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我的女儿早就死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并没有带清霜剑,而她运起凌云步,十分轻松地躲开了司徒琏射过来的那支箭。

司徒琏眉头微蹙,对此有些意外,而不过瞬间的功夫,他再次同时射出了三支箭,分别瞄准了靳辰的脖子、胸口和大腿。

靳辰再次轻松躲开的时候,颜若惜神色变了,看着靳辰冷声问:“你不是关妍之!你到底是谁?”

颜若惜看着不远处那个一身大红嫁衣,面色平静至极的少女,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很不对劲!她怎么感觉“关妍之”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之前的惊慌和无措似乎都是装出来的,而她的武功和反应能力也跟颜若惜所了解到的关妍之有很大出入。

靳辰看着关妍之,唇角微勾:“老妖婆,我觉得你比较适合青楼那样的地方,虽然你已经是半截入土的年纪了,不过还有一副勉强能看的皮囊,应该会有男人喜欢的。”

颜若惜特别在意自己的容貌,最恨的就是别人提起她的年纪。听到靳辰的话,她的怒火瞬间就到达了顶点,指着靳辰冷冷地说:“琏儿!杀了她!立刻杀了她!”

靳辰已经把司徒琏的短笛给折断了,也不担心司徒琏用音攻。而司徒琏似乎除了弓箭之外没有别的武器,听到颜若惜的话,只是站在原地又对着靳辰放了几支箭,不过都被靳辰躲过去了。

“扔掉你的弓箭,过去杀了他!”颜若惜冷声说。

司徒琏眉头微皱,放下自己手中的弓箭,飞身而起朝着靳辰的方向打了一掌。

司徒琏会音攻,靳辰知道他的内力定然十分强横,第一时间躲了过去。而靳辰原本所站位置后面有一棵大树应声而裂,向后倒去砸到了房顶上面。

司徒琏逼近了靳辰,就那样赤手空拳跟靳辰打了起来。靳辰手中有一把匕首作为武器,论近身战,她没在怕的。

两人不过片刻功夫已经过了百招,颜若惜不可置信地看着司徒琏竟然到现在都没占上风,更加确信那个被司徒琏带回来的少女绝对不是关妍之了。

颜若惜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本以为今日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可是现在却发现对方也是有备而来。

“来人!”颜若惜大声说着,想要召唤司徒琏的那些属下出来。

只是司徒琏那些属下明明应该就在附近,却没有一个人出现。颜若惜心中一沉,又大吼了一声:“来人!”

有人出现了,不过并不是颜若惜在等的司徒琏属下,而是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高大男人,他的剑已经出鞘,周身似乎还有淡淡的血腥之气。

颜若惜神色大变,她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司徒琏的那些属下,很可能都已经被这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无声无息地杀了!

想到这里,颜若惜心中一沉,想要叫司徒琏回来带她离开,可是还没开口,墨青的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琏儿救我!”

听到颜若惜惊慌失措的声音,司徒琏猛然抽身而退,就朝着颜若惜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靳辰运起凌云步挡在了司徒琏面前,阻止司徒琏前去救颜若惜。这不过是片刻功夫发生的事情,墨青并没有犹豫,他的剑已经割破了颜若惜的脖子,只是下一刻,一阵诡异的笛声由远及近,墨青的手一顿,感觉内息一阵激荡。

靳辰的神色也变了,竟然还有一个会音攻的人正在靠近!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墨青的剑尚未收回来,他并没有打算放过颜若惜。只是突然激越的笛声让他的手臂都有些不受控制,身子一晃,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那边靳辰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本以为司徒琏的音攻已经够厉害了,靳辰还刻意在交手之前就毁掉了司徒琏的笛子,谁知道突然又冒出来的神秘人,音攻比起司徒琏要厉害很多,让人根本无法招架!

墨青不再管颜若惜,飞身而起过来揽住靳辰就要一起离开,因为来人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存在。

只是还没等墨青带着靳辰离开,神秘人就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这是一个戴着面具的老者,头发都已经白了。他身形很高大,穿着一身暗紫色的锦袍,脸上带着半边鬼面具,露出嘴唇和下巴,一只墨绿色的短笛还放在他的唇边。

墨青和靳辰都有一种感觉,这老头再吹下去,他们就要走火入魔了,因为音攻实在是太霸道了!

只是很快,那老者就放下了手中的笛子,靳辰和墨青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赶紧趁着这个时候盘膝坐下开始调息。来人不好惹,他们贸然逃走不是明智的选择。

“尊主!”颜若惜看到来人神色大喜,而神奇的是,她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受到音攻的伤害,司徒琏也没有。这就说明,要么是这个老者的音攻已经大成,可是随心所欲地攻击想要攻击的人,要么是颜若惜和司徒琏都懂得如何抵御音攻。

颜若惜满心欢喜地朝着老者走了过去,想要伸手去拉老者,老者猛然抬手,一巴掌就把颜若惜给打飞了出去!

墨青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他还是决定先调息再做应对。

颜若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衣衫凌乱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半边脸都红肿了,嘴角还有一丝血迹,不可置信地看着不远处那个老者,而司徒琏已经静静地站在了老者身后,并没有要去扶颜若惜的意思。

“为什么?”颜若惜被老者这一巴掌给打懵了,还好老者只是用了力气,并没有用上内力,否则颜若惜这会儿命都得没了。

“你利用本尊的儿子,去替你给别的男人生的贱种报仇,还问本尊为什么?”老者开口,声音苍老而低沉,却透着一丝狠厉。

颜若惜身子猛地一颤,急切地开口想要解释:“尊主,不是这样的!妾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尊主交代的任务!”

妾?靳辰和墨青突然意识到他们似乎把颜若惜的身份看得太高了,因为这个世界只有地位低下的妾室才会这样自称。来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五毒教的教主,而颜若惜似乎只是他的一个妾,并不是教主夫人。而且这位教主知道颜若惜的过往,知道燕齐是颜若惜跟别的男人生的儿子,而且对于颜若惜利用司徒琏为燕齐报仇这件事十分愤怒。

“本尊允许你去找齐越,是为了给琏儿医治眼睛!”老者看着颜若惜冷声说,“你以为你做了什么,本尊都一无所知吗?”

颜若惜面色灰败,直接在老者面前跪了下来,哀求到:“尊主,妾再也不敢了!求尊主饶命!”

“父亲。”司徒琏开口,叫了老者一声。

老者冷哼一声,看着颜若惜冷声说:“这次看在琏儿的面子上就饶你一命!告诉本尊,齐越在哪里?”

颜若惜身子一颤,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齐越说他治不好琏儿的眼睛,妾已经把他给杀了。”

“贱人!”老者一脚就踢在了颜若惜的肩膀上,颜若惜又飞了出去,撞在了院中石桌上面,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

“父亲,齐越是我杀的。”司徒琏开口对老者说,“他辱骂我和母亲,而且不肯为我医治。”

颜若惜在老者宛如实质的目光之下,心中恐惧瑟瑟发抖。这位老者的确是五毒教的教主,名叫司徒贤。但他的为人,可跟“贤”字没有任何关系。颜若惜当年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司徒贤,因为貌美乖顺,成为了司徒贤的众多女人之一,并且凭借自己出众的伪装能力,讨得司徒贤的欢心,并为司徒贤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司徒琏。

司徒贤女人很多,不过孩子没几个。当年司徒琏一出生就双目失明,司徒贤认为都是颜若惜的错,差点掐死颜若惜。颜若惜没死,但因为司徒琏的眼睛,他们母子都被司徒贤忽视,被司徒贤其他的女人迫害。

只是随着司徒琏慢慢长大,他出众的天资引起了司徒贤的注意,司徒贤发现双目失明的司徒琏竟然是他几个儿子之中资质最出色的那个。

司徒贤开始看重司徒琏,颜若惜也母凭子贵再次得到了司徒贤的欢心,而且费尽心思保养自己,也用过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才能有今天这样的容貌。

原本司徒贤并不知道颜若惜的过往,也不知道颜若惜跟过什么男人,还生过孩子。直到几个月前的武林大会上,关无涯杀了燕齐,消息传到五毒教的时候,本来正在伺候司徒贤的颜若惜乍一听闻燕齐死了的噩耗,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被司徒贤发现之后逼问了出来,司徒贤才知道颜若惜曾经还跟神医齐越有过一个儿子。

司徒贤当时很愤怒,而颜若惜主动说,她要去找齐越,让齐越为司徒琏医治眼睛。司徒贤有些心动,因为他一直有些犹豫,想要选择资质最出众的司徒琏做自己的继承人,可偏偏司徒琏的眼睛看不见。以前司徒贤不是没想过要找人为司徒琏医治,只是找的那些人最终都因为医术不济被司徒贤给杀了。

司徒贤最终答应了让颜若惜带着司徒琏一起离开五毒教前去找齐越。只是后来,颜若惜自以为暂时脱离了司徒贤的掌控,而且她有一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儿子,就有些得意忘形了,生出了要为燕齐报仇的心思。

不论如何,燕齐是颜若惜的儿子,即便颜若惜曾经残忍地杀掉了她跟向谦未出世的女儿,还抛弃过燕齐,但当燕齐死了,颜若惜还是想要为燕齐报仇,因为相对来说,燕齐是颜若惜最满意的一个儿子。

那些年颜若惜在五毒教,一直都知道武林盟主是她的儿子,心中也曾经骄傲过。而颜若惜事实上并不喜欢司徒琏这个儿子,因为颜若惜曾经很期待司徒琏出生之后自己能够得到司徒贤的欢心,可惜司徒琏天生双目失明,让颜若惜受了不少苦。

颜若惜在紫阳城救了齐越和燕宇之后,倒是真想过让齐越为司徒琏医治,可是当齐越得知司徒琏是颜若惜为别的男人生的儿子,当时就疯了。

齐越认为自己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认识了颜若惜。当年颜若惜骗了齐越,害死了向谦未出世的女儿,导致齐越和向谦结下了深仇大恨,也让齐越一时无法接受颜若惜和燕齐母子,狠心抛下了燕齐。

而最终燕齐的死,凶手不仅仅是关无涯,其实还有向谦。齐越也是被向谦亲手废掉了武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惨死当场。

这一笔笔的账,都被齐越算在了颜若惜的头上。而齐越没想到颜若惜竟然还活着,而且当年颜若惜抛下燕齐一个人逃走,竟然又跟了别的男人,还生了一个儿子,这些年却对燕齐不管不顾。

齐越真的疯了!他疯狂地说他就是死也绝对不会为颜若惜和别的男人生的贱种医治,他说颜若惜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他说颜若惜对不起他,对不起他们的儿子燕齐,说颜若惜不配为人……

看着已经失去神志的齐越,颜若惜直接开口让司徒琏杀了他,而司徒琏照做了。颜若惜心中对于齐越早就没有任何感情了,她甚至有时候会后悔当年不应该抛弃向谦跟齐越在一起,因为她到了这个年纪,回首自己这大半辈子,才知道这辈子对她最好的人是向谦,没有别人。

可是颜若惜回不去了,她其实也没有那么想为司徒琏医治眼睛,因为她总觉得,司徒琏的眼睛恢复正常之后,就不会再那么听她的话了。当时在五毒教颜若惜提出要找齐越为司徒琏医治,其实不过就是为了让司徒贤不要责罚她。

而颜若惜在对司徒贤交代她的过往的时候,绝口不提她在齐越之前还有过一个男人,就是当世鼎鼎大名的鬼医向谦,因为她不敢说。

颜若惜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五毒教了,终于有了一点自由,身边还有个厉害的儿子,颜若惜打着为燕齐报仇的名头搞出不少事情,甚至还回到千叶城颜太傅府,亲眼看着颜家覆灭,自己暗中还推了一把,以报当年之仇。

可是颜若惜没想到同样多年没有出过五毒教的司徒贤竟然会出山,而且找来了这里。多亏有司徒贤及时赶到,才救了颜若惜一命,不然她这会儿已经死在墨青剑下了。而颜若惜这会儿虽然活着,但是比死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恐惧已经把她吞噬了,她一想起司徒贤那些折磨人的手段,就觉得毛骨悚然。

司徒贤听到司徒琏的话,冷冷地看了颜若惜一眼,转移视线就看向了并肩坐在不远处地上的墨青和靳辰。

墨青脸上依旧戴着那张金色的面具,而靳辰依旧是关妍之的容貌。司徒贤看着他们冷声问:“你们是什么人?”

靳辰眼眸微闪,和墨青一起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平静地看着司徒贤说:“我是向谦的徒弟。”

颜若惜神色一僵,猛然转头看向了靳辰,就听到靳辰接着说了一句:“我叫向雪儿。”

“啊啊啊啊啊啊啊!”颜若惜看着靳辰失声尖叫,浑身都在颤抖,脑海中猛然想起几十年前那个被她亲手化成了一滩血水的女儿,“不!你不是!你不是雪儿!不是!雪儿早就死了!死了!”

看到颜若惜状似癫狂的模样,司徒贤猛然伸手就把她提了起来,看着她冷冷地说:“雪儿死了?告诉本尊,你说的雪儿是谁?!”

“我的女儿……”颜若惜脱口而出,喃喃地说,“雪儿……我和向谦的女儿……早就死了……死了……”

司徒贤不可置信地看着颜若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怎么都没想到,颜若惜竟然还跟向谦在一起过,还有过一个女儿!

司徒贤怒极,伸手就扼住了颜若惜的脖子,猛然收紧,颜若惜很快就无法呼吸了。

“求父亲放了母亲。”司徒琏突然开口,伸手想要过来救颜若惜。

司徒贤在颜若惜就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终于松手了,猛然一甩,颜若惜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晕倒在地上。

司徒贤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靳辰的身上,看着靳辰冷冷地说:“你说你是向谦的徒弟,有何证据?”司徒贤当然不认为眼前这位自称向雪儿的少女会是颜若惜和向谦的女儿,因为年纪对不上。颜若惜在生下司徒琏之后,就再没出过五毒教,而面前这个少女看着很年轻,才十几岁的模样。

“我没有证据,你爱信不信。”靳辰有些狂傲的话,倒是让司徒贤有些相信她是向谦的徒弟了,因为向谦的徒弟就该是狂傲的。而司徒贤之前听说过,向谦收了一个徒弟,是个十分美貌的少女,据说实力不凡。

“你突然表明身份,是怕本尊杀了你们吧?”司徒贤看着靳辰冷声说。

“不,是想跟你们做个交易。”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呵呵。”司徒贤看着靳辰冷笑了一声,“果然不愧是向谦的徒弟,有胆色。”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跟司徒贤这样说话了,他心里已经相信靳辰是向谦的徒弟了,因为那个让颜若惜失态的名字向雪儿,一般人不会知道。

“我可以为他医治眼睛,但是有条件。”靳辰看着司徒贤说。

“我给你的条件是饶了你们的性命。”司徒贤看着靳辰和墨青冷冷地说。

“我要的条件是,音攻的秘籍。”靳辰看着司徒贤,脸上没有一丝恐惧。

司徒贤冷笑了一声:“小丫头,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可以选择杀了我们,不过这样一来,你儿子的眼睛就永远都治不好了,因为向谦绝对不会为他医治,而且会为我们报仇,跟你们不死不休,你如果想要招惹向谦那个疯子的话就动手吧。”靳辰神色十分平静。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司徒贤冷冷地说,“你够冷静,也够聪明,本尊的确不想招惹向谦,但本尊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师父是个疯子,向谦会不会在意你这个徒弟,本尊很怀疑。”

“呵呵。”靳辰轻笑了一声,唇角微勾看着司徒贤说,“这位老人家,就向谦那样的德性,我叫他疯子很正常,因为他并不想要一个循规蹈矩的徒弟。我们经常对骂,打架,如果你因此觉得他不在意我这个徒弟的话,我无话可说。”

司徒贤沉默了一会儿,才冷冷地说:“你的条件,本尊答应了。”

靳辰的话司徒贤想要反驳,但却发现反驳不了。如靳辰所说,向谦那样的鬼德性,他中意的徒弟绝对不会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因为曾经对着向谦恭恭敬敬的,想要拜入向谦门下的那些人都死在了向谦手下。虽然感觉有些怪异,但是司徒贤莫名觉得,靳辰所说的她跟向谦整天对骂打架是真的,而且就应该是那样。

“好说好说。”靳辰唇角微勾,“还未请教老人家尊姓大名?”斗了半天,靳辰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老头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那个瞎子男人姓什么。

“司徒贤。”司徒贤冷声说。

“原来是司徒老前辈。”靳辰微微一笑,“久仰久仰。”

司徒贤冷哼了一声:“本尊在江湖上是个无名之辈,何来久仰一说?”江湖人只知五毒教,不知司徒贤,因为当年司徒贤接手五毒教的时候,五毒教已经只剩下一个名头和几个没用的弟子了。司徒贤这些年都在暗中重振五毒教,几乎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

“客气话,不要当真。”靳辰微微一笑,完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虽然之前因为司徒贤的音攻导致她吐血,现在嘴角还有一丝干了的血迹。

“他是谁?”司徒贤的目光落在了墨青身上,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不简单。

靳辰伸手挽住了墨青的胳膊,笑嘻嘻地说:“我男人啊!”墨青低头看了靳辰一眼,继续保持沉默不说话,一切都让靳辰来决定。

“摘下面具。”司徒贤冷声说。

靳辰伸手把墨青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俊朗不凡,但是跟墨青原本的容貌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脸。墨青的头发也早就被染成了黑色,他们对于今天的行动可是准备得很充分,不过司徒贤的出现是个意外,但正是因为司徒贤的出现,证明墨青和靳辰所做的准备不是毫无意义的。

“名字。”司徒贤看着墨青冷声说。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了三个字:“东方珩。”

“丫头留下,你小子滚吧。”司徒贤看着墨青冷冷地说。他只需要一个可以给司徒琏医治眼睛的人,司徒贤并不确定靳辰的医术如何,但是他打算先让靳辰试试,如果靳辰治不好司徒琏的眼睛,司徒贤还可以利用靳辰,让向谦出手为司徒琏医治。

“那不行。”靳辰拉住墨青说,“我不要跟他分开。”

司徒贤眼神一冷:“丫头,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必须有我男人抱着才能睡着,如果睡不着的话就没有精神,如果没有精神的话就没办法思考,如果没办法思考还怎么给你儿子医治?所以说,我男人很重要的。”靳辰一本正经地对着司徒贤胡说八道,“而且司徒老前辈有所不知,我男人的医术不比我差,这就是我喜欢他的理由,我们一起配合给你儿子医治的话,成算会更大一点。”

司徒贤皱眉看着靳辰,一方面觉得向谦的徒弟好像就应该是这样,跟一般的女子大有不同,另外一方面又觉得这丫头是不是太狂妄了?而且一点女人的矜持都没有!

不过听到靳辰说墨青的医术也很高明,司徒贤看了墨青一眼,然后冷冷地说:“既然如此,你们都随本尊走吧。”

靳辰问了一句:“去哪儿?”

司徒贤冷冷地说:“去了你们就知道了!不要再废话,本尊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然后就默默地跟着司徒贤一起离开了,司徒琏还抱着受伤的颜若惜。颜若惜每次看到靳辰,眼神都跟见鬼了一样。虽然颜若惜知道这不可能是她的女儿,不过向谦的徒弟名叫向雪儿,这说明过了这么多年,向谦还没有忘记他们的女儿,这一点已经足够颜若惜崩溃了。

千叶城靳将军府。

宾客已经散去了,有些微醺的靳飞宇脚步轻快地进了新房,看到静静地坐在那里的新娘子,唇角就微微勾了起来。其实靳飞宇年纪不大,晚两年再成亲也是可以的,但是他喜欢上了关妍之,就想早点把她娶回来。

靳飞宇拿秤杆挑落了关妍之的红盖头,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关妍之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反而很是不安的样子。

“妍儿怎么了?嫁给我不高兴吗?”靳飞宇握住了关妍之的手,看着她问道。

关妍之微微摇头:“没有啦,我很想嫁给飞宇哥哥的,但是……”

看到关妍之欲言又止的样子,靳飞宇更加不解了:“你舍不得爷爷?”

“不是……”关妍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对靳飞宇说了,“飞宇哥哥,我是担心靳辰姐姐。”

靳飞宇愣了一下:“五妹怎么了?”靳飞宇这会儿才想起来,好像今天他成亲,根本就没看到靳辰和墨青出现,这的确不太对劲。

“有人要抓我,靳辰姐姐扮成我的样子被人抓走了。”关妍之神色很是不安地说,“她说让我不要告诉别人,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可是我好担心她。飞宇哥哥你能不能去看看靳辰姐姐有没有回来?”

靳飞宇神色微凝。有人要抓关妍之?想来还是之前那些人。而靳辰扮成关妍之的样子被人抓走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靳辰猜到关妍之可能会出事,所以故意为之。

靳飞宇握了握关妍之的手,看着她说:“我这就去找五妹,你别担心,等我回来。”

靳飞宇脚步匆匆地出门去了,见到靳放的时候,靳放还愣了一下,看着他问:“你不去陪着妍之,这是要去哪里?”

靳飞宇正准备跟靳放说靳辰的事情,突然有个人从天而降,出现在他们面前。

靳放神色微变,靳飞宇也眼神戒备地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年轻公子,冷声问:“你是何人?”

“靳将军,四公子。”来人是风扬,他客气地对着靳放和靳飞宇拱了拱手,然后说道,“在下是墨王爷的暗卫。”

靳放眉头微皱:“你是墨青的人?他让你来做什么?”

风扬微微垂眸说:“王爷和王妃有事要远行,已经离开了千叶城,过些日子才能回来,王爷让在下过来知会靳将军一声。”

靳飞宇面色微凝,看着风扬问:“是墨王爷亲口对你说的吗?”明明关妍之说靳辰被人带走了,而且那明显是靳辰故意被带走的,靳飞宇觉得墨青应该跟靳辰在一起,暗中在保护靳辰。

“不是。”风扬微微摇头,“是王爷刚刚传回来的信。”他说着拿出一张布条,递给了靳飞宇。

靳飞宇看了一眼,上面就写着一行字,“安好勿念,通知靳家”。

靳飞宇见过墨青的笔迹,因为墨府门口挂的那块牌匾就是墨青亲手写的,这看起来的确是墨青的字。不过靳飞宇还是问了风扬一句:“你确定这是墨王爷传回来的?”

“确定。”风扬肯定地点了点头。

靳飞宇心中微松,风扬消息送到,很快就离开了。靳放还说了一句:“怪不得今天小五和墨青都没来,原来出城办事去了。”

看到靳飞宇的眉头依旧皱着,靳放有些奇怪地问:“飞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靳飞宇微微点头,把关妍之说的事情告诉了靳放。靳放神色微变:“这么说,是有人要抓妍之,小五跟墨青将计就计,被那些人带走了?”

“应该是这样。”靳飞宇点头。

“墨青还能传信回来,说明他们暂时没有什么危险。”靳放微微皱眉说,“只是他们这样也太冒险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着大家一起解决?”

“爹,有些事情,我们真的解决不了。”靳飞宇的神色有些无奈。就像要杀关妍之的那些江湖人,武功极高而且防不胜防,他们就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又能做什么呢?只能被动防备着对方出现。

靳放叹了一口气说:“你说得没错,有些事情我们确实也无能为力。罢了,既然这是小五跟墨青计划中的事情,就随他们去吧。墨青让人通知我们,一方面是不想让我们担心,另外也是不希望我们插手。我们只能相信他们两个能把事情解决了然后平安回来。”

对于靳辰这个女儿,靳放心中一直都有很深的愧疚,因为他曾经忽视了靳辰很多年。但每次靳放想要对靳辰好一点,想要弥补一下的时候,就会有一种无力感,因为他这个女儿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他这个当父亲的都自愧不如。而靳放觉得很欣慰的是,他对靳辰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好靳辰都看到了,并且真的认可了他这个父亲。

如今靳辰和墨青冒险离开,靳放心中其实还是担心的,但是也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只能等着他们回来。

看到靳飞宇还皱着眉头,靳放对他说:“你回去吧,今天是你成亲的日子,该做什么做什么。小五做了这么多,就是不希望你们被打扰,不要辜负她的一番心意。”

靳飞宇微微点头,握着手中的那块布条回了新房。

墨府。

魏琰和宋舒一大早就知道墨青和靳辰要出门办事,因为他们本打算跟墨青和靳辰一起去靳家赴宴的时候被拒绝了。对魏琰来说,墨青实力那么强悍,就算墨青要去闯龙潭虎穴,魏琰也觉得他能拔了龙筋扒了虎皮平安回来,更何况还有一个实力凶残的靳辰跟墨青在一起。所以当傍晚时分没见墨青和靳辰回来,魏琰根本一点儿都不担心,他反倒有些怀念跟冷肃斗嘴的日子,不知道冷肃这会儿跑哪儿去了。

住在墨府的邱宝阳天天就盯着草药园里那些草药,感觉十分满足。邱宝阳以前从没想过,他有一天可以住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大宅子里面,想吃什么都能吃到,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宅子里面还有一片让他看到就眼睛放光的草药园,里面的每一株草药都不是凡品,竟然还有一棵举世罕见的紫心果树。邱宝阳觉得,除了不能经常见到美丽的月儿小姐有些遗憾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堪称完美了。

是夜,邱宝阳正在呼呼大睡的时候,突然被人扯了被子。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看到床边站着的人,神色一震,赶紧下床恭敬地叫了一声:“师父!”

向谦皱眉看着邱宝阳,眼中依旧是赤裸裸的嫌弃:“睡得跟猪一样!”

邱宝阳嘿嘿一笑:“师父,人家本来就是胖子。”

“我问你,那个臭丫头呢?怎么没在府里?”向谦一来墨府先去找了靳辰,结果发现靳辰和墨青的院子里空无一人。

“师姐和墨大哥都出远门了,徒儿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邱宝阳弱弱地说。

“什么时候的事?”向谦皱眉,“怎么为师一来他们就不见了?是躲着为师吗?太过分了!”

邱宝阳小声嘀咕:“师父,师姐也不知道您老会来啊……”

向谦伸手就拧住了邱宝阳的耳朵:“跟那臭丫头在一起待了两天,你翅膀硬了啊?敢顶撞为师了?”

“不敢不敢!”邱宝阳疼得龇牙咧嘴的,“师父说什么都是对的!”

向谦甩开邱宝阳,在桌边坐了下来:“你真不知道那丫头干什么去了?”

“徒儿发誓徒儿真的不知道!”邱宝阳直接举手发誓了。

“一点儿用都没有,就知道吃。”向谦嫌弃地看着邱宝阳说。

邱宝阳可不敢再跟向谦说什么“能吃是福”了,因为曾经因为这句话,他被向谦折磨得骨肉如柴生不如死,后来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圆润的身材。

“谁?滚出来!”向谦神色一冷,对着门口冷声说。

风扬出现在向谦面前,恭敬地行了个礼:“向前辈。”

“你是姓墨那小子的奴才?那小子把老夫的乖徒儿拐到哪里去了?你敢说不知道,老夫弄死你!”向谦对着风扬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而这就是他原本的性子。

风扬倒也不恼,十分客气地说:“向前辈,我家王妃被人抓走了,王爷去救她了。”

向谦面色一沉:“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抓老夫的徒儿?”

风扬垂眸说:“一个叫颜若惜的女人。”

向谦瞬间神色大变,双手都在微微颤抖,死死地盯着风扬:“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邱宝阳弱弱地远离了向谦,因为向谦身上突然爆出的强烈杀意,让邱宝阳感觉心惊胆战。

风扬十分淡定地又说了一遍:“一个叫颜若惜的女人,和她的儿子,抓走了我家王妃。”

“不可能!”向谦猛然一拍,他手下的桌子就寸寸碎裂,他目光冷然地看着风扬说,“颜若惜的儿子是燕齐,他已经死了!”

风扬微微摇头说:“前辈有所不知,颜若惜还有一个儿子,是跟别的男人生的。”

向谦这一刻的脸色冷得吓人,周身的气息十分暴虐,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暴起把风扬撕成碎片!

向谦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颜若惜,最痛的事情就是他那未出世便夭折的女儿。向谦本以为颜若惜已经死了,因为他很多年都没有查到任何有关颜若惜的信息了,而向谦觉得,如果颜若惜还活着,没道理不跟齐越和燕齐联系。

可是向谦没想到,颜若惜竟然活到了现在,而且除了燕齐之外,颜若惜竟然还跟别的男人生了一个儿子!向谦心中一瞬间就恨到了极点!为什么?颜若惜愿意为别的男人生儿子,当年却那么残忍地杀掉了他未出世的女儿?!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