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你身体是不是太虚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傍晚,靳辰和墨青见到魏琰的时候,魏琰鼻青脸肿,一副狼狈样。

“你干嘛去了?”靳辰问魏琰。

魏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没事,皮外伤,嫂嫂再给我点药,上次那个用着不错。”

靳辰拿出一瓶药扔给魏琰,看着魏琰似笑非笑地问:“你不会是去宋家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被宋家老爷子撞见了吧?”靳辰和墨青都知道魏琰这些日子一到晚上就不见了,大清早才回来,去了哪里很好猜到。

“咳咳。”魏琰一边擦药一边说,“没那么严重,只是被宋天行撞见了而已。”宋天行毕竟是个年轻人,还好说话一点。如果今天这事儿真让宋老国公撞见了,魏琰才真的会悲剧。

“没剩几天就要成亲了,别再老去宋家丢人了。”墨青坐在一旁,看着魏琰微微皱眉说,“上次给你的那本剑谱练了没有?”

“哪有时间?”魏琰擦着药说,“等我成亲之后有空再说。”

“从明天就开始练。”墨青看着魏琰不容置疑地说,“我给你找了个陪练。”

“啥?陪练?”魏琰愣了一下。

“小琰琰,就是兄弟我啊!”冷肃从外面进来,看着魏琰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你家表哥说把你交给我了,让我督促你好好练功,你放心,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魏琰欲哭无泪:“表哥,不用对我这么狠吧?”练功就练功,有必要找陪练吗?找陪练就找陪练,有必要找冷肃这个坑货来折磨他吗?魏琰都能预见冷肃会怎么虐他,可他武功不如冷肃,只有被虐的份儿。

“就这么定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苏苏,接下来辛苦你了。”

冷肃嘿嘿一笑,拍着胸脯说:“放心放心!保证把魏琰调教成一个高手!”

魏琰好想死一死,就算要折磨他,能不能先让他娶了媳妇儿再说?等明天他被冷肃虐了都没有人在身边安慰他,去找宋舒还得防着不能被宋家人发现,他怎么就这么苦逼呢……

魏琰和冷肃都走了,靳辰看着墨青微微一笑:“你有兄长如父的感觉了。”

墨青有些无奈地笑笑:“魏琰武功太弱,而且太懒,不管不行。”

靳辰微微点头:“的确,苏苏会好好管着他的。”

墨青和魏琰是兄弟,魏琰从小就是娇贵身子,怕苦怕累,练武也是半吊子。以前墨青说,魏琰总是不听,依旧我行我素,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但是如今情况不一样了,魏琰抛弃了魏国逍遥王的身份,想要过平凡日子,而且要娶妻了,那他必须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和妻儿,才能真正拥有不被打扰的安宁生活,未来就算遇到什么麻烦,也不会太被动。墨青和靳辰不可能一辈子都护着魏琰,总有照顾不到的时候。

所以墨青专门给魏琰找了一本很适合他修炼的剑谱,练成之后魏琰的实力能够得到很大的提高,不过想要练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墨青知道魏琰的懒怠性子,心知魏琰不会好好修炼,所以就找了冷肃,说让冷肃去做魏琰的陪练。

冷肃很乐意,因为他可以光明正大地虐魏琰,魏琰还不得不忍着,想想就觉得很爽。而墨青想着这样一来冷肃有事做了,就不会天天缠着靳辰了,忒烦。

当天夜里魏琰没敢再去宋舒那里,第二天好不容易想要睡个懒觉,结果被冷肃掀了被子。

魏琰睡眼惺忪地穿好了衣服,冷肃一鞭子就抽到了他身上:“这么懒怎么能练好武功?现在立刻出发,绕着墨府跑十圈!”

魏琰瞬间清醒,瞪着冷肃气得说不出话来。其实冷肃用的鞭子是他自己从花园里折的一根藤条,上面还挂着几朵粉粉的小花,软软地抽在身上根本就不疼,但是魏琰觉得很耻辱啊!

“快去!再不走加十圈!”冷肃手中的藤条又朝着魏琰打了过来。

魏琰认命,一溜烟儿地跑了过去。冷肃嘿嘿一笑,挥舞着手中的藤条跟了出去。其实魏琰修炼那本剑谱上面的武功,跟跑步没啥关系,这是靳辰特意为魏琰制定的训练计划,早上是体能训练,下午才开始练剑。

苦逼兮兮的魏琰感觉自己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被冷肃花样虐了一个上午之后,感觉命都去了半条,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去吃饭,吃完饭休息半个时辰然后开始练剑。”魔头陪练冷肃板着脸对魏琰说。

魏琰欲哭无泪:“我没有力气了。”

“这才刚开始,必须坚持住。”冷肃踢了魏琰一脚,“快点去吃饭!”

魏琰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冷肃颠儿颠儿地跑去跟靳辰汇报工作,得了靳辰的一句夸奖和靳辰亲手给他夹的一只鸡腿,感觉精力十足,准备下午接着虐魏琰。

那边跟魏琰正在热恋中的宋舒知道魏琰昨天被宋天行打了,不过宋天行没让宋舒再见魏琰,打完直接把魏琰赶走了。当晚小翠非要在宋舒的房间睡,说是老太爷和世子爷吩咐的。

宋舒不知道宋天行把魏琰打成什么样了,一大早就想出门去墨府看看,结果夏蝶衣说让她陪着散步。好不容易散完步了,宋舒把夏蝶衣送回去,准备出门的时候,小翠抱了几匹布过来,说宋老国公让宋舒学做衣服。

等宋舒趁着小翠不注意,偷偷从宋国公府溜出去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了。

她一路畅行无阻地进了墨府,见到魏琰的时候,魏琰还在墨府的演武场上练剑。因为累极,魏琰脚步虚浮,满头大汗,转头看到宋舒站在不远处,扑通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

“身体太弱了太弱了!”冷肃一脸嫌弃地踢了魏琰一脚,“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记得早起去跑步,不然揍你啊!”

冷肃话落就跑到了宋舒身旁,看着宋舒嘿嘿一笑说:“小舒儿,咱们一起喝酒去呗!”

从地上爬起来的魏琰瞪着冷肃,简直想用目光把冷肃给戳死。冷肃虐他还不够,竟然还勾搭他媳妇儿?!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改天吧。”宋舒推开冷肃,就朝着魏琰走去,魏琰才感觉心里舒服了不少,一把搂住宋舒的肩膀,得意地看了冷肃一眼:这是我媳妇儿,你滚远点儿!

冷肃唇角微勾:“哎呀,天色都这么晚了,小舒儿,我去通知你二哥过来接你回家啊!”

宋舒神色一僵,她可是偷跑出来的,不想被宋天行知道。魏琰赶紧叫住了冷肃:“苏苏,咱们有事好商量。”

冷肃嘿嘿一笑:“哎呀呀,好苦恼啊,我那些属下都该换新衣服了,可是我没钱。”

魏琰十分财大气粗地说:“都算我的。”断魂楼怎么可能没钱?冷肃就是想要宰魏琰一笔,魏琰知道。

冷肃满意地点点头:“好说好说。”话落还暧昧地对着魏琰和宋舒眨了眨眼睛,“这里没有人来,你们可以随意哦,如果魏琰还有力气的话,哈哈!”

冷肃走了,魏琰看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好想砍他一刀。”

“你不是苏苏的对手啦!”宋舒的话又在魏琰心口戳了一刀。

两人在演武场的石阶上坐了下来,宋舒打量了一下魏琰的脸说:“没有伤,还在练剑,看来昨天我二哥没打你,那我就放心了。”

“怎么没打?”魏琰表示不服,“昨天你二哥把我打得脸都肿了,这是擦了药已经好了。”

“好了就没事了嘛。”宋舒微微一笑,伸手戳了一下魏琰脸上的伤疤,笑嘻嘻地说,“真的好丑啊!”

魏琰不可置信地看着宋舒:“你是我媳妇儿吗?连你也嫌弃我。”

宋舒伸手挽住了魏琰的胳膊,十分无辜地说:“我即将成为你的媳妇儿,但我依旧很嫌弃你。”

魏琰感觉身心俱疲,为什么别人家的媳妇儿都是温柔可爱体贴型的,他家媳妇儿对他一如既往的毒舌……

“你怎么突然要练剑了?而且练个剑而已,都累成这样,你身体是不是太虚了?”宋舒看着魏琰问。

魏琰扶额:“舒儿,我身体真的很好的,等成了亲你就知道了。”

宋舒脸色微红,伸手就拧住了魏琰的耳朵:“不准胡说八道。”

“嘶!疼!”魏琰龇牙咧嘴地把自己的耳朵解救了出来,一把抱住宋舒说,“我需要安慰,让我抱抱。”

宋舒没有动,任由魏琰抱着她,开口问魏琰:“你倒是说说,你今天经历了什么啊?”

“还不是我那对无良的表哥和嫂嫂。”魏琰气哼哼地说,“墨青突然心血来潮扔给我一本剑谱,说让我从今天开始练剑,还让冷肃做我的陪练,冷肃根本就是来折磨我的。”

“这样啊。”宋舒眼中带着笑意,“那是因为你武功太弱了嘛。”

魏琰苦逼兮兮地看着宋舒:“舒儿,你到底哪边儿的?”

宋舒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我当然是你……家嫂嫂那边的!爷爷说把我交给靳辰了,嘻嘻。”

这话魏琰没法儿接,于是直接拉着宋舒来了个缠绵的长吻,终于让宋舒乖乖地靠在他怀里听他说话不怼他了……

听完魏琰说他今天的训练项目,宋舒有些同情地看着魏琰说:“辛苦你了。”

魏琰终于得到一点安慰,本想让宋舒去跟靳辰求情,让他不用这么累,谁知道宋舒接着说:“你表哥和靳辰都是为了你好,我相信你可以办到的!”

听到宋舒最后那句话,魏琰心中豪气油然而生,他家女人的意思是觉得他很厉害他很能坚持他很男人,他可绝对不能认怂了!

于是魏琰看着宋舒说:“我当然能办到的,不过你今晚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睡?”

“不行。”宋舒摇头,“我是偷偷溜出来的,要赶紧回去了,不然被爷爷和二哥发现的话,他们又该揍你了。”

他们又该揍你了……魏琰看着宋舒一点儿都不留恋地跑了,脑海中还一直回荡着这句话,他无语望天,这日子一点儿都不逍遥快活……

太子夏毓杰已经被废,成了没有任何实权的睿王爷,如今夏国皇室的皇子中最显眼的那个变成了三皇子夏毓轩。

原本朝堂上因为储君之位由谁来坐应该有一番争斗和较量,可神奇的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很多官员已经都在明里暗里支持夏毓轩了,而夏毓轩一派眼中最大的对手,当然就是靳贵妃的两个儿子,尤其是四皇子夏毓敏。夏毓轩把夏毓敏当成了劲敌,倒不是因为他出身比夏毓敏差,也不是因为夏皇更喜欢夏毓敏,只是因为夏毓敏的舅舅是靳放。

靳将军府在夏国的地位相当之高,靳放是夏国大军的主将,手中权力很大,并且一直都很得夏皇的信任,绝对是夏皇的心腹。靳家的姻亲也都相当显赫,并且是夏毓轩拉拢不了的。

靳夫人是姚丞相的亲妹妹,靳扬娶的是姚丞相的嫡女,靳晚秋嫁去过宋国公府,现在又再嫁进了安平王府。这几家,绝对是夏国贵族中最上层的存在了,而且关系太好,根本离间不了。靳飞宇的未婚妻说是个江湖女子,但关妍之的爷爷可是曾经的天下第一高手。而靳辰和墨青就更不用说了,即便墨青是个闲散王爷,但墨青和靳辰本身的实力都足以让人心生畏惧。

所以夏毓轩知道,无论有多少官员支持他,可能都比不上靳放一个。一旦靳放摆明了态度要扶持夏毓敏上位,站在夏毓敏身后的就不只是靳将军府,还会有姚丞相府、宋国公府和安平王府。

夏毓轩一派的人一直盯着靳贵妃母子和靳家的动向,只是让他们很奇怪的是,什么动向都没有。

靳贵妃在后宫里越发低调了,甚至在跟颜贵妃对上的时候,会选择息事宁人。夏毓敏和夏毓信一如既往地低调,每天练武看书,接触最多的是教导他们的太傅,基本都不在外面走动。

而靳家一切如常,靳放和靳扬没有去看过夏毓杰,也没有跟靳贵妃母子接触过,该做什么做什么。靳放在朝堂上面也不多说话,更没有对储位一事发表任何看法。

姚丞相、宋国公府和安平王府就更没有什么异样了,宋国公府还给宋舒安排了一门在外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的亲事,要把宋舒嫁给墨青的义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湖人。

这些都让夏毓轩觉得意外并且不解,但又觉得对他来说是好事,因为在夏毓轩看来,只要夏毓敏和夏毓信不跟他争,太子之位十有八九就是他的了。

睿王府。

深夜时分,夏毓杰没有休息,还在看书。他瘦了一点,不过精神还好。

靳扬突然出现,夏毓杰微微一笑,似乎并不意外,开口招呼靳扬坐下。

“你夫人怀的是儿子吗?”夏毓杰开口,跟靳扬说起了家常。

靳扬微微点头:“是儿子。”姚芊芊是刚进门没多久就怀上的,现在已经快八个月了,之前太医把脉已经看出是儿子,不过外人并不知道。

“很好。”夏毓杰微微点头,“那位墨青的义弟你见过了吗?”

靳扬点头:“见过。”

夏毓杰唇角微勾:“其实那人是魏琰吧。”

靳扬愣了一下,心知夏毓杰已经猜到了,也没有否认。夏毓杰笑着说:“我一直都觉得魏琰没死,突然冒出来一个墨青的义弟,想来应该是他,这门亲事倒是极好的。”

靳扬点头,转移了话题:“不知太……王爷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夏毓杰神色平静地看着靳扬问:“其实这些日子外面的事情我都知道,靳家真的不打算扶持夏毓敏吗?”

看到靳扬微微点头,夏毓杰就笑了:“你爹这么多年从没有行差踏错,深得父皇信任,不是没有原因的。”

夏毓杰这些日子像是闭关一样没有出过门,但是朝堂中的事情,千叶城中的大事他都一清二楚。夏毓杰不意外夏毓轩冒头,甚至都不意外某些官员会被夏毓轩拉拢。夏毓杰原本怀疑陷害他的人就是夏毓轩,只是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

而让夏毓杰有些意外的是靳家的态度。夏毓杰知道靳家并不算是太子党,靳放不会为了他反对夏皇的决定,他觉得这很正常,而且他本就没打算反抗夏皇,所以根本不需要谁为他出头。

夏毓杰只是意外靳放竟然一点儿要支持夏毓敏的意思都没有。客观来说,靳放是夏毓敏的亲舅舅,靳放支持夏毓敏当太子其实是人之常情,是天经地义的。以前有夏毓杰占着太子的位置,靳放没有那个心思,但是如今夏毓杰已经被废了,靳放还是没有那个心思,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不光夏毓轩觉得靳放的表现不正常,夏毓杰也会这样觉得。如今靳扬出现,夏毓杰在确定靳家真的没有打算支持夏毓敏当太子的同时,也清楚了靳家的态度。靳放什么都没做,并不是没有表态,事实上这就是靳放一直以来的态度,也是夏皇想要看到的。

夏毓杰这会儿觉得姜还是老的辣,不光靳放,还有宋老国公和安平王,这几个人的精明程度让夏毓杰都不得不佩服。

“算了,不说那些了,陪我对弈一局吧。”夏毓杰微微一笑对靳扬说。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需要说出来彼此都心知肚明。夏毓杰知道靳家事实上并没有放弃他这个太子,这就够了。

墨府。

靳辰有段日子没有见到风清和风扬了,问墨青,墨青说他们在别的地方办事,没在千叶城。靳辰想起之前被风扬救了的燕云,墨青说燕云被风扬安顿在了千叶城里。

紫阳城的武林大会,靳辰和墨青看了开头之后就走了。原本的武林盟主燕齐死了,燕齐的夫人柳如眉之后也死了,他们的儿子燕宇不知所踪,齐越齐神医也失踪了,紫阳门门主顺理成章变成了卢野。

而天下高手排行榜重新洗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排行第一和第三的是燕齐和柳如眉夫妇,如今都已经死了。原本排行第二的东方玉被证明是个冒牌货,早就失踪了。而排行第四的南宫柔,也就是曾经的靳家五小姐,如今的墨王妃根本没有去参加比试,所以被除名了。

如今天下高手排行榜榜首是紫阳门的新门主卢野,而他也用武力成为了新任的武林盟主。至于他的紫阳心法是从哪里学来的,江湖中众说纷纭,并没有一个定论。而高手排行榜上的其他人靳辰都不认识,也不太关心。

靳辰没打算去看燕云,她们本就没有什么交情,不管风扬带燕云回来只是出于同情还是看上燕云了,那都是风扬的事情,靳辰并不想干涉,墨青显然也觉得无所谓,即便燕云本来是东方玉的未婚妻。

靳辰只是突然想起燕云问了一句,却没想到当晚燕云就出事了。

风扬和风清都不在千叶城,燕云被风扬安排住在千叶城一个很清幽的小宅子里,一直都没有出过门。

只是这晚燕云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被风扬吩咐看守那个小宅子的人过来禀报墨青,墨青和靳辰就去了那座小宅子。

宅子里面明面上也就只有一对老夫妇,这会儿他们都说没看到燕云出过门,而燕云房间里的东西都很整齐,她也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墨青和靳辰查看过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墨青面无表情地说:“去通知风扬一声。”

“是,主子。”

靳辰和墨青回到墨府之后,靳辰若有所思地问:“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齐越是燕齐的父亲,燕齐的母亲是谁?”

燕齐已经死了,齐越被向谦废掉了武功,却还是从卢野的手中逃走了,还带着燕齐唯一的儿子燕宇。如果说没有人救他们的话,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如果齐越和燕宇是被人救了的话,那幕后之人带走燕云也就说得过去了。

虽然向谦还是没有说过,但是靳辰和墨青已经猜到向谦和齐越的深仇大恨应该是因为一个女人,而且极有可能是燕齐的母亲。只是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好像从来没有人提起过,也不知道那女人是死是活。

“查一下吧。”墨青也不知道这件事。其实向谦肯定知道很多内情,但是无奈向谦始终不肯说他的过往。

如今燕云失踪了,墨青倒也不担心救走燕云的人会盯上他。因为当初风扬并没有对燕云表明他的身份,燕云以为他只是紫阳门的一个弟子而已。而那座宅子也没有任何问题,就挂在风扬的名下,是风扬的私宅,跟墨青并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天,靳辰去安平王府看望靳晚秋,正好碰上了在安平王府做客的关妍之小姑娘。

关妍之最近经常被安平王妃请去做客,因为安平王妃很喜欢她,尤其是她的厨艺。安平王妃最近下厨的兴致高涨,立志要煲出最美味的汤给靳晚秋喝,让靳晚秋给她生个健康漂亮的小孙孙。

靳辰看到靳晚秋的时候,靳晚秋正跟齐皓诚在一起散步,齐皓诚一手揽着靳晚秋,一手还抱着宋安翊,倒是温馨得很,而关妍之这会儿在安平王妃那里。

“五姨。”宋安翊甜甜地叫了靳辰一声,被齐皓诚放下来之后,就一路小跑着扑进了靳辰怀中。

靳辰把宋安翊抱起来掂了掂,笑着说了一句:“安安又重了。”

齐皓诚笑得很得意:“我家儿子是长高了。”

“对,安安要长高,跟爹爹一样高。”宋安翊笑嘻嘻地说。

“好。”靳辰微微一笑。

那边靳晚秋示意齐皓诚带着宋安翊去玩儿,她有话要跟靳辰说。齐皓诚抱着宋安翊很快就不见了,临走之前还说了一句:“靳小五,照顾好晚秋啊。”

“二姐气色不错。”靳辰看着靳晚秋红润的面色微微一笑,靳晚秋似乎比以前丰腴了一点点。

靳晚秋示意靳辰不用扶她,笑着摇摇头说:“最近他们老是让我多吃点,都长胖了。”

“哪有,二姐是变得更美了。”靳辰打趣靳晚秋。

两人在靳晚秋的房间坐下来,靳晚秋看着靳辰问:“靳萱有没有去找过你?”

“没有啊。”靳辰摇头。靳萱?她好像都没怎么跟这个堂姐说过话。

靳晚秋微微蹙眉:“最近靳萱来了王府几次,每次都带着礼物来,坐一会儿就走,也不说别的,我看她气色不太好。”

靳辰不甚在意地说:“现在三皇子盯着太子之位,靳萱作为三皇子妃,想要帮忙拉拢靳家为三皇子所用,但是咱们老爹拒绝了,所以就盯上你了呗。”

夏毓轩娶了一位靳家小姐,当然会想着让靳萱帮忙拉拢靳家,只是他想得很好,但是现实是不仅靳放不接受夏毓轩的示好,就连靳萱的亲哥哥靳松,也在靳放的告诫之下,根本就对靳萱和夏毓轩避而不见。夏毓轩虽然明知靳放不是他能拉拢的,但依旧会责怪靳萱没用,毕竟靳萱姓靳。

靳辰知道靳萱在三皇子府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夏毓轩跟她成亲之后,为了拉拢朝中大臣,府里的女人多了好几个,虽然大多都是官家庶女,但也足够给靳萱添堵的了。

靳辰在想,靳萱来靳晚秋这里,应该是夏毓轩授意的,但她什么都没说,应该是知道说了也没用,最终只能装个样子给夏毓轩看,表示她已经尽力了,靳晚秋不肯她也没办法。

听到靳辰的话,靳晚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立储大事,皇上自有定夺,三皇子这样急功近利,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靳辰唇角微勾,靳晚秋也是个相当聪明通透的人。夏皇正值壮年,他必须要立一位太子稳定朝堂和民心,但这并不是一件很紧迫的事情。如今急不可耐的夏毓轩,虽然图谋的只是太子之位,夏皇也清楚这一点,但是这只会让夏皇反感并且对他生出不满和猜忌,会认为夏毓杰的事情是夏毓轩陷害的,而夏毓轩迫不及待地想要皇位。

“二姐管那些事做什么,靳萱来了既然什么都不说,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她已经嫁了人,日子过成什么样都是她的造化。”

靳晚秋微微点头:“我知道。”靳萱是靳晚秋的堂妹,她们从小到大的关系都很疏远,原本的来往就不多。别说靳萱没有对靳晚秋张口求靳晚秋帮忙,就算她真的说了,靳晚秋也必然会拒绝的。

“晚秋,汤来了!”

门外传来安平王妃的声音,她很快带着关妍之笑容满面地进来了。

“小五你来啦。”安平王妃看到靳辰很高兴,打了招呼之后就把手中的汤盅放在了靳晚秋面前,打开之后往靳晚秋手中塞了一把勺子,笑着说,“晚秋你快尝尝,今天母妃做的这个汤很成功。”

“多谢母妃。”靳晚秋喝了两口,赞了一句,“很爽口,很好喝。”

“那你多喝一点儿。”安平王妃看着靳晚秋的眼神跟看亲闺女似的。

“靳辰姐姐。”关妍之坐在靳辰身边,甜甜地叫了一声。

靳辰打趣关妍之:“过段日子我就该叫你四嫂了。”

关妍之脸色一下子就红了:“不……不用……”

“小妍之害羞了。”安平王妃笑着说,“以后你们都是一家人了。”

关妍之的脸色更红了,靳辰还笑着说了一句:“以后咱们都有口福了。”

“可不是?”安平王妃一脸喜爱地看着关妍之,“小妍之指点了一下王府的厨子,我觉得他们做出来的饭菜,味儿就好了很多呢。”

本来就脸皮薄的关妍之被夸了几句,越发不好意思了。如今她都不敢去靳家了,因为靳家人对她太热情了,靳宛如老是管她叫四嫂,明明她还没有嫁过去呢。关妍之从小就跟关无涯和一群师兄弟在一起,其实没有能一起玩儿一起说话的小闺蜜,如今在千叶城有了好几个,真的很开心。

关妍之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她起身告辞的时候,安平王妃说要安排人护送她回去,靳辰说她顺路去送关妍之,安平王妃就没有再做安排。

关妍之今天因为带了不少点心过来,所以坐的马车。靳辰是骑马来的,离开的时候让她家小二跟在马车后面,她也上了关妍之的马车。

“靳辰姐姐,你不用送我啦,我家很快就到了。”关妍之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靳辰说。其实墨府距离安平王府更近一些,靳辰并不顺路。

“我没什么事情,过去看看关爷爷。”靳辰微微一笑说。

“爷爷今天不在家。”关妍之说,“宋爷爷说他养的一种什么花昨夜开了,一大早派人叫我爷爷过去赏花。”

“没关系,我还没去过你家呢,过去坐坐。”靳辰还是打算把关妍之送到家,关妍之是个软萌的妹子,让人看到就有保护的欲望。

当然了,后来靳辰觉得她执意送关妍之回去是一件特别明智的事情,因为她们走到半路,拉车的马突然惊了,车夫被人一箭穿心射死了,还有无数利箭朝着马车射了过来。

靳辰淡定地把关妍之护在身后,拔出清霜剑挥舞着,射进马车里面的箭并没有伤到她们一分一毫。但此时她们还在千叶城的大街上,从外面看,这辆马车就有些触目惊心了。

马也已经死了,马车停了下来,靳辰家小二本来在后面走,没有被栓在马车上,这会儿一溜烟儿地跑掉了。而周围的百姓都心惊胆战地看着已经被射成筛子的马车,不知道里面坐的是什么人,但是感觉里面的人肯定已经死了。

巧的是,靳飞宇就在附近。听到这边的嘈杂,靳飞宇策马而来,看到那个倒在血泊中的车夫时脸色大变,那是关府的车夫!

“都让开!”靳飞宇冷喝了一声,策马到了跟前,看着眼前已经千疮百孔的马车,手都在微微颤抖,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关妍之不在这里面,她不在这里面……

“里面好像是关家小姐……”人群中有人小声说。

“天哪!那不是靳家四公子的未婚妻吗?”

“是啊,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

……

靳飞宇听不到别人在说什么,他站在马车旁边,伸手要去掀开车帘的时候,密密麻麻的冷箭再次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这次的目标是靳飞宇的胸口。

靳飞宇眼神一冷,拔剑出来抵挡住了箭矢的攻击。只是幕后之人似乎一定要把靳飞宇的命留下,箭矢层出不穷,已经有人一路小跑着去通知靳将军府了。

一支闪烁着幽蓝光泽的箭矢夹杂在一堆普通的箭矢之中破空而来,靳飞宇迅速闪避,还是被射中了左臂,感觉左臂瞬间就麻木了,他心中一沉,不仅没有慌乱,反而更加清醒了。

就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靳飞宇身旁的马车突然变得四分五裂,有两个人从里面飞身而出!

“天啊!竟然没死!”

“那不是靳家五小姐吗?”

“是墨王妃!怪不得她们都没事呢!墨王妃竟然在里面!”

靳飞宇转头看到靳辰带着关妍之安然无恙地从马车里面出来,神色一喜,她们没事真的太好了!

靳辰直接把关妍之扔到了靳飞宇怀中,挡在了他们面前冷声说:“快走!”

靳飞宇心知他已经中了毒,而且毒发很快,而幕后之人的目标是关妍之,他也没有犹豫,直接带着关妍之就飞速离开了。

又有一支毒箭破空而来,靳辰把毒箭砍成两半之后,就看到毒箭射来的方向,有一片暗红色的衣角一闪而逝。靳辰眼神一冷,飞身而起追了上去。

很快,千叶城大街上就只剩下了马车的残骸还有满地碎裂的箭矢。众人仰头看着靳辰消失的方向,心中都不由得感叹,墨王妃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

靳放收到消息正准备出门,靳飞宇已经抱着关妍之到了靳将军府。

“你中毒了?”靳放看到靳飞宇已经有些发紫的嘴唇神色微变。

关妍之终于被靳飞宇放了下来,伸手扶住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靳飞宇,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飞宇哥哥!”

“去请太医!”靳放直接把已经昏迷的靳飞宇抱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快速地说。

关妍之一路小跑着跟了上去。等太医来了给靳飞宇看过之后,却面露难色,说靳飞宇中的毒很霸道,他没有多少把握。

靳放心中一沉,匆匆赶来的靳扬眉头紧皱:“我去找小五回来!”靳扬并不知道靳辰是向谦的徒弟,但是他直觉靳辰会有办法。

关妍之听到靳扬提起靳辰,才猛然想起她因为太着急,忘记了靳辰还在后面,不知道她会不会出事。

“我来了。”关妍之正着急,想要跟靳扬说让他赶紧去帮靳辰的时候,靳辰的声音已经在门口响起了。

关妍之心中一松,转头看到靳飞宇青紫的脸色,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赶紧拉住靳辰说:“靳辰姐姐,你快看看飞宇哥哥!”靳家人不知道,关妍之却知道靳辰是向谦的徒弟,这会儿把希望都寄托在了靳辰的身上。

靳辰给靳飞宇把了脉,查看了一下他的情况,从荷包里拿出一颗药丸直接塞进了靳飞宇口中,然后又提笔写了一张很长的药方,上面的药物密密麻麻足足有几十种之多。

太医看着靳辰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都一愣一愣的,靳辰写好的药方直接被太医拿了过去,太医看过之后神色一震:“这解药很妙!”他想到了这里面的一些药物,不过并不全,所以没有多少把握能解靳飞宇的毒。但是他看到靳辰这张药方就知道,靳飞宇有救了。

看到太医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靳辰面无表情地说:“大人,现在需要去配药了。”你能不能把药方还给我?

太医反应过来,十分主动地说:“这上面的药我最熟悉,府里应该都有存货,我带人去找!”

看到太医颠颠儿地走了,靳放看着靳辰神色奇怪地问:“小五,你怎么懂这些?”

“哦,因为我是鬼医的徒弟。”靳辰十分淡定地说。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