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我要当皇帝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国殇城。

这里是夏国最南部的一座城池,也是夏国南部的大门。距离殇城数十里的地方,就是雪狼国的边城洪城。

靳放日夜兼程赶到殇城的时候是傍晚时分,易守难攻的殇城尚未被雪狼国大军攻破,而殇城的百姓都在战争爆发之后就暂时迁走了。

残阳如血,建筑风格粗犷大气的殇城中弥漫着硝烟的气息。城中随处可见席地而坐的士兵,有的已经神色疲惫地靠着墙睡着了,有的满身血迹正在包扎伤口。

靳放进了殇城的将军府,见到他麾下的两员大将的时候,发现其中一个受了重伤正在被医治,另外一个还在跟手下的将领商议接下来的战事安排。

受伤的那个名叫孙威,没受伤的那个名叫李解,年纪都跟靳放差不多大,曾经是靳家老爷子一手带出来的兵,后来靳放成了大将军,他们就成了靳放的左膀右臂,这么多年一直在殇城驻守,家人也都在这边。

李解看到靳放出现神色一喜,起身迎了上来:“将军终于来了!”

其他将领看到靳放到来,也都纷纷松了一口气,瞬间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赶紧起身跟靳放行礼。

“都坐吧。”靳放在李解让出来的主位上坐下,面色冷凝地扫视了一圈说,“辛苦诸位兄弟了。”

“将军,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李解看着靳放说。

靳放在夏国军中的威信极高,一方面是因为靳放的实力,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靳放的人品。靳放在当上夏国大军主帅之后,向夏皇请旨,大大地提升了夏国军中将士的待遇。夏国大军的将领和士兵按照等级每个月都能领取一定的银两,让他们可以用来改善家人的生活。而一旦将士受伤或牺牲,都有很丰厚的抚恤金,大大减少了他们在保家卫国之时的后顾之忧。

当初靳放亲自制定了十分明细化的军队奖惩规则呈给了夏皇,夏皇看了两眼之后就给驳回了,因为这需要国库每年多拿出大量的银子给军队,夏皇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但靳放坚持不懈地冒着被夏皇降罪的风险,最终还是成功说服了夏皇,为他麾下的将士谋得了很大的福利。

这对于夏国大军实力的提升也是很有帮助的,即便夏国军队的单兵实力和整体实力还是比雪狼国弱,但夏国军队绝对是团结一心的,士气一点都不弱。

雪狼国这次有备而来,但夏国殇城的大军原本就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并没有被打得措手不及。不过实力的悬殊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明显,夏国大军在最近几天的两场战争中已经出现了面积不小的伤亡,大将孙威也被秦骁亲手重伤,如果靳放再不来的话,殇城大军其实也撑不了多久了。

李解把这些日子的战况快速地跟靳放汇报了一下,说完之后就叹了一口气,十分客观地说:“雪狼国太子的确用兵如神,现在我们两方兵力相当,但雪狼国兵强马壮稍胜一筹,而且昨日探子禀报,雪狼国还有兵力在支援洪城,所以就算大公子率领的援军赶到,我们的兵力上也不会有太大的优势。”

靳放微微点头:“确实如此。”

“这次还多亏了将军年前派来的骑射兵。”一个将军对靳放说,“五小姐训练出来的神箭手着实不少,整个骑射营的实力都不错,让雪狼国大军相当忌惮。”靳辰去年奉旨训练夏国大军骑射营,训练了一个月之后,骑射营将士的实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而靳放在年前让整个骑射营都来了殇城驻守,这次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如果魏国出兵就好了。”另外一个将军说,“一旦魏国出兵,我们两方夹击,雪狼国实力再强也会招架不住。”

“如今魏国皇室正是多事之秋,自顾不暇,我们不能指望他们。”靳放神色严肃地说。这会儿魏皇已死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来,但是魏皇病重,魏国皇太孙失踪的消息却是已经传遍了天下。靳放已经意识到,这定然是雪狼国皇室使出的阴谋,就是为了牵制魏国皇室,好让夏国孤立无援。

“将军所言极是。”李解点头说,“我们还是要靠自己,只要我们团结一心,一定能守住殇城!”

靳放又对诸位将军交代了一下接下来的部署,然后就被李解带着去看望重伤的孙威了。

孙威整个左臂差点被秦骁给砍掉,胸口也中了一剑,失血过多还在昏迷中。军医已经把孙威的伤口都给包扎好了,用上了军营中最好的药,也只是保住了孙威的性命,一时半会儿不可能痊愈,也不能上战场了。

靳放看着孙威的样子微微皱眉,从怀中拿出一个布包递给了为孙威医治的老军医:“看看有什么药能用得上的。”

老军医接过靳放递过来的布包打开,就看到一堆瓶瓶罐罐,各种疗伤药物应有尽有,而且名字都相当亮眼。

“将军这些药从哪里得来的?”老军医打开那瓶“无敌金疮药”,闻了一下眼睛就亮了,开口问靳放。

“鬼医的徒弟给的。”靳放神色淡淡地说。

老军医的眼睛更亮了:“将军的女婿是鬼医的高徒,他给的药绝对有奇效!”

李解神色微喜:“看来老孙能快点好起来了。”

他们都认为靳放拿出来的药是邱宝阳给的,靳放也没有解释这个误会,因为他本就没打算让别人知道靳辰也是鬼医的徒弟。

老军医并没有贪心,只是取了孙威能用得上的两种药,把剩下的都还给了靳放,靳放又收了起来。

夜色很深了,洪城城主府的书房里面,秦骁还没睡,正站在那里神色专注地看着墙上挂着的地形图。当上雪狼国太子的秦骁跟曾经并没有两样,那张脸依旧坚毅而冷漠。

“太子殿下,末将有要事禀报。”门外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秦骁转身开口说道:“进。”

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将昂首阔步走了进来,拱手对秦骁行礼过后,就开口说道:“太子殿下,刚刚收到消息,靳放已经到殇城了。”

秦骁手指微动:“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原定计划不变。”

“是,末将告退。”

就剩下秦骁一个人的时候,西门擎出现了。

“师父,魏国金安城情况如何?魏琰应该已经回去了吧?”秦骁问西门擎。

西门擎神色有些怪异:“魏琰是回去了,墨青也去了,但魏皇死了。”

秦骁神色微变:“魏皇是怎么死的?”

西门擎说:“中毒,据说是墨青下的毒,因为墨青到了金安城之后就以给魏皇医治为名,让魏皇吃了一些他给的药。”

秦骁若有所思:“不会是墨青做的。”

“这些都不重要了。”西门擎看着秦骁说,“如今魏琪成了新皇,魏国更不可能出兵帮夏国。”

秦骁微微点头:“希望如此。”

魏皇原本的毒的确是秦骁派人暗中下的,但他并没有想让魏皇死,因为秦骁知道魏琰会猜到是他做的,只要魏皇不死,他们之间总还有谈判的余地。而魏琪的儿子就是西门擎亲自去偷走的,这会儿被秦骁藏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但秦骁没想过要把魏琪的儿子弄死。

秦骁做这些,目的只有一个,牵制住魏国皇室,好让雪狼国可以专心攻打夏国。

秦骁知道雪狼国大军的实力,也知道魏国和夏国大军的实力。雪狼国单独面对魏国或者夏国,都不会输,但如若魏国和夏国联合起来的话,雪狼国就无法招架了。

在狼王要求秦骁开始率军征战天下的时候,秦骁知道他必须想个办法,把夏国和魏国逐一击破,才能让雪狼国立于不败之地。

秦骁最终选择了用阴谋对付魏国皇室,用阳谋来对付夏国。双管齐下,阻止魏国和夏国结盟。

为了以防万一,秦骁不仅抓了魏琪的儿子魏旸,而且还跟魏琪暗中达成了协议,许诺魏国可以跟雪狼国瓜分夏国。

一方面是威胁,另外一方面是利诱,秦骁顺利地掌控了魏琪的心理。原本魏琪只是代理魏国朝政的太子,如今魏琪成了魏国新皇,除非魏琰把魏琪给杀了自己当皇帝,否则魏国不可能对雪狼国出兵。

但魏皇的死确实跟秦骁无关,因为秦骁原本没想让魏皇死。如今的结果倒是对秦骁更为有利的,因为当上魏国新皇的魏琪,为了魏旸的安危,为了跟雪狼国瓜分夏国的利益,是不会下令对雪狼国出兵的。

“墨青还在金安城吗?”秦骁问西门擎。

西门擎摇头:“魏琪废了墨青的王位,下令全国通缉墨青,墨青失踪了,魏琰一直在宫里陪伴如今的太后。”

秦骁思考了一下说:“还是烦请师父继续盯着魏国金安城的动静。”

西门擎点头:“放心,为师一直派人盯着,有什么风吹草动会及时告诉你的。”

“多谢师父。”秦骁看着西门擎说,“明日我要领教一下靳放的实力。”秦骁并没有跟靳放交过手,因为上次雪狼国和夏国大战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会儿靳放是夏国大将军,秦骁却还年幼。

第二天,雪狼国大军再次兵临殇城之下。秦骁穿着一身铠甲,威风凛凛地坐在马背上,看着站在殇城城楼上面的靳放高声说:“雪狼国秦骁,欲与靳将军一战,靳将军可敢应战?”

秦骁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他是雪狼国大军的主将,靳放是夏国大军的主将,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在战场上面对面。秦骁要在阵前跟靳放打一场,如果靳放不敢应战,夏国大军的气势就弱了。

“将军,那秦骁武功极高,不必理会他。”李解对靳放说。像他们这种带兵打仗的将军,武功都不错,但更重要的是兵法谋略。而秦骁不仅兵法谋略很出色,武功之高也让人心惊。如果一对一的话,靳放未必是秦骁的对手。不打还好,如果打了之后输了或者受伤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靳放抬手:“无妨,本将下去会会他。”

靳放在两国大军的注视之下,策马出了殇城。夏国大军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将军威武”,靳放在距离秦骁还有十米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久仰靳将军大名,请靳将军赐教吧!”秦骁倒是一副要跟靳放友好切磋的样子,说话相当客气。

靳放神色冷凝地看着秦骁,没有说话,双手向后,直接把背上背着的两把剑都拔了下来。

“好多年没看到将军用双手剑了!”李解站在城楼上有些感慨地说,“让弓箭手都准备好,一旦出现不对劲立刻放箭,不能让将军有任何危险!”

“是!”李解的儿子很快安排了骑射营里最出色的几位弓箭手,让他们密切盯着秦骁,一旦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不需要请示直接放箭,务必保证靳放平安回来。

“靳家双手剑,本宫很想讨教一下。”秦骁话音未落,已经持剑从马背上飞身而起,朝着靳放攻了过来。

秦骁来势汹汹,靳放却不见任何慌乱,纵身一跃就站在了马背上面,手中两把一模一样的长剑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幽寒的光芒,两人很快就战在了一起。

靳放出身将门,从小习武,这些年没有懈怠过,但单看武功的话,他比师承高人的秦骁还是弱了一些。好在靳家的双手剑法十分精妙,再加上靳放沉着冷静,所以一时半会儿并没有落于下风。

这一战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一开始就表态要友好切磋的秦骁,在他即将占上风的时候,却突然抽身而退,收剑停手了。

“靳将军高招,在下佩服!”秦骁高声说,“我们还是战场上见真章吧!”

靳放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还是对着秦骁拱了拱手,策马转身回了殇城。靳放觉得很奇怪,因为一交手他就知道他并不是秦骁的对手,而秦骁其实没有尽全力。再打下去的话,靳放一定会输,秦骁是有机会伤到靳放的,所以靳放没想到秦骁真的只是点到即止。

靳放不理解的事情其实对秦骁来说很简单,秦骁知道就算他打赢了,最多也就是让靳放受点轻伤,没有机会伤到靳放,更不可能在这会儿就把靳放给杀了。因为殇城城楼上箭尖一直瞄准秦骁心口的那几个人秦骁并不陌生,那是靳辰亲自训练出来的神箭手,箭术极为出色,这几日已经给雪狼国大军添了不少伤亡。秦骁并不认为自己躲不过去,但他不想冒险,况且他想要在两军阵前杀了靳放,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雪狼国大军再次对殇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而殇城的夏国大军并没有出城迎战。靳放到来之前,在殇城主持大局的李解和孙威两员大将的策略就是只守不攻。一方面是因为殇城易守难攻,一旦城门开了,就很难挡住雪狼国大军了。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夏国大军实力比雪狼国大军弱,出城正面迎战不是明智之举。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如今夏国大军中最厉害的是弓箭手,而弓箭手在防守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靳放并没有改变这个策略,今日夏国大军依旧没有出城迎战。但在雪狼国大军后方坐镇的秦骁很快就发现,不过一夜之间,殇城的防守布局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雪狼国前面一段时间所摸索出来的进攻路线和方式,如今效果大打折扣。

秦骁面色微凝,靳放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做出这么重大的调整,果然有魄力。雪狼国大军今日一战的死伤几乎等同于前面所有战争的总和,而秦骁明知今日进攻处于劣势,却并没有要求鸣金收兵,依旧目光专注地看着殇城各处的布防,直到他把殇城防守布局的变化看得差不多的时候,才下令收兵撤退。

雪狼国大军如潮水一般退去,靳放没有下令夏国大军去追击。而这是两国交战以来夏国最扬眉吐气的一次了,因为伤亡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反而给雪狼国大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将军果然用兵如神!”李解神色微喜。

靳放摇头,面色依旧冷凝:“今日秦骁只是带兵过来试探的。”

李解神色一正:“将军,是末将大意了!”

靳放摆摆手说:“无妨,让各处高度戒备,下一次交战应该不远了。”

“是。”李解拱手下去安排了。

靳放站在殇城的城楼上面往外看,满地的尸体和血迹让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天下分久必合,战火是必然会燃起的,就算不是秦骁,也会是狼王其他的儿子。战争避免不了,而靳放能做的,只是尽力守住夏国。

当夜,雪狼国大军再次前来突袭殇城,虽然殇城大军已经高度戒备,但南城还是差一点就被攻破了。靳放再次对秦骁刮目相看,因为他安排的新的防守布局,的确是南城最弱,秦骁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雪狼国大军的攻城阵势越发凶猛,殇城因为有靳放在坐镇,所以并未被攻破,战局已经趋于白热化。在这个时候,哪一方的援军先到达,几乎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雪狼国的援军已经距离洪城不远了,而靳扬所率领的夏国援军也在日夜兼程往殇城赶,双方明里暗里的较量,似乎很快就会得到一个结果。

雪狼国和夏国的战争如今已经传遍天下,但魏国却平静如昔,没有任何动静。

在雪狼国对夏国开战没多久之后,魏国皇帝驾崩,新皇魏琪登基。但魏琪只做了一件引人注目的事情,那就是废了墨青的王位,下令全天下通缉墨青。而墨青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魏国朝堂上因为雪狼国和夏国的战事起了一些波澜,因为不少官员都认为,在这个时候,魏国不能袖手旁观,应该主动出击,跟夏国结盟。因为形势很明显,一旦夏国被雪狼国灭了,魏国必然会步上夏国的后尘。三国之中,雪狼国是绝对的强者,所以魏国唯一明智的选择就是跟夏国结盟对付雪狼国,一旦让雪狼国的实力进一步壮大,魏国就更加危险了。

只是在第一个官员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魏琪就黑了脸,说魏皇尸骨未寒,魏国不会掺和雪狼国和夏国的战事。

是,魏皇是尸骨未寒,但魏国不能因此就闭目塞听,不理会天下局势的变化了吧?这可是对于魏国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迟疑不得。

其实很多人到这会儿都猜测魏皇的死和魏国皇太孙的失踪跟雪狼国脱不了干系,因为这时机真的是太巧合了。所以当魏琪应该下令发兵攻打雪狼国的时候却迟迟不动,魏国官员心中都泛起了嘀咕,难道他们皇上是被雪狼国威胁,顾及到儿子的性命,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

父子人伦,这一点倒也无可厚非,但是目光放得长远一点就会知道,雪狼国的野心太大,这次魏国皇室受制于雪狼国,没有及时跟夏国结盟,一旦夏国被灭了,雪狼国有可能把魏旸平安送回来,然后甘心跟魏国二分天下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没有别的可能!雪狼国这是在逐鹿天下,夏国被灭之后魏国也逃不了,到时候可不仅仅是魏旸会出事,整个魏国都要亡了啊!

一个三朝元老直言劝谏,说魏国和夏国结盟势在必行,结果魏琪直接把这个老臣给贬谪到了千里之外去当县令,引得满朝皆惊,其他官员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魏国皇宫。

原本的乔皇后已经成了太后,乔馨儿成了皇后。乔太后日日垂泪悲痛不已,始终无法相信魏皇就那么死了。刚刚登基的魏琪有很多朝政需要处理,忙得不可开交,而乔馨儿因为魏旸失踪的事情整日失魂落魄,根本顾不上乔太后。

魏琰从魏皇去世之后就一直陪在乔太后身边没有离开过,他变得沉默寡言了许多,偶尔见到魏琪的时候也基本一言不发。

这天魏琪终于有空过来看望乔太后,魏琪和魏琰兄弟俩陪着乔太后用饭的时候,乔太后喝着汤,眼泪突然就下来了,神色哀戚地说:“我真想随了你们父皇走……”

魏皇和乔皇后是少年夫妻,感情一直都特别好,即便魏皇还有不少女人,但从未让其他女人越过乔皇后去,也从没有重视过其他女人给他生的儿子。如今魏皇突然去世,乔皇后伤心越绝,已经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母后如果走了,旸儿回来就找不到祖母了,母后给孙女准备的那些礼物,又怎么亲手交给她呢?”魏琰握住了乔太后的手说。

听到魏琰提起魏旸,乔太后的神色一下子就崩溃了:“我的旸儿……”

魏琰抱着乔太后,任由她嚎啕大哭,神色一片冷然。乔太后哭累了,被宫女伺候着去休息了,魏琪要走的时候,魏琰开口叫住了他。

“皇兄,你把林太傅贬去做县官,跟杀了他有什么分别?”魏琰看着魏琪冷冷地问。

魏琪看着魏琰的目光也满是不悦:“朕有权决定魏国所有人的生死!”

魏琰的笑容有些嘲讽:“皇兄的意思也包括了我在内吧?”

魏琪冷冷地说:“魏琰,你带着墨青回来害死了父皇,朕没有追究你的罪责已经是顾念我们的兄弟情分了!你好好陪着母后,不要管不该管的事情!”

“皇兄,你真的是魔怔了。”魏琰看着魏琪说,“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只是为了旸儿吗?”

“那是朕的儿子!”魏琪看着魏琰冷声说。

“正因为那是你的儿子,所以你更应该清醒一点!”魏琰突然拔高了声音对魏琪说,“你看看你现在在做什么?你有一个当皇帝的样子吗?固执己见,不听劝谏,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只会害了旸儿,害了整个魏国!”

魏琪猛然抬手,狠狠地抽了魏琰一巴掌,看着魏琰冷冷地说:“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我说话?父皇已经不在了,你还想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吗?魏琰,我早就受够你了!你再敢对我不敬,信不信我砍了你!”

魏琰抬头看着魏琪,突然笑了,笑容很是嘲讽:“魏琪,你有种就砍了我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真的很矛盾?你从小就嫉妒我,讨厌我,但是又不愿意真的对我下手。你把我当兄弟,却又一直害怕我跟你抢跟你争,时时刻刻防着我。我走了你很开心,我一回来你就觉得不舒服是吧?”

“魏琪,我知道你不傻,你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你不愿意推翻你原来的决定。为什么?就因为最早是我要求你下令出兵的,你觉得这样一来像是对我示弱了,在我面前没面子是吗?你是不是还觉得你的决定未必就是错的,你一定能力挽狂澜,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让我无话可说?”魏琰看着魏琪面无表情地说。

魏琪眼底闪过一丝狼狈,看着魏琰冷冷地说:“不论你怎么说,如今我才是魏国皇帝,除非你把我给杀了,否则休想让我按照你的意思行事!”

被魏琰说中了,魏琪最开始的确是对秦骁的威逼利诱妥协了,但是后来他也知道他的决定对魏国来说很冒险,但魏琪就是不服气,不明白为什么他都当上魏国皇帝了,还是要听魏琰的?

魏琪对魏琰的嫉妒由来已久,早已经根深蒂固,根本无法真正释怀。曾经魏琰主动退出竞争离开魏国的时候,魏琪才觉得魏琰是他的兄弟。其他时候,魏琪一方面不忍心对魏琰下手,另外一方面对魏琰的嫉妒又时时刻刻折磨着他,让他心中早就生了执念,那就是他一定要超越魏琰,不只是身份,而是所有的一切。

上位者总是难免会盲目自大,而从原本的魏国太子一夜之间变成了魏国皇帝,魏琪心底也生出了莫名的自得。他觉得魏琰未必就是对的,夏国被雪狼国灭了之后魏国的确很危险,但是如果在夏国和雪狼国两败俱伤的时候,魏国找准时机出手,坐收渔利呢?到时候魏国就可以成为最终的胜利者,而他魏琪,就是一统天下的唯一帝王!

对魏琰的嫉妒,对自己的盲目自信,让魏琪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谏了。他觉得自己没有错,他不会害了魏国的,而当魏国在合适的时机压制住雪狼国的时候,他的儿子也可以平安归来了。

魏琰看着魏琪变幻不定的神色,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魏琰其实很了解魏琪。魏琪这个人心不坏,对魏琰也不是真的冷血,但他的心智和能力,做一个太平君王没问题,却并不足以应对目前的局面。

魏琪认为魏国可以在雪狼国和夏国两败俱伤的时候坐收渔利,在魏琰看来这就是个笑话。哪有这么理想的事情?势均力敌才能出现两败俱伤的结果,但雪狼国的实力本就比夏国强,一旦雪狼国突破了夏国边境的防线,夏国很难挽回败局,只会节节败退。就算雪狼国和夏国真的两败俱伤,他们两国安排在魏国边境的大军也不会撤走,是谁给魏琪的信心,让他认为魏国能够同时与雪狼国和夏国为敌?到时候恐怕第一个灭亡的会是魏国吧!

“我觉得,把你杀了,我当皇帝,或许是唯一的办法了。”魏琰看着魏琪,面无表情地说。

魏琪神色大变,不可置信地看着魏琰:“你说什么?你敢?”魏琪绝对不相信魏琰会动他,因为魏琰了解魏琪,魏琪同样也了解魏琰。他这个亲弟弟一向重情重义,最在乎的就是亲情,即便曾经那些年魏琪嫉妒并且讨厌魏琰,魏琰也表现得很不喜欢魏琪,但是魏琪知道魏琰不会对他怎么样,这也是他们兄弟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还能有情分存在的原因。

“我不是不敢,是不愿。”魏琰看着魏琪面无表情地说。

魏琪心中微松,看着魏琰冷冷地说:“看在母后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你这次的大不敬之罪了,但是你以后说话最好小心一点!”

魏琰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魏琪,你又对我心软了。以往我从未想过要跟你争,但是这次,我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

魏琪神色大变,下一刻他身子一软,就闭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魏琰看着突然出现在魏琪身后,并且跟他配合默契地把魏琪打晕的墨青,微微皱眉说:“你死哪儿去了?”

魏琰这些日子一直陪着乔太后,但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他一直关注着雪狼国和夏国的战局,也关注着魏国朝堂上的动静。魏琰对魏琪还是心存期待的,只要魏琪想通了,下令发兵攻打雪狼国,魏琰会甘心辅佐魏琪,但最终执迷不悟的魏琪还是让魏琰失望了。

魏琰说他打算杀了魏琪自己当皇帝,这当然是个玩笑,因为他们兄弟俩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感情很复杂,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魏琪不忍心杀魏琰,魏琰也不会亲手杀了他唯一的亲兄长。

但是魏琰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任由魏琪执迷不悟下去,魏国就危险了。魏琰从未有一刻想要皇帝那个位置,可是如今,他没有别的选择。

魏国皇室还有别的皇子,但魏琰觉得再扶持一个不成器的兄弟来当魏国皇帝,是一件很蠢的事情。魏琰想要保住魏国,也想要把魏琪的儿子平安救回来,他必须要做一些事,一些只有他自己当了魏国的皇帝,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的事情。

所以魏琰决定对魏琪下手,没想杀了魏琪,只是要把魏琪的皇位抢过来,让魏琪安静点别插手。

魏琰本打算亲自把魏琪放倒的,他手中还有一些从邱宝阳那里搞来的药,让魏琪行动不便没有问题。只是墨青突然出现,并且不用魏琰说,伸手就把魏琪给劈晕了。

对于魏琰的问题,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我去找你侄子了。”

“那也是你侄子!”魏琰看着墨青没好气地说。他们是表兄弟,亲的,所以魏琪的儿子也是墨青的侄子。

“你应该关心的是我有没有找到。”墨青看着魏琰说。

魏琰神色微动:“你找到旸儿了?”

墨青微微摇头:“还没有。”

魏琰抬脚就朝着墨青踹了过去:“该死的,你是不是想打架?”

墨青没有躲,任由魏琰踹了他一脚,然后伸手从袖中拿了一封信出来放在了魏琰手中:“这是给你的。”

魏琰神色一怔,打开墨青递给他的那张纸,上面熟悉的字迹让他的手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那是正在坐月子的宋舒写给魏琰的信,信中说他们的女儿已经平安出生了,长得很像魏琰,宋舒觉得她长大之后可能会很丑,说这都是魏琰的错。他们女儿的大名是宋老国公取的,叫魏娴,小名是离夜取的,因为离夜说妹妹的眼睛弯弯的像月牙一样,所以就叫小月牙。

宋舒在信中的语气就像她平时跟魏琰说话一样,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魏琰看到信中说女儿长得像他的时候就笑了,觉得他家宝贝女儿一定不会丑的,他长得这样好看。

最后宋舒说让魏琰好好照顾自己,不用牵挂她们母女,因为她有人陪很开心,女儿还小也不会找爹,然后又写了一句:“赶紧回来,我要给你生儿子!”

而信的最后是一个小小的脚印,魏琰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转过身去背对着墨青说:“你是不是偷看我的家书了?你个混蛋!”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想哭就哭吧,别憋着。”

“谁想哭了?”魏琰反驳。

墨青心中微叹:“你父皇死了,你很难受,却要表现得若无其事去照顾你母后,因为你不想让她看到你更加难过。你很牵挂宋舒,她生产的时候你没能陪在身边,很担心也很愧疚。你从来不想当皇帝,也不想跟魏琪争,但是现在你把魏琪放倒打算自己当皇帝。魏琰,在我面前,你不用刻意伪装,小时候你被人打了哭着去找我的样子我还记得,难看死了。”

魏琰握拳就朝着墨青打了过去,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没有内力和招式,就只用拳头,兄弟俩一直打到没有力气才停下来,都默契地避开了脸部。

打了一架,魏琰眉宇之间的郁气散了一些,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表哥,我什么时候被人打了找你哭诉,我怎么不记得?”

“哦,应该是我记错了,金安城里没人敢打你。”墨青十分淡定地说。

魏琰无语地看着墨青,所以墨青就是想激他跟他打架是吧?这胡说八道的功力也是醉了!不过墨青说的都没错,魏琰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心理压力很大无法纾解,打了一架之后还好了一点儿。

这会儿被墨青打晕的魏琪还人事不省地躺在一边,魏琰看了魏琪一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头对墨青说:“给他来点药吧。”

墨青拿出一颗药丸说:“会变成活死人。”

魏琰嘴角微抽:“其实不用这么狠的。”

墨青已经把药塞进了魏琪口中,神色淡淡地说:“死不了就行了,省得碍事。”

魏琰又看了一眼魏琪,然后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墨青说:“我要当皇帝了,让你当大将军,干不干?”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