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你自作多情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皱眉看着靳辰,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最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好。”

靳辰不意外墨青的答案,她知道墨青并不在乎魏皇或者是魏琪的儿子,即便魏皇是墨青的亲舅舅,魏琪的儿子也算是墨青的侄子。但魏琰在乎他们,而魏琰是墨青真正认可的兄弟。

靳辰知道墨青不想离开她,她也不想离开墨青,但麻烦来了不能逃避。墨青如今名义上还是魏国的一位王爷,靳辰是魏国的墨王妃,他们并不会因为这些名头而选择帮魏国皇室,但他们会为了魏琰,去做在他们看来原本跟他们无关的事情。

魏琰之所以能够成为墨青最重要的兄弟,正是因为他重情重义。靳辰把魏琰当做朋友和亲人,也是因为这一点。他们当初亲眼看着魏琰选择假死,魏琰不单单是为了他自己和他的父母兄长,也是为了墨青。

靳辰知道她在墨青心中的分量,但她也知道,爱情从来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除了墨青之外,靳辰还会在乎她的亲人朋友,而除了靳辰之外,墨青最在乎的人,就是魏琰,没有之一。

靳辰主动开口让墨青离开,是不希望魏琰真出了什么事之后他们再后悔。另外一个方面,靳辰自己并不认为墨青必须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即便她现在怀着他们的孩子。靳辰从来都不是一个娇弱的人,虽然她有时候会享受被墨青宠爱,表现出对墨青的依赖,撒个娇卖个萌,但那不过是他们夫妻相处的情趣,并不是靳辰的真实性格。

墨青了解靳辰,正因为太了解,所以他知道靳辰的选择,他即便心底不愿,最终也只能做出跟靳辰一样的选择。

“时间不等人,你们这就走吧。”靳辰对墨青和魏琰说。

魏琰深深地看了靳辰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扶着宋舒站了起来:“我先送舒儿回去。”

魏琰知道,墨青认他这个兄弟,但墨青更在乎的是靳辰。魏琰也不想自私地在这个时候要求墨青离开靳辰去帮他,但他还来不及纠结的时候,靳辰就已经做了决定。魏琰没有矫情地拒绝,也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因为他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一切都在不言中。

魏琰扶着宋舒刚刚出门,墨青伸手就把靳辰紧紧地拥入了怀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小丫头,你可以任性一点的。”靳辰的冷静和理智常常让墨青佩服,但这种时候,墨青只觉得心疼。这是他想要用毕生去宠爱的女子,他想让靳辰对他撒娇,在他面前任性,甚至不讲道理,但他知道靳辰不会,而他爱的,就是这样一个心理强大得让人惊叹的姑娘。

“是不是觉得我好善解人意好温柔体贴?”靳辰笑嘻嘻地说,“你一定更爱我了,我准了!”

墨青放开靳辰,低头俘获了靳辰的唇瓣,一直吻到靳辰都快喘不上气才舍得放开,额头抵着靳辰的额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的眼睛说:“小丫头,你就是我最大的宝贝,好好等我回来。”

“嗯,你也是我的大宝贝。”靳辰看着墨青粲然一笑,“你走吧,我会每天想你一次的。”

“要一次想一天。”墨青也笑了。这是他们夫妻俩之间的一个梗,每次说起都会觉得很开心。

“嗯,保护好你家表弟,更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靳辰揉了揉墨青的脸说,“我让冷肃去帮你们好不好?”

“不好,让他留在这里吧。”墨青摇头拒绝了。

靳辰挑眉:“你觉得我需要冷肃的保护?”

“不是。”墨青笑容宠溺地说,“我觉得冷肃傻乎乎的,让他留下来,你没事逗他玩玩儿就开心了。”

靳辰笑了:“你说得很有道理,你不要就算了,我相信你的实力。”

明明是在告别,靳辰和墨青都是笑着的,内心有不舍,但没有难过。另外一边也在告别的魏琰和宋舒夫妻俩,就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舒儿,我真的舍不得你。”魏琰抱着宋舒神色低落地说。

宋舒抬手就给了魏琰后脑勺一巴掌,瞪着他说:“别婆婆妈妈的!我还没拜见公公婆婆,还没见到咱们侄儿,你要是让他们真出了事,就别回来了!”

魏琰扶额:“舒儿,你别这样暴力,会传染给咱们宝贝女儿的。”魏琰知道宋舒只是想让他放心离开,才表现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宋舒抚摸着隆起的肚子说:“女孩子家要厉害一点,不然会被欺负,你觉得女儿像我哪里不好了?”

“哪里都好。”魏琰赶紧扶着宋舒坐下,哄着她说,“是我不好,舒儿说得没错,女孩子要厉害一点才可爱,我就喜欢舒儿暴力的样子。”

魏琰和宋舒四目相对,看着看着就沉默了。魏琰把宋舒拥入怀中叹了一口气说:“你要好好的,可以回娘家住,也可以去跟嫂嫂一起住,不用担心我,我也会好好的,很快回来。”

“我不担心你。”宋舒说着说着眼睛就湿了,“你家表哥那么厉害,有他在,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舒儿……”魏琰看到宋舒流泪,心疼得不行,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就是怕我太想你,我一个人睡会不习惯,你是不是很得意?”宋舒流着泪,看着魏琰又哭又笑地说。

“嗯,我很得意。”魏琰看着宋舒一字一句地说,“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娶了舒儿为妻。”

“哎呀别说了啦!”宋舒伸手捶了一下魏琰,“搞得这么煽情干什么,我不想哭的……你快走吧!”

魏琰感觉还有好多好多话要交代宋舒,最终什么都没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宋舒看着魏琰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神色微微有些怔然。这是她嫁给魏琰之后他们第一次分开,宋舒主动对魏琰说希望魏琰走,是因为她不想让魏琰为难。

宋舒很羡慕靳辰和墨青的爱情,他们相互依靠却又彼此独立。宋舒不希望自己成为魏琰的一个负担,她想成为魏琰的依靠,即便她现在帮不上什么忙,她也绝对不会给魏琰添麻烦。她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地把他们的孩子生下来,等着魏琰回来。

魏琰来敲门,墨青很快出现在他面前,神色平静地说:“走吧。”魏琰看到靳辰坐在房间里,笑着对他挥了挥手。

都会凌云步的魏琰和墨青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千叶城,靳辰摸了一下自己依旧很平坦的小腹说了一句:“孩子,你爹走了,我们自由了。”

司徒琏站在靳辰房间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这句话,他神色有些怪异地抬手敲了敲门:“雪儿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听到里面没有声音,司徒琏就把半掩的房门推开了。终于看到靳辰的模样,司徒琏眼中闪过巨大的惊艳。虽然他迄今为止看见过的人不多,但是依旧觉得靳辰这天下第一美女的名头实至名归,因为实在是太美了,让人一眼看到都忘记了呼吸。

“小莲花,你在房顶上躲着偷听我们说悄悄话,我男人一走你就来找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靳辰面无表情地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的脸突然就红了,有些局促地说:“雪儿姑娘你别误会,虽然我喜欢你,但是我没有非分之想的。”

“那你喜欢我什么?”靳辰依旧面无表情,眼底却有了一丝笑意。

“你长得很好看。”司徒琏又看了靳辰一眼,然后脸更红了。司徒琏长到这么大,接触过的女性就没几个,除了他娘颜若惜之外,他跟靳辰说过的话应该是最多的了。颜若惜已经死了,司徒琏从未看到过颜若惜长什么样子。司徒琏之前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靳辰的样子,如今亲眼看到的时候,感觉跟自己想的有点像,但比他想象的更美。所以说,靳辰一点儿都不矜持地看着司徒琏,说着霸气女汉子的话,直接把司徒琏给弄害羞了……

靳辰唇角微勾:“一朵肤浅的小莲花。”

司徒琏轻咳了两声:“雪儿姑娘,我本来是来跟你告别的。”

“现在呢?”靳辰神色玩味地看着司徒琏问。

“墨青走了,我觉得我应该留下来保护你。”司徒琏一本正经地看着靳辰说。虽然亲手给司徒琏医治的人是邱宝阳,但是司徒琏知道如果靳辰不同意的话,邱宝阳是不会给他医治的。而且期间用的很多药材都是靳辰提供的,邱宝阳还说靳辰给了他一些很有用的建议,不然不会这么顺利。

司徒琏很感激靳辰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真的很想跟靳辰做朋友,并且认为他跟靳辰已经是朋友了。他确实打算去游历,但刚刚看到墨青离开,他又改主意了,他觉得游历可以往后推一下,他要暂时留在这里。

“我不需要。”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司徒琏微微皱眉,认真想了一下之后说:“我听到墨青说,让冷肃留下是为了逗你开心,我觉得我也可以。”

司徒琏话落,靳辰就笑了,司徒琏也嘴角微扯露出了一个有些腼腆的笑容:“雪儿姑娘,我是不是可以留下了?”

靳辰点头:“当然了,小莲花你这么可爱,我不会舍得赶你走的。”

司徒琏的脸又红了,看着靳辰说:“墨青才刚走,你……你不会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这样不好的……”

靳辰直接哈哈笑了起来,觉得司徒琏真是太二太好玩了!

当天晚些时候过来看宋舒的宋老国公发现魏琰不见了,当即就皱了眉。

“爷爷,魏国那边出了点事,魏琰走了,不过他办完事就会回来的。”宋舒对宋老国公说。

宋老国公皱眉说:“你都快生了,有什么事情比你跟孩子还重要?”

“爷爷,”宋舒挽着宋老国公的胳膊说,“我相信对魏琰来说,没有什么比我和孩子更重要,但是我和孩子并不需要他时时刻刻陪着啊!他离开,不是不在乎我们。”

宋老国公神色微怔,看着宋舒说:“舒儿,你长大了。”

宋舒微微一笑说:“爷爷,你真的不用为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嗯,爷爷不担心。”宋老国公说,“魏琰走就走吧,有靳家五丫头在,爷爷就放心了。”

宋舒笑了:“爷爷你不要这样嫌弃魏琰啦,他会伤心的。”

“哼!”宋老国公轻哼了一声,“谁管他!”下一刻又忍不住问宋舒,“快跟爷爷说说,魏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爷爷必须知道才能安心。”明显宋老国公还是在意魏琰的。

宋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魏琰的父皇重病卧床,他的侄儿失踪了。”

宋老国公神色微变,魏皇重病?皇太孙失踪了?这可非同小可!而不久之前魏琰的身份也暴露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明显魏国皇室遇到了大麻烦!怪不得魏琰走得这么急。宋老国公最欣赏魏琰的,其实就是魏琰重情重义,有责任心,有担当的那一面。宋老国公也知道魏琰当初选择抛下尊贵的身份和地位,并不是抛弃了他的父母兄长,只是为了避免亲人反目,这份魄力宋老国公是很赞赏的。

如此宋老国公也无法责怪魏琰了,如果魏琰在这个时候弃自己的父兄不顾,并不能说明他更在乎宋舒,只是说明他冷血。正如宋舒所言,魏琰离开,宋舒和孩子不会有事,但如若魏琰不去,他的父兄侄儿或许就没有人救,这不是一个孰轻孰重的问题,而是一个能否互相理解的问题。

宋老国公看到现在的宋舒,心中是很欣慰的,因为宋舒嫁给魏琰之后,非但没有变得患得患失多愁善感,反而越发独立坚强,这就是宋老国公希望看到的。只有这样,未来他们再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情,才能成为彼此的依靠。

“你说墨青也跟魏琰一起走了?”宋老国公问宋舒。

宋舒点点头:“是靳辰主动让墨青去的。”

宋老国公颇为感慨地说了一句:“那个丫头不简单啊!”靳辰也怀孕了,就算她任性要求墨青留下陪着她也无可厚非,因为魏国那边遇到危险的是魏琰在乎的人,而不是墨青在乎的人,甚至那些人还伤害过墨青。靳辰并不是要求墨青以德报怨,她分得很清楚,墨青去,只是为了魏琰而已。宋老国公每每想起上月靳辰用剖腹接生的方式保住了靳晚秋和她的三个孩子,都觉得不可思议,继而便是满心感慨。靳辰的勇气和胆色已经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高度,远超当世的大部分男子,如若她是个男子,真的了不得了!

宋老国公本来想着魏琰不在,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就让宋舒回宋国公府去住,一家人在一块也好照应。可是转念一想,宋家一家人都比不上靳辰一个,宋舒这个时候离靳辰近一点,真有什么不妥才是更安全的。于是宋老国公就不由分说地要求宋舒搬去跟靳辰一起住,说这样她们姐妹能做个伴儿,还能互相照应。当然了,宋老国公私心是想让靳辰照应一下宋舒,靳辰自己根本不需要宋舒照应。

宋舒觉得很不好意思,怕这样会打扰靳辰,结果宋舒还没开始纠结呢,那边小颜已经过来请宋舒了,说是靳辰让她过来帮宋舒收拾行李搬过去住的。

宋老国公很高兴地亲自送宋舒去了靳辰的院子,这边房间都准备好了,就在靳辰隔壁,不会打扰到彼此,有什么事都可以随时照应。

宋老国公看到靳辰就觉得满心的喜欢,觉得靳放有这么个女儿真的是靳家祖坟冒青烟了。而宋舒认识靳辰,并且跟靳辰成为好姐妹,又变成一家人,对宋舒来说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宋老国公觉得,宋舒的成长,相当一部分都是因为有靳辰这个榜样在,所谓近朱者赤,这句话是没错的。

宋老国公放心地走了,宋舒住在靳辰隔壁,根本就没有时间产生什么离愁别绪,因为她很忙的。上午要跟靳辰一起去散步,傍晚还要散步,而且靳辰监督着宋舒,必须走够多久才可以,说这样生产会比较顺利。

其他时间呢,离夜小娃娃总是那么可爱那么快乐,看着他跟小鹿一起玩儿就觉得很开心了。而靳辰现在不能打架,一心血来潮就要求魏琰和司徒琏打一架给她们看,宋舒看得很欢乐,有一种看戏的感觉,而且相当精彩。偶尔司徒琏还主动说要吹首曲子给她们听,司徒琏的笛子吹得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只看司徒琏和冷肃斗嘴都能让人乐半天。

再加上邱宝阳和靳月的婚期就在四月初,没剩下多久了,隔壁邱府需要布置一下,靳辰这个师姐给邱宝阳友情提供的聘礼还需要再整理一下。这些事情靳辰原本不打算自己做,不过怕宋舒无聊想太多,就干脆带着宋舒亲力亲为了,把邱宝阳感动得一塌糊涂,觉得他家师姐怀孕了还要为他的亲事操劳,真是对他太好了,而靳辰和宋舒都感觉这些事情其实挺有趣的。

如此墨青和魏琰兄弟俩的离开完全没有让靳辰和宋舒两人的生活黯淡失色,靳辰努力让自己过得很充实,也顺便照顾一下魏琰的媳妇儿。而已经离开的墨青几乎每隔一天就会派人送一封信回来,有时候就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告诉靳辰他到哪里了,就足以让靳辰安心。

四月初五是邱宝阳和靳月成亲的日子。墨府隔壁的邱府里已经张灯结彩,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聘礼也在前几日就送到了靳家。相当丰厚的聘礼并没有让人觉得意外,因为以邱宝阳的医术,他想赚多少钱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四月初五一大早,靳辰见到邱宝阳的时候,邱宝阳神色微微有些遗憾地说:“看来师父今日回不来了。”

靳辰拍了拍邱宝阳的肩膀,微微一笑说:“不用管那个老头,不重要。”

风清暗中跟着墨青走了,已经成亲的风扬留了下来。这次邱宝阳成亲风扬帮了不少忙,很多事情都是他在操持,用行动表示虽然他变成了奸商,但是不会真的坑朋友的。

冷肃觉得很新奇,看到感兴趣的事情就想插一脚。而感觉最新奇的莫过于司徒琏了,因为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觉得很有趣。

邱府邀请的客人并不多,风扬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邱府的管家,把一切打理得面面俱到十分妥当。所以靳辰就放心去靳将军府送亲去了,毕竟她是靳月的亲妹妹,而离夜如今天天跟冷肃和司徒琏在一起玩儿,三人倒是非常合拍。

靳辰到的时候,就看到靳放抱着靳扬的儿子,脸上满是笑容。

小孩子长得很快,并且越长越可爱了。

“老爹,你可以考虑解甲归家,含饴弄孙了。”靳辰打趣靳放。

靳放哈哈笑着说:“真能那样就好了!”

靳辰唇角微勾。靳放其实还正值壮年,真想要过上含饴弄孙的日子是不可能的,因为夏皇不会同意,夏国还需要他这个大将军。

靳辰见到靳月的时候,像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了一朵娇艳的花儿出来,在靳月面前晃了晃,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小娘子真真是人比花娇啊!”

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靳夫人看着靳辰的眼神也越发柔和了。这些日子靳夫人也想通了,她其实很想修补一下跟靳辰的关系,但是靳放告诉她说不要太刻意,她只要默默地对靳辰好一点,靳辰会感受到的。

靳月脸上满是娇羞:“五妹你怎么这么不正经?”

靳辰在关妍之身旁坐了下来,唇角微勾说:“月儿小姐,请跟我们分享一下当新娘子的感受。”

靳月嗔了靳辰一眼:“不理你了!”

除了靳晚秋还在坐月子没有来,靳家其他人都在了,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靳扬背了靳月出门,靳月偷偷红了眼眶。靳扬把靳月交给邱宝阳的时候,邱宝阳郑重地说他一定会对靳月好的。

穿着一身大红喜袍的邱宝阳看起来白白胖胖的相当喜庆,他难得骑了马,还是前段时间被靳辰要求好好练过的,陪练是冷肃,把邱宝阳虐得够呛,不过如今骑马倒是像模像样了。

靳月出门的时候,靳辰也离开靳家去了邱府。一切都很顺利,邱宝阳和靳月拜了堂进了洞房,冷肃贼兮兮地拉着司徒琏要去闹洞房,还要让离夜去做他们的助攻,结果被靳辰给拦住了。

“小姐姐,邱大胖跟我们是兄弟,他不会介意的。”冷肃对靳辰说。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我才不管大胖介意不介意,新娘是我姐,她脸皮薄,你们两个光棍儿有什么好闹腾的,我的面子你们给不给?”

“给!当然给!”冷肃看着靳辰说,“不过小姐姐你是歧视我和小莲花吗?我们是光棍儿也不是我们愿意的啊!我们找不到媳妇儿小姐姐你就不着急吗?”

“我有什么好急的?”靳辰似笑非笑地说,“你们不找媳妇儿正好,省得祸害好姑娘。”冷肃表示好忧伤,司徒琏表示成亲挺有趣的,他这个年纪,是不是真的该找个好姑娘“祸害”一下了……

靳辰回到隔壁墨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跟宋舒一起吃了晚饭去散步的时候,就看到风扬脚步匆匆地过来了。

“怎么了?”靳辰问风扬。

风扬神色严肃地说:“刚刚收到消息,雪狼国突然对夏国发兵,夏皇已经急召靳将军进宫了。”

靳辰神色微变。雪狼国对夏国发兵?这是一言不发就要开战的节奏?原本夏国和魏国在对待雪狼国的事情上,是站在同一个立场的,但是如今魏国皇室风波不断自顾不暇,就在这个时候雪狼国向夏国宣战,如此的巧合,魏国皇室那些事情是谁搞出来的,已经呼之欲出了。

“我知道了。”靳辰对风扬说。

“属下再去打探,有什么消息就过来禀报王妃。”风扬话落就不见了人影。

宋舒神色有些担忧地说:“魏国的事情是不是也是雪狼国搞出来的?”

“不用紧张,不会有事的。”靳辰给了宋舒一个安心的眼神,把宋舒送回房间之后,靳辰回到自己的房间,神色就冷了下来。

年前雪狼国才立了秦骁为太子,当时靳辰和墨青就在说,天下不会太平很久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如今看来,魏琰假死的事情被暴露,十有八九就是秦骁做的,因为除了秦骁之外,其他知情的都是自己人。而魏皇突然身染重病,未必不是被人暗害。与此同时魏国皇室的皇太孙失踪了,明显是被高手掳走了。

魏皇病重,魏琪的儿子又失踪,魏琪定然是焦头烂额的,他作为魏国太子,能否稳住魏国的大局还是两说,大概是无暇关注雪狼国和夏国的战事了。而魏琪那个被掳走的儿子,只要还活着,就必然会成为挟制魏国皇室的一个有力把柄。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些事情都跟雪狼国皇室脱不了干系。

靳放从宫中出来就快马加鞭回了将军府,把靳扬和靳飞宇都找了过来。

“雪狼国突然发兵进犯,为父要立刻前往殇城主持大局。”靳放面色冷凝地说。

靳扬和靳飞宇脸色都变了,靳扬神色严肃地说:“我跟爹一起去。”

靳放摇头:“不,为父一个人先走,扬儿你率领援军随后再去。”

夏国大军的主帅就是靳放,但因为这十多年来边关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事,靳放并没有在边关驻守,一直身在千叶城处理军务。如今战事紧急,夏皇命令靳放即刻赶往边关主持大局,靳放必须今夜就上路。

雪狼国来势汹汹,靳放打算的是他先走,让靳扬率领援军随后赶去支援。

“爹,我……”靳飞宇开口,想问靳放对他有什么安排。靳家是百年将门,靳放从小就告诉三个儿子,他们未来都要上战场,为了守护家国而战斗。

“飞宇,你留下。”靳放看着靳飞宇说,“家里就交给你了。”

靳飞宇愣了一下,神色认真地点了点头:“请爹和大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家里的。”靳放和靳扬都走了,靳家成年的男人也就剩下靳飞宇一个,靳放让靳飞宇留下的用意靳飞宇明白。

靳放又交代了靳扬几句,正准备起身去收拾东西出发的时候,书房的门被人推开了,靳辰出现在门口。

靳放皱眉:“这么晚了小五你一个人跑过来做什么?”靳家人都已经知道墨青去了魏国金安城,靳放之前还再三劝靳辰回靳家住,不过都被靳辰拒绝了。

“来跟爹告个别。”靳辰神色倒是很平静。

靳放愣了一下:“你都知道了?”雪狼国进犯的事情宫中才刚刚收到消息,还是个绝密事件,靳放没想到靳辰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但他转念又觉得以靳辰的本事知道也很正常,他神色严肃地看着靳辰说,“你一个姑娘家,还怀着身孕,这些事情都不用操心,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就好。”

靳辰唇角微勾:“老爹你紧张什么?难道你觉得我跑过来是要跟着你上战场啊?你自作多情了,我没有那个想法。”

靳放嘴角微抽,就听到靳辰接着说:“我只是过来告别的,这个给老爹带着防身吧。”

靳辰扔了一个并不大的布包给靳放,靳放打开就看到里面放着一堆瓶瓶罐罐,明显都是药。他拿起一个,看到药瓶上面写着“无敌金疮药”,又拿起一个,药瓶上面写着“最毒蛇蝎粉”……

这明显是靳辰专门给靳放准备的,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疗伤奇药,还有一些可能用得上的防身毒药,靳放收好之后,看着靳辰的眼神越发温和了:“小五有心了。”

“得,我走了。”靳辰把药送到之后,说走就走。

靳扬追出去就已经不见了靳辰的影子,他微微皱眉说:“都跟小五说了好几次不让她用轻功,还是不肯听。”

“大哥,五妹有分寸的。”靳飞宇对靳扬说。

没多久之后,靳放带着一小队人马,在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千叶城,快马加鞭往南而去了。

夜半时分,靳辰还没睡,坐在书房里面在看一本兵书。窗户开了,冷肃从外面飘了进来,看着靳辰微微皱眉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睡?”冷肃这会儿没有嬉皮笑脸地管靳辰叫小姐姐,一本正经的样子倒像是靳辰的哥哥。他是刚刚从外面回来,路过靳辰的院子发现书房还亮着灯就过来了。

靳辰放下手中的书,微微摇头说:“今天不困,这会儿还不想睡。”她确实不困,也不想睡,因为想清醒着思考一下。她在看书,但并没有看进去。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靳辰想要认真考虑一下下一步该做什么。她是答应了墨青会好好留在这里不出去乱跑,她也的确没打算出去,就算她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宋舒可是这几天就要生了,她要保证宋舒母女平安。

只是如今魏国皇室动荡,夏国又被雪狼国打上门来,靳辰和墨青都无心权势,但这些事情却跟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魏琰要保魏国皇室,墨青必然要帮他。而靳家人的责任就是保卫夏国,靳辰必然要帮靳家。总之一句话,靳辰如今最大的敌人就是雪狼国,她不离开千叶城,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能做。

冷肃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伸手拿过靳辰刚刚看的那本书就扔到了一边儿,看着靳辰说:“你担心墨青?还是担心你爹?”断魂楼是个消息很灵通的存在,冷肃刚刚也收到了雪狼国进犯夏国的消息,并且知道靳放已经领旨前去夏国边关带兵了。

“都有,但是都还好。”靳辰微微摇头说,说担心,她心里肯定是会牵挂他们的,但似乎也并不是很担心。靳辰知道墨青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而靳放是个久经沙场的大将,该做什么他自己很清楚。

“都是秦骁搞出来的事情吧。”冷肃神色微冷。

靳辰微微点头,神色平静地说:“其实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我们的立场从来都不是一致的,就算没有秦骁,还会有他的兄弟。”

冷肃冷哼了一声说:“你说一声,我立刻带人去把秦骁给弄死!”

靳辰摇头:“苏苏,不要冲动,你不是秦骁的对手。”

“你哪边儿的?”冷肃表示不满,“我带着整个断魂楼去,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给淹死了!”

“秦骁身边还有高手。”靳辰对冷肃说。靳辰没有忘记秦骁的师父西门擎还活着,而西门擎很可能就在暗中辅佐秦骁。

“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了?”冷肃问。

靳辰再次摇头:“我们不是什么都不做,我需要好好想想,你听话,别乱来。”

冷肃瞪了靳辰一眼:“平时是逗你开心,你还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

靳辰微微一笑:“苏苏乖,你的心理年龄不止三岁,至少有五岁。”

冷肃扶额:“败给你了!不让我乱来,你自己也最好乖一点别想乱跑,我会看着你的。”

“知道了知道了,婆婆妈妈的。”靳辰说着站了起来,对着冷肃嫌弃地摆了摆手,“我要去睡了,你也滚吧。”

冷肃跟着靳辰起身,一直看着靳辰进了房间,才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新婚的邱宝阳带着靳月过来墨府这边了。抱得美人归的邱宝阳满面春风,靳月眉宇之间也尽是甜蜜,两人看着倒是真的很般配。

“师姐,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三姐夫了?嘿嘿!”邱宝阳笑眯眯地看着靳辰说。

靳辰白了邱宝阳一眼:“大白天的做什么美梦呢?一边儿待着去。”

邱宝阳对着靳月眨眼睛:“月儿,你妹妹欺负我。”

靳月嗔了邱宝阳一眼:“五妹是你师姐,她欺负你是天经地义的。”

邱宝阳嘿嘿一笑说:“月儿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看到邱宝阳和靳月小夫妻俩甜甜蜜蜜的样子,靳辰也没告诉他们靳放昨夜已经离开千叶城带兵打仗去了。想必靳扬今日也会离开,等靳月三朝回门的时候就会知道了,如今告诉她不过是徒增她的担忧罢了。

邱宝阳和靳月离开之后,靳辰正准备去看看宋舒,夏国皇宫里来人了。

“奴才参见墨王妃。”一个老太监恭敬地对靳辰行礼,“皇上请墨王妃入宫一叙。”

靳辰神色平静点头:“好。”

靳辰要出门的时候碰上了冷肃,冷肃听说夏皇召见靳辰,也没闹着要跟靳辰一起进宫,直接把车夫踹下来,自己坐在了车夫的位置上,准备亲自赶着马车送靳辰去。

马车不紧不慢地离开墨府,朝着夏国皇宫而去了。冷肃第一次赶车倒是有模有样,而车里只有靳辰一个人,宫里的人驾车跟在他们后面。

冷肃和靳辰隔着车帘聊了起来,冷肃问靳辰:“夏国皇帝这会儿找你做什么?”

“鬼知道。”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可别忍着。”冷肃一本正经地说。

“苏苏,你想多了。”靳辰声音幽幽地说,“你姐姐我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么?”

冷肃笑了:“那必然……不是啊!”话落唇角微勾说,“那夏国皇帝要真打算欺负你的话也不错,我们就有理由找他麻烦了哈哈!你说我们弄个麻袋把他脑袋捂上,痛扁他一顿会不会很爽?”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