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小丫头你真是天真!/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月失踪的消息并没有传出去,靳家人在暗中寻找,但是却没有什么头绪,因为他们都怀疑是秦朔做的,可是这会儿秦朔也已经消失了。

“苏苏,你觉得会是秦朔做的么?”靳辰问冷肃。

冷肃脸色有些难看地说:“我不知道。”冷肃曾经自以为很了解秦朔,可是当秦朔对他表明心意的时候,冷肃却发现他根本不了解他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你有办法找到他么?”墨青问冷肃。

冷肃微微点头:“我试试吧。”

只是离开去联络秦朔的冷肃没多久就回来了,脸色更加难看了:“我发了信号,但是他没有回应。我现在去找他,如果真是他把靳月带走了,我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冷肃话落就从靳辰和墨青面前消失了踪影,靳辰有些神色莫名地说:“其实冷肃还是把秦朔当兄弟的,不然不会说给我们一个交代。”

墨青微微点头:“冷肃只是无法接受秦朔的感情,我觉得这件事未必是秦朔做的。”

“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并不能确定。”靳辰若有所思地说,“而且如今没有别的线索,就让苏苏去找秦朔看看吧。”

靳辰和墨青去了一趟靳将军府,靳月的房间里的确没有任何异样,守夜的丫鬟都说没有听到任何不对劲的声音,靳月就像是在睡梦中被人带走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五日之后,秋茗山山顶。

“朔王爷,老夫是来给你送礼的。”一个戴着面具的老者看着秦朔语调怪异地说。

“这就是你刻意引我到这里来的目的?”秦朔目光阴沉地看着面前的老者,“你是谁的人?”

“呵呵,”老者笑声也很怪异,似乎是想要刻意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看着秦朔说,“老夫是谁的人并不重要,朔王爷应该关心的是,老夫要送你的大礼是什么。”

下一刻,老者手中突然多了一根绳子,他猛然扯了一下,一个人从悬崖下方被提了上来。看到绳子那端绑着的人,秦朔神色大变,因为那竟然是靳月!

此时靳月昏迷着,双手被绑着吊在那里,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损,头发也很是凌乱,看起来有些狼狈。

秦朔心中猛然一沉!其实这几日冷肃给他发的信号他都收到了,可是他都没有回应,因为冷肃说了不想见他。可是到这会儿秦朔突然意识到,冷肃给他发信号根本不是为了找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找靳月!甚至于冷肃认为是他抓走了靳月!

秦朔想到这里,看着吊在悬崖边上的靳月,心中感觉闷闷的有些发疼。那是冷肃喜欢的女人,秦朔想要扭头就走不管靳月的死活,可是他不能,因为他不想让冷肃难过。

“放了她!”秦朔看着面前的面具老者冷声说。

“哈哈!”老者似乎被秦朔的表情给取悦了,看着秦朔声音怪异地说,“朔王爷,老夫真的是来给你送礼的,这是你喜欢的女人,老夫现在就交给你,接好了!”

老者话音未落,已经把手中的绳子松开,朝着秦朔所在的方向甩了过来。在老者松开绳子的同时,被吊在悬崖边上的靳月就往下掉落,绳子也在渐渐远离。

秦朔神色大变,猛然飞身过去,险险地在绳子完全掉落之前拉住了一头,心中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眼前闪过一道寒光,已经在他手中的绳子,被那老者一刀斩断。秦朔手中只剩下了短短的一段,他身子僵硬地站在那里,看着悬崖下方的重重迷雾,感觉呼吸都停止了。

秦朔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冷肃喜欢的女人死了,冷肃会不会更加恨他……

“朔王爷,那是你喜欢的女人,你追随她去吧!”老者眼中闪过一道诡谲的光芒,猛然对着秦朔的后背打出一掌,秦朔没有防备,一下子朝着悬崖下方跌落了下去。他最后隐隐约约地听到,那个老者在说:“就凭你,也想跟王女抢那个位置……”

天空中突然闪过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悬崖下方飞去。站在悬崖上方的老者神色微变,下一刻却冷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其实秦朔活着回到雪狼国,也不是坏事,秦朔以为这件事是秦蓝指使的,到时候他跟秦蓝斗个你死我活,老夫的徒儿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呵呵!”

老者很快消失在秋茗山山顶,而那边以为自己要粉身碎骨的秦朔却突然被人抱住了。

闭着眼睛的秦朔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冷肃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秦朔心中狂喜,他真的没想到冷肃会来,而且冷肃跳下来,是为了救他的吧?

冷肃猛然发力,带着秦朔一起落在了崖壁上的一个小山洞里面。一落下,冷肃就把秦朔甩到了一边儿,看着他冷冷地问:“靳月呢?”

秦朔刚刚雀跃欢喜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低着头说:“靳月被那个老头扔下去了。”

冷肃紧握着拳头,伸手就砸在了秦朔的脸上,秦朔一口血立刻吐了出来,感觉牙齿都快被冷肃打掉了。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我欠你的吗?如果靳月死了,你让我怎么跟靳辰交代?”冷肃对着秦朔怒吼道。

秦朔却猛然抬头看向了冷肃,有些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跟靳辰交代?你不是喜欢靳月吗?”

秦朔觉得不对!一切都不对!如果冷肃真喜欢靳月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说出要给靳辰交代这样的话?冷肃的态度,分明是表明他根本就不喜欢靳月!

秦朔目光灼灼地看着冷肃:“大哥,你跟我说你喜欢靳月,是不是为了让我死心?你根本就不喜欢她对不对?”

冷肃抬脚就踹在了秦朔胸口,踹得秦朔又差点吐血。冷肃看着秦朔怒气冲冲地说:“老子喜欢谁关你屁事!你特么把老子好好的生活都给毁了!”

冷肃知道,靳月从那么高的悬崖上面掉下去,生还的可能性太小了,就连他都是仗着之前来过这里,知道这里有个山洞,才奋力跳了进来。不然就算他武功高强,从这上面掉下去不死也得残了。冷肃现在还得想办法先回到悬崖上面去,再下去找靳月。

冷肃真的很愤怒,他是不喜欢靳月,但靳月今天所遭受的无妄之灾都是因为他造成的,如果当初不是他为了刺激秦朔,说出他喜欢靳月的话,秦朔就不会求娶靳月,更不会被他的仇家盯上。冷肃不敢想象,如果靳月真的死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靳辰?他好不容易过上的快活日子将会不复存在!

冷肃知道,这并不是秦朔一个人的错,始作俑者事实上是他自己。冷肃不想再理会秦朔,走到山洞入口处往外看,看到外面崖壁上长长的藤蔓,飞身而出抓住藤蔓就开始往上攀爬。

秦朔神色一变再变,很快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冷肃一起回到了悬崖上方。

“我去找绳子。”秦朔不等冷肃开口,就飞身离开了。

冷肃面色沉沉地站在山顶上看着下方深不可测的悬崖,他没有下去过,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但是他希望靳月还活着,一定要活着……

秦朔很快从山下的行宫里面偷了很长的绳子上来,冷肃把绳子的一端固定在山顶上面,然后看都没看秦朔一眼,抓住绳子就下去了。

秦朔看着冷肃的身影消失在悬崖下方的茫茫白雾之中,默默地在山顶上坐了下来。他其实想跟着冷肃一起下去看看,可是又怕他离开之后有人过来使坏,所以他要留下看着这边。

冷肃顺着绳子不断下落,一刻钟之后,绳子到头了,冷肃低头已经能够看到地面了,就直接松手落了下去。

冷肃一落到地面神色就变了,因为就在他脚下,有一小片还未干涸的红色血迹,但是却看不到靳月的人影。这血一定是靳月的,但是就这么短的时间,靳月竟然又被人带走了!

冷肃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在悬崖下方四处找了找,只在草丛中发现了一个很小的药瓶,打开发现里面是空的,也不知道是带走靳月的人落下的还是很久以前就在那里了。

悬崖下方有一条很宽的路,但在不远处分了几个岔口,分别通往不同的方向。冷肃沿着各个方向都找了一段,都没有发现血迹或者其他有人走过的痕迹,最终只能回到了悬崖下方,传信让他的属下沿着各个方向去追了。

秦朔等了好久,才看到绳子又微微晃动了起来,一刻钟之后,冷肃松开绳子,飞身跃上了山顶。

“大哥,怎么样?”秦朔声音有些急切地问冷肃。

冷肃眼神冷漠地看了秦朔一眼:“算我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冷肃话落就飞身离开了,秦朔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不明白为什么还是这样……冷肃应该不喜欢靳月的,冷肃刚刚还救了他,说明冷肃并没有真的把他当做路人。秦朔本以为他跟冷肃的关系会有所缓和,可是最终还是这样,冷肃救他,不忍心让他死,却依旧不肯多看他一眼……

冷肃的属下追查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冷肃失望之余,也有些迷茫,他知道这样继续查下去也找不到靳月在哪里,他不知道接下来他能做什么,他也不敢回千叶城去见靳辰……

千叶城。

冷肃离开之后靳辰就再没收到他的消息,靳家人包括墨青和靳辰都一直在暗中寻找靳月的下落,可是始终一无所获,带走靳月的人似乎也没有打算用靳月来威胁靳家。

如此时间过去了半个月,这天靳辰突然听到侍卫禀报说有人要见她,来人自称是她的师弟。

靳辰到了门口,就发现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马车,拉车的老马无精打采地垂着头,赶车的车夫神色有些不安地站在旁边,似乎没想到雇他马车的人要来这么尊贵的人家。

“参见王妃。”门口的守卫恭敬地对靳辰行礼,那边马车里的人听到声音,把车帘打开了一个小缝看了过来。

看到那张胖乎乎的脸和笑眯眯的眼睛,靳辰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邱大胖,都到门口了你摆什么架子?快滚下来!”

靳辰在听到侍卫说来人自称是他师弟的时候就想到了应该是邱宝阳来了,而且向谦应该没跟邱宝阳一起来,因为如果向谦来了的话,绝对不会规规矩矩地在门外等着侍卫通报。

而这会儿靳辰都亲自出来了,邱宝阳还坐在马车里面,没有要下来打招呼的意思,靳辰表示这个师弟有点不对劲啊!

邱宝阳依旧没有把车帘掀开,只是拉开一块挤了他自己胖胖的脸出来,看着靳辰眼睛亮晶晶地说:“师姐,我是来投奔你的,求收留啊!”

看到邱宝阳傻兮兮的样子,靳辰扶额:“你快给我出来!”

邱宝阳晃了晃脑袋说:“不行不行!我不能出去!师姐你过来,先看一眼师父和小弟送你的大礼。”

大礼?什么鬼?靳辰有些莫名其妙地走了过去,邱宝阳小心翼翼地拉开一条只能靳辰看到的缝,让靳辰去看马车里面。

下一刻,靳辰神色微变,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示意邱宝阳放下车帘,然后对旁边的侍卫说:“把这辆马车赶进去。”

侍卫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坐在了车夫的位置上,赶着马车进去了。马车的原主人似乎很怕跟富贵人家打交道,也不敢开口说那是自己的马车,低着头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张银票飞到了他的手中,他看着银票上面的数字猛然瞪大了眼睛,抬头就看到那个美丽得过分的墨王妃已经转身回府了,只留下一句话:“多谢你送他们回来,拿着银票去买辆新车吧。”

车夫把那张银票小心地放好,乐呵呵地走了。他那辆破马车根本不值几个钱,那个美丽又大方的王妃给他的钱,够他买好几辆新马车了。他本来以为雇自己马车的是个穷鬼,没曾想还是个贵人,真是赚到了。

侍卫一直把马车赶到了靳辰和墨青的院子里才离开了,院子里也没有下人,靳辰掀开车帘对邱宝阳说:“滚下来。”

邱宝阳嘿嘿一笑,胖乎乎的身子差不多就是从马车上面滚下来的,然后对靳辰邀功一般说道:“师姐,这一路上我都没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脸!师父说她是你姐姐,应该是真的吧,因为她比你长得还好看呢!”

靳辰抬手就敲了一下邱宝阳的额头:“什么眼神?她哪里有我好看?”

邱宝阳嘿嘿一笑,靳辰在他眼中还是曾经在望月山上初遇的那个小兄弟,其实他没有把靳辰当个姑娘来看待,因为他认识靳辰的时候,靳辰就很凶残,后来就更凶残了。

“五妹。”靳月坐在马车的角落里叫了靳辰一声,身子却没有动。她瘦了一些,脸上没有伤,不过被一块厚厚的绒毯盖着的腿似乎有些不对劲。

靳辰掀了那块毯子,就看到靳月的左腿被两块木板固定着,直直地横在那里。

“我的腿受伤了,不过邱公子说可以治好的。”靳月对靳辰说。

当初靳月从秋茗山山顶掉下去,原本是必死无疑的,谁知道就那么巧,在秋茗山附近采药的向谦和邱宝阳正好从下面路过,然后靳月直接砸到了邱宝阳身上,把邱宝阳给砸晕了,靳月自己又摔到一边伤了腿,不过并不是特别严重,已经被邱宝阳医治得快好了。

向谦说靳月是靳辰的姐姐,邱宝阳立刻就相信了,他们师徒俩把靳月给带走了,所以冷肃下到悬崖下面的时候没有找到靳月,因为鬼医师徒所过之处是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的,而冷肃找到的那个药瓶,是很久以前就在那里的,并不是向谦和邱宝阳留下的。

只是向谦很快就把邱宝阳和靳月扔下了,说他有事要办,让邱宝阳照顾好靳月,把靳月给送到千叶城交给靳辰。

虽然不知道靳辰的姐姐为什么会掉落悬崖,邱宝阳还是小心地一路护着靳月,没让任何人看到靳月的脸。而向谦那个无良师父,只给了邱宝阳一点钱,邱宝阳雇了这辆破马车也是没办法,而且剩下的钱他都用来给靳月买吃的了,自己饿了一路过来的。

这会儿听到靳月口中的“邱公子”,邱宝阳十分不好意思地看着靳月说:“我不是什么公子,你可以叫我邱大胖。”邱宝阳知道自己胖,但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就因为他老爹曾经说过“能吃是福”。靳辰管邱宝阳叫邱大胖的时候其实邱宝阳很爱听,因为他没告诉过别人,他老爹给他起的小名就叫大胖。

靳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那怎么可以?邱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

“没关系,他是我师弟,自己人,不用客气。”靳辰说着伸手把靳月给抱了起来。

那边邱宝阳嘿嘿笑着说:“是啊是啊,我们是自己人,千万不用客气。”他其实在想,他这也算是英雄救美吧,当时可被靳月砸得不轻,不过也直接救了靳月一命。

靳辰抱着靳月放在了房间里,那边墨青推开门进来了,看到邱宝阳一点儿都不意外,看到靳月的时候神色淡淡地说:“我去通知一下岳父。”

“好。”靳辰没有回头应了一声,那边墨青就离开去了将军府。

靳辰查看了一下靳月的腿,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还夸了邱宝阳一句:“你的医术不错嘛。”

邱宝阳嘿嘿笑着说:“不比师姐。”

下一刻,邱宝阳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靳月一眼,然后弱弱地对靳辰说:“师姐,有没有吃的?”

“五妹,邱公子一路以来都只顾着我了,自己都没怎么吃过东西,你快让人给他准备点饭菜吧。”靳月十分不好意识地对靳辰说。

“你对我太好了。”邱宝阳看着靳月笑得傻兮兮的。

靳辰抬手就敲了邱宝阳一下:“滚出去吃饭去!”

邱宝阳出去了,靳辰又给靳月把了个脉,发现没有什么不妥,才坐了下来,看着靳月问:“你知道是谁抓了你么?”

靳月微微摇头:“不知道,我一直都是昏迷的,直到掉下悬崖之后才醒过来。”靳月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她砸到邱宝阳身上的时候,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边靳放听到墨青说靳月平安回来了,立刻就跟着墨青来了墨府,见到靳月的时候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看到靳月的腿的时候眉头又皱了起来。

“爹,我的腿已经快好了。”靳月微微一笑对靳放说。这次历劫归来,靳月脸上并不见柔弱,见到家人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委屈,只是觉得很感恩。

“邱大胖,过来。”靳辰招招手,旁边已经吃饱喝足的邱宝阳颠儿颠儿地就跑了过来。

靳辰对邱宝阳介绍靳放:“这是我爹,叫靳伯父。”

“靳伯父,小侄邱宝阳这厢有礼了!”邱宝阳对着靳放行礼,倒是有模有样。

靳放神色莫名:“这位是?”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胖子?还管他叫伯父?

“爹,这是我师弟。”靳辰对靳放微微一笑说。

靳放愣了一下,打量了邱宝阳一眼,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问:“他也是鬼医的徒弟?”据靳放所知,靳辰有两个师父,一个是寒月寺的老和尚,另外一个是鬼医向谦。因为邱宝阳不是个和尚,所以靳放觉得他应该是向谦的徒弟,只是又觉得邱宝阳傻乎乎的,怎么能当上向谦的徒弟呢?

靳辰微微点头,对靳放说:“三姐是被我师父和师弟救的,是我师弟送她回来的。”

“多谢邱公子。”靳放十分客气地对邱宝阳拱了拱手。虽然他看这个胖子傻乎乎的,但是他既然真的是向谦的徒弟,就一定是深藏不露,而且邱宝阳救了靳月,于情于理靳放都要向他道谢。

“不用不用!”邱宝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师姐说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

靳放嘴角微抽,靳辰的师弟,这就一家人了?这胖小子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三姐现在不适合来回移动,就住在墨府吧。”靳辰对靳放说。

靳放微微点头:“你娘担心月儿,为父回去让她过来照顾吧。”

“伯父放心,月儿小姐的腿就是小侄医治的,保证给治好!”邱宝阳大声说。

靳放嘴角又抽了抽:“多谢。”

靳放看靳月的确没事,又问了靳月两句,得知她除了腿伤之外并没有其他不妥,就离开回了将军府。没多久之后,靳夫人就带着靳宛如一起来了,都在墨府住了下来,方便照顾靳月。

外人并不知道靳家三小姐曾经失踪过,如今靳月平安归来了,靳家即将迎来一桩喜事,因为靳飞宇和关妍之的婚期就在九月底,也就剩下十天时间。

邱宝阳在墨府住下来的第二天,发现了靳辰的草药园,当时就激动了,巴巴地非要接过浇水松土的工作,靳辰就随他去了。

所以邱宝阳每天吃饱喝足,去侍弄一下心爱的药材,然后去给靳月看看腿伤,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惬意。

只是没几天之后,靳月的腿好了,靳夫人就带着靳月和靳宛如一起回靳家去了。邱宝阳心中十分失落,美丽的月儿小姐,以后就很难见到了,他是真的觉得靳月比靳辰美。

靳辰并不知道邱宝阳在想什么,也没管邱宝阳每天做了什么,反正邱宝阳的兴趣也就是那些药材,他又不像向谦那样会无耻地偷靳辰的药材,靳辰很放心。

只是这么久过去了,靳月都回来了,却还不见冷肃回来,也没有收到任何冷肃的消息,靳辰都开始担心冷肃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最近冷肃没有天天在靳辰耳边聒噪,靳辰都有点不习惯。

墨青的人查到秦朔已经回到了雪狼国王城,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冷肃的消息。靳辰在想冷肃难道以为靳月掉下悬崖死了,所以不敢回来见她?可是如果冷肃关注着千叶城的情况的话,就应该知道靳月已经平安回来了,他也该回来了。

时间过得很快,靳飞宇和关妍之的婚期要到了。

原本的关家宅子已经被烧毁了,关无涯又买了一座距离靳将军府更近的小宅子,关妍之就从这里出嫁。

原本无涯宫还在的时候,就不是很富裕,无涯宫里不多的财富也被燕齐派去的人付之一炬了。如今无涯宫已经不在了,关家也没有什么进项,所以当关妍之要成亲的时候,关无涯比较发愁的是他没办法拿出像样的嫁妆。

虽然关无涯知道靳家看中的是关妍之这个人,靳家人也不会因为嫁妆而看轻了关妍之,但是关无涯就这么一个孙女,他希望关妍之能够风风光光地出嫁。

不过这个问题已经被解决了,因为关无涯的老兄弟宋老国公借着给关妍之添妆为名,几乎给关妍之准备好了全副的嫁妆。靳辰也给关妍之添妆了,送的几大箱宝贝关无涯都不好意思收,而且里面还有数目不小的一叠银票。

最终关无涯还是收下了,因为宋老国公的东西他退不回去,靳辰送出的东西也不会收回去。

关妍之成亲前一天晚上,靳辰和墨青又提起了颜若惜母子。

“最近那对母子不知道藏在那里,但是我总觉得,他们有可能会在明天出现。”靳辰若有所思地对墨青说。她并不认为颜若惜放弃找关家祖孙报仇了,只是之前三皇子落难之后,颜若惜母子就消失了,靳辰总觉得他们还会出现,而且有可能就是明天。

墨青微微点头:“是有这个可能。”明天是关无涯唯一的孙女关妍之出嫁的日子,如果在这样大喜的日子里,关妍之出了什么事,关家祖孙的生活就会被彻底毁掉。

“我们还是要做点准备。”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

第二天就是靳飞宇和关妍之成亲的日子了。因为靳月已经平安归来,靳家一派喜气洋洋的。

“小五呢?”靳放看了一圈,靳家人都在,怀孕的靳晚秋都一大早就跟着齐皓诚一起回来了,就是不见靳辰。

“小五可能有什么事情耽搁了。”靳扬说。

靳放也没再问,靳辰如今跟靳家人关系都不错,而且很赞成靳飞宇和关妍之的这桩亲事,靳放觉得靳扬说得没错,靳辰应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才没有回来。

靳家今日宾客盈门,虽然靳飞宇只是个庶子,娶的还是个江湖女子,但是也没有人敢小看他,收到请帖的人家都纷纷带着厚礼早早上门贺喜来了。

时辰到了,靳飞宇出发去迎亲,年纪最小的靳飞鹏骑着马跟他一起去了关府。

关府距离靳府很近,靳飞宇顺利地接到了新娘子之后,要带着花轿在千叶城里绕一圈再回靳家。

花轿走到半路,前面的路被一辆坏了的马车挡住过不去,靳飞宇让人把那辆马车挪过去,让迎亲的队伍过去的时候,围观的人群之中,一道暗红色的身影逼近了花轿。

所有人都盯着前面那辆坏了的马车,没有人注意到有一道人影闪身进了花轿里面。

“什么人?”有些慌乱的声音。

“小姐……”另外一道怯怯的声音。

司徒琏微微皱眉,似乎没有想到花轿里面竟然有两个人,他觉得应该是关妍之和一个丫鬟。司徒琏感觉了一下花轿里面两个人的位置,伸手抓住坐在前面最早开口的少女,很快离开了花轿。

迎亲的队伍很快就继续往前走了,靳飞宇还回头看了一下不远处的花轿,并没有看到任何异样。

花轿里的新娘子关妍之神色有些不安地捡起掉落在一边的红盖头,盖在了自己的头上。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她进了花轿之后才发现里面还坐着一个人,竟然是易容成她的模样的靳辰。靳辰说让关妍之什么都不用管,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当做没看到,高高兴兴地去拜堂就好了。关妍之没想到真的会出事,那人一定是来抓她的,如今把靳辰给抓走了,而且这明显是靳辰故意为之。关妍之有些担心靳辰,但是也只能听靳辰的话,按照靳辰的吩咐,谁也不要说,该做什么做什么……

靳飞宇和关妍之顺顺利利地拜了堂,那边司徒琏提着易容成关妍之的靳辰,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千叶城,而一直在暗中看着这一切的墨青默默地跟在后面。

这是昨晚靳辰和墨青想出来的对策。让靳辰易容成关妍之,藏在关妍之的花轿里面。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因为他们只是猜测颜若惜母子可能会在关妍之成亲当日出手,并不确定。如今靳辰和墨青的猜测成真了,而他们的目的是保证关妍之和靳飞宇顺利成亲,而且要找到颜若惜母子藏身的地方,除掉他们以绝后患。

这当然是有风险的,因为司徒琏抓了靳辰之后不一定会带靳辰去见颜若惜,有可能会直接出手想要除掉靳辰。

如今事实摆在面前,一切都按照靳辰和墨青的预想在发展,司徒琏真的出现了,而且带着靳辰离开,十有八九就是要去见颜若惜的。

靳辰被司徒琏提在手中,她的神色十分平静,但是司徒琏看不到,只能听到她慌乱无措的声音:“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司徒琏没有要理会靳辰的意思,只是带着靳辰往前走,出了千叶城之后就朝南而去了。因为司徒琏速度极快,所以当他带着靳辰到了夏国的另外一座城池白城的时候,才刚过了正午。

司徒琏带着靳辰避开所有人的视线,进了白诚一座没有牌匾的宅子。靳辰已经发现了,司徒琏虽然是个瞎子,但是感知能力极强,除了眼睛看不到之外,其他方面都与常人无异,这绝对是个不好对付的存在。

靳辰没有再跟司徒琏说话,司徒琏也没有觉得不对劲,提着靳辰朝着一个院子而去了。

听到越来越近的琴声,靳辰神色莫名,她心中隐隐有些期待,因为她知道她很快就会见到燕齐和司徒琏的母亲,那个很可能跟向谦有一腿,曾经是齐越的妻子,后来又成为了五毒教教主夫人的颜若惜。说实话,靳辰有些好奇颜若惜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能被那三个男人看上。

进了颜若惜的院子之后,司徒琏松手,靳辰就跌在了地上,一身红色的嫁衣染上了一些泥土,眼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惊惶和不安,抬头看向了颜若惜。

靳辰本以颜若惜是个老女人,事实上她的确是个老女人,只是她的容貌却根本不像。她看起来也就三四十岁的模样,白皙如玉的皮肤上面没有一丝皱纹,虽然生过两个孩子,但是身形依旧纤细苗条如少女。靳辰知道颜若惜的年纪,看到颜若惜的样子,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老妖婆啊”……

“母亲,我把关妍之抓回来了。”司徒琏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面对颜若惜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好。”颜若惜看着地上的“关妍之”,冷笑了一声,眼中闪过赤裸裸的杀意,“你要嫁入高门了,是不是很期待?你爷爷是不很得意?”

靳辰神色不安地看着颜若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哈哈哈哈!”颜若惜突然大笑了起来,看着靳辰冷笑着说,“我们是什么人?告诉你也无妨!你应该没有忘记你爷爷杀了曾经的武林盟主燕齐的事情吧?”

“是燕齐先杀了无涯宫的弟子,他罪有应得!”靳辰有些急切地说。

“燕齐是我的儿子!”颜若惜冷冷地看着靳辰说,“我的儿子想杀无涯宫的人,就说明那些人都该死!你跟你的爷爷也该死!”

“你如果杀了我,我爷爷不会放过你们的!飞宇哥哥也会为我报仇的!”靳辰看着颜若惜脸色难看地说。

“哈哈!飞宇哥哥?小丫头你真是天真!我特地挑了你成亲的日子把你掳走,你以为你还回得去吗?成亲当日新娘失踪,就算你回去了,靳家也不会再接纳你了,因为所有人都会认为你的清白已经没有了,你的飞宇哥哥也不会再看你一眼!哈哈哈哈!”颜若惜似乎很是得意,她之前没有出手,就是在等这一天。她要让关无涯和关妍之最期待的这场亲事变成一个笑话!

“至于你爷爷,他找不到你的!”颜若惜冷笑着说,“不过你放心,等你被送到青楼受尽侮辱之后,我会把你大卸八块,每次送一块给你爷爷,你说这样好不好?”

颜若惜话落,不再看关妍之,而是冷声吩咐司徒琏:“琏儿,现在就把她送到青楼去!”

对颜若惜言听计从的司徒琏闻言就走了过来,又把靳辰提了起来。

靳辰微微挣扎了一下,十分“无意”地扯掉了司徒琏腰间挂着的那支短笛,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就朝着司徒琏的胸口刺了过去。

颜若惜神色微变,司徒琏轻松躲开,靳辰在跟司徒琏拉开距离的同时,把掉落在地上的那支短笛也给拿走了,而且直接折断成了几截,扔在了地上。

“哼!一点花拳绣腿也敢反抗!”颜若惜看着靳辰的眼神满是轻蔑,因为她调查过,知道关无涯的孙女关妍之资质一般武功平平,根本就不足为惧。

司徒琏对于靳辰竟然摆脱了他的束缚有些生气,伸手一摸,腰间的短笛也没有了,他反手就从后背取了弓箭过来。他的弓箭是他的武器,随时随地都在他的身上,而且那把弓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也是暗红色的,挂在司徒琏身上的时候,几乎跟司徒琏的衣服融为一体。

司徒琏拉开那把暗红色的弓,利箭破空,以极快的速度精准至极地朝着靳辰的胸口射了过来。颜若惜已经准备等着看“关妍之”血溅当场了,因为颜若惜从未见到司徒琏箭有虚发。



------题外话------

推荐古言:【帝女有毒:枕上世子妃】——雪琰

前朝公主诱拐郡王残废世子双剑合璧组队打渣的权谋权宠故事,双洁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小剧场:

某女盯着他的下半身看了许久,贼高兴。

稍不留神,某人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解开了婚服,继续脱。

“等等,你的腿……你不是不行吗?半身不遂啊?”

某人挑眉,褪尽衣衫,躺在床上邪魅而笑,勾了勾手指道:“娘子,来吃!”

某女傻眼,坚决不承认被迷惑了,“我无福消受。”

某人见她要走,瞬时移动身子,将她俘虏上了床榻,“那夫君我可要开荤了。”

某女悔恨,随意选了夫君怎么如此强势?难怪打渣渣时候次次都赢。她汗颜,还以为自己功力渐长呢,原来都是某人出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