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软的不行来硬的/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琰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怂过,因为他都到了宋舒的院子里,就一门之隔,可他竟然没有勇气去见宋舒。因为他害怕,害怕看到宋舒冷漠的眼神,害怕宋舒再对他说出“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话……

魏琰最后在宋舒的房顶上面坐了半晌,然后默默地离开,没多久之后再回来,趁着没人注意,往宋舒的房间门口放了一束开得正艳的蔷薇花,然后又暗戳戳地坐在房顶上看着。

“小姐!这里有一束花!”小翠神色惊讶地把地上的花给捡了起来,拿进去给宋舒看。

魏琰竖起耳朵听着下面的动静,他很快听到了宋舒的声音,宋舒就声音冷漠地说了一句话:“拿去扔掉。”

“哦。”小翠知道宋舒心情不好,乖乖地把那束花抱出去扔掉了。

魏琰的脸色简直一言难尽,又坐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默默地离开了。

而下方房间里的宋舒手中拿着一本书正在看,却半天都没翻过页去。她知道那束花是谁送来的,但她根本一眼都不想看,一看到就会想起魏琰对她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却说军营那边,靳放把靳辰和墨青都带到了骑射营,让掌管骑射营的将军召集了所有的大兵小将,宣布了皇命,说是从今天开始,接下来的一个月之内,由靳辰来教导他们箭术和骑射。

这倒是挺新鲜的,因为夏国军营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而且这可是天下第一美女啊!不管是大兵小将,都瞬间激动了。

虽然军营里的将士都没有资格参加夏国皇家别苑举行的那场箭术比试,但是对于靳辰神乎其技的箭术可都有所耳闻,等亲眼见到靳辰展示过后,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了,已经纷纷开始期待接下来的训练了。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靳放还让墨青试了一下,虽然墨青的箭术并不比靳辰差,惊艳了众人,但靳放还是说了一句:“不比小五丫头。”墨青表示他不会跟靳放这个有女儿控倾向的岳父计较的。

靳辰前世作为特工,自然也是经过很严苛的训练,才能有极为出色的精准度和力度。如今她一个异世来客来训练这些冷兵器时代的士兵,其实再容易不过。不管是理论还是实践,靳辰随意发挥一下,都能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安平王府。

宋天行亲自送了夏蝶衣过来,靳晚秋还有些意外,忙问是不是宋家出了什么事。

“没有。”夏蝶衣微笑摇头。嫁人之后,她眉目之间更加温婉了,看着靳晚秋微微一笑说,“是爷爷让我找姐姐商量一下舒儿的亲事。”

靳晚秋愣了一下:“舒儿的亲事?爷爷有相中的人家了?”宋舒的亲事其实一直没有被宋家提上日程,因为宋老国公并不着急把宋舒嫁出去。而如今宋舒因为魏琰之死正伤心呢,靳晚秋觉得这会儿提宋舒的亲事是不是不太好?

“那倒没有。”夏蝶衣微微摇头说,“姐姐也知道舒儿最近因为……某些事心情很不好,昨日本来说要去望月庵住几天,可是到了望月庵不知为何很快又回来了。爷爷说,舒儿早点嫁人,也能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人和事。”

靳晚秋神色微微有些不认同:“舒儿一向是最有主意的,她说过如果不是她喜欢的人,她不会嫁。这会儿她正伤心,我们还是不要操之过急了,再给她增添烦恼。”

夏蝶衣愣了一下,倒是觉得靳晚秋说得也有道理,微微点头说:“姐姐言之有理,那我今日回去再跟爷爷谈谈吧,其实爷爷根本不舍得舒儿嫁人,就是不想看舒儿伤心难过的样子。”

靳晚秋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我们就给舒儿一点时间吧。”宋舒已经很冷静了,没有哭闹,也没有做什么偏激的事情,只是想自己冷静一下,他们应该给宋舒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她自己走出来。

宋天行带着夏蝶衣走了,齐皓诚才从外面回来,一见到靳晚秋就问道:“刚刚我看到宋二了,他们来做什么?”

靳晚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爷爷说想让舒儿尽快成亲,蝶衣是过来与我商量的。”

齐皓诚神色有些不自然地问:“结果如何?”宋家那老头想什么呢,竟然要让宋舒尽快成亲?魏琰那货岂不是得疯了!关键是,齐皓诚还没找到机会跟靳晚秋说实话,靳晚秋到这会儿还以为魏琰真的死了,齐皓诚感觉自己要被魏琰给坑死了……

“我觉得应该给舒儿多一点时间,不要逼她太紧,成亲的事情不用这么着急。”靳晚秋神色认真地说。

“嗯嗯嗯!晚秋你说得很有道理。”齐皓诚点头,十分认同地说。

靳晚秋看着齐皓诚的眼神有些奇怪:“怎么感觉你这两天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

“没有啊!”齐皓诚脱口而出,下一刻又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都骗了靳晚秋一次了,这会儿再隐瞒事实,以后被拆穿了,靳晚秋只会更生气。

于是齐皓诚低着头,弱弱地凑到了靳晚秋身边,抱住了靳晚秋的胳膊晃了晃,看着靳晚秋的眼睛说:“晚秋,我有件事没有对你说实话,你千万不要生气。”

靳晚秋神色莫名地看着齐皓诚:“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不会生气。”齐皓诚看着靳晚秋说。

“快说!”靳晚秋的神色已经有些不悦了。

齐皓诚弱弱地说:“魏琰其实没死……”

靳晚秋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不可置信地看着齐皓诚:“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骗我呢?”

齐皓诚苦逼兮兮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是魏琰非要我隐瞒的。”其实齐皓诚本来打算等靳晚秋发现了,就推到墨青和靳辰身上,说他原本并不知情,是墨青和靳辰骗了他,他后来才发现。可是这会儿面对靳晚秋,齐皓诚不想耍什么小心眼儿了,因为真的没有必要。

“魏琰让你瞒着我,是不想让舒儿知道吧?”靳晚秋的眼神很冷。

齐皓诚弱弱地点了点头:“其实宋舒昨天已经知道了。”

靳晚秋的眼神更冷了:“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们知不知道舒儿以为魏琰真的死了,一直都在伤心流泪?你们觉得很好玩是不是?”

齐皓诚举起右手,看着靳晚秋说:“天地良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都是魏琰的主意!”

“你是帮凶!”靳晚秋怒了,一把推开齐皓诚,“我要跟你分房睡!”

齐皓诚死死地抱住靳晚秋就是不撒手:“晚秋,小秋儿,娘子,晚晚……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这样!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不能分房睡啊!不跟你一起睡,我会做噩梦的!”

靳晚秋一脚就把齐皓诚给踹开了,没好气地说:“你找魏琰那个混蛋一起睡吧!”话落大步走了出去。

靳晚秋真的感觉很生气很愤怒,当年魏琰第一次见到宋舒,就玩弄了宋舒的感情。那会儿靳晚秋还是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她最清楚宋舒第一次动心却被辜负之后伤心了多久。

结果这次魏琰更加过分,他明明没死,不通知宋舒一声就算了,竟然还刻意隐瞒着,非要让宋舒认为他死了。难道魏琰觉得看到宋舒为他伤心流泪很有意思吗?

靳晚秋走了,齐皓诚站在那里欲哭无泪:魏琰你个混蛋,你过来,我保证打死你!

上天或许听到了齐皓诚的内心呼唤,因为下一刻,魏琰就出现在了他面前。齐皓诚二活没说,握着拳头就朝着魏琰打了过去。

魏琰心里也正烦呢,本来找齐皓诚还有正事,这会儿看到齐皓诚这么不友好,魏琰也恼火了,两人很快扭打在了一起。

过了小半个时辰,两人分开的时候,全身上下都十分狼狈。两人相对而坐,魏琰看着齐皓诚没好气地说:“告诉你媳妇儿,不准把宋舒嫁给别人!”

齐皓诚抓起一个茶杯就朝着魏琰的脑袋砸了过去:“你竟然还有脸过来命令我?老子快被你坑死了!”

“齐皓诚,我已经够惨了,你还不帮我,你是我兄弟吗?”魏琰苦逼兮兮地看着齐皓诚说。

“原来是,现在不是了!”齐皓诚没好气地说,“老子都要被媳妇儿赶出去分房睡了,都是你害的!”

魏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兄弟,你这次可一定要帮我啊!我快崩溃了!”

齐皓诚神色莫名地问:“你表哥跟你嫂子不是都在,你找他们帮忙去!靳小五跟宋舒关系最好了,你让她帮你劝劝。”

“她说我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还跳了进去,实在是丢死个人,她才不管我,让我自己想办法爬出来。”魏琰声音幽幽地说。

“噗!”齐皓诚直接笑喷了,“靳小五说得没错啊!魏琰你就是脑子有病,自己坑自己!”

“你到底帮不帮忙一句话!”魏琰看着齐皓诚说。

齐皓诚唇角微勾:“当然……不帮!靳小五不都说了嘛,你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那你就自己想办法爬出来。不是兄弟真不想帮你,这种事情你最好自己解决,不要让别人插手,否则容易适得其反。”

魏琰神色一震:“你什么意思?”

“所以说你傻嘛!”齐皓诚一脸鄙视地看着魏琰说,“女人会生气,会伤心难过,说明她还在乎你,你本来脸皮就厚,你就去宋舒面前求原谅啊,软的不行来硬的,一直到她肯原谅你为止。”

“软的不行来……硬的?”魏琰神色十分纠结,“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你个怂货!”齐皓诚踹了魏琰一脚,“等她嫁给别人了,你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兄弟我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看你自己造化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魏琰离开安平王府的时候,一直在想,这“软的不行来硬的”该怎么操作?难道他好声好气求宋舒原谅不成的话,就跟宋舒打架,用武力征服她?这好像也可以啊……

如果齐皓诚知道魏琰在想什么的话,肯定会笑哭了。作为一个男人,听到“软的不行来硬的”这句话,想到的不是把姑娘扑倒,而是跟姑娘打架?!魏琰那些年游戏过的肯定是个假花丛……

当天傍晚靳辰和墨青回墨府的时候,带了一堆新挖回来的药材。他们先把药材栽种好之后,才去洗漱吃饭,然后温馨甜蜜地睡觉,根本没管魏琰都做了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靳辰和墨青又离开了。魏琰起床之后,换了一身很精神的墨色劲装,脸上的伤疤还在,因为他准备跟宋舒好好解释一下他为什么会假死,这个伤疤就是个证据,说不定还能引起宋舒的同情。

魏琰去墨府的蔷薇园里,挥舞着一把大剪刀,见到哪朵花开得最鲜艳,就咔嚓一下剪下来放在一边。最后魏琰扔掉剪刀,抱起地上那一大束红艳艳的蔷薇花,还精心整理了一下,才离开墨府。

魏琰跟昨日一样,成功潜入宋国公府没有被人发现。他还没进宋舒的院子,就看到宋舒从里面走了出来。

魏琰赶紧闪身躲到了一边,看着宋舒好像一夜之间瘦了一圈,魏琰心疼不已,心中暗骂了一句自己真是个混蛋。

今日的宋舒穿了一身很漂亮的新衣服,鹅黄的纱裙衬得她身姿窈窕,皮肤仿佛都透着光,显得俏皮又可爱。魏琰只觉得自己以前眼睛都瞎了吗?明明宋舒这么好看,他却一直都视而不见。

魏琰抱着那束花,暗中跟着宋舒。他看到宋舒骑马出了府,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了,也赶紧跟了上去。

魏琰知道宋舒去的是关府的方向,想着宋舒应该是去找关妍之的。只是还没到关府的时候,宋舒偶遇了一个人,是一个男人,魏琰还认识……

“靳四哥。”宋舒骑在马背上,对着靳飞宇微微一笑。

躲在不远处看着的魏琰心中瞬间就打翻了醋缸。宋舒竟然甜甜地管靳飞宇叫“靳四哥”?!这是哪门子的哥?她竟然还对着靳飞宇笑得那么好看?!

下一刻,魏琰目瞪口呆地看着靳飞宇对着宋舒微微一笑,然后从袖中拿出了一样什么东西递给了宋舒。宋舒接过去收好,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还对着靳飞宇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魏琰感觉自己要疯了!这都什么情况?靳家老四突然冒出来是要跟他抢宋舒吗?这怎么可以?!

因为角度问题,魏琰并没有看清楚靳飞宇给宋舒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听到靳飞宇对宋舒说了什么,只看到了他们的表情。那在魏琰看来,只能用郎情妾意来形容!这让魏琰的心中很酸,拳头很痒,很想立刻去找靳飞宇打架。

不过靳飞宇和宋舒很快就分开了,靳飞宇离开,宋舒继续往关府的方向走,魏琰又跟了上去。

只是魏琰刚进关府,就被要出门的关无涯给发现了。关无涯看到一道墨色人影一闪而过,眼神一冷就追了过去。

魏琰仗着凌云步,最终跑得都快虚脱了,才终于甩掉了武功绝顶的关无涯。他喘着气在想,是不是应该去找靳飞宇聊聊……

而那边到了关府的宋舒并不知道之前有个男人一直暗戳戳地跟着她,她似乎已经不再受魏琰之事的影响,见到关妍之的时候还笑着说:“妍之,你猜我刚刚碰到谁了?”

端了几块新鲜出炉的点心过来给宋舒品尝的关妍之有些好奇地问:“谁啊?”

“你的飞宇哥哥啊!”宋舒笑着打趣关妍之。

关妍之的脸色一下子就红了:“不要这样说,我就只那样叫过他一次。”

关妍之跟着关无涯在千叶城定居之后,就成了靳将军府的常客,隔三差五都会过去将军府玩儿,一般都带着一些自己做的好吃的。靳月和靳宛如都很喜欢关妍之,经常央着关妍之教她们厨艺。

关妍之每次带去靳将军府的吃食都是足够的,考虑到了靳家的每个人,不仅公子小姐们都有,包括靳放都有一份儿。靳放吃过之后还夸奖关妍之手艺真的很不错。

“飞宇哥哥”这个典故,是关妍之有一天去靳将军府玩儿,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绊倒扭了脚,正好碰上了靳飞宇。结果腹黑的靳飞宇也不征求关妍之的意见,就抱着关妍之把人家小姑娘的脚给治好了。关妍之说谢谢,靳飞宇要求关妍之叫他一句“飞宇哥哥”才肯把关妍之放开。

这事儿凑巧被宋舒给看到了,宋舒就经常拿来调侃关妍之,关妍之脸皮薄,如今一提起靳飞宇就脸红。

“喏。”宋舒拿出一本书递给了关妍之,“这是你家飞宇哥哥送你的。”

关妍之心中好奇,接过宋舒递过来的书拿在手中,也没在意宋舒又打趣她,翻开看了一眼,眼睛就亮了起来:“这是我一直在找的食谱哎!”

关妍之小姑娘是个美厨娘,就喜欢钻研美食,平素碰到什么食谱都会当做宝贝收集起来,而她手中这本就是她一直在找却没有找到的。

宋舒看到关妍之笑得一脸开心,心中在想靳飞宇和关妍之的好事或许不远了吧,靳飞宇对关妍之的心意这么明显,靳家也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的。宋舒的脑海中不受控制地又浮现出了魏琰的脸,跟靳飞宇对比了一下之后,宋舒越发觉得魏琰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她这辈子碰上魏琰,就是最倒霉的事情,没有之一。

“宋舒姐姐,你在想什么呢?”关妍之在宋舒面前挥了挥手。

“没什么。”宋舒微微一笑说,“上次你教我的酒酿圆子,我怎么都做不出那个味儿,你帮我看看是什么问题。”

“好啊。”关妍之笑容灿烂地说,“宋舒姐姐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

宋舒从关府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了,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里面是关妍之给夏蝶衣做的两种开胃的小点心,因为宋舒说夏蝶衣最近胃口不好。

宋舒回到府中,先去把带回来的点心给夏蝶衣送去,然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小翠见到宋舒回来,就小声对宋舒说:“小姐,今天门口又出现了一大束蔷薇花,不过已经被奴婢扔掉了。”

宋舒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神色淡淡地说:“扔了就好。”魏琰以为拿一点破花过来,她就会不计前嫌原谅他,然后继续被他骗吗?宋舒表示魏琰就算把全世界的花都摆在她面前,她也不想多看一眼。

魏琰心情很低落,因为他亲眼看到宋舒的丫鬟把他精心送去的花给扔掉了,想着肯定是宋舒授意的。宋舒回来的时候,魏琰就坐在她房间的屋顶上,魏琰看着宋舒进门,听到宋舒说的那句“扔了就好”,感觉心里好闷好难受。

魏琰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今天突然冒出来的靳飞宇给了魏琰很大的危机感。魏琰觉得自己应该尽快找宋舒聊聊,跟宋舒解释一下他们的误会,他假死是有原因的,至于骗宋舒,这个是他脑子抽风,他承认……

魏琰就默默地坐在宋舒的房顶上,从天色大亮坐到了日落西山,然后夜幕降临。魏琰把想说的话都打好了腹稿,因为他怕见到宋舒说错话,再适得其反,惹得宋舒更生气。

魏琰看到宋舒的贴身丫鬟小翠从宋舒的房间里出去了,还把门从外面关好了,觉得这就是个好机会,里面应该只剩下宋舒一个人了。

魏琰悄无声息地从房顶上一跃而下,避开了院中下人的视线,打开房门就闪身进去了。

魏琰把宋舒的房门关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转身,内室的屏风里传来一阵水声,魏琰微微愣了一下,也没有多想,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一转过屏风,就看到了一副美人沐浴图……

宋舒背对着魏琰的方向坐在浴桶中正在沐浴。如墨的长发微微有些湿润,光洁无暇的脊背,白皙滑腻的香肩,她手臂微动,水波荡漾,魏琰的心也飘飘忽忽荡漾了起来,整个人跟被定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的美景,连大气都不敢出……

宋舒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一回头就发现身后不远处竟然多了一个男人!她伸手抓过旁边屏风上面的外衣挡在了身前,脸色不知是被热水氤氲出的红色还是气成的红色,娇艳得仿佛能滴出水儿来。

看到宋舒一脸怒意地看着自己,魏琰眼中却闪过一丝痴迷,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滚!”宋舒还没有丧失理智,她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从浴桶里站起来,只是咬牙切齿地看着魏琰说了一个字。

魏琰的鼻血突然毫无预兆地滑了下来,宋舒又羞又恼,恨不得立刻拿刀剜了魏琰胶着在她身上的眼睛!

魏琰感觉不太对劲,伸手摸了一下,看着手上的血红,神色一僵,猛然回神,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立刻转身背对着宋舒,有些语无伦次地想要解释:“我……你……我不是……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洗澡的!我来找你有事……”

宋舒冷声说:“你敢转过来我杀了你!”她用最快的速度从浴桶里出来,胡乱地擦了一下身子就拿过衣服穿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微微有些湿润的头发还披在脑后。

虽然看不到,但是魏琰感觉自己的听觉从来没有这么灵敏过,他听到了水声,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副美人出浴图,感觉全身都有些燥热了。

“你穿好了没……”魏琰感觉宋舒应该已经收拾好了,他转身的同时,宋舒伸手狠狠地甩了他一个巴掌。

魏琰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他却在宋舒收手的时候猛然伸手就握住了宋舒的手腕,然后什么都没想,把宋舒拉进了自己怀中,紧紧地抱住。

“混蛋!放开我!”宋舒快要疯了,她狠狠地踩魏琰的脚,魏琰的手却一点儿都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宋舒屈膝往上一顶,魏琰闷哼了一声,放开了对宋舒的束缚,弓着身子差点站不住,看着宋舒可怜兮兮地说:“你是打算让我断子绝孙吗……”

宋舒脸色一僵,又后退了两步,眼神冷漠地看着魏琰说:“我跟你说过,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你现在立刻滚!”

魏琰心中万般无奈,没想到宋舒竟然这么快就冷静了下来又开始赶人,他在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宋舒说:“我们好好聊聊,我有事要跟你说。”

“我再说一次,立刻滚出去!”宋舒反手就从墙上拔下了自己的长剑,剑尖指着魏琰的心口,眼中是无尽的冷漠。

“舒儿,你听我……”魏琰想去把宋舒手中的剑拿下去,他还没有靠近宋舒,宋舒的剑就直直地插进了他的右肩,一股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宋舒神色微变,猛然后退。魏琰捂着肩膀,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看着宋舒说:“如果你刺我几剑就可以原谅我的话,你来吧。只要你不把我杀了,我都要缠着你。”

看到魏琰眼中的认真,宋舒心中一乱,下一刻,她又告诉自己,不能再相信这个花言巧语的男人,她被骗的次数已经够多了。

于是宋舒放下的长剑又被她拿了起来,她眼神冷漠地看着魏琰说:“现在又开始演苦肉计了吗?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看了只觉得恶心。我数三声,你如果再不走,我就去请靳辰过来带你走。”

魏琰心中一沉,在宋舒刚开口数了“一”的时候,猛然转身,脚步沉重地往外走去。

宋舒就站在原地,看着魏琰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门口,然后消失在她视线中。她自嘲一笑,刚刚有一刻,她差点就相信魏琰对她是真心的了,真是可笑至极……

第二天,魏琰没有再出现在宋舒面前,不过小翠又在宋舒的房间门口发现了一束鲜艳的蔷薇花,不同于前两次,这次里面还有一封信。

小翠把花和信拿去给宋舒看,宋舒依旧声音冷漠地说了一句:“花扔掉,信烧了。”她已经决意不再相信魏琰,因为有一有二,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第三次上魏琰的当,她真的已经受够了。

对宋舒言听计从的小翠把花处理掉,然后把那封尚未开封的信给一把火烧掉了。

墨青和靳辰最近过得很充实,每天白天去军营训练骑射营的士兵,回来的时候顺路去一趟百毒禁地,带一些草药回来,然后栽种在墨府的草药园里。

时间过得很快,夏皇给靳辰的一月之期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靳辰的训练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她独特的训练手法,一点儿情面都不留的冷面作风,已经传遍了整个夏国军营。事实上宫里一直都在关注着军营中的情况,夏皇和太子夏毓杰对于靳辰在军营里做了什么都了如指掌,夏皇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很明智的,卖了靳家一个好,而且为夏国大军骑射营找了一个很好的教头。

这天靳辰跟靳放请假,说要休息一天,靳放爽快地答应了,因为靳辰的训练成果很出色,到时候交差,皇上肯定会很满意,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

听到小颜禀报说宋小姐来了的时候,靳辰正在草药园里给她的宝贝草药浇水,墨青坐在旁边亭子里随意地抚琴。

“请她过来吧。”靳辰手中的动作没有停,对小颜说道。说起来,靳辰一回到千叶城就接了一项皇差,最近早出晚归不得闲,还没跟宋舒见上面。

宋舒远远地就听到了一阵悠扬悦耳的琴声,有些好奇地问小颜:“是靳辰在弹琴吗?”

小颜摇摇头:“是王爷在弹琴。”

走近了,宋舒就看到了坐在亭子里仿若谪仙一般的那个银发男人,还看到了提着一个造型很奇特的洒水工具在给草药浇水的靳辰。宋舒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一对真的是天造地设的璧人,眼前的画面简直温馨美好到了极点。

靳辰抬头,对着宋舒粲然一笑:“来这边。”

宋舒顺着草药园里铺设的石子小路走到了靳辰身旁,靳辰放下手中的喷壶,拿帕子擦了擦手,跟宋舒一起在草药园旁边的湖边长椅上坐了下来。

时值夏末,太阳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宋舒故作不悦地说:“你回来这么久竟然都不去找我?我真是太伤心了。”

“没办法,皇命在身,我如今是个女将军了,哈哈!”靳辰笑得一脸嘚瑟。其实她不是女将军,不过军营里的士兵们如今私下都这么叫她。

宋舒看着靳辰的眼神有些羡慕:“能做喜欢做的事情真好。”

“呦,宋大小姐这是怎么了?”靳辰打趣宋舒,“谁不让你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了?”

宋舒笑着摇头:“当然没有,只是我没有你本事大,很羡慕你罢了。”

两人说说笑笑地聊天,都没有提起那个对宋舒来说不愉快的人的名字。宋舒在来之前还真的很担心靳辰劝她原谅魏琰或者别的什么,那样她会很难做,也会感觉很尴尬,好在靳辰并没有要插手宋舒和魏琰之间的事情的意思,宋舒也不想在靳辰面前提魏琰。

“小姐姐!”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宋舒回头,就看到一个一身红衣的年轻男子站在草药园里,一张白皙的娃娃脸跟他高大的身材不太搭,看起来却莫名有几分可爱。

“给我滚出去!”看到冷肃脚下踩着的一株草药,靳辰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甩手就朝着冷肃扔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看得宋舒一愣一愣的。

“小姐姐,好几天没见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凶?”冷肃躲过了靳辰的匕首,一瞬间就到了靳辰和宋舒身旁不远处,看着靳辰笑得一脸欠揍,转头看到宋舒,神色有些疑惑地问,“这位好看的小姐是谁?”

宋舒压低声音问靳辰:“这是谁啊?”

靳辰唇角微勾,笑着对宋舒说:“这是我的小弟苏苏。”

“他从哪里来的?”宋舒有些好奇地问靳辰。靳辰的小弟?这人虽然长了一张娃娃脸,但是年龄绝对比靳辰大很多。

那边冷肃听到了宋舒的话,对着宋舒微微一笑说:“在下苏苏,大名冷肃,职业是杀手,哦不对,应该说是杀手头子。”

宋舒神色微变:“你是断魂楼楼主?”冷肃?真的假的?

冷肃微微点头:“如假包换。”

宋舒看着冷肃的眼神倒是没有恐惧或者厌恶,而是眼睛亮晶晶地对着靳辰竖起了大拇指:你太牛了!

宋舒觉得,如果世人知道,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断魂楼楼主冷肃是靳辰的小弟,还乖乖地管靳辰叫“小姐姐”,很多人一定会觉得不可置信。

“我可以叫你苏苏吗?”宋舒眼睛亮晶晶地问冷肃。这种跟杀手头子面对面说话的感觉真的很神奇哎!杀手头子不仅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竟然还有一个很萌的小名叫“苏苏”,宋舒表示这很有趣。

“当然。”冷肃微微一笑,“你是我家小姐姐的朋友,我们也是朋友了。”

宋舒感觉更神奇了,一个杀手头子对她说他们是朋友了。宋舒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开始问冷肃各种问题,譬如断魂楼的杀手都是从哪里来的?平时都躲在哪里?这种买卖人命的生意是不是特别赚钱?如果有人想要篡位怎么办?等等等等……

靳辰看着冷肃和宋舒坐在一起不一会儿就聊嗨了,感觉也挺神奇的。一个是杀手头子,一个是出身名门的大家小姐,竟然也能聊到一起去,这只能说明,宋舒骨子里是个心向自由的姑娘。

墨青还在弹琴,因为靳辰喜欢听。靳辰接着去浇花,准确说是浇草药。宋舒和冷肃两人就坐在湖边,说说笑笑,聊得那叫一个开心。

而魏琰就站在湖对岸,已经站了很久了,从宋舒来的时候他就在那里了,可是愣是没有人注意到他。其实墨青知道魏琰在那里,不过墨青懒得管他。靳辰也知道,靳辰也不想管他。而冷肃更是知道魏琰在看着这边,所以冷肃……跟宋舒聊得更开心了……

唯独不知道魏琰在对岸的是宋舒,因为宋舒是真的跟冷肃聊得很开心……

魏琰看到宋舒笑容甜美又灿烂地跟冷肃说话,冷肃的手还搭在宋舒身后的椅背上面,从魏琰的角度看过去,就像冷肃环抱着宋舒一样。

“哎!别动!”冷肃突然开口,宋舒感觉有些奇怪,下一刻,冷肃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一脸温柔地把宋舒耳边散落的一缕头发,缓缓地,慢慢地,拂到了宋舒耳后。

宋舒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冷肃却笑嘻嘻地对她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们是好朋友了嘛。”

宋舒觉得冷肃这个人很有意思,也没有觉得冷肃太轻佻,微微一笑说:“嗯,我们是好朋友了。”

那边魏琰看到宋舒不仅没躲开,反而任由冷肃对她做那么亲密的动作,竟然还在对着冷肃笑,真的忍无可忍了,猛然飞身而来,在宋舒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就把宋舒拉到了自己身后。

琴声突然变得有些激越起来,靳辰笑容玩味地看了一眼墨青,墨青似有所感地抬头朝着靳辰看了过来。

靳辰微微一笑:美人儿相公,好戏上场,你这乐师很配合嘛!

墨青笑容清隽:美人儿娘子,你开心就好。

“冷肃,你离她远一点儿!”魏琰看着冷肃冷声说。

冷肃笑得一脸无辜又荡漾:“小舒儿喜欢跟我在一起,魏琰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冷肃!”魏琰真的怒了,冷肃分明就是故意的。

“烦死了!”随着宋舒的话音响起,她飞起一脚,直接把对她毫无防备的魏琰给踹到了旁边的湖里。

魏琰从湖里冒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冷肃笑容满面地对宋舒说:“小舒儿身手不错,我请你喝酒,赏个脸吧。”

宋舒看都没看魏琰一眼,笑着点头说:“好啊!”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