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他不仁我不义/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公子,小的今日真的没有见过大公子,只是训练了一下小的养的几条毒蛇而已。”方童否认了司徒琏对他的质问,因为他知道他不能承认。

方童事实上是司徒珏的人,只是这件事情是个秘密,五毒教中几乎没有人知道,不然司徒贤也不会派方童过来听候司徒琏的吩咐。方童知道司徒珏和司徒琏兄弟俩关系很差,而且是竞争对手,而他一直在暗中跟司徒珏勾结,之所以到现在才被司徒琏发现,是因为昨夜司徒珏才联络他,而他今夜的确去帮了司徒珏一点忙,身上的毒蛇气味就是那个时候沾上的。

方童本来以为自己的辩解应该能过司徒琏这关,毕竟司徒琏的眼睛看不到,他的证据就只是方童身上的毒蛇气味,而这种气味五毒教的不少弟子身上都有。

只是方童没想到,他话音刚落,脖子就已经被司徒琏给扼住了,而他甚至都没看到司徒琏是怎么出手的。司徒琏的手瞬间收紧,让方童脸色一白,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说,司徒珏在哪里?”司徒琏掐着方童的脖子冷声问。他认定方童跟司徒珏有勾结,并不仅仅是因为方童身上有毒蛇的气味。司徒琏从小在五毒教长大,他不喜欢碰那些毒物,也从不用音攻去驱使毒物攻击别人,虽然他的音攻是五毒教中除了司徒贤之外最出色的。但司徒琏对那些毒物的气味都很熟悉并且敏感,方童身上的气味,有一丝来自司徒珏养的一种十分罕见的剧毒花斑蛇,这种蛇整个五毒教就只有司徒珏养了两条。

方童被司徒琏掐住了脖子,根本无法挣脱,他呼吸不畅,脸色难看地说:“小的……不知道……”

司徒琏面色一冷,猛然收紧了自己的手,下一刻方童的脖子就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方童似乎没想到平日在五毒教里面极其低调的三公子司徒琏竟然这么狠,一言不合也不管他还没有老实交代,直接准备要了他的命!

不过司徒琏放开方童的时候,方童还没有死,还留着一口气在,头已经歪到了一边去,面色扭曲地躺在地上。

司徒琏慢条斯理地从腰间拿下了自己的短笛,放在唇边吹了起来。笛声并不难听,相反很悦耳,听在方童耳中却像是催命符一般,他只感觉脑袋中像是有无数金针在飞舞乱刺,本就剧痛的头都快要裂开了。

司徒琏继续吹,地上的方童已经七窍流血了,司徒琏看不到,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打算。过了片刻之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毒蛇从各个缝隙里面爬进了司徒琏的房间,在距离司徒琏仅剩下一米远的地方都停了下来,似乎在等着司徒琏的吩咐。

几十条毒蛇出现在房间里,有几条直接爬到了方童的身上,方童此时已经失去意识,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在毒蛇之后,气急败坏的司徒珏也出现了。司徒珏穿着一身夜行衣,腰间挂着一个鬼面具,手中还拿着一支短笛。一来就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养的毒蛇,竟然这么轻易就倒戈被司徒琏所驱使,司徒珏简直要被气死了!

“司徒琏,你这是什么意思?”司徒珏看着司徒琏怒气冲冲地说。

司徒琏停止吹奏,不过那些围绕着他的毒蛇依旧没有散去,也没有一条毒蛇理会司徒珏这个原主人。

司徒琏神色冷漠地面对着司徒珏的方向说:“邱宝阳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司徒珏冷声说:“什么邱宝阳?我没有见过!司徒琏你眼睛看不到,倒是越来越疑神疑鬼了!”

司徒琏冷冷地说:“司徒珏,我再问你一遍,邱宝阳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司徒珏眼眸微闪,司徒琏当然是看不到的,而司徒珏再次否认:“司徒琏,有人要对付鬼医师徒,耽误了你的眼睛得到医治,这是你运气不好,与我何干?!方童可是父亲看重的弟子,你杀了他,现在应该想想怎么跟父亲交代!”

这会儿已经七窍流血而亡的方童是听不到司徒珏和司徒琏兄弟俩的交锋了。司徒琏听到司徒珏的话,面色更冷了:“我怎么跟父亲交代不劳你费心!你既然不肯承认邱宝阳的事情是你做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司徒珏神色微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而司徒琏的短笛已经到了唇边。很快,一段有些怪异的笛声响起,司徒珏脑中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内息也变得有些紊乱,他神色大变,转身就要离开。

司徒琏站在原地没有动,并没有阻止司徒珏离开的意思。而司徒珏刚刚出了客栈,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脚步也变得有些迟缓,最后像是被定在地上了一样,再也没有办法往前走一步。

司徒琏像是鬼魅一般出现在司徒珏身旁,手中的短笛已经收了起来,伸手就抓住了司徒珏的肩膀,面色冷漠地说:“我给过你机会,这是你自找的。”

没过多久之后,昏迷的司徒珏悠悠醒转,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而他所在的地方是司徒琏在客栈里面的房间,此时司徒琏闭着眼睛,盘膝坐在不远处修炼。

察觉到司徒珏这边有动静,司徒琏睁开了眼睛,无神的双眼落在司徒珏的身上又很快再次闭上,司徒珏双目赤红地看着司徒琏,心中恨极。

司徒珏是司徒贤唯一的嫡子,而且是长子,在五毒教的地位原本比司徒琏高很多。从小到大,司徒珏欺负了司徒琏很多年,甚至有几次差点把司徒琏给弄死。然后有一天,被司徒贤彻底忽视的司徒琏突然得到了司徒贤的看重,从那以后,司徒琏就真正成了司徒珏的眼中钉肉中刺。司徒珏明里暗里对付司徒琏,都被司徒琏见招拆招化解了,而他们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正面交锋了。也是在刚才,司徒珏才意识到,司徒琏的实力比他高出很多,尤其是在音攻方面。

天色微亮的时候,司徒琏再次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走到了司徒珏身旁。

被绑着的司徒珏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梗着脖子看着司徒琏说:“你敢杀我,父亲绝对会让你给我陪葬!”

“我不杀你。”司徒琏冷冷地说,“就凭你做不出鬼梦那样的毒,我倒要看看,谁会来救你。”

司徒珏眼眸微闪,继而就冷笑了起来:“司徒琏,你会后悔的。”

“我会让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司徒琏冷冷地说,微微俯身就把司徒珏从地上提了起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司徒珏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因为司徒琏提着他已经出了客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去见鬼医,你的命应该可以交换鬼医给我医治眼睛了。”司徒琏冷声说。

司徒珏脸色一白:“司徒琏你敢!”

鬼医向谦的变态之名响彻天下,司徒珏不敢想象如果他落入向谦手中,会遭受何等生不如死的折磨。事实上邱宝阳出事的确是司徒珏的手笔,鬼梦之毒就是司徒珏给那些无辜的人下的,邱宝阳在刑部遇到毒蛇攻击也是司徒珏做的,但是有一点司徒琏猜得没错,司徒珏没有能耐做出鬼梦那样的毒药。那些毒药都是另外一个人给司徒珏的,但是司徒珏并不知道那个神秘人的身份。

司徒珏的目的其实很好猜,就是为了阻止司徒琏的眼睛恢复正常。司徒珏没有直接跟司徒琏交手,是因为他心底其实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司徒琏,所以只能玩儿阴的。这次司徒珏亲身体验了一下,他的实力的确远远不如司徒琏,而他的阴招已经被司徒琏看破了,如今受制于司徒琏,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还是个未知数。

“你死了,父亲不会对我怎么样。”司徒琏声音冷漠地说。而司徒珏心中一沉,他想反驳,却该死地发现司徒琏说的很可能就是事实。

说话间,司徒琏已经提着司徒珏到了墨府。司徒琏吓唬司徒珏说他要把司徒珏交给鬼医向谦,事实上他并没有这个打算,他带司徒珏来墨府,是打算把司徒珏交给向谦的徒弟靳辰。

于是靳辰一大早出门就看到司徒琏又站在了她的院墙上面,还是原来的位置,还是原来的姿势,一点儿都没变。而司徒琏手中还提着被他一掌打晕的司徒珏,因为司徒琏在进墨府之前突然想到靳辰是鬼医之徒这件事是个秘密,他觉得不能让司徒珏知道,所以就把司徒珏打晕提了过来。

“娘亲!”离夜从院外欢快地跑了进来,扑进了靳辰怀中。

靳辰把离夜抱了起来,那边墨青也从房间里面出来了,一家三口的目光齐齐地落在了司徒琏的身上,墨青的眼眸瞬间就有些幽深了。

“又是你这个坏叔叔!你又来爬我家的墙,我要叫苏苏叔叔揍你!”离夜板着小脸看着司徒琏说。

墨青唇角微勾:“小夜,去叫你苏苏叔叔过来。”

离夜认真地点了点头:“好的爹爹!”他让靳辰把他放下,然后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靳辰看到了司徒琏手中提着的司徒珏,心知司徒琏过来有正事,不过也没有要阻止离夜去叫冷肃过来跟司徒琏打架的意思。

“他,你们都认识。”司徒琏话落,手一甩,直接把昏迷的司徒珏从墙上扔了下来,不偏不倚地扔到了靳辰和墨青面前,靳辰确定自己听到了骨折的声音……

“司徒珏做不出鬼梦。”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这次的事情绝对跟司徒珏脱不了干系,但司徒珏并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因为司徒珏实力一般,墨青和靳辰都不把他放在眼中,能让他们忌惮的,是做出鬼梦之毒的人。

司徒琏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把司徒珏送给你们,任凭你们处置。做出鬼梦之毒的那人很可能会来救他,我不方便对付一个用毒高手,交给你们。”

“如果我现在就把司徒珏杀了呢?”墨青语气平静地问司徒琏。

司徒琏面不改色:“我不建议你这样做,如果你非要杀的话,尽管动手。”

“慢走不送。”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司徒琏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说:“雪儿姑娘,我能不能住在这里?”

墨青的脸直接黑了:“滚!”

司徒琏微微皱眉:“曾经你们去五毒教,我招待过你们,所谓礼尚往来,我想在贵府住下,也是想要帮忙。”

“帮忙就不必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们曾经去五毒教,是被胁迫的,无所谓礼尚往来。”

“你们只是表面被胁迫,事实上你们是冲着音攻秘籍去的。”司徒琏声音笃定地说。

“你这样说也没错。”靳辰唇角微勾,“想住我家也不是不可以,让我们看看你的诚意如何。”

“你想要音攻秘籍,”司徒琏十分肯定地说,“音攻秘籍我暂时不能给你们,但我可以把抵御音攻的要诀教给你们。”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墨青看到院外闪过的红色衣角,唇角微微勾起,突然笑了起来:“成交。那就欢迎司徒公子来墨府做客了。”

司徒琏从袖中拿出一张纸,伸手一扔,不偏不倚地落入了靳辰的手中,而这就是他刚刚说要给靳辰和墨青的抵御音攻的要诀。

靳辰接过来,微微点头,那边墨青看着牵着离夜进来的冷肃唇角微勾:“苏苏,这小子曾经挟持了你的小姐姐,你看着办吧。”

冷肃转头,目光落在司徒琏的身上,冷哼了一声说:“还敢送上门来,找死!”

在冷肃飞身而起的同时,司徒琏的手放在了自己腰间的短笛上面,而靳辰开口了:“司徒公子,墨府范围之内,禁止使用音攻。”

司徒琏的手一顿,没有再去拿自己的短笛,反手就把一直在他背上的弓箭给取了下来,对着冷肃的心口就射了一箭。

冷肃轻松躲开之后冷笑了一声:“雕虫小技也敢在我家小姐姐面前放肆,让我来教教你怎么做人!”

冷肃和司徒琏很快就打到了一起,离夜仰头看着,眼睛亮晶晶地说:“娘亲,苏苏叔叔说要教那个坏叔叔做人哎!苏苏叔叔真是个大好人!”

靳辰直接笑了:“小夜,你苏苏叔叔只是在讲笑话,不要当真。”冷肃也是够了,一个杀手头子要揍人之前竟然义正言辞地说要教别人做人,他自己在天下人眼中就是个恶贯满盈的坏人好嘛?

离夜笑嘻嘻地说:“苏苏叔叔就是个好人!”

司徒琏的实力高于冷肃,但是因为靳辰说在墨府范围之内不允许使用音攻,司徒琏只能用弓箭和拳脚,最后输了倒也不是因为他实力不济,而是因为打着打着魏琰也加入了战局,嗨嗨地跟冷肃联手对付司徒琏,还美其名曰是“招待”上门的“贵客”。

最后司徒琏被打得有些狼狈,不过也如愿在墨府住了下来。住在墨府的人都生活得很安逸很舒服,司徒琏却是完全相反的待遇,因为他的住处是墨青授意风清专门给他安排的。不仅在距离墨青和靳辰的院子最远的一个偏僻角落,而且条件是墨府所有院子里面最差的,没有之一。

司徒琏倒是根本不在意一样,对他来说,他想待在墨府,现在如愿以偿了,至于居住条件对他来说其实无所谓,因为他在被司徒贤重视之前的那十几年,在五毒教里住的地方特别差,可以算是从小吃苦到大的。

墨青已经让人传消息出去,说那几百条命案都是五毒教的人在作祟,五毒教重出江湖的消息也很快就传遍了天下。

墨青和靳辰并没有把司徒珏交给刑部,司徒珏这个麻烦被司徒琏专门送到墨府来,靳辰和墨青没什么好怕的。墨府人不多,但综合实力绝对够强横,只要有人胆敢来墨府找麻烦,结果必然是有来无回。

向谦非要把司徒珏带走,靳辰也没有阻止,虽然明知司徒珏落入向谦手中绝对会过得很销魂。

大年初三,靳月来墨府找靳辰。

“五妹,邱公子真的会没事吗?”靳月一脸担忧地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放心,他很快就能回来了。”

靳月神色有些气愤地说:“邱公子明明是好心,却被人这样陷害,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靳辰唇角微勾摇了摇头:“哪有什么公平?人善被人欺嘛,这很正常。”

靳月叹了一口气:“我还是相信好人多的。”

靳辰拍了拍靳月的肩膀:“坚持你相信的就好,大胖会保护你的。”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颗纯善的心真的难能可贵。邱宝阳和靳月身上其实有相似之处,他们都待人真诚善良,这也是他们能够走到一起的原因。邱宝阳没有做错什么,而他原本就是个很聪明的人,想必经过这次,也可以成长起来。从实力来说,邱宝阳作为向谦的高徒,绝对不是个弱者。如果他有能力保护自己和靳月,并且两人能够始终坚持自己心底的那份善良,靳辰都会佩服他们。在这之前,靳辰愿意给邱宝阳提供一些庇护和帮助。

此时靳月和靳辰姐妹俩在墨府的花园里散步,走过一个拐角,就看到前面有一道暗红色的身影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

“五妹,那是什么人?”靳月问靳辰。住在墨府的人靳月都不陌生,除了面前这个。

司徒琏转身,面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靳辰对靳月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必在意。”话落就带着靳月走了另外一个方向。

独自留在原地的司徒琏微微蹙眉,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明明一直在对靳辰示好,为什么靳辰始终不为所动,对他还是这么不友好呢?

司徒琏之所以只拿了抵御音攻的要诀出来给靳辰,没有把音攻秘籍拿出来,其实是因为他打算留着音攻秘籍,用来交换靳辰给他医治眼睛。只是他又隐隐觉得现在还不是一个好时机,至少要先把邱宝阳救出来,如果邱宝阳得救了,或许他就不需要靳辰出手了,到时候音攻秘籍或许还能派上别的用场。

“小黑你别跑啊!”

司徒琏正准备回自己在墨府住的院子,突然听到了离夜的声音。下一刻,离夜直接冲过来撞到了司徒琏的身上,司徒琏俯身就抱住了离夜。

离夜看着小鹿已经跑远了,挥舞着小拳头说:“小黑你不跟我玩儿,我就把你送给安安弟弟!”离夜说完才发现自己在司徒琏怀中,小脸立刻板了起来,“坏叔叔,你快放我下去!”

司徒琏没有把离夜放开,而是对着离夜神色认真地说:“我不坏。”

“你骗人,你就是坏叔叔!”离夜一脸严肃地说。

“我没有骗人。”司徒琏说,“我的眼睛真的看不到。”

离夜皱了一下小眉头,然后凑近看了看司徒琏异于常人的双眼,还伸出小手摸了摸,有些不确定地说:“好像是真的哎!”

“是你娘在骗你。”司徒琏对离夜说。他倒想要看看离夜发现靳辰骗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娘亲才不会骗我呢!”离夜十分傲娇地说,“这是娘亲在跟我开玩笑,只是我没有领会而已。”

司徒琏沉默,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孩子怎么对靳辰那么信任?差别对待也太明显了。

“坏叔叔,你为什么要住在我家?”离夜看着司徒琏神色认真地问。

“我是来做客的。”司徒琏说,“你可以叫我司徒叔叔,我不坏。”

“苏苏叔叔说,只有坏人才会说自己不是坏人,好人不用说,大家都知道的啦。”离夜看着司徒琏说,“所以坏叔叔你还是坏叔叔。”

司徒琏再次沉默,因为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除夕之夜的命案已经过去四天了,疑犯邱宝阳被抓到刑部还没有放出来,但是案件也没有什么进展。司徒珏被司徒琏扔到墨府也已经过去两天了,他已然被向谦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但是并没有人前来救他,也没有人再对邱宝阳做什么。

“再等下去,司徒贤该出现了。”靳辰说。向谦已经用他自己的方式,逼司徒珏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按照司徒珏所言,鬼梦之毒是一个神秘人送给他的,而他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谁,也没有看到那人的容貌或者其他的特征。如若这样的话,那人未必跟司徒珏有什么关系,也有可能就是想利用司徒珏对付向谦师徒。

墨青微微点头:“留着司徒珏的性命即可,等司徒贤出现再说。”得益于司徒琏提供的要诀,靳辰和墨青这会儿已经知道了抵御音攻的方法,不管是司徒琏还是司徒贤,对他们来说都没那么大的威胁了。

“有点麻烦的是怎么给大胖洗脱嫌疑。”靳辰若有所思地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毕竟是几百条人命,如果只是放出消息说是五毒教在作祟,其实无法让邱宝阳摆脱这一切,因为五毒教对一般人来说只是个传说中的存在,而邱宝阳是真正跟他们的亲人接触过的疑犯,他们更会相信就是邱宝阳在作恶。

墨青想了想之后说:“让司徒琏带着司徒珏去刑部自首吧。”

靳辰微微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墨青到了司徒琏的院子的时候,司徒琏正坐在院中独酌。一轮明月高悬,夜色很美,可惜司徒琏根本看不到,他自己一个人显得有些寂寥。

“墨王爷。”墨青走近,司徒琏凭借声音和气味很容易地认清了他的身份,开口叫了一声。

“司徒公子。”墨青在司徒琏对面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地说,“如果你想要邱宝阳为你医治的话,就去把他救出来吧。”

司徒琏愣了一下:“可是雪儿姑娘说了不要我去救邱公子。”

墨青听到司徒琏还管靳辰叫雪儿姑娘,眼眸微暗说:“你应该称呼她为墨王妃。”

司徒琏又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说:“好。”

“明日你带着司徒珏去刑部自首,说明你们的身份。”墨青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沉思了一下:“墨王爷的意思是,我表明身份,然后告诉所有人说因为司徒珏不想让邱公子为我医治眼睛,所以才陷害邱公子?”

“没错。”墨青微微点头,“你可以选择拒绝,然后现在离开这里。”

司徒琏微微摇头:“我接受。”

墨青很快就走了,司徒琏面对着墨青所在的方向神色莫名。墨王妃?他不喜欢这个称呼,他还是感觉叫靳辰“雪儿姑娘”比较好听,刚刚答应墨青只是因为他不想跟墨青争辩这种事情,反正嘴长在他身上,到时候他怎么叫墨青管不着。

第二天一早,靳放和刑部尚书杨明都收到了消息,有人前来自首,声称是那几百条命案真正的凶手。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靳放和杨明很快到了刑部,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刑部外面的鸣冤鼓旁边,身边还躺着一个人,不知死活。一群官兵把他们围了起来,双方对峙着还没有动手。

“靳将军,杨大人,就是那个男人说要来自首。”

听到属下的禀报,杨明神色一正,目光落在司徒琏身上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司徒琏的眼睛异于常人,应该是个瞎子。

“阁下是何人?”杨明看着司徒琏大声问。

“五毒教三公子,司徒琏。”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然后又低头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司徒珏说,“这是我大哥,那些人都是他毒死的,我带他来自首。”

靳放神色严肃地问:“司徒公子,你说人都是你大哥毒死的,有什么证据?”

因为听说有人主动投案自首,刑部外面很快聚集了大量的百姓,目光纷纷落在了司徒珏和司徒琏兄弟俩的身上。

“不需要证据。”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在下也是邱公子的病人之一,邱公子答应为在下医治眼睛,只是还在收集药材的时候邱公子就出了事。是我大哥不愿意让邱公子为我医治,他的实力又不如我,所以就想出了这样阴损的办法,诬陷邱公子入狱。”

司徒琏话落,一片哗然,就连靳放和杨明都很意外。这事儿跟五毒教有关,其实很多人都听说了,因为这两天流言传得沸沸扬扬,说是五毒教的人做的,但是流言并没有具体说是五毒教哪个人做的,很多人都是半信半疑。

如今,五毒教教主的两个儿子突然出现,三儿子抓了大儿子来投案自首,而司徒琏讲出他为何认定司徒珏就是凶手的原因,在众人听来其实很合理。

这个世间不乏兄友弟恭,兄弟反目自相残杀的也不少,武林门派里面为了争权夺利,这样的事情更是层出不穷。

司徒琏虽然是个瞎子,但是一看就实力不凡,因为他的实力威胁到了他的大哥司徒珏,司徒珏奈何不了司徒琏,所以就用了阴招,对付可以让司徒琏的眼睛恢复正常的邱宝阳,目的是让司徒琏永远都是个瞎子,这个逻辑没有任何问题。

“司徒公子,你可知你这样做,你大哥就是死罪?”靳放看着司徒琏大声问。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他不仁我不义,我带他来自首,不是为了伸张正义,只是想要你们把邱公子放了,让邱公子为我医治。”

司徒琏这番话一说出来,可信度就更高了。五毒教曾经是江湖上凶名不亚于断魂楼的存在,如今重出江湖,也没有人相信五毒教的人会是好人。司徒琏作为五毒教教主的儿子,如果说他抓了自己的兄长司徒珏来自首,是为了伸张正义大义灭亲的话,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相信。而司徒琏就这么明明白白地说,他把司徒珏送上断头台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让邱宝阳被放出来,然后就可以为他医治眼睛。这样的言论,很自私很冷血,但这就是一个五毒教的公子应该有的样子。

“啊!我想起来了!有一天傍晚,我亲眼看到那个司徒三公子去邱府求医了!”人群中有人突然惊呼了一声。

很快,又有其他人说他们也都看到过司徒琏去向邱宝阳求医。这是事实,因为当时司徒琏去的时候虽然是傍晚,别的病人几乎都走了,但是附近也有人路过看到。

如此一来,这件事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就是因为五毒教的内斗让邱宝阳遭受了无妄之灾!

“杀了那个凶手!血债血偿!”人群中有人高呼了一声。

很快有很多人附和了起来,纷纷要求刑部处死司徒珏,而这些人在不久之前还都认定邱宝阳是害死他们亲人的凶手。

靳放和杨明对视了一眼,靳放高声说:“安静!此事非同小可,明日将会开堂审案,届时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围观的群众看着司徒珏被官兵戴上镣铐押进了刑部,司徒琏依旧站在那里。突然有人高喊了一声:“邱公子是清白的,怎么还不把他放出来?我家老母亲病了,等着邱公子医治呢!”

“是啊!是我们冤枉邱公子了!邱公子妙手仁心,必须立刻放出来!”又有人高喊。

……

靳放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待明日开堂过后再放人!”

司徒琏走了,围观的百姓也纷纷散去,就站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上面的靳辰摇了摇头说:“人心啊!”

被靳辰抱在怀中的离夜一脸认真地问靳辰:“娘亲,大胖叔叔是不是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嗯。”靳辰微微点头。百姓中有耳聪目明的人,但更多的是人云亦云的人。他们盯着的,就是自己能够目之所及的利益。短视,遇事缺乏思考,感情常常压倒理智,这些都必然导致他们很容易被左右。这次的事情,司徒琏出现所说的话都是真的,的确是司徒珏为了阻止邱宝阳给司徒琏医治眼睛,所以蓄意陷害邱宝阳。饶是如此,墨青还是提前暗中派人散播了五毒教的消息,因为这对百姓来说很有用。

靳辰带着离夜刚刚回到墨府没多久,关无涯来了。

“靳辰,那个司徒琏是不是就是当初劫持你的人?”关无涯问靳辰。司徒琏曾经为了颜若惜,试图杀了关无涯祖孙俩和靳辰的四哥靳飞宇。关妍之见过司徒琏,跟关无涯描述过司徒琏的样子,最明显的特征有两个,穿一身暗红色的衣服,是个瞎子。所以关无涯今天听说有人去刑部自首的时候就想到了司徒琏。

“嗯。”靳辰微微点头,“不过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关爷爷不用担心司徒琏再对你们出手。”

关无涯微微点头:“既然你这样说,那老夫就放心了。”关无涯的确很担心司徒琏找他们麻烦,关无涯自己倒是没关系,他主要担心的是关妍之和靳飞宇,毕竟司徒琏曾经重伤了靳飞宇,还把假扮关妍之的靳辰给劫走了。

关无涯刚走,靳放来了,一来就开门见山地问靳辰:“小五,你是不是认识那个五毒教的三公子?”虽然司徒琏说的话很合理,靳放也信了,但靳放直觉司徒琏的突然出现,应该跟靳辰有关系,虽然司徒琏根本没有提到过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对,司徒琏现在在墨府做客。”

靳放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想了想又微微皱眉:“如此一来,邱公子的罪名是洗清了,但是如若我们处死了五毒教教主的长子,必然会招来很大的麻烦。”

靳辰唇角微勾:“老爹不用担心这个,该判案就判案,处决可以挑个日子再进行,在那之前,我会把该解决的事情解决掉的。”

靳辰和墨青选择在这个时候让司徒琏带着司徒珏去自首,目的就是为了洗脱邱宝阳的嫌疑,因为这件事再拖下去依旧是个僵局,尽早打破现在的局面,才能掌握主动权。

司徒珏能不能死,要怎么死,这的确都是问题。五毒教的实力不容小觑,墨青和靳辰学了能够抵御音攻的要诀,但五毒教并不只有音攻。靳辰不是特别担心司徒贤,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司徒琏暂时跟他们站在一起。

靳辰很清楚,想要让邱宝阳没事,必须把真凶司徒珏推出去,而这必然会导致招惹到五毒教的后果。靳辰和墨青当时同意司徒琏住进墨府是有原因的,原因之一就是如若司徒贤出现,不管是要救司徒珏还是要为司徒珏报仇,只要是他们父子的事情,全部都可以让司徒琏去解决。因为事实上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五毒教的内斗引起的,司徒琏想要让邱宝阳为他医治眼睛,就必须把五毒教的这些麻烦都解决掉,本来这些麻烦就都是司徒琏招惹来的。

靳放微微皱眉:“五毒教的恶名不亚于断魂楼,你们小心一点。”

靳辰唇角微勾,看到冷肃正好在门外,就招手让冷肃过来,指着冷肃问靳放:“老爹你知道他是谁吗?”

靳放打量了一下冷肃:“这不是你的义弟吗?叫苏苏?”

靳辰对着冷肃眨了眨眼:“告诉我家老爹,你的真名叫什么?”

“在下冷肃。”冷肃一本正经地对着靳放拱了拱手。

靳放差点一头从椅子上栽下去,目瞪口呆地看着冷肃:“你是断魂楼楼主?”

“如假包换。”冷肃唇角微勾。

靳放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小五,你怎么跟断魂楼扯上关系了?”

靳辰笑得一脸得意:“老爹,只要拳头够硬,没什么不可能。”

“小姐姐英明神武天下无敌。”冷肃一脸崇拜地看着靳辰说。

靳放再次目瞪口呆:“小五,你是给这小子用了什么迷魂药吧?!”

------题外话------

友情推荐——【娇妻如蜜深深爱】作者:小米悠悠

第一次酒吧相遇,他一脚踩在醉鬼的头上,出口的话狂妄肃冷,“敢碰她一下,我就剁碎了你!”

这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

第二次,商场里那个突然而霸道的吻…

第三次…

她,顾念,低调且从容,却从此在被劫色的路上,越走越远!

霍澜清,豪门贵胄,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如果你觉得他是活菩萨,那就错了!

不过,纵然活菩萨也有心动难耐之时,尤其是撩完了他还不认帐,真当他是菩萨了!

于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尝过了她的甜如蜜糖,还如何罢手?

温情轻松无虐,虐渣灭小人,男主深情专一,女主聪明坚强,双处双洁!

他说,生,你是我的人;死,你是我的鬼!

他说,你,是我的全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