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爆炒毒蝎子/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扬之所以主动出现跟向谦说这些,其实是墨青授意的。在邱宝阳来到墨府之后,墨青知道向谦不久之后就会出现。今早墨青离开之前,暗中对风扬说,如果他们今日回不来,等向谦来了,就把颜若惜的事情告诉向谦。

风扬知道靳辰是被颜若惜的儿子抓走了,虽然这是靳辰故意的,但风扬对向谦说的话都算是事实。

这会儿向谦暴怒过后,突然又冷静了下来,看着风扬冷冷地问:“那丫头怎么会被人抓走?”在向谦看来,以靳辰的心智和实力,就算是一个武功比靳辰高的人,靳辰都足以应对。

风扬也没有隐瞒,把颜若惜母子要为燕齐报仇,想要杀了关家祖孙的事情说了,而靳辰这次的确就是为了救关妍之才以身涉险的。

“果然是贱人!”向谦咬牙切齿地说,“你说颜若惜跟五毒教有关系是吗?”

风扬点头:“但是晚辈并不知道五毒教在哪里。”风扬和风清一直在查,但是始终查不到五毒教的大本营究竟在什么地方。

向谦猛然站了起来,冷冷地说:“老夫知道!”向谦这些年足迹遍天下,他曾经闯入过五毒教的范围去采药,不过在人发现之前就离开了,却没想到他最恨的那个女人竟然就在五毒教里面。

没等风扬再说什么,向谦立刻从他面前消失了。风扬看着目瞪口呆的邱宝阳说:“你接着睡吧。”

“哎哎哎!别走啊!”邱宝阳扑过来拉住了风扬,“你说清楚,我师姐怎么被人抓了呢?”

“你还是接着睡觉吧。”风扬甩开了邱宝阳,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邱宝阳挠了挠头:“好像师姐被抓是故意的,难道是要深入敌后一举歼灭?嗯!肯定是这样,师姐那么厉害,而且师父也去了,我就不用担心了!我还是继续睡觉去吧!”

就在邱宝阳再次呼呼大睡的时候,向谦已经在夜色之中离开千叶城往南而去了。

雪狼国。

才刚刚进入十月份,雪狼国已经开始下雪了,天气十分寒冷。

靳辰和墨青跟随司徒贤父子一路离开夏国来了雪狼国,中间几乎没有停下来休息过,也没有什么交流。

最终他们到了雪狼国中部的一座山谷里面,这山谷名叫善缘谷,不得不说,跟五毒教的风格完全不搭。

善缘谷得名是因为几十年前山谷中有一座香火十分旺盛的寺庙名叫善缘寺,后来善缘寺突染大火,一夜之间就只剩下了一片废墟。有人说是善缘谷的风水不好,也有人说是善缘寺的和尚不是什么善人,招来了天罚。总之,善缘谷从一个风水宝地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凶地。

这几十年来,靠近善缘谷的人和试图进入善缘谷的人都死了,让善缘谷的凶名更甚。但没有人知道,那些所谓的凶名都是人为制造的,而善缘谷中藏着一个穷凶极恶的组织,那就是五毒教。

靳辰和墨青跟着司徒贤父子进了善缘谷,却没有看到多少人,不过遇到的每个人气息都不弱,应该都是高手。想来五毒教的人三教九流都有,很多级别低的人应该根本不知道大本营在哪里,也没有资格来善缘谷。

“你们就住在这里,明日就开始为琏儿医治,一个月之内,如果治不好他的眼睛,你们就不用离开了。”司徒贤把靳辰和墨青带到了司徒琏隔壁的院子,看着他们冷冷地说。

“好说好说。”靳辰微微点头,十分随和的样子。她没有再顶着关妍之那张脸,而是换了一张脸,并不是她原本的容貌,而是“向雪儿”的容貌。眉心一点血红的朱砂,妖娆的样子让司徒贤再次确信这个妖女一样的丫头就是向谦的徒弟。

司徒贤走了,靳辰转身抱住墨青,在墨青胸口蹭了蹭:“终于没人了,我好累啊。”

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揽着靳辰就要进房间,转头却看到司徒琏站在两个院子中间的围墙上,无神的双眼对着他们所在的方向。

墨青微微皱眉:“司徒公子何事?”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雪儿姑娘,你真的可以治好我的眼睛吗?”

雪儿姑娘?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其实一路过来,司徒琏每天都在照顾颜若惜,他们根本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想到都到了五毒教了,司徒琏会突然问她这样一个问题。

靳辰唇角微勾:“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司徒琏听到脚步声,知道墨青和靳辰已经回了房间,他还静静地站在院墙上面,心中默念着靳辰刚刚的话,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司徒琏的拳头微微握了起来,的确,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他虽然不用眼睛也适应了周遭的一切,可是他渴望光明,渴望见到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司徒琏其实被很多大夫诊断过,从没有得到一个肯定的结果。如今靳辰也没有说她一定能治好司徒琏,可是司徒琏却突然觉得她一定可以,没有原因,只是直觉。

司徒琏终于离开回他自己的院子的时候,墨青往外看了一眼,神色淡淡地收回了视线。

“这里还可以。”靳辰打量了一下他们的房间,微微点头说。房间里稍显简陋,不过该有的东西都有,而且都是新的。

“让我看看你的伤。”墨青说着握住了靳辰的手给她把脉。

靳辰笑嘻嘻地看着墨青说:“早就好了。”

墨青放开靳辰的手,微微点头说:“嗯,没事了。”

之前他们在夏国白城都受了内伤,因为司徒贤的音攻实在是太过厉害。而当时他们决定跟司徒贤做个交易,真的不是为了保命,因为他们都会凌云步,两人一起从司徒贤手中逃走是没有问题的。

靳辰和墨青选择跟着司徒贤父子来了五毒教,一方面是为了找到五毒教的大本营,省得以后那么被动。另外一方面,是靳辰真的看上音攻这门功法了,已经打定主意要拿到音攻的秘籍,她不擅长乐器,但是可以给墨青学,到时候他们就多了一项十分牛掰的技能。

而靳辰和墨青如今倚仗的就是他们的医术,因为司徒贤的儿子司徒琏需要他们医治。

山谷中的夜晚很是宁静。靳辰除了觉得五毒教的厨子手艺一般之外,其他的都还挺适应。他们有人伺候,不过不是专门伺候的人,而是隔壁伺候司徒琏的一个小丫头会过来给他们送饭送热水。

两人沐浴过后,墨青抱着靳辰躺在了床上。看到墨青眼中的暗光,靳辰十分大方地开始脱衣服:“来吧!”

墨青把靳辰压在了身下,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亲热的两人很快就进入主题了,房间里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夜色深深,司徒琏又站在了两个院子中间的院墙上面,皱着眉头听着墨青和靳辰房间里传出来的暧昧声音。因为他耳力极好,所以听得很清楚。

司徒琏知道靳辰和墨青在做什么,他突然觉得身子有些燥热,准备离开回去睡觉的时候,就听到了靳辰的声音,他猛然顿住了脚步。

小青青?司徒琏皱眉,那个男人不是叫东方珩吗?那个雪儿姑娘为什么叫他小青青?

第二天一早,司徒琏就来了墨青和靳辰的院子,还是越过院墙飞进来的。

墨青和靳辰都已经起了,正准备吃早饭。看到司徒琏过来,正在摆饭的丫头就加了一副碗筷。

司徒琏吃饭不用人伺候,因为丫头给他准备的东西都是他爱吃的,不用担心夹到不喜欢的东西。

而这正是靳辰觉得五毒教的厨子手艺一般的原因,因为他们的饭菜跟司徒琏吃的一模一样,而司徒琏对食物的要求就是要清淡,不能放任何调味的香料。

司徒琏吃饭很快,动作很优雅,不认识他的人第一眼看到一定不会相信他是个瞎子。

吃完之后,小丫头把碗筷收拾了,司徒琏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问了一句:“昨夜你为何叫他小青青?”

墨青和靳辰的脸都瞬间黑了,他们都没想到这个瞎子竟然会听他们的墙角!

“关你屁事!你懂不懂非礼勿听啊?”靳辰看着司徒琏没好气地说。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转头:“我不是有意的。”然后又紧接着说了一句,“你们现在可以为我医治了。”

墨青没让靳辰靠近司徒琏,自己起身过去查看了一下司徒琏眼睛的情况,发现果然不好医治,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有些麻烦,而且需要的药材很难找。

墨青拿过文房四宝,写了一张药方递给司徒琏:“这是需要的药材,你们找齐了再说吧。”

司徒琏接过墨青递给他的那张纸,他看不到,也不懂医术,所以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就站起来离开了。

五毒教有一个懂一些医术的长老,司徒琏直接把药方交给了他。那个长老看过之后却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三公子,这些药材都很难找。”

“难找不是找不到。”司徒琏冷冷地说,“立刻去找。”

“是,三公子。”那个长老似乎很是忌惮司徒琏,很快就去想办法找药材了。

司徒琏从长老那里出来,沿着山谷中的一条小溪往回走,准备回自己的院子。走到半路,却被人拦住了。

司徒琏微微皱眉:“大哥,你挡我的路做什么?”

司徒贤的大儿子,司徒琏同父异母的大哥司徒珏看着司徒琏再次精准地认出了他,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说:“三弟,听说父亲帮你找了鬼医的徒弟来为你医治,看来你的眼睛可以治好了。”

“与你无关。”司徒琏染过司徒珏就要继续往前走。

司徒珏看着司徒琏的背影冷笑,说出来的话却带着虚情假意的关切:“三弟,你快去看看吧,你娘似乎不太好。”

司徒琏脚步微顿,下一刻已经从司徒珏面前消失了。司徒珏看着司徒琏远去,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瞎子,如果你一直是个瞎子的话我可以容忍你活着,但是你想要用眼睛看,那就去地府看吧!”

司徒琏到了颜若惜的院子,颜若惜身体虚弱地躺在那里,不过短短的时间,似乎老了十岁不止。不止是身体上的打击,靳辰的出现,向雪儿的那个名字,对颜若惜心理上的打击也是巨大的。颜若惜每每闭上眼睛,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当年向谦对她温柔疼爱的样子,她真的后悔了……

“母亲,你没事吧?”司徒琏的眼睛朝着颜若惜的方向,虽然他看不到,声音也没有温度,但是颜若惜知道,司徒琏是真的关心她。

只是颜若惜看到司徒琏就喜欢不起来,因为司徒贤对颜若惜来说是个太过恐怖的存在,颜若惜对司徒贤的儿子,还是一度导致她失宠受折磨的瞎儿子,根本没有多少母子之情。

“琏儿,你就没想过要让鬼医的徒弟给娘医治一下吗?”颜若惜看着司徒琏神色不满地说。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是母亲自己说不需要的。”

颜若惜神色一僵。其实司徒琏在还未离开夏国的时候就想要请靳辰为颜若惜医治一下,因为颜若惜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可颜若惜一看到靳辰情绪就有些崩溃,是她自己说不需要的。

“你走吧!”颜若惜冷冷地说。

司徒琏点点头:“母亲好好休息。”话落就大步离开了。

司徒琏是真的关心颜若惜,因为他从小到大接触过的人都很少,颜若惜虽然心里不喜欢司徒琏这个儿子,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颜若惜在司徒琏面前刻意表现出的是她很在乎司徒琏,司徒琏就是她的命根子。颜若惜的目的是让司徒琏听话,而眼睛看不到的司徒琏,认为他的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所以他的确很听颜若惜的话。

五毒教也是一个小江湖,司徒贤有过很多女人,不过如今留在五毒教的,都是给司徒贤生过儿子的,一共有四个。老大司徒珏的母亲是司徒贤的发妻,如今还活着。老二的生母已经死了,什么事都听老大的。而老四的生母因为年轻,如今正受宠。

司徒贤的几个女人一直都在明争暗斗,他的几个儿子也为了争五毒教的继承人之位斗得厉害。司徒贤在这件事情上面,倒是跟雪狼国的狼王态度差不多。女人斗,就任由她们斗,死了也是因为她们太弱了。儿子斗,也任由他们斗,死了就说明不配做五毒教的继承人。

司徒珏原本没有把司徒琏放在眼中,因为司徒琏是个瞎子,五毒教的教主不能是个瞎子。但是这次司徒贤竟然为了司徒琏,时隔多年出山了,这让司徒珏心中很不爽,看司徒琏很不爽,已经打定主意要阻止司徒琏的眼睛恢复正常。

墨青和靳辰坐在院子里正在对弈,因为他们想要出去走走的时候被拦住了,他们也不甚在意。白天不行他们可以晚上出去转转,光那些药材就能拖住司徒琏一段时间了。墨青和靳辰并不觉得司徒贤会真的把音攻的秘籍交给他们,所以他们已经做好了第二手准备,那就是偷。

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响起,靳辰转头就看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密密麻麻的毒蝎子,已经把他们包围了,还在向他们逼近。

靳辰眼神一冷,唇角却微微勾了起来,有些喜悦地大声说:“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毒蝎子哎!我可以拿来炼一瓶超级无敌的蝎毒了!”

墨青就淡定如斯地坐在那里,手中还把玩着两颗棋子。而靳辰十分轻松地摆脱了毒蝎子的包围圈,从房间里提了一个坛子出来。不知道她往坛子里面放了什么东西,那些原本朝着靳辰和墨青逼近的毒蝎子都纷纷转了方向,一个个爬进了那个坛子里面,足足有几百只之多。

靳辰把坛子口封上,抬头对着院外一棵大树上脸色难看的司徒珏露出一个妖娆的笑容,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多谢”。

司徒珏很快就离开了,心都在滴血。如今五毒教正统的传承其实就是音攻,而音攻中的一种,就是用乐声来驱使动物发起攻击,不过这属于音攻里面比较低级的。

司徒珏的音攻学得远不如司徒琏,因为他内力有些弱,直接用音攻对付高手的话,容易先把自己的内力耗干,这就悲剧了。而司徒珏很擅长并且很喜欢用音攻去驱使一些毒虫子来攻击人,这不需要用多少内力,但那些毒虫子并不是一吹笛子就会凭空出现的,如果周围根本就没有毒虫子的话,一直吹笛子也没用。

所以刚刚司徒珏放出来攻击靳辰和墨青的那些毒蝎子,其实都是他养的。只是司徒珏没想到靳辰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在面对那么多毒蝎子的时候不仅没有害怕尖叫,反而有些兴奋地说要把它们抓起来,然后,她竟然真的轻松地把那些毒蝎子都给抓了起来……

司徒珏觉得自己真的是犯傻了,他因为不希望司徒琏的眼睛被治好,所以想要对付鬼医的徒弟,可他怎么忘了,那可是鬼医的徒弟,用毒根本不可能有用。

靳辰把那个装满了毒蝎子的坛子放在一边,又在墨青对面坐了下来,唇角微勾说:“刚刚那小子是白痴么?如果要用毒虫子来对付我们的话,我觉得我可以收了整座山的毒虫子用来做毒药。”

司徒珏不会知道,靳辰作为鬼医的徒弟,可是面不改色地进出过百毒禁地很多次的凶残性子。靳辰没有密集恐惧症,也不觉得那些毒虫子有什么可怕的。别说她身上随身带着避毒珠,就是不带避毒珠,她如今也有很多种方法让那些毒蝎子近不了她的身,向谦那个鬼畜师父她不是白拜的好嘛?

因为无事可做,靳辰真的开始用那几百只毒蝎子做毒药了,而且是用一种她自己想出来的方法,准备做一种别人都没做过的毒药。

靳辰把她的想法跟墨青说了,墨青说可以一试,然后就跟靳辰一起开始忙活了。

需要用的东西只需要告诉外面的那个小丫头,她都不会多问,很快取了送过来。因为司徒琏吩咐过她,不管靳辰和墨青需要什么,能满足的都要满足。

半个时辰之后,墨青和靳辰的院子里突然传出一股奇香。这香味浓郁且十分诱人,引得五毒教的人纷纷探头来看,结果看一眼就感觉毛骨悚然。

院中支了一口大锅,一个美丽得过分的红衣少女手持一把很大的铲子正在炒东西,而她炒的东西,是颜色鲜艳的毒蝎子,足足有几百只那么多……

隔壁的司徒琏闻香而动,又站在了院墙上,对着这边问了一句:“你们在做什么?”

“爆炒毒蝎子,是不是很香?你要不要尝尝?”靳辰笑意满满地说。

五毒教的人都无语了,他们都知道这个年轻美丽得像个妖女一样的姑娘是鬼医的徒弟,是被教主请回来给三公子医治眼睛的,可是他们都没想到鬼医的徒弟性子竟然这么凶残!话说五毒教的弟子可是经常跟毒物打交道,他们本以为他们的心脏够强大,可是看到正在爆炒毒蝎子的少女,还是瞬间感觉自己弱爆了……

司徒琏的嘴角抽了抽,扭头就回去了,觉得跟那个叫向雪儿的姑娘无法沟通。司徒琏本来觉得自己的性格很冷僻,在别人眼中恐怕是个怪人,认识靳辰之后,司徒琏觉得自己挺正常的,还是见识太少了。

围观的人都散去了,院中传出的那股奇香却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浓郁。

一直到傍晚时分,靳辰收集了一瓶透明的液体,微微一笑说:“这东西不错,只用一滴,放到水源里,应该能够毒死上万人。”几百只毒蝎子身上最精华的毒素被提炼出来,才得了这么一小瓶,毒性可想而知。

不知何时又站在院墙上面的司徒琏微微皱眉,对着靳辰的方向说:“你对五毒教的人下毒没有用。”五毒教的人常年跟各种毒物打交道,所以对于入口的东西都十分警惕,身上随时都带着验毒的工具,吃饭之前都会验一下,已经成了习惯。

“五毒教这么厉害啊,那我就不浪费这点儿宝贝了。”靳辰把那个小瓶子收了起来,看着司徒琏说,“司徒公子,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跟鬼一样突然站在墙上?”

司徒琏皱眉:“雪儿姑娘说话能不能客气一点?”

“不能。”靳辰似笑非笑地说,“你们五毒教的待客之道很不友好,我为什么要客气?”

司徒琏转念就想到了靳辰之前爆炒的毒蝎子是从哪里来的,只是司徒琏不想理会司徒珏,心知靳辰足以应对,就默默地转身回去了。

“明天来几百条毒蛇的话那就最好了。”

司徒琏最后听到的,就是靳辰的这句话。他神色有些怪异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想到底是他见识太少还是隔壁那个姑娘太过奇葩?他以为女人大都是温柔如水的,因为他从小到大接触过的就只有他的生母颜若惜和司徒贤其他的女人,几乎都是一个类型的。

不过已经知道自己做了蠢事的司徒珏是不可能把它养的毒蛇放出来送给靳辰做药的,听说靳辰把所有的毒蝎子都给炒了,司徒珏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对于靳辰和墨青来到五毒教之后做的事,司徒贤也都知道。除了更加确信靳辰就是向谦那个鬼老头的弟子之外,其他也没什么感觉。对于司徒珏的行为,司徒贤觉得很正常,他希望儿子们斗,只是他心里其实是有点偏向司徒琏的,因为司徒珏跟司徒琏比起来还是弱了点。

靳辰和墨青来到五毒教的第五天,司徒琏提着一包药材过来放在了他们面前。

靳辰和墨青打开看过之后对视了一眼,都没想到五毒教竟然能这么快把这些药材收集齐全,看来五毒教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他们所见到的应该只是冰山一角。

这五日里靳辰和墨青已经了解到了一些五毒教弟子的实力,心中是有些意外的,因为音攻并不仅仅司徒贤和司徒琏会,善缘谷中的五毒教弟子几乎都在修炼,而在这其中还分了很多的等级。司徒贤的音攻是最厉害的,司徒琏次之,而那些资质一般的弟子所学到的音攻功法也是低级的,根本接触不到真正高深的音攻秘籍。

所以结论就是,五毒教里面最厉害的音攻秘籍就在司徒贤手中,司徒琏学到的都是次一级的,或许是司徒贤准备等他传位的时候再把秘籍传给继承人,否则会有被超越的风险。

司徒贤这个教主住的地方没有在山谷里,而是在可以俯瞰整个山谷的半山腰一处平地上面。那里有一个院子,平时只有司徒贤在上面住,他想要女人伺候了,会到山谷中来找他的女人,而不允许任何人踏足他的院子,就连他的儿子们都没有上去过。

靳辰和墨青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贸然去招惹司徒贤,因为司徒贤内力太深,音攻太霸道,万一怒了就不好了。他们的目的不是灭了五毒教,而是先拿到音攻的秘籍,再灭了五毒教,所以不能打草惊蛇。

这会儿司徒琏已经把墨青让他找的药材都拿过来了,墨青看过之后说没有问题,就开始着手为司徒琏医治了。

司徒琏还有一个质疑:“为什么不是雪儿姑娘为我医治?”明明靳辰才是向谦的徒弟,司徒琏不明白为什么出手为他医治的是墨青。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可以选择不治。”司徒琏脸上有些怒意,不过想到自己的眼睛,还是忍了。

靳辰和墨青一起配合做了一些膏状的药物,墨青动手把一些药涂抹在了司徒琏的眼睛上面,然后用布条把他的眼睛缠了起来。

“不要碰,每天这个时候过来换药。”墨青神色淡淡地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发疼,不过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他能感觉到给他医治的这对男女很有信心,这让他心中生出了一丝喜悦和期待。

司徒琏走了,靳辰若有所思地对墨青说:“他的眼睛应该可以治好,但是我们想要的秘籍不好拿到啊!”

墨青微微点头:“最好的结果,司徒贤会拿最低级的音攻秘籍敷衍我们。”

音攻是一门很高深的功法,曾经的确有一个门派是专修音攻的,不过那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随着那个门派的覆灭,音攻在江湖上也已经失传很久了。

墨青怀疑司徒贤可能跟那个门派有什么关系,或者得到了那个门派的武功秘籍。原本的五毒教其实跟音攻无关,弟子们修炼的功法五花八门而且大多不入流。现在五毒教的弟子也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大部分弟子都跟以前的五毒教一样,而核心弟子,譬如有资格出现在善缘谷的这些,基本都接触过音攻,只是等级不同。

如果让江湖人知道,又有一个主修音攻的门派横空出世,那将是一件会引起江湖动荡的大事。因为曾经那个专修音攻的门派就是因为实力太强横,有些无法控制,才被皇室和江湖联合起来灭杀掉的。

而司徒贤这么多年蛰伏在这个山谷里面,似乎也可以解释了。因为五毒教和音攻这些事情,在五毒教真正壮大之前,不能让外人知道,否则会招来灭顶之灾。

靳辰冷笑了一声:“我们要的当然是最高级的,我们就给司徒琏医治,等到最后一步,要求司徒贤拿出音攻秘籍,否则就让司徒琏的眼睛一直瞎着吧。”

靳辰和墨青跟司徒琏没有任何交情,他们从始至终就是对立的。司徒琏曾经试图杀了关家祖孙,还差点把靳辰的哥哥靳飞宇给弄死,虽然说都是颜若惜授意的,但是也跟司徒琏脱不了关系。

如果不是为了音攻秘籍的话,靳辰和墨青不会答应给司徒琏医治,反而会选择在有机会的时候杀了司徒琏。因为他们这次找上颜若惜和司徒琏母子,就是为了杀掉他们。

如果司徒贤真的把他修炼的音攻秘籍交出来,墨青和靳辰可以考虑先把司徒琏的眼睛治好,再来一较高下你死我活。如果司徒贤不遵守他们的交易规则的话,司徒琏也不要奢望靳辰和墨青以德报怨,因为靳辰和墨青都不是什么善人。

只是有句话说得好,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

就在靳辰和墨青真正着手为司徒琏医治的第三天,墨青刚刚给司徒琏换过药,司徒琏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一个老头的声音响彻整个善缘谷:“贱人们!把老夫的徒儿交出来!”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心中很想吐槽,向老头怎么来了?

墨青倒是很淡定,他让风扬告诉向谦颜若惜的事情,却没想过向谦真的能找到这里来,而且墨青觉得向谦来得有点早了。

司徒琏猛地站了起来,冷声说:“雪儿姑娘,是你师父来了吗?”

靳辰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可不是嘛,我都说过那个死老头很在意我的,你们现在相信了吧。”

司徒琏眉头紧皱:“你们并不是被抓来这里的,而是跟我们做了交易。”

靳辰有些无奈地说:“可惜我那师父是个暴脾气,他才不会管这些。”

不过片刻的功夫,外面已经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司徒琏快步走了出去,墨青和靳辰也一起出去,就看到向谦正在被五毒教的弟子围攻,而他手中的毒药简直是不要钱地往外撒,那些对毒物十分警惕的五毒教弟子也就能在吃饭之前看看有没有毒,对上向谦这种狠辣的下毒方法根本招架不住。

“师父。”靳辰叫了向谦一声。

向谦回头看到靳辰,很快就又转移了视线,没好气地大吼了一声:“死丫头你真是没出息,竟然被这群杂碎给困在了这个脏兮兮的地方!”

从向谦的话里面,完全能够听出他对五毒教的厌恶有多么深重。突然看到司徒贤从半山腰飞身而下,靳辰目光微凝,飞身而起想要阻止向谦继续打,因为如果司徒贤用音攻的话,向谦也得悲剧。

可是靳辰很快发现,向谦跟疯了一样,一副要在五毒教大开杀戒的样子,她根本拦不住。而靳辰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向谦其实不是来救她的,而是来找颜若惜的!

“住手!”司徒贤看着五毒教的弟子纷纷被向谦弄死,眼神一冷大声说道。他脸上依旧戴着那张鬼面具,让人看不到他的真正容貌。

“你就是那个娶了颜若惜的老贱人?”向谦倒是停手了,看着司徒贤冷冷地问。

司徒贤冷声说:“鬼医,这里是五毒教,你最好客气一点,否则老夫不会给你面子的!”

“客气?”向谦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你特么让颜若惜那个贱女人出来,老夫会把她大卸八块,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客气!”向谦的话让靳辰再次确定,这老头的确不是来救她的。

司徒贤周身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看着向谦冷冷地说:“你速速离开,否则休怪老夫不讲情面!”

“你这个老贱人抓了老夫的徒弟,还藏着老夫的仇人,想要老夫离开,没门儿!”向谦冷哼一声说,“把颜若惜交出来,让老夫杀了她和她那个贱种儿子,老夫可以考虑给你们这些杂碎一个痛快的死法!”

靳辰扶额,这老头还能更嚣张一点儿吗?这里可是五毒教的地盘。

司徒贤冷哼了一声:“如此,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

看到司徒贤的手已经摸到了他腰间的笛子,靳辰心道不好,和墨青对视了一眼,两人用最快的速度上前,在向谦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墨青一掌就把向谦给劈晕了!

“司徒老前辈,你知道的,我家这个死老头就是这臭脾气。”靳辰对着司徒贤似笑非笑地说,“这是个误会,给五毒教造成的损失,还望司徒老前辈不要介意。”

司徒贤看着靳辰冷冷地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还要为琏儿医治,老夫绝对杀了你们!老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要再让向谦出来闹事,再有下次,就是你们的死期!”司徒贤话落飞身而起又回了他在半山腰的院子,而五毒教那些被向谦杀了的弟子死了就死了,也没有人在意。

墨青提着向谦,跟靳辰一起回到了他们在五毒教里住的院子。把向谦扔在软榻上面之后,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等向谦醒了,先问清楚他跟颜若惜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向谦的话语里面能够听出来,他对颜若惜的仇恨简直是深入骨髓。墨青和靳辰倒不是为了音攻秘籍,不想让向谦坏他们的事,才阻止向谦的,而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让司徒贤用了音攻,向谦就要悲剧了。

向谦很快就醒了,一醒来就眼神冷然地朝着墨青打了过去:“臭小子!你找死!”

“师父师父!冷静点儿!”靳辰伸手按住了向谦的肩膀,那边墨青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根绳子,十分利落地把向谦给绑了起来。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快把我放开!”向谦太过愤怒,气得脸色都涨红了。无奈墨青的绑人手法是靳辰教的,向谦越挣扎束缚他的绳子就越紧。

“师父,冷静一下。”靳辰提起茶壶,就朝着向谦脸上灌了一壶冷掉的茶水。

向谦一脸狼狈,看着靳辰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杀意。靳辰倒是不以为意,在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向谦神色淡淡地说:“师父啊,不是我们非要阻止你杀人,你不知道那个戴面具的老贱人会音攻,我们都差点被他给弄死了,你这么冲上去,就是去送死。”

向谦猛然瞪大眼睛看着靳辰,声音都变了调:“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靳辰点头,看着向谦说,“不然师父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鬼地方待着?”

“他用音攻来困住你们?实在是太贱了!”向谦怒气冲冲地说。

靳辰唇角微勾:“错,是我们想要得到音攻秘籍。”

向谦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看着靳辰无语至极地说:“臭丫头你果然还是强盗性子!”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