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宋舒不见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神色莫名,墨青想了想,还是把刚刚解下来的软甲又给靳辰穿上了,感觉这样比较好看,而且看起来很威严。

“怎么回事?”靳辰打开门,面无表情地问前来禀报的士兵。有人上吊自杀?这是在搞笑么?想死为什么不在家里死,他们是大老远专门跑来这里陪皇帝打猎的好嘛?!

“是工部尚书府的大少夫人。”士兵恭敬地说,“这会儿已经被救下来了,她以死相逼,非要立刻见皇上。”

说实话,靳辰都快要忘记夏玉竹这个人了,没想到竟然是她在出幺蛾子。这会儿夏皇已经睡了,而且放话说任何人都不得打扰,如果真让夏玉竹闯进去见到了夏皇,就是靳辰这个护卫统领玩忽职守。

靳辰抬脚朝外走去:“去看看。”

夏玉竹闹出的动静不小,这会儿已经惊动了不少人。靳辰见到她的时候,她距离夏皇住的地方已经不远了,而她头发凌乱,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双目赤红地往前走,谁都不敢拦着她。王尚书和他的大儿子王志脸黑得跟墨水儿一样在旁边跟着,不敢轻举妄动。

“去找三皇子过来。”靳辰吩咐身后跟着的士兵。

夏玉竹发现有人拦在了自己面前,看到是靳辰,就冷笑了一声说:“滚开!否则本公主死在你面前!”

靳辰十分淡定地站在那里,看着夏玉竹神色淡淡地说:“你死,我看着。”

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夏玉竹似乎没料到靳辰完全不按常理来,根本不受她的威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匕首又朝着自己的脖子近了两分,看着靳辰冷冷地说:“让开!否则本公主死了,你也得陪葬!”

“白痴。”靳辰的声音虽然小,但是清晰地传入了周围每一个人的耳中。

夏玉竹瞬间感觉自己要疯了,握着匕首就朝着靳辰冲了过来:“啊!我要杀了你!”

靳辰神色有些厌恶地看了一眼夏玉竹,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子,朝着夏玉竹扔了过去。石子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夏玉竹手上的某个穴位,夏玉竹吃痛,手中的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疼得脸色都白了。

王志上前飞起一脚把夏玉竹的匕首踢得远远的,然后紧紧地抱住了夏玉竹说:“公主,我们回去吧。”

夏玉竹在王志怀中挣扎,口中骂着混蛋变态之类的话,却没办法挣脱开。

那边收到消息的三皇子夏毓轩脚步匆匆地赶来,看到夏玉竹闹得不成样子,周围有人在探头探脑地看笑话,脸黑得吓人。

“你再敢闹试试看!”夏毓轩走近夏玉竹,压低声音冷声说,看着夏玉竹的眼神带着赤裸裸的杀意。

夏玉竹心中一惊,本来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那样飘飘忽忽沉了下去。她嫁给王志之后的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王志天天关起门来变着花样折磨她,她身上新伤旧痕到处都是。她想要求颜贵妃救她脱离苦海,可是颜贵妃不知道听夏毓轩说了什么,根本不管她,后来就不再见她了。而因为夏毓轩的刻意安排,夏玉竹每次想要进宫都被拦了下来,根本见不到夏皇。王家怕她闹出什么事情来,也盯得很紧,她想出门都很困难。

这次王志同意带着夏玉竹来秋猎,也是夏玉竹伏低做小逢迎了好些天才求来的。而夏玉竹计划得很好,先是上吊震慑住王家的人,然后以死相逼,把事情闹大,这样一来她一定能够见到夏皇,无论如何都要求夏皇恩准,她要跟王志和离!

只可惜,夏玉竹还是被人拦了下来,在见到夏皇之前先见到了夏毓轩,夏玉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眼神有些绝望地被王志抱走了,围观的人也都纷纷散去。

夏毓轩转身看到靳辰,客气地说了一声:“劳烦墨王妃了。”

靳辰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被墨青揽着离开了。如果不是职责所在,靳辰根本懒得理会夏玉竹那个疯女人。而靳辰相信,这件事根本不会传到夏皇耳中,因为王家和夏毓轩会用最快的速度封锁消息。至于夏玉竹被带回去之后会不会更加倒霉,靳辰不在意。曾经夏玉竹试图杀了靳晚秋,如今她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齐皓诚觉得让她死了太便宜她了,并不是对她存在什么怜悯之心。夏玉竹今天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夏玉竹掀不起什么风浪,但靳辰预感得没错,这次秋猎的确从一开始就不太平。因为第二天天色未亮的时候,靳辰的房间门又被拍响了,她收到禀报说,行宫唯一的水源昨夜被人下了毒,这会儿有一些喝了水的士兵都倒下了。好在是昨夜才下的毒,所以皇室的人和贵族几乎都没什么事情,因为尚未接触到有毒的水。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跟墨青一起起床去了水源地查看。

昨日一来,靳辰就安排了重兵把守这个水源地,没想到还是出了事,而看守水源的士兵都说昨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靳辰命人取了水过来,查看过后发现里面被下了一种十分刁钻的毒药,不致死,但是能让中毒之人瞬间变得四肢无力,而且药效可以持续五天之久,正好是秋猎的时间。

靳辰是向谦的徒弟,墨青虽然没有名分,但事实上也是。两人很快研究出了解毒的方子,并配置好了解药,给中毒的士兵都吃了下去,不过片刻功夫,士兵们一个个都生龙活虎地站起来了。

这边只有骑射营的士兵在,关于水源被下毒的事情也是第一时间通知了靳辰,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士兵们看着靳辰的眼神都很惊奇,他们家小将军竟然还会解毒!

墨青递给靳辰一包药粉,靳辰打开全部倒进了水源里面,过了片刻之后,吩咐一个士兵:“去取点水喝下去看看。”

那个士兵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靳辰会害他,麻溜儿地取了水灌了好几口,然后精神头十足地站在那里说:“靳小将军,小的没中毒!”

之前中毒的士兵都是喝了水之后立刻就倒下了,这个士兵喝了水已经有一会儿了,还没有任何异样,众人看着靳辰的眼光更惊奇了,这水里的毒这么容易就被解了?他们家小将军太牛了!

靳辰并没有盘问昨夜看守水源地的士兵,似乎根本就没有要追查的意思,毒解了之后只是吩咐士兵们继续看守,然后就离开了。

旭日初升,初秋季节的天气是极舒适的。

宋舒一大早醒来洗漱好之后,小翠就送早膳过来了,还高兴地对宋舒说:“小姐,行宫里的早膳很丰盛呢,有小姐最喜欢吃的酒酿圆子。”

宋舒微微愣了一下,看到小翠从食盒里面拿出一碗冒着热气的酒酿圆子,甜香的气息扑鼻,宋舒本来没觉得饿,这会儿食指都微微动了一下。

“难道给每个人的早膳都不一样吗?”宋舒有些奇怪地问小翠。行宫里有从皇宫跟来的御厨准备食物,他们只需要按时派下人过去领取就可以了。酒酿圆子是宋舒最爱的一种小吃,不过没想到行宫里的早膳竟然会有。

“奴婢没注意。”小翠嘻嘻一笑说,“奴婢过去说是国公府的,那边的人就直接给了奴婢两个食盒,老太爷的那份奴婢已经先送过去了。”

“嗯。”宋舒吃了一些,剩下的让小翠吃了。听到外面传来阵阵鼓声,宋舒起身走了出去,并没有注意到她房间的屋顶上面坐着一个男人。

这是秋猎第一日,夏皇并没有直接去打猎,而是要在行宫里面举办骑射比试,选出前三名,不仅能够得到丰厚的赏赐,而且可以得到明日随同夏皇身边一起狩猎的殊荣。这次的骑射比试参加者没有任何限制,不管男女老幼,除了士兵和下人之外,都可以参加。

行宫里面有一处面积很大的马场,这会儿夏皇已经在马场看台上就坐了,他身边是这次骑射比试的另外几个评委,包括太子夏毓杰,宋老国公,靳大将军,还有安平王。

“靳爱卿,你这女儿本事不小啊!”夏皇看了一眼下方骑在马背上维持秩序的靳辰,笑容爽朗地对靳放说。

靳放神色恭敬地说:“皇上过奖了。”其实靳放心里捏着一把汗呢,昨晚夏玉竹闹出的事情,还有水源地被下毒的事情,别人不知道,靳放却都是知道的。如果靳辰一个处理不好,必然会影响到这次的秋猎,夏皇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表现了。

“皇上,咱们夏国出个女将军,也是一桩美事啊!”宋老国公笑着说。这个世界习武成风,实力出众的女子其实比男子更加引人注目,譬如曾经的雪狼国十八王女秦蓝。秦蓝的存在事实上代表着雪狼国女子的实力远超夏国和魏国,这是一种无形的威慑力,给人一种雪狼国的女子也都不输男儿的感觉。如今夏国出了靳辰,不管是容貌还是武功,靳辰都绝对碾压雪狼国那位十八王女,这也是夏国实力的体现。

“可惜,靳五小姐已经嫁给了魏国的墨王爷。”夏皇有些遗憾地说。

靳放眼眸微闪,恭敬地说:“皇上,墨王爷在魏国并无任何实权,反而被魏皇厌弃,他亲口对微臣说,无需把他当做魏国王爷来看待,就当他是入赘靳家即可。”

夏皇神色微怔:“靳爱卿此话当真?”

靳放认真地点了点头:“微臣所言句句属实。”

靳放是希望夏皇不要猜忌墨青和靳辰,毕竟墨青是魏国人,靳辰嫁给了墨青。

而夏皇其实是真的后悔把靳辰嫁给了墨青这个魏国的王爷,他如今倒是真的想用靳辰,但是总有些顾虑。这次之所以免了靳辰的欺君之罪,而且让靳辰进军营,其实是太子夏毓杰劝说夏皇的。夏毓杰跟夏皇说,靳辰姓靳,她不会因为嫁了人就成了魏国人,况且墨青在魏国的处境那么尴尬,如果夏国皇室善待墨青和靳辰的话,一定能够让他们为夏国皇室所用。

这会儿听到靳放的话,夏皇微微点头,感觉如此甚好。

要参加骑射比试的人着实不少,不仅有年轻的公子小姐,还有一些中年官员。毕竟这次夏皇亲眼看着,大家都想好好表现,在夏皇面前展露自己的实力。

“太子,你去……”夏皇对夏毓杰交代了几句。

夏毓杰微微点头,起身宣布了夏皇的口谕。原来是夏皇要求在正式比试之前,让靳辰带领骑射营的士兵们先展示一下。夏皇是想看看靳辰之前一个月的训练成果如何,也让这次来的所有人都看看夏国骑射营的实力。

靳辰没想到还有表演赛,而且自己得参加,心中微微有些无奈,不过还是叫了她手下的五个小将过来,让他们每人随便叫二十名士兵过来。

很快,夏国骑射营的百名士兵就集结在了马场上面,一个个朝气蓬勃的样子,看得夏皇心中暗暗点头。

骑射比试的场地是一早就设置好的,而靳辰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前三名有丰厚的奖励,然后比试就开始了。

第一关,绕场一周,骑马射箭,必须在途径的十个靶子上面射出九十环以上的成绩,才能进入第二关。

众人看着骑射营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出发,速度很快地跑完了第一关的全程,他们穿着统一的服装,动作都很干净利落,最终竟然百人全部轻松通过了第一关。

“你们五个上。”靳辰一挥手,骑射营五个年轻的小将也都上场了,而最终他们五个全部射出了百环的成绩,没有一个人失手。

“好!”夏皇微微点头,赞了一句。想要培养出一个神箭手真的很困难,夏国骑射营的士兵原本的水平其实远没有这么出色,应该都是过去一个月靳辰训练的功劳。

第二关过去,只有寥寥几个士兵被淘汰了,大部分士兵表现都十分出色,最重要的是,一个个都很是沉稳。

夏毓杰笑着对夏皇说:“父皇,这些并不是专门选出来的最优秀的,而是找了在附近巡逻的百名士兵。”

夏皇想想也是,这场考校是他临时起意,靳辰并不知道。而她用最快的时间找了一百个士兵过来接受考校,根本没有机会去挑选最优秀的。如果眼前这百名士兵只是代表骑射营中士兵的平均水平的话,那意义就不一般了,因为这百人的水平已经相当出色了。

很快,马场上所有设置的比试项目都进行完了,最终顺利通关的士兵足足有六十多个,而那五个小将的实力也都十分出色。夏皇看了龙心大悦,笑着说:“骑射营所有的将士都有赏。”

靳辰正准备带着自己的兵退下的时候,夏皇又笑着开口了:“靳小将军也该露一手给朕看看。”

听到夏皇管靳辰叫“靳小将军”,所有人心中都跳了跳。听夏皇这意思,看来靳家真的要出一位女将了啊!

靳辰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她要想在千叶城过快活惬意的日子,不能招惹夏皇。靳辰伸手,墨青递了飞云弓到她的手中,她骑着她家小二以极快的速度跑进了马场里面。

接下来,众人看着靳辰的个人技,很快就都目瞪口呆了。骑射比试一共设置了八个关卡,靳辰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很快到了最后一关,而她所有经过的关卡,都只能用完美通过来形容。她仿佛根本就不需要思考,没有任何一刻的犹豫,甚至根本都不需要去看,就能正中红心。

其实在场的不少人都见过靳辰去年参加皇家别苑箭术比试时候的惊艳表现,这次依旧被惊艳到了。而夏皇第一次看到靳辰展现出的实力,最后都有些呆住了。

叫好声此起彼伏,靳辰表示她这绝对属于赛前热场表演,啦啦队性质的。当然了,结果完全在靳辰的掌握之中。

有了之前靳辰神乎其技的惊艳表现,之后正式的骑射比试只能用索然无味来形容。曾经在去年箭术比试上面大放异彩的人几乎都没有出现。靳扬和齐皓诚根本就没来,靳辰来了却不参加正式的比试,就连靳飞宇都没有参加,因为他这会儿就想陪着关妍之一起看热闹。

箭术比试正午之前就结束了,下午并没有安排什么活动,留给众人养精蓄锐,明天出发去狩猎。

宋老国公和关无涯在下棋,宋舒拉着关妍之一起在行宫里面玩儿。半路偶遇靳飞宇,宋舒很识趣地走了,留下靳飞宇陪着关妍之。

“飞宇哥哥,靳辰姐姐真的好厉害啊!”关妍之眼睛亮晶晶地说。

“嗯,过些日子,你就是她的嫂子了。”靳飞宇笑意温和地看着关妍之说。

关妍之脸色微红:“飞宇哥哥你说什么呢!”

“实话。”靳飞宇微微一笑,四下无人,他伸手就握住了关妍之的小手,关妍之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靳飞宇和关妍之郎情妾意甜甜蜜蜜的,那边主动落单的宋舒百无聊赖地在一个湖边散步,想去找靳辰,又觉得会打扰到靳辰和墨青。想想如今自己身边的人都成双入对了,就剩她一个。宋舒脑海中又突然浮现出魏琰那张脸,轻哼了一声,她就算嫁不出去也绝对不会理会魏琰那个混蛋的。

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片灰色的衣角一闪而逝,宋舒神色微变,下意识地追了上去。

片刻之后,宋舒神色莫名地站在湖边一个树林中,周围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并没有其他人。

宋舒转身往回走,刚走了两步,身子一晃,软软地倒了下去。

一道灰色的人影闪身出来,抱起地上的宋舒,很快消失在树林之中。原本一直暗戳戳地尾随着宋舒的魏琰看到宋舒突然晕倒神色大变,只是他还是迟了一步,让人把宋舒给带走了。魏琰运起凌云步很快就追了上去。而在魏琰之后,另外一个男人也神不知鬼不觉地跟了上去。

行宫就坐落在秋茗山山脚之下,挟持宋舒的那人武功很高,他成功地躲过了所有的眼线,带着宋舒上了秋茗山。魏琰仗着有凌云步,一直没有跟丢。

一直到了秋茗山山顶,挟持宋舒的那人终于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了魏琰。

这人一身灰扑扑的布衣,脸上蒙着一块黑色的布,露在外面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年纪,这是一个中年男人。

“站住!否则我就把这个娇滴滴的小娘们儿扔到山下,让她粉身碎骨!”蒙面男看着魏琰冷声说。

魏琰脚步一顿,袖子下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看着蒙面男冷声问:“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你敢伤害她,我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蒙面男似乎仗着有人质在手,有恃无恐,看着魏琰冷笑了一声说,“我怀中这位可是宋国公府的小姐,你一个无名之辈,这么紧张她,难道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废话少说,放了她!”魏琰冷声说。

“没办法,在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蒙面男声音诡异地说,“雇主要求毁掉这位小姐,不管是毁掉她的清白或者是性命,都是可以的。”

魏琰神色微变,就听到蒙面男接着说:“本来我看这位小姐有几分姿色,想要留她一命,只用陪我春风一度即可。但如果你要逼我的话,那我只能选择把她扔下去,这样也算完成雇主的要求。你选什么呢?”

蒙面男看着魏琰的眼神是赤裸裸的戏谑,他显然胸有成竹,认为自己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而魏琰突然发现宋舒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心中猛地一沉,心知宋舒肯定是中了媚药之类的邪物。

如今秋猎还没开始,所有人都在山下的行宫里面,秋茗山上根本没有其他人。而这人明显就是受人雇佣,专门冲着宋舒来的,宋舒只要落单,就很难躲过去。魏琰一直跟着宋舒,应该是这人没有预料到的,否则他这会儿已经带着宋舒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蒙面男很自大,即便魏琰用凌云步追上了他,他也没有把魏琰放在眼中,显然对于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而他说让魏琰选择,意思是让魏琰选宋舒活还是死。选宋舒活,魏琰就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人带着宋舒离开,宋舒的清白就保不住了。而魏琰不放这人离开的话,他会选择直接把宋舒扔到秋茗山下去,让宋舒粉身碎骨。

但这是蒙面男自己的逻辑,魏琰可没打算被他牵着鼻子走。魏琰一副十分愤怒的样子看着蒙面男冷声说:“我选你死!”

蒙面男哈哈笑了两声:“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真的很天真。”

下一刻,蒙面男本打算无视魏琰,带着宋舒离开,因为他有这个本事。只是他刚刚动了一下,就感觉四肢有些无力,身子一晃,怀中的宋舒也被他扔到了一边。

魏琰用最快的速度把宋舒抱了过来,放在自己身后,拔剑看着蒙面男冷声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忘了告诉你,本公子跟鬼医交情很深!”

蒙面男眼中出现了一丝慌乱,心知自己这次大意了,他必须立刻离开,否则就要栽了。他猛然挥手对着魏琰身后的宋舒扔出了一把毒镖,魏琰挥剑去挡的时候,蒙面男纵身一跃,从秋茗山顶跳了下去,消失在茫茫白雾之中。

在蒙面男跳下去的那一瞬间,魏琰看到了他露出的右手手腕上面纹着一只狰狞的黑蝎子。魏琰也没有再去管那个蒙面男,转身抱住了宋舒。看着宋舒脸色通红在他怀中无意识地扭动,魏琰立刻伸手去取自己腰间的荷包。

只是下一刻,魏琰神色大变,他随身带的荷包竟然不见了!魏琰的荷包里面装的不是玉佩,而是靳辰给他准备的几种防身利器,有一些是毒药,刚刚对那蒙面男用的就是其中之一,还有几种是可能用的上的解药,其中就有能解媚毒的解药。

可是魏琰明明记得自己的荷包刚刚还在,一转身的功夫就不见了。想着可能是掉落在了地上,魏琰低头去找,可是把周围能看到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荷包的影子。

魏琰一把抱起宋舒,就要下山去找靳辰,谁知道背后突然有人对他放冷箭!

他险险躲开,把宋舒放在一边,拔剑目光冷然地扫视了一圈:“谁?滚出来!”

回答魏琰的只有山风和虫鸣鸟叫的声音。魏琰一手执剑,一手抱着宋舒往山下走,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中毒很深的宋舒已经衣衫半敞,在魏琰怀中无意识地扭动,还伸手去扯魏琰的衣服。

魏琰强迫自己不去看宋舒这会儿娇艳欲滴的脸色,心中一直告诫自己,他不能趁人之危,要立刻下山去找靳辰拿解药。

只是这时,又有一阵密密麻麻的毒针朝着魏琰和宋舒所在的方向射了过来。魏琰神色微变,看到身后不远处有个山洞,抱着宋舒就闪身进去了。

魏琰看着宋舒难受的样子心急如焚,可是过了片刻之后,他想要出那个山洞,刚走出去就又有一把毒针射了过来。魏琰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暗中,他本身武功就不是很高,还要保护宋舒一起的话,出去就是活靶子!

“唔……”

魏琰转身,就看到宋舒的脸色已经红得很不正常了。魏琰自己也中过媚毒,他很清楚有些媚毒不及时解除的话,是会致死的。虽然魏琰不知道宋舒中的是哪种,但是他不敢去冒险。这会儿外面不知道有什么人在盯着他们,一出去就是活靶子,而再不给宋舒解毒,宋舒可能等不到解药就没命了。

魏琰神色纠结至极,猛然抱起宋舒就朝着山洞深处走去……

傍晚时分,宋老国公没见宋舒回去,去找关妍之,关妍之说她今天很早就跟宋舒分开了,不知道宋舒去了哪里,宋老国公就过来找靳辰了。

“宋舒不见了?”靳辰微微愣了一下。怎么会呢,这行宫里面处处都有守卫,而且靳辰知道魏琰一直都暗戳戳地跟着宋舒,不过好像魏琰也一个下午都没有出现过了……

“老夫再去问问靳家那两个丫头有没有跟舒儿在一起。”宋老国公皱着眉头说。宋舒平时就不喜欢随身带着下人,宋老国公本以为在行宫里面是很安全的,可是这会儿心中却有些不安。

靳辰和墨青跟着宋老国公一起去问了靳家人,靳飞宇说看到宋舒一个人往湖边去了,之后就再没见过她。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事关宋舒的清誉,宋老国公虽然很着急,但是也没有乱了阵脚,更没打算声张出去。

靳辰劝宋老国公先回去等消息,说她一定会找到宋舒的。宋老国公年纪毕竟大了,最终还是神色不安地回去等消息了。靳辰和墨青到了靳飞宇说的那个湖边,在湖边捡到了宋舒的一块玉佩,顺着湖边往前走,进了那片树林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美人香。”

靳辰和墨青都闻到了空气中残留的一丝美人香,这美人香是江湖有名的媚药之一,只对女子有用,中了美人香的女子,如果没有及时服下解药,或者与男子交合的话,会七窍流血而死。

靳辰神色冷凝地说:“宋舒一定是出事了,魏琰很可能跟她在一起。”

墨青微微点头,目光投向了在夜色之下黑魆魆的秋茗山:“如果现在派人搜山的话,应该已经晚了。”这会儿距离靳飞宇最后一次见到宋舒,已经过去几个时辰的时间了。如果宋舒被人劫持了,有可能早就离开秋茗山的范围了。

靳辰微微点头:“你先给魏琰发个信号,看他在哪里。”现在还不知道宋舒遇到了什么情况,大肆搜山绝对不是明智之举。这样宋舒就算被找回来了,也会被人怀疑她的清白。况且靳辰和墨青都觉得,搜山根本就无济于事。

墨青和魏琰之间有独特的联络信号,墨青把信号发出去之后,如果魏琰在百里之内的地方,并且是安全的话,应该会看到并且发信号告知他所在的地方。

墨青和靳辰一直看着秋茗山的方向,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等了一刻钟的时间,依旧没有收到魏琰的消息。

此时秋茗山半山腰的一个山洞深处,宋舒幽幽醒转,只感觉自己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全身像是被碾压过一样,难受至极。她微微晃了晃脑袋,记忆还停留在昏迷之前。看着自己身上已经被穿好的衣服,还有上面盖着的一件男子外袍,宋舒的脸色瞬间煞白如纸,猛地坐起来抱着双膝缩到了角落,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宋舒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脚步声由远及近,宋舒看到旁边放着自己的剑,猛然拔出来紧握在手中站了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逆光而来的高大男人。

等男人走近了,宋舒看清楚了他的容貌,整个人如坠冰窟,全身都僵在了那里,感觉呼吸都困难了……

“你……我……我不是……”魏琰把手中的干柴放在地上,看着宋舒的神色有些无措。他脸上的易容已经被洗掉了,露出了他本来的容貌,左脸上依旧有一道伤疤,那双曾经流光溢彩的桃花眼,如今满是复杂。

“魏琰,告诉我,不是你给我下的药。”宋舒用剑指着魏琰的心口,看着他面色冷然地问。最开始看到出现在她面前的是魏琰,宋舒心中满是愤怒和不可置信。可是下一刻,宋舒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自己,不会是魏琰给她下的药。即便魏琰骗了宋舒,即便宋舒口口声声说她要跟魏琰老死不相往来,但是魏琰毕竟是宋舒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男人,宋舒不相信魏琰会对她做出这么不堪的事情。她想听魏琰解释这一切,她告诉自己,只要魏琰说不是他,她就相信……

魏琰神色微怔,心知宋舒误会了,赶紧开口说道:“我对天发誓,绝对不是我给你下的药!如果是我的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宋舒心中微松,猛然跌坐在了地上。魏琰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宋舒,却在看到宋舒眼中的黯然之时心中一紧,微微松开了自己的手。

下一刻,魏琰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又把宋舒紧紧地抱进了怀中,看着宋舒的眼睛说:“舒儿,你听我说,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你没有被别人……是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宋舒神色微怔,不是魏琰下的药,但竟然是魏琰跟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魏琰似乎知道宋舒心有疑惑,就开口对宋舒说:“今天你被人下药劫持了,我救了你,但是当时有人在追杀我们,我来不及带你回去找解药了,所以就……”

“你为什么正好碰上我被人劫持了?”宋舒看着魏琰问,她心中很乱,眼中还是有一丝戒备,但她已经没有力气推开魏琰了。

“我……其实我一直跟着你。”魏琰弱弱地说,“你别误会,我就是想看到你,又怕你看到我不高兴,所以才在暗中跟着你。”

“魏琰,我真的还可以相信你吗?”宋舒的声音轻飘飘的,不知道在问魏琰,还是在问她自己。

魏琰看着宋舒的眼睛说:“舒儿,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以前是个混蛋,那只是因为我不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我故意惹你生气,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要让你看到我。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但是却傻乎乎地自己都不知道,还伤害了你。这次的事情是个意外,但无论如何,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你是我的女人,也只能是我的女人。舒儿,跟我在一起好不好?你不想说话可以点头,我不接受拒绝。”

宋舒记忆中的魏琰,是张扬恣意的天之骄子,可这会儿宋舒从魏琰眼中看到的,只有自己,还有期待和坚定。

宋舒问自己,她真的喜欢魏琰吗?答案,是肯定的。她这辈子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伤心流泪,那个男人就是魏琰。她这辈子第二次因为一个男人难过痛哭,那个男人还是魏琰。他们的过往,似乎没有特别愉快的时候,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喜欢争吵,非要一较高下。他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他们刻意贬低对方,甚至曾经大打出手……

可就像魏琰说的,他早就喜欢上宋舒了,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所以傻乎乎地用傻傻的方式在宋舒面前找存在感。而宋舒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如果不是听说魏琰死了的消息,没有经历过心痛的感觉,宋舒又怎么会意识到她喜欢魏琰呢?

魏琰和宋舒的相处,似乎从来没有和谐过,但这就是他们的爱情,是他们共同的经历,是他们发乎于心的行为,是他们在对方眼中与众不同的所在。除了宋舒之外,再没有一个姑娘,让魏琰一看到就想逗她生气,觉得她生气的样子最好看。除了魏琰之外,再没有一个男人,让宋舒恨得牙痒痒,却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又何尝不是命运的安排呢?魏琰很庆幸在宋舒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宋舒的身边。而这场意外让宋舒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东西,但她心底会庆幸有魏琰在,因为是魏琰,所以她不会觉得那么难以接受。

魏琰看到宋舒不说话也不点头,伸手抱着宋舒,轻抚着她的长发叹了一口气说:“我就当你默认了,等回去我们就成亲。”

“你现在一无所有,拿什么娶我?”宋舒靠在魏琰怀中轻声说,魏琰宽厚温暖的环抱让她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嗯,这是一个问题。”魏琰神色认真地看着宋舒说,“所以我准备入赘宋家,放心,我那无良表哥和嫂子会给我出嫁妆的。”

宋舒笑了,心底有一丝甜蜜瞬间弥漫开来。

就在靳辰和墨青准备去秋茗山找人的时候,魏琰带着宋舒回来了。

看到魏琰抱着宋舒不撒手,宋舒脸上染上了一层红霞,靳辰猜到了一些事,不过也没有当着宋舒的面说破。靳辰没问什么,让宋舒在她那里收拾了一下,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之后,亲自送宋舒回了她住的院子。

靳辰对宋老国公说是宋舒无意中进山迷了路,宋老国公看到宋舒安然无恙,也不疑有他。

这边靳辰回来看到魏琰眼中掩饰不住的喜意,神色淡淡地问:“还不快老实交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靳辰当然不会认为是魏琰给宋舒下了美人香,魏琰虽然有点二,但人品是没有问题的。

魏琰把今天的事情经过跟靳辰和墨青讲了一遍,靳辰神色莫名地问了魏琰一句:“你说,那个挟持宋舒的人逃走之后,还有人在暗中追杀你们?但只是放暗器把你们逼进了山洞里面,之后就没再出现了?”

魏琰神色微怔,当时情势危急,他也没多想,可是这会儿想想,这事儿很不对劲……那个暗中放暗器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哎呀!小姐姐我回来啦!”冷肃从天而降,手中提着一个麻袋扔到了一边儿,然后笑得贼兮兮地凑过去拍了拍魏琰的肩膀,“兄弟,你欠我一个大人情啊,嘿嘿!”

魏琰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冷肃,而靳辰伸手抓起桌上的茶杯就朝着冷肃的脑袋砸了过去。她就知道,这么奇葩的事情只有冷肃能做得出来!那个“追杀”魏琰和宋舒,阻止他们下山找解药,还把他们逼进山洞里面的人,就是冷肃!

冷肃躲过了靳辰扔来的茶杯,一脸无辜地表示:“我是在帮魏琰,不然他猴年马月才能娶上媳妇儿?”

靳辰扶额:“苏苏,你真机智。”

冷肃笑得一脸嘚瑟:“那是!这事儿真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我好聪明好帅气!”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