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天下第一乖徒儿/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不废话了,你倒是跟我们说说,你跟颜若惜那个老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靳辰看着向谦说。颜若惜说向雪儿是她跟向谦的女儿,不过已经死了。而向谦一直以来都绝口不提他跟颜若惜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靳辰觉得现在她必须要知道向谦跟颜若惜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怨,才能决定下一步行动。

听到靳辰提起颜若惜,向谦的脸色一下子就冷到了极点,冷冷地说:“你们不需要知道!”那些事,他每每想起来就感觉痛彻心扉,根本没有勇气说出来。

“老头,你不说我们怎么帮你啊!”靳辰看着向谦有些无奈地说,“不用怀疑,你一个人对付不了司徒贤那个老贱人的,也杀不了颜若惜。”

向谦沉默了一会儿,拳头紧握,垂着头冷声说:“当年我救了颜若惜,她嫁给我,还怀了我的女儿。只是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突然看上了齐越,就跟齐越一起跑了,还把我未出世的女儿打掉了!”

靳辰目瞪口呆,因为颜若惜的行为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虎毒不食子,颜若惜心理是有多变态,竟然亲手杀了她跟向谦的女儿!怪不得向谦听到颜若惜的名字就这么激动。

“这么多年了,我夜夜无法安睡,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我那未出世的女儿,她在叫我爹,求我救救她,可是我永远都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永远都没有机会看到她长什么样子了……”向谦沉声说着,一滴眼泪滑落了下来,他竟然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靳辰和墨青都知道,向谦心中崩得最紧的那根弦被触动了,这可能他这辈子最痛苦的记忆了。

“师父啊。”靳辰俯身,解开了绑着向谦的绳子,还拿帕子把向谦脸上的茶水和泪水都给擦去了,把向谦拉了起来,伸手抱住了向谦,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你的女儿不会怪你的。”

向谦靠着靳辰的肩膀,哭得像个孩子。多少年了,他想要忘掉,可是从来都不曾忘掉。那些痛苦的回忆,一遍一遍地折磨着他,让一个原本正直善良的年轻人变成了人人畏惧厌恶的鬼医。他心中有苦却无人可诉,甚至自己都不敢提起,因为每次一提起就会崩溃。

“师父,我答应你,一定帮你把颜若惜那个贱人给杀了报仇雪恨!”靳辰看着向谦神色认真地说。这是她的师父,他们虽然没有过多少愉快的时候,但那只是他们相爱相杀的相处方式。靳辰不管什么音攻秘籍了,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干!杀掉颜若惜,给向谦报仇!

“徒儿,师父真的好苦哇!”向谦把鼻涕眼泪都蹭在了靳辰的身上,多年的苦楚终于对人说了出来,他心中难受到了极点,却又隐隐感觉到了一丝释然,紧绷着的那根弦微微松动了一下。

温情不过三秒钟,靳辰推开向谦,嫌弃地看着他说:“老头,你现在的样子丑死了!”

向谦瞪了靳辰一眼:“你个死丫头,就知道你不会真的对为师好!”

“来来来,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弄死颜若惜。”靳辰拉着向谦坐了下来,墨青拿帕子把靳辰肩膀上的脏东西给擦掉了。

“我不管!我既然来了,就不想让颜若惜那个贱人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向谦猛地一拍桌子冷声说。他这么多年没对颜若惜动手,那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颜若惜还活着。如今他知道了,而且颜若惜就在这个山谷里面,向谦只有一个想法,弄死她!立刻!马上!

“师父你这么任性可还行?”靳辰白了向谦一眼,“不过看你这么苦逼的份儿上,这次就随你吧。不想让她见到明天的太阳,咱们今晚就动手!”

墨青看了靳辰一眼,心中了然,知道靳辰已经把向谦放在了音攻秘籍的前面。墨青对此并不意外,觉得这就是靳辰会做的事情。靳辰渴望变得更强,做事很冷静很有理智,一般不会冲动行事。但是有些时候,为了在乎的人,靳辰也会抛弃所谓的理智,冲动一把。

就像现在,不久之前墨青和靳辰还在为他们本来要杀的司徒琏医治眼睛,他们按捺住了要杀掉司徒琏和颜若惜的冲动,是为了图谋五毒教的音攻秘籍。但这是因为司徒琏和颜若惜并没有真的伤到靳辰在乎的人,靳辰觉得可以先留着他们的性命,以后有机会再动手。

但向谦的情况不一样。向谦真的很苦逼,他跟颜若惜的仇恨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但那些过往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靳辰觉得为了向谦这个师父,她可以不管什么音攻秘籍,不怕得罪司徒贤!向谦想要报仇,他说不想让颜若惜看到明天的太阳,靳辰就决定帮向谦一起,除掉颜若惜。即便这样靳辰和墨青之前的忍让和努力都白费了,靳辰也不觉得可惜。墨青当然也不会觉得可惜,因为他爱的就是这样的靳辰。

靳辰和墨青来到五毒教已经好几天了,两人在夜里已经把各处方位都摸清楚了,除了司徒贤住的地方他们没有靠近过。

颜若惜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并不是很近,所以他们今夜行事的话,不用担心会被司徒琏发现,因为会音攻的司徒琏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其实也没什么好商量的,他们只要到时候悄悄过去把颜若惜给杀了,然后一起离开五毒教。虽然靳辰觉得司徒贤未必在意颜若惜,但司徒琏应该是在意的,他们如果杀了颜若惜,必须马上离开,否则会有麻烦。

至于离开之后,倒也不用太担心。靳辰和墨青的身份都是假的,而向谦向来神出鬼没的,不怕五毒教的人找他们麻烦,找来了更好,只要不在五毒教的地盘上面,他们不惧。

“徒儿,你跟那小子本来是打算过来抢人家的音攻秘籍的,现在为了师父要放弃了,你会不会后悔?”向谦可怜巴巴地看着靳辰眨眼睛,一把年纪竟然毫无节操地对着靳辰卖起了萌。

靳辰抬手就敲了一下向谦的脑门儿:“老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这次抢不到秘籍,下次再来,我们怕什么?”

向谦一脸感动地看着靳辰说:“徒儿你对为师真好。”其实向谦心里想的是,他真的觉得他的女儿还活着的话,就应该是靳辰这个样子,不然他当初也不会一时脑热要求靳辰叫向雪儿这个名字了。

“赶紧洗把脸。”靳辰嫌弃地看着向谦说。

向谦摸了一下自己皱巴巴脏兮兮的老脸,愣了一下说:“为啥?”

“老头,你应该让颜若惜看到你过得很好,生活很快乐,还有我这个全天下最乖的徒儿,这样才解气不是吗?”靳辰对向谦说。

向谦一边洗脸一边嘀咕了一句:“你哪里乖了……”

靳辰假装没有听到,转头有些抱歉地看了墨青一眼。向谦是靳辰的师父,靳辰在决定这次放弃音攻秘籍的时候并没有跟墨青商量,而那本来是很适合墨青的东西。

墨青笑容宠溺地轻抚了一下靳辰的脑袋,表示他很理解。

冬日的夜晚,善缘谷中一片寂静,五毒教的弟子们都已经休息了。

三道人影从靳辰和墨青的院子飞身而出,朝着颜若惜的院子所在的方向而去。隔壁院子的司徒琏为了不蹭到眼睛上面的药,这几天都是坐着睡的。这会儿他微微动了一下,听到外面传来的风声,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就接着睡了。

颜若惜的院子里就只有一个丫鬟伺候,而那个丫鬟因为今天被颜若惜拿碎瓷划破了脸,这会儿并没有在颜若惜跟前伺候。

颜若惜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床边站了一个人。她猛然睁开眼睛,神色惊骇地看着床边的男人,脱口而出:“阿谦?”

向谦就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颜若惜,看着这个自己爱过并且恨了一辈子的女人。再次见到颜若惜,看到颜若惜还好好地活着,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向谦却又立刻想到了自己那个未出世就被害死的女儿,心中的暴虐瞬间就到达了顶点,看着颜若惜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

当年向谦就想杀了颜若惜,可是那时他太弱,杀不了。当他终于有了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颜若惜了。向谦一直以来都郁结于心,因为他心中满满的恨意找不到一个发泄口,就算他猜测颜若惜很可能已经死了,可是他没有亲眼看到,那份郁结就永远不会消散。

如今,颜若惜就在向谦面前,向谦发现他对颜若惜的恨意非但没有随着时间而减少,反而更多了。在得知颜若惜这么多年都做了什么的时候,向谦越发觉得他当年看上颜若惜这个贱人,就是他瞎了眼。

而颜若惜看到向谦,在最初的惊骇过后,就发现了向谦眼中的杀意。她猛然往后一缩,神色不安地说:“阿谦,我知道当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杀了我们的雪……”

颜若惜话音未落,向谦已经伸手扼住了她的脖子,看着她冷冷地说:“你不配提那个名字!”

“阿……谦……我错了……我好后悔……你……带我走……我再也……不会……跟你……分开……”颜若惜脸色涨红,看着向谦断断续续地说。

“你早就该死了!”向谦看着颜若惜狼狈的样子,突然就平静了下来,不过捏着颜若惜脖子的手并没有放开,他眼神冷漠地看着颜若惜说,“你这样的人,不配活着,更不配做一个母亲。”

向谦话落,猛然收紧自己的手,颜若惜瞪大眼睛看着向谦,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突然很想回到过去,回到跟向谦初遇的时候。如果再给颜若惜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一定不会再做对不起向谦的事情,一定不会再行差踏错。可是没有机会了,当她终于发现这辈子只有向谦真正对她好过的时候,也发现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向谦,而她最终死在了向谦的手中,也是罪有应得。

颜若惜已经断气了,向谦猛然甩开她,后退了两步,手都在微微颤抖。他曾经无比期待这一刻,当这一刻终于来临的时候,他没有犹豫地杀了颜若惜,心中那根紧绷的弦也一下子彻底松了,竟然感觉有些无力,仿佛刚刚掐死颜若惜,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师父,我们该走了。”靳辰闪身出来,伸手扶住了向谦。

向谦转头,看着靳辰的脸,神色怔怔地叫了一声:“雪儿……”

靳辰没有在意,拉着向谦就走。向谦猛然反应过来,他刚刚那一瞬间,真的以为自己的女儿就在他的身边……

三人很快离开了颜若惜的院子,刚刚离开没多久,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乱,有人高喊:“三夫人被人害死了!”

“快走!”

看到五毒教各处突然亮起的灯,靳辰神色微凝,墨青直接把向谦背在了背上,两人一起运起凌云步,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山谷之外而去了。

司徒贤正在修炼的时候被人打扰,脸色本就很难看。等他下山看到颜若惜被人杀了,脸色就更难看了,当即就想到了五毒教中的三个外人,尤其是今天闯进来的向谦。

司徒贤正准备吩咐人去看看墨青和靳辰还在不在的时候,一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母亲!”司徒琏冲到了颜若惜床前,伸手去拉颜若惜,却发现颜若惜的身体已经冷了。他在颜若惜床前跪了下来,恨恨地说,“是谁杀了母亲?是谁?”

那边司徒珏已经第一时间去靳辰和墨青的院子里查看过了,里面空无一人。这会儿他恭敬地对司徒贤说:“父亲,鬼医和他的徒弟都不见了,三娘的事情,应该就是他们做的。”

司徒贤皱眉。今日他之所以放任向谦留在五毒教,是因为他知道靳辰很渴望得到音攻的秘籍,为了音攻的秘籍,靳辰也不会轻举妄动的。而在司徒贤看来,靳辰和墨青完全有能力阻止向谦胡作非为。只是司徒贤没想到,那两个为了音攻秘籍而来到五毒教的年轻人,就这样跟向谦一起把颜若惜给杀了,然后跑了!

司徒琏猛地站了起来,冷冷地说:“我要杀了他们,为母亲报仇!”

“三弟,你的眼睛还没好呢。”司徒珏“好心”提醒司徒琏。

司徒琏伸手就把他眼睛上面还绑着的布条给扯掉了,露出他因为涂抹了药物所以微微有些红肿的眼睛,模样看起来十分狠厉:“就算我的眼睛再也治不好,我也要为母亲报仇!”

眼看着司徒琏话落就要冲出去,司徒贤神色一冷,开口叫住了他:“站住!”

司徒琏脚步微顿,站在了那里,不过并没有转身,就听到司徒贤冷声说:“你们都离开!”

很快,所有人都离开了,就剩下了司徒贤和司徒琏父子俩。司徒珏走的时候眼睛还闪了闪,他莫名感觉司徒贤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颜若惜被杀这件事……

“琏儿,不用为那个女人报仇了。”司徒贤冷冷地说。

“父亲,那是我的母亲!”司徒琏大声说。

“她对你的好都是在哄骗你,为了让你听她的话,利用你替她办事。”司徒贤看着司徒琏冷声说。

“我不相信!”司徒琏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从小到大,只有颜若惜这个母亲一直陪在司徒琏身边,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司徒贤都当司徒琏不存在,任由司徒琏被人欺负。司徒琏不相信颜若惜对他的好不是出于真心。

“你根本就不了解你娘是什么样的人。”司徒贤看着司徒琏冷声说,“今天出现的那个鬼医向谦你见到了吧?你知道他为什么非要杀了你娘吗?因为他是你娘的第一个丈夫,但你娘怀着向谦的孩子却跟齐越跑了,还把向谦未出世的女儿给打掉了!”

“不!这不是真的!”司徒琏猛然摇头,后退了两步,心中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这都不是真的,他那个温柔善良的母亲,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他的母亲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不会杀了自己的孩子的,绝对不会!

“这就是真的!”司徒贤冷声说着,还转头厌恶地看了一眼颜若惜的尸体,“向谦当年给他未出世的女儿取的名字就叫向雪儿,所以他的徒弟才会叫那样的名字,你娘听到那个名字才会那么激动!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娘根本就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离开夏国白城之后,司徒贤已经知道颜若惜跟向谦有什么过往了,因为颜若惜瞒不住他。饶是司徒贤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恶人,听到颜若惜所说的事情,也感觉一阵厌恶。司徒贤不是好人,但他至少没有亲手杀过自己的孩子,他没想到颜若惜竟然能冷血到那种程度!所以在今天向谦出现并叫嚣着说要杀了颜若惜的时候,司徒贤其实一点儿都不意外。如果他是向谦,恐怕会跟向谦做一样的事情。

司徒贤也觉得自己当年就是瞎了眼才会觉得颜若惜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类型,因为颜若惜在他面前就是一副温柔单纯的样子。

如今颜若惜已经死了,司徒贤根本没想过要为她报仇,更不希望颜若惜死了还要毁掉司徒琏。因为如若司徒琏执意要去找向谦师徒报仇的话,不说他是不是那对师徒的对手,他的眼睛是真的没有人为他医治了,他将一辈子看不到光明!

司徒贤还是在意司徒琏这个儿子的,所以才会对司徒琏说这么多话,就是希望司徒琏醒悟过来,不要再为颜若惜那个贱人做什么了。

看到司徒琏还站在那里,司徒贤冷哼了一声说:“你不相信为父的话?那齐越和燕齐的事情你总知道吧?当年你娘带着燕齐去千叶城投奔颜家,颜家人想要除掉他们,结果你娘扔下燕齐自己逃跑了,后来才遇到了我。这么多年了,你娘在你面前可曾提过她还有一个儿子叫燕齐?这次你们回来,你娘又把燕齐的那双儿女完全抛在了脑后,根本问都没有问过一句!”

“琏儿,你该醒醒了!不管是向雪儿还是燕齐,都是你娘的亲骨肉,她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你心里知道!所以不要相信她对你的那些好,那只是因为她被困在五毒教无法离开,想要利用你保护她罢了!如果当年为父给她一个离开的机会,她绝对会像抛弃燕齐一样抛弃你!”

司徒贤的话,就像是钢针,一下一下扎在了司徒琏的心底。司徒琏想要告诉自己不要听,不要相信司徒贤的话,可是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司徒贤说的都是真的……

那个向雪儿,是真正存在过却没有来到世上的人,颜若惜亲手杀了她和向谦的女儿,所以向谦才会恨极了她……

齐越临死之前,骂颜若惜是个贱人,说颜若惜不配为人母,他都要死了,他说的不会是假的……

可是司徒琏无法接受这一切,他突然感觉全身冰冷,他过去的人生在这一刻都被推翻了。他曾经那么相信颜若惜,对颜若惜言听计从,是因为他认为颜若惜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他要保护颜若惜。不管颜若惜让司徒琏做什么,司徒琏都不愿让颜若惜失望。

可是到头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颜若惜不过是在利用司徒琏。正如司徒贤所说,颜若惜能够残忍地杀了她自己未出世的女儿,能够狠心抛下她年幼的儿子,又怎么可能真的在乎司徒琏呢?司徒琏突然想起,小时候他无意中听到颜若惜用带着愤恨的声音在说:“我怎么生了一个瞎子,我恨不得掐死那个贱种……”

“琏儿,回去吧,忘了这个女人。”司徒贤伸手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说,“只要你不找向谦师徒的麻烦,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为父会想办法让他们再为你医治眼睛。”

虽然向谦今天出现的时候叫嚣着要杀了颜若惜和司徒琏,但是司徒贤觉得,向谦想杀的应该只有颜若惜,因为司徒琏并不能选择自己的母亲是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司徒琏是无辜的。而向谦那么多年一直都知道燕齐是颜若惜和齐越生的儿子,却并没有对燕齐下杀手,其实恰恰说明了,向谦这个人根本不像世人所说的那样不堪。

司徒琏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再也没有去看颜若惜一眼。而司徒贤直接吩咐五毒教的弟子把颜若惜的尸体扔到了深山里面,颜若惜最终落得了一个暴尸荒野,被野兽吞噬的下场。

离开五毒教的向谦和靳辰师徒,倒是没想到不光司徒贤不打算为颜若惜报仇,就连司徒琏都被司徒贤劝住了。只能说,颜若惜死得这么凄惨也是她自作孽。

这会儿靳辰暂时把音攻秘籍什么的抛在脑后了,准备离开雪狼国回夏国去,以后如果有机会再想办法得到音攻秘籍吧,毕竟人生也不可能事事如意。这次能帮向谦报仇,看到向谦眉宇之间的郁结终于消散了,靳辰觉得不虚此行。而向谦没提起要杀了司徒琏的事情,靳辰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向谦真的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那些年被向谦杀掉的人其实都是有原因的,只是某些原因可能比较奇葩。但是向谦不会因为司徒琏是颜若惜的儿子,就迁怒到司徒琏的身上,非要司徒琏跟颜若惜一起死。当年向谦明明有很多机会,却没有杀了燕齐,就已经表明了他的选择。

只是靳辰和墨青还没有离开雪狼国,就突然收到了风清的传信,说是冷肃出事了。

风清或许是因为太过仓促,并没有详细说冷肃出了什么事,只说让靳辰和墨青速速前往雪狼国王城营救。

靳辰神色微凝。冷肃之前离开千叶城就一直没回去,当时她就有些担心,只是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靳辰联系不上冷肃,也就暂时没管他,却没想到冷肃竟然真的出事了。

“师父,我们要去雪狼国王城走一趟,你不想去的话就先回千叶城去吧。”靳辰对向谦说。

“你们去吧,老夫不去!”向谦摆摆手说,“雪狼国简直是冻死个人,老夫要去你们家当老太爷,吃香的喝辣的,才不要跑来跑去!”

“得得得!臭老头你赶紧滚吧!”靳辰嫌弃地看着向谦说,“你可以去我们家当老太爷,但是我在府里种了点药材,你可千万别动,不然我跟你没完!”

药材?向谦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说:“徒儿放心吧,师父肯定不会动你的宝贝的。”其实向谦心中在想,靳辰种在府里的药材肯定不是凡品,到时候他要趁着靳辰没回去,全都抢光占为己有!哈哈!想想就觉得很开心啊!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看到向谦跑了,墨青微微一笑揽住了靳辰:“你那样说,向谦更会去抢你的药材了。”

“我知道。”靳辰不甚在意地说,“就当哄他开心了,我真是天下第一乖徒儿。”

墨青笑着摇头:“不知道苏苏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这就出发去雪狼国王城吧。”

靳辰面色微沉:“苏苏是我小弟,谁敢动他,我就要他不得好死!”

墨青没有说什么,他并不会因为靳辰在意向谦或者冷肃而感觉吃味,因为墨青知道,如若有一天他遇到什么危险,靳辰只会更加在意他,他也一样。

雪狼国王城。

今年似乎比往年更加寒冷,不过才十月中旬,又下了一场大雪,整个王城都银装素裹,哈出的空气仿佛瞬间都能凝结成冰。

骁王府里,秦骁正在书房里看一本兵书。书房里面有炭盆,却没有点燃,空气都冷冰冰的,秦骁却觉得很习惯。因为雪狼国的寒冷他从小就深有体会,当年他跟他的母亲就是生活在一个冰冷的地方,那也是他的母亲那么早死的原因之一。

所以秦骁这么多年来,即便已经贵为雪狼国的王爷,就算是寒冬腊月,也从未在他的房间或者书房里点过炭盆。秦骁觉得这可以让他时刻保持清醒,让他永远不要忘了他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提醒自己只有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王,才不会被人欺负。

一个黑衣老者出现在秦骁的书房里面,秦骁立刻放下手中的书,起身恭敬地行礼:“师父。”

来人是西门擎,他微微点头坐了下来,示意秦骁也坐。师徒俩相对而坐,西门擎看着秦骁说:“徒儿,为师之前在夏国秋茗山上,刻意让秦朔认为是秦蓝派为师去害他的,他真的相信了,回来之后一直都在对付秦蓝,只是没想到,秦蓝竟然抓住了冷肃!”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秦朔流落在外的那些年,就是跟冷肃在一起,他是冷肃的义弟,不会不管冷肃的死活。”

“没错。”西门擎皱眉说,“本来已经挑起了他们两派的争斗,可是如今,秦朔有可能为了冷肃,跟秦蓝一起对付我们。”

“师父不用担心。”秦骁神色淡淡地说,“秦蓝很快就会知道,她招惹冷肃,是个错误的决定。”

西门擎有些不解:“为何?虽然冷肃是断魂楼的楼主,但是断魂楼这会儿已经又回到了仇复的手中,那仇复如今又跟秦蓝站在了一起。”

听到西门擎提起仇复,秦骁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神色淡淡地说:“仇复那个小人,不足为惧。”

当初仇复用阴招伤了冷肃,自己坐上了断魂楼楼主之位,却把断魂楼搞得差点覆灭。后来冷肃归来,仇复就成了冷肃的奴才。再后来,冷肃把仇复这个奴才借给秦骁用,仇复倒是乖乖地给秦骁办了一些事。

然而冷无忧,也就是秦朔突然回归雪狼国王室又打破了这一切。当初冷肃用来控制仇复的毒就是秦朔亲手下的,所以秦朔很轻易地把仇复抢走,变成了他的奴才,并且设计让仇复爬上了秦蓝的床,只因为冷肃当初提过。

只是一来二去,仇复又跟秦蓝暗中勾结到了一起,秦蓝身边的人帮仇复解了毒,仇复就彻底脱离了秦朔的掌控,再次成为了秦蓝的走狗。准确来说,仇复是真正成为了秦蓝有名有实的驸马爷。

前不久,秦蓝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竟然抓到了冷肃。而仇复再次从冷肃手中抢到了断魂楼的楼主信物,成为了断魂楼的楼主。因为断魂楼的规矩就是,不管是谁,即便是个乞丐,只要有能力拿到楼主的信物,那就是断魂楼的楼主,不服的可以去抢,否则就是死。

秦骁刚刚说秦蓝招惹冷肃是个很不明智的决定,是因为秦骁知道冷肃跟靳辰的关系。当初冷肃落难,就是靳辰救的,冷肃那段时间一直都跟靳辰和墨青在一起。冷肃顶着猪头脸傻兮兮地追着靳辰叫姐姐的样子秦骁还没有忘记。

秦骁一直以来都不愿意招惹靳辰和墨青,是因为他知道除非他成为雪狼国的王,否则根本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秦骁其实做过一件背地里阴墨青的事情,那就是告诉了西门擎东方珩就是墨青,导致墨青被西门擎抓了,跟靳辰的亲事又生出了很大的波折。

不过这件事秦骁认为墨青不会知道的,而且墨青最终也没事。之前秦骁猜到魏琰没死,而且就在千叶城,还专门派人去给魏琰送成亲贺礼,目的只有一个,对靳辰和墨青示好。

“如今我们怎么做?”西门擎问秦骁。之前他对付墨青,想要拿到天玄心法,结果差点把自己折了进去,后来也就暂时歇了那个心思,现在开始全力帮助秦骁,目的就是让秦骁得到雪狼国的王位。

“什么都不做,静观其变。”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救冷肃的人,应该快到了。”秦骁没有告诉西门擎,是他暗中放出了冷肃被抓的消息,目的就是让墨青和靳辰的人知道。秦骁觉得,如果墨青和靳辰真的来了王城,秦蓝的气数也该尽了。

“王爷。”西门擎已经离开了,秦骁的书房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秦骁神色冷漠地说:“进来。”

东方雅推开门,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盅冒着热气的汤。她把汤放在了秦骁面前,看着秦骁微微一笑说:“王爷尝尝吧,这是我一大早起来熬的汤。”

秦骁面无表情地看了东方雅一眼:“我不是说了让你滚吗?”

东方雅神色一僵,低着头说:“这么久了,难道王爷还是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

“本王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秦骁声音冷漠地说,“当初你说你哥哥是东方玉,但是东方玉那个天下第二高手的名头都是假的,你对本王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立刻离开,否则不要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千叶城一见,东方雅看上了秦骁,生出了要征服秦骁的欲望。冷肃把秦骁的身份告诉了东方雅,东方雅脚上的锁链到现在都还未解开,她颇费了一番功夫才来到雪狼国王城。见到秦骁的真容的时候,东方雅觉得她真的爱上秦骁了,然而秦骁对她说的第一个字是“滚”,眼神也冷漠至极。

东方雅知道秦骁认出她来了,可是秦骁根本就不想理会她。秦骁越是冷漠,东方雅就越是费尽心机要接近秦骁。她想了很多办法,最后费了一番功夫,混进了骁王府当丫鬟。

而这是东方雅成为秦骁的丫鬟之后,第二次出现在秦骁面前。上一次,秦骁在王府看到东方雅,只是面无表情地对着东方雅说了一个字,依旧是“滚”。这次秦骁对东方雅说了一句话,但简单用一个字来表达,还是“滚”。

东方雅能够感觉到秦骁是真的讨厌她,可是她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上秦骁了,她不想离开。这会儿东方雅听到秦骁说她没有任何利用价值,还提起了高手身份被人揭穿的东方玉,东方雅突然心中微动,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就看着秦骁说:“其实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叫东方珩。”

秦骁神色微变,猛然坐直了身体,看着东方雅冷声说:“你认识东方珩?”秦骁当然知道东方珩,因为那是他的大师兄,而且东方珩的真实身份是墨青!

“是啊。”东方雅点头,“珩哥哥不是我的亲哥哥,但她是我哥哥的结拜兄弟。”

“你真的不知道东方木是谁吗?”秦骁看着东方雅冷声问。这没道理,墨青之所以会有东方珩这个化名,就是因为他的师父叫东方木。东方雅说他认识东方珩,却从未听过东方木这个名字,但东方雅自己又姓东方,这未免太过巧合了。

“我真的不知道。”东方雅摇摇头说。其实是东方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爷爷还活着,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爷爷这个概念。而东方玉和东方雅成年之后先后离家出走,东方木却只找了他的孙子东方玉,根本没有理会过东方雅。

“你对东方珩还有其他了解吗?”秦骁看着东方雅说。

“我只知道他是我哥哥的结拜兄弟。”东方雅小声说。

秦骁面无表情地看着东方雅,突然想起一件事。东方玉之前那个天下第二高手的名头是假的,但也一定是有人帮他打下来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东方珩,也就是墨青?这是极有可能的,而这说明墨青跟东方玉交情很深,那么东方玉的妹妹东方雅……

秦骁看着东方雅,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你可以留在王府,但是不要再来书房。”

东方雅神色一喜:“多谢王爷!”东方雅以往也交往过一些男人,可是从没有一个男人像秦骁一样,让她牵肠挂肚患得患失,如果说她曾经招惹的男人都只是在游戏人间的话,这次她真的认真了。

雪狼国王城朔王府。

朔王府就在骁王府隔壁,不过秦骁和秦朔这对兄弟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即便在秦朔还是冷无忧的时候,他们见过并且打过交道。

秦朔这会儿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目光冷得吓人,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字一句地说:“仇复,你是在找死!”

仇复穿着一身华丽的锦袍,似乎是为了彰显他驸马的身份。他这会儿坐在那里看着秦骁的脸色,似乎被取悦了,看着秦骁冷笑了一声说:“没办法,风水轮流转,当初你们没有杀了我,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冷肃在哪里?”秦朔看着仇复冷声问。

仇复唇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微微偏头,压低声音看着秦朔说:“其实我知道你对冷肃有那种不可告人的心思,不过我没有告诉过别人,但你接下来的表现要让我不满意的话,我一定会让你跟你的好大哥,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