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我可以给,但你不能主动要/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正准备拔剑朝着司徒琏攻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司徒琏收起弓箭,手中多了一根墨绿色的短笛。

墨青神色微变,拿过靳辰手中的飞云弓,瞄准司徒琏手中的短笛放了一箭。

司徒琏似有所感,飞身而起躲了过去,手中的短笛已经到了唇边。诡异的笛声突然响起,墨青拉着靳辰飞速后退,靳辰感觉内息有些紊乱,心中微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音攻?

“不好,他再这样吹下去,我四哥必死无疑。”靳辰神色微变。音攻是一种失传已久的绝妙功法,高手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内息灌注于乐器之上,所奏出的乐声可杀人于无形。这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功法,被音攻波及到的范围之内,高手轻则内息紊乱,重则走火入魔,而普通人如果不及时躲开的话,会筋脉尽断而死。

靳辰和墨青忍着不适飞身而下,靳辰抱起了关妍之,墨青把靳飞宇背在了背上,两人运起凌云步,朝着将军府之外飞速离开。

司徒琏放下手中的短笛,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只是可惜,墨青和靳辰带着司徒琏在千叶城中绕了一圈之后,就失去了踪迹。

司徒琏站在千叶城大街上,深夜时分,四周空无一人,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之后,飞身而起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那边墨青和靳辰已经再次回到了靳将军府,把还未醒来的靳飞宇和惊魂未定的关妍之都放下之后,很快就离开了。

星辰阁。

墨青十分肯定地说:“那人是个瞎子。”

靳辰微微点头:“我也看到了。”司徒琏并没有做任何伪装,墨青和靳辰都看清楚了他的容貌,也都看到了他那双不太正常的眼睛。

“如果他再用音攻的话,我们只能躲。”靳辰微微蹙眉说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尚武的世界高手层出不穷,如今就连会音攻的高手都出来了。

“音攻需要耗费极大的内力,一般都不会持续很久。”墨青若有所思地说。音攻是一种相当逆天的功法,可以实现大面积无差别的攻击,并且杀伤力极大。与之相对,施展音攻的人,首先必须要有极为高强的内力和控制力,并且只能短时间使用,因为内力消耗很快。

“那人似乎铁了心一定要杀我四哥,这样的话,我们不如设个圈套,主动出击。”靳辰神色微凝。这样下去太被动了,但无奈他们对那人的身份一无所知。

墨青和靳辰想了一个详细的诱敌计划,只是之后并没有找到使用的机会,因为司徒琏没有再出现,似乎不打算再杀靳飞宇。

靳飞宇伤得太重,虽然性命无忧,但是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日子。关妍之和关无涯都住在了靳家,关妍之是为了照顾靳飞宇,关无涯是想着他毕竟还有一身功夫,如果靳家遇到什么麻烦的话,他也能帮上忙。靳放加强了府中的守卫,并且告诫了靳夫人和几个儿女,让他们不要单独出门。

颜太傅府。

在司徒琏前去杀靳飞宇再次无功而返之后,颜若惜突然又改了主意,说让司徒琏暂时不用管靳飞宇和关家祖孙俩了。

对颜若惜言听计从的司徒琏没有再出过门,每日就在颜太傅府里修炼。

立储大事最近在朝堂上面频频被提起,因为夏毓杰这个太子已经被废了有段日子了,是该另立储君了。而三皇子夏毓轩已经暗中把能拉拢的大臣都拉拢到了自己的阵营里面。

就在夏毓轩觉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太子之位近在眼前的时候,夏皇突然对四皇子夏毓敏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亲近和看重。

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夏皇连续三天在早朝之后召见夏毓敏去御书房商谈政事,这让蹦跶了一阵子的夏毓轩心中生出了极其不妙的预感,原本被夏毓轩暗中拉拢的某些大臣也有些摇摆不定了。

夏毓轩突然意识到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他等了这么久才等到夏毓杰出事被废掉,如果最终太子之位落入了夏毓敏的手中,颜贵妃在后宫之中将再也不能跟靳贵妃平分秋色,而夏毓轩自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天深夜,夏毓轩在颜太傅府跟颜家人密谈,除了颜家人之外,还有工部尚书王大人也在,因为他如今也是纯正的三皇子党,自从他的儿子娶了夏毓轩的亲妹妹夏玉竹之后。

“看皇上的意思,似乎有意要立四皇子为太子啊。”王尚书一句话说出来,夏毓轩和颜家人的脸色都沉了下去。他们已经在暗中做了很多事,绝对不甘心就这样功亏一篑。

“大不了,除掉夏毓敏!”夏毓轩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冷冷地说。以前有夏毓杰占着太子的位置,夏毓轩不得不忍。如今太子之位空虚,夏毓轩心中已经认定那是自己的所有物了,绝对不容许再出现任何意外。夏毓敏要跟他抢的话,就去死吧!

“不可!”颜太傅赶紧开口说道,“如今这个时候,如果四皇子出了任何事,皇上都会怀疑三皇子的!”

一室沉默。颜太傅还是比夏毓轩要精明很多,夏毓轩毕竟年轻气盛,做事很难考虑周全。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一旦夏毓敏出了什么事,不光夏皇,所有人都会怀疑是夏毓轩干的,到时候说不定得不偿失。

“那外公倒是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夏毓轩显然有些急躁了,因为夏毓敏突然得到夏皇看重这件事真的刺激到他了。夏毓轩觉得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明明他最近极力在夏皇面前表现,夏毓敏什么都没做,凭什么夏皇更喜欢夏毓敏?

颜太傅眼中精光闪烁:“我们反其道而行之!”

墨府。

已经八月初九了,距离魏琰和宋舒成亲的日子就剩下十天时间。该有的礼数一样都没少,而最近魏琰被冷肃监督着练功,刚开始被虐得很销魂,差点支撑不住,后来慢慢习惯了之后,几乎都不用冷肃挥舞着藤条在身后鞭策他了,魏琰自己就能主动早起去锻炼,一直认真练剑练到傍晚时分。

在这过程中,魏琰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首先,靳辰为魏琰量身打造的体能训练虽然非常辛苦,但是确实让魏琰的体能增强了许多,最能体现这一点的是,魏琰再次使用凌云步的时候,感觉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他曾经老是觉得他学的凌云步好像有什么问题,因为跟墨青和靳辰比起来太慢了,如今事实摆在面前,就是他自己的问题。

而墨青给魏琰的那本剑谱,魏琰虽然练得有些辛苦,不过如今也渐入佳境了。宋舒经常会在傍晚的时候偷偷从宋国公府溜出来找魏琰,看到魏琰认真练功的样子偶尔还会夸他两句,魏琰当即就觉得一点儿都不累了。

看魏琰练功很认真,这天靳辰给魏琰放了假,说让他休息一天,跟宋舒约会去。魏琰一大早起来收拾好,穿了一身新衣服,戴上面具出门的时候,就发现冷肃已经等在门外了。

“怎么这么慢?快走吧!”冷肃催促魏琰。

魏琰愣了一下:“走什么?你要去哪?”

“跟你和小舒儿一起去游湖啊!”冷肃嘿嘿一笑说,“说起来,我这辈子都没有正儿八经地去游过湖,好期待啊!”

魏琰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我跟我媳妇儿去游湖,你凑什么热闹?”魏琰好不容易被墨青和靳辰批准休息一天不用练功,就想跟宋舒过二人世界,怎么能带着冷肃这个总是喜欢搞破坏的货?

冷肃看着魏琰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你真不带我的话,我改天得去找小舒儿好好聊聊曾经在秋茗山上发生的事情。”

魏琰的脸色更黑了,咬牙切齿地看着冷肃说:“那件事是你自作主张,跟我没关系!你以为舒儿会信你?”

“这可说不准哦。”冷肃看着魏琰似笑非笑地说,“你想试试的话,我是无所谓的,反正今天你不带我,改天我家小姐姐也可以带我去游湖。”

魏琰瞪着冷肃,瞪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无奈妥协了:“走!”

冷肃嘿嘿一笑,伸手揽住了魏琰的肩膀,压低声音说:“带我一起去游湖挺好的,你们要坐宋家的船,船上肯定有宋家的下人,到时候我帮你引开他们,你就能做点爱做的事情了嘛!放心,哥们儿不是去给你捣乱的,到时候给你望风啊!”

魏琰看着冷肃没好气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跟舒儿只是想去游湖,看看风景喝喝茶。”

“我懂我懂。”冷肃给了魏琰一个“你不承认没关系,我都明白”的眼神,还拍了拍魏琰的肩膀说,“放心放心。”

只是没多久之后,魏琰就知道他带不带冷肃其实都无所谓,因为宋老国公也在……

临风湖上风景极好,宋舒打扮得很漂亮,然而魏琰在宋老国公的监视之下,都没能靠近宋舒三米之内,更别提拉个小手亲亲抱抱了。而且魏琰还得一直对宋老国公陪着笑,不管宋老国公问什么都得认真回答,还不能一直盯着宋舒看,他心里那个郁闷,简直无法言说。魏琰再次无比庆幸宋老国公没有要求他入赘,否则以后跟宋舒一起在宋国公府生活,他会憋屈死。

一行人到了傍晚时分才打道回府,魏琰提出要去送宋老国公和宋舒,宋老国公也没有拒绝,而冷肃一直跟在魏琰身旁看热闹,觉得魏琰今儿一天的脸色都相当好看。

只是他们一行人走到半路,碰上了一点意外。并不是有人要对他们怎么样,而是他们正好撞见了有人要刺杀三皇子夏毓轩。

夏毓轩骑着马,带着一个随从从千叶城大街上走过,随从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里面装着的是三皇子妃靳萱最爱吃的两道菜,夏毓轩专门去天香楼买的。

本来一切都毫无异样,夏毓轩看到了宋老国公,还微笑着拱手叫了一声“老国公”。谁知下一刻,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着夏毓轩射了过去。

夏毓轩大惊失色,匆忙躲闪,那支箭还是射入了他的左肩,他摔下马背,直接晕了过去。

宋老国公眉头紧皱,赶紧吩咐随行的下人帮忙把夏毓轩送回不远处的三皇子府,宋老国公也跟了上去。

“舒儿,我们就别去了,我送你回家。”魏琰看着宋老国公的背影,开口对宋舒说。

宋舒微微皱眉:“我不放心爷爷。”

“有什么不放心的?”魏琰浑不在意地说,“咱们今儿正好撞见了三皇子遇刺,爷爷去帮忙只是尽到一个作臣子的本分而已,等爷爷把三皇子送回去,请了太医,就没什么事情了。”

宋舒微微点头,觉得魏琰说得也有道理,就跟着魏琰一起回了宋国公府。

魏琰把宋舒送回去之后,就跟冷肃一起回了墨府。两人跟墨青和靳辰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提起了夏毓轩遇刺的事情。

“我觉得这太子之位最后争来争去,说不定还是夏毓杰的。”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靳辰问魏琰:“你觉得是谁要刺杀夏毓轩?”

“要么是不甘心被废的夏毓杰,要么是想要跟夏毓轩争位的夏毓敏。”魏琰微微一笑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夏毓轩自己演了一出苦肉计,想要让人以为是夏毓杰或者夏毓敏要害他。”

“你说得很有道理。”冷肃微微点头说,“我觉得最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靳辰唇角微勾:“我也这么觉得。”

如今这个时候,夏国皇室的皇子们只要不傻,就不会用这种低级的刺杀手段来给自己招黑,让夏皇不满。夏毓杰和夏毓敏并不傻,夏皇更是精明得很。夏毓轩没事给自己加戏的行为,最后困住的未必是他的对手,也有可能是他自己。

只是这件事还没完,因为当天夜里,曾经的太子府,如今的睿王府也出现了刺客,刺客全部使用弓箭作为武器,每一个刺客箭术都十分不凡,导致睿王府里死伤惨重,睿王爷夏毓杰也身受重伤,不过并没有死。

第二天一早,得到消息的魏琰就来找靳辰和墨青了。

“我们本来觉得这是夏毓轩自己在演戏,但是现在,看着又不像了。”魏琰若有所思地对靳辰说,“如今夏毓轩和夏毓杰先后出事,那么大概没有人怀疑是夏毓轩自己在搞鬼,反而都会认为是夏毓敏做的,而且会怀疑靳家,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你跟你那两个哥哥箭术不凡。”

靳辰微微点头:“是这样没错,但是我觉得夏毓杰的事情很可能也是夏毓轩做的。”

墨青微微点头,认同靳辰的看法:“前几日夏皇对夏毓敏另眼相看,夏毓轩急了。”

如果真如靳辰和墨青所想,这些都是夏毓轩在演戏的话,不得不说,这出戏其实还有点意思。夏毓轩自己遇刺,会让人怀疑是他在演苦肉计想要陷害夏毓杰和夏毓敏,但如今夏毓杰也遇刺了,正常人都会把怀疑的目光落在夏毓敏身上。

虽然夏毓敏在夏毓杰被废了之后表现得很低调,一副并不想争太子之位的样子,但大概不会有人觉得夏毓敏真的不想要太子之位,很多官员都觉得夏毓敏是在以退为进,博得夏皇的好感,事实上也差不多就是如此。

“不过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刺客都用了弓箭作为武器。”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你说会不会跟刺杀关妍之的人有关系?”

断魂楼算是这个世界最正统的杀手组织,而杀手杀人多用刀剑作为武器,使用弓箭的其实很少。之前刺杀关妍之的人用的就是弓箭,靳辰和墨青还见到了带头的人,他的武器除了弓箭之外,还有一根短笛。

如今夏毓轩遇刺,刺客用的是弓箭。睿王府出现了刺客,也都清一色地使用弓箭作为武器。靳辰觉得这似乎有些太过巧合了,应该没有那么多用弓箭杀人的杀手出现在千叶城吧?他们会不会就是一伙人?

墨青微微点头:“不无可能。”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三皇子府看看。”靳辰说。她跟墨青都怀疑是夏毓轩自导自演的刺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夏毓轩放箭的人,应该是夏毓轩自己的人。

是夜,靳辰和墨青夜探三皇子府,不过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两人又去了颜太傅府,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靳辰和墨青不知道的是,原本住在颜太傅府的某些人,都在前两日转移到了别处隐藏了起来,就连那些见过他们的下人也都被无声无息地处理掉了。

因为三皇子夏毓轩和睿王爷夏毓杰接连遇刺的事情,朝堂上的局势更加紧张了,暗中有很多人都在怀疑是夏毓敏按捺不住了,准备联合靳放扫清障碍,登上太子之位。

这天早朝过后,夏皇突然召见靳放,更是让百官心思各异。

只是夏皇跟靳放谈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靳放出宫的脸色很难看,这个消息也很快传入了某些人的耳中。

三皇子府。

“看来父皇怀疑靳放了。”夏毓轩神色微喜,“外公的办法果然妙极!即便靳放不想支持夏毓敏,但是一旦夏毓敏出事,靳放是脱不了干系的!”

“皇上的心思一向捉摸不定,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颜太傅神色严肃地说。

“外公为何不让那人杀了夏毓杰?省得留着他给我们添堵!”夏毓轩看着颜太傅问。他知道是颜太傅请了颜若惜的儿子司徒琏出手。

颜太傅有些不认同地说:“同样是遇刺,你只是受伤,夏毓杰却死了的话,还是会让人怀疑你。”

夏毓轩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外公言之有理。”

“只要皇上开始怀疑夏毓敏,他就不足为惧了。”颜太傅看着夏毓轩说,“我们接下来要低调行事,摸准皇上的心思再做打算。”

没过两天,宫里突然传出夏皇身染重病的消息,太医们都束手无策。没过多久,皇榜都张贴出来了,夏国皇室寻找民间的神医为夏皇治病,提供神医所在线索者,也能得到丰厚的赏赐。

一下子,局势再次发生了变化,夏国皇室暗流涌动,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

夏皇已经三日没有去上朝了,颜贵妃想方设法试图见夏皇一面,确定夏皇是什么情况,却一直都被人拦着。夏皇身边没有任何妃嫔在伺候,只有他的心腹太监。

夏毓轩很着急。虽说夏皇这病来得太突然,但是未必不是真的。如果夏皇真的不久于人世的话,他必然会在死之前写下传位诏书,但诏书上写的,可未必是夏毓轩的名字。

夏毓轩已经做了这么多,绝对不甘心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得不到。只是这会儿他不知道夏皇到底病情如何,没办法做进一步的打算。

身受重伤的夏毓杰直接关起门来养伤了,因为宫里已经放出消息说夏皇谁都不见。

心思又有些活泛的靳贵妃派人悄悄给靳放送了信,靳放却看都没看直接撕了。

因为夏皇突然重病,如今夏国连个太子都没有,整个千叶城的气氛都变得有些紧张起来。百姓们都有一种夏国随时可能会变天的感觉。

墨府。

魏琰有些郁闷,因为过几天就是他成亲的日子了,但是最近被夏国皇室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搞得,宋国公府放话说婚期照旧,但是要低调一些。

魏琰也知道宋老国公说的有道理,夏皇重病,他们大张旗鼓地办喜事,容易招来祸端。虽然魏琰很怀疑夏皇重病就是夏皇自己在演戏,因为夏皇如果真的突染重病的话,作为夏皇的心腹大臣,靳放应该让向谦的徒弟靳辰进宫为夏皇医治。只是靳放什么都没做,仿佛根本不知道靳辰和墨青懂医术一样。而夏皇重病的前一天,还单独召见过靳放,这些都表明其中定然有猫腻。

魏琰只是觉得委屈了宋舒,因为他本来想给宋舒一场盛大的婚礼,虽然他现在不能用原本的身份迎娶宋舒,但是至少他财大气粗。

魏琰跟宋舒说起的时候,宋舒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说到时候他们顺利成亲就好了,不用在意那么多外在的东西,魏琰瞬间觉得自己俗了……

靳辰和墨青跟魏琰的想法差不多,甚至更加肯定夏皇是在装病。而夏皇装病的目的也不难猜,不过就是想看看他的几个儿子到底会做些什么。这一招其实很好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夏皇设的这个局,很快就会有最终结果了。到时候夏皇根本不需要再去猜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究竟是他哪个儿子做的。

夏毓轩身边倒是有个绝顶高手可以用,那就是颜若惜的儿子司徒琏。只是很可惜的是,司徒琏是个瞎子,所以夏毓轩没办法让他潜进皇宫去确认夏皇的身体状况,因为司徒琏虽然有能力不惊动任何人到达夏皇身边,但他根本看不到夏皇的身体状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宫里有更多的小道消息传出来,有说夏皇已经不行了,随时有可能驾崩;有说夏皇已经写好了传位昭书,等他驾崩了就会有一位皇子继位;有说传位昭书上写的是四皇子的名字,也有说上面写着三皇子的名字……

夏毓轩收到的小道消息越多,心中就越急躁,因为他并不确定那些消息是真是假,而他没办法相信夏皇真的会把皇位传给他。

再次收到夏皇要不行了的消息的时候,夏毓轩终于按捺不住了。颜太傅求了颜若惜,颜若惜答应让司徒琏跟夏毓轩一起到夏国皇宫中走一趟。而夏毓轩的目的是,不管用什么方法,务必保证传位昭书上写的是他的名字。

是夜,无星无月,夏皇的寝宫中透出昏黄的灯光,宫女和太监都低着头放轻脚步,大气都不敢出。

有夏毓轩指路,司徒琏和夏毓轩很顺利地避开了所有的视线,靠近了夏皇的寝宫。

夏毓轩看到夏皇寝宫外面重兵把守,守卫比以前多了好几倍,心中更加肯定夏皇出事了。有司徒琏在,夏毓轩最终有惊无险地进了夏皇的寝宫,并且放倒了夏皇身边伺候的太监,一步一步走到了夏皇的床前。

夏毓轩心中突然有些激动,因为他觉得今夜过后,他距离夏国皇位就更近了。他伸手拉开床幔,就看到夏皇背对着他躺在床上。夏毓轩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父皇?”

床上的人没有动,夏毓轩伸手碰了一下夏皇的肩膀,夏皇翻身过来,夏毓轩神色大变,连连后退,撞到了后面的柱子,跌坐在了地上。

站在一边的司徒琏微微转了转头,看着夏毓轩问了一句:“何事?”

“你……你……”夏毓轩伸手指着床上坐着的那个男人,脸色煞白,说话都有些颤抖了,“你怎么在这里?我父皇呢?”

“我在这里等人,只是没想到来的是你。”穿着一身明黄色睡袍的男人从龙床上站了起来,看着夏毓轩面无表情地说。之所以夏毓轩看到他的脸会那么震惊,因为这不是夏皇,而是安平王世子齐皓诚。

“杀了他!”夏毓轩猛然开口命令司徒琏。

司徒琏没有动手去杀齐皓诚,而是脚步微动到了夏毓轩身旁,提起夏毓轩就要离开。

“你不是来找朕的吗?”听到门口传来夏皇中气十足的声音,夏毓轩瞬间面如死灰,意识到自己落入了夏皇的圈套,如今已经无路可退了。

夏皇出现在夏毓轩面前,看着他的眼神冷到了极点:“朕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你却一直都不肯安分,也休怪朕无情了!”

夏毓轩看着夏皇,神色一变再变,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父皇,身为您的儿子,儿臣想当太子,想当皇帝,这有错吗?”

“没错。”夏皇看着夏毓轩冷声说,“但你忘了一件事,谁能当太子,谁能当皇帝,都是朕决定的,朕可以给你,但你不能主动来要!”

“父皇,如果儿臣非要呢?”夏毓轩眼中出现了一丝决然,他知道,当他暗中出现在夏皇寝宫的时候,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即便他什么不该说的话都还没有说。因为夏皇已经认定他要篡位,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夏毓轩对司徒琏说:“琏叔,帮我杀了他!”夏毓轩指的是夏皇所在的方向,他相信司徒琏知道他让他杀的人是哪个。

齐皓诚拔剑挡在了夏皇面前,看着夏毓轩和司徒琏冷声说:“你们束手就擒,可能还有一条生路!”

“我已经无路可退了!”夏毓轩冷声说,“琏叔,动手!”

大批的大内侍卫已经将夏毓轩和司徒琏包围在中间,齐皓诚眼神戒备地看着司徒琏,感觉这个似乎是个瞎子的男人武功极高,不太好对付。

谁知道司徒琏根本没有按照夏毓轩的吩咐去做,而是提起夏毓轩就跑!

“放箭!”夏皇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箭矢都朝着夏毓轩和司徒琏离开的方向射了过去。

齐皓诚飞身而起追了上去,不过司徒琏的速度太快,齐皓诚很快就跟丢了。

夏皇命齐皓诚连夜去三皇子府和颜太傅府抓人,齐皓诚领命办事去了。

齐皓诚带着人在三皇子府里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夏毓轩,把三皇子妃靳萱和夏毓轩其他的女人都抓了起来。

齐皓诚正在去往颜太傅府的路上的时候,司徒琏已经带着夏毓轩到了颜太傅府。

一直都在等消息的颜太傅一家人看到司徒琏和夏毓轩平安归来,神色都是一喜。颜太傅声音有些急切地问:“事情办妥了?”

夏毓轩面如死灰地说:“这是父皇设的局,事情败露了。”他话落猛然转头,目光愤恨地看着司徒琏,“你为什么不按照我的命令行动?如果你当时杀了我父皇,我直接夺位,还有一线希望!”

颜太傅的心猛地沉了下去,身子都在微微颤抖。这是夏皇设的圈套,夏毓轩跳进去了,虽然这会儿逃出来了,但是马上宫里就会有人过来抓他们!

想到这里,颜太傅神色一震,猛然站了起来说:“我们快走!”

“大哥想要去哪里呢?”坐在一边的颜若惜微微一笑问颜太傅。

颜太傅看着颜若惜有些急切地说:“若惜,你手中有不少高手,这次一定要帮我们离开千叶城啊!不然三皇子和颜家都完了!”

颜若惜却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看着颜太傅笑了起来。

颜太傅看到颜若惜的笑容,突然感觉心中发毛,就听到颜若惜声音幽幽地说:“你们要倒霉了,可是我很开心呢。”

颜太傅不可置信地看着颜若惜:“我们是一家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家人?哈哈!”颜若惜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花枝乱颤,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哥,你何曾有一刻当我们是一家人?当年我带着岩儿回来投奔大哥,只求大哥给我们一口饭吃,让我们活下去,但是大哥是怎么做的?你们颜家高高在上,觉得我跟我的儿子就是颜家的耻辱,是让颜家蒙羞的存在,所以你们恨不得我们去死!”

颜若惜的眼神已经带上了一丝狠厉,看着颜太傅和颜家其他人冷冷地说:“当年的耻辱,我从来没有一刻忘记过!如果不是你们太绝情,我和我的儿子怎么会受那么多苦?!我跟岩儿如今天人两隔,都是你们害的!”

颜太傅神色震惊地看着颜若惜,万万没想到这个时隔多年再次回到颜家的妹妹,竟然是回来报复他们的!颜太傅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就算今晚夏毓轩一切顺利,颜若惜也会在夏毓轩即将登上皇位,颜家即将一步登天的时候把一切都毁掉!她就是想看颜家倒霉,想亲眼看着颜家覆灭!

“若惜,你听大哥说……”颜太傅开口,想要劝说颜若惜。

“什么都不用说了!”颜若惜冷笑了一声,“琏儿,我们走。”

司徒琏站在了颜若惜的身边,母子两人很快从颜家人面前消失了踪影,就剩下面色灰败的颜家人还在那里。

“快走!”颜太傅猛然回神,抬脚就朝外走去。

可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仿佛敲击在他们的心上,他们都还没有出门,那边齐皓诚带着兵已经到了不远处了。

看到夏毓轩竟然在颜太傅府里,齐皓诚还有些意外,因为他本以为那个高手带着夏毓轩一起逃走了。

不过这样正好,齐皓诚根本懒得跟夏毓轩和颜家人废话,直接一声令下,让人把颜家所有的人都给抓了。夏毓轩这属于谋反,作为主要帮凶,颜家一个人都逃不了。

天亮的时候,消息已经传开了。昨夜三皇子试图逼宫谋反未遂,已经被抓了起来,关进了天牢里面。

夏皇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早朝上面,百官这才意识到,这一切都不过是夏皇下的一盘棋而已,如今夏皇想要的结果已经达到了,那些一直保持中立,没有接受夏毓轩拉拢的官员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心中万分庆幸。而那些跟夏毓轩勾结过的官员,一个个都心惊胆战的,感觉刀已经快要架到他们脖子上了。

夏皇在早朝的时候宣布重立夏毓杰为太子,并且由夏毓杰带领吏部官员重新考核所有官员,发现任何问题立刻处置。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夏皇准备肃清三皇子党的人了。

第二天,工部尚书王家就被抄了,罪名是贪污,王尚书的儿子,驸马爷王志过往强抢民女欺压百姓的事情也都被翻了出来,王家全部下了狱,而夏玉竹跟颜贵妃一起,被扔进了冷宫里面。

之后还有不少官员落马,罪名都不是跟三皇子勾结,而是他们原本就不是清白的,只是如今被查出来了。

一番动乱过后,夏国皇室只是少了一个三皇子,太子没有换人,夏皇也没有任何不妥。

“当皇帝的,可是真能折腾。”靳辰还感叹了一句。

墨青微微一笑说:“因为怕。”

可不是么?夏皇做这一切的缘由,不过就是怕他的儿子抢他的位置罢了。夏皇这一番折腾,可不仅仅是废掉了夏毓轩这么简单,他还成功考验了太子夏毓杰,以及其他皇子,并且考验了夏国百官。

“齐皓诚说,那天晚上跟夏毓轩一起进宫的,是一个瞎了眼的高手。”靳辰若有所思地说,“看来我们的猜测没错,想要杀关家祖孙和我四哥的人,的确跟夏毓轩和颜家有关系。”

“我已经让人去调查颜家了。”墨青微微点头说,“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