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老子不喜欢男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琰欲哭无泪地看着宋舒跟着冷肃一起走了,两人的背影看起来竟然该死的很和谐!

而墨青指尖流泻而出的琴声又十分应景地变得有些惆怅,像极了魏琰现在的心情。魏琰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从湖里飞身而出,一身狼狈,看着墨青没好气地说:“别弹了!”

靳辰微微一笑:“不要停,我很喜欢啊,我家美人相公真的是个天才,刚刚的配乐我给满分。”

墨青和靳辰相视而笑,甜蜜度闪瞎人眼,而魏琰一脸控诉地看着他们俩:“你们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看我笑话?”靳辰说什么?墨青刚刚在配乐?配什么乐?意思是他们看戏看得很开心是吧?

“你很好笑么?”靳辰看了魏琰一眼,然后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说,“好像确实有点。”

“啊啊啊啊!”魏琰快疯了,“你到底是不是我嫂子?”

靳辰笑得一脸无辜:“问你哥啊。”

墨青微微一笑:“当然是。”

魏琰感觉好生气:“你们不帮我就算了,竟然还胳膊肘往外拐?嫂子你能不能管管冷肃那个混蛋?”

“我是你嫂子,但苏苏是我小弟,宋舒还是我好姐妹。”靳辰依旧一脸无辜,“我不能为了你,阻止人家追求幸福嘛。”

魏琰扶额:“宋舒喜欢的是我!”

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琰说:“表弟,你有本事就让宋舒承认这一点,跟我说有什么用。”

魏琰感觉好头疼。他每天给宋舒送一大束蔷薇花,里面还有一封解释加道歉加表白的信,是他花了一整夜写出来的。可惜花都被扔掉了,信都被烧掉了,宋舒根本一眼都没看。而魏琰试图去见宋舒,当面跟宋舒说,结果一见到宋舒,还没开口说话呢,宋舒的剑已经拔出来了,根本就没打算听他说。

墨府偌大的一片蔷薇园,长得好看的花都没有逃脱魏琰的魔爪,然而它们的牺牲并没有帮到魏琰,只是让魏琰越来越郁闷。

魏琰垂头丧气地走了,靳辰把草药浇完了之后,进了亭子,坐在了墨青身旁。

“小丫头,我教你弹琴吧。”墨青看着靳辰笑容宠溺地说。

“不要,我听你弹就好。”靳辰表示拒绝。墨青在琴艺一途造诣很高,靳辰很喜欢,但是并没有打算自己学。

“试一下,很好玩儿的。”墨青对着靳辰笑得一脸妖孽,赤裸裸的色诱。

靳辰勉为其难地在墨青身前坐了下来,墨青拉着靳辰的手放在了琴弦上,自己的手覆在上面,引导着靳辰的手在琴弦上面舞动。

潺潺的琴声流泻而出,靳辰倒是没觉得有多好玩儿,她声音幽幽地问墨青:“你不是想教我弹琴,是喜欢这个姿势是吧?”

“当然。”墨青笑得一脸愉悦,“小丫头不觉得很好玩么?”这样把靳辰圈进怀中,跟靳辰一起弹琴的感觉墨青很喜欢。

宋舒跟冷肃一起喝了一顿酒,两人正式成了朋友。冷肃接近宋舒其实就只有一个原因,为了刺激魏琰。当然了,冷肃的目的达到了,而冷肃倒是真的发现宋舒这姑娘个性不错,跟传闻中的所谓大家闺秀很不一样,怪不得能够成为靳辰的好姐妹。

而宋舒是真的觉得冷肃很有意思,想要结交一个新朋友,倒是根本没想过要利用冷肃来刺激魏琰什么的,不过事实上还是让魏琰受刺激了,不过宋舒不在意。

宋舒回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因为喝了点酒,她先去洗漱换了衣服,才去宋老国公那里。因为小翠跟她说宋安翊今天回来了,每次宋安翊在宋家住,他们全家都要一起吃饭的。

宋舒到的时候发现气氛很不错,宋安翊正被宋天行抱着举高高,那边宋老国公乐呵呵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姑姑!”宋安翊乖巧地叫宋舒。如今他身体大好了,长高了点儿,身子结实了许多,也越来越活泼好动。

宋舒伸手揉了揉宋安翊的脑袋,那边宋老国公笑呵呵地说:“赶紧都坐下,饭菜都要凉了。”

“爷爷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宋舒问宋老国公。以往宋安翊回来,宋老国公也很高兴,但是今天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发生。

宋老国公笑着说:“你爷爷我又要当媒人了。”

“哦?哪家竟然请得动爷爷?”宋舒好奇地问。

宋老国公哈哈一笑:“你都认识,靳家要为老四求娶关家那个小丫头。”

宋舒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这样啊,那爷爷去说合再合适不过了。”宋舒其实一点儿都不意外,靳飞宇对关妍之的心思宋舒知道,而且宋舒是真的觉得靳飞宇和关妍之很般配。宋家跟靳家是世交,关无涯又是宋老国公的好友,靳家请宋老国公出面的确很合适。

“是啊。”宋老国公乐呵呵地说,“今天靳放才刚刚跟我提了,明日我去找你们关爷爷聊聊去,肯定没问题的。”宋老国公很欣赏靳家老四靳飞宇,虽然靳飞宇只是个庶子。宋老国公甚至还动过把宋舒嫁给靳飞宇的念头,不过后来得知宋舒喜欢上了魏琰那个混蛋,倒是暂时歇了那心思。如今靳家相中了关妍之,宋老国公觉得这是一门很好的姻缘,他很愿意为靳家走动。

宋舒微微点头:“看来过些日子我们就能喝上喜酒了。”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宋老国公看到宋舒的样子,心中却微微叹了一口气。宋舒恢复得比他们想象的都要快很多,如今每天看起来都很正常,该做什么做什么,也会出门去玩儿,见人就笑,但这正是宋老国公担心的地方。他怕宋舒明明心里不舒服却还要强颜欢笑,自己又躲在暗地里偷偷地哭,这样会闷出毛病来的。但是宋老国公也绝对不可能主动跟宋舒提起魏琰,或者劝解宋舒什么,总归一切还是要宋舒自己放下,才能真的解脱。

是夜,宋舒已经睡着了,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在她的床边静静地站了很久才离开。

第二天宋舒醒来的时候,发现枕边多了一封信。她神色微变,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魏琰到底要阴魂不散到什么时候?

宋舒伸手想要把信撕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信封,拿出了里面那张纸。

看了前半段,宋舒神色微怔。魏琰很详细地在信中跟宋舒解释了他为何会假死来到千叶城,宋舒对此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这其中的事情这么复杂,而魏琰的选择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因此失去了很多别人究极一生都未必能够得到的东西,譬如尊贵的身份和地位,高高在上的权势,无以计数的财富……

宋舒相信这些是真的,因为魏琰假死已经成了事实,而这件事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魏琰自己的选择,还跟墨青有一点关系。

只是看到后面,宋舒的眼神又冷了下来。因为她原本无法接受的就不是魏琰假死,而是魏琰故意骗她,亲眼看着她伤心流泪,还是不肯对她说实话。这让宋舒有一种自己是小丑的感觉,而魏琰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看戏人。

魏琰对宋舒道歉,说他不该骗她,还说他喜欢宋舒,希望宋舒不要推开他,给他一个机会。

宋舒看完之后,面色冷漠地把信撕成了碎片,扔进了香炉里面。她相信魏琰假死事出有因,但她无法接受魏琰一而再地玩弄她真心付出的感情,她不知道魏琰所谓的喜欢,是不是就是觉得她很好玩,可以再次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魏琰想要的机会,宋舒不想给了,因为她第一次被魏琰所伤之后,又给了魏琰一次机会,却依旧没有被真心对待。宋舒已经对魏琰失望了,在她心中,对于魏琰已经没有信任这种东西存在。

宋舒这天跟着宋老国公一起去了关府。

宋老国公找关无涯聊正事去了,关妍之还高兴地拉着宋舒说她根据上次那本食谱,学会了一道对孕妇很好的汤,准备做了带给姚芊芊和夏蝶衣尝尝。

宋舒看着关妍之单纯快乐的小脸,微微一笑说:“你做的肯定很好喝,她们会喜欢的。”宋舒有时候会羡慕关妍之,因为她从关妍之身上看到了从前的自己,那个从来没有遇到过魏琰的,单纯快乐的宋舒。

那边宋老国公跟关无涯提起了关妍之的亲事。

“不知关老弟对于妍之丫头的亲事是怎么打算的?”宋老国公笑着问关无涯。

关无涯微微愣了一下:“宋兄这是……”无缘无故问起儿女亲事,十有八九都是要给做媒的,关无涯知道这一点,所以有些意外。

“那老夫就开门见山了。”宋老国公笑着说,“有人相中了妍之丫头,老夫是来做媒的。”

关无涯神色一正:“不知是什么人家?”关无涯之所以会带着关妍之来千叶城,主要是因为关妍之喜欢千叶城,住在这里他们可以远离江湖纷争。关无涯是打算把关妍之找个好人家嫁了,不过这千叶城里多的是皇亲贵族,关无涯觉得以关妍之单纯的性格可能不太适合。这关乎关妍之一辈子的大事,关无涯想着还是要从长计议,关妍之年纪也不大,不用着急,他倒是没想过这么快就有人要提亲。

“就是靳家。”宋老国公笑着说。

关无涯微微愣了一下:“靳将军府?难道是那位四公子?”

宋老国公笑着点头:“没错,关老弟应该见过靳家四小子,你印象如何?”

关无涯当然见过靳飞宇,因为有好几次关妍之去靳家做客,都是靳飞宇把关妍之送回来的,虽然靳飞宇也不会进门喝杯茶,送到门口就走了,而关无涯本以为这只是靳家人的礼数。

关无涯印象中的靳飞宇,年纪轻轻一表人才,为人温和有礼,听说文采武功都十分出色,虽然只是一个庶子,但是颇得靳放看重,跟嫡兄靳扬关系非常好。

关无涯有些不确定地问宋老国公:“这是靳家的意思,还是那位四公子看上了妍之?”这意义是不一样的,如果只是靳飞宇看上了关妍之,靳家其他人未必会接纳关妍之,毕竟关妍之的出身摆在那里,她是个江湖女子,如今远离江湖,也只能算是个平头百姓。而靳家在夏国地位显赫圣眷正浓,即便是靳飞宇这个庶子,也多的是高门贵女想要嫁给他。关无涯不希望关妍之嫁人之后过得不开心,所以靳家长辈的意思,靳飞宇的兄弟姐妹是否接受关妍之,这些都很重要。

宋老国公笑着说:“是靳放亲自托老夫前来的,靳家那个四小子确实是看上了妍之丫头。不过关老弟放心,靳家人都很喜欢你这个孙女,她嫁过去不会受气的。”

关无涯又愣了一下。他其实下意识地已经肯定了靳飞宇这个人,担心的只是靳家其他人。而这门亲事是靳放亲自跟宋老国公提的,那就说明靳放是同意并且赞成的。关无涯其实知道,靳家的公子小姐跟关妍之相处得都不错,因为关妍之经常跟关无涯提起。

靳家当然是高门贵族,但又真的不存在关无涯担心的那种人心复杂和勾心斗角,事实上靳将军府是关无涯在千叶城里,除了宋国公府之外最熟悉的一家了。关无涯也没有忘记,如今的墨王妃,曾经的靳家五小姐靳辰事实上是他和关妍之的救命恩人。靳家人怎么样,关无涯听宋老国公说起不止一次,听关妍之提起过很多次,自己也都看在了眼中。

“听说那位靳夫人不太好相与。”关无涯并不是一个吹毛求疵的人,但他就关妍之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关妍之的终身大事他必须考虑周全。关无涯考虑了一圈,对靳家其他人都没什么不满意的,只是听说靳放那位夫人有点拎不清。关妍之一旦嫁给靳飞宇,靳夫人就是关妍之的婆婆,婆媳关系很重要。

“呵呵,那都是以前了。”宋老国公笑着说,“靳放那个夫人以前确实有些拎不清,不过如今好多了,你可以问问你家妍之丫头,她经常去靳家玩儿,肯定知道。”

关无涯突然想起,前日关妍之去靳家,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匹很漂亮的布,说那是靳家伯母专门送给她的……

关无涯思来想去,想找出靳家一点不妥来,结果愣是没找到。那边宋老国公看出关无涯似乎有些犹豫,就开口笑着说:“关老弟,老夫跟靳家的关系你很清楚,咱们都不是外人,如果不是觉得这门亲事极好的话,老夫不会开这个口的。妍之丫头个性单纯,嫁人还是要嫁一个知根知底的人家,靳家什么情况你都了解。再说了,靳家老四非嫡非长,妍之嫁过去才正合适,她不用掌家操劳,晚几年再生孩子也没有问题,毕竟上面还有靳家老大顶着呢。他们小两口成了亲就算分家单过也没问题,那靳家老四可是老夫看着长大的,为人努力上进,难得的是很沉稳,心智绝佳,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妍之丫头是他自己看上的,他不会让妍之丫头受委屈的。”

关无涯其实一开始就没反对这桩亲事,只是总想方方面面都考虑清楚,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看着宋老国公问:“那靳家四公子会不会纳妾?”这个问题其实很现实,靳家并没有男子不纳妾的规矩,靳飞宇自己都是妾室所出的庶子。关无涯想着,以关妍之的性格,必须找一个一心一意待她,绝对不能纳妾的丈夫。

宋老国公笑着说:“这一点关老弟就不用担心了,那靳家老四已经亲口跟老夫说了,娶了妍之丫头以后绝不纳妾。如果他胆敢出尔反尔,到时候老夫第一个饶不了他!”宋老国公自己就没有过妾室,即便他的夫人只给他生了一个病怏怏的儿子,他也没有动过纳妾的念头。靳家什么情况,靳家人都是什么品性,宋老国公比关无涯清楚很多,所以他才敢这样跟关无涯打包票。

关无涯笑着摇了摇头:“让宋兄见笑了。”

“关老弟的心情老夫可以理解。”宋老国公摆摆手说,“以后谁要上门向舒儿提亲,老夫也得好好调查考校,有一点不妥都绝对不行!”

两人相视一笑,在这方面很有同感。关无涯说还要问问关妍之的意思,宋老国公也觉得这是应该的,结亲是大事,不能操之过急。

宋老国公带着宋舒走了,关无涯就把关妍之叫到了身边。看着亭亭玉立的孙女,关无涯还记得关妍之刚出生时候的样子,一转眼,关妍之都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关无涯心中也是感慨颇多。

“爷爷,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关妍之神色不解地问,感觉关无涯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妍之,跟爷爷说说,你觉得靳家四公子怎么样?”关无涯让关妍之在他身旁坐下,看着关妍之面色慈祥地问。

“爷爷说飞宇哥哥啊……”关妍之脱口而出,脸一下就红了,“那个,我说错了,是靳家四公子。”

关无涯看到关妍之的样子,心中了然,伸手轻抚了一下关妍之的脑袋,声音和蔼地说:“妍之,那位靳家四公子想要娶你,你想嫁给他吗?”

关妍之愣了一下,然后小脸一下子红透了,低着头不敢看关无涯,小声说:“爷爷是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关无涯看着关妍之说,“妍之别害羞,跟爷爷说,你喜欢靳家四公子吗?”

关妍之摇摇头:“我……我不知道……”不过她红透了的耳根已经表明了一切。

关无涯笑着说:“妍之不喜欢的话,那就不嫁,爷爷回绝了靳家吧。”

“啊?”关妍之抬头,愣愣地看着关无涯说,“我喜欢飞宇哥哥的。”

看到关无涯眼中的戏谑,关妍之才意识到她家爷爷是在故意骗她说出那样的话,她有些羞恼地说:“爷爷又逗我。”

“妍之喜欢他什么?”关无涯看着关妍之笑着问。他就是江湖人,所以并不觉得靳飞宇和关妍之之前的来往不合礼数。

关妍之虽然害羞,但还是认真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他就像哥哥一样。”

关无涯笑容有些无奈:“傻丫头。”

第二天,靳家和关家的亲事就定下来了。这门亲事传开了之后,很多人都觉得十分意外,纷纷打听关家是什么来路,因为基本没什么人认识关无涯和关妍之,他们来到千叶城还没多久,也不怎么在外面走动。

说起来,倒真的有不少人家都想把自家小姐嫁到靳家去,纷纷盯上了靳飞宇这个庶子。因为靳飞宇虽然是个庶子,但是人品实力比很多家的嫡子都出色了不知道多少倍。靳放总共就三个儿子,他看重靳飞宇,靳扬跟靳飞宇兄弟和睦,所以靳飞宇的前程绝对差不了。

只是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关家小姐,跟靳飞宇定了亲事,听说还是靳家向关家求娶的,这让千叶城的人都对关家生出了很大的好奇。

很快,关家是什么来历就传开了,关无涯的大名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尤其是先前无涯宫灭门,关无涯以一己之力找紫阳门复仇,杀掉了武林盟主燕齐的事情,早就传到了千叶城。

而跟靳家四公子定亲的关小姐,就是关无涯唯一的孙女,一个江湖女子。

很多人无法理解这门亲事,因为贵族之间互相通婚很普遍,自视甚高的贵族一般也只会找门当户对的人家结亲。靳家在夏国是什么地位?毫不夸张地说,就算靳飞宇想娶个金枝玉叶的公主,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可如今靳家竟然为靳飞宇求娶了一个江湖女子,还是个无父无母,跟祖父相依为命的江湖女子。

关家有什么?关无涯的武功之高,没有人不承认,但是武功再高,他也只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年岁已高的老人,能帮到靳家的很有限。而原本的无涯宫如今已经彻底不存在了,关家就只有祖孙两人,在千叶城里住着一个清幽但是并不大的宅子。

很多人也打听到,说关无涯跟宋老国公是八拜之交的兄弟,这门亲事就是宋老国公撮合的。这倒是让不少人觉得可以理解了,宋家跟靳家的关系摆在那里,或许就是宋老国公从中说合,让靳家打破了门户之见,为四公子求娶一个出身不好的江湖女子。

靳辰听说的时候,这门亲事都已经定下来了,她表示一点儿都不意外,因为靳辰原本就想过关妍之可以嫁给靳飞宇,当她的四嫂,这样她以后就能一直吃到好吃的了。

魏琰听说靳飞宇跟关妍之定亲的时候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撞见靳飞宇和宋舒在一块儿是怎么回事,想来是靳飞宇要送关妍之什么东西,拜托关妍之的闺蜜宋舒帮忙转交。至于宋舒管靳飞宇叫靳四哥,是因为宋家和靳家的关系摆在那里。所以魏琰的结论就是,宋舒喜欢的就是他,不是靳飞宇,当然更不可能是冷肃那个二货。

只是魏琰一直在思考一件事,靳辰跟他说的事,怎么样才能让宋舒承认她喜欢他呢?只要宋舒承认了这一点,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一开始,魏琰确实想过要找靳辰帮忙,拜托齐皓诚找靳晚秋帮忙,可是经过这段时间,魏琰也冷静下来了,意识到一件事,别人帮不了他,他自己挖的坑跳了进去,就得自己想办法爬出来。如果他真的让靳辰或者靳晚秋帮忙去劝宋舒,真的会适得其反,惹得宋舒对他更加反感,认为他是个不敢面对的懦夫。

这天魏琰见到靳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靳辰和墨青正在忙活着栽种从百毒禁地里带回来的药材。两人的衣服上都沾了一点泥土,弯着腰相视而笑的画面,极美,却又那么真实生动。

如今靳辰的草药园已经初具规模,不再是空空荡荡的了,不过魏琰是个门外汉,里面种的药材他几乎没有认识的。

魏琰等着他们忙活完了,说要跟他们一起吃饭,墨青和靳辰都没有拒绝。

“有什么话就直说。”吃饭的时候,墨青给魏琰倒了一杯酒,神色淡淡地说。

“咳咳。”魏琰并不怎么想喝酒,浅尝两口就放下了,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地说,“我想请你们指点指点我。”最近这些天,魏琰把自己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依旧没能求得宋舒的原谅。他倒是没想让靳辰帮忙去劝宋舒,只是想着靳辰和墨青或许能够给他点好的建议。

“人与人之间交往呢,信任是很重要的。”靳辰看着魏琰说,“你觉得宋舒现在还会相信你么?”

魏琰神色一僵。他当然知道,宋舒对他的信任,是被他自己亲手毁掉的,现在每每想起都想抽自己一巴掌。

“信任毁掉很容易,但是想要重新建立很困难。”靳辰看着魏琰说,“你太心急了。”

魏琰愣了一下,他太心急了?是,他是很心急,他本以为只要他认错,宋舒就会很快原谅他,然后他们就可以开心快乐地在一起了。

“我要等着吗?那得等多久?”魏琰神色莫名地说。难道要跟齐皓诚一样,等三年多才能娶到媳妇儿?那样他会崩溃的。

“不是要你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她原谅你。”靳辰看着魏琰说,“你应该给她一点时间,不要在她最排斥你的时候试图让她原谅你,要有耐心,至于该做什么,你自己知道。”

魏琰心神一震,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他其实知道宋舒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姑娘,但他还是犯傻当面伤害到了她,宋舒现在排斥他,不相信他都是正常的。魏琰认真想了想,他在宋舒面前确实没干过任何靠谱的事情,又有什么资格就凭一封苍白的道歉信,就要求宋舒对他彻底改观,甚至接受跟他在一起呢?

“你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啊。”靳辰眼神有些同情地拍了拍魏琰的肩膀。她不想打击魏琰,但是现实情况是,魏琰就算把宋舒哄好了,宋老国公那关想要过去也不容易。靳辰思考了一下,宋老国公会愿意把自己的宝贝孙女嫁给一个魏国的已经假死的逍遥王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魏琰这会儿根本没考虑过宋老国公什么的,满脑子都是宋舒。听到靳辰的话,魏琰以为靳辰是在鼓励他,还认真地点了点头说他会加油的。

魏琰从靳辰和墨青那里出来,就碰上了这两天死活非要住在墨府的冷肃。冷肃看到魏琰就扑了过来,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揽住了魏琰的肩膀问:“怎么样?今天又给小舒儿送花了吗?”

魏琰踹了冷肃一脚:“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你懂不懂?”

冷肃一脸无辜:“我当然懂了,不过我们什么时候成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魏琰:“你去死!”

冷肃嘿嘿一笑,又凑了过来:“刚刚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当真。我知道小舒儿的一个秘密,你想不想听?”

魏琰眼眸微闪:“说来听听。”

“小舒儿昨天无意中说,她家嫂子最近有些害喜,胃口很差,就想吃小时候吃过的一种红番果,可惜买不到。”冷肃神秘兮兮地对魏琰说,“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魏琰眼眸微亮,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多谢!”

冷肃嘿嘿一笑:“咱们兄弟不说二话,不过听说你那儿有点不错的兵器……”

魏琰白了冷肃一眼:“你只要帮我,到时候你想要多少随便挑。”魏琰是做生意的,虽然他把魏国逍遥王的身份给抛弃了,但是他的生意都还在。而他是个很喜欢收藏宝贝的人,在做生意的过程中遇到什么中意的宝贝就私藏了,其中有各式各样的上等兵器。

冷肃嘿嘿一笑:“够大方!再有什么好的情报,兄弟会第一时间提供给你的。”

魏琰唇角微勾:“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三天之后,冷肃扛着一筐新鲜的红番果暗中送到了宋舒面前。红番果是这个世界特有的一种水果,口味清甜,不过产量极少。夏蝶衣只是小时候吃到过一次,如今没有胃口突然想起提了那么一句,凑巧被宋舒听到了。

宋舒看到冷肃送来的东西十分高兴,问冷肃这是从哪里来的,冷肃很嘚瑟地表示这都是小意思,他们是朋友,不用计较。

回到墨府之后,冷肃有些不解地问魏琰:“你为什么不让我跟小舒儿说那是你专门找来的?”

魏琰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地说:“你如果说了,她就不要了。”魏琰听了靳辰的话,心知不能操之过急,要徐徐图之。而送出的东西,如果直截了当地说是他送的,宋舒肯定不会收。如今宋舒收了,而且一定会拿给夏蝶衣吃,等东西已经不存在了,未来某天再让宋舒“无意”中得知那是他专门为她找来的,到时候宋舒想还也还不了了。

冷肃若有所思地说:“好像听说宋家那老头喜欢花花草草。”

魏琰唇角微勾:“我已经派人去找奇花异草了。”

“你是不是想着,等小舒儿无意中收了你很多的礼物,而且都还不回来的时候,再让她知道那是你送的。”冷肃眼神怪异地看着魏琰问。

魏琰一本正经地表示:“你想多了。”

“信你才怪。”冷肃表示魏琰这货心眼倒是不少,套路很深啊!以魏琰的财力,恐怕宋舒以及宋家其他人需要什么他都能弄来,还都是最好的。

魏琰准备给宋舒一点时间,在这期间,他不能老是出现在宋舒面前惹宋舒反感,但他也不能不存在。所以魏琰决定了,先来一波礼物表表心意吧!夏蝶衣想吃的红番果是从千里之外快马加鞭送来的;宋老国公喜欢的奇花异草魏琰正派人满天下地搜罗,保证都是宋国公府里没有的珍稀品种;宋天行一直想要一匹好马,明日他就会“偶遇”一个不识货的马贩子,买到他心仪的宝马……

并不知道正在被魏琰套路的宋舒,高高兴兴地拿着红番果过去给夏蝶衣吃,夏蝶衣问她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宋舒说是一个朋友送的。

这天靳辰突然问了冷肃一句:“冷无忧去哪里了?”

冷肃愣了一下,不甚在意地说:“不知道,可能死了吧。”

靳辰神色莫名:“苏苏,你跟冷无忧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冷肃眼眸微闪,“他就是我捡回去的一个小乞丐,死活非要赖着我,我巴不得他滚得远远的,看见他那死样子就烦。”

靳辰问冷肃:“你知道冷无忧的身世吗?”

“知道。”冷肃微微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本名叫秦朔,跟秦骁是一个爹生的,至于排行第几我忘了。”

“你这么讨厌冷无忧,难道是他对你表白,你不愿意接受?”靳辰看着冷肃神色玩味地问。

冷肃神色一僵,一下子捏碎了手中的酒杯,眼神也冷了下来:“老子不喜欢男人!”

果然啊……靳辰表示她不过是胡乱猜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冷肃不喜欢男人,但冷无忧喜欢,而且冷无忧喜欢的就是冷肃。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兄弟,因为冷肃知道了冷无忧对他怀有不可告人的心思,然后反目成仇分道扬镳,之后再走在一起,也回不到从前了。冷肃在冷无忧面前一直不掩饰他对冷无忧的厌恶,而冷无忧忍气吞声只为待在冷肃身旁,想想就是一出虐恋大戏……

“苏苏,你好像也不喜欢女人吧?”靳辰看着冷肃似笑非笑地问。

冷肃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胡说!我喜欢你,你不是女人吗?”

墨青面无表情地说:“再乱说话砍了你。”

“你真不知道冷无忧在哪里?”靳辰问冷肃。

冷肃没好气地说:“不知道!本来雪狼国那边有一单生意,我让他亲自去处理,结果他突然失踪了,鬼知道他去了哪里,说不定已经被人给弄死了!”

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靳辰声音幽幽地对冷肃说:“今天我们刚收到消息,雪狼国王室突然冒出来一位十一王子,说是流落在外多年刚刚被找到,名字就叫秦朔。”

冷肃微微愣了一下,神情冷漠地说:“既然这样的话,那他跟我就更没有任何关系了。”

冷无忧突然失踪已经多日了,冷肃并未派人去找,更不知道冷无忧竟然选择回到了雪狼国王室,做回了雪狼国的十一王子。冷肃当年捡了冷无忧回去,他们本是一对互相依靠的兄弟,但冷无忧对冷肃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这让冷肃愤怒并且觉得极其恶心,根本无法接受。对冷肃来说,他跟冷无忧早已不是兄弟,如今冷无忧变成了秦朔,他们再见就是陌路。

靳辰和墨青一直都关注着雪狼国王室的动向。秦蓝在墨青和靳辰成亲当日在千叶城出现过,不过没有讨到任何好处,反而被靳辰重伤,仓惶逃走。她的腿或许能够痊愈,但是被靳辰削掉的一只手,是不可能重新长出来的。

秦蓝回到雪狼国王城之后,迎接她的是秦骁的全力打压。而她名正言顺的驸马爷仇复出现了,在她的王女府登堂入室,开始当家做主。

靳辰知道仇复其实是冷肃送给秦骁的一个奴才,仇复不是在帮秦蓝,而是在帮助秦骁毁掉秦蓝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建立的势力。

如果就这样下去,秦蓝被秦骁灭掉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秦骁在雪狼国王室将会再无对手,成为唯一的王位继承人。

只是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冒出来一个秦朔,而且他以极快的速度得到了狼王的看重,并且在不遗余力地壮大自己的势力。

秦骁羽翼丰满,秦蓝气数未尽,秦朔来势汹汹,雪狼国王室的夺位大战,倒是越发精彩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