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鬼医不是神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扬被风清开解了一番,感觉自己的有些顾虑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决定跟燕云好好谈谈,把话说开了,然后再去找墨青和靳辰。

风扬出现的时候,燕云还愣了一下,问了他一句:“你是风扬还是风清?”

“风扬。”风扬开口,在燕云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她说,“我叫风扬,再过一个月就满二十四岁了,无父无母,有一个孪生哥哥名叫风清,你已经见过了。”

燕云神色微怔,风扬这是在对她自报家门么?难道风清已经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风扬了,风扬这样的表现是不是说……

“其实我很早就认识你了,在你还不知道的时候。”风扬看着燕云说,“我跟风清都是魏国墨王爷的暗卫。”

“你说你跟你哥哥,都是那位……墨王爷的暗卫?”燕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风扬,“那你之前怎么会出现在紫阳门里面?”

“我去紫阳门,是奉主子之命去找碧根草的。”风扬看着燕云说。

“碧根草?”燕云感觉更加莫名其妙了,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碧根草是什么东西。当初靳辰用鬼医之徒的身份抓了燕宇,要求燕齐拿碧根草来交换,但当时燕云因为东方玉的离开一直处于一种失魂落魄的状态,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那你说你早就认识我了是怎么回事?”燕云看着风扬问。她觉得风扬混进紫阳门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为了找一种药材而已,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她比较关心的是,风扬所说的早就认识她是怎么回事?

“我家主子还有一个名字,叫东方珩。”风扬看着燕云神色平静地说。

燕云神色微变,东方珩这个名字她当然知道,因为那是东方玉的好友,她曾近在千叶城见过,还知道东方玉那个天下第二高手的名头就是东方珩帮他打下来的,只是燕云并不知道东方珩竟然是魏国那位墨王爷。

燕云知道墨青,曾经墨青和靳辰成亲之时那场煞气冲天的婚礼传到紫阳城,燕云还有些感慨地对当时在她身边的东方玉说,墨王爷和那位靳五小姐一定爱惨了对方,当时东方玉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

风扬是墨青的暗卫,墨青就是东方珩,东方珩是东方玉的好友,也就是说,风扬最初认识燕云的时候,燕云就跟东方玉在一起。

燕云看着风扬突然苦笑了一声说:“你当初救我,是因为东方玉吗?”

燕云心中突然感觉很难受,如果风扬说当初救她是为了东方玉的话,她觉得比单纯因为同情救她更加难以接受。

风扬微微摇头说:“我第一次救你的时候,其实考虑过你跟东方玉的关系。”风扬不想否认,他第一次救燕云的时候,燕云在他眼中就是东方玉的女人。

燕云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微微垂眸说:“是我痴心妄想了。”她原以为风扬是她人生的一个新开端,是她可以依靠的存在,可是到头来,这一切竟然还是跟东方玉有关吗……

“你不要误会。”风扬看着燕云说,“那只是我最初带你走的原因之一,后来的一切,都跟东方玉没有任何关系了。”

燕云猛然抬头,神色怔怔地看着风扬。风扬伸手握住了燕云的手,看着她神色认真地说:“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我……”燕云突然感觉有些无措,看着风扬有些不安地问,“你真的不在意我跟东方玉的那些过往吗?”燕云本以为风扬只是紫阳门的一个弟子,可到现在才知道风扬的身份比她想象的复杂得多,甚至还跟东方玉有些关系。燕云不知道,风扬是不是真的完全不介意她跟东方玉曾经在一起过……

“我不在意。”风扬神色认真地看着燕云说,“我没什么好的出身,能给你的只有一个安定的生活。”

燕云看着风扬,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重重地点着头说:“我愿意!”燕云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跌入尘埃里,才知道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浪漫,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美好,而是一份安定的生活。如今,她喜欢的男人握着她的手对她说,可以给她一个安定的生活,她真的很高兴很欢喜。

“我跟主子和夫人说了之后,我们就成亲吧。”风扬看着燕云说。

“嗯!”燕云点头,看着风扬又哭又笑,因为她这短短的大半年里受了太多的伤,遭了太多的罪。如今幸福就在眼前,燕云只有一个想法,她要牢牢地抓住。

墨府。

墨青并不意外风扬会再次因为燕云过来找他,只是看着风扬问了一句:“你决定了?”

风扬点点头说:“是。”

“那你便离开吧。”墨青看着风扬神色淡淡地说。

风扬一下子就在墨青面前跪了下来:“求主子不要赶属下走!”

墨青看着风扬说:“站起来。”

风扬又低着头站了起来,墨青神色平静地说:“你成了亲,要照顾妻儿,不适合跟着我东奔西跑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去帮魏琰做生意吧。”

风扬神色一喜:“属下愿意!”在风扬看来,魏琰的东西都是墨青的,他帮魏琰做生意,也依旧还是在为墨青效力。风扬是想成亲,但是他依旧想做墨青的属下。

“好了,回去吧,什么时候成亲通知我们一声。”墨青对风扬说。

“多谢主子!”风扬又恭恭敬敬地对着墨青行了个大礼,然后才离开。

傍晚时分,靳辰在给冷肃换药,冷肃顶着一张丑脸可怜巴巴地看着靳辰问:“小姐姐,人家的脸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原来好看的样子?”

冷肃真的觉得毁容的日子太痛苦了。原本他一度不喜欢他的容貌,觉得看着太幼稚,不符合他凶残霸气的性格。可是遇到靳辰之后,冷肃就不喜欢再戴面具了,因为他感觉顶着他那张娃娃脸管靳辰叫姐姐非常合适。

只是如今,冷肃被毁容了,不得不再戴上面具,就算戴上面具还是天天被魏琰取笑,他真的很想把魏琰给砍了。

“来年吧。”靳辰十分无所谓地说。

“还要一年?”冷肃当即就激动了,“怎么可以这样?”

靳辰敲了一下冷肃的脑袋:“别乱动!你是猪吗?再过几天就过年了,什么还要一年?”

冷肃弱弱地说:“你又嫌弃我……”

墨青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冷肃看到墨青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就觉得心理十分不平衡。他一直都觉得靳辰更喜欢墨青就是因为墨青长得好看,简直是心塞。

“雪狼国有消息传过来。”墨青这句话是看着冷肃说的。

冷肃神色微变,就听到墨青说:“秦骁被狼王立为太子,秦朔死了。”

靳辰才给冷肃包了一半儿,闻言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墨青神色莫名地问:“秦朔是真死还是假死?”

墨青微微摇头:“还不确定。”

冷肃神色一变再变,过了一会儿才对靳辰说:“继续吧。”

靳辰给冷肃换好药之后,冷肃自己开口说道:“当时我求秦骁饶他一命,秦骁答应了。这是他自己选的路,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会去找秦骁为他报仇。兄弟一场,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靳辰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先调查清楚再说吧,说不定过些天你家义弟就来投奔你了。”

冷肃没有再说话,靳辰和墨青离开回了他们的院子,靳辰还感叹了一句:“秦骁动作挺快的。”

“原本秦朔就斗不过秦骁。”墨青把玩着靳辰的小手说,“秦骁之所以到现在才成为太子,并不是因为秦蓝,也不是因为秦朔,而是狼王一直在暗中操纵这一切。”

靳辰微微点头:“狼王确实挺狠的。”秦蓝一介女流之辈,如果不是狼王有意栽培的话,她在雪狼国王室根本不会有立足之地。而秦朔当初突然回归雪狼国王室,如若不是狼王有意扶持,他在雪狼国王室也站不稳脚跟。说白了,这不过是狼王在下的一盘棋,棋子是他的儿女。最终秦骁上位,一方面是由于秦骁本身就是雪狼国王子王女中的最强者,另外一方面是因为狼王一直中意的继承人就是秦骁。秦蓝和秦朔,包括曾经的秦岩,不过都是狼王用来磨砺秦骁,考验秦骁的炮灰而已。

“雪狼国立储,天下局势或许很快就要打破了。”墨青神色平静地说。狼王的野心绝对不会局限于雪狼国,而他这会儿将秦骁立为储君,本就实力强横的雪狼国就连动荡的王室都安定下来了,就表明雪狼国已经做好了征战天下的准备。

“要打仗了?”靳辰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有想到这里,不过想了想觉得墨青的猜测不无可能。夏国和魏国的传统都是在皇子年幼的时候就选定储君,以安定民心。而狼王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几十年都不立储,还任由自己的儿女自相残杀,最后狼王留下了雪狼国的战神王爷秦骁,并且立秦骁为太子,这下一步,可不就是父子俩联手征战天下了吗?

“如果夏皇要求你上战场,为夏国征战,你愿意么?”墨青轻抚着靳辰的长发问。

靳辰轻笑了一声:“哪儿用得着我啊?战争又不是骑射比试,我家老爹去就行了。”

墨青微微一笑:“我觉得到那一天,夏皇真的会要求你上战场的。战争的确不是骑射比试,但是有时候奇袭也是很重要的。”

靳辰无所谓地说:“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于雪狼国骁王爷被立为太子,朔王爷已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天下。魏国皇室和夏国皇室的人都不是没有任何警觉,夏皇连续好几天在早朝之后单独召见靳放,不知道谈了些什么。

距离过年仅剩下十天的时间,而这将会是靳辰在千叶城过的第二个新年,靳家五小姐六岁以前的事情就不算了。

风扬如今不需要隐在暗中,他在光明正大地帮着魏琰做生意,跟燕云的感情也是突飞猛进,婚期都已经定下来了,是当大哥的风清找人算过的,在来年二月。

这天邱宝阳扭扭捏捏地过来找靳辰,说要借点钱给他的月儿小姐买新年礼物。靳辰扔给邱宝阳一张银票,看着他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怎么一点生意头脑都没有?风扬和魏琰从你那里拿了那么多药,你收他们钱啊!”

邱宝阳接住靳辰给他的银票,嘿嘿一笑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怎么能收钱呢?”

“大胖,有肥羊不宰,你的思想很有问题。”靳辰看着邱宝阳,准备好好教导教导他。

邱宝阳表示愿意洗耳恭听,就听到靳辰说:“你知道魏琰有多有钱么?打个比方,将来你家孩子玩儿石子的时候,魏琰他家女儿会往河里扔金块玩儿,魏琰还会在一边儿拍手叫好,一点儿都不心疼。宋舒吃的水果都是魏琰让人从千里之外快马加鞭运过来的,都不知道跑死了多少匹马,这个季节一颗新鲜的葡萄那是千金难求啊!风扬是跟着魏琰做生意的,你知道他媳妇儿天天吃的饭菜都是重金请天香楼的大厨上门现做的吗?”

“他们这么有钱啊?”邱宝阳表示他是个山野里长大的穷孩子,无法想象一颗千金难求的葡萄长什么样子……不对,他昨天好像看到宋舒拎着一串紫莹莹的葡萄在喂那头小鹿吃?!我滴个天啊!邱宝阳在脑海中大概算了算,那个小鹿昨天吃了至少一万两金子?!

“所以说你就是傻。”靳辰看着邱宝阳说,“他们钱多得花不完,都开始乱花钱了,你有什么不好意思问他们要的?你看看你,明明你做的那些药都是千金难求的,结果一个铜板都没得到,现在还一穷二白的,给我姐买个新年礼物都要问我借钱,难道你让我姐嫁给你喝西北风啊?”

“不不不!”邱宝阳摇头,“我也想让月儿小姐吃千金难求的葡萄,天天吃天香楼大厨现做的饭菜!”

“这不就得了!”靳辰看着邱宝阳说,“不用客气,狠狠地宰他们吧,为了你的月儿小姐。”

邱宝阳眼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无比认真地点头说:“师姐你说得太对了!为了我的月儿小姐,我要努力赚钱!”

看到邱宝阳走了,靳辰唇角微勾。邱宝阳脾气好,还傻大方,偏偏魏琰和风扬那两个奸商还特别厚脸皮地只管问邱宝阳要东西,口口声声管邱宝阳叫兄弟,却一点实质性的好处都不给,这怎么可以?靳辰表示再这样下去,邱宝阳还是得一直吃她的喝她的,她多亏啊!

不久的以后,邱宝阳蜕变成了一个天价药贩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很快赚得盆满钵满,还十分自觉地给靳辰分成,靳辰表示这样才是鬼医徒弟正确的打开方式。

虽然靳月羞答答地表示她跟邱宝阳成亲之后,很愿意跟靳辰住在一起,但靳辰还是帮邱宝阳把墨府隔壁的一个大宅子买下来了,花了不少银子。因为靳辰觉得,靳月和邱宝阳想住在墨府她很欢迎,但是他们还是要有一个自己的宅子,这是靳放提的要求,必须满足。

邱宝阳其实很少出门,不过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千叶城家喻户晓的人物,很多人都知道了鬼医的徒弟是个身材很圆润的公子。邱宝阳那天出去给靳月买新年礼物,一路上先后遇到了十几个拦路的人,有的单纯想要跟他结交,非要请他喝酒送他大礼,有的直接说身体哪里不舒服,让邱神医给看看。结果导致邱宝阳一早出去,天黑了才回来,一脸的疲惫,连声说太恐怖了,他不要再去逛街了,当个名人好难啊!

邱宝阳不再出门,而墨府的男女主人煞名在外,没有人敢来墨府找邱宝阳。所以当墨府隔壁的宅子挂上了邱府的牌匾的时候,邱神医家在哪里很快传遍了千叶城,邱府门口很快就聚集了一堆病人,说要求见邱神医。

邱宝阳很苦恼。他真的只想做个低调的大夫,而且他现在靠着把药卖给魏琰和风扬都日进斗金了,也不需要钱。但他又觉得那些人是真病了,求到了他的门口,他不给人家医治的话,良心过不去。

善良的邱宝阳决定去邱府,开门让那些病人都进去,他要给他们医治,但是被向谦阻止了。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为师的名号是什么?”向谦看着邱宝阳没好气地问。

“鬼医。”邱宝阳弱弱地说。

“鬼医不是神医你懂不懂?为师从来不稀罕什么好名声,谁求为师治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是老夫的徒弟,竟然想要当神医?老夫第一个就不答应!你这不是砸老夫的招牌吗?”向谦瞪着邱宝阳说,“总之你别管隔壁门口那些人,否则为师打断你的腿!”

“师父,学习医术不就是为了治病救人的吗?”邱宝阳弱弱地说,“不去给他们医治的话,徒儿会良心不安的。”

“良心?这种东西不需要有!”向谦试图给邱宝阳洗脑,灌输一下鬼医行事法则,“人善被人欺的道理你懂不懂?你倒是善心大发,给那些人医治,今天你给十个人医治,明天就会有一百个人上门,你有一个治不好,他们就会说你是浪得虚名,你拒绝了一个病人,他们就会说你是沽名钓誉!你说你图什么呢?”

向谦当年也像邱宝阳一样,认为学习医术就该治病救人,做了善事就能有好报,老天也会帮他。可最终现实跟向谦开了个大玩笑,也让他深刻领悟到了人善被人欺的道理。在向谦看来,你越是无条件地对人好,对方只会觉得那是理所当然并且最终把你的好弃如敝屣,颜若惜就是个例子。

所以向谦从一个医术一般的年轻人变成了医术卓绝的鬼医,与此同时,他也再不会无偿地为人医治。任何想要找他医治的病人,都必须满足他提出的苛刻条件。向谦认为这是一种平等的交易,想要得到什么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这就是向谦的鬼医行事准则。

邱宝阳觉得向谦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他还是想去给那些人医治。因为邱宝阳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有朝一日恩将仇报,但是他不想因为有可能会得到一个不好的结果,就不去做他认为对的事情。

向谦死活不让邱宝阳走,还要揍邱宝阳,最终还是邱宝阳请了靳辰出马,才让向谦放行了。

聚集在邱府门口的人都没能进去,因为邱府大门紧闭着,门口都看不到一个人,他们也不能硬闯。

这会儿有眼尖的人发现隔壁墨府的门口出来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年轻公子,立刻高喊了一声:“邱神医来了!”

邱宝阳看到一群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太习惯,走近了看着那些人开口说:“那个,你们别叫我神医了……”

“邱神医就是神医!”有人大声说。

“就是!”很快有人附和。

邱宝阳一本正经地说:“我师父是鬼医,他不喜欢听到神医这两个字。”

于是原来叫邱宝阳神医的人都纷纷闭嘴了,不过也不敢叫邱宝阳鬼医,毕竟鬼医只有一个。最后他们纷纷改口管邱宝阳叫邱公子,邱宝阳感觉听着特别顺耳。

邱府里面这会儿还没有下人,邱宝阳跟魏琰借了两个人过来帮他的忙,是已经成了亲的杜腾和小颜。维持秩序的杜腾按照邱宝阳的吩咐,来者不拒,把上门的人都给请了进去。而小颜帮着邱宝阳一起,很快把邱府宽敞的前厅变成了一个医馆,除了没有药柜之外,其他都差不多了。

“大家都稍安勿躁,你们身体不适,我会帮你们医治的。”邱宝阳清了清嗓子,看着求上门的人说。

“邱公子真是菩萨心肠啊!”一个脸色蜡黄的干瘦老者颤颤巍巍地说,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普通百姓。其实原本聚集在邱府门口的人里面没几个平头百姓,因为怕招惹了贵人不快。怎么说邱宝阳都是鬼医的高徒,而且即将成为靳大将军的乘龙快婿。只是后来看到邱府大门敞开,来者不拒的样子,他们才一个个进来了。

“你们一个个来。”邱宝阳坐了下来,示意杜腾可以开始了。

已经按照先来后到排好顺序的杜腾让第一个病人过去邱宝阳那里,其他人都乖乖地排队等着,因为杜腾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在这过程中,小颜也帮了不少的忙,一会儿帮邱宝阳磨墨,方便邱宝阳写药方,一会儿帮邱宝阳准备茶水。

如此一天下来,直到天色渐暗,杜腾关上了邱府的大门,邱宝阳终于能够喘口气休息一下了。

“好累啊。”邱宝阳擦着自己额头的汗说。他跟着向谦学了很多,但是用的并不多。向谦觉得邱宝阳是太单纯太善良,才会愿意给这么人医治,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的原因。邱宝阳并不傻,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能让自己学以致用,检验一下自己的医术和不足,毕竟学再多不知道怎么用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当天晚上,关于鬼医高徒邱公子开门接诊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千叶城,所有人都知道那位邱公子在分文不取地为人看病,因为邱宝阳确实没有收病人一个铜板。邱府并不是真正的医馆,没有储备什么药材,邱宝阳只是诊断之后给病人开方子,让他们拿着方子自己去抓药,他觉得不该收钱。

于是家里有病人的,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都纷纷打算到邱府请鬼医的徒弟邱公子给看看,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消息传到靳府,靳夫人微微皱眉说:“他怎么这么实诚呢?”

靳月却笑得一脸甜蜜地说:“娘,邱公子人真好。”

靳夫人默默地看着靳月,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第二天天色未亮,邱宝阳还在墨府呼呼大睡的时候,邱府门外已经有很多人了,而且自发地按照先来后到排起了长队,队伍一直延伸到了墨府门口,变成了一道神奇的风景线。

等邱宝阳醒来吃过早饭出门的时候,就被外面乌泱泱的阵势给吓到了。昨天向谦阻止邱宝阳的时候还在说,今天邱宝阳给十个人医治,明天就会有一百个人上门,果不其然,被向谦说中了。

邱宝阳看到一个看起来没什么毛病的年轻人,就开口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不适?”

那个年轻人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看着邱宝阳说:“邱公子,小的吃坏肚子了,还请邱公子开个方子调理一下。”

邱宝阳嘴角抽了抽,看着那个年轻人说:“你可以到其他医馆去看看。”

“小的信不过其他的大夫,还请邱公子给看看。”那个年轻人固执地说。

邱宝阳没理他,带着杜腾和小颜一起进了邱府,不过这次没能把所有病人都一次请进去,因为邱府前厅坐不下这么多人。

邱宝阳让杜腾告诉排在后面的人可以先回去了,今天看不了这么多,但是根本没有人愿意走,就那样在那里排着,好像错过了今天,明天邱宝阳就跑了一样。

邱府门口十分热闹,而在一个没有人看到的角落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身穿一身暗红色的锦袍,双眼仿佛有一层白雾笼罩,脸上没有任何温度,这是司徒琏。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从人群中跑了出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少年走到司徒琏面前,恭敬地说:“三公子,那人的确是鬼医的徒弟,而且他从昨日开始为人诊病,只要上门的人都不会拒绝。”

司徒琏眉头微蹙:“鬼医的徒弟不是一个女子吗?”

“鬼医应该有不止一位徒弟。”少年恭敬地说,“曾经在五毒教出现的那位女子身份很神秘,而这位邱公子应该也不是假的,可以请他为三公子医治。”

司徒琏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这天到了半晌的时候,风扬带着燕云过来,说让燕云给邱宝阳打个下手。燕云脸上戴着面纱,倒是没有人知道这是曾经的武林第一美女燕大小姐。邱宝阳这里正需要人,而燕云很快就跟着小颜忙开了,风扬看到燕云有事做很开心的样子,就放心离开了。

一天过去,邱宝阳看诊的病人数量是昨日的两倍,虽然最终还是没把外面等着的病人全部看完,但是杜腾劝了几句之后,他们也知道邱公子累了一天了,纷纷散去,准备明日再来。

“云小姐,今日辛苦了。”邱宝阳看着燕云说。他们都知道燕云的身份,也知道燕云是风扬的未婚妻,但是不会管燕云叫燕小姐,以免被人听到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燕云笑着摇摇头说:“邱公子不用这么客气,我不累。”她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有意义,才让风扬带她过来的。而她身上没有一点大小姐的娇气,做起事情来上手很快,待人也和气,帮了不少忙。

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风扬就上门来接燕云了。燕云脸色微红地跟着风扬一起走了,邱宝阳也准备跟杜腾和小颜夫妻俩一起回墨府去,刚出邱府的大门,就看到外面有一个少年在探头探脑往里面看。

“今日晚了,明日再来吧。”杜腾看着那个少年说。

少年拱手客气地说:“这么晚了不该来打扰邱公子,但是我家公子是从千里之外慕名而来,不知邱公子能否通融一下?”

邱宝阳问了一句:“你家公子是哪里不舒服?”

“眼睛。”少年客气地说。

邱宝阳想了想,眼睛有毛病的话确实不能耽搁,再看这个少年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开口对少年说:“你家公子现在在哪里?”

“多谢邱公子。”少年神色一喜,看着邱宝阳说了一句,司徒琏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杜腾看着司徒琏眉头微皱,但是因为他跟小颜成亲之后就只在打理魏琰的一些明面上的生意,所以并不知道颜若惜和司徒琏的事情,也没有见过司徒琏。这会儿看到司徒琏,杜腾只是觉得这男人看起来不是一般人,而且他发现司徒琏的眼睛似乎真的看不见,倒是没有想别的。

“在下司徒琏。”司徒琏走到距离邱宝阳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对着邱宝阳站立的方向拱了拱手说道。

天色已经暗了,邱宝阳借着邱府门口灯笼发出的光芒看到了司徒琏异于常人的眼睛,倒是生出了不小的兴趣。因为他这两天看诊的人五花八门什么病都有,但是并没有很复杂或者很少见的病症,眼部有疾的病人邱宝阳还是第一次碰到。

“进来吧。”邱宝阳转身回了邱府,司徒琏带着少年也跟了进去。这少年并不是司徒琏的奴才,而是五毒教的一个天资十分出众的弟子,名叫方童,这次被司徒贤派出来听司徒琏差遣的。因为数日之前五毒教接到消息,说是鬼医的徒弟在千叶城出现了,司徒琏就带着方童一起赶过来了。

“司徒公子请坐。”邱宝阳开口请司徒琏落座,然后开始为司徒琏查看他的眼睛。

隔壁墨府,靳辰吃饭的时候问了一句:“大胖还没回来呢?”

魏琰浑不在意地说:“那傻胖想要把病人看完,应该不用休息了。”

宋舒白了魏琰一眼:“大胖才不傻呢!他这是人好懂不懂?”

魏琰嘿嘿一笑:“舒儿,我懂,改明儿咱们资助大胖一些药材什么的,你看怎么样?”

宋舒微微点头:“这还差不多。”

正在啃鸡腿的向谦一边吐着鸡骨头一边没好气地说:“那死胖子不听老夫的话,有他后悔的!昨天几十个,今天上百个,等过两天,全天下的病人都往这里跑了!不过他们肯定是慕老夫的名才来的,那胖子就是沾了老夫的光!”

“师父,您老那臭名声就不用拿出来显摆了。”靳辰看着向谦说。

“哼!老夫不在乎!老夫名声再臭,想要找老夫看病的人还是数不清!”向谦嘚瑟地说。

靳辰表示不想理会向谦。这边都吃完饭了,邱宝阳还没回来,靳辰决定去隔壁邱府看看情况,如果邱宝阳真的打算没日没夜地给人看病的话,靳辰得劝劝他。

墨青这两日修炼遇到了瓶颈,暂时闭关了,靳辰就一个人出了墨府,去了隔壁的邱府。

邱府的门开着,靳辰进去之后径直朝着正厅的方向而去了。还没走到正厅,远远地就看到有个穿着暗红色锦袍的男人坐在邱宝阳的对面,她神色微凝,停下了脚步。那是司徒琏,靳辰十分确定,因为司徒琏没有做任何的伪装,而且那身暗红色的锦袍仿佛常年没有换下来过。

靳辰飞身上了正厅外面的一棵大树上,悄无声息地看着邱宝阳正在给司徒琏开方子。靳辰不太确定司徒琏是单纯过来求医的,还是打算求医之后把邱宝阳给杀了。因为司徒琏的母亲颜若惜是向谦杀的,而邱宝阳是向谦的徒弟。

正厅里面,邱宝阳写好了一张药方,递给了候在一边的方童,对他说道:“这上面的药材不太好找,你们先试着找找看,最后真缺了哪味药找不到的话,我可以想办法。你们找了药材之后再过来找我吧。”如今邱宝阳在墨府,墨府里本就储备了很多珍贵的药材,都是靳辰的所有物,但邱宝阳可以随意取用。邱宝阳需要什么药材也可以跟魏琰或者风扬说,这对他们来说都是很容易的小事。

“多谢邱公子!”方童对着邱宝阳行了个大礼。

那边司徒琏站了起来,对着邱宝阳的方向拱手说:“多谢!”然后朝着方童所在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方童会意,从袖中拿出很厚的一叠大额银票,递给了邱宝阳:“邱公子,这是我家公子的诊金,还请邱公子务必收下。”

邱宝阳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不用了,我只是写了方子,还没开始给司徒公子医治,并且我没有十成的把握,你们把银票收回去吧,那些药材应该要花不少钱。”

“以后还有很多要劳烦邱公子的地方,邱公子就不要推脱了。”方童看着年纪小,但是说话做事十分老成,他把银票放在了邱宝阳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对邱宝阳拱手说,“告辞。”

司徒琏带着方童一起往外走,出了正厅之后,司徒琏微微偏头,面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微微皱了皱眉。他感觉到那里有个人,是个高手。不过司徒琏想着靳辰或许是保护邱宝阳的高手,所以很快转头,继续往前走了。

靳辰心中不由地感叹了一句,司徒琏的感知能力真的太强了,她本以为自己隐蔽得很好,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靳辰飞身而下,进了邱府正厅。邱宝阳看到靳辰嘿嘿一笑:“师姐你怎么来啦?”

“看看你有没有被累得瘦一点。”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邱宝阳捏了捏自己肉呼呼的下巴说:“应该没有瘦,不过我真的饿了,想吃天香楼的红烧肉。”

靳辰无语望天:“大胖,你这辈子大概是瘦不下来了。”

邱宝阳嘿嘿一笑:“没关系,月儿小姐说我胖胖的很可爱。”

靳辰想到邱宝阳和靳月在一起的时候,甜得简直腻死人的画面,默默地表示她跟墨青还是太内敛了。看起来傻乎乎的邱宝阳面对靳月的时候,情话说得简直溜到飞起。邱宝阳还有事没事就十分主动热情地教靳月一些简单的医术,每到这个时候,靳月看着邱宝阳都是一脸的崇拜,那画面根本不忍直视。

“刚刚那个瞎子情况怎么样?”靳辰状似无意地问。

邱宝阳神色认真地说:“他的眼睛是先天失明,想要治好并不容易,我只能试试。”

“有几成把握?”靳辰问邱宝阳。

邱宝阳想了想之后,十分谦虚地说:“七成。”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