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你被抛弃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琏走到了司徒贤的尸体旁边,俯身对着司徒贤的尸体说了一句:“他真的死了?”

“真死了。”冷肃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说,“小莲花,你爹死了你怎么不哭啊?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靠一下。”

司徒琏甩开冷肃,转头对着墨青所在的方向说:“我觉得不对劲。”司徒琏很清楚司徒贤的实力,即便司徒贤的音攻对墨青无效了,他也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墨青找了一下司徒贤身上,并没有发现音攻秘籍之类的东西。墨青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们本来都认为五毒教里面实力最强的人就是司徒贤,可是这会儿墨青发现一个问题,似乎有个用毒高手一直在暗处躲着,操纵着这一切,连司徒贤都栽了。想要对司徒贤这样的高手下毒,可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家小姐姐怎么没来?”冷肃问墨青。

冷肃话落,就看到靳辰穿着一身夜行衣,从树林中飞身而出,手中还拿着一支金翎箭。

“人跑了。”靳辰对墨青微微摇头说,她手中的箭就是墨青最后射出去的那一支。其实靳辰是和墨青一起来的,只是没有跟墨青一起出现。在墨青发现暗中有人窥伺的时候,直接射了一箭但被那人躲了过去。同时发现的靳辰去追了,只是没有追上。那人隐匿的功夫和逃跑的功夫都是一流的。

“司徒贤都死了,接下来五毒教就不足为惧了。”冷肃嘿嘿一笑说,“我会跟小莲花一起合作斩草除根的。”司徒琏对此没有表示反对。

司徒贤的尸体被送到了靳将军府,让靳放拿去跟夏皇交差了。冷肃拉着司徒琏兴致勃勃地去策划他的斩草除根计划,靳辰和墨青回到墨府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

“司徒贤就这么死了,感觉有些不真实啊!”靳辰有些感慨地说。她还记得她跟墨青在白城第一次见到司徒贤的时候,司徒贤的音攻让他们十分忌惮,而就算不用音攻,司徒贤也是一个绝对的高手。靳辰和墨青是计划对付司徒贤,并且暗中跟着冷肃和司徒贤到了临风湖边,等着司徒贤出现,他们联手应该可以把司徒贤给拿下。

只是司徒贤出现得比靳辰和墨青预计得要快很多,而他死得也比靳辰和墨青预计得快很多。这就像一场比武,你确定对手实力很强,但对手在一开始就倒地不起,让你精心计划的攻击和防守都没有了用武之地的感觉。原本靳辰是打算找准时机出现,跟墨青联手一起把司徒贤给弄死的,结果她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或许五毒教中实力最强的根本不是司徒贤。”墨青若有所思地说。

“你是怀疑给司徒贤下毒的人就是司徒贤身边的人?”靳辰看着墨青问。

墨青微微点头:“很有可能。”

“明天问问司徒琏,那位神秘的司徒夫人究竟是什么来头。”靳辰说。以司徒贤的实力,如果不是让他没有防备的人的话,他应该不会这么轻易中招。而司徒贤身边的人,靳辰能想到的就是那位神秘的司徒夫人了。据司徒琏所说,那个名叫林妙音的女人这次也跟着司徒贤一起来了千叶城,并且跟司徒贤一起把司徒珏给救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靳放进宫,之后很快就传出五毒教教主已经被灭杀的消息,让很多人都特别意外。因为这件事发生得太快了,甚至很多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五毒教的教主是何方神圣,江湖上那些暗中策划着对付五毒教的几个大派注定不需要再出手了。

靳辰见到司徒琏的时候,他衣衫不整浑身酒气,都是被冷肃给灌的。

“雪儿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司徒琏微微皱眉,因为他很不喜欢自己身上的气味。在昨晚之前,司徒琏极少喝酒,他的酒量不是很好,也不喜欢不清醒的感觉,只是冷肃的热情不是司徒琏能够抵挡的。

“我想问你知不知道司徒珏的母亲是什么身份?”靳辰问司徒琏。

“我不知道。”司徒琏摇头说,“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教主夫人,这些年我几乎没跟她打过交道,她也几乎不出门,我只知道她的名字,还有她的武功很高。”

“她会用毒么?”靳辰问司徒琏。

司徒琏再次摇头:“没见过。”他喝了太多酒,感觉头有点晕,脑子也有些不太清醒,对着靳辰所在的方向突然来了一句,“雪儿姑娘,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靳辰面无表情地抬脚,十分干净利落地把司徒琏给踹倒了。司徒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晕了,靳辰没管他,直接扬长而去。

对于司徒琏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靳辰表示很无语,并且她并不觉得司徒贤真喜欢她。经过这段时间,足够靳辰看清楚司徒琏的性格了。司徒琏实力很强,给人的感觉很高冷,但他真正的性格其实很单纯,因为他接触过的人很少,也没有在江湖上行走过。总之一句话,他的智商很高,但情商捉急。

冷肃愿意跟司徒琏一起玩儿,还给司徒琏取了个爱称“小莲花”,是因为他们两人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一个是断魂楼楼主,天下最大的杀手头子,一个是跟断魂楼的恶名不相上下的五毒教的三公子,毫无疑问都是天下人眼中的恶人。他们的确不是什么好人,都杀过很多人,但他们心中并不是没有是非观,只是他们的是非观跟那些自诩善良的人不一样罢了。

冷肃也说他喜欢靳辰,但靳辰知道那不是男女之情,而司徒琏对她的感觉,或许跟冷肃有些相似吧!

墨青之前说过,靳辰其实很容易吸引到冷肃这类人,因为他们很缺爱,喜欢追逐有趣的人和事,但一般人是不可能跟冷肃这种人为伍的,也没那个胆子。靳辰能跟冷肃玩儿到一起,首先是因为她有着比冷肃更为高强的实力,其次是因为靳辰对冷肃杀手头子的身份没有任何歧视,从没想过伤害或者利用冷肃,后者更为难得,也更为重要。

天下高手众多,实力超越冷肃的也不少,但能跟冷肃成为朋友和亲人的,也就只有靳辰一个了。墨青跟冷肃也是朋友,但那只是因为靳辰跟冷肃的关系而已。如果当初是墨青一个人在街上遇到落难的冷肃,他就算认出来也会视而不见的。

至于突然表白然后被靳辰踹了的司徒琏醒来之后会是什么心情,靳辰表示爱咋咋地。

五毒教的教主死了,所以重出江湖的五毒教仿佛昙花一现,到处都在传五毒教因为行事太过嚣张已经被灭门的消息。而事实上不光五毒教的教主司徒贤,五毒教那些混迹在天下各处的三教九流的弟子正在不断被断魂楼灭杀,多亏了司徒琏友情提供的信息。

只是五毒教的教主夫人,那个名叫林妙音的女子和她的儿子司徒珏,以及司徒贤另外的女人和儿子却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司徒琏作为五毒教的三公子,只能把五毒教的普通弟子找出来,但是林妙音和司徒珏在哪里,司徒琏却是找不到的,因为不管他发出什么信号,那对母子都不可能回应。

五毒教被灭了,但这并不能让夏国太子夏毓杰的身体恢复健康,他心肺伤得太重,所有的太医都束手无策。鬼医的徒弟邱宝阳把夏毓杰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已经尽力了,但是并不能让夏毓杰完全好起来。夏毓杰需要休养很长时间,才能行动自如,但他伤到的心肺会让他再也无法动武,稍有不慎就会有性命之危。

在夏皇还没把主意打到鬼医向谦的头上的时候,向谦就不见了,是真的不见了。就在夏毓杰出事的第二天,他留下一封书信,说是有要事要办,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然后就没影儿了,甚至都没来得及跟靳辰或者邱宝阳当面告别。

如此靳辰也不用担心夏皇向她施压,让向谦为夏毓杰医治了,因为向谦跑了,而靳辰跟邱宝阳一样,她的医术并不能让重伤的夏毓杰恢复健康。

如果向谦不走的话,靳辰原本是打算让向谦为夏毓杰医治的,因为靳家一直以来支持的太子就是夏毓杰,而夏毓杰这个人其实还不错,太子当得很称职。

而如今夏国皇室面临着太子换人的问题,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不是夏皇设局考验他的儿子们,而是夏毓杰的身体真的不适合再当太子了。靳辰从未想过要干涉夏国皇室立储的事情,所以她也没想做什么来保住夏毓杰的太子之位,等着向谦回来给夏毓杰医治。如果靳放真的认为夏国太子非夏毓杰不可,跟靳辰提出这个要求的话,靳辰或许会考虑一下,但是靳放并没有做什么。

太子之位的第一人选当然就是四皇子夏毓敏,除了夏毓敏的亲弟弟七皇子夏毓信之外,其他皇子在夏国皇室几乎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也没有什么得力的靠山。

夏皇倒是真开始考虑让夏毓敏当太子了,因为夏毓敏这个儿子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算是皇子中的佼佼者,而且一直行事很低调,也没表现出多少野心,对夏皇很孝顺很恭敬,夏皇对他还是很满意的。以前夏皇不会考虑夏毓敏,那是因为有夏毓杰这个样样都很出色的嫡长皇子在,如今夏毓杰出事,夏皇也不可能让一个体弱重病的人继续占着夏国的太子之位。

重立太子的事情被提上议程,几乎没有引起什么争论,四皇子夏毓敏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夏国的新太子,曾经的太子夏毓杰再次成为了睿王爷,而他在府中养病,根本没有再出现在人前。

正月十五上元节这天,是册封新太子的日子。一大早,夏毓敏就穿上了彰显太子身份的冠服,前来拜见靳婉。

“敏儿,母妃真为你高兴!”靳婉看着面前高大俊逸的儿子,都快要喜极而泣了,“母妃一直都知道,敏儿是最优秀的。”

“母妃,”夏毓敏微微一笑,笑容清朗而温和,“儿子会做一个好太子的。”

“母妃相信。”靳婉看着夏毓敏的眼神满是骄傲,她对这个儿子是万分满意的。

“哼!”靳婉的另外一个儿子夏毓信轻哼了一声,“四哥,你如今倒是春风得意了,不过这是因为夏毓杰残了,但他还没死,如果他被治好了,你的位置说不定就要还回去了。你在父皇眼中,从来都不是太子之位的第一人选,甚至就连舅舅原本都是支持夏毓杰的。”

夏毓敏垂眸,眼底闪过一丝阴翳,不过并没有人发现。而靳婉神色严厉地转头训斥夏毓信:“信儿,大喜的日子你说的那是什么话?敏儿是你的亲兄长,他当上太子是好事,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他当上太子是好事?”夏毓信冷哼了一声,看着夏毓敏身上华贵的衣服,眼中闪过一丝嫉妒,“那我呢?母妃你恐怕从来都没考虑过我吧?同样是母妃的儿子,就因为我比四哥年纪小,所以就没有任何机会吗?我不明白我哪里不如四哥,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看不到我!”

“信儿!你怎么能这样跟母妃说话?太让母妃失望了!”靳婉看着夏毓信神色不悦地说,“敏儿比你大,而且样样都出色,你不要再这样无理取闹了!”

“母妃偏心!”夏毓信不服气地说,“我也想当太子!”

“住口!”本来很高兴的靳婉看到夏毓信如此不懂事,挥手就给了夏毓信一巴掌,“再也不准说这样的话!”

夏毓信捂着脸,恨恨地看了靳婉和夏毓敏一眼,然后跑了出去。靳婉握着夏毓敏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敏儿,信儿还小不懂事,你们是亲兄弟,以后要互相扶持才是。”

夏毓敏神色温和地点了点头:“母妃所言极是,七弟还小,我不会怪他的。”

靳婉看着夏毓敏的神色十分满意:“母妃知道敏儿最懂事了。”

太子册封大典,夏国的文武百官都要参加。名义上还是魏国墨王爷和墨王妃的墨青和靳辰夫妇也被夏国皇室正式邀请前去观礼。

这天天气晴好,夏毓敏穿着一身贵气十足的太子冠服出现的时候,真的是仪表堂堂,既尊贵又谦和,跟他的前任夏毓杰的气质其实很相似,他们走的是相同的路线。

夏毓敏在众人的瞩目之下身姿挺拔地走上了夏国皇室的祭天台,在他准备跪下祭拜的时候,变故突生!

一群黑衣杀手突然出现,纷纷手持刀剑朝着夏毓敏杀了过去。现场一片混乱,有人在高喊着“保护太子”,有人在高喊着“有刺客!”

靳放已经带兵冲了过去,而墨青和靳辰就静静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目光一直放在夏毓敏的身上。

夏毓敏经过一开始的慌乱之后,很快镇定了下来,从侍卫手中拔过一把剑,开始应付来势汹汹的杀手。能看出来,夏毓敏的武功一般,所以应对起来很吃力的样子。

刺客来得快,走得也快。在靳放下令放箭的时候,带头的刺客猛然一挥手,所有刺客都立刻停手,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逃走了。正常刺杀都发生在片刻的功夫里面,最终没有人死亡,只有一个刺客受了点伤。

“没看出什么破绽。”靳辰的声音只有墨青能够听到。

墨青微微点头说:“如果夏毓敏真的有问题的话,他的伪装功力绝对是一流的。”

不会有人知道,今天这场刺杀其实是靳辰策划的,而刚刚行刺夏毓敏的是断魂楼最顶级的一群杀手,带头的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杀手就是断魂楼的楼主冷肃。

五毒教的教主司徒贤已经死了,五毒教的弟子也在短时间之内被冷肃和司徒琏联手快要剿灭干净了,只是五毒教的教主夫人林妙音和司徒贤的另外几个儿子都不知所踪。雪狼国善缘谷的五毒教老巢早已经空无一人了。

靳辰和墨青都并没有觉得他们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那个神秘的用毒高手到现在依旧神秘,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夏毓杰倒霉,夏毓敏是最大的受益者,看似夏毓敏只是运气好,他一直都是一副不争不抢的姿态,熬到了他的三个兄长一个死了,一个流放了,一个重伤了,他成为了夏国皇室名正言顺的太子。但靳辰直觉并不是这么简单,所以她策划了这场刺杀,只是想看看夏毓敏的反应。

而事实摆在面前,夏毓敏的反应没有任何异样,靳辰也不会因为一点没有根据的猜想就真的对夏毓敏不利。

那场来势汹汹的刺杀只是一个小插曲,有惊无险之后,册封大典顺利进行,夏毓敏正式成为了夏国皇室的新太子。

册封大典结束,靳放出宫的时候跟靳辰和墨青走在了一起,说要去墨府坐坐。

“老爹,你外甥当上太子了,你怎么不高兴啊?”靳辰打趣靳放。

靳放笑容有些无奈地摇头:“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总感觉太突然。”

“那老爹你觉得夏毓敏这个人怎么样?”靳辰状似无意地问靳放。

“四皇子文采武功都很出色,为人谦和明理。”靳放十分客观地说。从私人感情来说,夏毓敏是靳放的亲外甥,也是靳放看着长大的,在靳放眼中,夏毓敏很优秀。只是原本的太子是夏毓杰,靳放也没想让靳家更进一层,再加上靳放知道夏皇的心思,所以没想过支持夏毓敏当太子。如今夏毓杰成了个废人,夏皇自己要册封夏毓敏做太子,靳放没有任何理由反对。

“老爹还有别的事情吧?”靳辰问靳放。

“那位五毒教的三公子,还在这里住着?”靳放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嗯,他人还不错,一直在帮我们剿灭五毒教的人。”

靳放听到靳辰这么说,倒也没有再提司徒琏的事情,而是看着靳辰问了一句:“鬼医真的走了吗?”

靳辰点头:“走了,不过以后肯定还会回来的。”

看到靳放神色微微有些纠结,靳辰唇角微勾:“老爹,你是不是在想如果我师父再回来,并且把夏毓杰医治好了,夏毓杰还会跟夏毓敏争太子之位?”

靳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皇室的事情,其实我们根本就不能左右。睿王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鬼医回来了,不请鬼医为他医治,为父心中总觉得有一点愧疚,但如果睿王痊愈,夏国皇室必然会再起争端。”

靳放的纠结和矛盾不是没有道理的。夏毓杰毕竟还没死,向谦这会儿不在千叶城,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向谦早晚会回来的。靳放一方面觉得应该请向谦为夏毓杰医治,但一旦夏毓杰痊愈,十有八九会跟夏毓敏争那个位置,而已经当上太子的夏毓敏是不可能把太子之位拱手还给夏毓杰的,也没有这样的道理。

“老爹你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靳放说,“且不说夏毓杰还活着,就算他死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他的今天并不是我们害的,他既然当了太子,就必须要有应对明枪暗箭的实力,不是这次也会有下次,他不够强就必然保不住那个位置。”

靳放点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为父先前没想过四皇子会当太子这件事,如今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靳辰表示理解。靳放在战场上是个杀伐果断的将军,他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只是靳放以前从未想过靳婉的儿子会当上太子,因为他一直觉得夏毓杰当太子很好,靳扬跟夏毓杰还是从小到大的好友,夏毓杰对靳家也是各种示好。如今这样的局面的确很突然,夏毓敏当太子和夏毓杰当太子对靳家来说的意义并不一样,靳放心情复杂是很正常的,难免会多想。

“其实老爹不必想那么多。”靳辰神色坦然地说,“如果我师父没有离开的话,你说句话,我就请他给夏毓杰医治,没什么大不了。我师父突然离开了,我们也拦不住夏国太子换人,靳家是臣,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老爹应该都很清楚。”

“小五你总是这么理智。”靳放看着靳辰,有些感慨地说了一句。

“多谢夸奖。”靳辰唇角微勾。

靳放走了,他跟靳辰聊过之后也想通了,靳家确实没有任何对不起夏毓杰的地方,也没有义务必须保住夏毓杰的太子之位。事实上,以靳家的地位和实力,靳放原本没有支持夏毓敏跟夏毓杰抢太子之位,对夏毓杰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作为夏毓杰的好友,其实最为难的一个是靳扬。靳扬在夏毓杰出事的第一时间就请了邱宝阳过去给夏毓杰医治,保住了夏毓杰的性命。在上元节的前一天,夏毓杰的身体状况稳定了一些,邱宝阳才离开睿王府回了墨府去住。

这会儿册封大典刚结束,靳扬就去了睿王府见夏毓杰。

靳扬见到夏毓杰的时候,夏毓杰才刚刚服过药,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躺在那里。

“靳扬,你表弟当上太子了,你应该很高兴吧?”夏毓杰看到靳扬,一开口就阴阳怪气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让靳扬直接愣在了那里。

“这是皇上的意思,睿王爷最要紧的是好好休养。”靳扬的神色已经淡了下来。

“呵呵……”夏毓杰看着靳扬,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嘲讽,“休养?我现在这样跟等死有什么区别?我什么都没有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靳扬皱眉:“睿王爷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夏毓杰的神情有些激动,动了一下就牵动了伤口,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一个太医要进来给夏毓杰看一下,夏毓杰怒吼了一声,“滚出去!咳咳……没有本宫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太医听到已经不是太子的夏毓杰依旧自称“本宫”,神色微变,低着头出去了。夏毓杰看着靳扬冷笑:“我以前一直觉得你们靳家人没有多大的野心,行事很谨慎,所以你们才没有支持夏毓敏当太子,如今我发现,不是你们没有野心,是我太傻了!”

靳扬沉默不语,就听到夏毓杰冷笑了一声接着说:“这次的事情,你们作何解释?我姑且相信我这样子不是你们害的,但你为什么不请鬼医来为我医治?如果鬼医出手的话,我的身体痊愈了,太子之位怎么可能会被夏毓敏给抢走?!我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纡尊降贵跟你称兄道弟,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靳扬神色平静地看着夏毓杰说:“鬼医离开千叶城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夏毓杰看着靳扬冷冷地说,“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一出事他就不见了?”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我无话可说。”靳扬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突然觉得自己这会儿还把夏毓杰当好友,过来看望他实在是太傻了。夏毓杰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他生在皇室,从小就是太子,他曾经对待靳扬的那些所谓的真诚都是假的。如今夏毓杰亲口告诉靳扬,他这些年纡尊降贵跟靳扬称兄道弟,不过是他苦心经营想要保住太子之位的一种手段罢了。靳扬心中失望至极,因为他是真的把夏毓杰当好友的,可到头来他不过是夏毓杰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上次夏毓杰丢掉太子之位的时候很冷静,还有闲情逸致跟靳扬喝茶对弈,因为夏毓杰知道,那不过是夏皇对他的一次考验,他并不会真的失去太子之位。

而这次,夏毓杰身体的脆弱无力一直在提醒着他,太子之位距离他越来越远了,他这些年费尽心机,苦心经营的所有一切,都要失去了。

夏毓杰好恨,他满心的不甘,他开始猜忌所有人,他觉得命运对他太不公平!到这个时候,唯一还愿意跟夏毓杰来往的,也就只剩下靳扬了。可已经被打击得失去理智的夏毓杰,无法再维持他一贯以来的伪装,亲手撕破了他自己戴了多年的那副假面,假面之下的夏毓杰,其实跟那位把野心和欲望都写在脸上的三皇子夏毓轩,没有什么不同。

看到靳扬转身要走,夏毓杰冷声说:“我让你走了吗?”

靳扬头也没回地离开了,他觉得他也不会再踏足这个地方。身后传来夏毓杰歇斯底里的怒吼,靳扬的心情却越发平静。靳扬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曾经靳放对他说过,君是君,臣是臣,要他时刻记住这一点。靳扬一直都记着这句话,这么多年以来夏毓杰对靳扬称兄道弟的时候,靳扬依旧恭敬地尊称夏毓杰一声太子,但在他心底,还是把夏毓杰当成了朋友。而最终,现实给了靳扬一个深刻的教训。

其实在来睿王府之前,靳扬是想劝说夏毓杰放下,他甚至打算安慰夏毓杰,说鬼医回来的话他会想办法请鬼医为夏毓杰医治,夏毓杰做个富贵闲王真的没什么不好。如今,见到了夏毓杰的真面目,靳扬觉得他也不需要纠结,更不需要去麻烦他家小五妹妹了,因为根本不值得。

夏国皇室的太子换了个人来做,没有引起任何动荡,因为夏毓杰如今自身难保,也没有人站出来为他鸣不平。

靳辰和墨青接下来还会在暗中寻找林妙音和司徒珏母子,因为司徒贤死得太容易,让靳辰和墨青总觉得五毒教真正的主子似乎另有其人。那位能做出鬼梦之毒的神秘人究竟是谁,依旧是个未解之谜。

这天是上元节,不提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天其实是千叶城一年中最热闹的节日。夏皇似乎已经把曾经他最看重的太子夏毓杰抛在了脑后,表现得对夏毓敏这个太子十分满意。上元节是夏国一个很重要的节日,这天千叶城中会有盛大的花灯会。一年到头只有在这天,夏皇会出宫与民同乐,说白了就是现身享受万民叩拜。而这次的上元节,夏皇让新晋太子夏毓敏代表夏国皇室出宫参加花灯会,这是以前的太子夏毓杰都没有享受到的待遇。

墨府。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了,冷肃放下筷子就催促靳辰:“小姐姐,你们快一点儿,咱们出去玩儿啊!”说起来冷肃长这么大,遇到靳辰之后才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对于今晚的上元节花灯会冷肃是十分期待的。

靳辰没有理会冷肃,因为冷肃的面子,今天跟靳辰和墨青同桌吃饭的司徒琏开口了,面对冷肃来了一句:“你一个杀手头子,怎么会喜欢花灯?”

冷肃白了司徒琏一眼,不过司徒琏看不到,他没好气地对司徒琏说:“小莲花你懂什么?重点不在于花灯,在于热闹,在于跟小姐姐一起玩儿!你这个乡巴佬肯定没有参加过花灯会吧?你就一点儿都不想去看看热闹?”

对于冷肃说他是乡巴佬,司徒琏并不生气,他放下筷子说:“我的确没有参加过花灯会,我也不想去,因为看不到。”司徒琏话落,把头转向了正在埋头大吃的邱宝阳身上,“邱公子,明天是不是可以开始为我医治了?”

邱宝阳之前几天一直在给夏毓杰医治,昨夜才回来,今天睡了一整天,说要养精蓄锐,晚上跟他的月儿小姐一起约会去。

司徒琏等了好久了,等到五毒教都被灭了,他的眼睛还没有开始医治,他其实很着急,但还是没有开口请靳辰给他医治,因为他觉得靳辰可能会再次把他给踹飞。上次他对靳辰表白其实是因为喝醉了一时脑热,醒来之后他觉得靳辰揍他是应该的,因为靳辰有丈夫了,他根本就不应该说喜欢她。

这会儿冷肃兴致勃勃地说要去看花灯会的热闹,司徒琏心中其实也有些隐隐的向往,可是他眼睛又看不到,只能说不想去了。

邱宝阳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对于司徒琏的问题,他先看向了靳辰,用眼神询问靳辰是不是可以给司徒琏医治了。看到靳辰微微点头,邱宝阳才开口对司徒琏说:“好,我明日开始为你医治。”

“小莲花的眼睛需要多久才能治好?”冷肃问邱宝阳。

邱宝阳认真想了想说:“顺利的话,完全治好也得两个月。”司徒琏的眼睛是先天失明,其实很难治,而且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

“小莲花你放心吧,大胖很厉害的,他说两个月就不会是两年。”冷肃拍着司徒琏的肩膀安慰他。

司徒琏沉默不语,表示他没有得到任何安慰。

“我走了啊!”邱宝阳很快就跑了,因为他还要去靳家接他的月儿小姐,他很期待今晚的约会。

离夜最近都住在安平王府,这会儿不在。向谦走了,而宋老国公要求魏琰和宋舒回宋国公府去过节,他们这会儿也不在。冷肃看到靳辰终于吃好放下了筷子,就伸手过来拉靳辰:“小姐姐我们快走吧!”

下一刻,墨青袖中飞出一道暗器,朝着冷肃的手就射了过去。冷肃险险躲开之后,瞪了墨青一眼,然后看着靳辰一脸控诉地说:“小姐姐,你男人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

墨青唇角微勾,听到冷肃用“靳辰的男人”来称呼他,墨青表示很喜欢。而靳辰伸手拧了一下冷肃的耳朵说:“苏苏,你不是我男人的对手就不要老是挑衅他,多少次了还是记不住教训。”

这样的事情其实发生过很多次了,冷肃总是故意在墨青面前想要跟靳辰亲近,然后就会被墨青身上五花八门的暗器给打回去,就没成功过,但依旧不肯放弃。靳辰问过墨青怎么突然开始用暗器了,墨青十分淡定地表示,他的那些暗器,就是专门为了冷肃准备的。靳辰表示,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开心就好……

看到靳辰起身要出门,冷肃颠颠儿地跟了上去:“小姐姐,我要买一盏最好看的花灯送给你!”

冷肃话音还未落,墨青伸手揽住靳辰,瞬间就从冷肃面前飞走了。冷肃愣了一下,抬头已经看不到墨青和靳辰的身影了,他直接爆粗口了:“姓墨的你个混蛋!”

司徒琏走到冷肃身旁,神色莫名地问:“今天这样的节日,他们是夫妻,肯定是要单独去玩儿的,你跟着他们就不觉得自己很多余吗?”

冷肃抬脚就朝着司徒琏踹了过去:“小莲花你才是多余的!”

没多久之后,打了一架的冷肃和司徒琏两人决定一起去参加花灯会。

“小莲花,要不是看你眼睛看不到,我才不会带你去!”冷肃嫌弃地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很淡定地怼了回去:“你被抛弃了,是我在陪你。”

然后两人打着架出门去了,冷肃表示他今晚一定要在街上找到他家小姐姐,然后把墨青那个混蛋给赶走。而司徒琏表示这种感觉真的有点开心啊,他竟然要跟杀手头子一起去看花灯,如果他买个花灯送给靳辰的话,会不会被墨青揍?但他好想试一试……

已经入夜了,千叶城的大街上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不管是达官贵族还是普通百姓,都纷纷走上了街头。而要代表夏国皇室前来参加花灯会的太子夏毓敏也在重兵护送之下出宫朝着千叶城最热闹繁华的大街上来了。

墨青和靳辰并肩坐在天香楼的房顶上面,看着太子夏毓敏的马车停在了天香楼的门口,夏毓敏从马车上下来,脸上带着清朗温和的笑容,挥手对百姓致意。

原本气氛一派和谐,而新晋太子夏毓敏在即将踏入天香楼的时候,遭遇了今天的第二次刺杀。

刺客乔装成了普通的百姓,突然动手,而且人数众多,武功都很高强,场面瞬间就变得有些混乱。

靳辰淡定又无辜地坐在上面看着:“这次可与我们无关。”

------题外话------

520,一直以来支持游游的小可爱们,游游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