魏琰,宋舒走了之后,他回了自己的院子,却什么都不想做,越来越心烦意乱,甚至都不知道靳辰和墨青回来过又走了。

那边回到宋国公府的宋舒,却做了一件让宋家人都慌了的事情,她说她要去望月庵住几天!

其实这会儿宋家人都已经知道宋舒最近为什么心情不好了,宋老国公暗地里不知道骂了魏琰多少次,恨死魏琰了,没事招惹他的宝贝孙女,死了还让宋舒这么伤心。

不过宋家人觉得魏琰既然已经死了,这事儿也没有别的可能了,就只能等宋舒自己放下。他们也都没在宋舒面前表现出什么,假装不知道这件事。

宋家人都知道墨青和靳辰回来了,今日一早宋舒就出门,想必是去找靳辰问魏琰的事情了。而宋舒回来的时候,眼睛是肿的,竟然开口说她要去望月庵。

宋老国公彻底慌了,拦着宋舒的路语重心长地劝她:“舒儿,人死不能复生,你就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宋天行把怀孕的夏蝶衣都给带过来了,一起劝宋舒:“小妹,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宋天行已经让人去安平王府请靳晚秋回来了,想着让靳晚秋劝劝宋舒。

宋舒愣了一下,看着宋老国公和兄嫂说:“我就是想去望月庵住几天散散心,你们说什么呢?”

宋老国公神色一喜:“舒儿你没想要出家啊?”

宋舒有些哭笑不得:“爷爷你想到哪里去了?好好的我出家做什么?我就是想去住几天就回来了。”宋舒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待几天。

宋天行松了一口气,看着宋舒说:“小妹,我送你去,等过两天我再去接你回来。”

宋老国公点头:“嗯,如此甚好。舒儿把你的丫鬟带上一个,东西都收拾好,该带的都带着。”宋舒只要不是想出家就好,如果只是去望月庵住几天的话,宋家人不会反对,反而支持,因为他们也觉得让宋舒去散散心比较好。

宋舒本来想要自己去,最后拗不过宋老国公和宋天行,还是带上了小翠,而且有宋天行一路护送,出府去了望月庵。

这边被叫过来的靳晚秋,到了宋家之后听说宋舒去望月庵了,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怕宋舒想不开。不过宋老国公说宋舒只是去住几天散散心,到时候就回来了,靳晚秋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靳晚秋回到安平王府的时候,见到齐皓诚,齐皓诚问她宋家有什么事,那么着急叫她过去。

靳晚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舒儿去望月庵了,也不知道她……”

齐皓诚神色微变,突然站起来就往外走:“晚秋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了啊!”

靳晚秋看着齐皓诚一瞬间就没影了,感觉怪怪的,她话还没说完呢,本来还想说不知道宋舒在望月庵住几天能不能好一点……

墨府。

正午时分,魏琰对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却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宋舒流泪的样子,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里闷闷的。

齐皓诚踹门进来的时候,魏琰愣了一下,看着齐皓诚没好气地说:“你有病吧?”

齐皓诚一把拽住了魏琰:“你才有病!我告诉你,事情闹大了!”

魏琰又愣了一下:“怎么了?”

齐皓诚没好气地说:“宋家那丫头要出家!”

魏琰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齐皓诚愣愣地说:“你开什么玩笑?”

“谁特么有心情跟你开玩笑?”齐皓诚一巴掌就抽在了魏琰后脑勺上,“都是你搞出来的破事儿!赶紧去把人家给追回来!不然真出了事宋家那老头和宋天行能砍死你!”

魏琰心中一沉,猛然站了起来,一把推开齐皓诚,也顾不上去戴他那半边面具,运起凌云步,瞬间就没影了。

齐皓诚叹了一口气:“希望晚秋知道真相不要揍我,否则我一定加倍揍魏琰,特么真是脑子有病啊!”

却说宋舒。宋天行把她送到了望月庵,还专门给望月庵添了一笔香油钱,跟灵修师太打了招呼,说他家妹妹在望月庵住几天,让给安排了一个最靠近后山的清幽小院。

宋舒带着小翠住了进去,宋天行又嘱咐了宋舒几句才离开,还说了好几遍,说他后天就来接宋舒回家。

宋天行一走,宋舒神情就有些落寞了。小翠收拾好了宋舒的东西,铺好了床,小心翼翼地递了一杯清茶过去:“小姐,你节哀吧。”

宋舒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连你都知道了。”让她节哀?她节什么哀呢?她事实上跟魏琰什么关系都没有,也只能在心中悼念自己这段被命运捉弄的感情了。

“我去后山走走,你别跟着了。”宋舒说着就站了起来。

“可是小姐还没有用午膳。”小翠看着宋舒说,“奴婢已经请望月庵的小师父为小姐准备斋菜了。”

“你先吃吧,我没胃口。”宋舒话落已经出了门,朝着后山走去。

魏琰见到宋舒的时候,宋舒一个人坐在望月庵后山的瀑布边上,背影十分落寞。

魏琰突然有些胆怯,想要上前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宋舒。事实上,他在对宋舒说出魏琰已经死了的下一刻就后悔了,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宋舒在那里静静地坐着,魏琰就站在她身后十米远的地方,目不转睛地看着。魏琰脑海中想了很多,他一直不肯承认他喜欢宋舒,因为宋舒曾经不过是他游戏花丛调戏过的众多姑娘中的一个,可是魏琰这会儿早已经想不起曾经那些姑娘长什么样子了,脑海中却清晰地浮现出他第一次在千叶城见到宋舒的情景,甚至记得宋舒那天穿了一身并不符合她气质的粉嫩纱裙……

他们跟别人不一样。墨青喜欢靳辰,他一直在宠着靳辰,靳辰在墨青面前嬉笑打闹,两人甜甜蜜蜜的样子,魏琰每次见到都觉得被塞了一大把狗粮。

齐皓诚喜欢靳晚秋,他痴情不悔地守着靳晚秋守了好几年,最后为了靳晚秋跟别的男人生的儿子,差点把命都给丢了,而靳晚秋嫁给齐皓诚之后,端的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魏琰以为,爱情就是墨青和靳辰那样的,或者是齐皓诚和靳晚秋那样的,在一起的时候,只想对对方好,想对对方笑,想一起去做喜欢的事情。

所以魏琰一直觉得,他跟宋舒之间没有爱情这种东西存在,因为他们跟别人太不一样了。他们见面就想吵,吵着吵着就想打起来,他们之间没有赞美,只有毒舌地互损,就想让对方生气,好像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一样。

可是今天见到宋舒流泪的那一瞬间,魏琰感觉到了心疼的滋味,也终于清醒了。他是喜欢宋舒的,宋舒心里也有他。他们之间的相处只是跟别人不同,并不代表他们的感情不存在。

世间又哪里存在真正完全一模一样的爱情呢?魏琰觉得自己真是傻,他怎么就认为自己会像墨青一样,遇到另外一个靳辰,然后拥有一段跟他们相似的甜蜜爱情呢?同样的,他不是齐皓诚,所以也不可能存在另外一个靳晚秋等着他去拯救。他是魏琰,他遇到的,是宋舒,也只会是宋舒……

宋舒揉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腿,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就看到不远处有个人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宋舒看到魏琰那张脸,神色一变,猛然后退了两步,差点跌入瀑布下方的水潭里。

魏琰一瞬间到了跟前,想去拉住宋舒,他伸出的手却在看到宋舒脸上的泪痕的时候,僵在了那里。

“魏琰。”宋舒的声音轻飘飘的,似乎没有什么力气,也没有什么感情,她就那样看着魏琰,明明在笑,眼泪却下来了,“魏琰,第二次了,这是你骗我第二次了。我真是傻,被你骗了一次还不够,竟然还会相信你。”

魏琰看到宋舒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些不安,伸手要去拉宋舒,想要跟她解释:“你听我说,我不是……”

“还说什么呢?”宋舒伸手擦干脸上的泪痕,看着魏琰的眼神只剩下了冷漠,“说你今天早上亲口对我说你死了的时候,看到我为你哭了,你心中有多得意?觉得很有趣是吗?魏琰,你的目的达到了,你再一次成功地玩弄了我的感情,我的确为你哭了,我的确很伤心,我承认我是喜欢你,你满意了吧?但是魏琰,现在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宋舒话落转身就走,再也不想看魏琰一眼。魏琰下意识地伸手要去拉宋舒,宋舒挣开的同时,一脚就把他揣进了水潭里。

魏琰的脑袋正好撞到了一块尖利的石头,一股鲜血在水中弥漫开来,他顾不上有些发晕的头,从水潭里出来就要去追宋舒,可是刚走了两步,身子一晃,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宋舒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她住的院子,一进房间就把门关上,趴在床上痛哭出声。小翠在外面急得团团转,不知道宋舒就去了后山一趟,回来怎么心情更差了呢。

又过了一个时辰,门终于开了,小翠神色紧张地看着宋舒,宋舒神情似乎很是疲惫,脸色也不太好,开口对小翠说:“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回家。”她本来是因为魏琰死了很伤心,来望月庵求清净的,可是现实跟她开了个大玩笑,那个她为之流泪的男人不仅没死,而且自导自演了一场戏来玩弄她,自始至终,她在魏琰眼中都是个笑话吧!宋舒的心真的冷了,她再也不想提起魏琰这个名字,再也不想看到魏琰那张脸。

“哦!”小翠反应过来,赶紧应了一声,去收拾东西了。来之前宋天行就交代过小翠,要劝宋舒早点回家,这会儿宋舒自己主动要走,在小翠看来就是好事。

今日望月庵香客很少,所以当望月庵的小尼姑在后山瀑布边上发现受伤昏迷的魏琰的时候,宋舒已经下了望月山,离开很久了。

宋舒突然回府,宋家人都很惊讶,不过问小翠,小翠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宋舒回府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送饭过去她也吃,就是不想说话。

宋老国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宋天行和夏蝶衣说:“舒儿的亲事不能再耽搁了,你们都上点心,回头跟晚秋也提一下,早点定下来吧。”宋老国公觉得,就算魏琰没死,宋舒想跟魏琰在一起他都不会同意,因为不想让宋舒远嫁魏国,况且宋老国公也不喜欢魏琰那个人。如今魏琰死了,还让宋舒这么伤心,宋老国公很担心宋舒,想着还是尽早把宋舒的亲事定下来,她嫁了人,就不会再去想魏琰那个混蛋了。

宋天行和夏蝶衣都深以为然,夏蝶衣还准备明日就去安平王府找靳晚秋,商量一下宋舒的亲事。

却说去了百毒禁地的靳辰和墨青,只有靳辰进去了,墨青就在外面等着,把靳辰挖出来的草药给收拾好准备带回去。两人倒是配合默契,靳辰把百毒禁地走了一遍,心中记下了里面都有什么药材,哪些是她打算移植回去的,准备接下来每天过来带走一点。

傍晚时分,靳辰和墨青带着一堆从百毒禁地里挖出来的药材回到了墨府,亲手栽种在了靳辰的草药园里。

虽然只有稀稀落落的十几株药材,但是每一株都不是凡品,长势都非常好,有几株都开花结籽了,靳辰准备回头把种子收集好也都种下去。

墨青拿帕子擦了擦靳辰手上的泥土,微微一笑说:“小丫头很喜欢做这些?”

“嗯。”靳辰微微点头,“我准备亲手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草药园,最好让向老头看到就流口水,嘿嘿!”

墨青眼神宠溺地捏了一下靳辰的小鼻子:“我们去吃饭吧。”

两人回去洗漱了一下,正准备吃饭的时候,杜腾过来了。杜腾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还不能剧烈运动,正常走动是没有问题的。

“参见王爷,王妃。”杜腾恭敬地对靳辰和墨青行礼。

“有事?”墨青一边给靳辰盛汤一边神色淡淡地问道。

“我家主子不见了。”杜腾神色有些焦急地说,“今天宋小姐来过又走了,后来齐世子来了,主子就不见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宋舒来了又走,这个墨青和靳辰都看到了。齐皓诚来了?然后魏琰不见了?靳辰不甚在意地说:“魏琰应该是跟齐皓诚喝酒去了。”

杜腾摇摇头说:“齐世子来了之后,主子先离开了,不知去了哪里,齐世子又在府里逛了一会儿,采了不少花才走的。”

靳辰嘴角微抽,这都什么鬼?齐皓诚真的不是专门来这里采花回去哄靳晚秋开心的?

“你去找齐皓诚吧,问问他跟魏琰说什么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是。”杜腾很快退下了。

墨青和靳辰刚吃完饭,杜腾就回来了。

“王爷,王妃,齐世子说宋家小姐要到望月庵出家,我家主子去找她了。”杜腾神色十分怪异,“可是属下刚刚去打听了一下,宋家小姐今天去了望月庵,没多久就回府了。”

宋舒要出家?靳辰表示这不可能,宋舒或许喜欢魏琰,但她并不是一个为了男人就会抛弃一切的姑娘,不过这事儿倒是真挺奇怪的。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靳辰对杜腾说:“你下去吧,我们去找他。”

杜腾退下了,靳辰和墨青决定去望月庵看看。

靳辰和墨青到达望月庵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问了庵里的小尼姑有没有见到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小尼姑说今天在后山捡到一个受伤的男人,脸上有一道疤。

靳辰和墨青见到魏琰的时候,他背对着他们坐在望月庵后山的瀑布边上。月光在地上洒下一层银辉,能够听到瀑布飞流直下落入水潭的声音,流水撞击岩石的声音,还能听到山中虫鸣鸟叫的声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很淡的花草清香。这本是个静谧祥和的夏夜,可魏琰的背影却让人感觉到了无尽的寂寥。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魏琰没有回头。墨青走到他身旁,低头看到他脸上的落寞,神色淡淡地说:“玩儿够了?”

魏琰的脸色瞬间就僵硬了,声音有些低沉地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唉。”靳辰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魏琰的肩膀,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声音幽幽地说,“你是当局者迷。”

“今天宋舒对我说,我们以后老死不相往来。”魏琰声音落寞地说,“我第一次体会到心痛是什么感觉。”

“小弟,听嫂嫂一句话,现在清醒还为时不晚。”靳辰对魏琰说:“你呢,以往总是把感情当做玩笑来对待,总要痛过之后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魏琰从小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甚至过了几年游戏花丛的生活。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之前他能狠心舍弃他尊贵的身份和地位,也是在被魏皇和魏琪联手设计伤心之下才做出的决定。他重情,却又迟钝,但这就是他,这就是魏琰这个人。

靳辰和墨青其实原本可以阻止魏琰和宋舒闹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但是他们没有,因为这是魏琰自己的感情,总要他自己痛过之后才能看明白自己的心。

魏琰一歪头,就靠在了靳辰的肩膀上,一副很伤心求安慰的模样,像个没人要的流浪狗。

墨青的脸微微有点黑,伸手把魏琰的头掰了过来,让魏琰靠着自己,面无表情地说:“没出息。”

魏琰推开墨青:“小气鬼!”

“想打架?”墨青云淡风轻地拔出了自己的剑。

“别!”靳辰阻止了他们俩,不认同地对墨青说,“你家表弟本来就毁容了,现在还受伤了,再打出个什么毛病,倒插门都没人要,到时候你养他啊?”

魏琰看着靳辰欲哭无泪,这真是他亲嫂子……

“走了走了,跟我们回去。”靳辰看着魏琰说,“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把宋舒追回来才是正经,不然你就等着她嫁给别人,你哭都没地儿哭。”

魏琰当即就反驳了一句:“她不可能嫁给别人!她喜欢的是我!”

靳辰很想踹魏琰一脚:“你早干嘛去了?明知人家喜欢你还非要骗人,你怎么不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你是我嫂子吗?”魏琰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你应该帮我啊!”

靳辰踹了魏琰一脚:“我就是在帮你!有你这么个傻弟弟真是丢死个人!我都不好意思见宋舒了现在!你还好意思说?”

最后魏琰弱弱地跟着墨青和靳辰一起回了千叶城墨府,还非要靳辰承诺会帮他,结果靳辰只说了一句话:“你哥和你嫂子都没空,自己挖的坑栽进去了,就自己想办法爬出来!”

魏琰:他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小舒儿你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啊,我愿意倒插门……

第二天一早,魏琰去找墨青和靳辰的时候,墨青和靳辰已经出府去了靳家了。

靳放看到墨青和靳辰早早地回来,就带着他们一起出发了。不光墨青和靳辰,还有靳扬和靳飞宇,以及靳月和那对龙凤胎,今天都要去军营。三个儿子是靳放本就要带去的,靳月和靳宛如是主动要去的,说是要去看看靳辰怎么训练骑射营的士兵。如今越发开明的靳放对儿女们也越来越宠爱了,大手一挥,想去的都去。最后只留下了靳夫人和姚芊芊在府里,靳夫人一大早就拿着自己熬的汤去找姚芊芊了,婆媳俩最近关系好得很,根本不用担心。

“五姐夫,这就是飞云弓吗?”靳宛如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墨青背上背着的弓箭。

听到这声“五姐夫”,墨青心情着实不错,还十分慷慨地把飞云弓拿下来,给了眼巴巴的靳宛如和靳飞鹏看。

那边靳飞宇微微一笑:“五妹说墨王爷是个箭术高手,今日我们能大开眼界了。”

墨青看了靳飞宇一眼,微微一笑说:“过奖了。”墨青知道,靳家这一辈的兄弟姐妹里面,心眼最多的其实就是老四靳飞宇,不过靳飞宇没什么坏心思,说得好听点儿就是人特别聪明。

靳放听到靳飞宇的话,十分不以为然地看了墨青一眼说:“小五丫头的箭术无人能及。”意思很明白,他觉得墨青的箭术不可能比靳辰还好。

墨青笑而不语。

这一行人从千叶城大街上打马经过,那绝对是一道超级亮眼的风景线。

“靳家公子小姐这是要去哪儿啊?墨王爷也在里面。”

“天啊,靳家人为什么一个个都长得这么好看?”

“或许真的是风水好吧。”

“靳将军看着也越来越年轻了!”

……

听着周围的议论,靳放唇角微翘,心情非常好。其实靳放这些年经常听到有人恭维他,说他儿女都很出色。但是直到靳辰归来,靳放才真的体会到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那种自豪感。随着靳辰大放异彩惊艳世人,靳放也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另外几个儿女受到靳辰的影响变得更加优秀了,尤其是靳月和那对龙凤胎,不说实力增长了多少,性格方面真的是转变了特别多,靳放感觉很欣慰。

如今靳夫人的脾气也好了不少,靳放也没有再刻意冷落她,夫妻俩倒是比以前都和谐了不少,靳放感觉跟靳夫人在一块有话说了。

出了城之后,靳扬策马追上了靳放,跟他并肩而行。

“爹,最近又有不少人家在打听月儿的亲事。”靳扬对靳放说。靳月确实该说亲了,靳扬之所以知道有人在打听靳月的亲事,是因为有几个认识的公子最近都借着各种奇怪的名目找他喝酒,不用去都知道是为了什么。

靳扬微微点头说:“月儿是该说亲了,回头我跟你娘都会留意一下,你跟芊芊也看看有没有哪家公子配得上月儿的。”

靳扬点头:“是。”

这边靳辰和墨青还在去军营的路上,那边魏琰已经偷偷溜进了宋国公府,也是仗着有凌云步,没有被人发现。

还没找到宋舒的院子,魏琰无意中听到宋家两个下人在小声说话。

“世子妃有孕在身,今日怎么出门了?”

“这个我知道!是因为咱们小姐的亲事!”

“啊?咱们小姐定亲了?我怎么不知道?”

“还没有呢,不过也快了。老太爷发话了,说让世子妃跟安平王府的世子妃好好为咱们小姐物色一门好亲事呢!这不今儿世子妃就去安平王府了嘛!”

“这样啊,那看来咱们府里好事将近了。”

……

魏琰的心哇凉哇凉的,旁边有堵墙,他很想一头撞上去,把自己撞死得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