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皇上驾崩/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墨府到夏国皇宫门口,冷肃yy了n多种找夏皇麻烦的方式,靳辰笑而不语。

到了皇宫门口,靳辰下车,冷肃说他会在那里等着靳辰出来,靳辰看着冷肃那张娃娃脸,心里还有点小感动。原本墨青在的时候,冷肃极尽逗比之能事,抽风犯二就没停下来过。因为冷肃知道,墨青长得最帅,墨青对靳辰最温柔体贴,他被墨青实力碾压,所以只能另辟蹊径跟靳辰一起玩儿了,玩儿得还挺开心。如今墨青走了,冷肃觉得自己要担负起保护靳辰的责任。

靳辰进了夏国皇宫,一路上遇到的宫女太监都很恭敬地对她行礼。靳辰虽然在千叶城生活一年多了,但是来夏国皇宫的次数屈指可数。

靳辰被请到了皇宫御书房,夏皇和太子夏毓敏都在里面。靳辰进去之后,并没有行大礼,也不需要,因为她名义上是魏国的墨王妃,这也是靳辰觉得这个身份给她带来的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如果她这会儿还是靳家五小姐,见到夏皇不行跪拜大礼的话,那可是有不敬之罪的。

“听说墨王妃有喜了,恭喜。”夏皇看着靳辰说,“请坐吧。”

“多谢。”靳辰话落就坐了下来,对面的夏毓敏给了靳辰一个安心的眼神,靳辰面无表情表示没看懂夏毓敏的示好。

“不知墨王爷现在何处?”夏皇眼眸微闪,看着靳辰问。

“他回魏国金安城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夏皇的眼睛又闪烁了一下:“不知墨王爷为何突然离开?”

靳辰面色平静地说:“魏皇病重,魏国皇太孙失踪,魏琰要回去,墨青去帮忙。”

夏皇手指微动:“墨王妃能直言相告,朕心甚慰!”

靳辰心中了然,表示身居高位的人果然疑心病都很重,说话虚虚实实拐弯抹角的。靳辰知道,墨青和魏琰离开的事情夏皇定然已经知道了,就算原本不知道,昨日靳放进宫也一定会主动禀报夏皇。因为魏国皇室发生的事情对夏国皇室来说也是重要的信息,目前魏国皇室和夏国皇室并不是敌人,这些事情让夏皇知道不会有什么坏处。

而夏皇明知墨青不在,还要刻意问靳辰,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试探她。靳辰如果说谎的话,夏皇定然会猜忌她别有用心。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皇上大可放心,我姓靳,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夏皇愣了一下,微微一笑说:“墨王妃果然是个爽快的人。”靳辰的意思已经很直白了,她就算名义上是魏国的墨王妃,但她出自夏国靳家,她认为自己永远都是靳家的人,就算是为了靳家,靳辰也不会做有损夏国的事情。

“表妹应该已经知道了雪狼国进犯的事情,不知对此有何看法?”夏毓敏开口,看着靳辰神色温和地问。他在夏皇面前依旧称呼靳辰为表妹,是因为他知道这是夏皇这会儿愿意看到的,夏皇希望靳辰真正心向夏国。

“雪狼国早有预谋,先用阴招钳制魏国皇室,再对夏国发兵,就是为了阻止两国结盟。”靳辰面色平静地说。

夏皇微微点头:“墨王妃看得很明白。原本夏国和魏国一直是盟友,墨王爷和墨王妃的和亲就是两国友好的见证。但如今雪狼国先发制人,魏国皇室自顾不暇,朕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雪狼国意欲图谋天下,魏国和夏国都是他们的目标,所以魏国和夏国结盟势在必行。”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夏皇神色微动:“墨王妃的意思是?”

靳辰神色平静地说:“我会促成两国结盟,魏国不久之后就会出兵攻打雪狼国。”

靳辰的神色和语气都很平静,但她的眼神却是不容置疑的,让人根本不会怀疑她在说大话。

而这事实上就是夏皇今日找靳辰过来的原因。如果魏国皇室没出事的话,遇到这种情况,不需要夏国皇室表示什么,魏皇就知道魏国应该跟夏国站在同一个阵营里面。因为如果夏国被雪狼国灭了,雪狼国势力进一步壮大,魏国就会紧随夏国走上灭亡的道路。

可如今魏皇病重,魏国皇太孙失踪这件事,足以让下手的人挟制住魏国皇室。

雪狼国的这两步棋下得很妙,如果这样僵持下去,魏国置身事外,夏国独自面对雪狼国有备而来的攻击,胜算并不是特别大。这么多年以来,夏国皇室和魏国皇室都对雪狼国心存忌惮,是因为雪狼国的实力的确是当今三国最强。

所以夏皇急需一个破局之人出现,一个有能力促成魏国和夏国在这个时候结盟的人出现,而在他眼中,唯一的人选就只有靳辰了。

魏皇病重,必然无法处理朝政。而魏国太子魏琪因为魏皇病重和儿子失踪,定然焦头烂额无法顾及夏国。在这个时候,魏琰这个逍遥王回归魏国皇室,其实极为关键。

夏皇很清楚魏琰和墨青这对表兄弟的关系有多好,而墨青也跟着魏琰回了魏国皇城。接下来他们能不能力挽狂澜,稳定魏国的局势,并且让魏国皇室对雪狼国出兵,是夏皇最关心的。

但夏皇无法左右魏琰和墨青,夏皇也不知道魏琰和墨青接下来会怎么做,但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靳辰。

如果靳辰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夏皇或许不会这么重视她,但她不是。她曾经是赫赫有名的天命煞女,在庙里长大,依旧成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存在。这个尚武的世界并没有那么看轻女子,尤其是真正强大的女子。夏皇是认可靳辰的实力的,还曾经下旨让靳辰训练夏国的骑射营将士,并且在去年秋猎的时候让靳辰带兵保护夏国皇室和百官。因为靳辰姓靳,夏皇心里还是把靳辰当成了半个夏国人来看待。

这会儿靳辰如夏皇所愿,说她会想办法促成两国结盟,夏皇莫名相信靳辰真的可以说到做到。

“如果表妹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可以尽管开口。”夏毓敏看着靳辰神色温和地说。其实夏毓敏心中在感慨,靳辰真的是个让男人都很难轻视的存在,她冷静而又从容的样子,透着绝对的自信,仿佛一切都运筹帷幄。

夏毓敏事实上是个冒牌货,但他不傻。他目前还没想过要把夏皇弄死自己当皇帝,他毕竟还年轻,不用那么着急。而夏毓敏也没想过要对付靳家,因为靳家对他很有用。夏毓敏是真的打算好好当太子的,他觉得这是命运给他的最好安排,他会小心谨慎,不要行差踏错,他相信自己可以完美地把某些秘密藏起来,不让任何人发现。

“暂时还不用。”靳辰微微摇头说。

“那朕就等墨王妃的好消息了。”夏皇看着靳辰和颜悦色地说。

靳辰微微点头:“我会尽力。”

夏皇也没再多说什么,靳辰出宫的时候还让夏毓敏亲自出来送她。靳辰和夏毓敏并肩而行,夏毓敏像是闲话家常一般提起了靳晚秋的三个儿子,说他昨日见到了,很是羡慕云云。

靳辰就只是神色淡淡地听着,并没有说什么。夏毓敏一直把靳辰送到了皇宫门口,就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有个高大的男人百无聊赖地靠在马车旁边,看到靳辰就站直了身体,一张娃娃脸对着靳辰笑得灿烂至极,还响亮地叫了一声:“小姐姐!”

夏毓敏眼眸微闪,觉得这一幕相当神奇,因为他事实上知道那个男人是断魂楼的楼主冷肃,如今化名苏苏待在靳辰身边,在外人眼中是靳辰的义弟。夏毓敏觉得传言果然不能尽信,天下人口中杀人不眨眼,长得凶神恶煞的杀手头子冷肃,事实上长着一张很幼稚的娃娃脸,看起来就像是个阳光俊朗的贵公子一样。

而让夏毓敏觉得更神奇的是,靳辰竟然能够结交断魂楼的楼主,并且关系如此之好。冷肃堂堂一个杀手头子,对着年纪比他小的靳辰叫姐姐,还对着靳辰笑得傻兮兮的,心甘情愿当车夫给靳辰赶马车,这怎么看都有些匪夷所思。

夏毓敏就静静地站在宫门口,看着靳辰上了马车。冷肃还伸手扶了靳辰一下,然后冷肃就赶着马车,带着靳辰一起走了。

夏毓敏转身回宫的时候有了一个怪异的想法,靳辰连杀手头子都能降服成了小弟,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这会儿夏毓敏并不会忌惮靳辰,觉得靳辰对他来说是个威胁,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的身份不暴露,靳辰作为靳放的女儿,是不会对他不利的。

“夏皇跟你说什么了?”回去的路上,冷肃兴致勃勃地问靳辰,“他有没有说让你不开心的话?有的话我今晚就去亲自去揍他!”

靳辰唇角微勾:“苏苏,你想打架可以找小莲花。”

“打架?不不不,我只是想体验一下揍皇帝是什么感觉!哈哈!”冷肃说着自己乐了,“跟小莲花打架没意思,他傻乎乎的只会吹笛子,不吹笛子的时候就会射箭,我不想欺负他!”

靳辰表示冷肃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司徒琏打架是只会吹笛子和射箭,冷肃觉得杀伤力太小是因为司徒琏从没真对他吹要命的曲子,因为一旦用了音攻,冷肃分分钟内伤吐血,司徒琏不过是不想伤了冷肃罢了,并不是真的比冷肃弱。

“回去之后,让你的人帮我送一封信吧。”靳辰对冷肃说。

“不用说,肯定是给墨青的。”冷肃故意用酸溜溜的语气说,“就知道你最喜欢他……那张脸!”

靳辰唇角微勾:“我男人就是比你长得好看,不服憋着。”

冷肃……小姐姐你肿么可以这么肤浅?

靳辰回到墨府之后,就写了一封信让冷肃的人立刻送出去了。其实墨青一直在持续不断送信回来,靳辰本可以让墨青的人带回信,但是她觉得断魂楼的消息网络应该能更快一点。

靳辰就只是送了暗中送了一封信出去,也没有做别的。而墨青派人送来的信让靳辰知道,他这会儿已经到了魏国了。

雪狼国进犯,夏国和雪狼国边境已经燃起了战火,但是千叶城依旧一片安宁,开战的消息还没有传开。

邱宝阳和靳月三朝回门去了靳将军府,才知道靳放竟然在他们成亲当夜就离开千叶城,去边关带兵打仗了,而靳扬也在靳放走的第二天率领援军出发了。

靳夫人一脸担忧地对靳月说,不知道靳放这会儿到哪里了,路上会不会遇到危险。

靳月其实也很担心,但她还是安慰靳夫人,说靳放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当天靳月和邱宝阳在靳家住了下来,没有回邱府。

四月初十这天,一大早就乌云压城,大雨将至。

靳辰刚刚醒来,揉了揉自己的脸,发现自己最近越发懒了,睡觉时间比以前长了一些,不过这些都是怀孕的正常反应。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下落的时候,靳辰才刚刚洗漱完。外面突然响起了拍门的声音:“王妃,我家小姐要生了!”

靳辰神色微变,快步走到门口,就看到宋舒的丫鬟小翠神色焦急地站在外面。

“去叫稳婆过来。”靳辰对小翠说,小翠也顾不上撑伞,冒着大雨就跑了出去。

靳辰进了宋舒的房间,就看到宋舒满头大汗地躺在床上,脸色有些发白。看到靳辰过来,宋舒神色十分紧张地说:“靳辰,我有点害怕……”

“不用怕。”靳辰给宋舒把了个脉,又查看了一下情况,感觉并不凶险,只是真正生产可能还得等一段时间。

小颜端来了一碗温热的粥,靳辰亲手喂宋舒喝了下去,说让宋舒别紧张,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靳辰让杜腾去宋国公府通知宋家人宋舒要生了,至于他们要不要过来靳辰就不管了。

两个稳婆都是一早就找好的,就住在隔壁小院里,小翠很快把她们都找了过来。她们用最快的速度把接生要用的东西都全部准备好了,并且都说宋舒生产应该会很顺利,宋舒又得了靳辰的话,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杜腾冒着大雨骑马去了宋国公府,宋老国公一听说宋舒要生了,二话不说就往外跑,宋天行让夏蝶衣带着孩子在家里等着,他跟着宋老国公也跑了出去。

到了墨府之后,他们直奔靳辰的院子,刚一进去就听到宋舒的一声痛呼,宋老国公身子一晃,脸色就有点白了。

宋老国公和宋天行来得太匆忙,身上被雨淋湿了大半也顾不上擦。杜腾往屋檐下放了两把椅子,他们也都不坐,就神色紧张地在宋舒房间外面走来走去。

雨下得越发大了,噼里啪啦的雨声混杂着宋舒痛苦的叫声,让宋老国公觉得太难熬了。

而宋舒这第一胎虽然远不如靳晚秋那么凶险,但是也并不是那么顺利。宋舒叫得嗓子都哑了,感觉已经快没有力气了,孩子终于出来了。

一声响亮的啼哭传了出来,宋老国公神色一松,直接往后跌坐在了椅子上面,大呼“阿弥陀佛”。下一刻,宋老国公又猛然站了起来,对着房间里大声问道:“舒儿呢?舒儿怎么样了?”

“没事。”靳辰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宋老国公这下真的放心了,宋天行脸上也有了一丝喜色。

房间里,两个经验丰富的稳婆配合很默契,一个在照顾刚生完孩子的宋舒,给她清理身体,另外一个已经把孩子包好,递给了靳辰。

靳辰小心地抱过了襁褓,襁褓里面小小的女娃娃红红的并没有那么好看,但靳辰感觉心都要化了。

靳辰把孩子抱到宋舒跟前,宋舒看了一眼,神色疲惫地说:“果然像他爹……”话落就很快合上了眼睛,睡着了。

靳辰看着怀中的孩子微微一笑,这小姑娘五官的确很像魏琰,果然闺女随爹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不知道墨青看到他这小侄女之后还想不想要个女儿了。

宋老国公看到靳辰怀中的孩子眼睛就亮了,想要抱的时候发现自己外衣都是湿的,直接伸手就把外衣脱掉扔了,终于抱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重外孙女,一张老脸都笑成了灿烂的菊花。

就在宋舒生下女儿的时候,刚到魏国金安城的魏琰似有所感,朝着夏国千叶城方向看了一眼,对身边的墨青说:“算算日子,舒儿应该生了。我媳妇儿生孩子我都不能在身边陪着,不管是谁搞出来的破事儿,我都要把他大卸八块!”

墨青没说什么,跟着魏琰一起进了魏国的皇宫。

魏国皇宫中的气氛有些凝重,宫女太监都低着头脚步匆匆,大气都不敢出。

魏琰和墨青一路上的行踪都很隐秘,这会儿也是暗中潜进皇宫的,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到了魏皇的寝宫外面,魏琰就看到魏国太医院的医正脸色难看地从夏皇寝宫里面出来了。魏琰和墨青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乔皇后屏退了宫女太监,一个人坐在魏皇床边,正在说话。

魏皇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似乎睡着了,乔皇后的声音很轻:“也不知道我们琰儿现在在哪里,算算日子,琰儿的孩子该出生了吧……”

“母后。”

记忆中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乔皇后神色大变,转头就看到魏琰站在门口。她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魏琰抬脚朝着乔皇后走了过去,乔皇后拉住魏琰的手,终于确定她心心念念的儿子真的回来了,直接喜极而泣。

“琰儿……”乔皇后抱着魏琰,还没开口眼泪就下来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魏皇卧床不起已经有段日子了,宫中的太医都束手无策,民间的名医也找了不少,但是魏皇的身体不见任何起色,反而越发严重。魏琪的儿子失踪的事情让乔皇后每每想起都觉得悲从中来,那可是她嫡亲的孙子,年纪还那么小,这会儿还不知道身在何处。

“母后,我回来了,父皇会没事的。”魏琰抱着乔皇后,神色坚定地说。

乔皇后放开魏琰,微微偏头才看到魏琰身后竟然还有个人,立刻愣在了那里。

墨青并没有把头发染成黑色,只是披着一件宽大的披风,还戴着墨色的兜帽,让人几乎看不清楚他的容貌。这会儿墨青伸手拿掉头上的帽子,露出他那一头醒目的银发,乔皇后脱口而出:“墨青?”

“是墨青。”魏琰扶着乔皇后坐下,对乔皇后说,“我们一起回来的。”

乔皇后看着墨青靠近了魏皇,神色微微有些紧张:“琰儿,他要做什么?”

“母后不用担心,墨青跟鬼医学了医术,让他给父皇看看。”魏琰知道乔皇后这会儿心理压力很大,就轻声说道。

乔皇后神色一喜,又有些不确定地说:“琰儿你没有骗母后吧?墨青真的懂医术?”

魏琰肯定地点了点头,那边墨青已经在给魏皇把脉了。乔皇后和魏琰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墨青把脉的结果。

“中毒了。”墨青放开魏皇的胳膊,神色淡淡地说。

“孙医正说是中风了。”乔皇后神色莫名地说。中毒?怎么会呢?魏皇入口的东西都有人专门试毒。

“这种毒跟中风的症状很像。”墨青只说了一句话便不再解释。魏皇的确是中毒了,已经有些时日了,这会儿跟中风瘫痪了一样,意识已经昏迷,而且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

墨青提笔写了一个方子递给魏琰:“解药配方。”

乔皇后神色大喜:“是不是皇上的毒很快就可以解了?”

墨青微微摇头:“完全解毒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魏皇中毒已经有段日子了,没有及时解毒,这会儿想要解毒对墨青来说虽然不是很麻烦,但需要费点时间。

“好好好。”乔皇后心中的大石终于稍稍落下了。这些日子魏皇昏迷不醒,乔皇后都感觉没有了主心骨。

魏琰很快让人去准备解药了,他和墨青还没离开的时候,魏琪来了。

魏琪看到魏琰突然回来,有些意外,但是脸上并没有几分喜色,因为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魏皇病重,魏琪的儿子已经失踪多日,太子妃乔馨儿这些日子天天以泪洗面,魏琪也无法安寝。

“琪儿,墨青说他可以治好你父皇。”乔皇后看着魏琪神色微喜地说。

魏琪愣了一下,目光落在了墨青身上。墨青没有理会魏琪,魏琪又看向了魏琰,魏琰微微点头,给了魏琪一个肯定的眼神。

魏琪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喜色:“那真是太好了!”不过那点喜色转瞬即逝,他的面色很快又沉了下去,握着拳头说,“旸儿还不知道在哪里。”

想起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亲侄子,魏琰神色微凝,看着魏琪和乔皇后说:“父皇中毒和旸儿失踪应该都跟雪狼国皇室脱不了干系,我已经派人去找旸儿了。”

在回魏国金安城的路上,墨青和魏琰已经接到消息,雪狼国突然对夏国发兵,带兵的就是如今雪狼国的太子秦骁。他们立刻就意识到魏国皇室的事情十有八九就是雪狼国在搞鬼,目的就是为了牵制魏国皇室。

魏琰的人很快找齐了药材,墨青开始为魏皇配药,乔皇后带着两个儿子就在旁边看着。等墨青把解药做好,乔皇后喂魏皇吃下去,天色都已经暗了。

魏皇一时半会儿不会清醒,还要继续服用解药,乔皇后在照顾魏皇,魏琰跟着魏琪一起去了御书房,墨青就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魏皇突然病倒之后,一直都是太子魏琪在处理朝政。原本事情就很突然,他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结果他的儿子还失踪了,这些日子他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琰弟,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魏琪看着魏琰说。

“太子皇兄,我就不拐弯抹角了。”魏琰看着魏琪说,“雪狼国已经对夏国发兵,魏国不能再等了。”

魏琪神色微变:“琰弟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魏琰看着魏琪说,“魏国必须牵制住雪狼国,如果雪狼国把夏国灭了,魏国早晚会步上夏国的后尘!”

魏琪神色莫名地说:“琰弟,你太长他人志气了。雪狼国和夏国交战,鹿死谁手尤未可知。就算魏国要发兵,也可以等雪狼国和夏国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动手,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魏琰愣了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看着魏琪说:“太子皇兄,你真是这样想的?”

魏琪神色严肃地说:“琰弟,为兄知道你跟夏国皇室关系不浅,但你考虑问题还是要以魏国的利益为先,如今并不是出兵的好时机。”

墨青的目光落在了魏琪身上,没有任何温度:“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谁抓了你儿子?并且暗中跟对方达成了什么协议?”

魏琪眼中一闪而逝的幽光并没有逃脱魏琰的眼睛,魏琰神色一冷看着魏琪说:“太子皇兄,到底是谁抓了旸儿?是不是秦骁?”

魏琪的沉默,不过是肯定了魏琰的话。魏琰神色冷然地看着魏琪说:“秦骁跟你说什么了?说一旦魏国发兵就会杀了旸儿?还是说只要魏国不发兵,就可以跟雪狼国瓜分夏国?”

魏琪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声说道:“没错!我是跟秦骁妥协了,因为我不能置旸儿的性命于不顾!况且现在本就不是魏国发兵的好时机!魏国为什么非要跟夏国站在同一个阵营里面?”

“太子皇兄,你真以为秦骁图谋的就只是夏国吗?”魏琰看着魏琪冷声说。

魏琪的神色更冷了:“魏琰,你又有什么立场来质问我?假如你的孩子被人抓走了,难道你要置之不理吗?”

“我没有让皇兄不管旸儿,但秦骁野心太大,我们不能这样被动!你一旦妥协就是如了他的意!他只会得寸进尺!我们主动出击才能压制住他,把旸儿安全救回来!”魏琰看着魏琪说。怪不得他在魏皇寝宫说这些事情都是雪狼国皇室做的,魏琪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或震惊的情绪,原来魏琪早就知道,并且暗中已经对秦骁妥协了。

“你不用再说了!”魏琪看着魏琰冷声说,“总之为了旸儿,我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

“皇兄,你不了解秦骁那人,这样下去……”魏琰对魏琪说。

魏琪神色冷然地打断了魏琰的话:“别忘了我才是太子!你能回来我很高兴,但不要妄图左右我的决定!”

魏琪话落直接起身甩袖离开了,魏琰神色难看地坐在那里,握拳砸了一下旁边的桌子。

“秦骁或许还对魏琪承诺了其他的好处。”墨青面无表情地说。魏琪这个人不算坏,也不算蠢,但是他身为魏国太子,定然也是有野心的。秦骁抓了魏琪的儿子,魏琪不肯下令对雪狼国发兵,一方面的确是为了自己儿子的安危,另外一方面应该是被秦骁所许诺的利益打动了。

魏琰面色微沉:“等明日父皇醒来再说!”魏琪的儿子是魏琰的侄子,魏琰当然在意魏旸的性命。但魏琰比魏琪更了解秦骁,秦骁就是算准了魏琪的心理才这样做的,魏琪现在已经完全落入了秦骁的圈套,不到最后一刻,秦骁不会动魏旸,但秦骁对魏琪承诺的其他好处,是绝对不可能兑现的。

只是魏琰注定是等不到魏皇醒来了,因为当夜魏皇就出了事。

乔皇后寸步不离地守着魏皇,并没有去休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乔皇后累得趴在床边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声尖叫惊醒,抬头就看到魏皇七窍流血躺在那里,样子十分恐怖!

乔皇后脸色煞白,伸出一根手指,颤抖着过去探了一下魏皇的鼻息,然后身子一晃,直接晕了过去!

魏皇死了,在昨日吃了墨青给的药之后,当晚就死了。太医看过魏皇的尸体之后,战战兢兢地说魏皇是中了剧毒而死。

魏琰和墨青昨夜住在逍遥王府里,一大早魏琰正准备进宫去看看魏皇是不是醒了,还没出门,逍遥王府就被重兵包围了。

“墨将军这是做什么?”魏琰看着带兵包围逍遥王府的墨战冷声问。

墨战面色沉沉地看了一眼魏琰身后戴着黑色兜帽,看不清楚容貌的墨青,声音冷冷地说:“逍遥王,皇上驾崩,凶手就是墨青!太子下令,如果逍遥王要包庇墨青的话,以同谋论处!”

魏琰不可置信地看着墨战:“你胡说什么?我父皇怎么会死?”

“皇上已经驾崩了。”墨战看着魏琰说。

“不……这不可能!”魏琰摇着头说,“父皇不会死的!不会的!”

“来人,把墨青拿下!”墨战冷声说着,大手一挥,士兵的箭尖都瞄准了墨青的胸口。

魏琰脚步微动,下意识地挡在了墨青身前,看着墨战冷冷地说:“我父皇绝对不是墨青杀的!”魏琰无法相信魏皇就这么死了,明明魏皇昨日还活着,吃了墨青给的解药,今天应该可以醒过来的。

“逍遥王不要让本将为难!”墨战看着魏琰冷声说,看着墨青的目光却没有任何温度。

墨青拿掉了头上的帽子,那头银发在阳光之下闪着耀眼的光芒,让墨战的眼睛都晃了一下。

墨战看着墨青,这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曾经对墨青有一丝愧疚,但那份愧疚根本不值一提,如今也只剩下了无尽的冷漠。而墨青看着墨战,眼中亦没有任何温度。

下一刻,墨青突然飞身而起,墨战眼神一冷下令放箭,但是没有一支箭伤到墨青,墨青几乎在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魏琰冷冷地看了墨战一眼,然后运起凌云步就朝着魏国皇宫而去了。

一进宫就听到了各处传来痛哭的声音,魏琰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看到魏皇的时候,魏皇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了,闭着眼睛神色安详地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

乔皇后不在,因为她太过悲痛昏了过去,这会儿还没有醒过来。魏琪低着头站在魏皇床前,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魏琪转头看到魏琰,眼神一下子就冷到了极点:“魏琰!墨青是你带回来的,也是你让他给父皇医治的,现在你给我一个解释!”

魏琰仿佛没有看到魏琪,一步一步,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魏皇床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拳头也紧紧地握了起来。魏琰怎么都没想到,他千里迢迢赶回来,昨日见到的,竟然是魏皇的最后一面,而魏皇甚至都没能睁开眼睛看他一眼。

过往父子相处的点滴涌入脑海,魏琰看着魏皇的尸体,感觉浑身都冰冷了,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失去至亲是什么感觉……

墨青像是失踪了一样,而魏国金安城因为魏皇突然驾崩的消息笼罩在了阴影之中。关于魏皇为何会突然死去,只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墨青以给魏皇医治之名,对魏皇下了毒,墨青是天煞孤星的说法再次甚嚣尘上。

魏琰一直陪在伤心欲绝的乔皇后身边,并没有去找墨青,也没有心情去关心雪狼国和夏国的战事。

魏皇的葬礼很快举行了,葬礼之后没几天,太子魏琪在仓促之中登上了魏国的皇位,成为了魏国新皇。而魏琪当上皇帝之后下的第一道旨意,就是正式废除墨青的王位,全国通缉墨青。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