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我好像喜欢她/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道黑影从司徒琛身后闪身而出,司徒琏面色微冷,司徒琛果然不是一个人来的!

“琏儿,你有什么话说?”司徒贤看着司徒琏冷冷地说。

“我无话可说。”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并没有打算辩解什么。

“哼!”司徒贤冷哼了一声,“让开!”

司徒琏站在原地未动:“是大哥的错,他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司徒琏话落,跟司徒贤同时出现的黑衣人就拔剑朝着司徒琏杀了过来,司徒贤并未阻止,就在一旁看着。

司徒琏知道这是司徒珏的母亲,司徒贤的原配夫人,名叫林妙音。司徒琏没有跟林妙音交过手,甚至他们都基本没有打过交道,因为这位司徒夫人在五毒教中十分低调,很少出现在人前。

司徒琏和林妙音刚刚交上手,就感觉到身旁有个人掠过,很快进了刑部的大牢,正是司徒贤。林妙音似乎也没想要把司徒琏给杀了,她缠住司徒琏,好让司徒贤可以去救人。司徒琏想要甩开林妙音,无奈林妙音也不是吃素的,完全绊住了司徒琏的脚步。

而没过多久之后,司徒贤就仅凭一己之力,把司徒珏从重兵把守的刑部大牢里面救了出来。

“走。”司徒贤冷冷地看了司徒琏一眼,这话却是对着林妙音说的。林妙音很快甩开了司徒琏,跟司徒贤一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司徒琛也很快离开了。

司徒琏没有去追,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神色有些莫名。他感觉有些怪异,司徒贤和林妙音似乎没有要因为司徒珏而惩罚他的意思,司徒琏甚至没有从林妙音身上感觉到有多少愤怒。他们似乎只是想过来把司徒珏给救走,没想做别的。

这跟司徒琏预想的很不一样,不过他想不通也就不再想了,因为对他来说现在最头疼的是靳辰提的条件他完不成了,因为司徒琏自己很清楚他并不是司徒贤的对手,况且司徒贤还不是一个人来的。

司徒琏回到墨府的时候,先去了墨青和靳辰的院子。他站在院墙上面的老地方犹豫了一下,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心知墨青和靳辰都已经睡下了,还是决定先回去,等明日再说。司徒琏打算跟靳辰商量一下,或者说让靳辰通融一下,他可以拿别的条件来交换。

第二天一大早,在墨青和靳辰收到司徒珏被救走的消息之前,他们先看到了司徒琏,还是在老地方。

“司徒珏被我爹救走了。”司徒琏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说,“我拦不住,但我尽力了。”

靳辰还没说什么,靳扬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看到站在院墙上面的司徒琏神色一冷,不过也没有理会司徒琏,而是看着靳辰说:“小五,太子遇刺了,请邱公子过去看看吧!”

看到靳扬难看的脸色,靳辰神色微变。她原本还在想司徒贤出现得比她想象得要快很多,而司徒琏拦不住司徒贤靳辰也不是很意外,她已经做好司徒贤跑到墨府来找麻烦的准备了,可为什么出事的竟然是太子夏毓杰?

靳扬很快带着邱宝阳离开去了太子府,靳辰和墨青也暗中跟了过去,没有人理会的司徒琏皱眉站在墙上,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原定的邱宝阳今日开始为他医治眼睛,看来又要推迟了。

千叶城的太子府里一片混乱,当下人发现夏毓杰遇刺的时候,夏毓杰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了,没有人知道刺客什么时候来的,更不知道刺客什么时候离开。

夏毓杰受伤太重,一群太医都在满头大汗地抢救,但是他脸色苍白如纸,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在这个时候,刑部大牢里的死囚司徒珏被救走本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可偏偏太子府的大门上,写了四个血红的大字“以牙还牙”。这瞬间就会让人把司徒珏的事情和夏毓杰联系起来,认为这是五毒教在报复,因为夏国判了五毒教的大公子死罪,五毒教的人就以牙还牙,重伤了夏国太子。

夏毓杰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全身上下重伤多处,看起来触目惊心,而他因为失血过多早已经人事不省了。

被靳扬带到太子府的邱宝阳看到夏毓杰的情况心中都是一惊,因为对夏毓杰下手的人实在是太狠了。

原本太医们就都在提心吊胆,生怕救不活夏毓杰自己掉脑袋,看到邱宝阳出现了,太医们都赶紧让出了位置,让邱宝阳去给夏毓杰医治,他们甘心在一旁打下手。

虽然夏毓杰的情况很凶险,夏皇还在一旁看着,但是邱宝阳很快就镇定下来了,心中已经想好了怎么处理夏毓杰的伤势,有条不紊地开始动作。

夏皇面色沉沉地坐在一旁,靳扬微微垂眸,心知这次的事情真的闹大发了。很多人都想到五毒教会报复,但是没有人想到五毒教的报复竟然会落到了太子夏毓杰的身上。

在邱宝阳已经累得快要脱力的时候,终于把夏毓杰的伤给处理好了,他开的药也已经熬好喂了夏毓杰喝下去,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如果太子两个时辰之内醒过来的话,性命就无碍了。”他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只能听天命了。

“你有几成把握?”夏皇面色冷然地看着邱宝阳问。

“七成。”邱宝阳认真想了想之后,神色严肃地说。他已经用上了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夏毓杰是有很大可能保住性命的。

“保住太子的性命!”夏皇话落,又看了夏毓杰一眼,就起身拂袖离开了。

靳扬给邱宝阳递了一杯茶水,邱宝阳一饮而尽之后对靳扬说:“多谢大哥。”

靳扬嘴角微抽,把邱宝阳拉到一边小声问:“你到底有几成把握?”

邱宝阳又认真想了想,然后对靳扬说:“八成。”

靳扬心中微松,就听到邱宝阳接着说:“不过太子伤到了心肺,就算保住了性命,他也很难真正痊愈了。”

靳扬眉头紧皱:“你都没有办法吗?”邱宝阳的意思靳扬明白,就算夏毓杰捡回一条命,也基本是个废人了。但夏毓杰的身份要求他必须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变成废人必然会导致他失去太子之位。

邱宝阳摇头:“下手的人太狠了,我已经尽力了,我师父可能有办法,但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愿意给太子医治。”

靳扬想了想,倒是不太担心,毕竟还有靳辰在,或许所有人都请不动向谦,但靳辰应该可以。

“大胖。”

在邱宝阳出去解决内急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人拉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面前站着靳辰和墨青。

“师姐,你们这么鬼鬼祟祟的做什么?”邱宝阳问靳辰。

“别废话。”靳辰看着邱宝阳说,“太子什么情况?”

邱宝阳十分认真地把夏毓杰的伤势跟靳辰说了,还说他没有把握让夏毓杰痊愈。

“好了,你可以走了。”靳辰对邱宝阳摆摆手说,“该做什么做什么,你没把握就说没把握,不会有事的。”

邱宝阳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

邱宝阳走了之后,靳辰若有所思:“我觉得这事儿很蹊跷。”

墨青微微点头:“应该是五毒教的人做的,他们挑夏毓杰下手这件事我们都没有想到,最蹊跷的是,如果真是五毒教的人甚至是司徒贤亲自出手的话,夏毓杰为何还会活着?”

“我总觉得五毒教此举不单单是在给司徒珏报仇,因为真要报仇不该找夏毓杰。”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他们重伤夏毓杰,却留着夏毓杰的性命,或许还有别的目的。”

墨青点头:“我也有同感。”或许外人觉得这就是五毒教以牙还牙的一次报复行为,但是靳辰和墨青感觉很不对劲。冤有头债有主,五毒教不管是报仇还是报复,都不应该找到夏毓杰的头上,这个所谓的以牙还牙其实细想之下就会觉得很怪异。五毒教低调了这么多年,如今对夏毓杰出手就是摆明了要跟夏国皇室势不两立的态度,这并不符合司徒贤的行事风格。

当然了,墨青和靳辰认为夏毓杰的事情的确是五毒教做的,甚至就是司徒贤亲手做的,因为司徒琏说是司徒贤把司徒珏给救走的,说明司徒贤来了千叶城,甚至这会儿还在。

正因为夏毓杰的事情是五毒教做的,靳辰和墨青才觉得奇怪,因为五毒教这么高调这么嚣张地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夏国皇室,但偏偏又留了夏毓杰的性命。如果说是因为对夏毓杰出手的人心存善念手下留情的话,这绝对是个无稽之谈。五毒教中的人大多杀人不眨眼,不存在手下留情这种事情。

“夏毓杰如果变成了一个废人,谁会得到最大的利益?”靳辰心中微动,若有所思地问。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夏毓敏。”

“夏毓敏似乎跟五毒教扯不上关系。”靳辰觉得从这个角度来推断也进行不下去,因为如若夏毓杰倒霉,得利最大的就是四皇子夏毓敏,但是夏毓敏跟五毒教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我去找我大哥说两句话。”靳辰话落,已经从墨青面前消失了踪影。

不过片刻之后,靳辰又回来了,墨青还等在原地。墨青和靳辰一起暗中离开太子府的时候,墨青问靳辰:“小丫头,你是不是让靳扬告诉夏毓杰四个字?”

靳辰唇角微勾:“什么四个字?我听不懂。”

墨青眼神宠溺地捏了一下靳辰的小鼻子:“将计就计,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这样就没意思了。”靳辰撇嘴,“你这么聪明,我还能有什么秘密啊?”

“小丫头想有什么秘密?”墨青笑了起来,“下次我假装不知道好了。”

“唉,这事儿给闹的,我家老爹又该头疼了。”靳辰说。

墨青笑而不语。

靳放的确很头疼。这件事情的最初,就是因为靳放的准女婿邱宝阳要给五毒教的三公子医治眼睛所引起的。虽然邱宝阳没错,他杀人的嫌疑也被洗清了,但是暗中依旧有声音在说,邱宝阳给司徒琏那样的恶人医治就是是非不分,那些死去的人不是邱宝阳杀的,但邱宝阳跟他们的死也脱不了干系。

好在司徒珏认罪了,并且定下了问斩日期。如果司徒珏顺利被处决了,那些死了亲人的百姓还能得到一点安慰,可是如今司徒珏竟然被人救走了,并且害得太子夏毓杰重伤,有性命之危。

靳放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夏毓杰出事,夏国的储君必然会换人,而除了夏毓杰之外,夏国其他活着的皇子中最优秀的而且年纪最合适的,只有靳放的亲外甥,四皇子夏毓敏。

靳放其实一直反对靳婉的儿子去争那个皇位,因为到那时他想置身事外都不可能了。但是如今这样的局面,不用夏毓敏去争,只要夏毓杰死了或者身体留下什么毛病,那个位置十有八九就是夏毓敏的了。

可靳放总觉得有些不安,感觉这次的事情很蹊跷,靳家似乎已经处在旋涡的中心了,可他却有些找不到方向。

靳扬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的神色微微有些疲惫,一进府就直接去了靳放的书房。

“太子情况如何?”靳放神色严肃地问靳扬。夏皇下令要封锁消息,也不准其他官员去太子府探望,所以到这会儿靳放还不知道夏毓杰是什么情况。

“已经醒了,性命是保住了。”靳扬话落,就看到靳放神色一松。

“不过邱公子没有把握让太子痊愈,就算太子保住了性命,也会变成一个废人。”靳扬神色有些难看地说。

靳放眉头紧皱:“那请鬼医出手呢?”邱宝阳没有办法,向谦总该有办法的吧?

“能请动鬼医的恐怕只有小五,但是小五说她暂时不会请鬼医为太子医治。”靳扬说。

靳放愣了一下:“为何?”

靳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小五说要将计就计,看看幕后之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小五的决定没错,如果这个时候请鬼医把太子治好,对太子来说才更加危险。”

靳放面色严肃地点点头:“确实如此。”

邱宝阳当天直接留在了太子府,而太子夏毓杰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是变成了废人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继五毒教的大公子在千叶城大开杀戒之后,五毒教的人又重伤了夏国太子,让五毒教这个销声匿迹很多年的江湖门派以十分强势的姿态重新出现在了天下人面前。

而夏国皇室面临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太子之位要不要换人,如果要换的话,哪个皇子来坐?

夏毓杰是夏国皇室的嫡长皇子,二皇子夏毓豪已经死了,三皇子夏毓轩被流放了,如今年龄最合适并且地位最高的就是四皇子夏毓敏,因为靳婉是夏国后宫中唯一的贵妃娘娘。

很多人都觉得,这次夏毓杰出事,夏毓敏该上位了。而在所有人眼中,靳将军府就是夏毓敏的一大靠山,其他皇子根本没有资格跟夏毓敏争。

暗处甚至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说靳将军府跟五毒教暗中勾结,之前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除掉太子夏毓杰好让夏毓敏上位。因为那些命案最初跟邱宝阳有关,邱宝阳一直住在墨府,而且即将成为靳放的乘龙快婿。虽然司徒琏的行踪很隐秘,但是他这会儿依旧住在墨府的消息也传开了,更加让人觉得五毒教跟墨府的那位墨王妃以及靳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了。

这当然是个阴谋论,但如若有心人在夏皇面前乱说话的话,夏皇未必不会怀疑靳家,因为最明显并且无可置疑的一件事就是,夏毓杰倒霉,得利最大的就是夏毓敏。

靳放在夏毓杰出事的第二天早朝的时候被夏皇点名了,夏皇下旨让靳放负责在一个月之内剿灭五毒教,不管用什么办法。

圣意不可违,靳放不管再为难都只能遵旨。但这根本就是一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都没有人知道五毒教的老巢在哪里,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剿灭?

靳放出宫之后就去了墨府,见到靳辰的时候,发现靳辰正在演武场上面练习棍法。靳放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靳辰突然转身就朝着靳放打了过来。

靳放神色微变,险险躲开之后,拔剑就迎了上去,父女两人很快打在了一起,而正好到了附近的冷肃直接开口高声喝彩了。

不过靳放和靳辰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靳放输得毫无悬念。他倒是一点儿都没觉得伤自尊,把自己的剑收起来之后还夸了靳辰一句:“你这棍法练得很不错。”

靳辰把棍子收起来,一脚把凑到她身边的冷肃踹飞,然后看着靳放问:“老爹来找我有什么事?”

靳放看了一眼尖叫着飞到远处的冷肃,嘴角抽了抽。一个杀手头子是不可能这么轻易被人一脚踹飞的,所以冷肃定然是装的,靳放对此表示很无语。

“皇上下旨让为父在一个月之内剿灭五毒教。”靳放看着靳辰说,话落就叹了一口气,显然这对他来说是个很头疼的事情。

靳辰唇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好啊,我可以给老爹提供一下五毒教老巢的精确位置。”

靳放微微皱眉:“难道你去过五毒教?”

靳辰点头:“是去过,不过五毒教的老巢在雪狼国境内,老爹你如果带兵过去的话,可能会导致两国交战。”

靳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圣旨已经下了,不管五毒教在哪里,为父都必须去。”

“义父!”冷肃大叫着朝着靳放扑了过来。

靳放下意识地抬脚要踹冷肃,结果就听到了靳辰的声音:“老爹,认下这个义子,你现在很需要他。”

靳放的脚顿了一下收了回来,身子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任由冷肃扑过来抱住了他。

“义父哇!我们终于相认了!”冷肃根本就是一副不要脸的样子,对着靳放毫无节操地挤眉弄眼,欣赏着靳放的表情,感觉非常好看。

靳放有些嫌弃地推开了冷肃:“有话好好说。”

“苏苏,咱老爹遇到了点麻烦,该你表现的时候了。”靳辰唇角微勾对冷肃说。

冷肃哈哈大笑了起来,靳辰的那句“咱老爹”大大地取悦了冷肃,而靳放心中感觉怪异至极。

等冷肃听完是什么事情之后,兴致勃勃地说:“要灭了五毒教那些杂碎啊?这事儿我喜欢!一群乌合之众竟然号称跟断魂楼齐名,真是拉低了断魂楼的档次,是可忍孰不可忍!义父大人放心,这事儿就交给我了!”

靳放微微皱眉:“断魂楼参与的事情,不能让皇上知道。”如果让夏皇知道靳家跟断魂楼有关系,只会让夏皇更加怀疑靳家。

“放心。”靳辰唇角微勾,“皇上问起的话,老爹你就说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了,想必皇上会很高兴有我这种无私奉献的好人在的。”

靳放最后神色莫名地离开了墨府,他接到的一道棘手的圣旨如今似乎已经不成问题了,但他心中还是感觉怪怪的啊。他明明是个威名赫赫的将军,夏皇的本意也是让他带兵剿灭五毒教,最后怎么演变成了让杀手组织断魂楼出手了……

“小姐姐,我去办事了!”冷肃的脸上满是兴奋,一副迫不及待要去灭了五毒教那些杂碎的样子。

“急什么?”靳辰白了冷肃一眼,“先做一下准备工作再说。”

冷肃按照靳辰的意思去找了司徒琏,找到司徒琏的时候,司徒琏正一个人坐在墨府的后花园里喝茶。

“小莲花!”

听到冷肃的声音,司徒琏微微皱眉,不想理会冷肃。下一刻,冷肃已经坐到了司徒琏对面,看着司徒琏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小莲花啊,兄弟我刚刚接了一项任务,需要你帮忙。”

司徒琏神色莫名:“什么任务?”司徒琏的心情不怎么好,因为原本邱宝阳已经要开始为他医治了,结果又生了变故,如今邱宝阳直接住进了太子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任务很简单,就是灭了五毒教。”冷肃看着司徒琏似笑非笑地说。

司徒琏神色如常:“与我无关。”在颜若惜死后,司徒琏离开了五毒教,并且没打算再回去。他对五毒教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甚至对他的亲生父亲司徒贤,心中都是一片漠然。因为司徒琏知道,如果不是他的实力让司徒贤还算满意的话,司徒贤早就任由他被人弄死了。

“怎么能跟你无关呢?”冷肃身形一动,坐在了司徒琏身旁,伸手就揽住了司徒琏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说,“你对五毒教很了解嘛,咱们兄弟里应外合,一定能把五毒教那群杂碎灭得渣渣都不剩!”

“你……”司徒琏推开冷肃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神色有些怪异地问冷肃,“在你看来,我不是五毒教的人?”

冷肃嘿嘿一笑:“兄弟我一看你就是同道中人。”

司徒琏神色莫名:“同什么道?”

冷肃凑到司徒琏身旁,神秘兮兮地问:“你是不是也被我家小姐姐迷住了?承认吧,我都看出来了!”

司徒琏神色微怔,冷肃家的小姐姐是靳辰,司徒琏当然知道。冷肃说司徒琏被靳辰迷住了,司徒琏想了想,觉得冷肃说得好像没错。

司徒琏的眼睛看不到,所以他不知道靳辰长什么样子,但是他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人像,他在自己设想靳辰的模样,而且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这样做。司徒琏觉得靳辰是个有趣而又温暖的人,他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想要靠近她。

“我好像喜欢她,可是她已经成亲了啊。”司徒琏的声音中透出一丝失落。

冷肃伸手就拍了一下司徒琏的后脑勺:“小莲花你想什么呢?你可以喜欢我家小姐姐,但是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不然你会被墨青给弄死的。”

“你为什么没有被墨青弄死?”司徒琏有些不解地问冷肃。他觉得有些奇怪,他没有喜欢过什么人,难道男女之间的喜欢不就应该结为夫妻在一起吗?为什么冷肃说他可以喜欢靳辰,但是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呢?冷肃自己似乎跟靳辰很亲密,为什么墨青对此无动于衷?

“你怎么这么傻?”冷肃嫌弃地看了司徒琏一眼,“没听到我叫她小姐姐吗?我喜欢跟她一起玩儿,我们是朋友,也是亲人,但没有男女之情。”

司徒琏皱眉,是朋友,是亲人,没有男女之情?他还是不太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虽然他觉得自己也是喜欢靳辰的,这是他刚刚意识到的。

“得了,不跟你废话了!”冷肃对司徒琏说,“我要灭了五毒教,你帮不帮忙一句话!如果你帮了,以后咱们就是兄弟,如果你不帮的话,麻溜儿地滚蛋,这里不欢迎你,而且你的眼睛就继续瞎着吧。”

司徒琏做出一个决定并不困难,他微微点头说:“我帮。”跟冷肃做兄弟这件事对司徒琏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但他想要留在这个地方,想要见到光明。至于五毒教,灭了就灭了吧!

“小姐姐,小莲花答应帮忙了,我们今晚就出发去五毒教!”冷肃兴冲冲地拉着司徒琏过来找靳辰。

靳辰放下手中的书,白了冷肃一眼:“去什么五毒教?你是不是傻?”

冷肃愣了一下:“要灭五毒教为什么不去五毒教?”

“夏皇都已经下旨要灭了五毒教了,你以为五毒教的老巢还在原来的地方,等着你杀上门去?”靳辰嫌弃地看着冷肃说。

“是啊!”冷肃一拍脑门儿,“确实不用去了,不过现在去哪里找五毒教啊?”

“问他。”靳辰的目光落在了司徒琏的身上,司徒琏感觉到靳辰在看他,就开口说道:“我知道怎么跟五毒教的弟子联络。”

冷肃笑了:“小莲花,接下来你负责引蛇出洞,我负责动手。”

“你们可以行动了。”靳辰看着冷肃和司徒琏说。

冷肃勾着司徒琏的肩膀离开了,靳辰看着司徒琏的背影神色莫名。五毒教里面都是些穷凶极恶的人,靳辰觉得灭掉没什么不好。只是那些小喽啰其实没什么打紧,最主要的还是实力最为高强的教主司徒贤。

夏皇下旨让靳放剿灭五毒教,其实是在给靳放出难题,也是表明夏国皇室的态度,因为五毒教太过嚣张,夏国皇室必须采取行动。而靳放被夏皇盯上,未必是夏皇怀疑靳放跟五毒教有勾结,想要试探靳放。靳辰觉得夏皇盯上的其实是她,因为不管是邱宝阳还是司徒琏,如今都住在墨府,都跟靳辰有关系,夏皇定然知道这些。

靳辰已经决定要灭掉五毒教了,司徒琏的态度是靳辰很乐意看到的。司徒琏毕竟是五毒教的三公子,对五毒教的了解比外人多很多,也有号令五毒教弟子的权力。一旦司徒琏配合冷肃开始灭杀五毒教的人,定然会把司徒贤给引出来,靳辰和墨青就可以躲在暗处找准时机对付司徒贤了。得益于司徒琏给的抵御音攻的要诀,靳辰和墨青再次对上司徒贤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至于五毒教出手对付夏国太子夏毓杰究竟意欲何为,靳辰还没猜到。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她也不想再被动地等着五毒教再搞出什么事情来。主动出击未必不是破局之法,靳辰并不觉得自己的实力比五毒教弱。

是夜,司徒琏在千叶城郊外吹起了笛子,很快把潜伏在千叶城中的几十个五毒教弟子都给引过来了。

“拜见三公子!”

司徒琏感觉来人的数量差不多就是千叶城中所有的五毒教弟子了,就把短笛收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对着所有人说:“你们可以去死了。”

下一刻,被司徒琏召唤而来的五毒教弟子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转头就发现一道道黑影如鬼魅一般把他们给包围了。杀意升腾,五毒教的弟子拿出武器抵抗的时候,就听到已经退到战局之外的司徒琏说了一声:“你们可以体会一下断魂阵的威力。”

冷肃戴着一张古朴精致的银色面具出现在司徒琏身旁,看着在断魂阵中垂死挣扎的五毒教弟子,唇角微勾说:“小莲花,你这人也挺狠的嘛!”

“彼此彼此。”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他也没想做好人。他不想得到五毒教的教主之位,他想要彻底摆脱五毒教,想要得到光明,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断魂阵一出,五毒教那些来自三教九流的弟子很快都被灭杀了,没有一个人逃出来。组成断魂阵的杀手完成任务之后就消失在夜色之中,冷肃搂着司徒琏的肩膀说:“小莲花,长夜漫漫,咱们喝酒去。”

司徒琏被冷肃拉走了,满地的尸体明日就会被人发现,尸体身上五毒教弟子的标记也会被发现。

而在冷肃和司徒琏走了之后,有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从暗处闪了出来,静静地看着地上的尸体,自言自语了一句:“断魂阵,有意思……”

冷肃带着司徒琏一起去天香楼的酒窖偷了几坛酒,然后两人去了临风湖边上席地而坐开始对饮。

司徒琏感觉有些神奇,他竟然跟断魂楼的楼主在一起称兄道弟,还一起去偷酒喝,在冷肃揽着他的肩膀的时候,他有一种跟冷肃已经是朋友的感觉,怪怪的,但是很新鲜很有趣。

“小莲花啊,你放心好了,这次事了,你的眼睛一定会好的。”冷肃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说。

司徒琏并不怀疑冷肃的话,事实上这也是他愿意帮忙灭了五毒教的目的之一。司徒琏知道,如果五毒教再这样一直找麻烦,他的眼睛永远都好不了。

司徒琏刚刚放下酒坛,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笛声,他神色微变,在冷肃反应过来之前,伸手就把对他毫无防备的冷肃给劈晕了。

司徒琏起身,挡在了冷肃身前,背对着临风湖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叫了一声:“父亲。”

戴着面具的司徒贤从树林里面闪身而出,收起了自己的笛子,看着司徒琏冷声说:“琏儿,你对你大哥做的事情为父已经不追究了,但你竟然跟断魂楼勾结在一起,还要灭了五毒教,你太让为父失望了!”

“父亲,如果不是大哥从中作祟的话,我的眼睛已经好了。”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

司徒贤目光冷然地看着司徒琏:“你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做五毒教的人!”

司徒琏神色平静地说:“我从来都是一个人,父亲可以杀了我,或者我杀了父亲。”

司徒贤猛然挥掌就朝着司徒琏打了过来,司徒琏躲开的同时还把地上的冷肃给提了起来。司徒贤见状,再次出掌就朝着冷肃打了过去!

司徒琏本就不是司徒贤的对手,而且他还要顾着冷肃,一时有些不敌,连连后退,还是挨了司徒贤一掌,喉头一阵腥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司徒贤倒没想杀了司徒琏,不过他没打算放过冷肃,准备杀了冷肃之后把司徒琏带走,不让司徒琏再做什么威胁到五毒教的事情。

就在司徒贤再次出手朝着冷肃打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袭来一阵寒意,他转头就看到一支泛着金光的箭矢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的心口射了过来。

司徒贤躲开之后,拿出自己的短笛放在了唇边。昏迷中的冷肃不会受到音攻的影响,而司徒琏最清楚怎么抵御音攻,但是司徒贤没想到,刚刚对他放冷箭的人,竟然也丝毫不受他的音攻的影响。

司徒贤猛然转头看向了司徒琏,眼中满是冷意:“孽子,你竟然把抵御音攻的要诀教给了外人!”抵御音攻的要诀是五毒教最机密的东西,也只有司徒贤和他的妻儿能够接触到。司徒贤没想到司徒琏背叛五毒教竟然背叛得这么彻底,把五毒教最大的机密都泄露了出去。司徒贤的音攻瞬间就失去了效果,他把短笛收了起来,挥掌就朝着来人打了过去。

来人脸上戴着一张金色的面具,正是墨青。他把手中的飞云弓收了起来,同样赤手空拳迎上了司徒贤的攻击。司徒贤在音攻上造诣很高,因为他的内力极为高强。而墨青的内力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是最顶尖的存在,并不比司徒贤逊色多少。

两人片刻功夫已经过了百招,司徒琏就在一旁站着,没有要出手帮任何一方的意思。

司徒贤意识到自己没有任何优势,虚晃一招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心口却传来一阵剧痛,脚步也顿了一下。

墨青再次把飞云弓握在了手中,在司徒贤神色慌乱的时候,一支金色的箭穿胸而过,他猛然瞪大眼睛,直直地倒了下去。

墨青走到司徒贤身旁,伸手握住了司徒贤的脉搏,发现司徒贤竟然中了一种十分隐秘的毒药,刚刚才发作,这也可以解释武功极为高强的司徒贤为何在想离开的时候没能走。

冷肃醒了过来,一脚就朝着司徒琏踹了过去:“小莲花是不是找死?”

司徒琏躲开之后,冷肃还是气哼哼的,转头看到墨青,以及地上的尸体,冷肃愣了一下:“那是小莲花他爹?这么轻易就被弄死了?”

墨青微微点头:“是司徒贤。”他已经查看过了,司徒贤面具之后的左脸上有一道很深的伤疤,但没有易容的痕迹。司徒贤之所以这么轻易就被墨青射死了,一方面是因为他的音攻对墨青失效了,另外一方面是受了他体内之毒的影响。但这很怪异,因为司徒贤可是五毒教的教主,对毒物应该很警惕,不知道什么人竟然能够成功地给司徒贤下了毒,而且是一种让司徒贤这样的绝顶高手都无法抵挡的毒,这让墨青突然想到了之前在千叶城出现的鬼梦。

“姐夫你箭法不错。”冷肃对墨青说着,准备过来欣赏一下司徒贤的死状。他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司徒贤似乎死得太容易了一些。

墨青却猛然又把飞云弓举了起来,箭尖对准了冷肃的心口,冷肃神色一变:“姓墨的你要干嘛?”

看到墨青突然转身,对着身后的树林射了一箭,冷肃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念叨了一句:“吓死小爷了,我需要小姐姐的安慰。”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