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爷爷,我愿意/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夜,宋舒在沐浴的时候魏琰再次从天而降。一而再再而三,宋舒真的怒了,非常想揍魏琰一顿,只是又怕被人发现,最后被魏琰死皮赖脸地拖到床上去的时候,宋舒还是气呼呼地瞪着他,不想跟他说话。

“舒儿,想我了没有?”魏琰的手在宋舒白皙如玉的脸上流连,感觉触感好极了。

宋舒的双手都被魏琰禁锢着动弹不得,张嘴就咬住了魏琰的一根手指,魏琰吃痛闷哼了一声,下一刻,眼眸一暗,翻身就把宋舒压在了身下……

当然了,片刻之后魏琰就被宋舒一脚踹到了床下面,宋舒还没说什么呢,魏琰自己爬起来然后从窗户跑了,动作之迅速,让宋舒都愣在了那里。

“混蛋,臭流氓……”宋舒暗骂了两句,也不管魏琰,平复了一下心情,闭上眼睛准备接着睡觉。

结果就在宋舒正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感觉一具微微带着凉意的身体又从背后拥住了她。她身子一僵,猛然睁开眼睛,耳边传来魏琰的声音:“是我,别乱动。”

宋舒神色莫名地问:“你不是走了吗?”魏琰到底在搞什么鬼?

魏琰的声音似乎有些郁闷:“我刚刚去冲了个冷水澡。”

宋舒愣了一下,然后脸色瞬间爆红,这下真的不敢动了。

“舒儿,明天我上门来提亲,等成了亲你可不能再把我踹到床下面去了。”魏琰声音幽幽地对宋舒说。

宋舒沉默,心中却涌出一丝甜意。虽然她经常骂魏琰臭流氓,魏琰总是想要对她动手动脚,但是经过这些天,宋舒也知道,魏琰其实很尊重她。她说成亲之前不能做那事,魏琰并没有强迫过她,这让宋舒有一种被珍惜的感觉。

“明天你来提亲,我爷爷不同意怎么办?”宋舒小声问魏琰。

魏琰似乎不是很担心:“放心,我让我表哥跟我嫂嫂出面,你爷爷不同意,让他们去想办法,反正我是要娶你的。”

果然,温馨不过三秒钟。宋舒听到魏琰的话,瞬间又觉得手痒了,很想揍魏琰。魏琰的脸皮怎么这么厚?一副麻烦都有墨青和靳辰帮他解决的样子,真是没出息!

“乖,快睡吧。”魏琰轻轻拍了拍宋舒的肩膀。他在想,明天就把亲事定下来,婚期就选个最近的吉日,那么他不久之后就可以天天抱着媳妇儿开荤了,想想就觉得很激动啊!

第二天一早,宋舒醒来的时候魏琰已经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宋舒微微转头,就看到桌上多了一个金色的花瓶,花瓶上面镶嵌着各色璀璨的宝石,而花瓶中插着一支开得正艳的蔷薇花,花瓣上面还带着晶莹剔透的露珠。

宋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自言自语了一句:“魏琰你这花瓶实在是太没品位了!”宋舒想起以前魏琰的打扮了,就跟这花瓶一样,让人一看到就知道他财大气粗。

之前有一段时间,魏琰天天给宋舒送花,而且每次都是一大束的蔷薇,只是宋舒看都不看,就让小翠拿去丢掉了。这会儿再次看到蔷薇花,宋舒的心境却不一样了。有一个男人,晚上抱着她一整夜,却能忍住什么都没做,第二天一大早还去采了花送过来,就为她一睁眼就能够看到。宋舒想到魏琰昨夜说今天要上门来提亲,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她知道她爷爷一定会刁难魏琰的,她倒是要看看魏琰会如何应对。

墨府。

“表哥,我穿这个是不是显得不太稳重?”魏琰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扯了扯身上的宝蓝色锦袍,有些纠结地问墨青。

墨青还没说话呢,魏琰自己又来了一句:“确实不太稳重,我再去换一身!”话落又一溜烟儿地跑了。

墨青和靳辰十分淡定地接着吃饭,那边冷肃穿着一身暗紫色的锦袍出现在墨青和靳辰面前。

冷肃没有戴面具,露出他原本的容貌,看起来就像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但他事实上已经二十多了。

“小姐姐,我这身怎么样?”冷肃挤眉弄眼地问靳辰。他觉得穿红色太引人注目了,又不想跟墨青穿一样的颜色,就找了一身暗紫色的衣服,自己穿上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很帅很贵气。

靳辰微微点头:“还行,过来吃饭吧。”靳辰其实觉得男人穿紫色的衣服显得很闷骚,不过冷肃那张欺骗性十足的脸让他看起来单纯无害,而且冷肃的演技也是突飞猛进,恐怕出现在外面,别人真会以为他是哪家的小公子。

冷肃颠颠儿地凑过来坐在了靳辰身旁,看到靳辰给墨青盛了一碗汤,开口就说他也要。

“今天你真的要去宋家?”靳辰一边给冷肃盛汤一边问他。

冷肃点头:“是啊,我要去看看你们是怎么给魏琰提亲的。”

“到时候不要乱说话,坏了魏琰的好事他会追杀你的。”靳辰把汤放在了冷肃面前。冷肃嘿嘿一笑,也不用勺子,端起来一饮而尽。

“哪儿能啊,我这么聪明,最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了。”冷肃看着靳辰,一副求肯定求表扬的模样。

靳辰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脑袋:“快吃饭。”

墨青轻飘飘地看了冷肃一眼,最近冷肃天天缠着靳辰,让墨青有点小不爽,在想是不是给冷肃找点事情做……

那边魏琰换了一身衣服过来,结果跟冷肃撞衫了,他瞪了冷肃一眼,又回去换衣服了。

冷肃嫌弃地看着魏琰的背影说:“傻兮兮的,重点根本不是他穿什么衣服好吧?”

靳辰表示她家苏苏小弟真的很聪明,相对来说,沉浸在即将娶媳妇儿的喜悦中有些晕头转向的魏琰确实是傻兮兮的。

最后魏琰还是穿了他第一次穿的那身宝蓝色锦袍,因为他不想跟冷肃撞衫,也不想跟墨青撞色。

“走吧。”墨青站了起来说。

魏琰愣了一下,看着墨青和靳辰两手空空就要出门:“不带礼物吗?”

“带什么礼物?”靳辰白了魏琰一眼,“万一人家不答应,礼物不是白送了吗?”

魏琰看着靳辰欲哭无泪:“嫂嫂,你真是持家有道。”

靳辰并没有提前通知宋国公府说她今日要上门,准备给宋老国公一个“惊喜”。那边宋舒刚吃完饭就听小翠说宋老国公要出门,立刻站了起来。

“爷爷要去哪里?”宋舒一边往外走一边问小翠。

小翠笑嘻嘻地说:“老太爷说要去王府看小少爷。”

宋舒加快脚步往外走,在宋老国公快要出门的时候拦住了他。

“舒儿,你今天没事吧?跟爷爷一起去看看晚秋和安安。”一向不喜欢带下人的宋老国公手中还提着一个盒子,里面是带给靳晚秋的点心,那是以前靳晚秋在宋家很喜欢吃的一种。

“爷爷。”宋舒拉着宋老国公说,“咱们明天再去好不好?”

“为什么?”宋老国公愣了一下,“你有事就去忙,不用非要跟爷爷一起去。”

宋舒挽住宋老国公的手臂说:“爷爷,昨天靳辰说她今天要来家里做客啦。”

“靳家小五丫头要来?”宋老国公呵呵一笑说,“你们年轻人一起玩儿就好了,爷爷还是去看晚秋和安安了。”

“宋爷爷。”

宋舒正不知道该怎么跟宋老国公说的时候,不远处响起了靳辰的声音。

靳辰和墨青并肩而来,墨青那头银发依旧是很引人注目的存在,两人得天独厚的容貌让人每次见到都为之惊艳。

而靳辰和墨青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一个男人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锦袍,左脸上有一道伤疤,右脸上戴着一块古朴的银色面具,让人很难看到他原本的容貌。另外一个男人看起来像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一张白嫩嫩的娃娃脸看起来单纯可爱,嘴角还噙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

客人都上门了,宋老国公也不好意思说他有事要出门,让宋舒招待,因为来的不止有靳辰,还有墨青和另外两位宋老国公并不认识的男子。

一行人在宋国公府的正厅落座,下人上了茶之后就都退下了。宋老国公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丫头,你今日上门有什么事啊?”

宋老国公当然看出靳辰不是来找宋舒玩儿的,不然不会带着墨青,而且还带了两个生面孔,到这会儿都还没有介绍他们是什么人。

宋舒就坐在靳辰对面,魏琰正襟危坐,也不敢一直盯着宋舒看,冷肃却时不时对着宋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让宋老国公心中感觉有些怪异。

“宋爷爷,咱们都不是外人,晚辈就开门见山了。”靳辰看着宋老国公微微一笑说道。

宋老国公点头:“有话就直说。”

靳辰看了宋舒一眼,然后对宋老国公说:“宋爷爷,我们今日上门,是来提亲的。”

宋老国公直接愣在了那里,有些不解地问:“提什么亲?”

墨青看了魏琰一眼,魏琰会意,伸手拿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在宋老国公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起身对着宋老国公行了个大礼,神色认真地说:“晚辈魏琰,欲求娶宋老国公的孙女宋舒,望宋老国公成全。”

宋老国公乍一看到死而复生的魏琰,心中太过震惊,声音都变了调:“你怎么还活着?!”宋老国公当然认得魏琰这张脸,之前因为宋舒的事情,宋老国公不知道在心中骂了魏琰多少次。

“此事说来话长。”魏琰就躬身站在宋老国公面前,声音平静地把他为何会选择假死离开魏国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魏琰讲完,宋老国公神色还是有些惊愕,脸色也不太好看。到了这会儿,宋老国公当然知道靳辰和墨青带着魏琰上门的目的了,只是他看着面前的魏琰,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更别提同意把宋舒嫁给他了。

当然了,魏琰解释了他为何会假死,宋老国公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宋老国公是欣赏魏琰这种敢于舍弃的性格的。但如果魏琰要求娶宋老国公的宝贝孙女宋舒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是什么时候来到千叶城的?”宋老国公看着魏琰问,神色已经有些不悦了。距离魏琰假死的事情已经过去有段时间了,魏琰如果真的在意宋舒的话,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告知宋舒这件事,省得宋舒伤心难过吗?

宋老国公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宋舒,却发现宋舒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似乎对于魏琰的出现一点儿都不意外!宋老国公猛然意识到,宋舒在这之前已经知道魏琰没死,而且他们私下里肯定见过面了!这让宋老国公对魏琰更加不满了。

“晚辈是上月来到千叶城的。”魏琰选择了说实话。

宋老国公冷哼了一声:“那为何今日才上门?”

魏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看了一眼宋舒,然后对宋老国公说:“因为晚辈假死的事情,让舒儿伤心难过,她一直不肯原谅我,所以才……”

“舒儿也是你叫的?”宋老国公瞪了魏琰一眼,“你这话什么意思,舒儿现在原谅你了?”

“爷爷,我……”宋舒想要说话,却被宋老国公瞪了一眼:“没问你!”

宋舒弱弱地闭嘴了,那边魏琰垂眸说:“是的,舒儿已经原谅晚辈了,我们是两情相悦,请老国公成全。”

宋老国公面色沉沉地看着魏琰,沉默了一会儿,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老夫不同意!你死了这条心吧!”

魏琰一点儿都没恼,恭敬地对宋老国公说:“不知老国公对在下有什么不满意?晚辈可以改。”

“好!既然你问了,老夫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宋老国公看着魏琰神色严肃地说,“你是魏国皇子,老夫并不想让舒儿嫁入皇室,还是魏国的皇室。”

“晚辈现在抛弃那个身份了。”魏琰神色认真地说。

“哼!你说得轻巧,出身哪里是能抛弃的?”宋老国公看着魏琰说,“你以为你遮遮掩掩地躲在千叶城,就没有人知道了吗?就算未来你也不打算回魏国去争什么权势地位,就算你可以安心过平凡的日子,但是那些想要对付魏国皇室的人,还是会盯上你,会盯上你的妻儿,因为你的父皇和母后,永远都不会不认你这个儿子!”

“老国公说的是,但晚辈可以发誓,晚辈可以保护好舒儿,保护好我们的孩子。”魏琰看着宋老国公神色坚定地说。

其实宋老国公的反应是正常的,魏琰也知道宋老国公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他固然可以选择抛弃魏国皇子的身份,但是一旦被某些别有居心的人知道他还活着,并且知道他在哪里,他和他的妻儿依旧无法得到安宁。宋老国公有句话说的一点儿没错,魏皇和乔皇后永远都不会不认魏琰这个儿子,而这代表着,魏琰其实永远没有办法真正抛弃他的皇族出身。

但这些问题魏琰在一开始做决定的事情就都想过了。他不是想要逃避,只是想主动远离。事实上他也永远都不会不认他的父母,如果未来某天,魏琰的父母兄长遇到什么危险,魏琰也不会真的坐视不理。

但以上这些,都跟魏琰要和宋舒在一起没有任何关系。不管魏琰的身份是皇子还是平民,他爱宋舒的心是一样的。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魏琰未来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他的妻儿。

“说得好听。”宋老国公看着魏琰神色不愉地说,“不说过去,也不谈你的出身,你现在是个连真实身份都不能让人知道,连真正容貌都不敢让外人看到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说给舒儿幸福?”

魏琰神色认真地说:“这些事情晚辈都考虑过了,身份和容貌都是外在的东西,晚辈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晚辈只是抛弃了魏国逍遥王的身份,但晚辈并不是真的一无所有,晚辈有能力给舒儿幸福。”

“你不是一无所有?你是想说你有很多财富吧?”宋老国公看着魏琰冷哼了一声说,“但老夫的孙女要嫁的人,不需要有很多财富,但必须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宋爷爷,那些真的重要么?”靳辰开口了,看着宋老国公神色认真地说,“宋爷爷不妨问问宋舒,她想要嫁一个什么样的人?”

宋老国公愣了一下,转头看了宋舒一眼,突然想起以往他每次提起要给宋舒说亲的时候,宋舒总是神采飞扬地对他说:“我要嫁一个我自己喜欢的男人!”

宋老国公以往总是置之一笑,说宋舒没羞。可是这会儿宋老国公看着宋舒,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宋舒如果真的说她喜欢魏琰,她非魏琰不嫁的话,他还怎么反对?

宋老国公就宋舒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宋舒爹娘死得早,就是宋老国公看着她长大的,平素祖孙俩的关系十分亲密。宋老国公宠宋舒,从小到大不管宋舒想要什么,宋老国公都会尽力满足,不管谁欺负宋舒,宋老国公都无法忍受。

宋老国公其实考虑过宋舒嫁人的事情。宋舒当然是要嫁人的,宋老国公曾经在靳家上门提亲的时候觉得靳松还不错,是因为靳家跟宋家是知根知底的,靳松为人很老实,宋老国公觉得宋舒不会受人欺负。但只是因为宋舒说不喜欢靳松,宋老国公就歇了那个心思。

之后宋老国公唯一考虑过的人是靳飞宇,依旧是靳家的公子。一来是因为宋老国公确实很欣赏靳飞宇这个人,二来他还是觉得宋舒嫁到知根知底而且家里简单的靳家去,一定不会受委屈。但是后来也不了了之了,主要原因还是宋舒说她不喜欢靳飞宇。

可以说,宋老国公考虑宋舒的亲事的时候,想的很多,要求很高。他要求对方是知根知底的人家,就像靳家一样。他要求对方家里人口简单,家风清明,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或者事情,就像靳家一样。他要求宋舒嫁的男人要正直善良,要努力上进,而且绝对不能纳妾,就像靳家的公子一样。

可偏偏,宋舒喜欢的是魏琰。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魏琰都不符合宋老国公对孙女婿的期待,如果让宋老国公在靳飞宇和魏琰之间选一个让宋舒嫁的话,宋老国公毫无疑问选择的是靳飞宇。

但宋老国公这会儿意识到一件事,这是宋舒的亲事,是宋舒要嫁的男人,选择权不在宋老国公这里,而在宋舒那里。疼爱宋舒的宋老国公事实上自始至终都没打算罔顾宋舒的意愿,替宋舒做决定,不然也不会因为宋舒撒娇说一句她不喜欢,就不再考虑靳家公子。

“舒儿,”宋老国公看着宋舒,一开口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告诉爷爷,你真的要嫁给魏琰吗?”

宋舒看着宋老国公点了点头:“爷爷,我喜欢魏琰。”

我喜欢魏琰……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足以让宋老国公心中对魏琰所有的不满,都无法再说出来。

宋老国公眼神复杂地看着宋舒,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叹了一口气说:“罢了。”他是真的不喜欢魏琰这个人,更不想要魏琰娶走他唯一的宝贝孙女,但宋舒喜欢,他还能说什么呢?宋老国公希望自己的孙女能够开心快乐,不管想要什么都能得偿所愿,他不希望再看到宋舒伤心流泪。

“多谢爷爷成全!我一定会好好待舒儿的!”魏琰神色一喜,又对着宋老国公行了个大礼,十分上道地直接改口叫爷爷了,还对着宋老国公再次表态说他会对宋舒好。

谁知宋老国公瞪了魏琰一眼,很快转移了视线,一副不想理会魏琰的样子,转头看着靳辰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丫头,老夫就把舒儿交给你了!”

“噗哈哈哈哈!”听到宋老国公的话,一直在旁边坐着当背景板的冷肃实在忍不住,直接笑喷了,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太逗了!明明是魏琰要娶宋舒,还巴巴地对着宋老国公表决心,结果宋老国公说把宋舒交给靳辰了,这分明就是根本信不过魏琰,并且十分嫌弃魏琰,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嘛!

魏琰的脸色那叫一个尴尬,宋舒也偷偷笑了起来,觉得魏琰现在吃瘪的样子很好玩儿。

魏琰可怜兮兮地看了宋舒一眼:媳妇儿,你爷爷欺负我,你还笑!

宋舒十分傲娇地看了回去:爷爷欺负的就是你,谁让你以前欺负我来着!

魏琰已经预感到他娶了宋舒之后,会跟宋老国公相处有多么“融洽”了。

那边靳辰听到宋老国公的话,直接笑了起来:“宋爷爷放心,有我在,宋舒绝对不会受委屈的。如果魏琰胆敢欺负宋舒,我一定揍他。”

“可这亲事……”宋老国公虽然决定成全宋舒,但这怎么成亲,还真的是个问题。宋国公府也不是一般人家,宋舒这个小姐如果要嫁人的话,绝对会有很多人关注,就连皇室也会调查清楚宋舒嫁的男人究竟是谁。如果突然冒出来一个身份来历都成谜的男人要娶宋舒,宋家还答应了,首先夏国皇室就不会让他们这样蒙混过去。

“宋爷爷请放心,一切我们都会安排好的。”靳辰看着宋老国公微微一笑说道。魏琰的身份确实是个问题,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都可以想办法解决。

“那婚期的话,就定在明年吧。”宋老国公想了一下之后说。他是绝对相信靳辰的,刚刚想着宋舒嫁给魏琰,那跟靳辰就是妯娌,以后会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想来靳辰是绝对不会让宋舒受任何委屈的。至于魏琰,宋老国公不想理他。

这会儿是七月下旬,魏琰想的是最慢也得一个月之内就成亲,可没想到宋老国公一开口就要把婚期定在明年!万一回头宋老国公又说定在明年年底,他岂不是要崩溃?!

“婚期还是尽早一点吧。”靳辰跟宋老国公商量,“魏琰年纪不小了,如今我们做兄嫂的为他操持,想早点让宋舒过门。宋爷爷放心,以后他们就住在千叶城,离国公府很近,宋爷爷想让他们住在国公府也没问题。”

“如果老夫要求魏琰入赘宋家呢?”宋老国公看着靳辰试探性地问道。

靳辰还没说话,那边魏琰响亮地说了一声:“爷爷,我愿意!”

宋老国公无语地看了魏琰一眼:“没出息!”他也只是问一句而已,倒真没想让魏琰入赘,他又不是没有孙子。

冷肃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终于引起了宋老国公的注意,宋老国公问靳辰:“那位是?”

靳辰微微一笑说:“我的义弟,年纪小不懂事,宋爷爷不用理会他。”

宋老国公也不再管冷肃,把魏琰晾在一边,继续跟靳辰商量:“婚期定在今年也可以,那就三个月之后吧。”作为要嫁孙女的一方,宋老国公这要求完全是合情合理的,因为成亲之前还要走不少流程,那些都是礼数,不能少。

“爷爷,下个月就有吉日。”着急的魏琰开口对宋老国公说。

宋老国公抬脚就朝着魏琰踹了过去,没好气地说:“臭小子,你想得美!”

“噗哈哈哈哈!”那边冷肃已经笑得快要在地上打滚了,觉得魏琰在宋老国公面前像个受气小媳妇儿一样,实在是太逗了!

“爷爷,就下个月嘛。”宋舒在魏琰求救的眼神中,厚着脸皮对宋老国公撒娇。

宋老国公当即就怒了:“臭丫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嫁给这个臭小子吗?真是太让爷爷伤心了!”

“爷爷……”宋舒脸色微红,“早晚不都一样吗?”其实宋舒也是怕她万一突然怀孕就麻烦了,想着还是尽快成亲好了。

“敢情你们都是一早就串通好的!”宋老国公瞪着宋舒和魏琰说,“那还来问老夫做什么?”

“爷爷,一切还是您拿主意。”魏琰赶紧讨好地对着宋老国公笑笑。事实上今天的事情已经够顺利了,魏琰知道宋老国公是真疼爱宋舒,如果不是宋舒开口的话,宋老国公不会同意的。而让宋老国公放心的是靳辰,不是魏琰,魏琰想想也是觉得心好累。

“老夫要看看吉日再定,你们都别说了!”宋老国公拍了一下桌子,不容置疑地说。真是憋屈,要把孙女嫁给一个他不喜欢的男人就算了,婚期还要定得那么仓促?宋老国公当然不乐意。

靳辰和墨青带着魏琰和冷肃从宋国公府离开的时候,魏琰满脸的喜色都掩饰不住,他终于可以娶媳妇儿了!

那边冷肃一直在调侃魏琰:“小舒儿她爷爷根本看不上你,看上的是我家小姐姐!哈哈哈哈!”

魏琰瞪了冷肃一眼:“你这个万年光棍儿还敢取笑我?有本事你也娶媳妇儿啊!”

冷肃嘿嘿一笑:“才不要!我跟我家小姐姐在一起就挺开心的,娶媳妇儿干嘛?”

魏琰鄙视地看了冷肃一眼:“幼稚。”

关于宋国公府的小姐宋舒突然定亲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这事儿确实很突然,因为之前并没有任何风声传出来。而很多人在打听是哪家跟宋家结了亲,打听之后都有些意外,因为据说跟宋家结亲的是墨府。

千叶城的墨府也算是个神奇的存在,因为主人是魏国的墨王爷和墨王妃。而这次要娶宋家小姐的,是墨王爷的义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湖人,名叫乔翊。

这门亲事倒是跟靳飞宇和关妍之的亲事差不多,都让人觉得意外并且认为门不当户不对。宋舒的出身可是极好的,千叶城里想跟宋国公府结亲的人家很多,只是宋家都看不上。谁知道眼光很高的宋老国公选来选去,最后给自己的孙女选了一个籍籍无名的江湖人。

消息传到安平王府的时候,安平王夫妇都很意外,齐皓诚却一点儿都不意外的样子。

“诚诚,难道你认识那个名叫乔翊的人?”安平王妃问齐皓诚。他们跟宋国公府算是走得很近的,因为靳晚秋的关系,宋老国公还隔三差五来王府做客,却从没提起过宋舒的亲事,这突然一下子就定亲了。

“认识啊。”齐皓诚微微一笑说,“我们很熟的,那人不错。”

靳晚秋看了齐皓诚一眼,心中了然。她在想那个名叫乔翊的,应该就是魏琰吧。墨青的义弟,事实上是墨青的表弟,而什么江湖人更是无稽之谈。不过靳晚秋觉得只要宋舒喜欢,她跟魏琰在一起挺好的。魏琰如今不是魏国的逍遥王了,跟着墨青和靳辰一起生活,宋舒嫁给他不会受委屈的。

靳放听说之后还去了一趟墨府,问墨青和靳辰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不知道墨青还有一个义弟,突然冒出来就跟宋舒定亲了。

墨青没说什么,只是让魏琰露出真面目让靳放看了看,靳放最后神色复杂地走了。

如此,这桩亲事算是定下来了。宋老国公找人合了魏琰和宋舒的八字,算了最近的吉日在八月十九,直接定了下来。女大不中留,宋老国公虽然不舍得,但也不会真的为难魏琰和宋舒。毕竟就像靳辰说的,魏琰和宋舒以后会在千叶城生活,随时都能见到。

秋猎回来已经有五天时间了,之前去参加秋猎的人最近心里都有个疑问:皇上到底要如何处置太子?

夏毓杰回到千叶城之后就进了太子府,这几天一直没有出来过,也没有见其他人进出太子府。而夏皇曾经放言要废太子,却一直没有下旨。

夏毓轩最近蹦跶得很厉害,暗中拉拢了不少大臣,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取代夏毓杰的样子。颜贵妃也是抓住一切机会往夏皇身边凑,甚至安排自己身边貌美的宫女伺候夏皇,讨夏皇的欢心。

颜贵妃的讨好,夏皇都照单全收。在颜贵妃试探性地问夏皇准备如何处置太子的时候,一向最不喜欢后宫妃嫔干涉政事的夏皇竟然好脾气地说他已经想好了,过两日就把太子废掉。

颜贵妃和夏毓轩都大喜过望,算着时间过了两日之后,夏皇果然在早朝的时候,直接下旨说废除夏毓杰的太子之位,册封夏毓杰为睿王,从其他皇子中另行选择一位做太子。至于选谁,改日再议。

一石激起千层浪。百官本来还在想着夏皇好几日都没有动静,是不是不打算废太子了,谁知道夏皇突然就宣布废了夏毓杰,连个理由都没说。

太子府的牌匾当天就被摘了下来,挂上了新的牌匾,上面写着“睿王府”三个大字。夏毓杰始终都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最近连早朝都没有去。很多在暗中观望的人都想看看夏毓杰会不会找某些大臣支持他,但是并没有。甚至在夏皇开口说要废太子的时候,没有人敢为夏毓杰说一句话。因为夏毓杰之前睡了夏皇女人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至于夏毓杰是不是被陷害的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夏皇认定了,夏毓杰就得倒霉。

一夕之间,夏国皇室太子被废,储位虚空,皇室和朝堂上表面平静依旧,实则暗流涌动。

魏琰亲事已定,自己准备聘礼,装饰新房,忙得不亦乐乎。冷肃在一旁借着帮忙的名义,时不时给魏琰添个乱,觉得很有意思。

靳辰和墨青之前在墨府草药园里种下的药材都活下来了,而且长势很好。从百毒禁地里移植回来的草药只用掉了一半的空地,另外一半墨青命人暗中搜罗了很多靳辰说想要种植的药材,都已经种下了。

曾经的牡丹园彻底变成了草药园,而且成了墨府的一块禁地,一般人都不让靠近,因为里面的每一株药材都价值不菲,万一踩坏了就不好了。那株紫心果树不仅活了,而且原本上面未成熟的果子也有两颗快要成熟了,晶莹的紫色看起来特别诱人。

靳辰和墨青从秋茗山上带回来的小鹿很快就适应了在墨府的生活,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到花园里去撒欢儿,在府里到处跑。除了草药园之外,其他地方都任由它去。

魏琰还是天天晚上溜到宋舒那里去睡,亲亲抱抱的事情没少做,不过也仅此而已。

有时候白天魏琰也去宋国公府,宋家的下人都知道魏琰即将成为他们的姑爷,所以没有人拦着魏琰,魏琰就光明正大地去宋舒的院子里坐坐然后再离开。

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天魏琰又去找宋舒,一直想跟魏琰聊聊的宋天行听说魏琰又来了宋家,就起身去了宋舒的院子。

宋天行站在门口的时候,没有看到下人,门只是虚掩着,宋天行推门就进去了。

只是下一刻,宋天行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因为房间里就魏琰和宋舒两个人,宋舒坐在魏琰的腿上,两人亲得难舍难分,魏琰的手还不安分地都快摸到宋舒的胸口了!

宋天行咳了两声,那边被魏琰撩拨得有些意乱情迷的宋舒猛然回神,从魏琰身上下来,满脸通红,有些不知所措地低着头站在那里。魏琰年轻气盛,虽然说要等着洞房花烛夜再开荤,但是美人在怀总是想讨点福利。宋舒院子里的下人一般在魏琰来之后都识趣地出去了,魏琰和宋舒没想到宋天行会突然过来。

宋天行瞪了宋舒一眼,也没舍得训斥她,转头看着魏琰的眼神就很是不善了,面色不悦地说了一句:“我有话要跟你说!”话落转身就走。

“舒儿别担心,我去跟二哥聊聊。”魏琰握了握宋舒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宋舒微微蹙眉:“你们别打架。”

魏琰浑不在意地说:“舒儿放心,二哥要打我的话我不会还手的。”这种事情确实是魏琰的错,毕竟还没成亲,跑上门来“欺负”宋舒,魏琰已经预见到自己会被宋天行揍了。

没等宋舒再说什么,魏琰已经出门跟着宋天行走了。宋舒摸了一下自己发烫的脸,心中在想还好她爷爷和二哥都不知道她已经跟魏琰有过夫妻之实了,不然他们肯定会想要砍了魏琰。

------题外话------

看到本章标题的时候,大家是不是都以为那句话是宋舒说的?O(∩_∩)O哈哈~

五月来了,天气热了,亲爱的们要注意防晒补水呦↖(^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