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好一朵奇葩的小莲花/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放离开墨府的时候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头子竟然是他女儿的小弟?靳放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并且再次意识到一件事,他那个排行第五的女儿,绝对是个黑白通吃的主儿。

靳辰选择让冷肃对靳放表明身份,靳放也知道靳辰的意思,靳辰是想让靳放知道,她有办法对付五毒教。五毒教再厉害,也不过就是跟断魂楼齐名而已,那还是曾经的五毒教。如今断魂楼的楼主都变成了在靳辰面前乖顺无比的小弟,靳辰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靳放走了之后,冷肃嬉皮笑脸地对靳辰说:“小姐姐,你家老爹刚刚的脸色好有趣啊!”冷肃才不在意靳放觉得他被靳辰下了迷魂药呢,当初冷肃还配合靳辰演戏,让向谦以为靳辰真的给冷肃下了可以迷惑他心智的药,从向谦那里骗了好多宝贝。

靳辰似笑非笑地说:“还好你没管他叫义父,不然他的脸色会更加有趣。”

冷肃笑了起来:“下次有机会试试!哈哈!”

“话说回来,苏苏你家义弟呢?应该有消息了吧?”靳辰问冷肃。过年之前秦骁就被册封成了雪狼国的太子,秦朔已死的消息传遍了天下。靳辰知道冷肃其实很在意冷无忧,必然会派人去打探冷无忧的消息,这会儿应该有消息了。

冷肃有些不耐烦地说:“没消息,谁知道他死哪儿去了!”

靳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不要这么口是心非,找不到就接着找。”

冷肃轻哼了一声:“说不定是他自己躲起来了。”

冷肃的确在收到消息之后就派人去找冷无忧了,然而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冷肃派去的人确定朔王府的那具尸体是假的,秦骁真的放了冷无忧离开雪狼国王城,冷无忧出城之后是朝着夏国的方向来的,但是半路上突然失踪了,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表明冷无忧去了哪里。

“再找找吧。”靳辰对冷肃说。其实靳辰不喜欢冷无忧这个人,但冷无忧对冷肃是真的很好,冷肃也是真的在乎冷无忧这个兄弟的。

第二天,大年初五,是刑部开堂审案的日子。

司徒珏已经醒了,不过全身没有任何力气,因为向谦给他下了很多种毒药,折磨得他生不如死,导致他内力全部丧失。他被绑着粗重的锁链带到了刑部的公堂上面。

邱宝阳也被带到了刑部公堂上面,不过身上没有任何用过刑的痕迹,也没有枷锁,甚至公堂上面还给邱宝阳设了一个座位,因为邱宝阳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主要疑犯,而是主要证人了。他依旧是那副白白胖胖的样子,不过之前逢人便笑的胖子如今看起来严肃内敛了很多,目不斜视地坐在那里。

靳放安排百姓可以在公堂外听审,一大早外面就聚集了大量的百姓,在开堂之前就一片嘈杂。

司徒琏也来了,就站在人群里面,他周围几米都是空地,因为没有人敢跟他站在一起。

这次的命案靳放是主审,刑部尚书杨明从旁辅助,在司徒珏和邱宝阳都到了之后就开堂了。

靳放是个带兵打仗的将军,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审案子,倒也没有拘泥于形式,一开口就明知故问“堂下何人”,而是直接看着司徒珏问了一句:“司徒珏,除夕夜你在哪里?”

司徒珏全身无力地趴在地上,垂着头一言不发。靳放一挥手,就有官兵过去强制性地把司徒珏的脑袋给抬了起来。司徒珏看着靳放突然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你们敢动我,不会有好下场的!”

靳放面色冷然地说:“司徒珏,你弟弟声称你就是除夕命案的凶手,你有什么辩解?”

司徒珏状似癫狂地笑了起来:“就是我杀的,那又怎么样?我是五毒教的少主,你们敢动我吗?”

“犯人已认罪!”靳放冷声说,“压下去,择日问斩!”

司徒珏神色一僵:“你们谁敢动我?!你们是在找死!”

骂骂咧咧的司徒珏被拖了下去,围观的百姓发出一阵欢呼。司徒珏刚刚已经当众认罪,杀害他们亲人的凶手已经伏法,而邱宝阳确实是无辜的。

“邱公子可以回去了。”靳放看着邱宝阳神色淡淡地说。

“多谢靳将军和杨大人还在下清白。”邱宝阳十分客气地对着靳放和杨明拱了拱手。

“邱公子!”

邱宝阳刚出刑部大堂,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神色一喜,抬头就看到靳月站在不远处。

邱宝阳大步走了过去,心知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他在距离靳月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拱手叫了一声:“月儿小姐。”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靳月看着邱宝阳十分高兴地说。

附近的未婚单身公子看着邱宝阳的眼神都是赤裸裸的羡慕嫉妒,他们的女神要嫁人了,对象竟然是一个其貌不扬的胖子,看起来女神还很喜欢这个胖子,难道邱宝阳的才华真的可以弥补颜值的不足?还是说女神喜欢的就是这一款?

“大胖叔叔!”人群中跑出来一个钟灵毓秀的小男孩,正是离夜。而离夜身后还跟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很多人看到立刻避开了三米远,因为这是鬼医向谦。

邱宝阳把离夜抱了起来,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说:“小夜有没有想大胖叔叔啊?”

“有的。”离夜笑嘻嘻地说,“师公也很想大胖叔叔。”

邱宝阳一脸感动地看向了向谦:“师父……”

“臭小子!”向谦抬手就朝着邱宝阳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好人没好报,人善被人欺,你就是不信!现在信了吧?你累死累活地给人看病,到头来根本没有人相信你是个好人,你说你是不是蠢?”

向谦的声音之大,足够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有些人默默低头红了脸,是羞愧的。因为当初他们的亲人都是满怀希望去找邱宝阳看病的,邱宝阳也很认真地给他们诊断并且开了药方,分文未收,那会儿他们都感恩戴德地说邱公子真的是个宅心仁厚的神医。可是后来一出事,他们根本没有人相信邱宝阳是清白的,甚至还叫嚣着让邱宝阳血债血偿。如今真相大白了,这些人都知道冤枉了邱宝阳,但也没有做什么,甚至不少还在想着这两日找邱宝阳看病。

“徒儿还有很多要向师父学习。”邱宝阳十分谦恭地对向谦说。

向谦轻哼了一声,扫视了一圈,语气不善地大声说:“老夫这个徒弟学艺不精还没出师,从今天开始谢绝一切求医!你们谁想要看病的,有胆子就去找老夫!”

向谦的话让在场的人心中都抖了抖,他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去找向谦求医啊!

向谦看着那些人的脸色,冷哼了一声。这些人不过是看邱宝阳老实,好欺负罢了。如果这事发生在向谦身上,他早就大开杀戒了。

“多谢师父。”邱宝阳对向谦行了个大礼。不过短短几天时间,邱宝阳也成熟了不少。他以前也不是傻,当初选择为人医治他也是有目的的,想要趁此机会锻炼自己的医术。后来发生的事情是个意外,但也足够邱宝阳看清楚一些事情。邱宝阳有他自己的坚持,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变成第二个向谦,但他是会成长的,会让自己慢慢变得强大,只有真正强大,才有任性的资本,这就是他这次得到的一个教训。

墨府里设宴欢迎邱宝阳归来,府里的人都在,包括司徒琏。

所有人都热热闹闹地说说笑笑的时候,只有不请自来的司徒琏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格格不入。离夜跑到司徒琏身边,拉了拉他衣服的袖子:“坏叔叔,你怎么都不说话?”

司徒琏伸手轻抚了一下离夜的小脑袋说:“我不喜欢说话。”

离夜撇嘴:“那好吧,我不打扰你了。”

离夜跑了,司徒琏神色有些无奈,他其实很想跟人说话,也很想跟离夜在一块儿,只是这个充满人情味儿的墨府里,似乎根本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司徒琏也知道,他原本出现在这里,就只是来求医的,如今眼睛没治好,倒是给邱宝阳带来了一场无妄之灾。

宴会结束了,邱宝阳打算到靳家去看看靳月,之前在外面人多眼杂都没说几句话。

邱宝阳刚刚出门就被司徒琏叫住了:“邱公子。”

邱宝阳转身看着司徒琏,神色淡淡地问:“司徒公子的药材找齐了吗?”

司徒琏微微点头:“找齐了。”

邱宝阳面无表情地说:“为你医治的事情改日再说吧。”

司徒琏点头:“也好,麻烦邱公子了。”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听着邱宝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他虽然看不到,但是能够感觉到,邱宝阳变了一些。他最初见到邱宝阳的时候,邱宝阳真的是个很单纯很热情的年轻人,如今邱宝阳说话内敛了很多,而且司徒琏总感觉,邱宝阳或许不会再无条件为他医治了。

司徒琏猜得没错,邱宝阳的确没打算再无条件为司徒琏医治。当然了,邱宝阳并不是想效仿他的师父向谦,凡是求医的人都要提出一个极其苛刻的条件,完成条件才会给人医治。

只是如今向谦已经当众放话,说邱宝阳学艺不精还未出师,不能给人医治,直接断了那些人不管大病小病都想过来找邱宝阳的心思。邱宝阳觉得这样挺好的,一方面向谦的医术邱宝阳的确还没有学完,另外一方面邱宝阳觉得自己应该沉淀一下,成熟一点,修身养性,做一个真正的聪明人。

只是司徒琏的眼睛是邱宝阳一开始就答应给他医治的,如今司徒琏能够住进墨府,就说明他这个人对于靳辰和墨青是有什么价值在的。所以邱宝阳打算先跟靳辰商量一下,看看靳辰有没有什么事情要求司徒琏做,或者司徒琏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是靳辰想要的,然后再对司徒琏提条件。

邱宝阳一点儿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因为他这次的无妄之灾的确就是司徒琏带来的,而且还害死了几百个无辜的人。不是邱宝阳的错,也不能算是司徒琏的错,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们的确都跟那些人的死有关,邱宝阳不会逃避这件事。

关于千叶城除夕命案的事情已经以极快的速度传开了,最终被抓起来的真凶是五毒教的大公子司徒珏,而靳放请示过夏皇之后,将司徒珏的问斩日期定在了半月之后。

如此这件事情算是有了个定论。关于五毒教重出江湖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天下,引起了江湖各大门派的注意。而随着五毒教大公子在千叶城大开杀戒并且被抓起来要问斩的消息传开,很多人都在观望五毒教接下来会不会采取什么行动营救司徒珏,甚至是报复某些人。

邱宝阳当天从靳将军府回来之后就来找靳辰了。

“师姐,多谢!”邱宝阳一见到靳辰就对着她行了个大礼。邱宝阳知道,是靳辰一直在暗中护着他,如果没有靳辰的话,他不可能安然无恙地脱身。

“别废话,有事直接说。”因为看离夜的玩具都没太大意思,靳辰正在给他做一个藤球,让他跟宋安翊和其他的小孩子一起玩,还能顺便锻炼身体。

“我想问师姐,要不要给司徒琏医治眼睛?”邱宝阳问靳辰。

靳辰无所谓地说:“那是你的病人,你决定就好。”靳辰从来都不觉得邱宝阳蠢,她知道邱宝阳是个很有想法的人。

“那司徒琏那里有没有什么师姐想要的东西?或者想让他做的事情也可以提出来。”邱宝阳问靳辰。他是打算给司徒琏医治的,来问靳辰的目的是想让靳辰趁着这个机会提点条件。

靳辰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唇角微勾抬起了头,看着邱宝阳说:“还真有,你就告诉司徒琏,让他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你就为他医治。”

邱宝阳点头:“如此甚好。”

第二天,司徒琏主动过来找邱宝阳,邱宝阳把靳辰的意思转达了一下,司徒琏似乎也不意外,拿出一本册子给了邱宝阳。

“这就是雪儿姑娘要的东西。”司徒琏对邱宝阳说。

邱宝阳接过来翻开看了一眼,发现是一本乐谱,还有一些口诀。邱宝阳没什么习武天分,对此几乎一窍不通,收起来之后对司徒琏说:“等我师姐看过之后我再给你答复。”

司徒琏再次确认,邱宝阳真的变了一些。司徒琏知道,虽然他请不到靳辰为他医治,但如果他拿出的东西不能让靳辰满意的话,邱宝阳也不会再为他医治的。所以司徒琏微微点头说:“也好,那我等邱公子的消息。”

邱宝阳找到靳辰的时候,靳辰正在教离夜踢藤球。靳辰亲手做的藤球很精致,离夜喜欢得不得了,很快就爱上了这项运动,打算自己学会了之后就去教一下安安弟弟,这样安安弟弟一定会更加崇拜他的。

“师姐,这个给你。”邱宝阳把司徒琏给他的小册子给了靳辰。

靳辰让离夜自己去玩,她在院中石桌旁坐下,翻开看了两眼,发现音攻秘籍跟普通的武功秘籍大有不同,她竟然有些看不懂。

正在靳辰兴致勃勃地打算再研究一下的时候,司徒琏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修习音攻,需要有很高的内力,而且必须对某样乐器有很高的造诣,这两样缺一不可。”

靳辰转头就看到司徒琏就站在她右后方的院墙上面,还是一样的位置,一样的姿势,靳辰都感觉有些习惯了,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这真是一朵爱爬墙的奇葩。

靳辰神色莫名地问司徒琏:“你的意思是,不管内力多高,如果不会奏乐的话,也无济于事?”

司徒琏微微点头:“没错。”

“什么乐器都可以?还是只能是短笛?”靳辰又问了一句。司徒珏和司徒琏兄弟用的音攻武器都是短笛,司徒贤也是。靳辰比较好奇音攻的秘籍是不是限定了乐器的种类。

司徒琏微微摇头:“不,短笛是最简单的一种,也最方便随身携带。如果用琴的话,威力最大。”

靳辰微微挑眉:“那你为何不用琴?”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不会。”

靳辰表示司徒琏的理由很直白很合理,她对司徒琏说:“多谢告知。”接触得多了一点,靳辰发现司徒琏这个人其实并不坏,曾经的他只是太相信颜若惜所以被利用了而已。当然,也不能说司徒琏是个好人,因为他骨子里也有冷血的一面。靳辰觉得跟司徒琏打交道不费力,因为这个男人事实上很聪明,而且愿意讲道理。

“不用。”司徒琏微微摇头,“不知雪儿姑娘擅长哪种乐器?”

靳辰唇角微勾:“哪种都不擅长。”墨青曾经试图教靳辰弹琴来着,不过靳辰不是很感兴趣,只是配合墨青增加点生活情趣而已,其实学到的东西特别有限,对修炼音攻来说应该根本没有用。

听到靳辰的话,司徒琏沉默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雪儿姑娘这么聪明,想必可以很快学会的。”

“你怎么知道我师姐很聪明?”邱宝阳反问司徒琏。

司徒琏怼了回来:“难道邱公子认为雪儿姑娘不聪明吗?”

邱宝阳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靳辰无语地说:“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邱公子,药材都已经备好了,今天是否可以开始为在下医治?”司徒琏依旧站在墙上,对着邱宝阳所在的方向说。

邱宝阳倒也没有再为难司徒琏,微微点头说:“可以,你随我过来吧。”

司徒琏转身,即将从墙上下去的时候,就听到了离夜的声音:“娘亲,球球好好玩啊!我要去找安安弟弟一起玩儿!”

“好。”靳辰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司徒琏耳中,司徒琏下意识地转头朝着靳辰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他的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但他脑海中有一个温柔浅笑的美丽女子,越来越清晰。

靳辰带着离夜,以及离夜的小鹿和藤球,一起去了安平王府。看到离夜和宋安翊很快玩得不亦乐乎,安平王妃笑着说让离夜在安平王府住几天,因为宋安翊天天一睁眼就念叨着要找他的小夜哥哥玩儿,靳辰表示完全可以。

所以靳辰离开安平王府的时候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路过天香楼的时候,靳辰进去点了几个菜说要带走,在等待的时候,看到天香楼对面的墨香阁,她抬脚走了过去。

墨香阁所在的地方是曾经的翰墨轩,也是靳辰第一次遇到冷无忧的地方。翰墨轩以前是无忧阁的产业,不过如今无忧阁已经不存在了,翰墨轩是冷无忧最后失去的一处产业,抢走翰墨轩的依旧是魏琰。

墨香阁也是个书店,店内的风格跟原本的翰墨轩有些不同,不过也有相同的地方,一楼卖一些基础的书籍,二楼卖一些精品书籍。因为魏琰如今在千叶城生活,有他盯着,千叶城各处的生意都越来越好了,墨香阁的生意也比曾经的翰墨轩好很多,虽然走的依旧是高档书籍的路线,但是因为种类齐全而且经常有比较少见的书出现,每天客人都很多。

墨香阁二楼设置的有雅座,想要坐下品茗价格不菲,不过这已经成为了千叶城的贵族公子小姐们附庸风雅的新方式,二楼仅有的几个位置几乎就没有空下来过。

靳辰上了二楼,坐在窗边的一个年轻男子起身笑着叫了她一声:“五表妹。”

对于在这里遇到自己名义上的表哥,四皇子夏毓敏,靳辰表示不意外也不惊喜,完全无感。她微微点头叫了一声:“四皇子。”

听到靳辰对他的称呼,夏毓敏眼眸微闪,依旧在笑:“相请不如偶遇,我请五表妹喝杯茶,五表妹赏个脸吧。”

夏毓敏并没有跟其他人坐在一起,自己占了一张桌子,桌上摆着茶具,还有一本翻开的书。

靳辰神色淡淡地走了过去,在夏毓敏对面坐了下来,夏毓敏招手让清秀的侍女去换一壶新的茶水,然后对着靳辰微微一笑说:“母妃昨日还在说,要请五表妹进宫去坐坐。”

靳辰看到夏毓敏面前放着的竟然是一本医书,就神色淡淡地问:“四皇子对医术有兴趣?”

夏毓敏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擅此道,只是最近母妃总是头疼,太医用了很多方法也不见成效,我想看看书中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方子。本来前些日子还想着请那位邱公子为母妃医治,谁知出了那样的事,鬼医放言邱公子不再为人看诊了。”夏毓敏话落,突然眼睛一亮看着靳辰说,“那位邱公子是五表妹的好友吧?不知五表妹能不能帮个忙,请那位邱公子破例为母妃医治?”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鬼医的规矩,我也没有办法。”

夏毓敏无奈苦笑:“那就不麻烦五表妹了。”

茶来了,靳辰没喝一口就起身了:“我还有事,告辞。”话落转身就走。

夏毓敏端起一杯冒着热气的茶,看着靳辰的背影,眼眸变得有些幽深了。

靳辰只是把遇到夏毓敏当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去对面天香楼拿了她点的菜之后,就提着食盒翻身上马回墨府去了。

吃饭的时候,靳辰把司徒琏给的那本音攻秘籍给了墨青,颇通音律的墨青看起来倒是完全不费力,看完之后还认同地点了点头说:“的确很精妙。”不过这应该是司徒琏自己修炼的秘籍,最厉害的音攻秘籍还在司徒贤的手中。

“那你先练吧。”靳辰有些无所谓地说。

“小丫头跟我一起练吧,我教你弹琴。”墨青看着靳辰眼神宠溺地说,他非常喜欢教靳辰弹琴,不过每次靳辰都是兴致缺缺。

“改天看心情吧,我的棍子应该很快就做好了,我要先练一下棍法。”靳辰说。她对音律的确没有太大兴趣,当初想要音攻秘籍也是想找来给墨青练的。墨青精通琴艺,而司徒琏已经说了,用琴作为武器,音攻的威力是最大的,如此非常好。

“也好。”墨青微微点头,准备接下来好好研究一下那本音攻秘籍,等他学会了再教靳辰,靳辰学起来应该就容易多了。

当天晚些时候,魏琰拿着一根仅有一尺来长的棍子过来交给了靳辰:“这是你要的东西,看看行不行?”

靳辰接过那根棍子,入手很沉重。她拿在手中,按了一下棍子上面的一个小机关,原本短短的棍子立刻变长了。棍子看起来是古朴的银色,但并不是银质的,而是玄铁制成的,外面的暗纹透着低调的华丽,看起来很别致。

这跟棍子是靳辰设计的,墨青还改良了一下靳辰设计的机关,里面的机关可不仅仅是让棍子能够随意伸缩改变长度这么简单,触动别的机关,棍子可以变成一杆长枪,或者是一根双节棍,而棍子里面不是空心的,墨青给里面加了好几种杀伤力非常大的暗器。

靳辰试了一下,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不错。”

魏琰表达了他的佩服:“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这样一个武器来的,我都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根棍子的威力了。”魏琰手下有不少能工巧匠,饶是如此,做出这样一根棍子来也花了不少时间。

“你会有机会看到的。”靳辰唇角微勾,打算接下来好好练一下棍法。这个尚武的世界,武器种类繁多,习武之人用得最多的就是刀和剑。靳辰的剑术是专门练过的,非常出众,而且她还有一把极品武器清霜剑,但靳辰还是想尝试一下别的武器。有时候武器也是很重要的,一把独一无二的特殊武器能让人在战斗中占据有利地位,就像曾经萧遥用的那把镰刀。

这边墨青开始研究音攻秘籍,靳辰开始修炼她很感兴趣的棍法,而邱宝阳已经开始准备为司徒琏医治眼睛了。

只是这个过程并不顺利,因为司徒琏拿到邱宝阳面前的药材都是方童找来的,里面有几味十分关键的药物上都被下了无色无味的毒药。也是邱宝阳细心,认真地把所有的药材都检查了一遍才发现。

“这几种药材我都可以为你提供。”邱宝阳对司徒琏说,“不过你也知道,我现在吃住都是我师姐提供的,药材也都是她的,当然不能白给你。”

司徒琏表示理解,相对来说,司徒琏觉得在某些方面,靳辰更像向谦一点。邱宝阳本性善良大方,而靳辰不是狠毒也不是小气,只是处理任何事情都很理智。所以邱宝阳会做出对病人来者不拒分文不取的事情来,靳辰就绝对不会。

“那我去问一下雪儿姑娘吧。”药材有问题,司徒琏似乎也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已经把音攻秘籍给了靳辰,靳辰和邱宝阳答应为他医治,他相信他们会言而有信。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早已经把那本棍法秘籍记在心中的靳辰正在墨府的演武场上面练习棍法,冷肃是她的陪练。本来墨青要陪靳辰练的,靳辰拒绝了,说怕伤到墨青那张好看的脸,至于冷肃嘛,靳辰表示伤到也无妨,她会给冷肃治好的。

司徒琏到了墨府的演武场,就听到了冷肃的声音:“啊!小姐姐你太狠了!我的腰!”

“别分心,我可不会客气。”这是靳辰的声音。

“你还想怎么不客气?”冷肃的声音,“哎呦我去!你这跟破棍子打在身上怎么这么疼?我的膝盖骨要碎了!”

“别装了!给我认真点儿!”

“你能不能对我温柔一点?我觉得你还是用剑比较好看,这跟破棍子不符合你的气质!哎呦喂疼死我了!”

……

司徒琏嘴角微微扯了一下,突然有一种很想笑的感觉。从小到大,司徒琏就没有笑过,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陌生,甚至有些怪异,因为他很不习惯,也不知道怎么笑。但这会儿他就是觉得很好笑,他都能想象到靳辰挥舞着一根铁棍把人打得满地找牙的样子。

靳辰把整套棍法从头到尾练了一遍,看着被打得像个受气小媳妇一样的冷肃,感觉非常爽。

靳辰对着冷肃伸手,唇角微勾说:“来,姐姐抱抱。”

冷肃神色一喜,冲过去抱住靳辰就开始撒娇:“小姐姐,我的胳膊肯定肿了,腿也肿了,我需要安慰。”

靳辰手指微动,那根长长的棍子就变回了一尺来长,被她握在手中,抬起来敲了敲冷肃的肩膀说:“别贫了,谁让你不尽全力的?自己找打。”

冷肃嘿嘿一笑:“小姐姐长得这么好看,我下不去手。”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你可以滚了。”

“我不。”冷肃说着转身,目光不善地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司徒琏,而司徒琏十分神奇地站在演武场的墙上,这会儿还没下来,“小莲花,你不知道这里是墨府禁地吗?”

听到冷肃对他的称呼,司徒琏皱眉:“不要那样叫我。”小莲花?这是什么鬼?听着娘里娘气还傻乎乎的。

冷肃冷笑了一声:“你住在我家,我想怎么叫你就怎么叫你,不服你就滚啊!”

司徒琏依旧皱眉,对着冷肃说:“这是不是你家。”

“我家小姐姐的家就是我家。”冷肃没好气地说,话落还转头对着靳辰眨眼睛,“小姐姐,告诉那朵小莲花,这里是不是我家?”

靳辰唇角微勾:“当然是了。”

冷肃瞬间嘚瑟:“小莲花你听到了!这里是我家!”

司徒琏突然很不想理会冷肃,觉得冷肃很无聊。他微微转头,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说:“我缺几味药材,邱公子说你手中有,能不能卖给我?”

“不能……”冷肃刚一开口,就被靳辰一巴掌拍到了一边儿。靳辰看着司徒琏微微一笑:“当然可以,不过这价钱司徒公子未必出得起。”

“你尽管开价。”司徒琏说。

“你听好了。”靳辰似笑非笑地说,“我要你保证司徒珏被斩首。”

司徒琏微微皱眉,他明白靳辰的意思。事实上他也知道,司徒贤不会看着司徒珏就那样去死的,司徒珏的母亲还活着,而且也是个高手,他们随时有可能会出现,到时候夏国那些官兵根本就挡不住。而靳辰的要求,是让司徒琏保证司徒珏被斩首,也就是让司徒琏去对付五毒教的人,不管是司徒贤还是别的什么人。

“办不到啊?办不到你可以麻溜儿地滚了!”冷肃看着司徒琏说,“说起来这本就是你惹出来的破事儿,你自己不给解决了,给我们招惹麻烦,我们还要给你医治眼睛,哪有这么美的事儿?”

司徒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微点头说:“我答应了。不过能不能先让邱公子为我医治,我不会食言的。”冷肃说得没错,司徒琏也知道这是他招惹来的事情,甚至是他亲手把司徒珏送进大牢的,如果接下来司徒珏的母亲和司徒贤前来救司徒珏,以他们的性格,救了司徒珏之后一定会来找鬼医师徒的麻烦,还会波及靳家,因为是靳放下令将司徒珏斩首的,到时候就会有更大的麻烦。

其实在颜若惜死了之后,司徒琏离开五毒教前来找邱宝阳医治眼睛,就没想过要再回五毒教。他不喜欢那个常年弥漫着毒物怪异气味的山谷,也不喜欢五毒教里面的人,包括他的父亲和兄弟。

如今司徒琏知道,他想要治好自己的眼睛,就必须付出一些代价,这是鬼医师徒的规矩,他愿意遵守。

“那可不……”冷肃再次开口,又被靳辰一巴掌拍到了一边儿。靳辰看着司徒琏说:“药材可以先给你,但是你答应的条件如果办不到的话,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让你再也没有重见光明的机会!”

“哇!小姐姐你好狠!我好喜欢!哈哈!”冷肃绝对是靳辰的头号迷弟。

司徒琏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说了一句:“原来你是这样的雪儿姑娘。”他觉得不意外,因为靳辰煞名在外,他只是觉得很有趣,因为靳辰让司徒琏印象最深的,是她面对离夜的时候温柔亲和的那一面。

“好了,你可以滚了,药材让邱大胖给你就行,该做什么你自己清楚。”靳辰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微微点头:“多谢雪儿姑娘。”虽然靳辰说要挖了司徒琏的眼珠子,但是司徒琏并不觉得靳辰的话过分,反而很感激靳辰能够答应先给他提供药材。

看到司徒琏从院墙上面飞身离开,冷肃没好气地说:“那朵小莲花脑子绝对有病!难道站在墙上会让他觉得自己很高大吗?”

司徒琏向邱宝阳转达了靳辰的意思,邱宝阳也没有怀疑,很快就把药材准备齐全了,说明日就能把药做好,让司徒琏先回去。

司徒琏从邱宝阳那里离开的时候心情还不错,他没有回他在墨府住的院子,而是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暗中去了刑部大牢关押司徒珏的地方。

司徒琏打算接下来晚上都在这里度过了,他答应了靳辰,就要来“看着”,阻止有人劫狱。

司徒琏来得很巧,因为当天半夜,劫狱的人就出现了。

只有一个人,穿着一身夜行衣,脸上还戴着面具,还没靠近大牢的时候就被司徒琏拦了下来,甚至都没有惊动看守的士兵。

“三弟,你闹够了吗?”

听到来人的声音,司徒琏微微皱眉,因为来的人竟然是他的二哥司徒琛。

“二哥,你不是我的对手。”司徒琏冷冷地说。司徒琛的实力甚至都不如司徒珏,所以司徒琏对司徒琛独自前来才会感觉有些意外。

“三弟你什么意思?难道你非要看着大哥死了才甘心?”司徒琛冷声问司徒琏。

司徒琏沉默,就代表默认了。

司徒琛眼眸微闪,突然转头对着身后说了一句:“爹,大娘,我劝不住三弟。”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