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秦蓝,你就是个笑话/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朔怒极,拳头紧握,骨头发出了咯咯的声音,几乎要按捺不住,暴起把仇复撕成碎片!

秦朔之前离开夏国之后就回到了雪狼国王城,他认为秋茗山上那个害得靳月掉落悬崖的老者是秦蓝的人,所以他这次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对付秦蓝。

只是几天前,秦朔突然接到消息,说靳月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千叶城靳家。秦朔不知道是冷肃找到了靳月还是别人救了靳月,但是得知靳月没死,他心中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样冷肃就不会再怪他了。

秦朔试着跟冷肃联络,因为他觉得冷肃有可能还不知道靳月平安回家的消息。可是秦朔却发现他怎么都联络不上冷肃了,他意识到冷肃出事,是因为他在断魂楼安插的人也联络不上了。

就在秦朔找冷肃的时候,仇复身上带着断魂楼的楼主信物,出现在了秦朔的面前。

秦朔真的要疯了!他没想到秦蓝和仇复这对狗男女竟然抓住了冷肃,仇复再次抢走了冷肃的断魂楼楼主之位。而秦朔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不知道冷肃现在情况如何,也不知道冷肃被关在哪里。

仇复阴柔的脸上满是得意,看着秦朔似笑非笑地说:“给你三天时间,把秦骁给杀了,否则三日之后,冷肃的脑袋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这根本就不可能!”秦朔冷声说。不说秦骁本身武功就比秦朔强很多,秦骁身边还有不少高手,他的实力根本不是秦朔能够抗衡的。仇复要求秦朔三天之内杀掉秦骁,其实就是想看秦朔和秦骁互相残杀,最后不管结果是秦骁死还是秦朔死,都是秦蓝和仇复想要看到的结果。

仇复冷笑了一声:“你可以选择不去,后果你知道的。”

仇复话落,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身后传来砸东西的声音,让他更加得意了。仇复隐忍很久了,他当冷肃的奴才,被冷肃当做狗一样呼来唤去,后来又当秦骁的奴才,之后又是秦朔。那段屈辱的日子,冷肃一直告诉自己,他要忍,终有一天,所有的一切他都会连本带利讨回来!那些羞辱他的人,他会让他们不得好死!

如今仇复抓到了冷肃,他觉得他终于可以彻底翻身了。只要有冷肃在手,秦朔就必须听他的驱使,而一旦秦朔跟秦骁斗起来,他们两败俱伤,到时候就没有人是秦蓝的对手了。

仇复回到秦蓝的王女府,所有的下人都恭敬地叫他驸马,他的心情着实还不错。只是当他回到他跟秦蓝住的地方,却发现秦蓝不在。

“王女呢?”仇复冷声问秦蓝的侍女。

侍女低着头说:“奴婢不知。”

仇复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去,静静地在那里坐了很久很久。

傍晚时分,秦蓝才回来,推门看到仇复,脸上就带上了笑容,朝着仇复走了过来:“你回来了?秦朔怎么说?”

仇复目光冷冷地看着秦蓝,秦蓝的脸上还带着未褪的红晕,脖子上围着一块雪白的狐裘。

仇复猛然一伸手,就把秦蓝拽到了他跟前。下一刻,他扯掉了秦蓝脖子上的狐裘,就看到上面有一片欢爱过后的红痕。

仇复甩手就狠狠地抽了秦蓝一巴掌,拿过旁边桌上放着的秦蓝的鞭子,狠狠地抽在了秦蓝的身上,看着秦蓝冷声说:“贱人!你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你数得清吗?竟然还跑出去偷男人!”

秦蓝嘴角流血,身上也被鞭子抽出了几道触目惊心的红痕,她倒在地上,抬头看着仇复,却突然笑了,面色怪异地说:“你又不是我第一个男人,何必在意这些?”

仇复怒极,一鞭子又抽到了秦蓝的身上,秦蓝吃痛闷哼了一声,却依旧看着仇复在笑,笑得很难看:“如果不是我陪别的男人睡了,你以为你的毒能解?你以为你能抓住冷肃?是你自己没用,你是个废物,绿帽子你是摘不掉了,嫌我脏你就别再碰我啊!”

曾经的天之骄女秦蓝,如今已经变了模样。她在墨青和靳辰成亲当日,被靳辰削掉了左手,重伤了右腿。靳辰当时直接用匕首射穿了秦蓝的右腿膝盖骨,之后虽然得到了及时的医治,但是并没有完全恢复,如今秦蓝走路还是有一些不正常。而秦蓝被削掉的左手是不可能再长出来了,如今安装了一只假手,她每次看到那冰冷丑陋的假手,都恨得要死。

原本秦蓝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放弃尊严,用身体去交换的女人。被靳辰重创之后,秦蓝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只要可以利用的男人,她都任由他们对她为所欲为。那些男人一来是看中了秦蓝这副皮囊,二来是觉得征服雪狼国的第一美女是一件很得意的事情。

秦蓝真正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已经把羞耻心完全抛在了脑后,甚至再也不在意别人看着她之时异样的目光。因为秦蓝什么都顾不得了,她要成为雪狼国的王,她要让墨青和靳辰付出代价!

仇复猛然提起秦蓝,目光冷然地把秦蓝身上的衣服都给撕了,把她扔在了床上,然后就压了上去。

秦蓝感觉很难受,可是她看着仇复依旧在笑,笑容中带着一丝疯狂,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久之后,仇复甩开秦蓝,穿好衣服大步走了出去。秦蓝就那样神色木然地躺在那里,身上的伤口还在渗血,她也毫无感觉。仇复觉得她疯了吧?秦蓝也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想要的男人她得不到,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也没什么好在乎的。如今,只有高高在上的那个王位才让秦蓝有欲望,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一定要得到。

仇复出门之后发现外面又飘起了雪花,他进了秦蓝的书房,打开书房的机关,闪身进了密室里面。

密室正中央有一个十字型的木桩,一个浑身浴血的人被绑在上面,垂着头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了。

仇复就在木桩正前方坐了下来,冷笑了一声说道:“冷肃,你不是很得意吗?现在你怎么不嚣张了?”

被绑在那里的冷肃依旧一动不动,仇复眼神一冷,猛然起身,拿过旁边放着的鞭子就抽在了冷肃的身上。

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从冷肃胸口一直蔓延到了小腹,冷肃依旧垂着头无动于衷,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

仇复扔掉鞭子,上前一步就拽住了冷肃的头发,强迫冷肃抬起头。下一刻,闭着眼睛仿佛早已经昏过去的冷肃突然睁开眼睛,一口血水就吐在了仇复的脸上。

仇复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抬手就抽了冷肃一巴掌:“你在找死!”

冷肃脸上也满是大大小小的血痕,看起来十分恐怖。但他的眼睛却亮得吓人,看着仇复仿佛在笑,一字一句地说:“贱人,是你在找死!”

仇复把自己的脸擦干净,看着冷肃冷笑着说:“你在等着秦朔来救你?那你大概等不到了!我让秦朔在三天之内杀了秦骁,否则就把你的脑袋送给他。但是我觉得,秦朔在三天之内被秦骁杀掉的可能性会更大,到时候我就送你去跟秦朔在地下做一对苦命鸳鸯!”

冷肃咳了两声,一口血又吐了出来,他却依旧在笑,看着仇复的眼神满是嘲讽:“你有胆就现在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仇复被冷肃的眼神给激怒了,挥舞着鞭子又抽了冷肃几十下,扔掉鞭子看着冷肃冷冷地说:“死到临头还嘴硬!我不会现在杀了你,不是不敢,而是我要让你看着秦朔先死!”

仇复话落就出去了,冷肃一直在强忍,不想在仇复面前示弱。这会儿仇复离开,冷肃立刻痛呼出声,低声骂道:“死贱人!你给老子等着!等我姐来了,我要把你跟秦蓝那个贱人一起剁成肉泥喂狗!”

冷肃期待的靳辰和墨青的确在前来雪狼国王城的路上了,但是还没到。而仇复给秦朔定的三日之期,秦朔却必须行动了,因为他不敢冒险,他不想让冷肃死。

是夜,睡梦中的秦骁猛然睁开眼睛,身子一滚躲过了要刺入他胸口的长剑,眼神一冷就迎上了来人的攻击。

来人穿着夜行衣戴着面具,让人看不出他原本的容貌。秦骁和来人过了几十招之后分开,秦骁持剑看着来人冷声说:“秦朔,我知道是你。”

秦朔扔掉脸上的面具,看着秦骁的眼神满是杀意:“我今天必须杀了你!”

秦骁却突然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冷肃,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秦朔冷声说。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你杀了我之后,秦蓝和仇复也不会把冷肃放了,而是会把你们都杀了,你知道这一点,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

秦朔目光冷然地看着秦骁:“合作?合作什么?”秦朔其实知道秦骁说的都是真的,就算秦朔把秦骁给杀了,秦蓝和仇复也不会真的放了冷肃,而是会趁着这个机会除掉秦朔,冷肃也必死无疑。可是秦朔没办法,他如果不杀了秦骁,三日之后冷肃就会死。

“我们一起除掉秦蓝和仇复。”秦骁看着秦朔面无表情地说。如果非要有一个对手的话,秦骁宁愿是秦朔,因为秦蓝那个贱人实在是让秦骁觉得很恶心。

“我只想让冷肃活着!”秦朔冷声说,“其他的什么我都不在乎!你不要想利用我!”

秦骁神色丝毫未变:“救冷肃的人很快就会到了,冷肃不会有事的。”

秦朔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墨青和靳辰会来救冷肃的。”

秦朔的神色又变了:“你怎么知道?而且就算他们收到消息再赶到,也来不及了!”

“来得及,他们原本就在雪狼国。”秦骁似乎认定秦朔不会再对他动手,放下自己的剑,面无表情地说。

秦朔神色一变再变,最终还是看着秦骁冷冷地说:“三天之内,如果他们不出现,我一定要杀了你!”

秦骁其实心里有些意外,因为秦朔对冷肃的感情之深已经到了可以抛弃一切甚至是性命的地步,秦骁感觉有些怪异,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昨日傍晚下起的雪,一直下了一整夜都没有停下来。秦朔又是一夜未眠,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冷肃倒在血泊中的情景,让他的内心满是煎熬,恨不得立刻冲到王女府去把秦蓝和仇复大卸八块。可是秦朔知道他不能,任何会威胁到冷肃生命的事情他都不能做,也不敢做。

昨夜秦朔去刺杀秦骁无功而返,秦骁十分笃定地说墨青和靳辰会来救冷肃,秦朔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期待。秦朔其实不喜欢墨青和靳辰,尤其是靳辰,因为冷肃对靳辰比对秦朔好太多了。但是秦朔已经顾不上那些了,如今秦蓝手中握着很多底牌,除了仇复之外还有不少高手,秦朔知道自己无力跟秦蓝抗衡,他不在意他的势力被秦蓝灭掉,他只想要冷肃活着。

这天傍晚时分,雪还在纷纷扬扬地往下落,而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天气太过寒冷,雪狼国王城的大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街边的店铺几乎都早早地关上了门。

两人从风雪中而来,骑着马很快到了王城城门口。城门口高大的守卫吆喝着让两人下马,问两人是什么人,来王城做什么的,这是例行盘查。

墨青翻身下马,拱手说:“我们兄弟是来做生意的。”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脸上做了易容,披着一件华贵的银色大氅,看起来就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

而靳辰下马之后摘掉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了她那张唇红齿白的少年脸庞,脸上被寒风吹得微微有些红晕,看起来灵气十足,让人一见就喜欢。

“大哥,天太冷了,通融一下。”靳辰微微一笑,直接拿出一块金子塞了过去。

那守卫看到这么钟灵毓秀的小公子本来就不忍苛责,看到金子眼睛一亮,直接大手一挥放行了。

墨青和靳辰骑着马进了雪狼国王城,两人径直去了王城最大的一家客栈,要了两间最贵的上房住了下来。当然了,要两间房是因为靳辰易容成了男人,但事实上他们住在一个房间里。

在客栈房间里喝了点热水,休息了一下,靳辰终于感觉舒服了一点儿。他们都来过雪狼国,但是今年雪狼国的冬天似乎尤其寒冷,靳辰已经穿得很厚了,可是冷风一直吹着,还是感觉有些受不了。

墨青伸手贴住了靳辰微微带着凉意的小脸,温热的大手把靳辰的脸焐热了才松开,看着靳辰说:“要不要先洗个热水澡?”

靳辰摇头:“我们先去找秦朔看看情况吧。”她很担心冷肃,他们一路日夜兼程地过来都没有休息过,这会儿还不知道冷肃是什么情况。

墨青也没有反对,拿过靳辰的披风给她穿好,戴好帽子,然后揽着她在夜色之中出了客栈,朝着朔王府而去了。

秦朔坐在书房里,心不在焉地把玩着一个暗器,突然窗户无风自动,他神色一变就站了起来,手也放在了剑柄上面。

下一刻,两个年轻男子出现在秦朔面前,秦朔眉头紧皱,心中有个猜测但是又不敢确定,看着来人冷冷地问:“你们是谁?”

“靳辰。”看起来年龄更小的“公子”神色淡淡地开口,说了两个字。

靳辰的声音让秦朔提起的心立刻就落了下去,他跟靳辰打过交道,不过都很不愉快,他从未想到有一天他会这么期待看到靳辰。

“冷肃现在是什么情况?”靳辰和墨青都在秦朔的书房里坐了下来。

秦朔坐下,眼神一冷,有些咬牙切齿地说:“是秦蓝那个贱人抓了冷肃,仇复昨日要求我在三日之内杀了秦骁,否则就把仇复的脑袋送给我。”

靳辰神色微冷:“上次在夏国千叶城,我不方便杀了秦蓝,这次就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了。”她跟墨青成亲那天,她没能杀了秦蓝,因为那里是夏国皇城,夏国皇室的太子夏毓杰阻止了她。可是这次,靳辰不打算再放过秦蓝。

“我不管你要杀谁,必须把冷肃安全救出来!”秦朔看着靳辰冷冷地说。

靳辰凉凉地看了秦朔一眼:“接下来听我吩咐行事。”

秦朔反驳了一句:“凭什么?”

靳辰冷哼了一声:“因为冷肃管我叫姐姐!”

秦朔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因为靳辰的小弟冷肃是他的大哥,严格算起来,他是靳辰小弟的小弟……

“我昨夜去找秦骁,秦骁说要跟我合作。”秦朔暂时放下对靳辰的不满,看着她说,“秦骁一早就知道你们会来。”

靳辰并不意外,她神色淡淡地说:“合作就算了,没有必要。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是真的想要当雪狼国的王吗?”

秦朔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说:“是!”

“为什么?”靳辰问。

秦朔回答:“没有为什么。”秦朔知道冷肃不愿意接受他,而他之所以选择回到他厌恶的雪狼国王室,去争那个他并不想要的王位,只是希望未来某天如果冷肃需要的话,他可以帮到冷肃。

靳辰没有再问,神色淡淡地说:“你想要王位就自己争取吧,我们救了冷肃杀了秦蓝就会离开。”

“王位我会自己去争,不需要你们帮我!”秦朔冷声说。

“很好。”靳辰微微点头,“既然如此,今夜就行动吧。”

秦朔神色微变:“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冷肃会有危险!”

靳辰看了秦朔一眼:“你觉得冷肃落到仇复手里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他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受折磨,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秦朔神色一变再变,最终还是沉默了,一副一切都由靳辰来决定的样子。

靳辰不知道冷肃在哪里,也不知道冷肃的情况,但她知道,冷肃落到仇复手中,一定会很不好过。他们如果准备调查清楚再动手,且不说短时间之内调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冷肃只会越来越危险,因为秦蓝和仇复都是疯子。

所以靳辰和墨青来之前就商量过了,他们的想法就是,直接去救人。秦蓝手中即便有高手,也不会有比墨青武功更高的存在,而如今落到仇复手中的断魂楼,那些杀手靳辰可是打过很多次交道了,基本都是炮灰。而且靳辰不想对断魂楼的杀手下手,因为她还等着冷肃把断魂楼完整地拿回去。

夜半时分,秦蓝的王女府里面十分安静,各处的灯都已经熄灭了,只能听到雪花簌簌下落的声音。仇复和秦蓝已经和好了,两人正相拥而眠。而秦蓝用身体交换来的那些为她效忠的高手,这会儿都不在王女府里,因为仇复无法忍受给他戴了绿帽子的男人还跟他住在一个屋檐下面。

三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落在了秦蓝和仇复的房顶上面,正是墨青和靳辰以及秦朔。靳辰和墨青都已经做了易容,所以没有戴面具,只有秦朔脸上戴着一块铁面具。

靳辰拿出一根小竹管递给了秦朔,秦朔神色莫名地接过来,什么都没说,飞身而下,在窗户上面戳了一个小孔,把竹管伸了进去,轻轻一吹,一道白烟很快消散在房间里面。

秦朔飞身又上了房顶,靳辰示意他等着。三人等了大约有一刻钟之后,靳辰的手微微动了动,三人一起飞身而下,进了秦蓝和仇复的房间。

秦朔神色莫名地看着躺在那里人事不省的秦蓝和仇复,他怎么就没想到用毒呢?先把这两个贱人放倒,之后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把他们绑起来。”靳辰扔给秦朔两根绳子,秦朔都不知道她竟然随身还带着绳子。靳辰表示她选择今晚来并不是毫无准备的,作案工具很齐全。作为鬼医的高徒,靳辰觉得出来杀人不用点毒药不配自己的身份,话说她自己研制出了不少效果很厉害的毒药,都还没有机会用上。

秦朔默默地过去把秦蓝从床上拖下来绑好,然后又把仇复拖了下来,跟秦蓝背对背绑在一起。两人依旧垂着头没有醒过来。

“我出去看看。”墨青对靳辰说。

靳辰微微点头,墨青很快不见了。秦朔想问墨青去哪里了,靳辰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扔给他一个小瓶子说:“让他们闻一下,把他们弄醒。”

秦朔拿过那个小瓶子,先是放在了秦蓝的鼻翼下方,然后又在仇复鼻下晃了晃。在秦蓝和仇复即将醒来的时候,秦朔也没有请示靳辰,拿出一把匕首就把他们的手筋脚筋都给挑断了,还把仇复手上戴着断魂楼楼主扳指的那根手指直接切了下来。

靳辰就在旁边淡定地看着,任由秦朔发泄他的怒火。而秦朔的动作让秦蓝和仇复都很快清醒了,清醒的同时就感觉到了巨大的疼痛。秦蓝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仇复的手筋脚筋被挑断,手指被切,疼得满身都是冷汗。

秦朔就站在秦蓝和仇复面前,手中还拿着一把染了血的匕首和一块墨玉扳指,而仇复的断指已经被扔到了地上。

“秦朔!你不管冷肃的死活了吗?”秦蓝看着秦朔咬牙切齿地说,因为实在是太疼了。

秦朔冷冷地看了秦蓝一眼,然后在秦蓝和仇复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突然转身,对着坐在不远处的靳辰微微躬身,说了一句:“大哥,接下来怎么做?”

大哥?仇复和秦蓝的目光都落在了靳辰的身上,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朔是冷肃的义弟,曾经管冷肃叫大哥。可是冷肃这会儿还在秦蓝书房的地牢里面,面前这个被秦朔叫大哥的竟然是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年!

靳辰神色淡淡地看了秦朔一眼,目光落在秦蓝身上,突然微微勾唇笑了起来:“秦蓝,好久不见。”

秦蓝猛然瞪大眼睛,身子都在微微颤抖:“你是靳辰!”这个声音,秦蓝绝对不会认错!这个少年竟然是靳辰易容的!

靳辰站了起来,走到了秦蓝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上次没能杀了你,你应该感到庆幸,你不该再来招惹我的。”

秦蓝神色变幻不定:“你跟秦朔是什么关系?”秦蓝万万没想到,靳辰竟然会突然出现在雪狼国王城!可她怎么都想不通,靳辰怎么会跟秦朔有关系?

靳辰唇角微勾:“我跟秦朔没关系,但是冷肃是我的人。”

秦蓝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靳辰看着秦蓝冷笑了一声,“冷肃是我的小弟,断魂楼也是我的所有物,你们这对狗男女已经抢了一次,如今又来抢,你说你们是不是在找死?”

“不可能!这不可能!”秦蓝猛烈地摇着头说,“你怎么会跟断魂楼有关系?断魂楼不是你的!是我的!”

“快放了我们,否则你们就算找到冷肃,也是一具尸体!”仇复看着靳辰和秦朔冷声说。他突然有些后悔,不应该让秦蓝把那几个高手都给支开,如今想要通知他们都没有任何办法。

靳辰的出现完全是秦蓝和仇复意料之外的事情,秦蓝和仇复本来算计得很好,秦朔顾忌着冷肃,所以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如今来的竟然是靳辰,靳辰可完全没有按照秦蓝和仇复设置的套路来。

“我家苏苏如果少了一根头发,我绝对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们生不如死。”靳辰看着仇复和秦蓝冷声说。

“只要你们放了我们,我们就把冷肃交出来。”秦蓝直直地看着靳辰说。现在她们的处境让秦蓝觉得很屈辱,因为靳辰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而她像是苦苦哀求饶命的贱奴。

“不用了。”听到身后门口传来的脚步声,靳辰神色冷漠地说。

秦蓝猛然睁大眼睛,看着门口进来的那个高大男人。男人的脸对秦蓝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但是秦蓝知道,那是墨青!一定是墨青!

而墨青背上背着一个血人进来,自始至终都没有看秦蓝一眼,目光一直放在靳辰的身上。

当靳辰看到墨青背上那个昏迷不醒的血人,怒火一下子到达了顶点。她都快要认不出这是冷肃了,曾经那个天天追着她叫“小姐姐”,明明二十多岁还是一副娃娃脸的男人,这会儿全身都是伤,到处都是血,像是破布娃娃一样,几乎已经没有了生机。

那边秦朔看着冷肃的样子,眼睛都红了。猛然转身就把匕首插进了仇复的胸膛,然后拔出来再插进去,再拔出来再插进去……

“我已经给他吃了保命的药,不过伤口要尽快处理。”墨青对靳辰说。他刚刚是去找冷肃了,而以他的实力,可以很轻松地不惊动任何人到达任何地方。且不说王女府的高手都不在附近,就算他们都在,也挡不住墨青。

秦蓝和仇复之所以那么有恃无恐,是因为他们认为就算有人找到了秦蓝的书房里面,也绝对打不开书房密室的机关,因为那是秦蓝找的一个能人异士专门设计的。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墨青。墨青从小就在学机关术,那些年为了给向谦找药材,可是闯过三国皇室和武林几个大派的藏宝库,相对来说,秦蓝书房里的机关根本就不够看的。

墨青找到冷肃的时候,冷肃已经昏迷了,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气息十分微弱。可以说,如果他们今晚不来的话,冷肃未必能够活到明天。而仇复和秦蓝其实根本不在意冷肃会不会死,因为就算冷肃是个死人,他们照样可以威胁秦朔。

墨青第一时间给冷肃喂了几颗保命的药,只是冷肃身上的伤口必须马上处理,不然血都要流干了。

靳辰看着秦朔还在不断地往仇复身上插刀子,仇复身上满是血洞,已经断气了,秦朔还没有停止。而秦蓝已经彻底被吓破胆了,她从未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

“我们先走吧。”靳辰对墨青说,她没管秦朔,也没再看仇复和秦蓝一眼,跟墨青一起很快离开了。

秦蓝看着墨青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突然又哭又笑,跟疯了一样。那个男人,真的当她完全不存在一样,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墨青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秦蓝一次,他的目光,他的温柔,全部都给了靳辰……

秦朔已经把仇复身上给戳得不成样子,自己猛然跌坐在地上,双目一片赤红。他无法想象,如果冷肃真的死了,他还怎么活下去。

“秦朔,你饶了我……以后我都听你的,我帮你对付秦骁!”秦蓝看到秦朔起身走到了她面前,身子挣扎着想要后退,却一步都动不了。从仇复身上留下的血已经流到了秦蓝的脚下,看着触目惊心。

“我只想要你们不得好死。”秦朔看着秦蓝面色冷漠地说,话音未落,他的匕首已经招呼到了秦蓝的身上。

如果说秦朔刚刚杀仇复,是因为被冷肃的样子刺激到了一时冲动的话,这会儿秦朔已经冷静下来了。所以他很冷静地拿匕首一刀一刀往秦蓝身上招呼,而且始终避开要害的地方,让秦蓝疼得要死却又死不了,真真是生不如死。

其实秦蓝应该庆幸,靳辰顾着冷肃的伤所以没空理会她,否则靳辰亲自动手,就不是流血这么简单的了。

最终秦朔停手的时候,秦蓝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身上满是血洞,但偏偏还有一口气在,她能够清晰无比地感受到自己的血正在流出去,她的生命正在慢慢流逝,她从未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

秦蓝已经没有力气发出任何声音了,她眼神哀求地看着秦朔,只求秦朔给她一个痛快,因为她实在是太痛苦了,想死都死不了。

秦朔最后冷冷地看了秦蓝一眼,转身消失在秦蓝面前。那一眼让秦蓝觉得,秦朔是在说:秦蓝,你就是个笑话……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秦蓝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面容明艳神色傲然的少女,秦蓝知道那是她自己,但那样的秦蓝,不知何时已经不存在了。秦蓝问自己,她原本明明是个天之骄女啊,她是雪狼国第一美女,实力和容貌在雪狼国都无人能及,她还有希望登上雪狼国的王位,雪狼国的男人们看着她的目光都是爱慕和崇拜。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秦蓝引以为傲的一切,都离她远去了。她从高高在上的王女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男人看着她的目光没有爱慕,只有欲望或厌恶。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秦蓝用自己生命最后一点心力努力回想,她想到了,就是从她遇到墨青的那一刻开始……

遇到墨青之后,原本只是图谋雪狼国王位的秦蓝,开始费尽心机想要得到墨青,为此做了很多事,全部都失败了,而且这也让她距离雪狼国的王位越来越远,让她自己的人生变得一团糟糕,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秦蓝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错,她只是想要得到一个男人而已。可她最错的地方就在于,她想要得到的那个男人是墨青。墨青对靳辰的专情就必然导致他对别的女人绝情,而没有自知之明的秦蓝妄图跟靳辰争,不过是自不量力罢了。

秦蓝终于死了,死之前她的身体和心理都受尽了折磨,跟她死在一起的是曾经最爱她,却被她当做狗来使唤的仇复。她的那些入幕之宾,这会儿都不知道在哪里。那些男人明天都会得到秦蓝已死的消息,但他们什么都不会为秦蓝做,因为他们为秦蓝所驱使的唯一原因是贪恋秦蓝的美色和身体,无关感情。

却说另外一边,靳辰和墨青带着冷肃回到客栈之后,两人一起开始为冷肃处理伤口。看到冷肃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皮了,靳辰真的想骂娘。

靳辰和墨青身上都随身带着不少伤药,但是根本不够用。墨青在照顾冷肃,靳辰找了家医馆取了些药材,留下银两之后回来又做了不少伤药出来,最后也都用光了。

冷肃的脸上也都是伤口,被包扎好之后,像个木乃伊一样躺在那里,眼睛还是紧闭的,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

靳辰帮墨青擦了一下他额头的汗,因为大部分伤口都是墨青包扎的,足足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外面天都快亮了。

墨青坐下喝了一杯凉掉的茶水,看着靳辰说:“他死不了,你不用担心了。”

靳辰微微点头,在墨青身旁坐了下来:“我知道。”话落就叹了一口气说,“还好我们及时到了。”

冷肃的情况其实很凶险,因为他已经被仇复和秦蓝关了好几天了,每天都在受着非人的折磨。仇复每天不管心情好不好都要去毒打冷肃一顿,而且根本没留手,都是往死里打。就是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样,冷肃已经是硬撑着等到了墨青和靳辰到来。

冷肃一时半会儿醒不了,那边杀了仇复和秦蓝之后,从王女府出来的秦朔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靳辰和墨青带着冷肃去了哪里。因为是靳辰和墨青主动去找的秦朔,秦朔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秦朔一个客栈一个客栈地找,终于找到靳辰和墨青的时候,天都亮了。

看到秦朔一进来就神色紧张地朝着床边扑了过去,靳辰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问世间情为何物啊!秦朔爱上了冷肃,可偏偏冷肃不肯接受,他们都没错,只能说造化弄人了。

秦朔看着浑身缠着白布的冷肃,伸手想要去探冷肃的鼻息,手都是颤抖的。直到确认冷肃还有气,秦朔紧绷的身体终于松懈了下来,一下子跌坐在了床边,就那样定定地看着冷肃,一动也不动。

靳辰和墨青吃早饭的时候,靳辰还叫了秦朔一声,结果秦朔毫无反应,靳辰也不管他。

他们在客栈里面待着没有出去,雪狼国王城里面却因为他们昨夜的行动起了轩然大波,因为一大早,十八王女和驸马双双惨死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王城!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