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天下第一女杀手?/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该如何给司徒琏医治,邱宝阳早就想好了,而且跟靳辰讨论过之后,还改进了一下,把握还是不小的。

第一天傍晚的时候,邱宝阳就给司徒琏上好了药。上药之后,司徒琏说他眼睛疼,邱宝阳说这是正常的。司徒琏说他这样疼得睡不着,邱宝阳说不睡也可以。

总之,这次给司徒琏的医治是很顺利的,暂时也没有任何其他人跳出来捣乱,司徒琏的眼睛疼了几天之后就不疼了,因为邱宝阳给他换了新的药,抹上去感觉很舒服,他已经在期待见到光明的日子了。

时间很快到了正月底,曾经夏国皇室的八公主,如今宋国公府的世子妃夏蝶衣生了个大胖儿子,宋老国公有了第二个重孙,为他取名叫做宋安竣。

二月初,靳辰专门去安平王府看望靳晚秋。靳晚秋是去年五月怀上的身孕,这会儿已经快要临盆了,因为怀了三胎,肚子大得有点吓人,齐皓诚已经好些天没好好睡觉了,生怕靳晚秋提前发作。

所以靳辰一来,齐皓诚就请靳辰给靳晚秋把个脉。靳辰说脉象很平稳,让齐皓诚不用担心,齐皓诚眉宇之间的忧虑依旧没有散去。这个世界女人生孩子都是从鬼门关走一遭,因为难产一尸两命的都不少,更何况靳晚秋要一次生三个。齐皓诚最开始得知靳晚秋怀了三胎很是兴奋,之后很快就有些担心了。如今有个太医院的妇科圣手一直住在安平王府,每天早晚都要给靳晚秋把脉,齐皓诚更是几乎寸步不离,就怕靳晚秋磕了碰了有什么不妥。

靳晚秋自己感觉还好,就是怀孕后期难免有些辛苦,因为睡觉都不能乱动,这会儿因为肚子太大,靳晚秋低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了。

“这几天可能就要生了。”靳辰对齐皓诚说。

齐皓诚差点一头从椅子上栽下去,直直地看着靳辰说:“明天还是后天,能不能给个准话?”

靳晚秋笑着摇头:“皓诚,你别那么紧张。”

“我不是紧张,我害怕。”齐皓诚皱着眉头说,“靳小五,到时候你一定要来看着,不然我不放心。”

靳辰微微点头:“没问题,我带我家大胖师弟一起来,不会有事的。”

靳辰从安平王府离开的时候,把在安平王府住了多日的离夜和他的小鹿都给带走了。离夜还高兴地对靳辰说:“宋二叔叔家的小安安弟弟红红的像个小猴子一样,一点儿都不好看,不过我是大哥哥,不会嫌弃他的,以后要带他一起玩儿。”

“过些天小安安就会变得很好看了。”靳辰笑着对离夜说。宋天行的儿子大名叫做宋安竣,小名叫做小安安,还是宋安翊给取的,说弟弟跟他的名字一样。离夜见到小安安的时候,他才刚出生,红红的像个小猴子一样是很正常的,过些天长开了就好看了。

靳辰带着离夜和小鹿一起回到墨府之后,就看到风清正在跟墨青说话。

“爹爹,风清叔叔。”离夜乖巧地叫人。

墨青抱了抱离夜,让他去玩儿了,风清跟靳辰行礼过后就走了。墨青拉着靳辰坐下,笑着对她说风扬后日就要成亲了,风清是专门过来邀请他们一起去赴宴的。

靳辰微微点头说:“要去的,但是我二姐快生了,如果到时候赶到一起的话,你就自己去吧。”

墨青笑着点头:“好。”

靳辰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到了二月初五这天,一大早安平王就亲自上门了,说靳晚秋要生了,让靳辰赶紧过去看看。

靳辰拽着原本正在给司徒琏换药的邱宝阳一起去了安平王府,被撂下的司徒琏表示,他在这个府里的地位还是太低了,还需要继续努力。

靳辰和邱宝阳赶到安平王府的时候,几个接生嬷嬷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太医也一直在候着,但靳晚秋疼了半天,孩子却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齐皓诚急得都快疯了,也没有人要求他出去,他就握着靳晚秋的手,一直在说让靳晚秋不要睡,他们生了这次以后再也不生孩子了。

看到靳辰进去,齐皓诚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看着靳辰神色焦急地说:“靳小五,你快点帮帮晚秋!”

靳辰表示她自己都没生过孩子,虽然学了很多这方面的理论知识,不过没有实践过。她上前查看了一下靳晚秋的情况,确实不太乐观,有难产的迹象。

经验丰富的接生嬷嬷把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靳晚秋已经叫得没有力气了,可是孩子就是出不来。

太医大着胆子说他有办法让孩子生下来,但是大人有可能就保不住了,齐皓诚面色一沉,一脚就把他给踹出去了,大吼了一声:“老子不要孩子了!”

安平王妃心中一跳,看着靳辰的眼神已经有些哀求了:“小五啊,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晚秋不能出事,孩子也不能出事啊!”

“大胖,你觉得我把她肚子剖开,把孩子取出来怎么样?”靳辰小声问邱宝阳,再这样熬下去靳晚秋就有危险了。

邱宝阳愣了一下,然后认真想了想说:“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不过师姐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这个世界没有剖腹产,任谁听到要把产妇的肚子剖开,把孩子取出来都会觉得惊世骇俗无法接受。邱宝阳的思想还是很开放的,因为他医术很好,所以知道这种方法如果操作得当的话,是有可能成功的。

靳辰表示她在前世看到过剖腹产的完整过程,还记得要怎么做,之前心血来潮还专门找人打造了一套手术器械,想着可能会用上,而且今天出门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这会儿就带在身上。

靳辰让邱宝阳去准备麻沸散,她从带来的药箱里面拿出一个布包,然后从里面抽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出来,齐皓诚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我要把孩子取出来。”靳辰看着安平王妃和齐皓诚神色认真地说。

安平王妃看着靳辰手中的刀子,感觉心惊肉跳的,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而齐皓诚快晕了,大吼了一声:“靳小五!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这种玩笑?”

“我没开玩笑。”靳辰像变戏法一样,从她带来的药箱里面扯了一根绳子过来,把齐皓诚拽过来就绑了起来,齐皓诚都快疯了。

靳辰把他扔到一边,然后把邱宝阳准备好的麻沸散给靳晚秋喂了下去,靳晚秋很快就失去知觉了。

接生嬷嬷和太医都被赶出去了,只有靳辰和邱宝阳两个人在靳晚秋床前。齐皓诚在地上挣扎,安平王妃面色发白地抱住了他,让他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靳辰把手术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之后,交代了邱宝阳一些事情,就动手了。

靳辰第一刀下去,齐皓诚的眼睛就红了,安平王妃直接拿了一块毛巾把他的嘴给塞住了。

等在产房外面的安平王看到太医和接生嬷嬷都被赶了出来,而里面突然没有声音了,心中就是一沉。他不停地来回走,一直念叨着:“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靳放带着靳家人也过来了,一到就问靳晚秋好不好,安平王也不知道,而旁边有个接生婆婆面色惊骇地小声说了一句:“墨王妃说要把孩子取出来。”

靳放身子一晃,取出来?怎么取?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那靳晚秋还有命吗……

等待的时间一分一秒都是漫长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产房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孩子的啼哭,外面的人神色都是一喜,靳放忍不住大吼了一声:“小五,晚秋怎么样?”

“没事,都闭嘴!”靳辰的声音传了出来,外面瞬间鸦雀无声了。之后又有孩子的哭声传出来,安平王直接说了一声“谢天谢地”。

产房里面,靳辰把三个孩子都顺利地取了出来。安平王妃过来帮忙照顾孩子,她看了一眼靳晚秋,扑鼻而来的血腥之气让她的手都有些抖。而靳辰正目光专注地给靳晚秋缝合,邱宝阳在一旁给她打下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靳辰的动作,心中对于靳辰的佩服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邱宝阳觉得剖腹产是可行的,但是让他来,他肯定没有勇气去拿产妇和孩子冒险,因为一个不小心就是一尸两命,靳晚秋这肚子里还是三个。靳辰下手的时候果断又利落,邱宝阳乍一看到都感觉有些心惊肉跳,这事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来的,需要心脏极为强大。

等靳辰终于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的时候,感觉出了一身的汗,心中一松就在旁边坐了下来,因为这活儿实在是太耗费心神,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靳辰跟齐皓诚四目相对,齐皓诚看着靳辰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靳辰甩手把手中的刀子扔过去割断了齐皓诚身上绑着的绳子,神色疲惫地说:“我二姐没死,你再瞪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齐皓诚扑到床边,看着靳晚秋闭着眼睛,面色苍白地躺在那里,眼泪都快下来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干嘛非要靳晚秋给他生孩子,还一次生这么多,靳晚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怎么办?

“二姐醒了之后给她喝药。”靳辰把一个药方写好之后给了安平王妃。

安平王妃看到靳辰浑身是血,面色疲惫的样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开口说让靳辰去休息一下,靳辰点头准备回家睡一觉,她就不去看风扬和燕云成亲了。

靳辰出门,外面的人都吓了一跳。靳放看着靳辰身上的血,神色紧张地问:“这是怎么回事?”靳晚秋生个孩子,怎么搞得靳辰这么狼狈。

“母子平安,我先走了,有事回头再说。”靳辰扶额,身上的血腥气让她有点想吐,感觉很不舒服。

“扬儿,你去送送小五。”靳放对靳扬说。

结果靳扬转身,已经不见靳辰的影子了,因为靳辰直接运起凌云步跑了,都没等一下邱宝阳。邱宝阳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留下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就在靳辰还在给靳晚秋接生的时候,风府里倒是一片温馨喜庆。

风扬和燕云都没有长辈,所以也不打算搞那些繁文缛节,就准备在良辰吉时拜个天地就算成亲了。前去参加他们婚礼的只有风清,以及墨青和魏琰宋舒夫妇俩。

“也不知道晚秋姐姐的孩子生了没有?”宋舒神色有些不安。

魏琰浑不在意地说:“放心,不会有事的,靳辰和邱大胖都去了。”

宋舒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小腹说:“希望我们女儿到时候快点出来,我怕疼。”

魏琰直接笑了:“会的会的,我们宝贝很乖的。”

坐在旁边的墨青听着两人的谈话,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他并不着急让靳辰生孩子,但心中还是有些期待的,不知道他们的孩子会像谁多一点。墨青希望有个女儿,一个长得像靳辰的女儿,想想觉得心都软了。

真的一个外人都没有,就连礼官都是风清来当。看到风扬穿着一身喜袍,满脸喜色地牵着新娘进来了,一直不苟言笑的风清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为他就风扬这么一个弟弟,看到风扬成家感觉很高兴。

“一拜天地!”风清话音未落,风扬和燕云还没行礼的时候,喜堂外面传来了一个饱含怒意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燕云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风扬面色一沉,把燕云挡在了身后。

东方玉进来了,依旧是一身飘逸的白衣,只是原本温润如玉的东方玉,如今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厉色,看着风扬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

“东方公子,今日是在下成亲的日子,如果你是来喝喜酒的,在下欢迎,如果不是的话,请你离开。”风扬看着东方玉冷冷地说。

东方玉怒极反笑,看着风扬冷冷地说:“喝喜酒?真是可笑!风扬,你不过是墨青的一条狗,竟然敢抢我的女人,还这样跟我说话!”

东方玉猛然挥手,燕云头上的红盖头飘落在了地上,露出她那张娇艳的脸庞。

东方玉看着燕云,眼中闪过一丝痛色,伸手对着燕云说:“云儿,过来,我可以不计较这些带你走,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在一起。”

燕云却在东方玉的目光中坚定地握住了风扬的手,看着东方玉神色淡漠地说:“东方玉,当初是你先离开的,哪怕你只是说一句让我等你,我都还有希望,可是你就那样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家破人亡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差点被人侮辱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卖到青楼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因为在你离开的时候,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现在是风扬的妻子,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的丈夫!”

燕云说完,自己心中猛然一松。她本以为再见东方玉,她至少会感觉到有一丝遗憾的,为她曾经那不成熟的爱情而遗憾。可是没有,她的心中平静至极,满是冷漠。东方玉这个男人已经再也激不起燕云心中的任何涟漪,他们曾经那些虚无缥缈的承诺早已经随风而逝了。

“燕小姐,当初少主离开是被逼无奈,少主拜托了他的好友墨王爷关照你,他并没有抛下你。”东方玉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衣老者,看着燕云说。

墨青神色淡淡地看向了东方玉:“你当初可曾说过让我帮你照顾燕云?”

东方玉看着燕云和风扬紧握在一起的手,心中一阵阵抽痛,紧握着拳头对墨青说:“阿珩,你难道要为了你的一个奴才,否认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墨青神色冷漠地站了起来:“看来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今日是我的兄弟风扬成亲的日子,这里不欢迎你。”

墨青知道,东方玉真的变了,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温和善良的人了。风扬是墨青的属下,但绝对不是奴才,东方玉那样说风扬让墨青很不爽。而东方玉带来的老者竟然颠倒是非,说东方玉曾经拜托墨青帮忙照顾燕云,所以东方玉没有抛弃过燕云,是墨青食言了。最可笑的是,东方玉当初离开之前是有机会跟墨青提,让墨青帮忙照顾一下燕云的,但是他从未提过一句,这会儿却一副质问墨青的口吻。

墨青跟东方玉曾经的那些交往,有很大一部分是东方木要求墨青保护东方玉。墨青会帮东方玉去夺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的位置,也是东方木对他提的条件。而东方玉当初在紫阳城遇险,还是墨青救的。墨青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对不起东方玉的地方,相反东方玉欠他很多次。而如今,他们不可能是朋友了,因为东方玉早已经不是墨青最初认识的那个人了。

东方玉冷冷地说:“我会走的,但是我要带走我的女人!”

“拔剑吧。”墨青一句废话没再说,挡在风扬和燕云面前,拔出了自己的剑,看着东方玉冷声说。

“阿珩,你不要逼我!”东方玉冷冷地说。

“随便你怎么想,燕云如今是风扬的人,我不会让你带走。”墨青神色冷漠地说。

东方玉猛然拔剑出来,很快就跟墨青打在了一起。魏琰护着宋舒躲得远远的,心中叹了一口气,本来好好的一桩喜事被搞砸了。墨青真正在乎的人其实很少,但他很护短,他这次为了风扬跟东方玉反目成仇,魏琰并不意外。

两人过了百招之后分开,墨青神色如常,东方玉却受了点伤。虽然说东方玉在消失的这大半年时间里面修炼很勤奋,如今实力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但他依旧不是墨青的对手,甚至跟墨青之间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跟随东方玉前来的老者见状上前帮助东方玉对付墨青,墨青应对两个人的合力进攻,依旧游刃有余。

只是最后并没有发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因为在东方玉的剑被墨青打掉的时候,墨青的师父东方木来了。

“都住手!”东方木一来就对着墨青打了一掌,不过被墨青给躲开了。

“师父。”墨青对着东方木拱手叫了一声。

东方木面色沉沉地看着墨青说:“如果为师不来,你是不是打算把为师的孙子给杀了?”

“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他的。”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如果说有人让墨青很忌惮的话,那就是东方木了。说东方木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并不夸张,墨青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跟东方木还是存在差距的,所以墨青并没有打算杀了东方玉,因为不想跟东方木撕破脸。墨青拜东方木为师的时候答应为东方木办三件事,如今才办了两件,还有最后一个条件,墨青必须做,是因为东方木给他下了一种奇毒,就连向谦都说解不了,只能等着东方木第三次诱发他的毒之后才能解除。

“哼!”东方木冷哼了一声,转头看着东方玉神色失望地说,“你的实力太弱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在修炼的紧要关头跑出来,如今你看到了,也该死心了!”

“爷爷,你帮帮我!”东方玉直接在东方木面前跪了下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云儿嫁给别人!”

东方木冷冷地看了一眼燕云,很快收回视线对东方玉说:“一个心已经不在你身上的女人,不值得你留恋,跟老夫回去!”

“我不!”东方木双目赤红地说。其实当初他离开紫阳城之后很快就后悔了,他应该再去见燕云一次,告诉燕云要等他。可是最终还是那点可笑的自尊心在作祟,东方玉终究还是没有回去找燕云,他告诉自己,燕云那么爱他,一定会等他的。可是东方玉不知道燕云经历了什么,他自以为是地认为就算他抛下了燕云,燕云也会等着他回去,但现实是燕云心伤太重,他们早已经回不去了。

这会儿亲眼看到燕云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站在风扬的身边,东方玉心中难受又不甘。上次燕云穿着嫁衣的时候是要嫁给东方玉的,东方玉还清楚地记得燕云当初的模样。东方玉是真的爱过燕云的,如今更多的却是男人的自尊心和占有欲,他不能容忍他视为所有物的女人就这样投入别人的怀抱。

东方木挥手,隔空狠狠地抽了东方木一巴掌:“你还是认不清楚现实吗?你不够强大,所以你想要的东西都会别人抢走,包括你的女人!”

东方木看了一眼站在东方玉身旁的老者,老者会意,伸手就把东方玉给劈晕提在了手中。

东方木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墨青身上,神色淡淡地问:“徒儿,你的天玄心法练得怎么样了?”

“还在练。”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木点头:“以你的资质,想必不需要为师的指点了。这次的事情到此为止,为师不会让玉儿再来找麻烦,你们可以放心。”

东方木话落,就带着东方玉一起离开了,墨青微微皱眉。东方玉消失了这么久,想必是一直跟东方木在一起,而东方玉所能得到的消息,一定是东方木想让他知道的。所以说,东方玉之所以会在风扬和燕云成亲的当日出现,定然是东方木故意的。而东方木故意让东方玉看到燕云要嫁给风扬,他根本不是想让东方玉和燕云在一起,而是要刺激东方玉断情绝爱变得更强。

东方玉是东方木的孙子,对于东方木如此极端又自私的做法,墨青不想置评。而东方玉会被东方木所操纵和影响,跟他本身的性格和心智不坚有很大的关系,墨青也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经历了刚刚的风波,喜堂上面一片狼藉,不过这些外在的东西本就不重要。风扬原本就一直担心东方玉会出现,如今东方玉真的在最重要的时刻出现了,燕云对东方玉说的话风扬都听到了,他突然觉得东方玉在这个时候出现未必不是坏事,那毕竟是他们都无法回避的一个过往,东方玉出现,燕云跟他把话都说清楚了,他们之间才会真的再无芥蒂。

“继续。”墨青看着风清说。

风清定了定神,燕云把盖头又盖上了,然后跟风扬顺利地拜了堂。

魏琰扶着宋舒对墨青说:“要是我媳妇儿伤到了我跟你没完!”

宋舒踩了魏琰一脚,墨青凉凉地看了魏琰一眼:“出息。”

在风府被风清和风扬招待着喝了两杯喜酒之后,墨青就离开了,因为他还不知道靳辰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墨青回到墨府,听下人说靳辰已经回来了,就回了他们的院子。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墨青神色微变。地上扔着一件染了血的外衣,正是靳辰今早出门穿的那件。墨青瞬间就到了床边,掀开床幔看到靳辰躺在那里睡得正熟,他脸色微松,小心地握住了靳辰的手,给靳辰把脉。

下一刻,墨青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继而就是狂喜。他再三确认之后,发现靳辰真的有喜了!因为还不足月,靳辰也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之前都没有发现。

墨青贪婪地看着靳辰的睡颜,小心地躺在靳辰身旁抱住了她,心中感觉前所未有地满足。他们对孩子的事情都没有那么急切,但绝对不代表他们不想要孩子。前些日子靳辰还说等他们有孩子了,墨青教孩子琴棋书画,她只能教孩子打架。如今墨青已经开始憧憬孩子出生之后的快乐了。

靳辰是真的累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傍晚时分,还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有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一直在她身边跑来跑去。她睁开眼的时候,双手下意识地放在了小腹的位置。

“你回来了?”靳辰看着墨青,神色微微有些疲惫地说。

墨青小心地扶着靳辰坐了起来,看着靳辰的眼睛一脸喜色地说:“小丫头,我们有孩子了!”

靳辰愣住了:“我们……你是说……”

墨青肯定地点了点头,大手轻轻地放在了靳辰小腹的位置:“这里,有我们的孩子了。”

靳辰神色微怔:“原来是真的啊!”

墨青笑了起来:“小丫头难道之前就发现了,不敢确定所以没告诉我么?”

“那倒不是。”靳辰摇摇头说,“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孩子。”

墨青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那就对了。”

“小青青,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靳辰也笑了起来。她今天给靳晚秋接生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这辈子都没感觉这么累过,原来是因为她自己也有了。

“惊喜,不意外。”墨青额头抵着靳辰的额头,笑意满满地说,“我很高兴是我先发现的。”

“是的呢,你这么厉害什么都会,接下来要好好伺候我哦。”靳辰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两人抱在一起,墨青满足地喟叹了一声:“小丫头,我真的很欢喜。”

“我也是,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做了什么。”靳辰小脸上满是得意。

墨青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衣,有些不确定地说:“你为了给靳晚秋接生,真动刀子了?”之前靳辰让人打造了一套手术器械,墨青问她那些五花八门的小工具都是用来做什么用的,靳辰给墨青举了个例子,说可以把孕妇的肚子剖开把孩子取出来,然后再把伤口缝上,当时墨青感觉那只是靳辰的一种大胆的设想,却没想到靳辰真的大胆到用了那样惊世骇俗的方法,看样子还成功了。

“小丫头你才是什么都会,我很崇拜你。”墨青笑得一脸妖孽,靳辰忍不住凑过去亲了墨青一口,墨青却是不敢做什么了,因为靳辰刚怀上,要小心。

这边正说靳晚秋呢,那边安平王夫妇和靳放都上门来看靳辰了。被靳辰亲手从靳晚秋肚子里抱出来的三个孩子都很健康,这会儿有很多人在照顾。靳晚秋已经醒了,邱宝阳准备好了药,她喝下之后感觉伤口也没那么疼了,看到孩子平安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满心的欢喜。

大功臣靳辰当时走得太匆忙,靳放总觉得有些不放心,安平王夫妇也觉得应该过来看看靳辰,当面跟她道谢。若不是靳辰在的话,他们还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靳放见到靳辰的时候,发现靳辰脸色还好,就松了一口气,满脸喜色地对靳辰说:“晚秋和孩子都好好的,多亏了有你在。”

而满心感激的安平王非要给靳辰行个大礼,安平王妃也不拉他,说这是应该的。齐皓诚这会儿是不放心靳晚秋和孩子,不然安平王妃都想拉着齐皓诚过来给靳辰磕个头了,因为如果不是靳辰医术高明并且当机立断的话,绝对不会有这样皆大欢喜的结果。

“小五丫头,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一番客套过后,安平王妃看着靳辰说,“当时我都被吓傻了,要不是你把诚诚绑起来,他肯定会跟你拼命!”任谁看到那样的场景都无法淡定,靳辰选择把齐皓诚绑起来真的是个很明智的举动。

“嗯,这事儿我也挺佩服我自己。”靳辰一脸嘚瑟地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如果靳辰不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话,她不会想到可以用剖腹的方法接生的,如果不是她拜了向谦为师,已经学了足够的医理,并且亲手处理过不少伤口的话,她也不会拿靳晚秋和孩子的性命来冒险。今天这样的事情是个意外,但在意外发生之前,靳辰事实上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她并不是在拿靳晚秋做实验,因为在下刀之前,她是有很大的把握可以成功的。

旁边坐着的墨青看到靳辰满脸喜色,忍不住想要跟靳放分享另外一件喜事了:“岳父,你家小五也有喜了。”

靳放差点一头从椅子上栽下去,安平王妃神色一喜拍了下手:“太好了!”其实安平王妃心中是有些后怕的,怪不得靳辰今日离开安平王府的时候脸色那么难看,原来是有喜了,想来是刚刚才发现的。如果靳辰怀孕更早的话,今天就不会去给靳晚秋接生了,因为孕妇是不能进产房的,靳辰的身体也不允许操劳。而靳辰今天着实很累,还好她也没事,不然齐家可要愧疚一辈子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靳放满脸喜色,连说了三个好。之前姚芊芊生产就不顺利,靳晚秋更不顺利,好在最终都有惊无险。靳放已经有了一个孙子,如今又多了三个外孙,靳辰肚子里至少还有一个,看靳飞宇和关妍之小夫妻蜜里调油的样子,关妍之有喜也是迟早的事情,靳放已经可以预见一群孙子围着他,都抱不过来的欢乐场景了。

墨青说靳辰饿了一天还没吃饭,十分不客气地逐客了。而客人们都高高兴兴地走了,靳放还嘱咐墨青一定要好好照顾靳辰,他明日再来。

魏琰听说靳辰有喜也很高兴,说他家宝贝女儿有表弟了。

一直在等着邱宝阳回来给他换药的司徒琏,终于等到邱宝阳回来了。邱宝阳一进门就乐呵呵地说:“小莲花,今儿我跟我师姐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司徒琏好奇地问:“什么事情?”

邱宝阳嘿嘿一笑说:“我师姐把她二姐的肚子剖开,把三个孩子取出来了,最后母子平安,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司徒琏的神色满是震惊:“雪儿姑娘怎么这么厉害?”

邱宝阳一脸与有荣焉:“是啊是啊!我本来还觉得自己的医术跟师姐差不多,今天才发现我差得远啊!”

司徒琏沉默了一下,然后对邱宝阳说:“那我是不是应该找雪儿姑娘给我医治?”

邱宝阳瞪了司徒琏一眼:“别做梦了,我给你治已经是给你很大面子了,我师姐可不轻易出手。”

“我知道。”司徒琏一本正经地说,“雪儿姑娘都没有让外人知道她也是鬼医的徒弟,她只会给她的亲人和朋友医治,我正在努力成为她的朋友。大胖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我是不是应该送她什么礼物?”

邱宝阳无语地看着司徒琏说:“小莲花你傻兮兮的。”

司徒琏皱眉:“难道雪儿姑娘是觉得我什么都不懂,所以才不喜欢我?”

邱宝阳嘴角抽了抽,净了净手开始给司徒琏换药:“小莲花你这样傻兮兮的挺好的,不用改,我师姐就喜欢这样的。”

“真的?”司徒琏神色微喜,然后还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怪不得呢,我觉得苏苏就很傻。”

邱宝阳默默地表示,小莲花你跟冷肃那货半斤八两,谁都别说谁。

要说靳辰有喜,最激动的一个要数冷肃了。冷肃嗨嗨地说靳辰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墨青直接一脚把他给踹飞了,他又跑回来大叫着说他要当孩子义父,唯一的义父,谁敢不答应他就跟谁急,谁敢跟他争他就灭了谁满门!

当然了,表面嫌弃,但事实上很宠冷肃的靳辰答应了。冷肃心花怒放,盯着靳辰的肚子笑得傻兮兮的,真跟他自己要当爹了一样。

“娘亲,弟弟呢?”离夜迈着小短腿跑了进来,一脸惊奇地问。

“在这儿。”冷肃指着靳辰的肚子对离夜说。

“啊我知道!”离夜笑嘻嘻地说,“二姨家的小弟弟就在二姨的肚子里面,二姨说等弟弟长大了就会出来了。娘亲肚子里的弟弟还没有长大,所以现在不会出来!”

“小夜真聪明。”靳辰笑着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离夜眯着眼睛一脸享受。

“娘亲,一定是弟弟吗?”离夜想了想之后,盯着靳辰的肚子问,“小夜可不可以要一个妹妹?弟弟有好多了呢!”

墨青笑了,把离夜抱起来说:“嗯,不要弟弟,是妹妹。”

那边冷肃也一脸喜色地说:“女儿好哇!我喜欢!我要把我的宝贝义女培养成天下第一女杀手,带着她一起闯荡江湖,哈哈哈哈哈!好开心!”

靳辰一脸无语地看着两大一小三个男人开始热火朝天地讨论他们的女儿(义女)(妹妹)会多么好看多么聪明多么厉害,默默地表示她想生个儿子打他们的脸……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