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你真的不要我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若惜?颜太傅那个死了几十年的妹妹竟然还活着?”靳辰看着墨青的属下调查到的消息,微微有些意外。

“这个女人是燕齐的母亲。”墨青说,“之前的事情应该就是她做的。”

“那个会音攻的男人也是颜若惜的儿子。”靳辰神色有些惊讶。那个瞎子高手不是齐越的儿子,也就说明颜若惜在齐越之后还给别的男人生了个儿子。而靳辰怀疑这个叫颜若惜的老女人应该跟向谦也有过一腿,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能查到的消息很少。”墨青的神色微微有些无奈,“因为颜若惜是不久之前才回到颜家的,之前她在哪里,做了些什么,都很难查到了。”颜太傅府里跟颜若惜接触过的下人都已经被处理掉了,所以调查起来并不容易。他们只能查到那个瞎了眼的男人管颜若惜叫母亲,那个男人名字里有个“琏”字,就连他姓什么都查不到,因为颜家人都不知道,只知道颜若惜管他叫“琏儿”。

“颜若惜多年前带着燕齐回到千叶城投奔颜家,颜家却把他们当做耻辱想要暗中除掉,怪不得颜若惜这次回来,似乎是在帮颜太傅和夏毓轩,实则是要亲眼看着颜家毁灭。”靳辰的语气颇有几分感慨。这世界很大,却又很小。谁都不会想到曾经的武林盟主燕齐竟然会是夏国颜太傅的亲外甥。而万事皆有因果,颜太傅当年那样对待颜若惜母子,时隔多年竟然还相信颜若惜会帮他,不得不说,颜太傅实在是太天真了。

如今事实很明显,燕云就是被颜若惜带走的,而颜若惜为了给她的儿子燕齐报仇,必然会盯上关家祖孙俩。至于靳飞宇,因为他是关妍之的未婚夫,所以也成了颜若惜的复仇目标之一。颜若惜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未必不会对靳家其他人下手。

“如果向老头在的话就好了。”靳辰若有所思地说。向谦跟颜若惜应该有什么过往,如果向谦在的话,他们至少可以对颜若惜多一点了解。只是向谦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里,靳辰本以为她回到千叶城之后向谦会再来找她,但是并没有。

“主子,夫人。”

门外突然传来风扬的声音,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墨青开口说:“进来。”

风扬出现在墨青和靳辰面前,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刚刚回到千叶城墨府。

“燕云是你带回千叶城的,她现在被燕宇和他们的祖母带走了。”靳辰看着风扬神色淡淡地说,并没有拐弯抹角。当时燕云失踪,墨青让属下给风扬传了消息,但是不是要为此立刻赶回千叶城,是风扬自己决定的。

风扬微微垂眸说道:“那她应该是安全的。”风扬和燕云凑到一起实属意外。当时风扬在紫阳门是被墨青派去的,而他救了燕云只是因为卢晟要侵犯燕云的时候他正好在场。风扬把燕云带回千叶城安顿好之后,自己就很快离开到别的地方执行任务去了,两人几乎没有过什么交流。

如今燕云被她自己的亲哥哥和亲祖母带走了,风扬也不太担心她的安危。风扬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他问心无愧,也并没有忘记自己是墨青的属下。风扬知道,如果他说他要娶妻生子,不再为墨青办事,墨青会放他离开的,但风扬并不想那样做,他也从未想过要娶燕云。

而风扬这么匆匆忙忙地赶回来,除了确认燕云是否安全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这会儿他恭敬地对墨青和靳辰说:“属下查到了一些五毒教的消息,要禀报主子和夫人。”

曾经凶名不亚于断魂楼的五毒教事实上已经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很久了,之前在秋茗山行宫遇到了一个“毒蝎子”,墨青就让风清和风扬着手调查五毒教的事情,如今风扬已经有了一些收获。

等风扬把他查到的消息禀报完了之后,靳辰神色莫名地说:“原来那个男人是五毒教的少主。”

风扬不知道靳辰口中说的“那个男人”是谁,墨青知道。根据风扬最新调查到的消息,五毒教如今的教主身份十分神秘,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但是五毒教的少主曾经在江湖上出现过,杀了人之后很快就消失了,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而那位少主是个双目失明的男人,身着一身暗红色的锦袍,武功极高,所用的杀人武器是弓箭,箭术非常高超。

这些都跟墨青和靳辰见过的那个瞎子高手完全契合。这么说来,颜若惜如今是五毒教的教主夫人,怪不得她这么有恃无恐地回到千叶城来找关家祖孙复仇。

五毒教的人行事十分隐秘,而且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这就导致一般人很难判定遇到的是不是五毒教的人。风扬之所以查到了五毒教少主的一点线索,也是因为当初那位少主有一个属下被扔下的时候还没死透,他脖子上的“毒蝎子”被人看到了。

“你就留在千叶城吧。”墨青对风扬说。

风扬点头:“是,主子。”

风扬刚走,外面就传来冷肃咋咋呼呼的声音:“吃饭了!吃饭了!”

如今墨府的四个主子,墨青和靳辰以及魏琰和冷肃,如果没有意外情况的话一般都会一起在墨府正厅里吃饭。一到饭点最积极的就是冷肃了,因为他很享受坐在靳辰身旁让墨青不爽的感觉。

墨青揽着靳辰往外走,靳辰突然想到了什么,脚步微顿,看着墨青说:“齐越是跟燕宇一起失踪的,说明他很可能也跟颜若惜在一起,颜若惜为何不让齐越为她的那个儿子医治眼睛呢?”

颜若惜的那个儿子,也就是五毒教的那位少主,不管眼睛是先天失明还是后天造成的,只要医术够高,都有可能治好。距离燕宇和齐越一起从紫阳城失踪已经过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了,齐越再没出现过,而颜若惜的儿子依旧是个瞎子,靳辰总感觉这里面不太对劲。

“先吃饭吧。”墨青伸手揉了揉靳辰的脑袋,微微一笑说道。能查到的线索太少,他们现在的很多猜测都无法得到证实。

吃饭的时候,累了一天的魏琰在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冷肃坐在靳辰身边,一会儿要求靳辰给他盛汤,一会儿要求靳辰给他夹个鸡腿,吃饭也不忘了刷存在感。坐在靳辰另外一边的墨青最开始还会给冷肃一个凉凉的眼神,后来直接懒得理会冷肃了。

魏琰放下筷子就跑了,因为他打算去洗澡然后换身衣服,就偷偷到宋国公府去看看宋舒。他们再过四天就要成亲了,成亲前三天不能见面,魏琰想着无论如何今晚都要见到宋舒。

魏琰这晚比较幸运,他溜到宋舒房间里的时候,正好小翠不在,宋舒刚沐浴完,正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梳头。

“舒儿。”魏琰从宋舒身后拥住了她,嗅了一下宋舒的发香,满足地喟叹了一句,“想死我了!”

宋舒微微挣扎了一下:“别乱来。”

魏琰愣了一下,转过去正面抱住宋舒,故作不满地说:“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就乱来了?既然舒儿这么说,我不乱来一下,岂不是白白被冤枉了?”

看到魏琰说着就要低头亲她,宋舒下意识地抬手,一巴掌就把魏琰给拍到了一边儿。

魏琰不可置信地看着宋舒,一脸控诉地说:“我们就要成亲了,你是我媳妇儿,亲一下都不行?你对我怎么这么坏?”

宋舒神色有些无奈地伸手拉了一下魏琰,微微有些烦躁地说:“别闹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魏琰神色一正,不由分说地把宋舒抱过来放在了自己腿上,看着宋舒问。

宋舒看着魏琰,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伸手就拧住了魏琰的耳朵,然后三百六十度使劲旋转……

“嘶!”魏琰疼得龇牙咧嘴的,连声说,“快放开放开!有话好好说!”

宋舒放开魏琰的耳朵,伸手拥住了魏琰,把头靠在魏琰胸口,声音幽幽地说:“我这个月的月事没有来。”

“月事没来?”魏琰愣了一下,他对于女人这方面的事情也有些了解,还自以为很懂地拍了拍宋舒的肩膀说,“这是小事儿,靳辰懂医术,明天让她给你把个脉,调理调理身子。书上说女子月事不规律会导致心烦气躁,你放心,你今儿脾气不好我可以理解,你真觉得心烦就打我吧!不过书上还说等女子成了亲就会好很多了,所以等咱们成了亲之后,你就……”

宋舒伸手又拧住了魏琰的耳朵,看着他没好气地说:“你是不是傻?”

魏琰愣愣地说:“难道我看的书不对?”

宋舒扶额:“你确实是傻。”

魏琰表示不满:“还没成亲你就这么嫌弃我,不行,我要振夫纲!”

魏琰说着就抱起宋舒往床边走去,把宋舒放在床上,自己还没压上去,宋舒一脚就把他踹下去了:“你不能碰我!”

魏琰怒了:“我非要碰!你再反抗我用强了啊!”

宋舒从床上坐起来,抓起枕头就朝着魏琰的脑袋砸了过去:“呆子,我可能有了!”

魏琰抱住飞过来的枕头,直接愣在了那里。有了?有什么?下一刻,魏琰跟被雷劈了一样,全身都僵在了那里。宋舒有了?有的当然是他们的孩子!他要当爹了?!

魏琰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要去抱宋舒又有些迟疑,似乎怕用力太大会伤害到他的女人和孩子,最后还是轻轻地抱住了宋舒,满心欢喜地说了一句:“我要当爹了!”

宋舒的神色也有几分欢喜,还带着几分不确定,她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说:“只是有这个可能,我不敢去看大夫。”

魏琰嘿嘿一笑:“一定是真的!我这么棒,一次就中!哈哈!”

宋舒拧了一下魏琰的腰:“你能不能请靳辰明天偷偷来一趟给我把个脉?”未婚先孕,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宋舒甚至都不敢让宋家其他人知道,她能信得过的大夫也就只有靳辰了。

“不用明天,我现在去找她过来,舒儿你先好好休息啊!”魏琰说着放开宋舒,话音未落已经从宋舒面前消失了。

宋舒愣了一下,继而就笑了起来,觉得魏琰真的是很傻啊,不过傻得很可爱。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心中生出了一丝紧张和期待。

已经很晚了,墨青和靳辰都已经睡了,被魏琰叫醒的时候,墨青脸色很臭,靳辰有些奇怪。

“出什么事了?”靳辰出来就看到门外的魏琰似乎站不住,一直在兴奋地到处走。

“走走走,跟我去看看舒儿。”魏琰说着就要过来拉靳辰。

墨青有些不悦地看了魏琰一眼:“说清楚什么事?”感觉魏琰一副傻兮兮的样子。

魏琰嘿嘿一笑,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我要当爹了!”

墨青和靳辰都愣了一下,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还是有些意外的。靳辰看着魏琰问:“你让我现在去给宋舒把个脉?”

“是啊是啊!”魏琰点头,“快走吧,把完脉舒儿还要早点休息呢!”

靳辰也不在意魏琰对她的不客气,微微点头说:“那就走吧。”

墨青也一起去了,只是到了国公府之后没有进宋舒的房间,在外面等着。宋舒见到魏琰果然把靳辰叫来了,十分不好意思,因为她本来打算明天再让靳辰给她把脉的,没想这么晚打扰靳辰。

靳辰给宋舒把脉的时候,魏琰神色紧张地站在一旁盯着,宋舒眼中也有一丝紧张。

靳辰放开了宋舒的手,魏琰有些急切地问:“怎么样?是不是有喜了?”

靳辰看了魏琰一眼,唇角微勾说:“你挺能耐的嘛!”

魏琰瞬间就嗨了,哈哈笑着说:“那是!”

宋舒意识到靳辰的意思,心中高兴的同时也有些害羞,脸色微红地嗔了魏琰一眼:“别傻了,你们都快回去吧。”

魏琰也不管靳辰在旁边,坐到床上抱住了宋舒,嘿嘿一笑说:“她走就行了,我留下来陪你。”

宋舒伸手就拧了一下魏琰的耳朵:“有你这么不客气的吗?”

魏琰浑不在意地说:“靳辰是我嫂子,长嫂如母,一家人,客气什么?”话落转头看着靳辰说,“嫂嫂回去吧,我们就不送了。”

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琰:“小心一点,别被发现了。”

宋舒脸色更红了,那边靳辰很快离开了,魏琰抱着宋舒也不说话,就一个劲儿地傻笑,让宋舒又想拧他了。

墨青看到靳辰出来,伸手揽住靳辰,两人很快在夜色之中离开了宋国公府。

听到靳辰说宋舒果然是有喜了,墨青也是高兴的,只是高兴之余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靳辰的肚子。

靳辰没有忽略墨青的眼神,看着墨青似笑非笑地说:“你家表弟很得意,说他一次就中,你这个当表哥的,可是输了。”

墨青看着靳辰,眼眸微暗,打横抱起靳辰就朝着床边走去:“看来还是我不够努力,今晚我们不要睡了吧。”

第二天,靳辰直到日上三竿才醒来,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肢,心中在想男人果然不能刺激,墨青昨夜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太卖力了,她都有些吃不消了。

靳辰很为魏琰和宋舒高兴,但她自己对孩子的事情其实是抱着随缘的态度的,并没有特别渴望。靳辰和墨青的医术都师从向谦,两人对自己和彼此的身体都很了解,他们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孩子这种事也说不准,靳辰觉得该来的时候就会来了,顺其自然就好。而墨青其实跟靳辰是差不多的态度,因为他们都很享受现在的二人世界。

因为谋反被打入天牢的三皇子夏毓轩并没有被处死,而是被流放了。颜家满门都被斩首,王家也没能幸免,其他跟夏毓轩勾结的官员,也都没能落得好下场。

作为夏毓轩的正妃,靳萱是要跟着夏毓轩一起流放的。靳二夫人苦苦哀求靳放,靳松也求靳放救救靳萱,靳放进宫为靳萱求情,希望夏皇能够网开一面,免了靳萱的流放之罪。

夏皇倒是卖了靳放一个面子,主要也是觉得靳萱一个女流之辈,其实掀不起什么风浪,就松口说靳萱可以到望月庵出家,不需要去流放了。

这已经是靳放能够为靳萱求来的最好的结果了。靳萱是夏毓轩的妃子,就算她无罪和离回到靳家,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嫁出去了,因为没有人敢娶她。而她去望月庵出家,至少能够有一个平静安宁的生活,免去颠沛流离之苦。

可是靳放没想到,靳萱竟然执意要跟着夏毓轩一起流放边疆。靳二夫人怎么劝说都没用,最后哭得嗓子都哑了,靳萱却像是铁了心一般,非要跟着夏毓轩走。

最后靳放只能无奈地看着靳萱跟夏毓轩一起离开了千叶城,他暗中打点过,但流放之地远在千里之外,靳萱的生活根本不可能好。

靳辰听说靳萱跟着夏毓轩流放的时候心中很平静。这个世界的女子大多都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想法,认为男人就是天,就是唯一的依靠。而靳萱是靳辰认识的人里面最循规蹈矩的人之一,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靳辰并不意外。

因为宋舒有喜,魏琰走路都带着风,嘚瑟之气呼呼呼地往外冒,感觉人生实在是太美好了!他实在是太厉害了!

墨青派人暗中盯着靳将军府那边,但颜若惜和她的儿子以及五毒教的人并没有再出现。

八月十九这天,秋高气爽,天气晴好。魏琰天不亮就起了,穿好了一身大红的喜袍,脸上满是喜色,就等着时辰到了出发去迎亲。

墨府里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请帖前些日子已经都发出去了,只请了相熟的靳家和安平王府,没请其他人。

作为魏琰的好友,齐皓诚这天没能陪着魏琰一起去迎亲,因为他陪着有孕的靳晚秋去了宋家。

魏琰倒也不在意,因为他身边还有冷肃。魏琰成亲,自认为是红娘的冷肃也挺嗨的,帮着魏琰忙前忙后,不过大多都是帮的倒忙。冷肃昨天才知道宋舒竟然已经怀孕了,当时就拍着魏琰的肩膀哈哈大笑说“这都是我的功劳”,魏琰的脸有点黑,很想跟冷肃绝交……

原本常年穿红衣的冷肃这天还贴心地换了一身低调点的衣服,不跟魏琰这个新郎官抢风头。

作为魏琰的兄嫂,墨青和靳辰这天都莫名地有一种儿子要娶媳妇儿的感觉,也是神奇得很。

时辰到了,魏琰带着迎亲的队伍离开墨府,一路吹吹打打出发迎亲去了。

一切都很顺利,宋舒拜别宋老国公的时候落了泪,魏琰当时在想:爷爷别舍不得了,过段时间等你知道你要有重外孙就高兴了哈哈。

千叶城的百姓都看到那个一身喜袍,脸上带着面具的“乔公子”把宋国公府的大小姐迎回了墨府。在人群之中,有一个白衣男子的目光,却并没有放在魏琰或者花轿上面,而是一直看着魏琰身后的那个男人。

冷肃跟在魏琰身后,就用他本来的容貌示人,想着反正他这张脸也没几个人见过,不怕被认出来。而他一路走过去,都能听到有人在说“这位小公子是谁”。冷肃心中还挺得意,觉得自己就是长得年轻又帅气,没办法。

察觉到有一道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冷肃回头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也不在意,继续跟着魏琰往前走了。

在迎亲的队伍回到墨府之前,墨府的宾客都已经上门了。没有外人,大家坐在一起说说笑笑,气氛十分融洽。

魏琰刚刚牵着宋舒进墨府,在墨府周围围观的百姓还未散去的时候,墨府大门口出现了一行人,身上穿的衣服与夏国人的服饰不太一样,有几分异域风情。

“雪狼国骁王爷送上贺礼,恭贺乔公子与宋小姐大喜!”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站在墨府门口高声喊道。

围观的百姓瞬间都愣在了那里。这些人是从雪狼国来的?而且是来送礼道喜的?难道雪狼国那位骁王爷跟今天成亲的乔公子有什么交情不成?

墨府的侍卫并没有直接请人进去,而是脚步匆匆地进去禀报了。

这边新人正准备拜堂,突然收到秦骁派人送礼的消息,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墨青神色淡淡地说:“礼收下,人就不招待了。”

“是,王爷。”侍卫恭敬地应了。

墨府大门口,前来送礼的人都面色平和地等在那里,他们带来的贺礼就在他们身后的一辆马车上面。

“我家王爷和乔公子多谢雪狼国骁王爷的大礼,诸位兄弟辛苦了。”墨府的侍卫队长客气地拱手说道,“雪狼国路远,诸位还要回去复命,就不耽搁你们的时间了。”

带头前来送礼的男人哈哈一笑:“好说好说!把骁王爷送的大礼呈上!”

秦骁送的贺礼很快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一尊金镶玉的雕塑,足足有一米多高,在阳光之下简直能闪瞎人眼。

礼送到了,雪狼国的那些人很快就离开了。墨府的侍卫队长直接吩咐侍卫把那尊雕塑抬进了库房里面。

拜堂过后,魏琰乐颠颠地牵着宋舒去了新房,靳辰和墨青在招待客人。不过客人不多,而且都是熟人,不用刻意招待。安平王和安平王妃吃了点东西,喝了点喜酒之后,就十分不见外地到墨府的菊园里散步赏菊去了。其他就是靳家人了,更不用客气,他们也不拘束,很随意的样子。

“秦骁派人送礼,是想告诉我们,他知道今天成亲的是魏琰。”靳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十分肯定地说。

墨青微微点头:“随他去。”秦骁猜到了乔翊就是魏琰,但那又如何呢?在秦骁真正当上雪狼国的王之前,他不会明目张胆地跟魏国和夏国交恶的,也不会招惹墨青和魏琰。秦骁今日突然送礼的举动,看似挑衅,实则也是在示好,表明他已经知情但会为魏琰保守秘密。

新房里面,魏琰已经掀了宋舒的盖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宋舒艳若桃李的脸,轻轻拥宋舒入怀,心中满足到了极点。他娶媳妇儿了,他家媳妇儿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娃娃,真的没有更美好的事情了。

气氛太好,宋舒也不会在这个温馨甜蜜的时候怼魏琰,更不会拧魏琰的耳朵。看到魏琰凑过来的脸,宋舒脸色微红,眉宇之间更多了几分艳色,微微闭上了眼睛。魏琰捧着宋舒的脸,正准备亲下去的时候,新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了。

魏琰转头,脸色瞬间就黑了:“冷肃你要干嘛?”

冷肃嘿嘿一笑,凑过来看了宋舒一眼,还点点头说:“小舒儿今天很好看呀!”

魏琰的脸色更黑了:“这是我媳妇儿!”

冷肃浑不在意地在桌边坐了下来,把手中的酒坛子放在桌上,看着魏琰说:“知道是你媳妇儿!没想跟你抢!不过小舒儿肚子里有娃娃了,你们又不能洞房,多无聊不是?我是来陪你喝酒的,这大喜的日子,咱们兄弟一醉方休!”

宋舒扑哧一声笑了,魏琰却怒了,瞪着冷肃说:“你立刻消失,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是,宋舒肚子里有宝宝了,所以魏琰不能跟宋舒洞房。但就算不能洞房,这也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一辈子就这么一次,魏琰只想跟宋舒在一起温存,根本不想看到冷肃。

“啧啧!我好怕怕啊!”冷肃挤眉弄眼地看着魏琰说,“我得跟小舒儿好好聊聊,当初……”

“喝酒!”魏琰走过来,打断了冷肃的话,在冷肃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的眼神满是警告:姓冷的,今儿是我大喜的日子,你敢胡说八道我弄死你!

冷肃唇角微勾:“喝酒。”

那边宋舒却神色好奇地问冷肃:“你要跟我聊当初什么事情啊?”

冷肃笑容灿烂地说:“当初魏琰为了求你原谅,跟我打听你需要什么,还借我之手送了你好些东西,总之我给你的东西都是魏琰找来的,你家二哥的马也是魏琰刻意卖给他的,你家爷爷的很多花都是魏琰找来让我家小姐姐送去的。”

宋舒微微一愣,看着魏琰,心中甜蜜不已。这些事情魏琰都没有跟她提起过,如果冷肃不说的话,她都不会知道。

魏琰深情款款地对宋舒说:“小舒儿,那些都不值一提,你开心就好了。”话落给了冷肃一个眼神:兄弟给力。

冷肃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魏琰:“来来来,喝酒。”

魏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两人又喝了两杯之后,冷肃笑容神秘地压低声音对魏琰说:“其实兄弟是来送贺礼的。”

“贺礼拿来,你快点儿滚。”魏琰看着冷肃说。虽然冷肃没有乱说话,还说了不少好话,但魏琰还是不想洞房花烛夜跟冷肃一起喝酒度过,他只想抱媳妇儿啊!

“嘿嘿!”冷肃从怀中拿出一个布包递给了魏琰,“这可是兄弟专门为你找来的宝贝。”

魏琰接过去还没打开,冷肃已经提着自己的酒离开了,走之前还给了魏琰一个暧昧的眼神。

“苏苏给你的是什么东西?”宋舒凑过来,好奇地看着魏琰手中的布包。

魏琰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开看了一眼,神色一僵,那边宋舒脸色爆红。因为那是一本书,封皮上写着一行字“孕期房中术”……

“咳咳,什么乱七八糟的。”魏琰把那本书又包起来扔到了一边儿,然后抱着宋舒说,“你这一身太厚重了,快换下来去沐浴。”

宋舒穿的凤冠霞帔确实很厚重,魏琰让她坐着,他小心地把宋舒头上的钗环都给卸了下来,把宋舒的嫁衣也脱了下来,准备抱着宋舒去沐浴的时候,宋舒要叫小翠进来伺候,魏琰也没反对。

小翠伺候着宋舒去沐浴了,魏琰坐在那里,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把扔到一边儿的那本书给拿了过来,打开看了起来。

等宋舒沐浴回来,魏琰十分体贴地上前给宋舒擦拭头发,冷肃拿来的那个布包已经不见了影子……

却说冷肃,他从魏琰的新房离开之后,时间尚早,他把自己手中提着的酒全都给喝了,有些微醺,就坐在墨府后花园的一棵大树上面,郁郁葱葱的枝叶遮挡住了他的身体,他靠着大树有些昏昏欲睡。

一阵怪异的哨声让冷肃突然清醒,他晃了晃脑袋,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在冷肃眯着眼睛,再次昏昏欲睡的时候,怪异的哨声又响起了。

冷肃眼神微冷,坐直了身体。那个哨声他并不陌生,因为那是他跟冷无忧之间独有的信号。当年冷无忧被冷肃捡回去的时候年纪还小,很依赖冷肃,他一遇到什么麻烦,只要吹哨,冷肃就会很快出现在他的身边,而冷肃自己却很少用到这个信号召唤冷无忧。

冷肃知道冷无忧来了千叶城,而且就在附近,他也意识到今天迎亲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暗中盯着他的是什么人了。冷无忧在找冷肃,但是冷肃并不打算理会他。

冷肃从大树上面飞身而下,原本极好的心情已经被哨声给毁了。他心中有些烦躁,准备去找靳辰打架,刚走过一个拐角,一个人撞进了他的怀中。

这是个少女,冷肃认识她,知道她是靳辰的姐姐靳月,曾经的夏国第一美女。

“你没事吧?”冷肃伸手扶住了靳月,低头看着靳月,语带关切地问。

靳月看了冷肃一眼,面色微红地低了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靳月知道这是靳辰的义弟,名字叫做苏苏,一个有些奇怪的名字。

“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这里?”冷肃微微一笑,看着靳月问道。他那张白皙如玉的少年脸庞上,没有任何血腥和阴暗,那单纯阳光的笑容让人见到就心生好感。

“我在找小鹿。”靳月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落落大方地说。她跟靳宛如一直在跟墨府的那头小鹿一起玩儿,只是小鹿刚刚突然跑了,她就追了过来,没想到会碰到冷肃。

“在那里。”冷肃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靳月转头就看到小鹿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神色一喜,提着裙子就跑了过去。

而冷肃就站在那里,唇角含笑看着靳月的身影,一直到靳月和小鹿一起跑远了,才微微一笑收回了视线。

靳飞宇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而他跟关妍之的婚期在九月底,就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靳辰把颜若惜母子的情况告诉了关无涯,让关无涯防备一些,因为关无涯并不知道司徒琏还会音攻的事情。

魏琰和宋舒住的院子跟靳辰和墨青住的院子是在墨府的两个方向,距离并不近。这是靳辰安排的,她说住得太近了容易拘束,魏琰也深以为然。

傍晚时分,客人都告辞离开了。吃晚饭的时候,魏琰和宋舒肯定是不会从新房出来的,而冷肃也不见了人影。墨青和靳辰都没管冷肃,两人温馨甜蜜地坐在一起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冷肃出现了。

“你去哪里了?”靳辰给冷肃盛了一碗汤递了过去。

冷肃眼眸微闪:“就去外面转了一圈儿。”

靳辰也没有追问,吃完饭之后冷肃就又离开了,回了他在墨府的院子。

冷肃的院子里并没有固定的下人伺候,此时夜幕降临,本该空无一人的院子里,却静静地坐着一个人,在等着冷肃回来。

冷肃进门,看着来人神色一冷:“你来做什么?”

坐在院中的冷无忧静静地站了起来,就站在距离冷肃五米远的地方看着他。冷无忧做回了雪狼国的十一王子秦朔,但是他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变,还是从前的样子。他的身材依旧高大却清瘦,飘逸的白衣穿在身上显得有些宽大,他的脸上没有多少血色,眼神是冷漠的,只有看向冷肃的时候,眼底才会有一丝旁人无法察觉的温度。

“没事就滚,有事也不用说,我不想听!”冷肃看着不发一言的冷无忧,冷冷地说完之后抬脚就要回房间。

冷无忧看着冷肃的背影,在冷肃快要进房间的时候开口了:“你喜欢那个女人是吗?”

冷肃脚步微顿,转身看着冷无忧冷哼了一声:“是又如何?”

“曾经我以为你喜欢靳辰,但是后来我发现并不是,因为如果你喜欢她的话,就不会任由她嫁给别的男人而无动于衷了。”冷无忧似乎在跟冷肃说话,又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但是今天,我看到你对着靳月笑得那么温柔,你会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你甚至偷偷地在暗中看着她回家,我都看到了。”

冷肃突然笑了,看着冷无忧有些嘲讽地说:“你看到了又如何?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喜欢的是女人,我会娶妻生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你喜欢男人,随便找谁都与我无关,但是别来找我,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冷肃话落,转身进门,房门很快关上了,隔绝了冷无忧的视线。

冷无忧就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腿都快要麻木了,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句:“你娶妻生子天经地义,那我呢……你真的不要我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