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整天爬墙的司徒琏/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放很快见到了邱宝阳,看到邱宝阳神色颓然的样子微微皱眉。杨明在靳放身旁跟着,靳放例行公事一般问了邱宝阳几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昨夜那些命案都是怎么回事?”

邱宝阳垂眸说:“我要亲眼看到才能知道。我给他们开的药方都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只给他们开了药方,他们服的药都是自己去抓的,你们只要找到药方,请太医看看,就知道我是无罪的。”

靳放还没说什么,杨明面色冷肃地说:“刑部的人已经找过了,那些人的药方都已经不翼而飞,一张都没有留下,所以不能作为证据。”

邱宝阳猛然抬头,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杨明。他亲手写的几百张药方,一张都没有了?怎么会这样?

“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所以把能证明我清白的证据都销毁了!”邱宝阳神色有些愤愤地说。他现在心里觉得非常难受,虽然那些人不是他害死的,但是却给他一种是因他而死的感觉。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药方有问题,所以被刻意销毁了。”杨明一副公事公办一点儿都不会徇私的样子。刑部原本的行事准则就不是没有证据不能定罪就算无罪,而是只要可能有罪,那就按疑犯来处理,先抓起来审问一番。

“杨大人的意思是我辛辛苦苦给他们诊治,亲手开了几百张药方,但是药方都是有问题的,导致他们命丧黄泉,我还偷偷把药方给销毁了,没有留作罪证?!”邱宝阳不可置信地看着杨明说,“这根本就是欲加之罪!”

“本官只是就事论事的一个推断。”杨明面无表情地说,“本官并没有认定这些命案都是邱公子犯下的,但是有一个问题,还请邱公子解释一下。昨夜死去的几百口人,全部都是中了‘鬼梦’之毒而死,天下皆知‘鬼梦’之毒出自鬼医之手,鬼医曾放言中‘鬼梦’而死之人,都是他想杀之人,邱公子有什么话要说?”

靳放皱眉看了杨明一眼。他从宫中出来就遇到了杨明,然后就一起来了墨府,还没有来得及去查看那些尸体是怎么回事,况且靳放本就不懂判案之事。杨明一路过来并没有跟靳放提过什么“鬼梦”之毒,到这会儿才说。

邱宝阳听到杨明的话,神色一僵。怎么会是“鬼梦”?那的确是向谦自己研制出来的毒药,向谦把配方告诉靳辰和邱宝阳的时候,还十分得意地说,普天之下就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何为“鬼梦”,因为“鬼梦”的配方十分复杂,而且其中有几味药材非常罕见。

“爹。”靳辰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她神色平静地走了进来,不着痕迹地给了邱宝阳一个安心的眼神。邱宝扬刚刚感觉得到了一点安慰,就听到靳辰对靳放和杨明说,“邱公子有很大的嫌疑,你们公事公办,把他带回去审问吧。”

靳放愣了一下,杨明也有些意外。邱宝阳一直住在墨府里面,这本身就说明邱宝阳跟靳辰关系匪浅。而靳辰煞名在外,没有人敢招惹。杨明本来看到靳辰出现,还觉得这件事接下来会更难处理的时候,谁知道靳辰竟然一来就说邱宝阳是疑犯,让他们把邱宝阳给抓走?

靳辰转身,背对着靳放和杨明,对着神色怔然的邱宝阳眨了眨眼睛,然后看着邱宝阳语重心长地说:“咱们朋友一场,我知道不是你做的,但是你要好好配合调查,才能洗清你的嫌疑,并且帮忙抓到真凶。”

邱宝阳其实没明白靳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愣愣地点着头说:“好。”

靳放也有些不明所以,他知道夏皇和所有人都看着他的举动,邱宝阳作为最大的疑犯,是该被带到刑部去审问的,但是靳放不是很想那样做,因为一旦当众带走了邱宝阳,只会更加让人相信这件事就是邱宝阳做的。

“好了,把人带走吧。”靳辰转身看着靳放和杨明说,“不管你们问什么,他会如实说的。给我个面子,不要用刑。”

杨明嘴角微微抽了抽,靳辰的面子就连夏皇都要给,他们谁敢不给?况且邱宝阳和靳月的亲事没有取消,他还是靳放的准女婿,带走可以,审问也是必要的,但是严刑拷打是根本没人敢的。

靳放看着靳辰微微皱眉,还是没明白靳辰想要做什么。不过出于对靳辰的绝对信任,靳放直接起身,看着邱宝阳说:“那你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靳放没有让官兵进来把邱宝阳给锁起来带走,只是让邱宝阳跟着他们一起出了墨府。

“姓邱的出来了!”

看到邱宝阳出来,人群里面一阵骚动。刑部的官兵开了一条路出来,拿着武器挡在百姓前面,百姓也不敢轻举妄动,就那样用愤恨的眼神看着邱宝阳,仿佛要把邱宝阳身上看出一个洞来。

邱宝阳这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他能感觉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都带着愤怒和怨恨,这让他很难受,明明他做了好事,却收到这样的结果,他心中闷得厉害。

“邱公子只是配合前去刑部协助调查,届时靳将军和刑部杨大人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现在都速速离开!”杨明的副手看着聚在墨府门口的百姓大声说。

百姓最终还是散去了。靳放能出现,说明这件事已经惊动了皇上。虽然邱宝阳被带走的时候没有被锁起来,但是他能被带到刑部去,就说明靳放没有徇私。百姓们心底也知道民不与官斗的道理,身为鬼医之徒,墨王妃的好友,靳将军府的准女婿,邱宝阳的身份其实真的是高高在上的,如今这样的结果,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比预期的要好很多了。

刑部有个地方是专门用来关押一些身份很高,尚未定罪的特殊疑犯的,邱宝阳就被带到了那里。这里其实不像是牢房,就是个小院子,有人看守,一般人都进不去。

“不知邱公子知不知道‘鬼梦’的配方?”到了刑部之后,杨明继续询问邱宝阳。

邱宝阳点头:“我知道。”

靳放觉得这是意料之中,杨明心中微微有些讶异。他见到的这位邱公子,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机,说话也没有遮遮掩掩。邱宝阳应该知道他的回答会让他的嫌疑更重,但他还是选择了说实话。

只是如今很多事实都很明显,譬如邱宝阳给那些人开了药方,如今那些药方都不见了,那些人都中了‘鬼梦’之毒而死,邱宝阳知道‘鬼梦’之毒的配方。这些都表明邱宝阳有很大的嫌疑,但是又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是邱宝阳做的,因为如果说被人陷害的话,也是说得通的,毕竟非要给邱宝阳强加一个作案动机的话,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很牵强。有些人说因为邱宝阳是鬼医的徒弟,所以天性是个恶人,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墨府。

向谦气哼哼地问靳辰:“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让你爹把胖子给带走了?难道你认为他那傻乎乎的样子能干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吗?”

靳辰凉凉地看了向谦一眼说:“师父,我当然相信不是大胖做的,如果说怀疑的话,我更怀疑是你做的。”

向谦瞬间暴跳如雷:“死丫头你把话说清楚!”

靳辰看着向谦说:“老头,那些人都是中了‘鬼梦’而死,你自己说过什么话你没忘记吧?”

向谦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靳辰:“这绝对不可能!”向谦说过的话他绝对没有忘记。曾经他说只要中了“鬼梦”而死的人,都是他想要杀的人。后来他又对靳辰和邱宝阳说,“鬼梦”配方,天下间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

“事实如此。”靳辰看着向谦说,“师父,他们是冲着你和邱宝阳来的。”

“你相信不是为师做的?”向谦紧盯着靳辰问,靳辰敢说不相信,他一定要揍靳辰一顿。

靳辰白了向谦一眼说:“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你好好回想一下,你真的没有把‘鬼梦’的配方交给别人?”

向谦十分肯定地摇头:“绝对没有!”然后又十分笃定地加了一句,“而且没有人能够研制出来!”

“话不要说得太满。”靳辰看着向谦说,“既然师父你可以做出来,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就算谁误打误撞研制出了一模一样的‘鬼梦’,但他为什么要害那个胖子呢?”向谦气哼哼地说。

“师父,如果真的有人也研制出了‘鬼梦’,就说明那人的医术或者毒术并不逊色于师父。”靳辰看着向谦说,“一个世界,只能有一个王,他想当毒医届的王者,必须要做的,就是把师父拉下去。”

向谦皱眉:“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

靳辰微微点头:“的确只是猜测。我不过是说一种可能性而已。我让他们把大胖带走,就是为了给想要害他的人提供一个机会,毕竟世人皆知墨府里有高手,但是刑部就不一样了。”

“你是为了诱敌,才让胖子被带走了?”向谦愣了一下,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点头:“没错。”靳辰在看到死者是中了“鬼梦”而亡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很棘手。对方在暗他们在明,如果对方不再冒头,这盆泼到邱宝阳身上的脏水,邱宝阳是很难洗干净了。

“那得有人在刑部盯着胖子。”向谦瞪着靳辰说,“你跟没事人一样坐在这里,万一胖子出事了怎么办?”

靳辰表示不想理会向谦:“老头你没发现我男人不见了吗?”

向谦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一向跟靳辰形影不离的墨青这会儿不在,心知墨青肯定是暗中跟着邱宝阳走了,向谦倒是很放心,以墨青的实力,完全可以应付各种局面。

“师父,你孤家寡人一个,不在乎名声有多臭,但是大胖不能不在乎,他本就是个心善的人,而且要娶媳妇儿了,以后还打算在千叶城生活。”靳辰看着向谦语重心长地说。

向谦没好气地说:“你什么意思就直说!”

“我的意思就是,”靳辰看着向谦面无表情地说,“你说话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大胖?你冲出去吼了一通,自己倒是爽了,还说什么你鬼医的徒弟绝对不是什么菩萨,师父你这是亲手往大胖身上泼脏水啊!有你这么当人师父的么?”

“为师说的那都是实话!”向谦不服气地说。只是闪烁的眼神表明他其实知道靳辰说的没错,他原本就是个根本不在意别人看法我行我素的狂人,这次确实是没考虑后果,有些冲动了。

“得了,回去歇着吧,不要出去乱跑。”靳辰对向谦说,“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告诉师父的。”

向谦走了之后,靳辰就看到离夜在门口探着小脑袋。她招手,离夜就噔噔噔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名叫小黑的小鹿。

这其实是新年的第一天,现在还没到正午,却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整个千叶城因为那几百条命案,过年的气氛彻底被毁了,墨府里也变得安静了很多,就连不明所以的离夜都感觉到气氛不对了。

“娘亲,你不高兴吗?”离夜依偎在靳辰身边,仰着小脸认真地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笑摇头:“没有不高兴,只是有些事要做,所以今天不能陪小夜去骑马了,让你苏苏叔叔陪你去好不好?”

离夜乖巧地摇摇头:“小夜等爹爹和娘亲办完事之后再一起去。”

靳辰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离夜很快又带着小鹿蹦蹦跳跳地出去玩儿了。

离夜刚出去,靳辰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咦?你不是昨天晚上那个叔叔吗?”

靳辰起身走了出去,微微皱眉。此时离夜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不远处的院墙,而院墙上方站着一个身着暗红色锦袍的高大男人,不是司徒琏又是哪个?

以司徒琏的实力,想要不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靳辰没感觉到司徒琏有什么恶意,只是感觉有些烦,这个男人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点儿?

“雪儿姑娘,邱公子被抓走了,我的眼睛怎么办?”司徒琏没有要从院墙上下来的意思,就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对着靳辰的方向问了一句。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说话语气也很平静。

靳辰冷冷地说:“那是你跟他的事情,找我做什么?”

司徒琏又问了一句:“雪儿姑娘的意思是,我可以去救邱公子?”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不可以。”她莫名觉得,司徒琏并不是过来找她接替邱宝阳为他医治眼睛的,而是想要询问靳辰,他能不能去把邱宝阳救出来,然后让邱宝阳接着给他医治。这让靳辰微微有些意外,因为原本司徒琏给她的感觉是根本就不通人情世故,如今看来并非如此。司徒琏应该是想到他如果贸然去把邱宝阳救走,会让邱宝阳多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而且会坐实邱宝阳的杀人大罪,所以才煞有介事地过来询问靳辰了。

靳辰当然不能让司徒琏去救邱宝阳,因为邱宝阳现在没有危险,被人从刑部救走才会真的有大麻烦。

“雪儿姑娘既然说不可以,那我就不去了。”司徒琏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中拎着的一个很大的布包提了起来,对着靳辰说,“那就请雪儿姑娘替我医治眼睛吧。”

靳辰无语地看着司徒琏。这个男人是在跟她玩儿套路么?一开始没说让靳辰接替邱宝阳给他医治,说他可以去救邱宝阳,问靳辰的意见。靳辰告诉司徒琏他不能去救邱宝阳,司徒琏接受了,并且很合理地认为邱宝阳不在,靳辰又不让他去救,靳辰就应该接替邱宝阳给他医治眼睛。

好吧,以上逻辑都没毛病,所以……靳辰看着司徒琏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滚。”邱宝阳为司徒琏医治那是他人善心好,根本也不管司徒琏是什么人,靳辰表示她拒绝被套路。

司徒琏没有滚,而是低头对着离夜所在的方向说了一句:“小夜,叔叔的眼睛看不到,你能不能请你娘帮叔叔医治?”

“叔叔你知道我的名字哎!”离夜眨巴着大眼睛,仰头看着司徒琏说,“不过叔叔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站在墙上呢?你的眼睛看不到,这样不会摔下来吗?而且你的眼睛看不到,你是怎么走路的?不需要有人扶着吗?”

靳辰表示司徒琏竟然还敢套路她家娃娃,简直太过分了!于是司徒琏还没回答离夜的时候,靳辰牵起了离夜的小手说:“小夜不要相信他,他是个骗子,他的眼睛根本没事。”

“啊?”离夜瞪大眼睛,很意外的样子,然后绝对相信靳辰的离夜就仰头对司徒琏说,“骗人的叔叔,你赶快离开我们家,否则我让苏苏叔叔揍你呦!”

靳辰唇角微勾,牵着离夜,带着小鹿一起出了院子,准备去找冷肃。而司徒琏就那样静静地在院墙上面站成了一尊雕塑……

最后司徒琏默默地扛着那一大包药材,又回到了千叶城最大的客栈里面。进了客栈房间之后,发现方童在里面。

司徒琏微微皱眉:“刚刚你去哪里了?”

方童眼眸微闪,不过司徒琏并没有看到。而他声音恭敬地对司徒琏说:“三公子,小的刚刚出去打听了一下邱公子的事情。”

司徒琏没有再说什么,让方童退下了。方童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司徒琏一眼,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夏国千叶城刑部。

靳放和杨明该问的都问了,邱宝阳知道的都说了,然而案件并没有多少进展。最关键的证据,也就是邱宝阳写的那些药方都已经不存在了,下毒之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这天晚上邱宝阳要在刑部度过,他经历过最初的愤怒和难过,如今已经平静下来了。邱宝阳知道,向谦是因为有过一些痛苦的经历,所以才会性情大变。但邱宝阳不想变成向谦那样,他有他自己坚持的东西,不能因为一时的打击就放弃。

邱宝阳其实一直都坚信靳辰是他的贵人,靳辰在他眼中就是无所不能的,他对靳辰有一种近乎迷信的崇拜。所以这次邱宝阳平静下来之后,就知道自己不会有事的,因为他家师姐不会让他出事。

夜半时分,想通了的邱宝阳正在呼呼大睡,一直盘膝坐在邱宝阳的房顶上面的墨青微微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墨青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出现在视线中,但他听到了一阵诡异的笛声,这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曾经在五毒教的时候经常听到,那是五毒教的弟子在练习用音攻御兽。

下一刻,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响起,很轻,但是足以让人感觉毛骨悚然。这声音并没有惊动看守邱宝阳的人,但是墨青听到了。

几十条毒蛇爬进了邱宝阳的房间,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邱宝阳所在的方向移动,那画面让人看到就觉得恐怖。

在第一条毒蛇即将爬到邱宝阳的床上的时候,一直看着的墨青拿了一块石子,不偏不倚地砸到了邱宝阳的额头上。墨青的力道把握得很好,邱宝阳并没有被伤到,但是瞬间就清醒了,然后转头就看到一条毒蛇吐着信子近在咫尺。

邱宝阳的身体比他的脑子反应都快,挥手就是一把药粉洒出去,靠近他的毒蛇都瞬间毙命,其他的毒蛇似乎也很怕那种药粉的味道,不敢再靠近。

邱宝阳嘀咕了一句:“真是见了鬼了,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毒蛇呢?还好我随身带着药。”

邱宝阳十分淡定地从床上下来,小心地避开地上的毒蛇尸体,看着不远处的那些毒蛇,一边洒药粉一边双眼放光地说:“哇!这几个品种竟然都有!赚到了!”

作为一个没有避毒珠,却闯过百毒禁地并且全身而退的人,邱宝阳对于如何解决毒虫毒蛇毒蚂蚁,那可是有过十分深入且全面的研究的。而且从小在山林里长大的邱宝阳,这些东西都见多了,根本完全无感,看到不会觉得恶心更不会觉得害怕。

邱宝阳用的药粉就是专门针对毒蛇的,效果极佳而且不会影响毒蛇本身的毒性,因为自从跟了向谦这个喜欢制毒的师父,邱宝阳如今不仅爱研究解毒之法,也爱研究制毒之法,因为他家师姐劝他的时候说了,医毒不分家,会制毒才能更好地解毒。

于是邱宝阳把爬进他房间里的几十条毒蛇都给弄死了,然后从旁边找了一个空着的木箱子过来,又找了一根棍子,开始把毒蛇往箱子里面放,一边放一边嘀咕:“这些毒性看着都很强,师父应该很喜欢,送他几条吧。嗯,也要挑几条送给师姐。算了,还是我做好了药再送给师姐吧,她一个姑娘家还是不要碰这些东西了。”

邱宝阳猜不到这些毒蛇是从那里来的,也忘了去想他刚刚怎么会被一个石子砸醒,完全就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就那么嗨嗨地在收集送上门来的毒蛇。

墨青根据声音判断,驭蛇的人似乎是为了自身安全,至少在距离刑部千米之外。当墨青根据他推断的方位找过去的时候,驭蛇的人已经不在了。因为第一只毒蛇被邱宝阳弄死的时候,驭蛇人就立刻感觉到异样并且离开了。

不过墨青也不是毫无所获,至少他基本确定了,这次的事情跟五毒教有关。五毒教的三公子司徒琏这会儿就在千叶城里,但是墨青知道这不是司徒琏做的。司徒琏会音攻,但是从没见他用音攻驱使什么毒物。而且司徒琏十分渴望自己的眼睛能被治好,这次来千叶城,就是专门来找邱宝阳求医的,他绝对不可能对邱宝阳出手。而墨青和靳辰都认识一位喜欢用音攻驱使毒物,而且跟司徒琏关系不好的五毒教的人,那就是五毒教的大公子司徒珏。

邱宝阳把毒蛇都收集好之后,就继续没心没肺地上床呼呼大睡了。墨青知道今晚不会再有人来,就叫了风清过来看着,自己回了墨府。

靳辰还没睡,在等着墨青。墨青回来之后把刚刚在刑部发生的事情跟靳辰说了,靳辰若有所思地说:“真的有可能是司徒珏在搞鬼。”

当初靳辰和墨青去五毒教,是打着鬼医之徒的名号,去给司徒琏医治眼睛的。而他们刚到五毒教没多久,就遭到了司徒珏的攻击,靳辰还把司徒珏养的几百只毒蝎子都给爆炒了,做了一瓶毒药出来。

如今的情况何其相似?司徒琏来千叶城向邱宝阳求医,邱宝阳答应为他医治,然后邱宝阳就倒霉了,而且今晚出现攻击邱宝阳的是被音攻驱使的毒蛇。如果靳辰没记错的话,司徒珏就养了很多毒蛇。

“今晚的事情应该跟五毒教有关,但鬼梦之毒无法解释。”墨青微微摇头说。

这件事情的最初,是有人用鬼梦之毒杀了邱宝阳医治过的病人。如果说这也是五毒教的人做的,那么五毒教中定然有一个毒术不逊色于向谦的存在。但如果说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阻止邱宝阳为司徒琏医治的话,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以他们的能耐,完全可以找到更简单的方法,譬如直接把司徒琏给毒死就一了百了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找司徒琏聊聊。”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墨青本想点头,神色却突然微微变了,起身打开房门,就看到院墙上面站着一个人,不是司徒琏又是谁?

虽然靳辰原本打算主动去找司徒琏,可是这会儿看到司徒琏又站在了墙上,直接怒了:“司徒琏,第三次了,你整天爬我家的墙,是不是有病啊?”

墨青微微皱眉,第三次?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司徒琏已经出现在他家墙上第三次了?而且司徒琏是怎么知道靳辰就是曾经那位向雪儿的?

“雪儿姑娘,我只是有事找你。”司徒琏面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说。司徒琏还是觉得邱宝阳现在不方便,他应该找靳辰给他医治,因为向谦是绝对不可能给他医治的。司徒琏十分渴望能够见到光明,他这会儿过来找靳辰,也是跟白天一样的目的,希望靳辰能够为他医治。而且他这次过来,打算的是如果靳辰再拒绝的话,就用他修炼的音攻秘籍作为交换,想来很想得到音攻秘籍的靳辰是不会再拒绝的。

听到司徒琏管靳辰叫“雪儿姑娘”,墨青看着他的目光更加不善了。因为墨青想到了自始至终一直都管靳月叫“月儿小姐”的邱宝阳,这样的称呼,未免有些特别了。司徒琏既然出现在这里,就表明他已经知道了靳辰的身份,却还用曾经的称呼叫靳辰。

“我也有事找你,滚下来。”靳辰语气不善地说。

司徒琏飞身而下,站在了距离靳辰和墨青不远的地方,微微转头对着墨青的方向说了一句:“你应该是墨王爷,我们见过。”

“你的眼睛,没有见过任何人。”墨青面无表情地怼了回去。

司徒琏也不在意,靳辰本想让司徒琏进去,跟司徒琏好好聊聊,墨青却说不用进去了,直接在外面说就好。

“雪儿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司徒琏对着靳辰问道。

靳辰说:“今夜有人想要杀我师弟,是用音攻驱使的毒蛇,我想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司徒琏眉头微皱,拳头也握了起来。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左不过就是司徒珏想让他一辈子都当个瞎子罢了。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看来司徒珏也来了千叶城,他需要找司徒珏“好好聊聊”了。

“五毒教里面有毒术很高明的人么?”靳辰问司徒琏。

司徒琏微微摇头:“五毒教的人都会用毒,我不知道你所谓的高明需要高明到什么程度。”五毒教最初就是以毒闻名,如今的五毒教正统弟子都修习音攻,但是很多时候也是使用音攻驱使毒物作为武器。

“你应该知道鬼梦。”靳辰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沉默了,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才微微摇头说:“如果说五毒教里面有一个毒术能够与鬼医比肩的人的话,那他藏得很深,因为我并不知道。”

“不知道你应该去查。”墨青面无表情地说,“邱宝阳答应了为你医治眼睛,才招来无妄之灾,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如果你不能把这件事解决了,还想要我们为你医治眼睛,这是不可能的。”

司徒琏皱眉,虽然感觉墨青语气不善,但又觉得墨青说的很有道理。他之前并不知道邱宝阳出事是因为他,如今他知道了,而且还是五毒教的人在从中作祟,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先把邱宝阳的事情给解决了。

想到这里,司徒琏也没有再提用音攻秘籍交换靳辰为他医治的事情,只是说了一句:“雪儿姑娘,告辞。”转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小丫头,你单独见过他?”墨青抱住了靳辰,低头看着她问,眼中闪过一道暗光。男人的直觉也是很准的,司徒琏眼睛看不到,所以无所谓眼神,但墨青能够感觉到司徒琏对靳辰有些不同。

“是啊。”靳辰微微点头,十分无所谓地说,“昨天在街上,我们擦肩而过,他仅凭气味就认出了我,还说我身上有一股很淡的药草清香,也是见了鬼了。反正我没闻到,你有闻到么?”

墨青的脸色直接黑了。女人的体香如果不是极为亲近的人,是根本闻不到的。墨青当然知道他家小丫头因为接触了很多种药草,所以身上有一股很淡很特别的香味,那是墨青很喜欢的味道。不过墨青原本以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也只能有他自己知道,没曾想司徒琏竟然也闻到了。

“小丫头,你觉得那个瞎子长得有我好看么?”墨青抱着靳辰,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问。

墨青的答非所问让靳辰愣了一下,然后靳辰笑了,捏了一下墨青的脸说:“哎呀呀!我家小青青是全天下最好看的人了,司徒琏容貌不及你十分之一。”而且司徒琏还特别爱爬墙,靳辰表示司徒琏那个人真的怪怪的啊。

对于靳辰的回答,墨青表示很满意。如今邱宝阳的事情遇到了瓶颈,不出意外的话,司徒琏就是破局之人。五毒教内部的事情,还是先让他们内部解决吧,那个原本就有些邪门的门派,如今越发邪门了。

司徒琏回到客栈,就把方童找过来了。

“司徒珏在哪里?”司徒琏面无表情地问方童。

方童眼眸微闪,恭敬地说:“三公子,大公子这会儿应该在善缘谷。”

“你在说谎。”司徒琏冷冷地说,“你身上有毒蛇留下的气味,你今夜见过司徒珏。”

方童神色微变,没想到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司徒琏还能闻到毒蛇的气味,怪不得五毒教的弟子都说,没有什么能够逃脱三公子的鼻子和耳朵。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