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幼稚男人欢乐多/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骁王府。

秦骁听说秦蓝和仇复昨夜死了的消息,打翻了手边的茶杯。秦骁眉头紧皱,怎么会这样?他都跟秦朔说了要合作,可是秦朔竟然这么快就动手了。难道墨青和靳辰已经来了?还是说秦朔找到了新的靠山?秦骁本来跟秦朔提合作,就不是真的想跟秦朔合作,而是想跟墨青和靳辰合作。如果昨夜的事情真的是墨青和靳辰的手笔,秦骁知道,这表明那对夫妻并不想跟他打交道。

“王爷,狼王召见。”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秦骁神色一正,起身走了出去。

雪狼国王宫。

狼王还是老样子,神色也不见有一丝悲伤。秦骁行礼过后,狼王就让秦骁落座了。

“昨夜你在哪里?”狼王看着秦骁问。

秦骁神色如常地说:“回父王的话,昨夜儿臣在府中并未外出。”

狼王问了一句之后就不再问,那边有个侍卫脚步匆匆地过来禀报:“狼王陛下,朔王爷不在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秦骁眼眸微闪,昨夜的事情定然跟秦朔有关,但是秦朔怎么会失踪了呢?秦朔这会儿消失,所有人都会怀疑是他做的。

“朕知道了,退下吧,如果找到朔王,就让他立刻过来见朕。”狼王摆摆手说。

侍卫退下了,狼王又看向了秦骁:“昨夜十八死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秦骁微微垂眸:“回父王的话,儿臣只是猜测。”

“但说无妨。”狼王似乎也不甚在意秦蓝的死。

“十八王妹前些日子抓了十一王弟的义兄,威胁十一王弟在三日之内杀了儿臣,只是十一王弟并没有对儿臣动手。”秦骁恭敬地说,“昨夜的事情,可能跟十一王弟有关。”

秦骁倒不是刻意在狼王面前抹黑秦朔,而是这些事情狼王都能查到,他必须实话实说。

狼王微微点头说:“朕知道了,你回去吧。”

秦骁离开雪狼国王宫的时候,再次确认狼王根本不在意秦蓝的死活,甚至狼王希望秦蓝死。因为雪狼国十八王女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这件事,已经近乎天下皆知了。雪狼国的民风是比魏国和夏国开放一些,但是皇室出了秦蓝这样的王女,也够丢人的了。

秦骁回府之后,又暗中去了一趟王女府,见到了仇复和秦蓝尚未入殓的尸体。饶是秦骁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仇复和秦蓝惨死的样子给惊到了。秦骁觉得这有可能是秦朔做的,因为靳辰和墨青不会做这样失去理智的事情。

这天傍晚时分,冷肃终于醒了。他睁开眼睛就感觉全身都疼得厉害,旁边有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大哥,你醒了!”

冷肃很想闭上眼睛,因为他想见到的不是秦朔,而是他家温柔可爱的小姐姐。

“苏苏。”

靳辰的声音响起,冷肃猛然睁大眼睛,朝着靳辰看了过来,有些吃力地叫了一声:“小……姐姐……”虽然靳辰这会儿易容成了少年模样,但是冷肃知道这就是靳辰。

明明先叫冷肃,却被冷肃忽略的秦朔一脸受伤地默默后退到了一边。靳辰在床边坐了下来,给冷肃把了个脉,微微点头说:“死不了,养着就好了。”

“我就知道……小姐姐你……会来救我的……”冷肃看着靳辰脸色苍白地说。

“嗯,但是我不希望有下次了。”靳辰看着冷肃说,“以后记得早点回家去。”

回家……冷肃看着靳辰,突然感觉有点想哭,被感动的。冷肃这会儿心中有一个很怪异的想法,感觉靳辰像他娘一样,虽然冷肃没有见过他娘什么样子。靳辰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让冷肃看到就觉得安心又开心的人。

冷肃转念又想到了掉落悬崖的靳月,因为他并不知道靳月已经回去了,这会儿眼神有些不安地看着靳辰说:“靳月的事情……都是我的错……”

靳辰眉梢微挑:“所以你是以为靳月死了,不敢回去见我?”看到冷肃这个样子,靳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如果冷肃早点回千叶城去的话,后来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了。

冷肃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靳辰说:“小姐姐,你不能不要我。”冷肃当时不敢回千叶城,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一直在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结果人事不省的时候被人趁虚而入给抓了,他现在想想就觉得很丢人,因为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大哥,靳月没死。”旁边的秦朔看靳辰还是不告诉冷肃靳月没事的消息,就插了一句。

冷肃瞪大眼睛看着靳辰,靳辰唇角微勾点了点头,看着冷肃说:“所以说你就是傻。”

秦朔静静地看着冷肃,换了另外一个人说冷肃傻,冷肃绝对分分钟把那人给砍了,可是因为是靳辰,冷肃竟然在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秦朔突然感觉心里很不舒服,冷肃醒来之后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想必是根本就不想见到他。秦朔又看了冷肃一眼,转身默默地走了。

秦朔离开之后,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冷肃问:“他毕竟是你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冷肃轻哼了一声:“他不是我兄弟,我这样都是他害的。”

靳辰也不说破冷肃的口是心非,起身看着冷肃说:“你先歇着吧,养几天我们再走。”

“嗯。”冷肃确实又感觉到累了。他吃的药里面添加了一些补充能量的药物,所以并不饿,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气血不足,感觉很累。

看到冷肃很快又睡了过去,靳辰转身对安静地坐在不远处看书的墨青说:“我们出去转转吧,我饿了。”

墨青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微微一笑说:“好。”

两人很快离开了那家客栈,也不怕有人去打扰冷肃休息,因为有墨青的属下在暗中盯着。

昨夜的大雪一早就停了,不过雪狼国王城大街上依旧没有多少行人,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墨青拉了一下靳辰披风的帽子,靳辰巴掌大的小脸很快就被风吹得红扑扑的,看起来煞是可爱。

两人去了他们上次来雪狼国的时候去过的那家小店,小店的老板娘依旧很热情,青稞酒味道不错,牛肉烧饼还是记忆中的美味。两人吃完之后,靳辰还给冷肃打包了一份带走。墨青说回去就凉了,而且现在冷肃不能吃这种东西,靳辰十分无所谓地说:“我就是想让他闻闻有多香,让他有动力赶紧好起来。”墨青表示他家小丫头的想法总是这么可爱。

外面实在是太冷了,墨青拒绝了靳辰提出要在雪狼国王城散步的要求,因为怕靳辰冻着。

两人回到客栈之后,刚进门就看到客栈一楼大堂里坐着一个人,是他们的老熟人了,秦骁。

秦骁对着墨青和靳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明显已经认定了他们的身份。

墨青和靳辰走过去,在秦骁对面坐了下来。

“好久不见,大师兄和小……师弟别来无恙?”秦骁看着墨青和靳辰扯了扯嘴角说。

秦骁不提,靳辰都差点忘了他们其实算是师出同门。靳辰没有说话,墨青神色淡淡地问:“找我们有事?”

“无事。”秦骁面无表情地说,“只是两位来了王城,我理应尽一下地主之谊,请两位喝酒。”

“你先上去休息吧。”墨青伸手把靳辰额前的一缕碎发拂到了耳后,看着靳辰眼神宠溺地说。

“哦。”靳辰应了一声,起身就走了,也没有跟秦骁打招呼。靳辰感觉有点奇怪,因为墨青刚刚似乎是故意在秦骁面前对她做出那么亲密的举动,而且让她先离开。靳辰身边男人不少,但是墨青很少做这样的事情。

秦骁看着靳辰上楼进了一个房间,突然站了起来说:“我们换个地方吧。”

墨青微微点头,跟着秦骁一起去了不远处的天香楼。

这样的天气,天香楼里也没有多少人。秦骁和墨青要了二楼一个临窗的雅间,雅间里面烧着银丝碳,暖融融的,秦骁却一进门就过去把窗户打开了,冷风立刻吹了进来。

“找我有什么事,说吧。”墨青神色淡淡地看着秦骁说。

“大师兄的天玄心法修炼得怎么样了?”秦骁看着墨青问。

“当初是你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你师父,所以他才会抓了我。”墨青面无表情地看着秦骁说,十分笃定的语气。

秦骁眼眸微闪,没想到墨青竟然猜到了,而他也没有否认,微微垂眸说:“我只是很想得到天玄心法,没有要伤害大师兄的意思。”

“你也很想得到雪狼国的王位,甚至是这个天下。”墨青神色淡淡地说,“秦骁,如果你想让我们帮你的话,不用白费功夫了,我们并不想掺和这些事情。”

“那你们何必要来这里,还把秦蓝给杀了?”秦骁看着墨青问。

“不用谢,我们只是为了冷肃。”墨青面无表情地说。

秦骁看着墨青,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秦骁是雪狼国的骁王爷,手中重权在握,而且极有可能登上雪狼国的王位。而墨青只是魏国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废物王爷,如今像是入赘夏国了一样,都不再回魏国。饶是如此,秦骁每每面对墨青,都会心生忌惮。

曾经秦骁试图让“南宫柔”为他所用,可惜“南宫柔”说她的主子是墨青。后来“南宫柔”变成了靳辰,直接嫁给了墨青。再后来他们成了同门,秦骁却是老二,墨青才是大师兄,墨青的师父是门主,墨青还得到了天玄心法的传承。

刚刚秦骁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当墨青亲昵地把靳辰的头发拨到耳后的时候,秦骁心中竟然莫名地生出了一丝嫉妒,这让他有些不舒服。

现在也是这样,墨青话不多,语气很平静,却让秦骁不知如何应对。

“冷肃整天缠着靳辰,你难道不觉得他会跟你抢吗?”秦骁看着墨青说。

墨青面色平静地说:“不觉得,因为她看不上别人。”

秦骁再次无言以对,他莫名觉得墨青所说的“别人”里面包含了他。

小二送了酒过来,两人喝着酒,秦骁很快转移了话题:“不知大师兄是否认识一个名叫东方雅的女子?”

“不认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秦骁微微蹙眉:“那东方玉呢?”

“也不认识。”墨青再次否认。

秦骁却觉得墨青没说实话,因为不可能有另外一个男人叫东方珩。只是秦骁也没有再提起东方雅或者东方玉,只是问墨青和靳辰准备何时离开雪狼国。

两个男人喝了一坛酒,聊了半天,分开的时候秦骁却发现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墨青都没说……

墨青回到客栈房间的时候,靳辰已经洗了热水澡,靠坐在床上等他了。

“秦骁跟你说什么了?”要睡觉的时候,靳辰问墨青。

“闲聊。”墨青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轻轻拍了拍靳辰的背说,“小丫头早点睡吧,明天不下雪的话,我们出去转转。”

第二天冷肃的气色已经好了一些了,就是非要照镜子,结果照过之后被自己的脸给吓到了,说让靳辰一定要把他的脸恢复如初,他不要毁容变成丑八怪,靳辰表示这都是小意思。

靳辰和墨青又在雪狼国王城待了五天时间,冷肃已经能下地了,伤口都结痂留了疤,看起来很丑。靳辰三天前去秦骁开的那家铁匠铺子给冷肃订做了一个面具,这天取了回来。虽然面具不是很华丽,但是冷肃很喜欢,因为面具上面的暗纹都是靳辰亲手设计的,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风格,很符合他的气质。

“我们明日就走。”靳辰对冷肃说,“等回到千叶城再给你治脸上的伤疤。”

“为啥?”冷肃表示不解。以靳辰的医术,随时都可以的吧。

靳辰唇角微勾:“你变得这么丑,先回去取悦一下魏琰和宋舒吧。”

冷肃神色一僵:“小姐姐,你实在是太坏了!”

是夜,冷肃去见了秦朔。

秦朔看到冷肃主动过来找他喜出望外,关切地问冷肃的身体怎么样了。

冷肃坐下来,微微摇头说:“我没事,我有话要跟你说。”

秦朔看着冷肃说:“大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冷肃看着秦朔说:“如果你现在跟我离开,我们以后还是兄弟。”

秦朔愣了一下,然后就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之后,秦朔才微微摇头说:“大哥,我想要雪狼国的王位。”秦朔不想跟冷肃只做兄弟,因为他没有办法逃避自己的感情。既然冷肃依旧不肯接受他,秦朔也不愿他们在一起折磨彼此。他要留在雪狼国,跟秦骁争那个位置,他相信等他大权在握的时候,总能帮得上冷肃的。

冷肃神色失望地看了秦朔一眼,起身就走,再没有说一句话。

秦朔看着冷肃的背影苦笑了一声,他知道冷肃跟靳辰在一起会很快乐的,而他自己,远远地看着就好。

冷肃的伤还没完全好,靳辰不让他动武,所以他是死皮赖脸非要让靳辰亲自送他来的秦朔这里。

这会儿靳辰看到冷肃出来,准备提着冷肃回客栈的时候,冷肃却突然说他要去见秦骁一面。

靳辰没问冷肃为何要去见秦骁,默默地带着冷肃到了隔壁的骁王府,把冷肃放在了秦骁还亮着灯的书房门口,自己飞到了房顶上面等着。

秦骁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进了他的书房,神色微变,就听到了冷肃的声音:“秦骁,我是冷肃。”

秦骁微微皱眉,这的确是冷肃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冷肃为何要来找他?

秦骁请冷肃落座之后,冷肃看着秦骁说:“未来你得到了雪狼国的王位,能不能不要杀了秦朔?”

秦骁愣了一下,神色莫名地说:“本王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冷肃声音平静地说,“如今就只有你和秦朔在争那个位置,我觉得你的胜算大一点,但秦朔非要跟你争,我也管不了。如果你赢了,饶他一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秦骁眼眸微闪:“既然你不想让秦朔争那个位置,何不劝他放弃?他会听你的话。”

“不想劝。”冷肃眼中没有任何温度,“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好,本王答应你。”秦骁看着冷肃神色认真地说。

冷肃很快就离开了,秦骁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看来冷肃和靳辰他们要走了,秦蓝那个贱人也死了,接下来只剩下他跟秦朔,是该做个了断了。

靳辰在房顶上,冷肃和秦骁的对话她都听到了。带着冷肃回到客栈之后,靳辰问了冷肃一句:“你其实很在乎秦朔,你们真的没有可能在一起么?”

冷肃瞪了靳辰一眼:“小姐姐你竟然怀疑我不是正常的男人!”

靳辰很无辜地表示:“苏苏,你也没做过什么正常男人会做的事情啊!”冷肃也没喜欢过哪个姑娘,靳辰确实不知道冷肃的取向到底是什么,冷肃自己都未必知道。

冷肃傲娇地扭头,表示他不想跟靳辰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墨青和靳辰带着冷肃一起离开了雪狼国的王城。因为冷肃有伤在身,不适合吹冷风,必须坐马车。墨青想了想就让人准备了两辆马车,冷肃自己坐一辆,他跟靳辰坐一辆,因为墨青不想让靳辰冻着。

冷肃本来非要跟靳辰一起坐,被墨青凉凉地看了一眼之后就蔫了,乖乖地自己坐了。

两辆马车缓缓地出了雪狼国的王城,秦朔站在城门口看着马车渐行渐远,最后变成一个黑点消失不见,才扭头回去。

靳辰和墨青离开雪狼国王城的时候是十月底,而他们刚开始走得有些慢,后来加快速度,等回到夏国千叶城的时候,已经进入腊月了。

马车在墨府门口停了下来,靳辰和墨青都没有易容,墨青的头发也变回了白色。两人一下马车,门口的侍卫神色一喜迎了上来:“参见王爷,王妃!”

“嗯。”墨青应了一声,那边冷肃戴着面具,从后面的马车里下来了。

三人进了府,冷肃为了不让人看到他的脸,就默默地回他自己的院子里了。而墨青和靳辰刚刚坐下,魏琰就扶着宋舒过来了。

宋舒跟魏琰成亲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这会儿已经四个多月了。她的脸似乎丰腴了一点点,小腹微微隆起,看起来很有孕味。

宋舒看到靳辰回来很高兴,甩开魏琰就快走了两步,魏琰一脸紧张地上前揽住了宋舒,连声说:“舒儿你慢点儿!”

“靳辰……啊!我应该叫你嫂嫂。”宋舒看着靳辰笑着说,“你们可回来了!”

那边宋舒在跟靳辰表达她的思念之情,这边魏琰只是很敷衍地看着墨青来了一句:“你们还知道回来啊?”

墨青面无表情地看了魏琰一眼,表示懒得理他。

宋舒在成亲之后一个月就把怀孕的喜讯告诉了宋国公府,宋老国公特别高兴,连带着看魏琰都有点顺眼了。如今宋老国公的日常活动路线是,今天去安平王府看看靳晚秋和宋安翊,明天来墨府看看他家孙女宋舒,宋国公府里还有一个怀着身孕的夏蝶衣,宋老国公高兴得很。

“养得不错。”靳辰给宋舒把了个脉,微微点头说。她刚刚还试了一下,想要分辨宋舒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结果是女,不过想来魏琰是很高兴能有个女儿的。

“是女儿吧?”宋舒看着靳辰笑着问,“向爷爷已经给我看过了,说是女儿,其实我想要个儿子,但是魏琰很喜欢。”

“嘿嘿,我就想要个女儿,软软的多可爱。”魏琰乐呵呵地说。

向爷爷?看来向谦已经来了,而且在府里混得不错。那边宋舒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着对靳辰说:“你们还不知道吧,靳家大嫂已经生了,是个儿子。”

靳辰愣了一下,倒是真给忘记了。姚芊芊怀孕最早,算算时间,孩子应该都过了满月了。

“当时靳大嫂生产很凶险,你们都不在,向爷爷还没来,还好有大胖在,最后母子平安。”宋舒对靳辰说。

靳辰表示她好像真的错过了好多事情,是得赶紧回靳家看看才是。

“臭丫头回来了?”

门外传来向谦的声音,他人已经出现在门口了。看到靳辰和墨青都回来了,向谦没好气地说:“你们还知道回来啊?老夫大老远来,竟然都没有人招待!”

“老头,你来的时候明明知道我们都不在,简直是无理取闹!”靳辰白了向谦一眼。

“臭丫头有你这么跟为师说话的吗?”向谦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靳辰说,“为师还辛辛苦苦帮你收了你的那些药材!”

“我说老头,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靳辰瞪着向谦说,“你偷了我的药材就算了,还想让我谢谢你不成?简直是岂有此理!”

“偷了就算了?”向谦嘿嘿一笑,“乖徒儿,既然你这么说,为师就笑纳了!哈哈哈哈!”

宋舒目瞪口呆地看着向谦和靳辰一见面就火药味十足的对话,简直刷新了她对于师徒关系的认知。而且宋舒之前见到的向谦并不是这样的,向谦很喜欢宋舒,还给宋舒把脉,告诉宋舒应该注意什么,见到宋舒总是笑眯眯的很和气。

魏琰带着宋舒离开的时候,宋舒还在说:“感觉向爷爷和靳辰在一起的时候好好笑啊。”虽然他们师徒俩对彼此说话都不客气,但是就是让人感觉很好玩儿很有爱。

魏琰微微一笑说:“他们就是那样,习惯了就好。”之前墨青和靳辰离开的时候,魏皇和乔皇后派了暗卫过来给魏琰送信,暗卫还带来了乔皇后给宋舒这个儿媳妇准备的礼物。魏琰写了回信,告诉了魏皇和乔皇后他要当爹了,以后有机会他会带着妻儿回去看望他们的,总之魏琰觉得一切都再好不过了。

向谦过来跟靳辰斗了会儿嘴就离开了。之前墨青和靳辰都不在,向谦跑到墨府之后就当上了老太爷。魏琰知道向谦的身份,倒也不管向谦,任由向谦想干嘛干嘛。向谦每天山珍海味的吃着,绫罗绸缎穿着,有人伺候,还有一大片让他看到就走不动路的药材可以随意取用,他过得简直爽死了。

至于向谦对宋舒很好,不过还是因为向谦心里那个永远的缺憾,那就是他那未出世的女儿。宋舒有孕,怀的还是个女儿,向谦看到宋舒就觉得挺高兴。

没有让人通知靳家,靳辰和墨青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去靳家了。

靳家人看到靳辰和墨青回来都很高兴。靳放如今有了孙子,整个人都更加温和了几分,靳夫人也是一会儿看不到孙子就不行,一家人最宝贝的就是靳扬和姚芊芊那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了。

姚芊芊生产的时候很艰难,差点一尸两命。那天也是凑巧,厚脸皮的邱宝阳巴巴地上门说要给月儿小姐复查一下腿伤是不是真的痊愈了,结果就碰上了姚芊芊难产。

当时宫里请来的太医都束手无策,而靳辰这个鬼医的徒弟又正好不在,靳家人正一筹莫展的时候,靳放正好看到了邱宝阳,想起邱宝阳是靳辰的师弟,拽着邱宝阳就把他推到了产房里面。

而邱宝阳是有真本事的,最后让姚芊芊平安地把孩子生了下来,姚芊芊也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多休养一段时间,好好调理调理。邱宝阳还十分热情主动地给姚芊芊写了一些调理的方子,倒真的成了靳家的恩人。

靳辰和墨青到的时候,靳家人几乎都在靳扬的院子里。因为腊月天冷,孩子不能见风,所以想要看孩子都得过来。

靳辰和墨青进门的时候,靳放怀中抱着一个襁褓正在暖融融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口中还念念有词。旁边靳家的公子小姐都在座,已经成为靳辰四嫂的关妍之看到靳辰进来就高兴地起身应了上来。

“靳辰姐姐,你们终于回来啦!”关妍之是真的很高兴,而且终于放心了。虽然她成亲之后过得很好很开心,但总归还是有些担心在她成亲当日离开的靳辰。

靳辰看着关妍之容光焕发的样子,唇角微勾说:“小四嫂,还叫我姐姐呢?”

关妍之一下子红了脸,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那边靳放抱着怀里的孙子过来了,献宝一样拉开襁褓给靳辰看,眉宇之间都是喜色:“小五你快看,昭儿跟你大哥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靳家起名是有规矩的,嫡子嫡女都是单字,庶出的子女都是双字。靳放长孙名叫靳昭,是靳放想了很久才定下来的名字。

小小的奶娃娃躺在襁褓里面,已经长开的脸白白嫩嫩的像豆腐一样,乌溜溜的眼珠子灵气十足。这个名叫靳昭的小包子,五官的确跟他爹靳扬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长大了也绝对是个迷倒万千少女的大帅哥。

“我抱抱。”靳辰伸手把靳昭小包子抱了过来,小娃娃一点儿都不认生,十分乖巧地咧开嘴对着靳辰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靳辰的心一下子就化了。

靳辰抱了孩子之后,又去看了看姚芊芊,发现她气色还不错,想来是生产之后调理得好,听说姚大夫人还专门过来伺候了姚芊芊几天。

“小五,昭儿的事情多亏了邱公子,现在你们都回来了,为父准备过两日专门在府中设宴向邱公子道谢,你看怎么样?”靳放问靳辰。

“不用不用。”靳辰摇头说,“那是我师弟,自家人,不用搞得这么见外,他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靳放愣了一下:“真不用?”有些时候真的是事到临头才能深切体会到神医的重要性,身边有个神医,几乎是等同于多了几条命的存在。这次如果不是邱宝阳正好在的话,靳家恐怕喜事要变丧事了。当时在场的太医回去之后还跟夏皇禀报了,说靳将军府里面有个医术十分高明的公子,导致夏皇暗示靳放说想让邱宝阳到太医院去任职。

靳放问过邱宝阳了,邱宝阳说他不想当官,靳放就委婉地跟夏皇说了那个公子是靳辰的朋友,而且是鬼医的徒弟,不愿意当官。夏皇听闻邱宝阳是鬼医的徒弟,自然不敢强求。而靳放没告诉夏皇靳辰是邱宝阳的师姐,因为不想让靳辰被盯上。

“真不用。”靳辰摆摆手说,“他整天住在我家,吃我的喝我的,我都没收他的钱,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靳放嘴角抽了抽,既然靳辰非说不用,那就不用吧。

靳辰和墨青回到墨府的时候,靳辰还把邱宝阳叫过来聊了聊。

“大胖,你这次救了我大嫂和我外甥,记你一大功。”靳辰看着邱宝阳微微一笑说。

邱宝阳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师姐,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爹本来说要专门设宴感谢你,我给推了,你……”靳辰看着邱宝阳说。

“推了好!推了好!”邱宝阳连声说,“师姐不是说了咱们是一家人嘛,专门感谢太见外了!”

靳辰唇角微勾:“大胖,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我三姐了?”

“月儿小姐很好看,人也很温柔。”邱宝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扭扭捏捏地说,“不过我出身太低,长得不好看,也没有钱,配不上月儿小姐。”

邱宝阳说着说着就一脸失落难过的样子,还时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瞄着靳辰。靳辰抬脚就朝着邱宝阳踹了过去:“跟我装什么可怜呢?说人话!”这胖子还学会演戏了!

“咳咳。”邱宝阳假咳了两声,站得距离靳辰远了一点儿,看着靳辰一本正经地说,“当时月儿小姐从天而降砸到了我身上,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命中注定的缘分,我很喜欢月儿小姐,师姐你看着办吧!”

“邱大胖你真是能耐了啊!”靳辰白了邱宝阳一眼,“你的意思是我不帮你就是我不够意思?”

邱宝阳嘿嘿一笑:“师姐,咱们这关系,你怎么会不帮我呢?那不能!”

“得了,滚吧,改天有空帮你问问。”靳辰嫌弃地看着邱宝阳说。

邱宝阳麻溜儿地滚了。靳辰想起当初邱宝阳救了靳月,把靳月送回来的时候,还说他觉得靳月比靳辰长得好看。那会儿靳辰就感觉邱宝阳看上靳月了,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邱宝阳对靳月那叫一个殷勤,一口一个“月儿小姐”叫得可欢快了。靳辰不在的时候,邱宝阳还借着给靳月查看腿伤的由头隔两天就往靳将军府跑一趟,脸皮那是真厚。

不过靳辰觉得邱宝阳这孩子挺好的。邱宝阳的出身的确跟靳月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因为他就是个山野村夫的儿子,而且父母双亡。论容貌,邱宝阳也跟靳月不相配,就邱宝阳这身材就不符合大众审美了,他是真胖,而且还整天说什么“能吃是福”不愿减肥。

但邱宝阳是有真才实学的。他对医术有热爱,还拜入了鬼医门下,如今在向谦的教导之下,医术可谓突飞猛进,完虐宫里的太医已经不在话下了。

而且邱宝阳的性格是真好。他看着傻乎乎的,但是心里精明得很,完全就是大智若愚的类型。难得的是他还有一颗赤子之心,内心非常善良。他能屈能伸,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脾气好得没话说,跟他在一块的人都会觉得很舒服很高兴,因为他简直是天生自带笑点。他说自己出身低的时候,并没有一点自卑,他说他配不上靳月,不过是在跟靳辰开玩笑。这孩子其实很自信,而且喜欢上靳月就没有犹豫地正在努力追,不然也不会有事没事往靳家跑了。

靳辰准备回头问问靳月对邱宝阳的感觉再做打算。靳辰觉得邱宝阳不错,希望邱宝阳能如愿,但前提是靳月也喜欢邱宝阳。至于靳放和靳夫人那边,其实也不是什么问题,邱宝阳的才华已经足以弥补他的出身和容貌了,如果说靳家人以前不相信,经历过姚芊芊生产的事情,靳家人恐怕都觉得邱宝阳是个神医了。

回到千叶城的第一天,靳辰就在跟各位亲友打招呼中度过了。等第二天一早才想起自己草药园里的那些药材,就拉了墨青一起去看。

饶是靳辰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当她看到只剩几株稀稀疏疏的药材幼苗,紫心果树上也光秃秃的一个果子都没有的草药园的时候,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向谦死老头也忒不客气了,这几乎是雁过拔毛,几乎啥都没给她剩啊!

不过当向谦把利用靳辰的药材新研制出来的几种药连带着药方都送给靳辰的时候,靳辰就觉得勉强可以接受了。

第二天靳辰去安平王府看望靳晚秋,到那儿才发现靳晚秋的肚子大得有点不同寻常。

靳辰给靳晚秋把了脉,神色惊愕地说:“三个?”

靳晚秋笑容有些无奈:“是三个,太医说三个都是儿子。”

靳辰表示天天嘚瑟自己一次就中的魏琰简直弱爆了好吗?看看人家齐皓诚,一胎来了三个,还都是儿子。在这个讲究多子多福的世界里,生个双胎都是极有福气的表现,谁家生个龙凤胎,那都是要被其他人羡慕嫉妒的。而且一般人一胎都是一个,生双胎的都很少,更别提一胎三宝了。

“靳小五你回来了!”齐皓诚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跟靳辰打招呼。

靳辰打量了一下齐皓诚,神色认真地说:“小齐世子,你好像胖了。”

齐皓诚神色一僵,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的确是胖了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也不管靳辰还在旁边,齐皓诚凑到靳晚秋跟前,可怜巴巴地问靳晚秋:“晚晚,我是不是变丑了?”

靳晚秋很无语地把齐皓诚的脑袋推到一边儿去:“是变丑了。”

齐皓诚有些忧伤又有些得意地说:“没办法,我这么厉害,一次来了三个儿子,母妃做的补品太多,我只不过陪媳妇儿多吃了点儿而已,不像魏琰,就一个孩子,想长胖也没机会啊!”

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齐皓诚:“你没被魏琰打?”

齐皓诚神色一正:“魏琰那是羡慕嫉妒!我即将成为四个孩子的爹,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计较。”当时宋舒怀孕的时候魏琰那个嘚瑟,恨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有多能耐。如今齐皓诚完虐魏琰,魏琰最近都不爱找齐皓诚一起玩儿了。

靳辰表示,幼稚男人欢乐多啊!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