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给你妹写封信/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霓神色有些怅然地说:“没有人指使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太子的床上。”

靳辰神色淡淡地问:“你明知太子是被人陷害的,为何还要对皇上说你跟太子的过往?”

云霓苦笑一声,眼泪就下来了:“墨王妃难道认为,我不说,皇上就不知道了吗?发生过的事情,总会留下痕迹。想要害我和太子的人,肯定早就对一切了如指掌,我如果刻意隐瞒,等皇上知道了,只会更加愤怒。”

“她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哎!”冷肃插了一句嘴,看着靳辰说,“不过一个宫里养的舞女,刚刚差点被处死,她这会儿是不是太冷静了?”

靳辰表示她家苏苏的脑子还是很聪明的。的确,云霓是几岁就被选进宫,专门被当做舞女来培养的,这些年应该几乎没有出过皇宫,接触到的人也很有限。当然,这不代表云霓必须是一个单纯甚至是单蠢的人,但她似乎聪明得太不正常了,尤其是面对今晚这样的局面,就连一直成熟稳重的太子夏毓杰都乱了阵脚,可偏偏云霓一个舞女出身的女子,竟然在面对夏皇的质问的时候,想到的不是辩解和遮掩,而是夏皇早晚会知道她跟夏毓杰的过往,她应该坦白?说实话,这个逻辑没有错,但是在那样的情境之下,云霓的反应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到了这会儿,刚刚原本要被处死的云霓应该很清楚她是被靳辰和墨青暗中截下来才暂时保住性命的,而她不会傻到认为靳辰和墨青是想要救她,她在面对靳辰的质问的时候,看似伤心绝望,但说出口的话却十分理智。

就像冷肃说的,不说云霓舞女出身的身份,就是一个正常人来说,她这会儿的反应也太过冷静了,因为她应该清楚她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脑袋。

“说说你跟太子的过往吧。”靳辰的神色和语气都很平和。

云霓微微一怔,似乎在回忆,过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自从十岁那年太子救了我,我眼中就再没有别的男人了。”

“所以你爬上了皇上的床?”冷肃看着云霓一脸好奇地问,“你倒是说说,你跟皇上躺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想啥呢?”

云霓的脸色很是难堪,苦笑了一声说:“你们以为我有得选择吗?你们以为我是自愿的吗?”

“你很奇怪哎!”冷肃看着云霓神色莫名地说,“你要真的对太子情根深种,那你应该在太子他爹看上你的时候,以死明志,这样才对得起你那份感情嘛!”

云霓身子一僵,头也垂了下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靳辰给了冷肃一个肯定的眼神,冷肃很嘚瑟地表示他是很聪明的好嘛?审问这种看似精明实则说话漏洞百出的女人,不过是小意思。

“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没有跟其他人勾结陷害太子?”靳辰看着云霓面无表情地问。

云霓垂着头,声音有些飘渺:“我没有……”

“带她下去,不用留了。”靳辰冷冷地说着,在云霓看不到的地方,对着冷肃打了一个手势。

冷肃立刻心领神会,提起面如死灰的云霓就离开了。

墨青伸手抱住了靳辰:“你在意谁当夏国太子?”

“那倒不是。”靳辰微微摇头,“只是靳家是太子党,如果太子换了个人,难免会有点麻烦。”

“其实,我觉得夏皇并没有那么冲动。”墨青若有所思地说,“我们不要插手夏国的储位之争,静观其变即可。”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你是说,夏皇并不是真的想要废太子?”

“不确定,但有这个可能。”墨青轻抚了一下靳辰的长发,声音平静地说,“皇室的水很深,我们没有必要靠太近。不管夏国皇室如何动荡,靳家的地位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岳父也不会真的因为夏毓杰这个太子去反对夏皇,他知道该怎么做。”

靳辰伸手捏了一下墨青的脸:“你的意思就是,我们什么都不管?”

墨青唇角微勾:“事不关己,何必多管?”

“好吧,听你的。”靳辰微微点头,“的确事不关己,我们就看戏就好。”

靳辰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夏皇叫了一句“靳小将军”,就真把自己当夏国臣子了,但事实上并不是,她心里更多的只是觉得带一群兵这件事比较有意思,很新鲜。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靳辰或许会觉得带兵去打仗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靳辰心里并没有真正的君臣观念,因为她并不追求权势,只是想过快活日子而已。

今晚乍一听闻夏毓杰出事,靳辰下意识地想要插手,想要帮夏毓杰,因为她觉得靳家是太子党,夏毓杰倒了,会影响到靳家。

但是刚刚墨青的话提醒了靳辰,她其实想多了。夏皇如果真的怒到了极点,干脆就把夏毓杰砍了就好了呗?而夏皇还留着夏毓杰的性命,甚至不打算把这件丑事宣扬出去,说要等回到千叶城之后再废太子,这说明夏皇并没有真的完全失去理智。

而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夏毓杰也绝对不会甘心被废掉,肯定会做些什么事情来挽救。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太子,并不是没有任何实力和底牌。

在这其中,陷害夏毓杰的人,很可能会趁机落井下石。如果真的是夏毓杰的某个弟弟陷害他的话,那人应该会想方设法取代夏毓杰,成为新的太子。

说白了,这就是夏国皇室的一场内斗,而这种争斗,在皇室中是不可避免的。

墨青说得没错,不说靳辰根本不是夏国皇室的臣子,就算她把自己当做靳家的一员,为靳家来考虑,从靳家的立场来看,遇到这种事情,都不能贸然去蹚浑水,因为谁都不知道最后鹿死谁手。明着帮夏毓杰?万一夏毓杰最终还是失败了呢?靳家才会真的受到牵连。

“会是夏毓轩么?”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夏国皇室的皇子其实不少,不过因为夏毓杰这个太子的位置坐得太稳,所以其他皇子都没有出头的机会,没什么存在感。对靳辰来说,有存在感的一个是已经死了的二皇子夏毓豪,因为靳辰揍过他。另外一个就是三皇子夏毓轩了,因为靳辰见识过夏毓轩勾搭靳月的情景,知道夏毓轩表面安分,实则野心不小。

而其他的皇子里面,有两位跟靳家关系不浅,因为是靳婉生的。一个是四皇子夏毓敏,一个是七皇子夏毓信。这两位说起来都是靳辰的表哥,亲的,但靳辰对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印象,因为他们平素十分低调。

夏毓轩是颜贵妃所出,夏毓敏和夏毓信是靳贵妃说出,从出身来说,他们三位在夏国皇室是不相上下并且仅次于太子夏毓杰的。其他的皇子就真的没有任何存在感了。

“或许。”墨青不甚在意地回答了靳辰的问题,伸手把靳辰打横抱了起来朝着床边走去,“我们早点歇息吧,明日还要早起。”

靳辰伸手勾住墨青的脖子微微一笑:“好呀。”

那边死皮赖脸跑去跟宋舒同床共枕的魏琰,也被夏毓杰睡了夏皇的女人的事情给惊动了。

“这可怎么办?皇上不会真的要废太子吧?”宋舒神色有些不安地说。在她看来,宋国公府也是纯正的太子党。

魏琰伸手揉了揉宋舒的脑袋,把宋舒的头发揉出了一种凌乱美,抱着宋舒浑不在意地说:“管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谁做太子不都一样?”

“魏琰!”宋舒甩开魏琰还在她头上作乱的手,看着魏琰没好气地说,“谁做太子怎么可能会一样?”

“小舒儿,那些是男人该考虑的事情嘛!”魏琰又去摸宋舒的脸,“你爷爷跟你二哥知道该怎么做,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快给我亲一口!”

宋舒看着近在咫尺的魏琰的脸,直接一巴掌就把魏琰呼到了地上,看着魏琰气哼哼地说:“你脑子里除了耍流氓还有别的吗?”

魏琰表示不服:“我喜欢你,就想对你耍流氓,你都是我媳妇儿了,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我抱着你不想耍流氓的话,那我还是正常男人吗?”

宋舒脸色一红:“你耍流氓还有理了?”

“我本来就有理。”魏琰说着已经再次爬到了床上,把宋舒压在了身下,看着宋舒目光灼灼地说,“你身体已经好了吧?我们是不是可以那个?嗯?”

宋舒一脚又把魏琰踹了下去:“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混蛋!不是说好的成亲之前都不碰我的吗?”

魏琰一脸苦逼兮兮地看着宋舒:“我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遇到你之前一直都在当和尚,好不容易吃上一回肉,你现在却让我只能看着不能吃!宋舒,做人要厚道的好不?你不能这样欺负我!”

宋舒扶额:“魏琰你给我去死!”宋舒前两天还觉得魏琰转性了,变得温柔体贴成熟稳重,可是这才过去没两天,宋舒就发现魏琰原形毕露了。这个男人其实一直都没变,油嘴滑舌花言巧语那是张口就来,什么正事不干,歪理倒是一套一套的。他们现在在一块,一言不合就又开启互怼模式,魏琰倒是吃定了宋舒,觉得这已经是他媳妇儿了,说话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

看到魏琰又爬了上来,宋舒刚抬脚准备把他踹下去,外面响起了小翠的声音:“小姐,你没事吧?”小翠感觉好奇怪,怎么这几天老觉得小姐房间里还有别人呢?

宋舒神色一僵,回了一句:“我没事,刚刚看到一只耗子跑过去了。”

魏琰已经趁着这个功夫又躺在了宋舒身旁,还抱着宋舒拍了拍,语气那叫一个温柔:“小舒儿乖,睡吧,我不闹你了。”跟刚刚简直判若两人。

宋舒瞪了魏琰一眼,最终还是任由魏琰抱着她睡了。魏琰看着宋舒沉静的睡颜,微微叹了一口气,明天回千叶城,怎么把宋舒娶回去还是个问题啊!至于夏国皇室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魏琰表示爱咋咋地。

魏琰曾经也是魏国皇室的皇子,对这些事情其实看得很清楚却很厌恶很排斥,这也是他选择抛弃魏国逍遥王那个身份的主要原因。魏琰在乎魏国皇室,在乎魏皇和魏琪,但夏国皇室的破事儿,对魏琰来说,连看热闹的兴致都没有多少,因为他现在只想娶媳妇儿,等娶了媳妇儿,就能天天吃肉了。如果到时候宋舒再把他踹下床的话……魏琰认真想了想,觉得“吃肉”也不一定非要在床上,床下也是可以的……

第二天天色微亮,靳辰和墨青就起了,集结了骑射营所有的士兵,一个都不少,整装待发了。

夏皇脸色十分难看地进了龙撵,这也可以理解。昨天晚上夏皇原本想要抱着云霓颠鸾倒凤逍遥快活,却亲眼看到自己被云霓和夏毓杰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能高兴才怪。

只是夏皇并没有开口处置太子夏毓杰,甚至都没有找人看着夏毓杰,除了脸色不好看之外,似乎昨夜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夏毓杰来时骑马,走的时候选择了坐马车,避开了别人的视线。他昨夜并没有再做什么,也没有去找所谓太子党的人商议对策。一来是因为他知道夏皇一直盯着他,不敢轻举妄动,二来他知道去找某些人根本无济于事。

去找宋老国公?作为三朝元老,宋老国公为人很是精明,以往支持夏毓杰只是因为夏毓杰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并不是说宋老国公真的立场坚定地认为夏国的太子只能是夏毓杰,绝对不能是别人。否则夏毓杰也不会为了拉拢宋国公府,刻意安排夏蝶衣嫁给宋天行了。

去找靳放?夏毓杰其实跟靳放私下根本没有什么来往。靳放为人正直是出了名的,所以靳放根本就不是太子党,而是夏皇的心腹。夏毓杰跟靳家关系好,其实是他从小就跟靳扬结交,经营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结果,并不代表靳放在这个时候会立场鲜明地支持他。

去找安平王夫妇?安平王妃是夏毓杰的亲姑母,但她首先是夏皇的亲妹妹,她不会为了夏皇的某个儿子跟夏皇作对。

经过一夜,夏毓杰其实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而他并不傻,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那些所谓的太子党其实都是夏皇的心腹,而夏毓杰跟他们拉近关系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夏毓杰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他不再是夏国皇室的太子,如果他这次真的一蹶不振的话,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夏毓杰不会犯傻去造反什么的,因为他很清楚夏皇是个什么样的人。夏毓杰就算真睡了夏皇的女人,夏皇也不会杀了夏毓杰,但如果夏毓杰动了不该动的念头,想要一步到位抢夺皇位的话,才会真的万劫不复。

所以,夏毓杰冷静下来就意识到,能决定他命运的,其实只有夏皇。只有夏皇愿意让他继续当太子,他才有继续当太子的可能性,他需要做一些事,但是必须小心,不能做多余的事情,否则会适得其反。

“靳小将军,靳贵妃有请。”这天休息的时候,突然有个士兵过来禀报靳辰,说是靳贵妃要见她。

靳辰正在查看小鹿腿上的伤口,发现已经基本好了,心情还不错,头都没回地说道:“跟靳贵妃说我没空。”

士兵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按照靳辰的吩咐去办事了。

靳辰摸着小鹿柔软的毛,笑着对墨青说:“我们给这个小东西取个名字吧。”这是一头刚出生没多久的幼鹿,个头小小的很可爱,性子也很温顺,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非常萌。

“让小夜取吧。”墨青微微一笑说。他其实是想起靳辰取名字的功力了,一盆丑丑的植物都叫“小青青”,墨青不想让靳辰给这头小鹿取个名字叫“小墨墨”之类的。

“嗯,那就等小夜来了让他取。”靳辰微微一笑,心情着实还不错。至于靳婉突然找靳辰有什么事,靳辰不想知道,也没打算去见靳婉。靳辰当自己是靳家人,她认了靳放这个父亲,接受了兄弟姐妹,甚至可以跟转了性子的靳夫人和平共处,但这不代表她要跟靳婉来往。对靳辰来说,嫁进皇家的靳婉已经不算是靳家人了。

那边靳婉等了一会儿,等到的却是靳辰没空的消息。靳婉自认为她没有做过得罪靳辰的事情,可靳辰从来没有给过她面子。怎么说她都是靳辰的姑母,还是贵妃,靳辰这样落她的面子,靳婉当然会觉得很不爽。

“母妃,五表妹就是桀骜不驯的性格,母妃不必放在心上。”靳婉的大儿子,夏国皇室的四皇子夏毓敏开口对靳婉说。他才刚满二十岁,容貌俊秀气质温和,穿着一身浅色的锦袍,是夏国皇室的皇子中书生气最浓的一个。

“哼!桀骜不驯?是不把我放在眼中吧。”靳婉冷声说。

“母妃,你找五表妹做什么?”七皇子夏毓信看着靳婉不解地问。他还没有十八岁,容貌跟夏毓敏有几分相似,不过比夏毓敏活泼好动很多。

“没什么,不过是想跟她聊聊罢了。”靳婉面色不愉地说。她只是看靳辰最近似乎得了夏皇的亲眼,想着修补一下跟靳辰的关系。只是很明显,靳辰并没有要跟靳婉来往的意思。

“母妃,五表妹既然不想与我们来往,我们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夏毓敏对靳婉微微一笑说道。

“敬而远之?不至于吧。”夏毓信显然觉得夏毓敏太小心了,“她不过嫁了魏国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王爷,有什么好得意的?”

“不提靳辰了。”靳婉把靳辰抛在脑后,若有所思地转移了话题,“你们说,你们父皇这次真的会把夏毓杰的太子之位给废了吗?”

夏毓敏眼眸微闪,神色淡淡地说:“谁知道呢。”

夏毓信却斩钉截铁地说:“父皇一定会废了太子的!这样的丑事,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靳婉微微点头,显然认同夏毓信的看法,而她神色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才刻意压低声音说:“如果太子被废了的话,你们……”

夏毓敏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快得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而夏毓信神色一震,看着靳婉说:“母妃,如果太子被废了,父皇要重立太子,我们兄弟俩就有机会了!”

“没错。”靳婉扯着手中的帕子说,“除了太子之外,也就一个夏毓轩跟你们的身份不相上下。但是你们还有靳家做靠山,这一点,夏毓轩不比你们。”

“母妃,靳家真的会做我们的靠山吗?”夏毓敏神色淡淡地问。

靳婉愣了一下:“当然了!你们舅舅不支持你们,还能支持谁呢?”

“可是这些年,舅舅一直跟我们说的,是让我们好好辅佐夏毓杰,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夏毓敏说。

靳婉摇摇头说:“这只是因为夏毓杰出身比你们好,从小就被立为太子而已,并不代表你们舅舅在这个时候还会放着你们不管,去跟皇上作对,支持夏毓杰。”

“母妃,舅舅未必是这样想的。”夏毓敏神色淡淡地说。

“靳家那边你们放心,只要夏毓杰的太子之位被废掉,新的太子一定是你们之一!”靳婉神色坚定地说。她在后宫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失宠,固然有夏皇看重靳家的原因,靳婉自己也是有野心和手腕的。不管多单纯的女子,在皇宫的大染缸里浸染了这么多年,也早就变了。只要有机会,靳婉当然想让自己的儿子当皇帝,而不是一辈子活在别的女人为夏皇生的儿子的阴影之下。如今,靳婉觉得机会来了。

靳放是个什么样的人靳婉其实也清楚,但她觉得这次靳放会支持他们母子的,因为夏毓杰一旦被废,靳放总不可能放着靳婉的儿子不管,反而去支持颜贵妃的儿子夏毓轩。

第二天再休息的时候,靳婉偷偷让人去请靳放过去见她,只是被靳放一口回绝了。

靳婉真的怒了:“他在做什么?”

去找靳放的是靳婉的心腹宫女,闻言低着头说:“靳将军在墨王妃那里喝茶,说让贵妃娘娘好好休息。”

靳婉气得扯烂了一块帕子。在靳辰那里喝茶?这就是靳放不过来见她的原因?!

夏皇这几日都没有让女人近身,晚上还在批阅奏折。一个黑影在他身后突然出现,恭敬地说:“皇上,靳贵妃让人去找了靳将军。”

夏皇手中的笔微微顿了一下,面色沉沉地问:“靳放去见靳婉了吗?”

“没有。颜太傅今日又去见了颜贵妃和三皇子,还密谈了一个时辰,中间工部的王尚书也偷偷过去了。”黑影说道。

“朕知道了,继续盯着他们。”夏皇冷声说。

黑影很快消失不见,夏皇冷哼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笔。他并不傻,夏毓杰是他选的太子,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冷静下来就知道夏毓杰做不出那么蠢的事情来。

夏皇明知夏毓杰应该是被陷害的,但还是将计就计,一副动了雷霆之怒,准备废太子的样子,其实夏皇是想趁着这个机会,看看他这些儿子们的野心究竟能有多大。

夏皇怀疑的人就是颜贵妃母子和靳贵妃母子,因为夏皇知道他其他的儿子都不成器,没有这个能耐。如今夏皇已经放出来要废太子的话,他派人盯着颜贵妃母子和靳贵妃母子,就是想看看他们谁先动。

而夏毓杰这个太子,夏皇虽然没有打算真的废掉,但也准备趁着这个机会,考验一下夏毓杰。如果夏毓杰因为即将被废,或者不久之后被废掉,就胆敢造反的话,夏皇绝对不会再留他。

对夏皇来说,这次也是检验他的臣子们对他是否忠心的一个好机会。夏皇知道夏毓杰平素跟哪几个大臣来往,也知道夏毓轩有什么后台,更知道靳婉的儿子管靳放叫舅舅。但夏皇想要的臣子,不是拉帮结派,想着他死了推谁上位,甚至他没死就选好了下一任效忠的君王的臣子。这样的臣子没有一个皇帝会喜欢,夏皇这么多年信任靳放,其实是因为他知道靳放私下并没有巴结过夏毓杰,也没有刻意关照过靳婉的两个儿子。但这次夏毓杰被陷害,靳放还能不能继续心向夏皇,没有别的心思,夏皇就不确定了。

夏国这位皇帝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都不是一位十分理智的明君,因为他经常会做一些冲动的事情,有时候甚至吃力不讨好。但夏皇真的蠢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果夏皇的儿子或者他的臣子们认为夏皇蠢,妄图在背地里搞些小动作的话,下场一定会很惨。

那边靳放还在靳辰那里喝茶,靳辰有些不耐烦地说:“老爹你怎么还不走?喝这么多茶也不怕晚上睡不着!”

墨青坐在一旁笑而不语,靳放瞪了靳辰一眼:“有你这么跟爹说话的吗?”

“有,我就是。”靳辰对着靳放翻了个白眼。

靳放放下手中的茶杯,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为父有些疑惑,想要跟你们聊聊。”

靳辰又翻了个白眼:“有话能不能直接说?你都来了半个时辰了,现在才打算进入正题?”

靳放轻咳了两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你这里的茶不错。”

“岳父有话不妨明言。”墨青看着靳放微微一笑说道。

靳放突然觉得墨青这个女婿其实还不错,不像靳辰,总是喜欢怼他。

靳放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刚刚你们姑母派人找我,你们应该能猜到是为了什么事情吧?”

“所以老爹你是在纠结是该继续支持夏毓杰还是让你外甥当太子?”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靳放问。

靳放摇头:“那倒不是,为父并不打算趟这趟浑水。”

靳辰微微点头:“嗯,老爹你的选择是很明智的。”

“但是有个问题。”靳放微微皱眉,“如果为父放任不管的话,你们姑母很可能会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到时候还是会牵累到靳家。”

墨青唇角微勾:“岳父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

如墨青所想,靳放根本没打算干涉夏国皇室的储位之争,因为靳放很清楚为臣之道。皇位的传承,说到底是夏皇自己决定的事情,夏皇不会希望其他人干涉。

只是靳放这会儿的顾虑也不是没有意义。靳婉是夏皇的女人,但她毕竟姓靳,她的两个儿子是靳放的外甥,这是不争的事实。后宫与朝堂是没有办法真正割裂开来的,靳婉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打上靳家的标签,即便靳放公开表示他支持夏毓杰当太子,依旧会有人怀疑他暗中真正支持的是夏毓敏或者夏毓信。更何况如今夏毓杰已经惹上了大麻烦,外人更会觉得靳放是跟靳婉站在一起的。

靳放不想让靳婉的儿子当太子,因为靳家地位已经够高了,靳放没打算更进一步。更进一步所带来的风险是巨大的,别人或许会冒险,但靳放是个生性谨慎的人。

所以如今的局面就是,靳放不敢跟靳婉有什么私下的接触,因为他知道夏皇在盯着他们。但靳放又不能真的不管靳婉,任由靳婉搞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靳家一定会受到牵连。

“爹可以给你妹写封信嘛,把你的意思告诉她。”靳辰唇角微勾,看着靳放说。

靳放微微皱眉:“写信也瞒不过皇上的耳目。”

墨青微微一笑:“岳父,你写的信,怕皇上看到么?”

靳放神色一震,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想岔了。靳放就想着他不管跟靳婉有任何接触都会被夏皇知道,惹来夏皇的猜忌,就算写信也一样。但墨青和靳辰的话让他茅塞顿开,他可以给靳婉写信,夏皇知道又如何呢?甚至夏皇知道了更好,那样夏皇就会明白,他并没有生出任何不该有的心思。这样一来,就算靳婉接下来真的不听劝阻做出什么事情来,夏皇心中对靳放的猜忌也会小很多。

“你们都很聪明。”靳放看着靳辰和墨青微微点头说。

“好了,老爹可以回去写信了,需要帮忙送信的话说一声。”靳辰开口逐客。

靳放很快起身离开了,一个时辰之后,一封信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靳婉枕边。

第二天一大早,夏皇手中就多了一张纸,上面并不是靳放的笔迹,但内容跟靳放写给靳婉的那封信一字不差。

夏皇面色沉沉地看着。信的最开头,靳放以一个兄长的口吻劝诫了靳婉两句,说靳婉如今是宫中后妃,应该谨言慎行,如果要回娘家应该禀明皇上,光明正大地回,不要再私下偷偷摸摸找靳放见面,这样于礼不合。

之后靳放话锋一转,提到了太子夏毓杰。但靳放并没有对夏毓杰的事情发表任何看法,只是告诫了靳婉几句,说一切安排,皇上心中自有定夺,让靳婉和她的两个儿子务必谨言慎行,不要忤逆皇上的意思。

这封信很短,前半段靳放其实是在跟靳婉解释他为何不偷偷去见靳婉,而他说的完全合理。宫中后妃也只有一定的品级才能回家省亲,而私下见外男是绝对不允许的,即便是亲兄妹也要避嫌。所以靳婉可以光明正大地回靳家去见靳放,但不能在这种地方,偷偷摸摸让人叫靳放过去见她。

而后半段,靳放其实没有把话说得很明白,是一种隐隐的告诫,就像是他并不知道靳婉会不会做什么事情,只是提前给靳婉一个警告,并表明自己的立场。

夏皇看着这封信久久不语。他的位置注定了他有很重的疑心病,而他这么多年一直看重并且信任靳放,是因为他从未抓住靳放的任何把柄。如今,“把柄”在夏皇手中,但这非但不会让夏皇怀疑靳放,反而让夏皇有一种自己这么多年并没有看错人的感觉,因为靳放的立场很坚定,一切以夏皇的决定为准。

而那边,看到靳放的信的靳婉很生气也很是不满。以前靳放总是说让靳婉和她的两个儿子谨言慎行,不要肖想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可是如今夏毓杰都要被废掉了,靳婉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不可以做太子?靳放怎么可以是这样的态度?

靳婉的两个儿子看到靳放的信,夏毓信跟靳婉想得一样,觉得靳放太怂了,而且根本不向着他们。而夏毓敏冷静想了想之后,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母妃,儿臣认为舅舅说得没错。”夏毓敏看着靳婉说。

靳婉皱眉:“敏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四皇兄你不想当太子我想啊!”夏毓信看着夏毓敏不满地说。

夏毓敏一副懒得理会夏毓信的样子,看着靳婉语重心长地说:“母妃,舅舅这么多年一直能够得到父皇的看重,就是因为他一直都能猜到父皇的心思。”

靳婉愣了一下:“你是说,你父皇已经想好让谁当太子了?”

夏毓敏微微摇头:“那倒未必,但父皇一定不希望别人替他决定。”

“四皇兄你到底什么意思啊?”夏毓信看着夏毓敏说。

夏毓敏若有所思地说:“我的意思是,现在这个时候,谁冒头,谁倒霉。”

靳婉神色一震:“你父皇派人盯着我们?”

夏毓敏神色认真地说:“母妃,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躲过父皇的耳目。”

“那……”靳婉神色有些不安,“我们就什么都不做了?”

夏毓敏微微点头:“我们静观其变。”

靳婉心中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冲动了。她这么多年陪伴夏皇,当然也知道夏皇是个什么样的人。而靳婉从小就认定一件事,她的兄长靳放做什么都不会错的,这也是这些年靳婉一直听靳放的话,就算有野心也不敢做什么的原因。

靳婉觉得靳放信里说的没错,夏皇如果真打算废了夏毓杰,又何必非要等回到千叶城呢?甚至如今那晚发生的事情已经成了一桩秘辛,再没有人敢提起,因为夏皇下了封口令。

靳婉越想越觉得后怕,因为她原本打算今晚去给夏皇吹吹枕边风的。但如果夏皇自始至终根本没打算废了夏毓杰这个太子的话,她如果在夏皇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对,我们静观其变,什么都不要做。”靳婉看着她的两个儿子说。

那边靳辰很清楚事态的发展,而靳婉在收到靳放那封信之后,果然更加低调了,靳放也稍稍放心了。

只是另外一边,三皇子夏毓轩越来越活跃,颜贵妃跟她的娘家颜太傅府的人,还有夏玉竹嫁的工部尚书府的人,私下来往十分频繁。夏毓轩娶的是靳萱,靳萱是靳放的亲侄女,但是靳放在夏毓轩去找靳松之前,已经告诫过靳松了,所以夏毓轩并没能拉拢到靳松站在他那边,倒是让他更加不喜欢靳萱了。

除了颜太傅府和工部尚书王家,还有一些见风使舵的官员认为夏毓杰犯了大错,一定会被废掉,纷纷接受了夏毓轩的拉拢,暗中站在了夏毓轩的阵营里面。可以预见,如果夏皇开口废太子,要另立新太子的时候,他们都会站出来推举夏毓轩。

几天之后,所有人都平安回到了千叶城,靳辰带着兵把夏皇一行送到了皇宫门口才离开。

不过靳辰并没有再回军营,让那些将士们都回去,靳辰和墨青带着萌萌的小鹿一起回到了墨府,身边还跟着魏琰和冷肃。

“我要娶媳妇儿!”这已经是魏琰第n次对着靳辰和墨青念叨了,“嫂嫂,你说了回来就去给我提亲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小姐姐,快去给魏琰提亲吧!”冷肃嘿嘿笑着说,“宋家不同意小舒儿嫁过来也没关系,把魏琰嫁过去,让宋家出聘礼!哈哈!”

“咳咳,能娶还是娶吧,真入赘到宋家的话,以后宋舒她爷爷会一直盯着我的,那多不自在。”魏琰说。他考虑了很久,感觉还是不能入赘,原因倒不是为了男人的尊严什么的,只是他不想住在宋家,因为肯定会被宋老国公管着,太不自由了。

“你打算对宋家人表明身份还是瞒着他们?”靳辰问魏琰。

魏琰想了想说:“还是表明身份吧,不让外人知道就好。”那毕竟是宋舒的亲人,魏琰不想骗他们。

靳辰微微点头:“行,咱们明天就上门提亲去。”

魏琰眉开眼笑:“嫂嫂你真好。”

冷肃凑了过来:“小姐姐,明天我也要去。”肯定会很有趣的。

魏琰嫌弃地看了冷肃一眼:“你怎么这么招人烦呢?”

冷肃当即就怒了:“魏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没有小爷的话你现在还是个童子鸡呢,小舒儿也不会原谅你!你不让小爷去是吧?小爷现在就去找小舒儿,跟她说是我们俩串通好给她设的圈套!”

魏琰神色一僵:“苏苏大哥,说好的是兄弟呢?”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