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道貌岸然的邱公子/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没有阻止邱宝阳为司徒琏医治,也没有告诉向谦这件事,打算静观其变。

再有三天就要过年了,在闭关的墨青还没有出来,离夜小娃娃却从天而降,再次来到了靳辰身边。

这天天气晴好,靳辰准备去草药园里看看她仅剩的几株药材幼苗怎么样了,还没走到草药园,走过一个转角,就看到了一幅非常美好的画面。

被靳辰和墨青从秋茗山上带回来的小鹿就在距离靳辰只有三米远的地方,而小鹿身旁站着一个像是小仙童一样的男孩。男孩五六岁的样子,乌溜溜的大眼睛璀璨如星辰。他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摸了摸小鹿的脑袋,小鹿湿漉漉的大眼睛眨了眨,探头过来在男孩脸颊轻轻碰了一下。男孩似乎觉得有些痒,咯咯笑了起来。

靳辰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唇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男孩似有所感,转头朝着靳辰看了过来,眼睛一亮,放开小鹿就朝着靳辰扑了过来:“娘亲!”

靳辰把离夜抱了起来,发现离夜又重了不少,因为长高了。离夜亲昵地搂着靳辰的脖子说:“娘亲,小夜好想你呀!”

靳辰微微一笑:“娘亲也很想小夜。”

“是爷爷送小夜来的。”离夜对靳辰笑眯眯地说,“不过爷爷说他有事要办,把小夜放下就先走了,还让小夜把这个交给娘亲。”

离夜拿下了他腰间挂着的一个精致的小荷包,这还是靳辰亲手为他做的。他从里面拿出一张纸递给靳辰,靳辰打开那张折叠起来的纸,发现这是一本武功秘籍的一部分。曾经靳辰和南宫离一起在寒月城外生活的时候,南宫离给过靳辰很多本武功秘籍,其中有一本缺了最关键的一页,就是靳辰现在手中拿着的这一页了。

那本武功秘籍的心法靳辰还记得很清楚,是一本很厉害的棍法秘籍,靳辰当时很喜欢,还想过找根棍子来当武器会很拉风很个性,只可惜里面缺了关键的一页,没办法修炼,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南宫离竟然还记得,而且真的找到了缺失的这一页。

靳辰把那张纸收了起来,抱着离夜回了她和墨青的院子。似乎很喜欢离夜的小鹿也跟着他们一起过来了,靳辰把离夜放下的时候,离夜还笑嘻嘻地抱住了小鹿的脑袋对靳辰说:“娘亲,小夜好喜欢小鹿,要跟小鹿一起玩儿!”

“这就是娘亲和爹爹送给你的礼物。”靳辰轻抚了一下离夜的脑袋说,“它还等着你给它取个名字呢。”

离夜眼睛一亮,仰头看着靳辰说:“娘亲你真好!小夜好喜欢这个礼物!不过爹爹在哪里呢?小夜想爹爹了。”

“你爹在修炼,过两天就出来了。”靳辰微微一笑说。

离夜乖巧地点了点头:“小夜知道了。”

天气不错,没有风,离夜穿得很厚,靳辰让他和小鹿在院子里玩儿,自己就坐在一旁,把那张纸又拿了出来,很快把上面写的内容记在了脑子里,然后把整本秘籍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打算回头设计一根棍子,让人打造出来,到时候试试这个秘籍的威力怎么样。

离夜追着小鹿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过了一会儿小鹿累了,趴在墙角不愿意动。离夜扑到靳辰怀中笑眯眯地说:“娘亲,我给小鹿取好名字了,叫小黑!”

靳辰笑了:“为什么叫小黑?”

“因为它的眼睛黑黑的很好看!”离夜看着靳辰,一副我取的名字很好吧娘亲你快夸我的样子。

靳辰揉了揉离夜的脑袋说:“嗯,这个名字很不错。”

离夜喜滋滋地说:“小夜也觉得很好听!”

“娘亲,小黑要睡觉了。”离夜拉着靳辰的手说,“小夜可以去找安安弟弟玩吗?小夜都好久没有见到安安弟弟了。”

“好。”靳辰微微点头。

然后靳辰效仿南宫离,直接带着离夜去了安平王府,把离夜放在了齐皓诚和靳晚秋的院子里,自己走了。

宋安翊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离夜在外面,高兴地叫着小夜哥哥扑了过来,两个孩子抱在一起又蹦又跳,别提多高兴了。

等第二天齐皓诚才把离夜送回了墨府,还把宋安翊也打包送了过来。墨府里一下子多了两个孩子,倒是越发热闹了。

明天就是除夕了,墨青还没有出关,靳辰亲自把宋安翊送回了安平王府去,回墨府的路上,看到街边卖泥偶的小摊上面有一只栩栩如生的小鹿,跟离夜的小伙伴小黑有几分相似,就翻身下马打算买下来。

“老板,这个多少钱?”靳辰俯身从地摊上面拿起了那只小鹿,感觉还不错,虽然做工稍显粗糙,但难得的是很有神韵。

卖泥偶的老大爷认出了靳辰,说这东西是他自己做的,不值几个钱,靳辰喜欢就拿走。

靳辰最后留下一锭银子,拿着那个小鹿在手中往前走去,小二不紧不慢地跟在靳辰身后,此时她距离墨府已经不远了。

还没到墨府,靳辰突然感觉有人在跟踪她。她眼眸微闪,把手中的小鹿玩偶收起来,翻身上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靳辰一直到了临风湖边才停下来,转身看着湖边的树林面无表情地说:“跟了我一路,出来吧。”

一道暗红色的身影从树林中闪身而出,靳辰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司徒琏根本看不见,所以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而她的声音也跟“向雪儿”不同,司徒琏怎么会跟踪她?

“阁下跟踪我意欲何为?”靳辰看着司徒琏神色淡淡地问。

“雪儿姑娘,我知道是你。”司徒琏面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声音笃定地说。

靳辰神色莫名:“什么雪儿?你认错人了。”其实靳辰知道司徒琏真的认出了她,而她想知道司徒琏到底是靠什么认出她的。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你身上有一股很淡的药草清香,我没有认错人。”

靳辰眉头微皱,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胳膊,药草清香?什么鬼?她是整天接触不少药草,但是她没把药草当饭吃啊,怎么会有气味?反正靳辰没有闻出来,而且她也不记得自己靠近过司徒琏,难道这人真的天赋异禀,对气味敏感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司徒公子找我有何贵干?”靳辰看着司徒琏神色淡淡地问,没有再否认自己就是向雪儿。

司徒琏面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说:“你是墨王妃,那位邱公子是你的师兄。”

靳辰回想了一下,好像刚刚她在街上买小鹿泥偶的时候,跟一个人擦肩而过,当时靳辰没怎么在意,如今这会儿想起来,那人应该就是司徒琏。而司徒琏认定是靳辰是墨王妃,应该是听到了那位摊主对靳辰的称呼。

“错,那位邱公子是我师弟。”靳辰看着司徒琏说。

“你的本名叫靳……辰?”司徒琏似乎认真想了一下,“曾经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就是墨青吧?”

靳辰感觉有些奇怪,这跟她预想的跟司徒琏的再次见面情况很不一样。曾经靳辰和墨青去五毒教给司徒琏医治眼睛,没有把司徒琏的眼睛治好就跑了,离开之前还帮着向谦把司徒琏的母亲颜若惜给杀了。靳辰觉得,司徒琏既然认定她就是向雪儿,难道不应该找她报杀母之仇吗?为何她没有从司徒琏身上感觉到一点杀意?司徒琏竟然还在认真推断曾经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是墨青……

“司徒公子,你到底想做什么,直说吧。”靳辰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了一句话:“我没想做什么。”只是在街上跟靳辰擦肩而过的时候,司徒琏闻到了曾经那位向雪儿姑娘身上独有的气息,就直接跟着靳辰过来了。司徒琏根本没打算找向谦和靳辰为颜若惜报仇,因为在颜若惜死后,司徒琏已经认清颜若惜是什么样的人了。

而司徒琏如今是靳辰的师弟邱宝阳的病人,他觉得他也没有必要再请求靳辰为他医治,毕竟邱宝阳和靳辰都师从向谦,谁治应该没啥差别,而且邱宝阳治病的态度可比靳辰好太多,司徒琏直觉让邱宝阳给他医治才是明智的选择。

靳辰感觉有些无语,干脆直接了当地说:“你娘是我师父杀的,我当时在给他望风,你要报仇的话就找我们,别碰我师弟,他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

司徒琏微微皱眉:“我没想报仇。”

“那是最好。”靳辰心中还是有些惊讶的,因为她莫名觉得司徒琏说不想报仇是真的。难道是司徒琏终于发现颜若惜一直都在利用他,根本不在乎他这个儿子,所以他也不在乎颜若惜的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靳辰是很乐意看到的,因为司徒琏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即便他是个瞎子,靳辰也不觉得自己可以杀了司徒琏,只看音攻和内力,司徒琏就已经赢了。

“告辞。”通过跟司徒琏短暂的交谈,靳辰已经了解到了不少事情,觉得也没什么要说的了,翻身上马就走。

司徒琏没有开口也没有阻止,听着马蹄声渐渐远去,他也很快离开了。

靳辰回到墨府之后先去看了离夜,把带回来的小鹿泥偶给了离夜,离夜很喜欢,爱不释手地玩了起来。

墨青闭关的地方在墨府书房的密室里,靳辰去了书房,发现密室的机关依旧没有打开过,心知墨青还没有出来,也没有进去打扰他,就坐在书案后面,拿着一根炭笔,开始认真地写写画画。

靳辰专注地画了半个时辰,给自己设计了一根很别致的棍子,因为她打算回头练一下那本棍法秘籍。

靳家派人过来请靳辰和墨青除夕夜回去参加靳家的家宴,不过被靳辰拒绝了,因为她不确定墨青什么时候会出来,而且她已经出嫁了,不回去也无妨。

墨府的除夕家宴也是很热闹的,除了墨青不在之外,其他都堪称完美。向谦作为长辈,架子摆得非常足。冷肃和魏琰斗嘴就没停下来过,颇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邱宝阳负责吃,而可爱的离夜是大家的开心果,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娘亲,我今晚可以跟你一起睡吗?”离夜依偎在靳辰身边一脸认真地问。

“跟师公睡不好吗?”靳辰笑着问离夜。离夜来了墨府之后,最稀罕他的就是向谦了,因为向谦一直想着等靳辰生个娃娃他就可以当师公了,没想到靳辰不用生,他已经是了。

离夜乖巧可爱而且很有灵气,向谦见了就喜欢,他在离夜面前就是一个普通老头的样子,笑得那叫一个和蔼可亲。离夜这次来到墨府之后就没有跟靳辰一起住过,因为向谦要带着离夜一起睡。

“师公打呼噜,好响。”离夜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向谦,然后凑到靳辰耳边小声说。离夜的声音很小,但是在座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向谦神色一僵,感觉很是尴尬,但是又不忍心说离夜,转头看着正在啃猪蹄的邱宝阳就是一顿训:“就知道吃!你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邱宝阳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说:“师父,虽然我很胖,但是我睡觉不打呼噜。”

向谦冷不防被邱宝阳插了一刀,当即就怒了,伸手拧住邱宝阳的耳朵三百六十度旋转,邱宝阳疼得龇牙咧嘴,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离夜。

离夜笑嘻嘻地说:“师公,你不要再拧师叔的耳朵啦,他说得没错啊!”

向谦松开邱宝阳的耳朵,神色哀怨地看着离夜说:“小夜乖乖,你不喜欢师公了吗?”

“小夜当然喜欢师公了,最喜欢师公了!”离夜一本正经地说。

向谦瞬间就开心了:“既然小夜最喜欢师公,今晚还是跟师公一起睡吧!”向谦在他未出世的女儿死后,就当了大半辈子的孤家寡人。原来习惯了也没有觉得不好,可是他遇到了靳辰,如今还过上了老太爷的生活,并且爱上了老太爷的生活,觉得比以前开心快活多了。

离夜眼巴巴地看着靳辰,他虽然喜欢师公,但是不喜欢师公打呼噜,好吵的说,他好想跟娘亲一起睡……

靳辰笑着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说:“今晚小夜跟我睡。”

“小夜最喜欢娘亲了!”离夜凑过去在靳辰脸颊上亲了一下,声音响亮地说。

向谦瞪了靳辰一眼,靳辰表示她家乖儿子当然最喜欢她,刚刚不过是哄向谦开心而已,向谦千万别当真。

宋舒怀孕了不能熬夜,魏琰早早地就扶着她回去休息了。冷肃倒是想跟他家小姐姐把酒言欢守个岁什么的,但是离夜年纪小也不能熬夜,靳辰要带他去睡觉,冷肃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故作忧伤地表示他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原本他们聚在墨府的前厅,这会儿靳辰牵着离夜的小手出来了。外面天寒,靳辰俯身把离夜的小披风整理了一下,把帽子给他戴好,本想抱他的,但是离夜说他怕靳辰累着,要自己走。

“娘亲,天上有星星!”离夜仰头看着天空,眼睛亮晶晶地说。

靳辰抬头看了一眼,指着天幕上的北斗七星问离夜:“小夜,你看那几颗星星连起来像什么?”

离夜认真地仰头看了看,然后笑嘻嘻地说:“像一个勺子!”

靳辰唇角微勾:“小夜真聪明。”

“师公说要教小夜学医术呢。”离夜被靳辰牵着,一边蹦蹦跳跳地往前走一边笑着说。

“小夜喜欢么?”靳辰问离夜。

离夜笑嘻嘻地说:“喜欢啊!师公说跟他学了医术,就可以跟娘亲一样厉害了!”

靳辰微微一笑:“你喜欢就学吧。”离夜还小,他对什么东西有兴趣靳辰都不会拦着。

“娘亲,明天我们可不可以一起去骑马?还有安安弟弟也一起去。”离夜问靳辰。

“好。”靳辰微微点头,“明天我们去骑马。”

靳辰牵着离夜,回了她和墨青的院子。刚走到院子门口,靳辰转头就看到院墙上面站着一个人,面对着她所在的方向一动不动,仿佛已经跟夜色融为一体。

靳辰神色微冷:“司徒公子有何贵干?”

站在院墙上面的司徒琏微微低头,面对着靳辰身边的离夜问了一句:“雪儿姑娘,这是你的孩子吗?”

“与你无关。”靳辰冷冷地说。

“他年纪似乎有五六岁了,你才不过十六岁,他不是你生的。”司徒琏面对着靳辰的方向说,语气非常肯定。

“娘亲,今天是除夕,要一家团圆的,那个叔叔为什么不回家,站在咱们家的墙上吹冷风呢?”离夜一脸疑惑地问靳辰,他说出口的话全部清晰地传入了司徒琏的耳中。

“小夜长大了就会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家的。”靳辰声音淡淡地说完,不再管站在院墙上面的司徒琏,牵着离夜回了房间。

司徒琏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站了很久很久。邱宝阳让司徒琏找的药材,司徒琏手下的人还没有找齐,而司徒琏也没有赶回雪狼国的五毒教大本营过年的打算,因为五毒教虽然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对他来说,却谈不上是家。只有亲人所在的地方才能叫家,曾经司徒琏以为自己是有家的,直到颜若惜死去,司徒琏才知道他事实上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家。

司徒琏要在千叶城过年,打算等着方童把药材找齐之后再去找邱宝阳给他医治眼睛。而今天司徒琏无意中碰到了靳辰,晚上又来了墨王府,不过是他很好奇别人家都是怎么过年的,因为他从小到大过年的时候,身边都只有一个颜若惜,没有过欢声笑语,没有守岁,也没有任何温情可言。

墨府吃年夜饭的时候,司徒琏就在房顶上面坐着,听着下面热闹的说笑声。靳辰带着离夜从正厅出来的时候,司徒琏就不远不近地跟着,靳辰和离夜说的话司徒琏都听得一清二楚。

司徒琏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他眼睛看不到,所以直到颜若惜死去,他都不知道颜若惜是什么模样,他脑海中也从未想象过颜若惜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就在刚刚,离夜笑着对靳辰说天上的星星像勺子,靳辰夸离夜很聪明的时候,司徒琏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一个年轻女子美丽的脸庞。

那完全是司徒琏想象出来的,却很是清晰,也是司徒琏这辈子脑海中唯一清晰的一个人像。他不知道靳辰长什么样子,但是他觉得应该就是他想的那样,一个身上有着淡淡药草清香的女子,煞名在外,在面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的时候,竟然那样温柔可亲。这让司徒琏觉得意外,心底又生出一丝莫名的向往。

司徒琏又在墙上站了一会儿,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离夜得到靳辰的承诺说明天带他和安安弟弟一起去骑马,高兴地被靳辰抱着睡着了。在靳辰也进入梦乡之后,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是刚刚出关的墨青。

墨青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因为他这次闭关并不顺利,最后差点走火入魔,不过还是有惊无险。看到床上相拥而眠的靳辰和离夜,墨青的眼神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褪去外袍和鞋子,上床躺在了靳辰身边,长臂一伸,直接把睡梦中的靳辰和离夜都抱进了怀中。

爆竹声中一岁除,这已经是靳辰和墨青一起度过的第三个新年了。睁开眼睛就看到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她,靳辰睡眼惺忪地摸了一下墨青的脸:“亲爱的小青青,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爹爹!”离夜看到墨青,神色一喜就扑了过来。

墨青抱住了离夜,打量了一下之后微微点头:“嗯,小夜长高了。”

“小夜要长得跟爹爹一样高!”离夜挺着小胸脯说。

新年第一天,一家三口终于团聚,倒是温馨甜蜜得很。只是原本靳辰答应了离夜,这天带离夜和宋安翊一起去骑马,最终却没能成行,因为墨府遇到了一些麻烦,准确来说,是邱宝阳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邱宝阳作为向谦的徒弟,从数日前开始在墨府隔壁的邱府为人诊病,只开方子,分文不取。千叶城里有不少人都得到过邱宝阳开的方子,甚至有很多从外地慕名而来求医的病人,也都从邱宝阳这里拿走了一个药方。

千叶城里人人都在说鬼医的徒弟邱公子是个菩萨心肠,而且医术十分高明,因为那些得了邱宝阳开的方子的人,回去按照方子抓药吃了,原本的病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转。尤其是有些陈年旧疾一直治不好的人,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好转,更是对邱宝阳感恩戴德。

然而就在昨夜,除夕一家团圆的时候,那些曾经被邱宝阳医治过的,足足有数百个人,全部都死了。

这些人都是在睡梦中死去的,无声无息,在新年的第一天,旭日初升的时候才被发现。他们身上都没有伤,看着也不像中毒,面色平和地没有了呼吸,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但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了。

死去的这些人里面,不光有平民百姓,还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千叶城的贵族。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曾经被邱宝阳医治过,所以邱宝阳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凶手。

“主子,夫人,门外有很多披麻戴孝的人,要邱公子给个说法。”风清神色严肃地说。邱宝阳出于好心为人治病,谁都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而所有人都知道邱宝阳来了千叶城之后就一直住在墨府,是墨王妃的好友,而且还是靳家三小姐的未婚夫。几百条人命非同小可,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可不是邱宝阳自己名声扫地那么简单。

靳辰神色冷凝:“有官府的人吗?”

“现在还没有。”风清说。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样大的事情,官府肯定已经被惊动了,早晚都会过来带邱宝阳回去问案,甚至夏国皇室都会被惊动。

“别拦着我!我一定要去看看那些人是怎么死的,一定是有人害了他们!”

外面传来邱宝阳的声音,靳辰出去就看到邱宝阳被杜腾拦在了那里。一向是个乐天派,一直都笑呵呵的邱宝阳这会儿脸色十分难看,眉宇之间满是郁结,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大胖。”

听到靳辰的声音,邱宝阳转头朝着靳辰看了过来,神色有些委屈,都快哭了:“师姐,真的不是我做的,我给他们开的药方都没有问题。”

“我知道。”靳辰神色平静地说,“你在府里待着,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邱宝阳神色颓然地看着靳辰和墨青一起离开了,他突然感觉有些迷茫,他一直以来坚持的事情难道真的错了吗?难道他真的要像他的师父向谦那样,有一身卓绝的医术,却高高在上,轻易不出手给人医治,一旦出手就要让人付出很大的代价吗?是不是那样就不会招惹麻烦……

靳辰和墨青暗中去了一个百姓家里,这家里昨夜也死了人,是一个干瘦的老头,邱宝阳给他开过方子。

老头的尸体还未入殓,家里的儿孙都哀哀戚戚的,明明是大过年的,却一片愁云惨淡。

趁着没人的功夫,靳辰和墨青查看了一下那老头的尸体,结果都惊讶地发现老头是中了一种毒,一种能让人在睡梦中无声无息地死去,而且看着根本不像中毒的毒。

靳辰和墨青对这种毒很了解,这种毒名叫“鬼梦”,意思是在睡梦中做了鬼。此毒在天下很少见,却大名鼎鼎,因为这是鬼医向谦独门研制出来的毒药,别人手中都没有。曾经向谦还当众放言,中了“鬼梦”而死的人,都是他想要杀的人,想要报仇的都尽管去找他……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都意识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他们本以为是有人要刻意陷害邱宝阳,如今才发现,幕后之人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邱宝阳,还有向谦。

恐怕这会儿官府的仵作已经看出这些人是中了什么毒而死的了,因为天下间为人所知的毒千千万,却只有一种会出现睡梦中安详逝去的效果,那就是向谦研制出来的“鬼梦”。

不久之后,所有人都会得知,这些人被向谦的徒弟邱宝阳医治过的人,最终都死在了向谦的独门秘毒之下……

向谦凶名在外,他以往也杀人,但是杀一个两个江湖人,跟这样几百人同时被害完全是不同的性质。曾经向谦名声那么臭,依旧一直有人求他医治,是因为那些求向谦的人都知道,只要他们能够满足向谦提出的条件,向谦就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如今几百人同时丧命,凶手已经算得上是丧心病狂了。上一个天下皆知的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是上一任武林盟主燕齐,因为他派人灭了无涯宫满门,但那也不过百口人。最终燕齐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如果这件事不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把向谦和邱宝阳摘出来的话,向谦恐怕就再也不会是“鬼医”,而是世人眼中的“鬼”了。邱宝阳也会一蹶不振,再也没有人相信他的医术,把靳月嫁给邱宝阳的靳家,也会被人诟病。

“先回去再说。”墨青揽着靳辰的腰,很快离开了。

新年第一天,天气晴好,但是整个千叶城都笼罩在阴影里面,在千叶城走一圈,到处都能听到哭声,因为邱宝阳医治过并且在昨夜死去的人,大部分都是千叶城里的人。

墨府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有人甚至把亲人的尸体给抬了过来,高喊着让邱宝阳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在靳辰和墨青离开的那一会儿,魏琰和冷肃两个人都没能拦住暴脾气的向谦,让向谦冲了出去。

“都住口!”向谦站在墨府大门口大吼了一声。

那些嚷嚷着让邱宝阳滚出来,让邱宝阳给个交代的人都闭嘴了,不过几乎没有人知道面前这位老者是谁,然后向谦就嗓门洪亮地自报家门了:“你们都给老夫听好了!老夫的徒儿开的药方都没有任何问题!老夫是鬼医,老夫的徒儿也不是什么菩萨!你们速速离开,否则休怪老夫对你们不客气!”

所有人都没想到鬼医向谦竟然就这样出现在他们面前,但向谦说的话却让这些刚刚痛失亲人的人心中更加愤怒了!尤其是向谦说的那句,他鬼医的徒儿也不是什么菩萨,在很多人看来,向谦这就是变相承认了他的徒弟不是好人,所以那些找邱宝阳看病的人都是该死……

围在墨府门口的人都敢怒不敢言地看着向谦,想起向谦以往的名声,他们心中都后悔不迭。向谦素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轻易不会为人医治,有时候宁愿看着病人病死,也不肯施加援手。这样的恶人,教出来的徒弟又怎么可能真的会是个心地善良的菩萨呢?有人甚至在想,邱宝阳是不是就是故意的,让人以为他是个大善人,然后再通过阴毒的手段让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好彰显他鬼医之徒的恶劣本性。

“靳将军来了!”

人群外围,突然有人高喊了一声,所有人都纷纷去看,就看到靳放策马而来,身边跟着刑部尚书杨明,后面还带着一队官兵。

“请靳将军为我们讨回公道!”

“我们要血债血偿!”

“让他们付出代价!”

甚至有人在说:“靳将军,你被那个道貌岸然的邱公子给骗了!千万不要把女儿嫁给他!”

“靳将军,我们都相信你跟他们不是一伙的,请你为我们主持公道!”

……

人们让开了一条路,让靳放到了墨府门口。靳放和杨明下了马之后,杨明客气地对靳放说:“靳将军,皇上已经下旨,由靳将军全权负责这几百条命案的调查,如果人手不够的话,靳将军随时吩咐下官。”

靳放神色冷然地说:“本将知道了。”靳放知道,杨明是在刻意提醒他,让他不要忘了有皇命在身,绝对不能有一点徇私。

靳放今日一早刚听说千叶城各处的命案,还没等他过来墨府问一下什么情况,那边宫里的人已经到了将军府,说是夏皇召见他。

靳放匆匆进了宫,夏皇倒是没提邱宝阳和靳家的关系,只是直接下了一道旨意,让靳放全权负责这几百条命案的调查工作,由刑部全力辅助。

靳放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本来是刑部的事情,之所以跟他扯上关系,不过是因为邱宝阳即将成为他的女婿罢了。其实夏皇并不想招惹向谦和他的徒弟,这会儿前来墨府门口的人如若不是真的死了亲人的话,也绝对不想招惹向谦师徒。于是夏皇就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到了靳放的手中,怎么处理让靳放来决定。

“哼!”看到靳放出现,再听到杨明的话,向谦冷哼了一声,瞥了靳放一眼,转身回了墨府。靳放知道向谦的意思,如果不是看在靳放是靳辰的父亲的份儿上,向谦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而靳放之前就不那么希望别人知道靳辰也是鬼医的徒弟,如今就更不希望了。

靳放和杨明一起进了墨府,他们带来的官兵都留在外面候着,原本就聚集在墨府门口的人都没有散去,纷纷等着看靳放怎么给他们一个交代。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