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有人上吊自杀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很郁闷,很难受,很不爽,因为他已经连续三天被靳晚秋赶下床了。成亲之后过着夜夜温香软玉的快活日子,齐皓诚这三天过得简直是度日如年。无奈因为齐皓诚欺骗靳晚秋魏琰已死的事情,靳晚秋很生气,任凭齐皓诚撒娇卖乖软磨硬泡,愣是没用。齐皓诚认错的态度是很端正的,而靳晚秋这么生气主要是因为宋舒,齐皓诚也知道,这三天都不知道暗中骂了魏琰多少次。

“安安,你娘不要我了。”齐皓诚抱着宋安翊坐在院子里,幽幽地说了一句,眼角的余光还打量着不远处半开的房门,想着靳晚秋怎么还不出来。

“爹爹,你是不是想跟娘亲一起睡?”宋安翊笑嘻嘻地看着齐皓诚问。

齐皓诚认真地点头:“是啊,你娘亲一个人睡会冷的。”

自从齐皓诚和靳晚秋成亲,齐皓诚不想让宋安翊打扰他们二人世界,尤其是在睡觉的时候。盼着齐皓诚和靳晚秋赶紧生娃娃的安平王夫妇安排宋安翊跟他们住在了一起,宋安翊也很喜欢这对爷爷奶奶,倒是一派和谐。

宋安翊嘻嘻一笑说:“爹爹,你亲娘亲一下,娘亲就不生气了。”这是小孩子的世界,因为宋安翊知道他亲亲靳晚秋,靳晚秋就会很高兴。

齐皓诚无奈望天,儿子啊,你爹我恨不得化身为狼,可是你娘不愿意啊!

过了一会儿之后,院子里就剩下了齐皓诚一个人,因为安平王过来带着宋安翊出去了。齐皓诚想啊想,想啊想,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站了起来,进了靳晚秋的房间。

靳晚秋正在给宋安翊做衣服,一件精致的小衣服才做好了一半儿。齐皓诚弱弱地凑了过去,靳晚秋假装没有看到他。

齐皓诚伸手把靳晚秋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不由分说地把靳晚秋拉起来拥入了怀中,然后抱着靳晚秋可怜兮兮地说:“晚晚,我都三天没睡着了。”他们成亲之后,齐皓诚给靳晚秋起了很多爱称,不少都是在床上起的……

靳晚秋没有推开齐皓诚,声音淡淡地问:“知道错了吗?”

齐皓诚眼睛一亮,放开靳晚秋,看着她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靳晚秋倒是没继续问齐皓诚错在哪儿了,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看着齐皓诚神色认真地说:“以后不准再骗我,也不准学魏琰。”

“好好好!我发誓,绝对没有下次!”齐皓诚看着靳晚秋一本正经地说,“魏琰是谁,我不认识了!”

靳晚秋扑哧一声笑了,齐皓诚瞬间就开心了,抱着靳晚秋目光灼灼地说:“我们今天一起睡?”

靳晚秋没有说话,齐皓诚就当她默认了。他看着靳晚秋粉嫩的樱唇,喉头滚动了一下,低头就亲了下来:“让我先亲亲,想死了。”

结果下一刻,就在齐皓诚快要亲到靳晚秋的时候,靳晚秋猛地伸手推开了齐皓诚,然后转头就是一阵干呕……

齐皓诚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简直无法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不过才三天时间,他家媳妇儿就这么讨厌他的亲近了?竟然都恶心得要吐了?齐皓诚真的好想死一死……

靳晚秋感觉稍微舒服了一点,在桌边坐下来,喝了一杯温水,转头就看到齐皓诚还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副很受伤的模样……

靳晚秋感觉有些尴尬,神色不自然地对齐皓诚说:“那个,不是你的问题,我……”

“晚秋,你不爱我了吗?”齐皓诚感觉好苦逼,亲亲都不行了,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靳晚秋摇摇头,手下意识地放在了小腹的位置,看着齐皓诚说:“不是的,你听我说……”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齐皓诚再次打断了靳晚秋的话,“我会等你准备好的。”

靳晚秋神色有些无奈,站起来拉着齐皓诚,踮脚就亲了他一口,然后在齐皓诚愣神的时候拍了一下他的脸说:“去找个大夫过来。”

“啊?晚秋不舒服啊?是不是吃坏肚子了?”齐皓诚神色紧张地抱住了靳晚秋,虽然靳晚秋刚刚第一次主动亲他让他很激动。

“快去!”靳晚秋很想揍齐皓诚一顿。

“哦,我马上去,你别乱动啊,等我回来!”齐皓诚一溜烟儿地跑了。

靳晚秋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神色微怔,她这个月的月事已经迟了好几天了,会不会是……

安平王府里就有大夫,老大夫被齐皓诚一路提着过来的,头发胡子都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心中在想世子爷都成亲了怎么还这么不稳重……

“快给世子妃把脉。”齐皓诚把老大夫放下,就开口催促道。

“咳咳!”老大夫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坐了下来,示意靳晚秋把手伸出来。

齐皓诚神色紧张地看着,看到老大夫皱眉,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而靳晚秋的神色一直都很平静。

“喜脉,月余,世子妃身体无碍,无须服药。”老大夫老神在在地说出了他的结论。

齐皓诚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等靳晚秋送了老大夫出去再回来,齐皓诚还傻傻地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皓诚,你不高兴吗?”靳晚秋伸手抱住了齐皓诚。

齐皓诚小心翼翼地抱住靳晚秋,把手轻轻地放在靳晚秋的小腹位置,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我们……有孩子了?”

靳晚秋微微一笑:“嗯,我们有孩子了。”

下一刻,齐皓诚的嘴角快要咧到耳后了,他笑得傻兮兮地直接把靳晚秋打横抱了起来,朝着床边走去。

等齐皓诚把靳晚秋小心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说让靳晚秋好好休息,自己坐在床边握着靳晚秋的手,继续笑得傻兮兮的时候,靳晚秋都哭笑不得了。

“我没事。”靳晚秋在齐皓诚紧张的眼神中坐了起来,“你不用这么紧张,大夫说了没事的。”

“那你还是要好好休息才行。”齐皓诚固执地说。

“我知道该怎么做。”靳晚秋微微一笑,伸手抚平齐皓诚皱起的眉头,“这是喜事,你笑一下。”

齐皓诚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说:“对,是喜事,我去告诉父王和母妃去,安安肯定很高兴,他要当哥哥了。”

齐皓诚这会儿还能记得安安,靳晚秋真的很欣慰,她伸手抱住了齐皓诚的胳膊说:“大夫会告诉父王和母妃的,你陪我说会儿话好不好?”

齐皓诚难得看到靳晚秋对他撒娇,就算这会儿靳晚秋想要天上的星星,齐皓诚也会去给她摘回来。他抱着靳晚秋坐在床上,靳晚秋就靠在齐皓诚的胸口,齐皓诚的手放在靳晚秋的腹部,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靳晚秋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欢喜。

靳晚秋生过一个孩子了,但她本就对宋天临没有什么感情,她怀着宋安翊的时候宋天临就走了,留下了她一个人。她从怀孕到生产,几乎都是一个人挺过去的,即便身边总有很多下人在悉心照料,但她心中难免会感觉很孤单,午夜梦回,也会觉得无助。

如今完全不一样了,她身边有齐皓诚,她相信齐皓诚会一直陪着她,等着他们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靳晚秋说得没错,大夫一出门就去禀报安平王夫妇了,安平王夫妇喜出望外,重赏了大夫之后,就带着宋安翊一起来看靳晚秋了。

“诚诚!晚秋!”

“爹爹!娘亲!”

门口的声音响起,齐皓诚和靳晚秋收拾好一起走了出来,齐皓诚的大手还一直放在靳晚秋腰间,走路刻意放慢了脚步,生怕靳晚秋磕了碰了。

“娘亲!”

要朝着靳晚秋扑过来的宋安翊被齐皓诚拦住抱在了怀中,那边安平王妃已经笑容满面地握住了靳晚秋的手,看着她一脸温和地问:“晚秋啊,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母妃亲自下厨给你炖点鸡汤吧?听说关家那小丫头厨艺特别好,母妃改明儿去请教请教她。”

靳晚秋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母妃,我真的没事,不用这么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安平王妃看着靳晚秋,笑得合不拢嘴,“你如果觉得府里闷,想回娘家住也可以的,或者让你几个妹妹来府里陪你。”

“嗯,得去跟靳家报个喜,还有宋家。”安平王神色认真地说着,自己站了起来,“我亲自去跑一趟吧。”话落就脚步匆匆地走了。

安平王妃还对着靳晚秋打趣安平王:“你父王是太激动了,迫不及待想要跟别人分享这个喜事。”

齐皓诚嘿嘿一笑说:“母妃,我也很激动。”

安平王妃嫌弃地看了齐皓诚一眼:“从今天开始,你不准跟晚秋一起睡。”

“那不行!”齐皓诚当即就不乐意了,“晚秋不跟我一起睡,会睡不好的。”

靳晚秋被闹了个大红脸,那边安平王妃还一本正经地对齐皓诚说:“怀孕期间不能行房,你年轻气盛的把持不住伤了孩子怎么办?”

“我知道我知道。”齐皓诚十分认真地说,“我会努力忍住的!”

靳晚秋:给她一个地缝,她会立刻马上钻进去。齐皓诚你个混蛋,在婆婆面前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那好吧。”安平王妃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诚诚你要是敢闹晚秋,母妃绝对饶不了你!”

“爹爹,你们在说什么呀?”宋安翊一脸懵懂地问。

齐皓诚嘿嘿一笑,捏着宋安翊滑嫩的小脸蛋说:“安安,你要当哥哥了!”

宋安翊眼睛一亮:“弟弟在哪里呢?”

“弟弟在你娘肚子里,等过几个月就会出来跟你见面了。”齐皓诚对宋安翊说。

宋安翊一脸惊奇地看着靳晚秋:“娘亲,你什么时候把弟弟藏起来的?”一家人都被宋安翊天真无邪的话给逗乐了。

那边安平王骑着马去了靳将军府,一见到靳放就说了一声“恭喜”。靳放觉得有些奇怪,靳飞宇和关妍之定亲之后,安平王已经跟他说过恭喜了,怎么今天又说?

安平王发现靳放没反应过来,就笑呵呵地说:“靳放啊,晚秋有孕了。”

靳放愣了一下,然后神色一喜:“真的吗?那太好了!”靳晚秋嫁给齐皓诚也有几个月了,靳放之前还在想靳晚秋的肚子怎么还没有信儿,这就来了。

“走,咱们喝两杯去。”靳放对安平王笑着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们关系本就不错,如今还是亲家。

“改天吧。”安平王笑着说,“本王现在去一趟国公府。”

“也好。”靳放微微点头说,“我明日去看晚秋。”

安平王离开靳家之后就去了宋国公府,宋老国公听说靳晚秋怀孕了,连说了三声好,宋天行和宋舒也都很高兴。对宋老国公来说,曾经对于靳晚秋再嫁的芥蒂早就不存在了,如今他隔三差五还要去安平王府转转,一点儿没拿自己当外人,一副靳晚秋是他亲孙女的样子,宋家有什么事也喜欢找靳晚秋商量。

宋老国公活了这么大年纪,也看明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当年没想过靳晚秋会再嫁,曾近也很排斥靳晚秋再嫁,可当他真正接受了靳晚秋再嫁的事实,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好。

虽然靳晚秋现在是齐家的人了,但她依旧是宋安翊的母亲,宋安翊还有了疼爱他的祖父祖母和父亲。靳晚秋肚子里的,将会是宋安翊的弟弟或者妹妹,对宋老国公来说,也算是他的半个重孙了,他当然很高兴。

消息传到墨府的时候,墨青只是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靳辰的肚子,倒也不怎么羡慕齐皓诚,因为墨青觉得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他挺享受现在跟靳辰的二人世界,并不着急要孩子。

魏琰一方面替齐皓诚高兴,一方面又替自己心酸。齐皓诚比魏琰还小,如今都要当爹了,魏琰还不知道宋舒什么时候肯原谅他,两相对比,魏琰感觉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安平王府的世子妃有孕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闻者无不感叹靳晚秋的命是真好。靳辰听到那些感叹靳晚秋命好的话的时候,微微一笑说:“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命好不好,不全是天定。”

在靳晚秋嫁给齐皓诚之前,没有人说她命好,甚至很多人暗地里说她命不好。因为她出身靳家,虽然是一个庶女,但也能嫁个不错的人家,却偏偏被嫁进宋国公府冲喜,进门三月丈夫亡故,守寡生下病怏怏的遗腹子,不仅要照顾儿子,还要操持宋家的家事。

在外人看来,靳晚秋就是被命运之神眷顾,突然攀上了安平王世子,然后一夜之间成为了好命的代表。

但事实并不是这么简单的,靳晚秋的所谓好命,都是她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如果她不够坚强勇敢,齐皓诚不会爱上她。如果她嫁进宋家之后怨天尤人,没有做到应尽的本分,宋家人不会喜欢她,也不会把她当做亲人,宋老国公更不可能同意她带着孩子再嫁。

世事皆有因果,靳晚秋今天的一切,都是她应得的福报。而那些仗着出身就想胡作非为的人,也正在自食苦果,譬如夏玉竹。

宋舒本就在跟关妍之学厨艺,如今夏蝶衣和靳晚秋都有了身孕,宋舒认真地跟关妍之学了一道对孕妇身体特别好的汤,做了之后得了关妍之的肯定,夏蝶衣也说很好喝,宋舒就高兴地带着去了安平王府,准备送去给靳晚秋喝。

好巧不巧,魏琰为了恭喜齐皓诚当爹,带着一堆礼物也来了安平王府。不过魏琰是暗中来的,宋舒是从正门进来的,然后宋舒快到靳晚秋和齐皓诚住的院子的时候,看到了有些“鬼鬼祟祟”的魏琰。

魏琰转身,四目相对,气氛一度很是尴尬。宋舒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提着手中的食盒进了靳晚秋的院子,完全把魏琰当做了空气。

魏琰心中微叹,他其实很希望宋舒骂他或者揍他,这样冷漠的宋舒,他看到就觉得心中堵得慌。

“姐姐!”宋舒看到靳晚秋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面晒太阳,笑着叫了一声。齐皓诚在靳晚秋身旁给她打扇子,宋安翊笑嘻嘻地坐在一边挥舞着小拳头给靳晚秋捶腿,画面看起来有趣又有爱。

看到宋舒来了,靳晚秋坐了起来,那边宋安翊已经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宋舒身旁,甜甜地叫了一声:“姑姑!”

躲在不远处偷听的魏琰:安安,我等你叫我姑父……

“安安乖。”宋舒笑着揉了揉宋安翊的小脑袋,然后把她带过来的食盒放在了石桌上,对靳晚秋说,“我跟妍之学了一道汤,对孕妇身体很好的,二嫂喝了说不错,所以特地拿来给姐姐尝尝。”

“舒儿最近爱上下厨了。”靳晚秋笑着走过来,还没坐下,齐皓诚就往她身下塞了一个很厚的垫子。

宋舒嘻嘻一笑:“姐姐,齐世子很疼你呢。”

魏琰:舒儿,我也很想疼你,你不给我机会……

宋舒盛了温热的汤出来,宋安翊吸了吸小鼻子:“好香啊!”

齐皓诚抱着宋安翊,捏了捏他的小脸说:“那是给你娘喝的,改天爹带你去天香楼喝酒吃肉!”

靳晚秋瞪了齐皓诚一眼,齐皓诚弱弱地表示他只是开个玩笑。

靳晚秋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一点儿都不油腻,微微点头赞了一句:“舒儿的厨艺真不错,这汤熬得很好。”

魏琰:舒儿,什么时候你能为我洗手作羹汤,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宋舒告辞离开的时候,下意识地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却并没有看到魏琰的人影。她神色平静地转移了视线,离开了安平王府。

魏琰有一段时间一直给宋舒送花,之后还有信,但突然这些都没有了,魏琰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宋舒,虽然宋舒经常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却没有发现什么人跟着她。

宋舒觉得魏琰应该是放弃了,她并不意外,魏琰那样游戏花丛不懂长情为何物的人,又怎么可能在她身上继续浪费时间呢?宋舒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他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相干。

“舒儿,快来看这个。”宋舒回府就看到宋老国公正在笑呵呵地欣赏一株十分罕见的花。

“爷爷从哪里抢来的?”宋舒笑着问宋老国公。这样的品种宋家并没有。

宋老国公嘿嘿一笑说:“是靳家小五丫头让人送来给爷爷的,那丫头就是乖巧。”

宋舒表示“乖巧”这个词用来形容把杀手头子收为小弟的靳辰并不那么贴切,不过她还是笑着对宋老国公说:“靳辰最近在种植药材,爷爷没事可以去墨府看看,说不定你们可以交流一下心得。”

宋老国公眼睛一亮:“那丫头也喜欢这些?不错不错!明天我就去看看她种的药材,指点指点她!”

时间过得很快,靳辰在军营里为期一个月的任务结束了。诸位大将都亲眼看到了靳辰的训练成果,一个个都心服口服地竖起了大拇指,而靳放一脸的与有荣焉。

靳放去跟夏皇汇报靳辰的训练成果的时候,夏皇说再过几天就是秋猎,让靳放安排骑射营的将士届时去护送,由靳辰暂时担任将领,统领骑射营的士兵,保证秋猎期间皇室和贵族的安全,靳放也只能替靳辰谢恩应了下来。

夏国每年七月初十到十五是皇室秋猎之期,届时夏皇会摆驾距离千叶城百里之外的行宫,随行的有后妃和皇子公主,以及诸位大臣和家眷。皇室出行,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以往每年担任护卫的将士都是靳放安排的,由靳放统领,谁知今年夏皇决定让夏国大军骑射营的士兵担任护卫,由靳辰统领。

靳放出宫之后没有直接回靳家,而是去了墨府。

不用再去军营的墨青和靳辰一大早又去了一趟百毒禁地,两人一起把百毒禁地里那棵紫心果树给挖了回来,靳放来的时候,他们正在草药园里种树。

靳放远远地就看到了墨青那头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妖冶光泽的银发,他看到仿若谪仙的墨青手中拿着一把铁锹,正在挖坑,旁边靳辰扶着一颗近两米高的树,笑嘻嘻地看着墨青,很高兴的样子。

靳放愣在了那里,他无法把面前笑语嫣然的靳辰和昨日那个在军营中英姿飒爽霸气凌人的女教头联系起来,但他知道,这都是靳辰,都是他的女儿。

“老爹你来啦!”靳辰一手扶着紫心果树,一手冲着靳放挥了挥。

听到那声“老爹”,靳放的唇角勾了起来,抬脚走了过来。

那边靳辰和墨青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活计去招呼靳放,靳放也不在意,就站在草药园旁边看着靳辰和墨青忙活。两人配合默契,很快把紫心果树种在了草药园里位置最好的地方,靳辰还给紫心果树浇了水,两人这才从草药园里出来了。

“怎么想起种药材了?”靳放问靳辰。看到靳辰肩头有一抹灰,他很自然地伸手轻拂了一下。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因为我要当神医。”

靳放笑着摇头,只是觉得靳辰很可爱,倒也没有想别的。靳放这还是第一次来墨府,虽然他来过曾经的国色园,但跟如今的墨府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这个府里依旧繁花似锦风景如画,但是多了几分生活的气息,下人们脸上也都带着轻松愉悦的笑意,真的很难得。

靳放进了墨青和靳辰的院子,看到院中的竹林,微微点头说:“这里不错。”

靳辰和墨青稍微洗漱了一下,跟靳放相对而坐,靳辰问靳放:“是皇上说什么了么?”靳辰知道靳放一早进宫去了,这会儿过来找她,应该是夏皇又有什么新的指示。

靳放微微点头:“再过五日皇上就要出发去行宫秋猎,皇上下旨让你率领骑射营的士兵随行护卫。”

“皇上还真是不客气啊。”靳辰似笑非笑地说,“怎么说我名义上都是魏国的墨王妃,这么使唤我可还行?”

靳放看了墨青一眼,然后神色淡淡地说:“墨王爷都是个虚名,你这个墨王妃也不过就是个名头。”墨青是魏国的墨王爷,这一点没有人否认。但墨青身为王爷,在魏国不仅没有任何实权,连地位都很尴尬,这一点也是世人皆知。所以靳辰这个墨王妃,其实也就是个名头而已。

“所以呢?”靳辰看着靳放似笑非笑地问。

靳放又看了一眼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所以,你还是靳家人,就当墨青入赘靳家了吧。”

靳放话落,就看到墨青不仅没生气,反而唇角微勾笑了起来,看着他说了一句:“岳父不嫌弃就好。”

靳放的本意,其实是想看看墨青到底有没有真的打算跟靳辰在千叶城过安稳日子。如今靳放无法怀疑这一点了,因为如果墨青真的有什么野心,想要回魏国图谋什么的话,根本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秋猎的事情,你意下如何?”靳放问靳辰。曾经十分大男子主义的靳家大家长靳放,如今遇到什么事情,已经下意识地学会跟儿女商量,听儿女的意见了。不得不说,靳放的转变其实还是很大的。

靳辰唇角微勾:“好啊,这活儿我接了。”护卫啊?靳辰表示这事儿她很熟,曾经她是墨青的护卫来着,不过如今要率领万名士兵,护送夏国最尊贵的人去打猎,靳辰表示这比她单纯跟着去打猎有趣多了。

靳放把该交代的正事交代完了,跟墨青和靳辰说他们随时可以回将军府去住,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这会儿是七月初一,秋猎从七月初十开始,但七月初五就得从千叶城出发,也就剩下没几天了。关于这次秋猎由骑射营随行护卫,由曾经的靳家五小姐,如今的墨王妃来统领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千叶城,让很多人都很惊讶。

不过惊讶归惊讶,靳辰的武功有目共睹,她用南宫柔的身份还登上过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位置。虽然经过之前的武林大会,天下高手排行榜已经重新洗牌了,但靳辰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而在骑射方面,去年那次皇家别苑举行的箭术比试,靳辰以绝对的优势拔得头筹,赢了飞云弓的事情如今也是天下皆知。所以对于夏皇的决定,没有人敢质疑,顶多也就是暗中说一句靳家可能要出一个女将了。

“姐姐,那什么秋猎,我也要去!”冷肃兴冲冲地跑过来跟靳辰说。

“你去啊。”靳辰不甚在意地说,“你想去哪就去哪,没人管你。”

“我要跟你一起去。”冷肃嘿嘿一笑,“将军,收下我这个随从吧,我打架很厉害的!”

靳辰嫌弃地看了冷肃一眼:“你真要去也可以,就当随从二号吧。”

“啊?谁是一号?”冷肃表示不服。

“我。”墨青面无表情地看了冷肃一眼,被墨青揍过的冷肃瞬间没脾气了,嘿嘿一笑说:“姐夫您是老大。”

没多时,魏琰也要求一起去,而且也要当靳辰的随从。不管是先来后到还是实力高低,魏琰都只能排在了第三位。

一转眼到了七月初五这天。

靳辰起得很早,天色未亮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城外骑射营里面了,身边还跟着她的三个随从。除了墨青之外,另外两个对外人来说都是生面孔。

靳辰今日穿着一身墨色的劲装,勾勒出窈窕的身姿。而她作为统领,只是在外面又穿了一层薄薄的银色软甲,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显得笨重,反而更多了几分轻盈和英气。

靳辰的丈夫墨王爷,作为随从一号,就穿着一身简单飘逸的墨衣,没有任何点缀,披着那头银色长发,那绝世无双的容貌,仿若谪仙的风姿,让看到他的人都会有片刻的失神。

随从二号和随从三号打扮得都很低调。冷肃没有戴面具,也没有穿红衣,娃娃脸被易容成了一张稍显平凡的脸,穿着一身很不起眼的衣服,心中暗戳戳地想着别人绝对想不到他是谁。他一个杀手头子,有朝一日竟然混到了皇室的护卫队里面,想想就觉得很爽很刺激啊!

而魏琰这个“已死之人”不能让别人认出他来,所以直接易容成了别的面孔,只是左脸上那道伤疤还在。魏琰相信,某些人会认出来他的。

骑射营的士兵们早早地都整装待发了,见到靳辰过来就恭敬地齐声高呼“靳小将军”。靳辰英姿飒爽地骑在马背上,面前黑压压的这支队伍是经过她一手训练出来的,她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的豪情,有一种自己要带兵去打仗的感觉。

“都准备好了么?”靳辰面对着骑射营的所有将士问道,明明声音并不高,但却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准备好了!”中气十足的回答,响彻整个军营。

靳辰满意地点了点头,叫来几个小将,交代了几句之后,就率领着队伍出发了。

千叶城的百姓一早起来都纷纷出门,想要亲眼看看皇室和贵族出发去秋猎的场面。而他们最想看的,就是今年新的秋猎护卫队,由靳辰率领的骑射营。

“飞宇哥哥,靳辰姐姐是不是快到了呀?”关妍之一边朝着千叶城门口的方向看,一边问靳飞宇。

关无涯和关妍之作为靳家的家眷,这次也要一起去行宫秋猎。这会儿他们都已经等在皇宫外面了,皇上还没有出来,而要随行护卫的骑射营还没有从城外赶到。

靳飞宇微微一笑:“五妹应该很快就到了。”

靳飞宇话音刚落,一阵整齐划一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所有人都转移视线,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哇!好好看!”关妍之小姑娘看到靳辰一马当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那帅气十足的样子让关妍之的双眼都冒星星了。

其他人的感觉也都差不多。靳辰可是众所周知的天下第一美女,如今她头发高高竖起,劲装银甲,眉目清冷的模样,有一种雌雄莫辩的极致美感,让人看到就忘了呼吸。

“那不是墨王爷吗?”有人小声说。骑马跟在靳辰身后出现的墨青,立刻就被人认出来了,因为他那头标志性的银发十分亮眼。而墨青落后靳辰一步,甘心做一个跟随者和守护者的姿态,也让人微微有些惊讶。

就在靳辰到了没多久,那边宫门大开,夏皇带着随行的后妃和皇子公主们也都出来了。

浩浩荡荡的队伍终于出发,缓缓地朝着千叶城外而去。靳辰已经安排妥当了,将骑射营分为五个小队,一队在前,一队在后,还有三队分工合作,把长长的队伍都保护了起来。

这次靳辰身边有身孕的人都没有来,包括靳辰的大嫂姚芊芊,宋舒的二嫂夏蝶衣,已经安平王府的世子妃靳晚秋。而靳扬和宋天行以及齐皓诚,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留在千叶城陪媳妇儿,没有来凑热闹。

安平王府只有安平王夫妇带着宋安翊一起,而宋国公府只有宋老国公和宋舒祖孙俩。

宋老国公感觉宋舒脸色有些不太对劲,就开口问宋舒:“舒儿,你这是怎么了?”

宋舒摇摇头说:“爷爷,我没事。”

骑马走在宋舒身旁不远处的是靳辰的随从之一,脸上还有一道疤。宋老国公不知道这是谁,宋舒可是最清楚,这绝对就是魏琰!宋舒当然不会拆穿魏琰的身份,但她就是觉得很别扭,别扭极了!

“宋老国公和宋小姐是否需要进马车休息一下?”看到宋老国公和宋舒骑马的速度慢了一点,魏琰策马而来,声音温和地问。

“不用了。”宋老国公笑着摆摆手,“舒儿,咱们快跟上!”

宋舒神色有些怪异地跟着宋老国公越过了魏琰,继续往前走,没有看到魏琰眼中一闪而逝的光芒。

队伍走得很慢,在七月初九这天傍晚到达了目的地,距离千叶城百里之外的行宫。行宫坐落在秋茗山山脚下,而秋茗山就是夏国的皇家围猎场。

一路都平安无事,靳辰并不需要负责护卫之外的其他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到了行宫之后,所有人都安顿了下来,靳辰和墨青住的院子就在夏皇隔壁,因为作为护卫统领,靳辰有一个很重要的职责是亲自保护夏皇的安危。

晚上休息的时候,靳辰又把接下来几天的安排跟几个小将以及三个随从交代了一番。五个小将每人负责管理两千士兵,而三个随从,随从一号墨青是负责贴身跟着靳辰的,随从二号和三号虽然是空降来的,但是也被靳辰赋予了不小的权力,可以随时调遣所有的将士。

就剩下墨青和靳辰的时候,墨青在给靳辰脱衣服,准备沐浴。而靳辰若有所思地说:“我怎么感觉这次秋猎不会太平呢?”

墨青微微一笑,解下靳辰身上的软甲放在一边:“这样才热闹。”

靳辰伸手捏了一下墨青的脸:“如果我护卫不力,出了什么事的话,是要负责的。”

靳辰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门外禀报:“启禀靳小将军,有人上吊自杀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