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天上砸下来的缘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晚秋怀了三胎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闻者无不感叹一句,靳晚秋这绝对是旺夫旺子的富贵命格啊!安平王和安平王妃如今走路都带着风,天天春光满面的,高兴得不行。有人想背地里说两句酸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因为人家真的有得意的资本。

宋老国公得知靳晚秋怀了三个男娃娃高兴坏了,好像那都是他的重孙子一样,宋国公府里得了什么好东西都不忘了给靳晚秋送一份儿过去。

别人家都生的生,怀的怀,向谦老头生活太安逸,就盯上了靳辰的肚子。

“墨小子,你不会是不行吧?”向谦这天一本正经地问墨青,还非要亲自给墨青把个脉,嘴里嘀咕着,“为啥那丫头的肚子还没信儿呢,老头我等着当师公呢。”

墨青倒是任由向谦给他把了个脉,向谦把完之后说:“没问题啊!”然后转头又非要给靳辰把个脉,把完结果是一样的,都没有问题。

向谦有些郁闷地说:“也会有这种情况,看来你们想生娃娃得随缘了。”靳辰没问题,墨青也没问题,他们的体质也没有不合,但有时候生孩子这件事还真的要顺其自然,有人怀的早,有人怀的晚。

“老头你急什么?保管让你有生之年抱上徒孙。”靳辰看着向谦似笑非笑地说。靳辰觉得宋舒怀孕挺好的,觉得靳晚秋也挺好的,但是她自己真不着急。她觉得自己还小,过几年再生娃娃也不晚,总之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听到靳辰的话,向谦瞬间就怒了:“臭丫头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有生之年?你咒为师早死呢?”

“师父你不要太敏感好不好?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激动什么。”靳辰白了向谦一眼。

“府里种的草药都用完了,你赶紧再弄点种下。”向谦对靳辰说。

“还有种下的必要么?”靳辰看着向谦没好气地说,“我今天种,明天师父就给拔了,白费力气。”

“为师拔的都是已经成熟的。”向谦看着靳辰说,“那些没成熟的为师可都给你留着呢!”

“成熟的我本来想收集一些种子的。”靳辰瞪着向谦说,“没成熟的也就那么几棵,师父你还好意思说?”

“嘿嘿,乖徒儿你不是说了这次就算了嘛!”向谦看着靳辰笑得一脸慈祥,“你再弄点种下去,为师肯定不拔了,还帮你养着。”

“改天有空再说吧。”靳辰说。

第二天靳月来墨府找靳辰玩儿,特别喜欢那头小鹿的靳月竟然还带来了她精心给小鹿做的一件衣服,说是怕小鹿冻着了。靳辰表示靳月真的变成了一个单纯可爱的软萌妹子,她跟靳月一比,根本就是个汉子。

想起邱宝阳,靳辰就说让靳月等会儿再去给小鹿穿衣服,她要跟靳月聊聊。

“你的腿好了吧?”靳辰问靳月。

靳月点头:“已经都好了,多亏了邱公子。”

“最近爹有提过你的亲事吗?”靳辰问。

靳月一下子就红了脸,微微点头说:“有,爹说我到年纪该说亲了,四弟和五妹都成亲了,我是当姐姐的不能再耽搁了。”

“有中意的人家么?”靳辰接着问。

靳月红着脸摇头:“没有,有几家提亲,但是爹说他们都不够好,就给回绝了。”

靳辰可以想象。如今靳放已经从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变成了一个又顾家又关心儿孙的好男人。靳辰的亲事就不提了,靳月的亲事,靳放肯定会要求特别高,一方面觉得靳月该说亲了,另外一方面又觉得那些文不成武不就的臭小子都配不上他家乖巧可人的女儿。

靳放已经出嫁的两个女儿,靳晚秋和靳辰,虽然女婿都不是靳放选的,但是靳放在考虑靳月的亲事的时候,肯定会把要求娶靳月的公子跟他现有的两个女婿齐皓诚和墨青做个对比,而对比的结果必然是那些要求娶靳月的公子实在是太差劲了。论家世,夏国千叶城没有哪家公子能超越齐皓诚了,论实力和容貌,也没有哪家公子能跟墨青相提并论。靳放对女婿要求太高,就注定靳月很难嫁出去……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靳辰十分认真地问靳月。

靳月嗔了靳辰一眼:“五妹,你说什么呢?”

靳辰表示靳月这样娇滴滴的温柔可人儿,她要是个男人,她也喜欢。

“你觉得邱大胖怎么样?”靳辰唇角微勾,看着靳月问。

靳月愣了一下,然后脸色更红了,低着头说:“什么怎么样?五妹你说什么呢?”

看到靳月娇羞的样子,靳辰都忍不住想要调戏她了,靳辰觉得自己果然是个真汉子……

“嗨!邱大胖不是我师弟嘛,他都一大把年纪了也没个媳妇儿,还得我这个师姐替他操心。”靳辰看着靳月说,“那胖子非跟我说看上你了,非你不娶。我觉得他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过既然答应他了还是要问问你,你应该看不上他,我回头就跟他说,让他死心得了!”

“五妹!”靳月一脸不认同地看着靳辰说,“邱公子人很好的,而且很有才华。”

靳辰唇角微勾:“所以呢?”

靳月低着头红着脸,声如蚊蚋地说:“所以什么啊?”

“我也知道邱大胖人很好,才华出众,但是无奈他长得丑啊,身材还那么胖。”靳辰一脸可惜地说,“都说咱们家风水好,咱们兄弟姐妹可是没有一个长得丑的,也没有一个胖成邱大胖那样。”

“邱公子长得不丑……”靳月低着头小声说。

靳辰伸出一根手指,勾住了靳月的下巴,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月儿小姐,你觉得人家邱公子怎么样嘛?”

靳月突然被靳辰调戏,作势要打靳辰,被靳辰躲过去之后,直接害羞地跑了:“五妹你太坏了,我不跟你说了!”

“啧啧啧!”靳辰一派风流倜傥地坐在那里,看着靳月的背影说,“看来邱大胖的美也有人能欣赏啊!果然是从天上砸下来的缘分,躲不过去。”

冷肃已经回到墨府了,却连续两天都没有出门。魏琰专门去找冷肃,就发现冷肃在房间里也带着面具,他伸手要就去摘冷肃的面具:“你的脸怎么了?给我看看。”

冷肃躲了过去,瞪着魏琰说:“有什么好看的?小爷的脸你又不是没见过!”

魏琰神色怪异地看着冷肃说:“你该不会是毁容了吧?”

“你自己毁容了就希望别人也毁容是吧?”冷肃没好气地对魏琰说,“赶紧滚滚滚!小爷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魏琰什么都没说就走了,看到魏琰离开,冷肃就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扔到了一边儿,露出他那张满是伤疤的脸。他摸了一下就觉得应该立刻去找靳辰赶紧给他治一下,他都不敢照镜子了。

冷肃猛然转头,就看到刚刚假意离开又去而复返的魏琰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下一刻,魏琰指着冷肃直接爆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冷肃拿过面具戴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魏琰说:“你再多笑一声,咱们就绝交!”

魏琰依旧爆笑不止,一边笑一边说:“绝交就绝交!你的脸实在是太好看了!哈哈哈哈!”

最后魏琰被冷肃打了出去,魏琰本想带着他家媳妇儿过来看看冷肃图个乐呵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冷肃现在这么丑,万一吓到他们的宝贝女儿就不好了。

冷肃第二天一早就去找靳辰,要求靳辰立刻给他治他的脸。靳辰说她今天没空,因为她要回靳家去跟靳放提一下靳月的亲事。

冷肃一脸哀怨地看着墨青和靳辰一起走了,只能默默地戴着面具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靳辰见到靳放的时候,靳放还在靳扬那里,乐呵呵地抱孙子呢。听到靳辰说有事要跟他谈谈,靳放终于舍得把孩子交给靳夫人了,带着靳辰和墨青一起去了他的书房。

落座之后,靳放就看着靳辰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靳辰微微一笑说:“老爹你不用紧张,是好事。”

靳放表示愿闻其详,就听到靳辰接着说:“老爹觉得邱宝阳这个人怎么样?”

靳放愣了一下,微微点头说:“邱公子年纪轻轻医术了得,为人挺随和的。”

“爹看他做您老的女婿怎么样?”靳辰看着靳放一本正经地问。

靳放直接愣在了那里,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神色莫名地说:“小五你说月儿?你认真的?”

“我当然是认真的。”靳辰无比真诚地对着靳放眨了眨眼睛,“邱宝阳救了三姐,这也是他们的缘分,他看上三姐了,我作为他的师姐,是来向老爹提亲的。”

靳放眉头微皱,想起之前邱宝阳总是往将军府跑,好像对靳月是殷勤了一点儿。靳放不讨厌邱宝阳这个人,而且很感激邱宝阳先后救了靳月和姚芊芊母子,但是事关靳月的亲事,靳放觉得还是要认真考虑一下,不能因为邱宝阳对靳家有恩就把靳月嫁给邱宝阳,这样对靳月不公平。

“这件事为父需要好好考虑一下。”靳放看着靳辰说,“不知那位邱公子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

“邱宝阳家在紫阳城,不过家里已经没人了,也不会再回去。”靳辰看着靳放说,“他应该很乐意在千叶城定下来,他也没有别的长处,就是医术好,性格好,爹可以跟家里人都商量一下,不着急。”

靳放微微点头:“让为父考虑一下吧,过两日再给你答复。”靳放觉得应该问问靳夫人和家里其他人的意见,尤其是得问问靳月的想法。万一靳月看不上邱宝阳的话,就作罢了。

其实靳辰已经问过靳月的想法了,只是没有直接对靳放说。毕竟一边是靳辰的师弟,一边是靳辰的亲姐姐,靳辰不想让靳放觉得她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只是来通知他的。

靳辰和墨青从靳放的书房出来之后,就到墨府的后花园散步去了。两人走了一会儿,刚在一个亭子里坐下,风扬出现了。

“主子,夫人,属下有事要禀报。”风扬恭敬地对墨青和靳辰说。

“说。”墨青说了一个字。

“燕云昨日被人卖到了忘忧阁里,属下想问主子和夫人要不要救她。”风扬垂头恭敬地说。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风扬不说,她都把燕云给忘记了。当初在白城,靳辰和墨青去找颜若惜和司徒琏母子,其实燕宇和燕云兄妹俩也在那座宅子里,只是没有出现。后来司徒贤出现,颜若惜跟着司徒贤离开的时候完全把她的孙子孙女抛在了脑后。

靳辰没想到燕云竟然沦落到了青楼里面,虽然燕云武功一般,但是燕宇武功应该不弱,他们兄妹两个人在一起,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似乎看出靳辰有疑问,风扬恭敬地说:“属下查到燕宇已经被人给杀了,燕云被卖了,对付他们的人,应该跟五毒教有关系。”

靳辰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想必是司徒贤派人动的手,而这很好理解。作为颜若惜的男人,司徒贤应该无法忍受颜若惜跟别的男人的后代过得好,所以司徒贤派人把燕宇给杀了,然后把燕云卖到了青楼去。

墨青神色淡淡地看着风扬说:“你自己决定吧。”

风扬恭声说:“是,主子,属下告退。”

风扬很快就走了,靳辰微微一笑说:“其实风扬是想救燕云的,不然也不会过来禀报我们。”

墨青微微点头:“随他去吧。”

千叶城忘忧阁里。

燕云中了软筋散,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胳膊都抬不起来。她知道她在哪里,因为她昨天就被卖到了忘忧阁里,被那个自称是她祖母派来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在把她带走之前,还当着她的面,杀了她的哥哥燕宇。

燕云就连流泪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不知道这一切究竟都是因为什么。忘忧阁的老鸨没有为难她,说等她身上的软筋散完全解了之后再做安排。

昨夜燕云一宿都没有合眼,因为她心里很害怕,她听着外面的丝竹声,隔壁姑娘的娇笑声和男人的喘息声,心中恐惧到了极点。她很怕有个男人突然闯进来,她宁愿死也不要沦落成为一个青楼卖肉的妓女。可是她现在就算想死,却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

燕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滑落,她心中满是绝望,已经做好了有机会就了结自己的准备。

“风公子要的人就在里面,请。”

听到门外传来老鸨的声音,燕云猛然睁开眼睛,身子都在微微颤抖。风公子?那个老鸨竟然要她现在就开始陪男人吗?燕云好怕,好恨,因为她知道她现在的身体只能任人宰割。

下一刻,门开了,脚步声响起,而且越来越近,燕云再次闭上了眼睛,不愿意面对这一切。

“燕云。”

燕云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声音并不陌生,她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风扬站在床前看着她。

“风扬?”燕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风扬怔怔地叫了一声。

“是我。”风扬微微点头,在想老鸨说燕云中了软筋散,他身上没有带解药,等会还是去跟邱大胖要一点吧。

“风扬!”燕云心中紧绷的那根弦瞬间断裂,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扑到了风扬怀中放声大哭,“风扬……你怎么才来啊……我好怕……”

风扬身子微微有些僵硬,不过还是任由燕云抱着他。看着燕云在他怀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风扬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伸手把燕云打横抱了起来说:“跟我走吧。”

燕云被风扬带回了她曾经住过的那个小宅子,宅子里的那对老夫妇见到燕云回来都高兴地说“小姐回来了”,燕云喜极而泣,看到风扬在自己身边,惴惴不安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我去找软筋散的解药,很快就回来。”风扬把燕云放下之后就离开了,离开之前还吩咐那对老夫妇给燕云准备吃的和换洗的衣服。

说要很快回来的风扬果然很快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了软禁散的解药,喂燕云吃了下去。

燕云感觉自己身体的无力感正在慢慢消失,她强撑着在床上坐了起来,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风扬:“风扬,你要去哪里?”

风扬转头说:“我去叫林嬷嬷过来伺候你沐浴。”

“嗯。”燕云脸色微红,看着风扬出去了。她确实很想沐浴,把身上这身忘忧阁姑娘的衣服给换下去扔掉,把身上难闻的脂粉味给洗掉。

林嬷嬷按照风扬的吩咐,伺候燕云沐浴过后,又给燕云准备了一些清淡的食物。燕云换上了新的衣服,体内的毒解了,吃了饭终于感觉有力气了。

“林嬷嬷,风扬呢?”燕云问林嬷嬷。

林嬷嬷一脸和气地说:“公子有事要办,已经离开了,小姐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我不需要什么了,多谢林嬷嬷,你去休息吧。”燕云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客气地对林嬷嬷说。

这已经不是风扬第一次救燕云了,如果说第一次风扬救了燕云,燕云心中更多的是感激的话,在经历过之前那些事情之后,燕云在忘忧阁看到风扬出现在她面前,风扬也真真正正地进了燕云的心中。

对燕云来说,风扬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他的细心和体贴也让燕云感觉心中温暖。可风扬自始至终对燕云都很客气,十分守礼,甚至都很少跟燕云单独待在一起。

燕云喜欢上了风扬,却不知道风扬是不是喜欢她,因为风扬对她很好,却太过客气了。

燕云如今已经很少会想起东方玉了,就算想起来,心中也是一片漠然,就连恨都没有了。她曾经那么深爱的男人,早已经离她远去,那些美好的回忆也渐渐模糊,因为燕云做过的那些梦,都被残忍的现实狠狠撕破。

风扬跟东方玉是完全不同的人。东方玉这个人很浪漫很温柔,喜欢对燕云说情话,经常会给燕云一些小惊喜,哄燕云开心。而风扬跟燕云始终保持着距离,甚至让燕云有一种风扬只是出于同情才救她,对她没有任何其他想法的感觉。

燕云本以为风扬还会像从前那样,只要离开就好多天之后才会回来,没想到风扬当天傍晚就又出现了。

这是风扬第一次跟燕云坐在一起吃饭,燕云心中有一丝欢喜,风扬却是目不斜视。

吃完饭之后,燕云觉得风扬要走了,就开口对他说:“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话?”

风扬微微点头说:“好,你想说什么?”

“你……为什么不住在这里啊?”燕云看着风扬问。

风扬说:“我住在别的地方。”

燕云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你有没有成亲?”

风扬眼眸微闪,微微摇头说:“没有。”

燕云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并没有逃脱风扬的眼睛。风扬突然站了起来说:“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

看到风扬没说两句话就再次离开,燕云有些莫名所以,怎么感觉风扬很怕跟她待在一起一样……

燕云想得没错,风扬的确很是纠结。对风扬来说,他认识燕云的时候,燕云就是东方玉的女人。东方玉如今失踪了,而风扬机缘巧合之下救了燕云,当时带燕云回来,一半是出于同情,另外一半却不完全是为了东方玉,而是他心底对燕云也有一丝好感。

只是风扬总觉得这是不对的,东方玉只是离开了,他没死,早晚有一天他会回来找燕云的。而东方玉是墨青的好友,风扬觉得不能让墨青难做。

这就是风扬为何查到燕云被卖到了忘忧阁,却忍住没有立即去救她,而是先去请示了墨青和靳辰的原因。

风扬感觉到燕云似乎有些喜欢他,但是他不知道他能不能回应燕云的感情,如果未来东方玉再出现,燕云又选择了东方玉的话怎么办?毕竟他们曾经爱过,甚至都差点成亲了。

不得不说,风扬真的对燕云动心了,所以变得有些患得患失。他原本其实是个跳脱性子,如今倒是跟他哥哥风清越来越像了。

却说靳家那边,靳辰算是替邱宝阳提过亲了,靳放跟靳夫人说起的时候,靳夫人有些不乐意,因为觉得邱宝阳配不上靳月。其实这是很正常的,让邱宝阳和靳月站在一起,恐怕十个人有十个都会觉得很不般配。

靳扬和靳飞宇都说看靳月的意思,他们觉得邱宝阳为人还不错。虽然邱宝阳长相身材差了点,但这种事也不能只看长相身材,最重要的还是人品才华,这些邱宝阳是绝对没问题的。

于是靳放和靳夫人就去问靳月了。

“月儿,你跟娘说,你觉得那位邱公子怎么样?”靳夫人神色有些纠结地问靳月。她是真觉得邱宝阳配不上她这么出色的女儿,但是靳放非要来问,显然靳放觉得邱宝阳是可以考虑的对象,不像之前向靳月提亲的那些大家公子,连靳放那一关都没过。

听到靳夫人的问题,靳月脸色微红低了头,小声说:“邱公子挺好的。”

靳夫人直接愣在了那里,看着靳月又问了一句:“月儿,难道你愿意嫁给那个邱公子?”靳夫人觉得靳月就算失忆了,眼光也不能变得这么差吧?曾经靳月喜欢的可是齐皓诚那样的类型,靳家人容貌都很出色,所以在结亲的时候,对容貌方面的眼光也会高很多。像嫁进靳家的关妍之,小姑娘就长得很好看,让人看了就喜欢。

“娘……”靳月害羞地低着头说,“我愿意。”

靳夫人表示她受到了惊吓,那边靳放虽然也有些意外,但是却又觉得靳月不以貌取人这一点非常好。因为靳放自己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觉得邱宝阳的人品才华都是很出众的。鬼医的徒弟可就那么两个,一个是靳放的女儿,另外一个就是邱宝阳。邱宝阳出身低那也要看从哪个角度来说,作为鬼医的高徒,他其实身份并不低,皇室都想要拉拢这样的人才。

“月儿,你真的喜欢那个胖胖的邱公子啊?”靳夫人又神色纠结地问了靳月一句。

靳月羞红着脸说:“我觉得邱公子胖胖的很可爱,他说话很有趣,而且医术很厉害。”

靳夫人这下确认了,随着靳月失忆,她的审美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胖胖的很可爱”到底是什么鬼?

“那就这么定了吧。”靳放看着靳月说,“小五说邱公子已经没有家人了,会在千叶城定下来,为父跟小五说让邱公子把宅子安置在墨府隔壁,到时候你嫁过去跟小五当邻居,离家也近。”

靳月红着脸点点头说:“谢谢爹爹。”

靳放和靳夫人从靳月那里离开的时候,靳夫人还在嘀咕:“月儿的眼光怎么变得这么差了呢……”

靳放瞪了靳夫人一眼:“邱公子挺好的。”

靳夫人不服气地说:“他那么胖,长得不好看。”

靳放凉凉地说:“又不是你成亲,月儿喜欢就可以了。”

靳夫人瞪大眼睛看着靳放,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靳放口中说出来的,她伸手就在靳放腰上拧了一下:“相公你胡说什么?”

靳放轻咳了两声,拉住了靳夫人的手说:“不说月儿的亲事了,都定下来了,你就当给为夫个面子。”

靳夫人觉得靳放变了,因为她跟靳放成亲二十多年了,靳放还是第一次哄她,最后还哄到了床上去。老夫老妻了,已经很久没有亲热过,两人倒是找回了一点当年的甜蜜感觉。

第二天,靳放就通知靳辰可以准备正式上门提亲了,而且还提了要求,要求邱宝阳买的宅子要跟靳辰做邻居。

靳辰表示这个是小意思,邱宝阳要娶媳妇儿,肯定是要另外买宅子的。魏琰那个厚脸皮的不肯带着宋舒出去单过就不说了,靳家再嫁个女儿还嫁到墨府来,总归是不合礼数。

邱宝阳超级兴奋,因为他的月儿小姐就是他心中的女神,没想到他才努力了一点点,女神就可以嫁给他了。于是邱宝阳管靳辰叫师姐都叫得更加响亮了,因为觉得靳辰功不可没,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是靳辰的话,邱宝阳跟靳月不可能有这么多交集。

向谦老头知道邱宝阳要成亲其实心里挺高兴的,虽然他一直都很嫌弃邱宝阳,但是邱宝阳对他跟对亲爹一样,向谦也不是真的无动于衷。

关于靳家三小姐突然定亲的消息传出去,惊爆了一地眼球。靳家三小姐是谁所有人都知道,曾经的夏国第一美女啊!虽然后来被靳家五小姐超越了,但靳三小姐依旧是很多男人心中的女神,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家去向靳月提亲了。

当听说靳家三小姐定亲的对象不是千叶城的大家公子,而是一个从紫阳城来的穷小子的时候,很多人都表示不解。曾经靳飞宇娶了关妍之就让人觉得不太配了,不过这至少可以算是低门娶妇,勉强说得过去。但都说要高门嫁女,靳家三小姐怎么就嫁得这么低,简直低得让人无法相信。

关于靳月的亲事,很快成为了千叶城贵族和百姓口中新的谈资,跟靳家交好的几家都纷纷上门去打听这是什么情况,当他们知道邱宝阳竟然是鬼医的高徒,医术十分了得的时候就觉得不奇怪了。尤其是姚家,他们可都知道是邱宝阳救了姚芊芊母子,不然就是一尸两命。所以姚老太君听说靳家给靳月定的是邱小神医的时候,连声说好。

像靳家这样的高门,已经无所谓高门嫁女了,因为也不需要通过联姻来图谋什么。所以靳家在乎的是对方的人品才华,邱宝阳的才华毋庸置疑。

靳辰请示了一下向谦,向谦点头之后,才让人把邱宝阳是鬼医高徒的事情传了出去。而见识过邱宝阳医术的太医亲口证实了邱宝阳医术非常高超。

瞬间舆论风向就变了,谁也不敢再说邱宝阳配不上靳月了,很多人家甚至在想以后一定要结交一下那位邱公子,毕竟他们求不到鬼医那里,鬼医的高徒也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存在。

这会儿已经快过年了,邱宝阳和靳月的婚期定在了来年四月,有充分的准备时间。而外人并不知道靳辰也是鬼医的徒弟,只是以为邱宝阳跟靳辰有交情,所以暂时在墨府做客。鬼医向谦来了墨府之后就没出去过,没人见过他。

靳辰这几天在给冷肃医治他的脸,冷肃的整个头都被包了起来,看起来很是滑稽。魏琰简直是不遗余力地在取笑冷肃,冷肃说等他好了绝对揍得魏琰满地找牙,魏琰根本不受他威胁。

燕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风扬了。快过年了,林嬷嬷和她的老伴儿也在忙着准备年货,燕云问林嬷嬷风扬会不会在这里过年,林嬷嬷说不一定。

燕云在风扬离开的这几天也想清楚了,她真的喜欢上了风扬,她要把她的心意告诉风扬,如果风扬不肯接受的话,她也可以趁早死心。

燕云住的宅子虽然小了点,但是十分精致,该有的东西都有。这天天气放晴,燕云准备出门去小花园里散散步,结果刚一出门就看到了转头要离开的风扬。

燕云眉头微皱,风扬怎么回来都不说一声就要走?她开口叫住了风扬:“风扬,我有话要跟你说。”

风扬背对着燕云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燕云就站在那里看着风扬的背影说:“风扬,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风扬转身,看着燕云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我不是风扬。”

燕云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你不喜欢我可以直说,何必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承认了?”

风扬,应该说是燕云以为的风扬,事实上是风扬他哥的风清这会儿真的感觉尴尬至极,看着燕云说:“我是风扬的哥哥风清,他可能没有告诉过你。”

燕云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风清问:“你跟风扬是孪生兄弟?”燕云这会儿才发现面前这男人的确不是风扬,虽然容貌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气质有些不同。

风清微微点头说:“是。”

燕云心中有些失落,风扬有个孪生哥哥的事情,竟然都没有告诉过她。燕云这会儿突然意识到,她对风扬似乎一无所知。

“告辞。”风清对着燕云拱了拱手,很快离开了。

燕云也失去了要去花园散步的兴致,转身回了房间。

风清是刚刚从外地回来,来这里找风扬的,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一桩乌龙表白。

风清找到风扬的时候,风扬正在邱宝阳那里,问邱宝阳讨要一些药物。因为风扬不好意思问墨青和靳辰要,但是邱宝阳很大方,风扬要什么只要他有的都会给。

“大哥你回来了?”风扬看着风清出现,还笑着跟风清打招呼。

“好久不见啊。”邱宝阳笑眯眯地对风清说。他跟风清在紫阳城见过,并不陌生。

风清对邱宝阳微微点头,然后看着风扬说:“跟我走,我有话要跟你说。”

“风扬你快去吧,你大哥找你有事,你的药我会给你准备好的,你有空过来拿。”邱宝阳对风扬说。

风扬拍了一下邱宝阳的肩膀说:“大胖你太够意思了,改天请你喝酒啊!”

风扬跟着风清一起去了墨府花园一个无人的亭子里,兄弟俩都坐了下来,风扬看着风清问:“大哥你有什么事啊,搞得这么神秘?”

“我刚刚见到燕云了。”风清看着风扬说。

风扬眼眸微闪,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她还是住在哪里,你见到就见到了呗。”

“你告诉我,你对燕云到底是什么打算?”风清看着风扬说。

风扬很无辜地说:“没什么打算。”

“别跟我说你只是因为同情她。”风清皱眉看着风扬说,“你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风扬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摇头:“我没有!”

“你在说谎。”风清看着风扬说,“不要对我撒谎,你从小到大撒谎的时候都有个小动作,你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

风扬瞪了风清一眼:“知道你是我哥!这么严肃干嘛啊?”

“刚刚燕云见到我,把我当成了你,她说她喜欢你。”风清看着风扬神色严肃地说,“你如果不喜欢她,就直接告诉她,不要这么不明不白的。你如果喜欢她,就娶了她,好好跟她在一起。”

风扬直接愣住了:“大哥,你……你不会忘了东方玉了吧?”

风清面无表情地说:“不必在意东方玉,当初是东方玉自己抛下燕云的,燕云现在喜欢的是你。”

“可是主子那边……”风扬还是有些犹豫。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主子的态度了。”风清看着风扬说,“如果主子真不想让你跟燕云在一起的话,你以为你们俩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风扬发现自己也是当局者迷。当初燕家出事,墨青并没有要出手救燕云的意思,就说明墨青根本没把燕云当做东方玉的女人来看待。风扬救了燕云,墨青也没说什么,只说让风扬自己安排。风扬第二次救燕云,去请示墨青,墨青依旧是一样的态度,让风扬自己来决定。

“那……我跟主子和夫人说我要成亲的话,以后是不是就不能跟着他们了?”风扬神色有些纠结。

“主子和夫人会安排好的,你有什么事就跟他们直说,本来还觉得你做事很果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风清看着风扬说。

风扬当即就怒了:“风清,别以为你是老大就可以教训我!我还不是怕主子赶我们走吗?”

风清看着风扬微微摇头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了解主子,他不会因为你要成亲就赶你走的。”

风扬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主子和夫人对我们都很好,所以我才觉得自己有点自私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