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墨王妃有何见教?/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婚第一天,魏琰不需要再一大早起来做体能训练,也不需要练剑,因为墨青和靳辰给他放假了。

魏琰醒得早,他醒来之后却没有起,因为怕吵醒了宋舒。昨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魏琰抱着宋舒难免有些心猿意马,尤其是看了冷肃送给他的那本图册之后。只是最后魏琰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因为他怕伤到宋舒和孩子。

魏琰看着躺在自己臂弯的宋舒,宋舒的睡颜很恬静,脸上还有一抹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温柔又乖巧,跟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不太一样。魏琰觉得很开心,现在的生活就是他想要的,即便宋舒怼他的时候他也是喜欢的,宋舒拧他耳朵的时候他痛并快乐着。

宋舒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以前都不会睡到这么晚的,我们快起吧。”昨天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一个新的家,宋舒以为自己会不习惯,事实上根本就没有。魏琰早早地就抱着她睡了,一晚上也没有闹她,她刚睁开眼的时候还以为在宋家呢。

“不着急。”早就醒了的魏琰抱着宋舒坐了起来,他的胳膊都被宋舒压得发麻了依旧甘之如饴,微微一笑对宋舒说,“你肚子里有宝宝了,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宋舒嗔了魏琰一眼:“如果我肚子里没有宝宝的话,就要早起给你做饭吗?”

魏琰唇角微勾,桃花眸中流光溢彩:“没错,舒儿你跟着关家小妹学了厨艺,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吃到,很不开心呢。”

宋舒伸手拧住了魏琰的脸:“那你就一直不开心下去吧,我才不要做给你吃!”

魏琰抓住宋舒的手亲了一口:“舒儿,咱们新婚第一天,改天再吵,起来吃点东西,去拜见表哥和嫂嫂吧。”

宋舒愣了一下,催促魏琰:“你怎么不早说?我都忘了还要去见他们呢。”宋舒并没有想过跟魏琰成亲之后,要跟魏琰搬出墨府单独去住。宋舒很喜欢靳辰是其一,其二宋舒很喜欢墨府这个地方,也并不觉得跟墨青和靳辰住在一个屋檐下面有什么不自在的,如果真让她和魏琰单独住一个大宅子,她才会觉得不自在。

“不着急,你到时候改口叫他们一声,等着他们给礼物就好了。”魏琰嘿嘿一笑说,然后又被宋舒拧了一下。

等两人收拾好,魏琰又看着宋舒吃了早餐之后,才揽着宋舒一起慢悠悠地朝着靳辰和墨青的院子来了。

别人家新娘子新婚第一天都是要拜见长辈敬茶改口的,只是墨府没有长辈,墨青和靳辰就是魏琰的“家长”。

下跪敬茶当然是不需要的,宋舒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管墨青叫了一声“表哥”,管靳辰叫了一声“嫂嫂”,然后靳辰给了她一个盒子,她打开一看惊喜地发现里面竟然是一本武功秘籍。

魏琰有些无语地看着靳辰:“你这挑的什么礼物?”谁会给新进门的弟妹送武功秘籍啊?更何况宋舒现在有身孕,根本不能动武。

靳辰没有理会魏琰,那边宋舒很高兴地说:“我很喜欢这个礼物。”曾经宋舒的人生目标是当一个侠女,闯荡天下,她一直很努力,但是武功并不是很高。靳辰送她的这本武功秘籍是找了很久才找到的,非常适合宋舒修炼。

好吧,宋舒喜欢,魏琰也只能认了。他在想他要努力提升实力才是,不然等宋舒生了孩子之后努力修炼,万一比他还厉害的话那就不好了,他多没面子。

“苏苏呢?”魏琰问靳辰。他本以为冷肃会一大早等在靳辰这里,等着他们过来给他敬杯茶呢,可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人。

靳辰微微摇头说:“不知道,今天没有见到他。”

说冷肃冷肃就到了,而且冷肃一看到魏琰就嘿嘿笑着说让魏琰和宋舒给他敬茶,魏琰觉得一点儿都不意外,然后对着冷肃翻了个白眼,个中深意让冷肃自己体会。

“小姐姐,我也想娶媳妇儿了。”看到魏琰和宋舒甜甜蜜蜜的样子,冷肃突然一本正经地对靳辰说。

靳辰有些好奇地问:“难道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哪家姑娘这么倒霉啊,竟然被冷肃看上,哈哈!”魏琰调侃冷肃。

冷肃唇角微勾,看着靳辰笑嘻嘻地说:“小姐姐,我想娶你三姐。”

“噗!”靳辰刚入口的茶水直接喷了过去,看着冷肃一脸的不可思议,“苏苏,你是不是发烧了?”

冷肃很无辜地摇头:“没有啊,我正在很认真地跟你们商量我的亲事呢。”

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娶靳月?你喜欢她?”冷肃和靳月?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冷肃是个杀手头子,而如今的靳月是个温柔可人的乖乖女,两人在一起的画风,反正靳辰是想象不出来。

冷肃嘿嘿一笑:“她长得很好看啊,而且她是小姐姐的姐姐,如果我娶了她的话,小姐姐你就要管我叫姐夫了,姐夫跟哥哥不是一样的嘛,这样多好。”

靳辰无语扶额:“苏苏,这种事不能开玩笑的。”冷肃说的都是什么鬼?好像他突然想要娶靳月只是因为靳月是靳辰的姐姐,而他娶了靳月就能压靳辰一头,当上靳辰的哥哥了?!

“我没有开玩笑啊。”冷肃神色无比认真,“我都这个年纪了,该成亲了,我也想抱媳妇儿生娃娃,我觉得靳月跟我挺合适的。”

“苏苏,别想了,靳家是不会收你这个女婿的。”魏琰似笑非笑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他跟靳辰有同感,感觉冷肃就是一时心血来潮,根本就不喜欢靳月。

“他头发白了变得那么丑都能娶到我家小姐姐,我为什么不可以?”冷肃看了一眼墨青,表示不服。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我男人头发白了也比你好看一百倍。”

冷肃瞬间就“伤心”了:“小姐姐,你又嫌弃我!”

“别闹了。”靳辰瞪了冷肃一眼,“你要真喜欢靳月的话我还可以考虑一下,但你分明就是情窦未开,傻乎乎的就知道闹腾,歇着吧!”

“我都二十好几了!”冷肃很不服气地说,“我怎么情窦未开了?”

“来来来,兄弟告诉你。”魏琰看着冷肃说,“你知道喜欢一个姑娘是什么感觉吗?”

冷肃愣了一下:“能有什么感觉?”

魏琰同情地拍了一下冷肃的肩膀:“兄弟,你还小啊,不懂。喜欢一个姑娘呢,你就会想要欺负她。”

宋舒白了魏琰一眼,魏琰表示这就是他真实的恋爱经验,正在十分真诚地跟冷肃友好交流。

冷肃对魏琰的说法嗤之以鼻:“魏琰你就是胡说八道!我要敢欺负靳月,我家小姐姐岂不是要扒了我的皮?而且我没事干为什么要欺负她?我有那么无聊吗?”

“所以说你根本就不喜欢靳月。”魏琰看着冷肃说,“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想要成亲。”

冷肃看着魏琰问:“说来听听。”

魏琰唇角微勾,握着宋舒的手,看着冷肃笑得一脸得意:“你看我太幸福,羡慕嫉妒了呗。”

冷肃抬脚就朝着魏琰踹了过去:“自我感觉这么好,你怎么不上天呢?”

魏琰和宋舒的新婚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十分惬意,冷肃似乎也忘记了要成亲的事情,时不时去骚扰一下魏琰和宋舒,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看着魏琰气得要死却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冷肃觉得非常爽。至于魏琰说冷肃羡慕嫉妒魏琰现在的生活,冷肃表示魏琰想多了。

在魏琰成亲当日出现的冷无忧没有再出现在冷肃面前,冷肃也不在意。他跟冷无忧是从小到大的兄弟,他曾经也真的把冷无忧当做兄弟,却没想到冷无忧竟然对他怀着不(想)可(要)告(睡)人(他)的心思。

冷肃和冷无忧当初闹翻,就是因为冷无忧突然对冷肃表白。冷肃无法接受,觉得冷无忧很恶心,一怒之下就跟冷无忧决裂了。后来冷肃落难,被靳辰所救,恢复正常之后冷无忧再次出现在冷肃面前,冷肃试图赶他走,对他态度恶劣言辞不善,然而冷无忧就是不走,两人和平相处了一段时间,关系却没有破冰。

之后就是冷肃支开冷无忧,让他去执行任务,而冷无忧却趁着机会回到了雪狼国,做回了雪狼国的十一王子秦朔。

冷肃早已经决定跟冷无忧再见即是陌路,冷无忧这次过来找冷肃,冷肃根本不想理会他。

至于靳月,不过是冷肃当时知道冷无忧在看着,故意对她示好。而冷肃的目的只是想让冷无忧死心,告诉冷无忧他喜欢的是女人。

不过冷肃对靳月还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首先,冷肃觉得靳月不如他家小姐姐长得好看,所以靳月的容貌吸引不了他。其次,冷肃觉得他家小姐姐那样的性格多好啊,温柔起来很可爱,凶残起来更可爱,靳月与之相比,显得太无趣了。

只是冷肃以为冷无忧已经离开千叶城了,事实上并没有。而第二天就传来消息,说是雪狼国的朔王爷前来千叶城做客,受到了夏国皇室的盛情款待。

冷肃听闻之后冷哼了一声,雪狼国的朔王爷秦朔是么?那就跟他更没有任何关系了。

墨青和靳辰听闻秦朔突然来到千叶城的消息的时候都想到了冷肃,吃饭的时候靳辰问起,冷肃说他不知道,也没有见过冷无忧或者那个叫秦朔的男人,一副根本不想提起那个名字的样子。

“明晚宫中设宴款待秦朔,我们也在邀请之列。”靳辰若有所思地说,“这个时候秦朔来千叶城,应该不是闲着没事过来玩儿的吧。”

雪狼国王室的储位之争已经趋于白热化了,魏琰成亲那天秦骁也只是派人千里迢迢送了贺礼过来,他自己并没有出现。而回到雪狼国王室之后就一直在跟秦骁和秦蓝明争暗斗,也盯着雪狼国王位的秦朔,怎么会突然来了夏国千叶城呢?

“不管他想要做什么,都与我们无关。”墨青微微一笑说道。墨青和靳辰现在的身份是魏国的墨王爷和墨王妃,夏国皇室邀请他们明日进宫赴宴,也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而秦朔此行的目的,或许跟夏国皇室有什么关系,跟墨青和靳辰定然是没有关系的。

旁边听着的冷肃面无表情地继续吃饭,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吵着要墨青和靳辰带他一起进宫赴宴,好像他根本不知道秦朔这个人是谁一样。

第二日傍晚,墨青和靳辰一起进宫了,在宫门口还碰到了靳家一家人,除了有孕的姚芊芊之外,其他人都在。

因为冷肃突然说要娶靳月,靳辰多看了靳月两眼,靳月以为靳辰找她有事,还过来问靳辰:“五妹,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靳辰微微摇头。

靳月笑了起来,亲昵地挽住了靳辰的胳膊说:“我跟妍之学了一道甜点,娘和宛如都说很好吃,我明天做了给你送过去尝尝好不好?”

靳辰唇角微勾:“当然好了。”

靳月一脸单纯,很高兴的样子。靳辰都快想不起来她最初认识靳月的时候,靳月是什么模样了,因为那会儿她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如今的靳月真的很好,单纯善良乖巧又快乐,靳辰好像之前听靳放提了一句说好几家都有意向靳月提亲,不过还没定下来,想来靳放都不太满意。

进了宫之后,到了举办宴会的宫殿,墨青和靳辰直接跟靳家人坐在了一处,并没有坐在专门给他们安排的位置上。

太子夏毓杰之前受了重伤,有太医精心调理,现在已经好了很多,看到墨青和靳辰来的时候还十分友好地跟他们打了招呼。四皇子夏毓敏和他的弟弟夏毓信就坐在夏毓杰身旁的位置上,一如既往地低调。

不过如今陪伴在夏皇身边的人不可能是颜贵妃了,因为现在后宫只有一位贵妃,就是靳贵妃。

“雪狼国朔王爷到。”听到宫殿门口的唱名,众人纷纷转头去看。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就那样孑然一身走了进来,连个随从都没有带。这就是雪狼国的十一王子,朔王爷秦朔。在众人的印象中,雪狼国的男人都是人高马大身材壮硕的,穿着打扮也与夏国有很大不同。但是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这位朔王爷,身形清瘦,穿着一身宽大飘逸的白衣,与一般的雪狼国男人大有不同。

众人都听说过,这位朔王爷从小流落在外,不久之前才回到雪狼国王室。秦朔五官十分出色,只是身上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脸上没有任何温度,这一点倒是跟他的兄长秦骁有点像。

秦朔目不斜视地从众人面前走过,只有在路过靳家人所在的位置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很快又转移了视线。这让在座的人都心思各异,靳放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了靳辰,用眼神询问:小五,这人是不是跟你有什么交情?

靳辰微微摇头表示没有。靳辰是认识冷无忧的,他们也打过交道,不过并不愉快。冷无忧讨厌女人,所以讨厌靳辰,当初还抓了魏琰威胁靳辰。如今冷无忧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以雪狼国朔王爷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秦朔,靳辰表示她确实不认识秦朔,也不想认识。

秦朔对夏皇行礼过后就落座了,然后就是宴会的一般流程,美食美酒美人歌舞,该有的都有。秦朔毕竟是雪狼国的王爷,如今远道而来,夏国皇室的表面功夫做得还是很足的。而且因为秦骁对夏国皇室的仇视,导致夏皇曾经试图拉拢秦骁未果。如今出现了一个实力雄厚,而且在跟秦骁争雪狼国王位的秦朔,夏皇其实看秦朔还挺顺眼,心中未必没有跟秦朔交好的意思,因为夏国皇室并不希望最终是秦骁得到雪狼国的王位。

“夏皇陛下,本王此行,是前来求亲的。”酒过三巡,秦朔突然开口对夏皇说。

很多人都愣住了。求亲?他们可都知道当初夏毓杰千里迢迢带着夏国皇室最出色的公主夏蝶衣去雪狼国,想要跟秦骁结亲,结果被秦骁一点儿情面都不给地拒绝了。如今秦朔竟然千里迢迢跑到千叶城来求亲?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夏皇也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了两声说:“朔王爷要求亲,这是狼王的意思吗?”

秦朔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当然。”不过他也没有拿出国书之类的东西,只是他说了是,夏国众人也只能当作是。

夏皇的目光从自己适龄未嫁的两个女儿身上扫过,九公主和十公主都低着头红着脸坐在那里,夏皇心中觉得有些不喜,因为他的这两个女儿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比起夏蝶衣都差了一大截。不过夏蝶衣如今已经是宋国公府的世子妃了,夏皇也只能考虑这两个女儿。

“夏国和雪狼国是友好邻邦,朔王爷千里迢迢前来求亲,这是美事一桩,朕心甚悦。朔王爷看朕的九公主如何?”夏皇笑着说。

夏毓杰看了九公主夏玉梅一眼,夏玉梅立刻站了起来,有些慌乱地对着秦朔行了个礼:“夏玉梅见过朔王爷。”

秦朔的目光落在夏玉梅身上,毫无温度地转移了视线,对着夏皇说:“夏皇陛下,本王有意中人了,还望夏皇陛下成全。”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秦朔千里迢迢来求亲,这会儿说他已经有意中人了?也就是说他已经看上了一位公主?而且明显不是九公主夏玉梅。

“哦?不知朔王爷看中的是哪位公主啊?”夏皇笑着问。

秦朔的目光精准地落在了斜对面一个人的身上,面无表情地说:“本王中意靳将军府的三小姐靳月,还望夏皇陛下成全。”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夏皇下意识地看了靳月一眼,就看到靳月神色有些不安地看着靳放,而靳放也是一脸不可置信,靳夫人的神色都有些慌乱了。很显然,靳家人并不知道秦朔会突然开口要求娶靳月。

夏皇呵呵一笑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是朔王爷要求娶的是靳爱卿的爱女,不知靳爱卿是否能割舍得下?”

靳放神色一正,给了靳月一个安心的眼神,起身恭敬地说:“回皇上的话,朔王爷身份尊贵,微臣的女儿才疏学浅,不敢高攀。”

对于靳放直接了当的拒绝,很多大臣都十分意外,因为他们本来以为靳放会顺着夏皇的话说一切由夏皇来定夺。当初魏琰来替墨青求亲,靳放就是完全看夏皇的态度在行事。他们都隐隐感觉到,靳放似乎变了一些。

“看来靳爱卿是舍不得爱女远嫁啊。”夏皇倒也不见生气的样子,微微一笑对秦朔说,“朕虽然很想成全朔王爷的心意,但也不好勉强靳爱卿。”

其实夏皇心中对于秦朔突然要求娶靳家小姐还是生出了一丝警惕,他不确定秦朔是不是暗中跟靳家有什么来往。至于这门亲事,结了当然没什么不好,只要秦朔开口说他想娶夏皇的哪个女儿,夏皇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但如果是靳月的话,夏皇就要多几分思量了。

“夏皇陛下这是厚此薄彼啊。”秦朔说出口的话让夏皇有些不解,就听到秦朔继续说,“当初魏国逍遥王替墨王爷求娶靳家五小姐,夏皇陛下和靳将军可是应了,本王要求娶靳家三小姐,夏皇陛下和靳将军却不肯成全,这是不把雪狼国放在眼中,还是看不上本王?”

夏皇倒是没想到秦朔竟然把墨青和靳辰的事情搬了出来。当初跟现在的情况的是不一样的,夏国和魏国的关系也比夏国和雪狼国的关系要好,但是这些都不能明说。

夏皇看向了靳放,靳放立刻心领神会,十分客气地对秦朔说:“朔王爷有所不知,当初在下应了魏国墨王爷和小女的亲事,是因为墨王爷承诺成亲之后会跟小女生活在千叶城,小女不算远嫁。”

对于靳放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靳辰表示这个老爹越来越有意思了,恐怕过了今天,千叶城都会传遍靳放有多么疼爱他的女儿们。

“靳将军的意思是,如若本王要求娶令爱,必须放弃雪狼国的一切,在千叶城生活?”秦朔面无表情地看着靳放问。

靳放十分客气地回答:“朔王爷言重了,在下不敢要求朔王爷做什么,确实是在下的女儿配不上朔王爷。”

“哼!”秦朔冷哼了一声,显然对靳放的话十分不满,“如果本王执意要求娶令爱呢?”

夏皇没有开口的打算,靳放也不能直接对秦朔说“没门儿”,一时气氛有些尴尬,靳辰神色淡淡地开口了:“朔王爷,本妃有个问题想要请教。”

秦朔看向了靳辰,神色冷漠地问:“墨王妃有何见教?”

“朔王爷说中意本妃的三姐,那么本妃想问一下,朔王爷中意她哪一点?我们让她改了就好。”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噗!”就坐在靳辰对面的齐皓诚直接笑喷了,其他人都低着头抽着肩膀,强忍着笑意,心中觉得墨王妃实在是太逗了,这简直就是神转折,导致原本有些尴尬僵持的气氛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秦朔微微皱眉,看着靳辰冷声说:“墨王妃是不把本王放在眼中吗?”

“是又如何?”靳辰看着秦朔冷笑了一声,连一点客气都没有了,“想打架,本妃随时奉陪,你想娶我三姐,下辈子吧!”

靳辰狂妄的话让众人都有些瞠目结舌,这里可是夏国皇宫,靳辰对夏皇正在招待的贵客如此不善的态度,不怕夏皇不高兴吗?

有人暗暗去打量夏皇的神色,却发现夏皇神色如常,并不见一丝不悦。很多人心中猛然一震,意识到一个问题,靳辰如今已经不算是夏国人了,她是魏国的墨王妃,别说她当众骂了秦朔,就是她把秦朔给打了,也不能算在夏国的头上。

夏皇就是这么想的。其实在秦朔开口说他要求娶靳月的时候,夏皇心中就意识到秦朔似乎另有所图,并不打算答应这门亲事。靳放身为夏国的臣子,在这样的场合说话会有很多顾虑,但是靳辰并没有。

靳辰的话让秦朔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看着靳辰冷冷地说:“墨王妃说话如此肆无忌惮,是不是觉得夏皇陛下不会在意?但墨王妃别忘了,魏国皇室未必愿意做你的依靠!”

靳辰直接笑了,看着秦朔神色傲然地说:“本妃不需要任何依靠,依旧能打得你满地找牙,不怕你报复,你不信可以试试!”

满殿皆惊。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其实很多人心中都想要为靳辰拍手喝彩,因为靳辰说话这股子狂妄劲儿,实在是太让人佩服了。在座的人对生人勿近的秦朔没啥好感,作为雪狼国人,秦朔来到千叶城夏国皇宫还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一副他想娶谁就娶谁的样子,夏国人心里当然会不爽。

求亲就要有求亲的样子,秦朔可是一点儿没有。不说他的态度不好,就连国书都没有,礼物也没带,就这么空着手来了,没人喜欢这样的客人。当初魏琰替墨青求娶靳辰的时候,还先送了夏皇一尊价值连城的玉雕作为礼物,至少态度是很好的。

秦朔冷冷地看了靳辰一眼,转头看着夏皇说:“靳家小姐的亲事夏皇陛下可以全权决定,是否要成全本王,就看夏皇陛下的意思了。”

秦朔这不客气的话说出来,夏皇心中也真的不爽了。秦朔什么意思?不让秦朔娶靳月,就是夏国要跟雪狼国为敌是吧?谁给秦朔这么大的脸?他是不是忘记了他还只是雪狼国的一个王爷,能不能当上狼王还是个未知数。

“朔王爷,结亲本是好事,但朔王爷与靳三小姐大概是没有缘分了。”夏皇神色淡淡地说。夏皇因为讨厌并且忌惮秦骁,所以原本对于秦朔是有些好感的,也想过要跟秦朔交好。只是跟秦朔打了交道之后,夏皇意识到秦朔根本不是什么善茬,就算让秦朔如愿娶了靳月,以秦朔这样的性子,也不可能真的跟夏国交好。既然如此的话,夏皇当然不可能让秦朔如愿。

秦朔神色一变再变,最后才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既然如此,本王就不勉强了。”他倒也没有跟夏国皇室撕破脸的打算,依旧坐在那里,一直等到宴会结束才一个人离开。

靳月神色依旧有些不安,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秦朔,不知道秦朔为什么突然要娶她。靳家其他人也都觉得莫名其妙,不过这门亲事已经被推掉了,倒也不用担心夏皇再反悔。

出了皇宫之后,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靳辰和墨青回到墨府,径直去了冷肃的院子。

冷肃还没睡,正在房间里悠然惬意地一人独酌,看到墨青和靳辰过来,还笑嘻嘻地招呼靳辰过去坐,邀请跟他一起喝酒。

靳辰和墨青坐下来之后,靳辰看着冷肃问:“你最近真的没有见过秦朔?”

冷肃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神色有些烦躁地说:“见过一次。”

“苏苏,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昨天说要娶靳月,今天秦朔就在夏国皇宫中也说要求娶靳月?”靳辰看着冷肃问。当时听到秦朔说他要求娶靳月的时候,靳辰就知道这件事绝对跟冷肃有关。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冷肃才说了他要娶靳月,秦朔就向靳月求亲了。

冷肃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你说什么?他说他要娶靳月?”

“难道是你跟他说你喜欢靳月,他为了阻止你跟靳月在一起,所以才这样做的?”靳辰神色莫名地看着冷肃说。她知道秦朔喜欢冷肃,如果这样解释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否则根本就不认识靳月的秦朔不可能突然向靳月求亲。

冷肃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有病吧!”靳辰猜得没错,冷肃的确跟秦朔说过他喜欢靳月,而冷肃的目的不过是想要让秦朔死心,离开千叶城回雪狼国去,不要再来找他。可冷肃万万没想到,秦朔竟然脑抽要求娶靳月!

“我希望这件事情到底为止。”靳辰看着冷肃说,“如果你不想见秦朔的话,我去找他,不过我只能狠狠地揍他一顿让他滚蛋,你可别心疼。”

冷肃神色有些不爽地看着靳辰:“我心疼个屁!”

“你去还是我去,你决定。”靳辰看着冷肃说。

冷肃眼神一冷,猛然站了起来:“我去!”这件事情因他而起,他不希望秦朔再搞出什么事情来,靳月毕竟是靳辰的姐姐,冷肃可不想给靳辰招惹什么麻烦。

看到冷肃瞬间就没影了,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十分默契地暗中跟了上去。

夏国千叶城的雪狼国驿馆。

夜深了,万籁俱寂的时候,雪狼国驿馆中却传出断断续续的琴声。秦朔依旧是那一身飘逸的白衣,静静地坐在窗边抚琴。琴声断断续续而且并不好听,但他根本没有要停下来去休息的意思。

感觉到身后多了一个人,秦朔的手指微顿,手下的琴弦突然断了一根,他的一根手指上面立刻多了一抹血红的色泽。

“你是为了靳月来的吧。”秦朔没有回头,就背对着冷肃坐在那里,声音有些低沉地说。

冷肃冷冷地看着秦朔的背影,伸手把腰间的刀拔了出来。

秦朔听到了冷肃拔刀的声音,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动,声音有些自嘲地说:“其实我不想娶靳月,也不是想要跟你抢,我只是觉得,如果我这样做,你应该会来找我。”

冷肃握着刀的手猛然收紧,看着秦朔的背影冷声说:“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这条命是你救的,如果不是你,我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秦朔的声音有些怅惘,“你问我要闹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或许等我死了,就能真的死心了。”

“站起来,跟我打!”冷肃看着秦朔的后背冷冷地说。

秦朔静静地站了起来,转身看向了冷肃,看到冷肃的脸却突然笑了:“大哥,以前你总是不喜欢别人看到你的脸,如今这样挺好的。”

“少废话!”冷肃看着秦朔面色冷然地说,“我们打一场,你输了,就立刻滚出千叶城!”

秦朔微微点头:“好。”

不多时,两人已经一前一后离开了雪狼国驿馆,到了临风湖边。秋夜的凉风吹在身上已经有了一丝寒意,秦朔衣衫单薄,却并不觉得冷。

两人没有再交谈,冷肃持刀就朝着秦朔砍了过来,秦朔拔剑迎了上去,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

冷肃没有留手,秦朔也没有。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其实对彼此的武功路数都很了解,因为他们曾经经常在一起切磋。秦朔的武功始终不如冷肃,他也从未想过要超越冷肃,因为冷肃在秦朔心中就是最厉害的存在,他对冷肃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从小就是这样。

最终秦朔输得毫无悬念,甚至左臂被冷肃砍了一刀,还在流着血。

冷肃看着秦朔冷冷地说:“你输了,立刻离开千叶城,滚回雪狼国去!”

秦朔站在原地没有动,都没有伸手去捂住左臂的伤口,就那样神色平静地看着冷肃问:“你如果真要成亲的话,我不会阻止,但我要留下来亲眼看着。”

冷肃抬脚就朝着秦朔踹了过去:“你是真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吗?”

秦朔挨了冷肃一脚,依旧站在那里不动,定定地看着冷肃说:“你要么就杀了我,否则我不会放弃的,永远都不会。”

冷肃挥刀指着秦朔的胸口冷冷地说:“我不管你这次来千叶城有什么目的,立刻离开!”

听到冷肃的话,秦朔却突然笑了,笑容有些凄凉地看着冷肃说:“我来千叶城,只是因为我想见你。”

冷肃心中的烦躁一下子到达了顶点,他的刀猛然往前送了一下,又立刻收了回来,看着秦朔冷声说:“你这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我不认识一个叫秦朔的人,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冷肃话落,飞身而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秦朔站在原地,苦笑了一声:“当年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秦朔,你果然都忘记了吗……”

千叶城墨府。

第二天半晌的时候,靳月带着自己做的甜点来了,还是被靳扬亲自送过来的,因为靳家人都不放心她一个人出来。

“大哥回去吧,我会送三姐回去。”靳辰对靳扬说。

靳扬离开了,靳月神色有些不安地问靳辰:“五妹,那个雪狼国的朔王爷还会找我的麻烦吗?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他。”

“不会了。”靳辰微微一笑说,“他只是脑子有病才想要娶你。”昨夜靳辰和墨青亲眼看到秦朔离开了千叶城,应该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出现了。

靳月微微点头说:“我也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靳月把她带来的甜点拿出来,献宝一样放在了靳辰面前说:“五妹你快尝尝!”

靳辰看着面前散发着诱人甜香的精致糕点,尝了一口,微微点头说:“不错。”

靳月笑得很开心:“这是我做的最好的了!”

靳月很喜欢小鹿,跟小鹿玩了一会儿之后就告辞要走,靳辰亲自把靳月送回了靳家。

只是第二天天还未亮的时候,靳扬匆匆来了墨府,跟靳辰说靳月突然不见了!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靳家已经加强了戒备,可靳月就那样消失了,没有惊动任何人,带走她的一定是个绝顶高手。

“雪狼国的那位朔王爷一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月儿会不会被他掳走了?”靳扬皱眉说。

靳辰神色微凝,会是秦朔么……

------题外话------

推荐:寒默——【病娇男神影后萌妻】

“先生,不好意思,昨晚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锦晨安说着递出银行卡,“这是给你的补偿!”

锦晨安后悔死了,酒后竟睡了他。

传闻,他弱不禁风,两天得往诊所一次,一个月得进重症监护室一次!

他清咳一声,一脸病态的苍白色,

“我身体……”

片段:

“不要了,我下午要去拍戏呢。”

锦晨安推了推黏在身上的人,这哪是病娇先生,分明是一只喂不饱的恶狼。

晚上缠着自己也就罢了,大早上的还不放过。

他一个动作便附身上去,意味深长的抚着她绯红的脸颊,“是拍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话未出完,便讨好似的吧唧吻了下那魅惑的脸颊,笑盈盈的答道,“当然是你重要!”

“嗯,我接受了!”

魔爪开始乱动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