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我要你何用?/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顾靳放和靳扬惊愕的神色,靳辰又查看了一下靳飞宇的情况。她一来就给靳飞宇吃了一颗抑制他体内之毒继续扩散的药丸,这会儿靳飞宇的毒还没有到心脉,等解药熬好了喝下去应该很快可以解。

这会儿都担心靳飞宇,靳放和靳扬倒是没有追问靳辰怎么成了向谦的徒弟。

太医配药速度还是很快的,而且亲自带着下人把药给熬上了。在等解药熬好的时候,靳家其他人也都闻讯赶过来了。

药熬好了,关妍之给靳飞宇喂了下去,靳飞宇的脸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正常,一家人紧绷的神色都放松了下来。

靳飞宇一时还没醒,那边接到消息的关无涯和宋老国公都脚步匆匆地赶到了,看到靳辰在,关无涯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靳放让靳扬和靳辰跟他去书房,靳辰知道靳放心中有很多疑问,就跟着去了。而那边关无涯也暂时没有离开,因为他也有很多疑问想要问靳辰。

“小五,今天是怎么回事?”靳放问靳辰。

“有人要杀妍之,我正好送她回家,所以都没事。”靳辰神色平静地说,“不过四哥赶过去的时候中了一箭,就是这样。”靳辰去追那个射毒箭的人,不过并没有追上,因为知道靳飞宇中了毒,所以就赶紧过来了。

“小五知不知道是谁要杀关小姐?”靳扬问靳辰。

“不知道。”靳辰微微摇头。她其实有一点猜测,但是并不确定。

“你什么时候拜鬼医为师的?”靳放看着靳辰不解地问,“你的师父不是寒月寺的圆慧大师吗?”

“我又不是只能有一个师父。”靳辰唇角微勾。

靳放和靳扬对视了一眼,也都没有再多问什么。似乎任何意外的事情发生在靳辰身上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他们都听说鬼医收徒很苛刻,不知道折磨死了多少想要拜他为师的人,没想到靳辰竟然成了鬼医的徒弟,而且医术已经很高明了。

靳飞宇服下解药之后没多久就醒了,关妍之要留下照顾他,关无涯也没说什么,看到靳辰过来,就说要跟靳辰谈谈。

两人去了将军府的后花园,在一个亭子里面相对而坐,关无涯眉头紧皱问靳辰:“丫头,你知不知道今天是谁想要杀妍之?”

“不确定。”靳辰说,“不过晚辈猜测应该是江湖人,关爷爷有什么仇家?”

关无涯神色微变:“难道是齐越?”关无涯知道齐越还没死,但向谦当时非要留着齐越的性命,说要让齐越生不如死地活着,关无涯也没有对齐越赶尽杀绝,毕竟他最想杀的人是燕齐。但齐越的武功已经被向谦给废掉了,而他手中应该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人。

“如果是齐越的话,应该有人在帮他。”靳辰看着关无涯说,“不知关前辈对燕齐的母亲有没有什么了解?”

关无涯愣了一下,然后微微摇头说:“老夫认识齐越的时候,他的妻儿已经都不在身边了,他说他的妻子生下孩子之后没多久就死了。”关无涯若有所思地又说了一句,“不过这未必不是齐越在说谎。”齐越对关无涯说了很多谎,关无涯现在已经没办法相信齐越曾经说过的话了。

“丫头你怀疑燕齐的母亲还没死,而且如今跟齐越在一起,要报复老夫?”关无涯面色微沉。关妍之小小年纪不可能有仇人,而幕后之人要杀关妍之,只可能是冲着关无涯来的。关无涯在江湖上的仇人其实说白了,也就是齐越和燕齐父子。关无涯亲手杀了燕齐,如果说是有人要为燕齐报仇的话,盯上关无涯唯一的孙女关妍之,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有这个可能。”靳辰说。他们对燕齐的母亲一无所知,这只是靳辰的一点推理和猜测,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一点。巧合的是,昨晚燕云才失踪,今天关妍之就出事,靳辰觉得幕后之人跟齐越有关系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

“接下来关爷爷和妍之都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去找我。”靳辰对关无涯说。敌人在暗他们在明,在没有什么线索的情况下,如今也只能选择防守。

关无涯微微点头:“老夫晓得,还是多谢丫头了。”如果今天不是靳辰凑巧送关妍之回家的话,关无涯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孙女了。也是因为靳辰在,中毒的靳飞宇才能安然无恙。

靳辰很快离开了将军府,回了墨府。回到墨府之后发现她的爱马小二已经在中花园里悠哉悠哉地散步撒欢儿了,见到她还凑过来对她甩尾巴,靳辰伸手点了一下小二的脑袋,笑着说:“你倒是精明得很!”

“小姐姐!”

冷肃的声音由远及近,热情地朝着靳辰扑了过来。

靳辰抬脚,把冷肃踹到一边儿,下一刻就落入了墨青的怀中。

墨青上下打量了一下靳辰,微微点头说:“没事就好。”

“我这么厉害,当然没事啦。”靳辰笑嘻嘻地说。

旁边的冷肃一脸哀怨地看着墨青和靳辰,再一次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存在,他明明也很担心他家小姐姐的,也好想要抱抱……

“苏苏。”靳辰转头,对着冷肃伸手。

冷肃颠儿颠儿地就凑过来了,想去拉靳辰的手,被墨青凉凉地看了一眼,立刻规规矩矩地站在了旁边,看着靳辰一本正经地说:“小姐姐有什么吩咐?”

“跟你借点人。”靳辰看着冷肃微微一笑说。

冷肃却有点不高兴的样子:“说什么借?小姐姐你这么见外,不把我当自己人,我好伤心好难过好想哭……”

“停!”靳辰扶额,瞪着冷肃说,“我命令你,派人去保护关家爷孙俩!有什么情况立刻回禀!”

“得令!”冷肃嘿嘿一笑,“这么简单的事情,绝对没问题!”

“让咱们的人都离得远一点儿,关家老爷子武功很高,会发现的。”靳辰对冷肃说。她没有告诉关无涯和关妍之她打算安排断魂楼的杀手去保护的事情。

冷肃听到靳辰用了“咱们”,十分高兴地说:“没问题没问题!”

冷肃离开去安排了,墨青抱着靳辰说:“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了。”

“为什么?”靳辰表示不解。她的实力足以自保。

墨青唇角微勾,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说:“因为留下我一个人会孤单。”

靳辰直接哈哈笑了起来,觉得墨青越来越可爱了。

这天傍晚时分,魏琰终于结束了一天魔鬼般的训练,正准备去吃饭洗澡睡大觉的时候,被冷肃给拖走了。

“去哪里啊?”魏琰没好气地问冷肃。

冷肃眼神鬼畜地说:“跟小爷去体验一下当杀手是什么感觉。”话落扔给魏琰一套衣服,催促魏琰,“快点换上!”

魏琰的犹豫可能也就那么一秒钟,很快就利索地换上了,跟着冷肃一起,嗨嗨地溜出了墨府,朝着千叶城中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夜色之下的关府十分安静,关无涯和关妍之房间的灯都早早地熄灭了。冷肃和魏琰站在关府隔壁的一个宅子的房顶上盯着这边,结果等了半天,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

“你确定会有人来?”魏琰小声问冷肃,“要不咱们还是回去睡觉吧?我好累好困还很饿。”他连晚饭都没吃,都跟冷肃在这里蹲守半个多时辰了,怎么都感觉冷肃很不靠谱。

冷肃伸手就在魏琰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闭嘴!继续等着!”靳辰只是让冷肃安排点人来关府保护,但是冷肃直觉今晚不太平,就自己带着魏琰一起来了,一方面是想要凑热闹,另外一方面是想要亲自抓住暗中作祟的人,好求得靳辰的表扬。

魏琰饥肠辘辘地又跟着冷肃一起蹲守了半个时辰,感觉都快睡着的时候,看到远处有无数团火光朝着这边射了过来,瞬间就清醒了。

冷肃却猛然伸手打了一个手势,原本都准备好要出手的断魂楼杀手都选择了按兵不动。

冷肃就在原地看着,看着那些染了火的箭矢纷纷射入了不远处的关府。

下一刻,关府四处起火的同时,一个人影从火海之中飞身而出,赫然正是关无涯。

“他孙女呢?”魏琰愣了一下。

“你傻啊!”冷肃伸手敲了一下魏琰的脑袋,“明知有危险,他肯定是把孙女送到别处去了,那个宅子里连个下人都没有,就关老头一个人!”

“那我们做什么?”魏琰问。

“看着。”冷肃目光微缩,有一群黑衣人已经由远及近,朝着关无涯攻了过来。

看到关无涯应对自如,不过片刻功夫黑衣人就剩下了寥寥几个,冷肃突然拉着魏琰飞身而出,小声对魏琰说:“咱们去救一个。”

魏琰跟着冷肃一起,很快从关无涯手下救了一个黑衣人,然后带着就跑。关无涯也没有去追,自己把剩下的黑衣人杀了,只留了一个活口打晕了。而下方的关府小宅子这会儿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好在没有风,也没有跟其他宅子连起来的围墙,并没有波及到别处,关无涯也没打算再让人过来救火。

那边冷肃和魏琰带着一个黑衣人刚走出没多远,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冷肃轻松躲开,紧接着又有两支利箭同时朝着魏琰射了过来。冷肃下意识地伸手拉了魏琰一把,而他手中提着的那个黑衣人,却被一箭穿心瞬间毙命!

“草!”冷肃暗骂了一声,这才意识到幕后之人的目的不是杀他们,而是杀掉他们抓的这个活口。话说冷肃本来打算装成跟这黑衣人一伙的,好从他口中套出点什么消息来。

“走吧。”魏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冷肃提着手中的尸体跟魏琰一起回了墨府。

“什么都看不出来。”冷肃把那尸体衣服扒了,但他身上没有任何标志,用的武器也很平常,那张脸更是没有任何辨识度。

“关老头不是抓了一个吗?”魏琰说,“他那边应该能有点收获。”

魏琰想着关无涯抓住的那个黑衣人应该能问出点什么,但事实上并没有。关无涯刚刚把那个黑衣人弄醒,下一刻,那个黑衣人就七窍流血而亡,死状极其恐怖。

“不如请关家人住在墨府吧。”靳辰听了冷肃和魏琰说的今晚的情况,开口对墨青说。

墨青微微点头:“也好。”关妍之这会儿应该是在靳家,但这样容易让幕后之人盯上靳家,到时候更加麻烦。

“小姐姐,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冷肃对靳辰神色认真地说,“万一那些杂碎再放火箭的话,把你的宝贝药材给烧了怎么办?”

靳辰伸手就给了冷肃一个爆栗子:“我要你何用?”

冷肃捂着脑袋嘿嘿一笑:“我只是开个玩笑,有我在,咱们家一点火星都沾不了!”

第二天,关府起火的消息就传开了,结合昨日白天关妍之在街上遇刺的消息,很多人都意识到有人在对付关家祖孙俩,而且手段特别狠辣。

那些一直觉得关妍之配不上靳飞宇的人这会儿都暗戳戳地想着,关妍之不仅出身低,关家还有一堆仇家,靳家如果不想招惹麻烦的话,应该明智地把那门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给退掉,否则后患无穷啊!

然而并没有。很多人都亲眼看到,曾经的靳家五小姐,如今的墨王妃在这天大张旗鼓地邀请关家祖孙俩住进了墨府大宅里面。

关无涯很是不好意思,因为他真的麻烦过靳辰很多次了。只是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还好,幕后之人明显还盯上了关妍之,关无涯心知关妍之住在靳将军府,会给靳家招惹麻烦,所以在靳辰盛情邀请他们去墨府做客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听靳辰的。墨府人少,高手多,到时候应该能够应对。

千叶城颜太傅府。

三皇子夏毓轩低调地进了太傅府,很快被请进了颜太傅的书房里面。书房里面除了夏毓轩的外公颜太傅之外,还有夏毓轩的舅舅。

“外公,关家的事情是不是她做的?”夏毓轩明显有些恼怒,说话带上了质问的语气。

颜太傅年纪已经不小了,头发胡子都白了,这会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她想做什么,岂是我们能左右的。”

“可她明明说过会帮我的,为何要做这么多节外生枝的事情!”夏毓轩冷声说。

“爹,我怎么觉得姑母这次突然回来,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好事呢?”颜太傅的儿子神色莫名地说。

颜太傅脸色有些难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今当务之急,是让三皇子尽快坐上太子之位,其他的就由她去吧!”

颜太傅儿子口中的姑母,颜太傅的妹妹颜若惜,这会儿就在太傅府中一个清幽的院子里住着,而她,就是燕齐的母亲,也是燕宇和燕云的祖母。

“老夫人,云小姐还是不肯吃饭。”一个丫鬟恭敬地走到颜若惜身后说。

颜若惜年纪不小了,但是保养得极好,脸上不见一丝皱纹,而眉眼之间与燕云有几分相似,看起来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她身材很纤细,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静静地坐在院中抚琴。

听到身后丫鬟的声音,颜若惜神色未变,弹琴的手也没停下来,声音冷漠地说了一句:“就让她饿着吧。”

丫鬟小心翼翼地退下了,颜若惜仰头看着头顶已经变黄的树叶,眼中闪过一丝追忆。她曾经是颜家小姐,小时候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只是后来,一夕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偏离了轨道。她最近经常会回想过去,回想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因为那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安定的生活了,之后再也没有过。

“祖母。”一个年轻男子进了颜若惜的院子,恭敬地叫了一声,这是燕齐的儿子,颜若惜的孙子燕宇。

颜若惜看着燕宇,仿佛看到了当年的燕齐,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色,因为她想起了燕齐的惨死。

“宇儿,你叔叔呢?”颜若惜问燕宇。

燕宇在院中坐了下来,微微摇头说:“我并未见到叔叔。”

“昨夜的行动又失败了吧。”颜若惜神色淡淡地说。

燕宇脸色有些不好看:“姓关那个老贼早有防备,关妍之根本就没在关宅,今天他们祖孙俩都住进了墨府,再想下手就更困难了。”

“墨府?”颜若惜眉头微皱,“还是靳家在护着他们。”

燕宇点头:“真不知道靳家看上关妍之什么了,到这会儿还护着他们。”

“哼!”颜若惜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对燕宇说,“去找你叔叔,我要你们杀掉关妍之要嫁的那位靳家公子,我就不信靳家还会把姓关的当自己人!”

燕宇微微点头,很认同颜若惜的话,起身说道:“孙儿这就去找叔叔。”

没过多久,燕宇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来了颜若惜这里。那男人五官极为出色,只是眼中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雾,没有任何焦距。他身材高大但很清瘦,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锦袍,腰间挂着一只墨绿色的香囊,时不时会用手触摸一下那个香囊。

“母亲。”男人开口叫颜若惜,面对的正是颜若惜的方向。他双目失明,但嗅觉极为敏感,能够凭借一个人身上极淡的气味来辨明身份。

“琏儿。”颜若惜微微一笑,叫了男人一声,“坐吧。”

男人伸手对着周围的空气轻拂了一下,然后脚步微动,准确地在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燕宇也在男人身边坐了下来,就听到颜若惜说:“昨天辛苦琏儿了。”

“没能完成母亲的交代。”男人眼睛看不见,脸色如冰霜一样没有任何温度和表情,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任何起伏。

“无妨。”颜若惜说,“不过母亲现在需要琏儿去做一件事,琏儿应该可以办到。”

“母亲请吩咐。”男人的声音依旧十分冷漠。

“去杀了靳家四公子。”颜若惜说,“让宇儿陪你一起去,他可以当你的眼睛。”

“不用。”男人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我自己有眼睛。”

看到男人说话间已经消失了踪影,燕宇神色莫名地问颜若惜:“祖母,叔叔自己真的没问题吗?”

颜若惜唇角微勾:“不用担心,他的听觉和嗅觉足以让他找到想要找的人。”

“孙儿去看看妹妹。”燕云起身说。

颜若惜听燕宇提起燕云,神色有些不悦地说:“你去,让她听话一点。”

燕宇赶紧低头出去了,出了门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以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祖母还在世,就像他一度也不知道齐越竟然是他的祖父。而他的父亲燕齐和母亲柳如眉都死了之后,他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了,谁知道颜若惜突然出现,把他和齐越一起救走了。

燕宇之后没再见到齐越,并不知道齐越这会儿在哪里,也不敢问颜若惜,因为他问过一次,颜若惜当时就发火了。而燕宇更意外的是他竟然还有一个叔叔,就是刚刚那个双目失明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司徒琏,是颜若惜的儿子,但并不是齐越的儿子。

司徒琏今年才三十出头,天生双目失明,武功却登峰造极,而且对颜若惜言听计从。在燕宇看来,司徒琏这个人没有任何朋友,没有任何正常的生活,他就像是颜若惜的一个杀人工具一般,颜若惜让他对付谁,他就去对付谁。

燕宇从未见颜若惜出过手,甚至都不知道颜若惜到底会不会武功,但他依旧很忌惮颜若惜,因为有司徒琏在,颜若惜会不会武功已经不重要了。

燕宇见到燕云的时候,燕云神色怔然地坐在窗边,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燕云如今瘦得厉害,脸上也没有多少血色。先是爱人离开,之后又经历了父母惨死,她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无忧无虑的燕家大小姐了。

“妹妹。”燕宇看到燕云,还有桌上一口未动的饭菜,微微皱眉说,“你这样又是何苦?”

“你真的相信那个女人会对我们好吗?”燕云声音轻飘飘的,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

燕宇愣了一下,脸色微沉,看着燕云说:“她是我们的亲祖母,当然会对我们好。”

“但我们从小到大,都以为祖父祖母不在人世了。”燕云面色怔然地说,“爹娘惨死的时候,她又在哪里呢?”

“妹妹!”燕宇眉头紧皱,“你能不能不要再任性了?我们如今没有别的依靠了!”

燕云苦笑着摇头:“我没打算依靠谁,在你们出现之前,我过得挺好的。”

“爹娘的仇你都忘记了吗?”燕宇看着燕云不可置信地说。

“我没有忘记,但是那又如何呢?是爹娘有错在先,他们为他们犯下的罪孽付出了代价,我们又何必耿耿于怀,冤冤相报呢?”燕云神色平静地说。

燕宇脸色一冷,猛然挥手就抽了燕云一巴掌:“你太让我失望了!爹娘如果在天有灵,听到你这么混账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寒心!你再这样任性下去,不会有好下场的!”

燕宇话落甩袖离去,燕云仿佛感觉不到脸上火辣辣的疼,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窗外的天空。曾经她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外人都说她就是武林中的公主,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偿所愿。正直强大的父亲,温柔善良的母亲,疼爱她的哥哥,还有紫阳门里面都宠着她的师兄弟姐妹。

当燕云遇到东方玉的时候,她觉得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觉得只要嫁给东方玉,此生都圆满了。

可是终究,所有的一切幸福,都变成了梦幻泡影,不堪一击。

燕齐是个道貌岸然心狠手辣的伪君子,恩将仇报屠杀了无涯宫满门。柳如眉一直都知道燕齐在暗中做了多少错事,不仅没有劝阻反而跟他同流合污。而燕宇口口声声说要为父母报仇,其实也不过就是想要在颜若惜面前当一个乖孙子,让颜若惜保护他罢了。而燕宇对燕云的疼爱,如今早已经不存在了。

燕云曾经爱得铭心刻骨的那个名叫东方玉的男人,却伤燕云最深。燕云不介意东方玉实力低微,不介意东方玉一无所有,义无反顾地就想跟东方玉在一起。可是最终,她的一腔痴情败给了东方玉那一点可笑的自尊,东方玉竟然就那样把她抛下,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消失了。

燕云之前住在千叶城那个小宅子里的时候,什么都不缺,没有任何人打扰她,她过了一段真正清净的日子,也想明白了很多事。

燕云当然也很心痛父母的惨死,因为那毕竟是生她养她的父母,不管他们有多么不堪,但对她这个女儿是没差的。但燕云实在没有脸说出要为燕齐和柳如眉报仇这样的话,在得知燕齐和柳如眉都做了什么错事的时候,燕云心中满是失望。

在颜若惜和燕宇出现之前,燕云已经决定了,她要好好地活着,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偿还父母所造下的杀孽。

燕云知道救她的人名叫风扬,是紫阳门的一个弟子,只是风扬把她安顿到千叶城之后很快就离开了,燕云很少见到他。燕云本来打算等再次见到风扬的时候,跟风扬商量一下,她要离开去拜师学医,再不济找个医馆给人打下手也可以。

只是燕云还没等到风扬回来,颜若惜和燕宇就先找到她了,然后把她带到了这里。来了这里之后,燕云才知道她的祖母竟然是夏国颜太傅的亲妹妹,当朝三皇子是她的表哥。

燕云不想吃饭,并不是任性想要反抗什么,只是真的没有胃口,觉得这一切复杂又隐晦的关系都让她觉得恶心,想要远离。

燕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风扬那张阳光俊朗的脸庞,她知道风扬没有义务帮她,但她此刻无比希望风扬能再次从天而降把她救走,她真的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了,甚至不想跟她的亲兄长燕宇为伍。

关妍之住进了墨府,靳飞宇这天过来墨府看望她。关无涯希望靳飞宇和关妍之成亲之前能好好培养一下感情,所以就任由他们两个人单独待在一起。

靳飞宇和关妍之在墨府花园里散步,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就循声而去,就看到靳辰在草药园里挥舞着一把小铲子松土,而墨青坐在旁边亭子里正在抚琴。墨青的人和他的琴声都高雅得让人只想远观,而靳辰正在做的事情却真实快乐地让人想要参与进去。明明墨青和靳辰正在做的事情格格不入,偏偏他们夫妻俩在一起,偶尔相视一笑,就让见者都能感觉到他们的气场无比契合。

“靳辰姐姐和墨王爷在一起真的好好看啊!”关妍之看着面前的画面,都星星眼了。

靳飞宇握住关妍之的小手,微微一笑说:“你也很好看。”

关妍之脸色微红:“我比靳辰姐姐差远了。”

靳飞宇眼神宠溺地看着关妍之:“在我眼中,你就是最好看的。”

热恋中的小情人不管说什么都甜甜蜜蜜的,两人又转了转,关妍之手中多了一支淡粉色的花,那是靳飞宇给她采的,靳飞宇觉得那朵花很称关妍之乖巧可爱的气质。

靳飞宇要离开了,关妍之把他送到了门口,两人依依不舍地告别。靳飞宇也不在意周围还有下人,伸手亲昵地揉了揉关妍之的小脑袋,翻身上马离开了墨府。

谁知没过多久之后,靳扬匆匆赶到了墨府,拉着靳辰就走,说靳飞宇出事了。

关妍之听到靳飞宇又出事的消息脸色一白,起身就往外跑去。关无涯心中一沉,靳飞宇出事很可能还是受了他们的牵连,如果靳飞宇真的有个不测,关无涯这辈子都无法心安了。

靳辰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靳将军府,就看到靳飞宇胸口插着一支箭,满身都是血,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来吧。”墨青伸手推开了靳扬,上前往靳飞宇口中塞了一颗保命的药丸,然后把靳飞宇的衣服给撕了,微微皱眉看着那支明显已经靠近心口的箭。还好靳家人没把这支箭直接拔了,否则靳飞宇应该已经死了。

“小五,他……”靳扬皱眉看着墨青。靳辰是向谦的徒弟,墨青难道也懂医术?

“我们一起跟向谦学的医术。”靳辰正在奋笔疾书写药方,写好之后就递给了靳扬,“去找这些药材,尽快。”

靳扬神色一正,很快离开了。那边靳放大步赶来,看到靳飞宇的样子神色大变,身子都微微晃了一下。

箭头穿过了靳飞宇的身体,这会儿已经断掉了。墨青对靳辰说:“你拔箭,我处理伤口。”

靳辰微微点头,在靳放惊诧的神色中,伸手握住靳飞宇胸口的那支箭,一点儿都没有犹豫,猛然拔了出来,然后退到了一边儿。

早已经准备好的墨青,开始有条不紊地为靳飞宇止血,看得靳放一愣一愣的。

等墨青和靳辰配合默契地把靳飞宇的伤口处理好包扎起来,已经大半个时辰过去了。

“应该死不了。”靳辰又给靳飞宇把了个脉,声音肯定地说。

靳放嘴角抽了抽,心中微松,看着墨青满手的血,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难道你们都是鬼医的徒弟?”看墨青的医术,似乎并不比靳辰差,两人配合也十分默契,往往只要一个眼神对方都能心领神会。

靳辰唇角微勾,十分体贴地为墨青洗着手说:“没有,只有我是,他只是偷师,向谦不收他。”

其实关家爷孙俩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都焦急地等在门外没有进来,主要是怕打扰到靳辰和墨青为靳飞宇医治。

“扬儿,去请他们进来吧。”靳放对靳扬说。他知道关无涯和关妍之就在门外,也知道靳飞宇这第二次的无妄之灾应该还是受了关无涯和关妍之的连累,但这也不是那对祖孙的错。靳放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只是有些担心这样的事情会一直持续下去,甚至波及到靳家其他人。

“飞宇哥哥!”关妍之看到靳飞宇人事不省地躺在那里,眼泪根本就控制不住。

关无涯神色有些不安地看向了靳辰,靳辰对关无涯微微点头,关无涯心中的大石才落了下去。如果靳飞宇真的出了事,关无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我们今日住在将军府吧。”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微微点头:“也好。”靳飞宇的情况还有些危险,至少要过了今晚才能真正放心。

“让人传消息出去,就说靳家四公子遇袭,只是受了一点轻伤。”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瞬间明白了靳辰的意思,吩咐属下去办事了。

靳飞宇身受重伤,关妍之在寸步不离地照顾他,关无涯也没有离开将军府,只是去跟靳放谈了谈,因为他觉得很抱歉。靳放倒也没有表现出不满,只是问关无涯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暗中作祟,关无涯很无奈地说他确实不知道。

靳家四公子突然遇袭受了点轻伤的消息在刻意安排之下,很快传遍了千叶城。结合昨日靳飞宇在街上为救关妍之受伤的事情,很多人都觉得靳家为靳飞宇定的这门亲,会给靳家招来灾祸。

而身在颜太傅府的颜若惜,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颜若惜把司徒琏叫到了身边,看着他有些不悦地说:“琏儿,你手下留情了。”

司徒琏声音冷漠地说:“没有,他应该已经死了。”

“你太自大了!”颜若惜看着司徒琏说,“你眼睛看不到,怎么可能知道他受了多重的伤?”

司徒琏拳头微微握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说:“我眼睛是看不到,但我并不是一个瞎子!”

感觉到司徒琏身上传来的冷意,颜若惜心中微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司徒琏最讨厌别人说他的眼睛,一听到“瞎子”两个字就无法忍受,颜若惜刚刚的意思就是司徒琏是个瞎子,他的感觉是不准确的。

“琏儿。”颜若惜刻意放柔了声音,“娘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只是你答应过娘要帮娘把靳家四公子给杀了,可他并没有死。”

“我会再去一趟。”司徒琏话落,起身大步离开了。

颜若惜神色莫名地看着司徒琏的背影。她这个儿子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在武功和箭术方面,绝对是天才。颜若惜知道,只要哄好了司徒琏,让司徒琏一直听她的话,她就可以为所欲为。

虽然靳辰和墨青大多数时候住在墨府,但是琴韵并没有跟去墨府伺候,一直还守着星辰阁。

夜深了,说今晚要住在将军府的墨青和靳辰并没有在星辰阁里睡觉,而是在靳飞宇的屋顶上面等着。靳辰觉得,那个要杀靳飞宇的人,得知靳飞宇没死,很可能会再来的。这也是他们刻意把靳飞宇只是受了轻伤的消息传出去的原因。

“来了。”墨青的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剑柄上面。

在墨青和靳辰的视线中,一道人影如墨羽一般翩然而来,距离他们不过数十米的时候他们才感觉到。这说明来人武功极高,已经能够很好地收敛自己的气息。

离得近了,看到来人身上暗红色的衣服,靳辰眼神微冷:“就是他。”那天在街上,靳辰去追的那个放毒箭的男人,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这个人。

司徒琏在距离墨青和靳辰还有十米远的时候,身形微顿,停了下来,落在了另外一个房顶上面。他感知能力极强,已经知道前方有两位高手在那里守着。

看到司徒琏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长弓,靳辰眼神微冷,伸手就举起了飞云弓。也是巧了,司徒琏喜欢用弓箭当武器,在这里守株待兔的靳辰在防守的时候也喜欢用弓箭。

司徒琏的弓箭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墨青和靳辰所在的方向射了过来,瞄准的是墨青的心口。而与此同时,靳辰的弓箭也以极快的速度射了出去,瞄准的是司徒琏的箭。

下一刻,一道诡异的声音响起,司徒琏神色微变,因为他知道对方的箭直接把他的箭给迎头射穿了。

司徒琏意识到自己遇上了很棘手的对手,但是他并没有打算放弃自己的任务。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妖皇盛宠:天命皇妃】作者:凡云玲

帝都有双绝,绝丑的靖西侯之女,绝美的疯子太上皇。

前者丑的惊天地泣鬼神,后者美的人神共愤世所传香。

——侍寝——

当身份有一日被揭露大白后,她怒了,他却淡定了。

他魅惑笑问:“知道妃子要做什么吗?”

她冷笑答曰:“把您伺候到痊愈。”

他深深不悦:“孤,没有病。”

她感叹一声:“寡人有疾,讳疾忌医。”

他闻言,一口老血卡在喉头,娶妻如此,何愁不早登极乐?

本文一对一,双洁,男强宠女,女毒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