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司徒琏的任务/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魏琪当上皇帝的第五天,魏国皇宫中突然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魏琪突然身染恶疾卧床不起。

魏国太医院的孙医正给魏琪把过脉之后,战战兢兢地说看不出来魏琪这是怎么了,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魏琪醒过来。

乔太后得知魏琪又出事,还没来得及晕过去,魏琰就把真相告诉了她。乔太后在魏琰再三保证魏琪根本没事,随时都可以让他醒过来之后,没有再反对魏琰的计划。毕竟对乔太后来说,魏琪和魏琰都是她的亲生儿子,魏琰这样做也是为了魏旸和魏国好,乔太后虽然无心关注天下局势,但是也知道魏琰说的很有道理。在乔太后心中,一直都认为魏琰这个小儿子要比魏琪那个老大聪明很多。

于是,一夜之间,魏国皇帝又换了一个人,完全顺理成章地,乔太后以魏琪病重为由,下了懿旨让魏琰当皇帝。

看起来像是儿戏一样,历史上恐怕没有哪一次的皇位更迭这么戏剧化。但魏琰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他原本就是魏琪的亲弟弟,魏琪唯一的儿子还下落不明,魏琪一出事,他就是魏国皇帝的不二人选。

最终结果如魏琰所料。虽然很多事情都不合规矩,譬如魏琪事实上还活着,乔太后没有权力下旨让皇帝换人,但是谁在意呢?谁又敢反对呢?魏琰又不是乱臣贼子,曾经在很多年里面,魏国不少官员都认为魏皇最后很可能会选择让他更喜爱的魏琰当皇位继承人,而不是魏琪。如今本就是多事之秋,魏琪出事,魏琰取而代之,魏国才能继续安稳下去。

况且魏琪当上皇帝之后做的事情确实让百官不那么满意,尤其是那位直言劝谏却被魏琪贬谪到偏远地区当县令的三朝元老,这件事魏琪做得实在是太欠考虑了。而且魏国百官都认为魏国应该跟夏国结盟,魏琪却固执己见不肯听取群臣意见,所以当皇帝换成魏琰的时候,百官接受得比想象得还要容易很多。

魏琰大概是魏国历史上最不守规矩的皇帝了。

第一,其实很多人都猜到魏琪出事是魏琰做的,魏琰就是要抢魏琪的皇位,但过程无所谓,成王败寇,魏琰的身份注定了他只要抢到了,皇位就是他的。

第二,魏琰几乎是自立为皇,虽然乔太后象征性地下了一道懿旨。魏琰宣布不需要登基仪式,甚至都不肯穿象征皇帝身份的龙袍,直接在魏琪出事的第二天就以新任魏皇的身份上朝去了,也是任性得很。

而魏琰在第一天上朝的时候,做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魏琰把那位被魏琪贬谪到偏远地区当县令的三朝元老给请了回来,让他官复原职。这件事让百官心中都很宽慰,因为如果一个三朝元老都这么轻易被贬谪的话,其他官阶更低的官员会很没有安全感,都不敢在朝中说话了。

第二件事,魏琰澄清了魏皇之死并不是墨青做的,是雪狼国暗中下的毒手,恢复了墨青的王位。这件事其实只要细想就能想明白,墨青没有理由杀魏皇,但雪狼国有。原本所有人都觉得魏国皇室这些事情都是雪狼国搞出来的,就是为了牵制魏国,不让魏国和夏国结盟。

如今魏琰明明白白地说魏皇就是被雪狼国皇室暗害的,魏旸也是被雪狼国皇室派人暗中抓走的,这等同于直接表明了魏国皇室的立场,跟雪狼国皇室彻底撕破脸了。

所以魏琰宣布的第三件事,就是魏国和夏国结盟,即刻对雪狼国发兵,全力攻打雪狼国。

百官高呼“皇上英明”,墨战主动站出来说:“微臣今日就出发前去宣城带兵!”

墨战的表现是很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本就是魏国大军的主帅,魏琰说了要即刻发兵,他就应该去边关带兵。

只是百官没想到,墨战更没想到,魏琰冷冷地看着墨战说了一句:“墨将军把帅印交出来吧!”

墨战直接愣在了那里:“皇上这是何意?”

“意思就是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魏国的大将军了。”魏琰面无表情地说。

“不知微臣做错了什么?”墨战沉声问。

“朕不想解释,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朕看你不顺眼。”魏琰看着墨战冷声说。

墨战的脸色难看至极,其他官员纷纷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心中在想他们怎么能忘了呢?原本魏琰是逍遥王的时候,就跟墨将军府十分不对付,原因是墨家人厌弃墨青,而魏琰跟墨青的关系极好。如今魏琰当上了魏国的皇帝,他有权力决定魏国所有人的生死,也可以任性地让墨战从执掌大军的大将军变成一个平头百姓。魏琰说他只是看墨战不顺眼,作为皇帝,他有权力只是因为看墨战不顺眼就让墨战死,更何况是让墨战交出帅印。

当然了,换了别人的话,是不会做这样容易让人诟病的事情的,因为皇帝大多爱惜羽毛,做什么事情都要粉饰一番,就为了博个好名声。魏琰却根本就不在意,任性得像是准备当个暴君一样。

不过还是有一个官员大着胆子开口了:“皇上,如今正是多事之秋,魏国要对雪狼国发兵,需要墨将军前去主持大局啊!”不提墨战人品如何,他在魏国的地位跟靳放在夏国的地位一样,这样的人可不是说废就能废的,换个人做大将军,未必能够服众。

魏琰冷声说:“诸位爱卿不必担心,会有一位墨将军前去领兵的。”

百官一片愕然,墨战的脸色已经黑得能滴出水儿来了,因为他已经想到了魏琰在说谁。

果不其然,就在百官疑惑的时候,魏琰冷声说:“墨王爷执掌魏国帅印,行大将军之职,诸位可有异议?”

魏琰所说的墨将军竟然是墨青!百官神色震惊之余,又觉得不应该意外,因为魏琰废了墨战就是因为墨青,魏琰和墨青的关系那么好,甚至比魏琰跟他亲哥魏琪的关系都要好。魏琰上位,选择废了墨战,让墨青取而代之,完全就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魏琰问百官有没有异议,事实是没有人敢有任何异议。一位墨将军被废了,另外一位墨将军顶上了,没毛病。

也没有人再为墨战说话,之前开口的那个官员本就不是为了墨战,而是为了魏国大局考虑。如今魏琰已经说了让墨青当大将军,如果谁有异议就是质疑墨青的实力,但墨青的实力有什么好质疑的呢?墨青又不是真的废物王爷,相反他的武功极高。而墨青事实上是墨战的嫡长子,就是墨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早朝很快结束了,墨战把帅印交了出来,自己面沉如水地出了宫,回到墨将军府之后,再也无法压抑体内的暴虐,挥掌就打死了两个下人。

闻讯赶来的魏嫣拉住了墨战,看着墨战双目赤红满面怒火的样子,魏嫣不解地问:“相公,是魏琰为难你了?”昨日魏琪出事,魏琰才成为魏国新皇,魏嫣知道魏琰一向不喜欢墨将军府的人,但是她并不认为魏琰会在魏国正需要墨战出力的时候为难墨战。

墨战紧握着拳头,冷冷地说:“魏琰废了我的将军之位,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魏嫣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魏国不是要对雪狼国发兵吗?除了你,谁还能当魏国大军的主将?”

墨战面色难看地说:“魏琰让我把帅印交给了墨青!”

魏嫣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墨青?!竟然又是那个煞星!不行!绝对不能让墨青抢走了你的位置!”

“呵呵!”墨战苦笑了一声,“魏琰上位,我们倒霉是迟早的事情,我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魏琰竟然不管不顾,第一个拿我开刀!”

“魏,琰!”魏嫣的拳头也握了起来。当初墨锦玉就是被魏琰毁了,如今还像是个行尸走肉一样,让魏嫣每次看到都恨魏琰恨得要死。如今魏琰一当上皇帝,就废了墨战的将军之位,这是要断了墨家的后路啊!魏嫣本就是个贪恋权势的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况且这样一来,魏嫣最宝贝的儿子墨锦玉也不可能有任何前程可言了!

“魏琰的皇位本就是名不正言不顺!阿”魏嫣冷声说。

墨战却一脸苦涩地摇了摇头:“不管魏琰用了什么手段,他现在已经名正言顺了,所有人都不反对,我们又能如何呢?”

魏嫣气得要疯了,可是她绞尽脑汁最终却发现,他们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就算魏琰下令让他们去死,他们也无力反抗。

魏嫣心中真的恨极了墨青,如果不是墨青的话,魏琰对墨家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敌意?如今又是墨青抢走了墨战的位置,魏嫣如何能甘心?

不过不管墨家人如何,他们都无力反抗一个帝王的决定,当天墨将军府的牌匾就被官兵强制摘走了。如果说金安城的墨府还跟贵族有关系的话,那就只能从魏嫣的公主出身来说了。但一家之主墨战没有了任何官职和实权,事实上墨府就是平民之家了。

一夜未眠,思来想去觉得实在无法接受的魏嫣,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墨王府,堵住了正准备出发去边关的墨青。

墨青神色冷漠地看了魏嫣一眼,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是墨青的母亲,她保养得极好,如今依旧美丽高贵,但是那双看向墨青的眼睛,却从未有过任何温情。墨青年幼不懂事的时候,曾经渴望魏嫣这个母亲能够疼爱他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可是没有,从来都没有。曾经那么多年里,墨青体内所中的剧毒,就是被他的亲生母亲魏嫣亲手灌进去的。

“墨青,你去跟魏琰说,把帅印还给你爹!”魏嫣看着墨青冷冷地说。

墨青似乎没有听到魏嫣在说什么,利落地翻身上马,策马就出了墨王府,朝着金安城城门口的方向而去了。

“墨青!你回来!”魏嫣在身后大喊,墨青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很快就消失在魏嫣的视线中。

魏嫣快疯了,一直在说她就应该在墨青出生的时候就把墨青给弄死,省得墨青祸害他们一家人。可是不管魏嫣说什么,墨青都不会在意,因为对墨青来说,墨战和魏嫣夫妇,以及他们的那双儿女,不过是毫不相干的人。

魏国的天一变再变,并没有引起什么动荡。魏国新皇魏琰宣布对雪狼国出兵,执掌帅印的墨青第二天出发赶往宣城,魏琰留在了金安城。

而魏国皇室短短时日之内发生的巨变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闻者无不震惊。

夏国千叶城。

虽然雪狼国和夏国开战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千叶城,但因为这里远离战火,所以百姓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

距离夏国召见靳辰过去半个月之后,魏皇暴毙的消息传到了千叶城,据说凶手就是墨青。而魏琪登上皇位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废了墨青的王位,全国通缉墨青。

靳辰其实收到消息还要早一点,所以当整个千叶城议论纷纷的时候,靳辰淡定地迎来了夏皇的第二次召见。

靳辰像上次一样进了宫,见到了夏皇和太子夏毓敏,依旧没有行跪拜之礼。夏皇没有挑她的礼,但是脸色就没有上次那么好看了。

“朕依旧叫你墨王妃,不知你对魏国皇室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夏皇看着靳辰问。夏皇本以为有靳辰牵线搭桥,魏国和夏国结盟是必然的事情。如今夏国已经跟雪狼国开战了,如果魏国迟迟不动的话,夏国就危险了。

“墨青不是杀害魏皇的凶手。”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表妹,我们也不相信墨王爷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这件事十有八九依旧是雪狼国的奸计,但如今魏太子当了皇帝,逍遥王恐怕没有什么发言权,墨王爷又成了魏国皇室通缉的对象,两国结盟的事情,该如何继续啊?”夏毓敏话落就叹了一口气,显然觉得目前的局面不太乐观。

“魏国不久之后会出兵的。”靳辰的语气依旧跟上次一样笃定。

夏皇神色微动:“墨王妃可是收到了什么消息?”看靳辰的样子,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

“暂时还没有。”靳辰微微摇头。

夏皇和夏毓敏都有些无语,不知道靳辰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魏国皇室可是又变天了啊!

“你是靳放的女儿,朕也不多说什么了,希望你能尽力促成魏国和夏国的结盟。”夏皇看着靳辰神色严肃地说。夏国就算派使者去魏国也来不及了,况且根本没有用。魏国皇室的局势如今捉摸不定,夏皇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靳辰身上了。

靳辰出宫的时候依旧是冷肃等在外面,唯恐天下不乱的冷肃一脸幸灾乐祸地说:“墨青竟然成了通缉犯啊?我如果抓了他送去给魏琰他哥,会不会有赏?”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你可以试试。”

冷肃嘿嘿一笑:“开个玩笑而已,不过如果魏琰当魏国的皇帝就好玩儿了!到时候让他给我弄个将军当当,我带着一群杀手打仗去!哈哈!”

靳辰表示冷肃你个二货脑子里除了玩儿之外都是浆糊么……

靳辰回到墨府之后先去看了宋舒,宋舒还在坐月子,并不知道魏国那边发生了什么。

靳辰没有瞒着宋舒,把魏皇已死的消息告诉了她。宋舒神色有些担忧地说:“不知道魏琰现在怎么样了?”

宋舒在生下女儿的第二天就给魏琰写了一封信,让靳辰帮忙送出去了,这会儿她还不知道魏琰有没有收到。宋舒知道魏琰很在意他的父母,如今魏皇突然死了,而且一定是被人害死的,魏琰肯定很难过。

“不用担心,魏琰现在没事,有什么消息我都会告诉你的。”靳辰看着宋舒说。

几天之后,又有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到了千叶城。刚刚当上魏国皇帝没多久的魏琪突然身染恶疾,而魏国皇帝竟然在短短数天之内又换了一个人,变成了原本的逍遥王魏琰。

靳辰收到消息的时候并不是很意外,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觉得魏琰真够苦逼的,怕什么来什么。靳辰可是很清楚魏琰根本不想当皇帝,如今应该是无可奈何吧!

靳辰依旧没有瞒着宋舒,还打趣宋舒说:“笑一个呗,你现在是魏国的皇后了,开不开心?”

宋舒笑容有些无奈:“靳辰,我没事,也没有不开心,只是觉得魏琰应该不好过。”

魏琰对宋舒说过他对魏国的皇位一点儿念想都没有,只想跟宋舒一起过平淡的日子,等孩子大了他们一家人去游山玩水逍遥快活。宋舒从来没有怀疑魏琰是在说谎,如今也没有。他们是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宋舒了解魏琰,所以知道魏琰一定是无奈之下才走上了这条路。而宋舒嫁给魏琰的时候,魏琰连魏国逍遥王的身份都丢了,只是个籍籍无名的男人。宋舒都没想过要做逍遥王妃,更何况是魏国皇后。

“这些都会过去,魏琰不会有事的。”靳辰看着宋舒说。

“我知道。”宋舒点点头,“我只是很想陪在他身边。”宋舒无法想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魏琰经历了什么,但是宋舒知道,魏琰不会变的。

千叶城里因为魏琰当上魏国皇帝的事情起了波澜,因为天下皆知魏琰娶了夏国宋国公府的小姐宋舒,宋舒不久之前还给魏琰生下了一个女儿,如今母女俩就住在千叶城的墨府里面。

不管百姓怎么想,夏皇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召见了宋老国公。

宋老国公见到夏皇的时候,发现夏皇气色还不错,心下了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宋老应该收到消息了吧?”夏皇看着宋老国公问,“魏琰当上了魏国新皇,宋老的孙女就是魏国皇后了,宋老对此有何看法?”

宋老国公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神色平静地说:“皇上,老臣当初把孙女嫁给魏琰,只是因为他们两情相悦,并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很多意外造就了如今这样的结果,老臣认为,魏琰当上魏国皇帝,对夏国来说是件好事。”

夏皇眼眸微闪:“哦?此话怎讲?”

宋老国公神色恭敬地说:“魏琰原本无心权势,在魏皇死的时候也没有去争那个位置,却在魏琪当上皇帝没几天就抢了魏琪的皇位,原因是魏琪固执己见,不肯与夏国结盟对付雪狼国。魏琰是个聪明人,他当上了魏国皇帝,知道怎么做才是对魏国好,夏国的困局,很快就可以解了。”

夏皇微微点头。这会儿他们都只是收到魏琪病重魏琰当上魏国新皇的消息,正在说话间,夏毓敏进来了,带来了新的消息,是魏琰在当上魏国新皇之后第一次上朝宣布的几个决定。

而这印证了宋老国公的话,魏琰的确一开始就打算跟夏国结盟,甚至这就是他把魏琪的皇位抢过来的原因,因为他要拿到魏国皇室绝对的话语权。听说魏琰已经下令魏国对雪狼国出兵,全力攻打雪狼国。夏皇神色微喜,这对夏国来说的确是一件大好事!

“如今魏国的皇帝是魏琰,大将军是墨王爷,魏国和夏国已经是牢不可分的盟友了。”夏毓敏脸上带着一丝喜色。

夏毓敏的话没有什么问题。墨青和魏琰兄弟俩娶的可都是夏国女子,如今宋舒在千叶城,并且给魏琰生了个女儿,靳辰也在千叶城,肚子里还怀着墨青的孩子。所以魏国和夏国不仅会结盟,而且在对待雪狼国的问题上,会成为牢不可破的盟友。

宋老国公从宫中离开的时候,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当初反对宋舒嫁给魏琰,主要就是因为魏琰出身魏国皇室的身份。而他最终同意宋舒嫁给魏琰,有一个原因是魏琰已经抛弃了那个身份,宋舒可以过上很简单的生活。

只是世事难料,魏琰终究还是躲不过他的出身给他带来的责任。没错,就是责任。宋老国公对魏琰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偏见了,反而很欣赏魏琰重情重义的性格。所以宋老国公冷眼看着魏国皇室的局势变化,心知这一切都不是魏琰造成的,魏琰却必须为此负责,因为他姓魏,他在乎他的亲人,在乎魏国百姓。

宋老国公并不想让宋舒当什么魏国皇后,但是对于魏琰的做法,他心里是赞赏并且欣慰的。魏琰没有让宋老国公失望,他重情重义,冷静理智,该做出决定的时候当机立断,很有魄力。宋老国公也相信魏琰不会迷失在权势之中,他是个值得信任和依靠的人,宋舒没有嫁错。

对于魏国皇室的变化,更多外人关注的是皇位更迭,目光都放在了魏琰身上,对于墨青取代墨战成为魏国大将军这件事,没有太多意外。毕竟对很多人来说,墨青是墨战的儿子,他本就是魏国将门之后,当将军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靳辰听说魏琰让墨青当了魏国大军主将的时候,直接笑了。

冷肃好奇地问靳辰:“小姐姐你笑啥?墨青当将军了你很高兴?你应该更想自己当将军吧?”

靳辰唇角微勾说:“我是很高兴啊,不过我不是高兴墨青当了将军,我是高兴墨青抢了墨战的位置。”

冷肃愣了一下:“有啥区别?”

靳辰似笑非笑地说:“当然有区别,我看墨家那些人不顺眼很久了!墨战和魏嫣当年就是为了保住他们的权势和地位才厌弃墨青,还亲手对墨青下毒。如今他们最在乎的东西被墨青轻而易举地抢走了,我都想欣赏一下他们的脸色了,一定很精彩。”

冷肃哈哈笑了起来:“确实是解气!不过小姐姐,我也好想到魏国去当将军,想想就觉得好好玩儿!”

“你去啊!”靳辰十分随意地说,“魏琰都是皇帝了,你对他说句好话,当将军很容易。”

冷肃却瞬间黑了脸:“小姐姐你什么意思?你竟然赶我走?我是那种会为了一时好玩儿就抛下你的人吗?你现在很需要我的保护,打死我都不会走的!”话落还加了一句,“我又不是墨青那个混蛋!”

靳辰扶额:“苏苏,说话的方式能不能简单点儿?你是在试探我么?你赢了!”

冷肃嘿嘿一笑:“反正我是不会走的!要不我给墨青传个信,让他回来陪你,我去带兵打仗?”冷肃话落眼睛一亮接着说,“我觉得这样很好哎!你不是很想他嘛,我也可以去战场上玩儿了,两全其美!我真是太聪明了!”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你一点兵法都不懂就要去带兵打仗?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冷肃表示不服:“你刚刚明明说我可以当将军的!”

靳辰很淡定地表示:“将军里面也有草包,反正你不可能当主将,根本不重要。”

冷肃:所以小姐姐你就是觉得我什么都不如墨青是吧……

司徒琏从外面进来了,手中拿着一根竹子。他如今眼睛已经好了,不过暂时没有离开,就在墨府里待着也不出去。每天跟冷肃斗斗嘴打打架,陪离夜玩玩儿,帮邱宝阳收拾一下药材,还想帮宋舒带带孩子的时候被拒绝了。总之一句话,司徒琏对一切都很好奇,觉得墨府里的人都很好很有趣,他过得很开心,正在努力融入其中。

“雪儿姑娘,你看这根竹子怎么样?我在竹林里面挑了大半天,感觉就这根最好了!”司徒琏献宝一样把他手中的竹子拿到了靳辰面前,眼神期待地看着靳辰问。

靳辰打量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看着司徒琏说:“用来做拐杖不错,你的腿瘸了?”

冷肃爆笑,司徒琏脸色一僵,讪讪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把那根竹子拿得远了一些,弱弱地说:“我是想亲手给小夜做一根笛子。”司徒琏发现他每次跟靳辰说话,不管说什么,靳辰都能把他怼回来。可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觉得很有趣,很想试试看能不能有一次靳辰没法儿怼他,或者他能反击,然而并没有。

靳辰静静地看着司徒琏不说话,看得司徒琏的脸都微微有点红了,冷肃抬脚踹了司徒琏一下:“想什么呢?”

“雪儿姑娘,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司徒琏问靳辰。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靳辰啊,靳辰长得好好看,人也好有趣,虽然对他说话很毒舌,但事实上对他还是很好的,他住在这里吃喝不愁,靳辰也没有收他的银子。

“小莲花,帮个忙呗。”靳辰看着司徒琏唇角微勾。

司徒琏什么都没问,直接点头了:“好!”

冷肃又踹了司徒琏一脚:“我家小姐姐要把你卖到小倌馆里面接客,你去不去?”

“啊?”司徒琏愣了一下,“雪儿姑娘不会那样做的。”

靳辰瞪了冷肃一眼:“滚一边儿去!我跟小莲花说话你插什么嘴?”

冷肃怒了:“小姐姐你喜新厌旧!”

“没错,你这个旧人给我躲开点儿!”靳辰嫌弃地看了冷肃一眼,目光落在司徒琏身上的时候,就带上了笑意,“小莲花,想不想去打仗?”

司徒琏眼睛一亮:“想!”打仗啊?肯定很有趣!没有一个男人不想体会一下上战场的感觉的。

“那你……”

靳辰还没说完,司徒琏直接抢答了:“我都听说魏国的事情了,雪儿姑娘是想让我去帮墨青吧?我愿意!”

“不是。”靳辰摆摆手,“不用管墨青,你去帮我老爹吧!”

司徒琏愣了一下:“为什么不是去帮墨青?”靳辰应该更在意墨青才对吧?

“他不需要。”靳辰非常淡定地说,“秦骁自己就是个高手,他身边还有别的高手,不好对付,小莲花你去帮忙,我给你写封信,你带给我老爹,让你当个将军不成问题。”

司徒琏点头:“雪儿姑娘不用这么客气的,我们已经好朋友了,我很乐意去。”

“小莲花你真好。”靳辰一笑,司徒琏的脸又红了,靳辰看着司徒琏说,“明日一早你再出发,我先给你准备点东西,你带过去。”

冷肃真的看不下去了:“小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要去帮你老爹,我也是第一人选!什么时候在你眼里小莲花的地位都超越我了?”

司徒琏看了冷肃一眼,唇角微勾说:“我的地位早就超越你了。”

冷肃又踹了司徒琏一脚,看着靳辰,要靳辰给他一个解释。靳辰抬脚踹了冷肃一下,没好气地说:“是谁说打死都不离开,要留下保护我的?苏苏你能把你说过的话给吞回去么?”

“那不能!”冷肃瞬间就嘚瑟了,看着司徒琏说,“小莲花,我家小姐姐最喜欢的还是我,她让我留下来保护她,让你去打仗,你快去吧,战场无眼,可千万要小心啊!哈哈!”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觉得冷肃傻兮兮的,不想理他。

如此事情算是定下来了。靳辰不是不在意墨青,只是墨青那边她并不担心,因为原本雪狼国的主要兵力就集中在洪城那边,秦骁这个主将也在洪城坐镇。相对来说,靳辰更不放心的是靳放那边。

靳辰一直都在关注前方战况,靳放和秦骁已经过招多次了,仗着殇城的有利地势,以及靳放的战术和弓箭手的箭术,雪狼国大军至今还没攻破殇城。

而巧合的是,雪狼国的援军和夏国的援军在同一天到达,所以两国兵力依旧是相当的,表面看来战局僵持不下,但事实上也不会再僵持多久了,雪狼国大军攻破殇城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如今魏国还处于准备发兵的阶段,一时半会儿牵制不住雪狼国,如果让雪狼国先把殇城给破了,对夏国来说十分不利,所以刚刚靳辰看到司徒琏的时候突然动了让司徒琏去帮靳放的念头。

靳辰没有选择冷肃,并不是因为她必须要留下冷肃保护她,而是因为司徒琏更合适。司徒琏最厉害的,一个是箭术,另外一个是音攻。在司徒琏还是个瞎子的时候,就已经是个神箭手了,如今眼睛得到光明的司徒琏,箭术一点儿都不比靳辰逊色,而且因为他内力比靳辰还高,所以箭术的威力相当强大。一般士兵内力都很浅,所以用音攻进行群攻其实效果不大,况且音攻对内力的消耗太大,事实上并不适合在战场上使用。但如果司徒琏用音攻来对付秦骁和秦骁身边的高手的话,就有绝对的优势。

可以说,靳辰就是因为看上了司徒琏的箭术和音攻,让他专门去对付雪狼国大军之中的高手的。而司徒琏的性子要比冷肃单纯很多,到了靳放身边之后,不会自作主张闯出什么祸来。

第二天一大早,司徒琏过来找靳辰,靳辰给了他一个不小的包袱,里面装着各种可能会用到的药物,都是靳辰这段时间亲手做的。

“小莲花你拿着这些,到了殇城之后,留够你用的,剩下的交给我老爹。”靳辰对司徒琏说,话落又递给司徒琏一封信,“这个也给他。”

司徒琏认真地点了点头:“雪儿姑娘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靳辰笑了,伸手握拳,捶了一下司徒琏的肩膀说:“不用这么紧张,也不需要拼命,记得好好回来。”

司徒琏心中微暖,看着靳辰说:“我会的。”话落要走的时候,司徒琏又转身,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靳辰,“雪儿姑娘,你让苏苏留下,让我去殇城,真的是因为你更喜欢苏苏吗?”

靳辰摇头:“当然不是,是因为你比苏苏更厉害。”

司徒琏笑了。他的五官本就极为出色,如今眼睛好了之后,容貌更上一层。在靳辰看来,司徒琏的容貌仅次于墨青,比千叶城第一美男子靳扬都更胜一筹。单从容貌来说,冷肃那张娃娃脸跟司徒琏根本没啥可比性。

司徒琏得了靳辰的夸奖,很高兴地背着靳辰给的那个包袱离开墨府,用最快的速度朝着殇城而去了。司徒琏走了之后,冷肃出现了,凑到靳辰身边,一脸哀怨地看着靳辰说:“刚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别闹。”靳辰伸手揉了一下冷肃的脑袋,拿出一个不小的盒子递给了冷肃,“让你的人把这个送去给墨青,尽快。”

冷肃接过来打开,脱口而出:“飞云弓?”

“是飞云弓。”靳辰微微点头说。其实靳辰想到飞云弓的时候,本来是打算暂时借给司徒琏用的,却被司徒琏拒绝了。司徒琏说他的弓箭也不是凡品,而且他已经用了很多年了,不想换。靳辰就想着不如把飞云弓送去给墨青,墨青这会儿应该用得上。

“没问题。”冷肃点头。靳辰没有给墨青准备什么药物,因为她会的墨青基本都会,需要用什么东西墨青都可以自己解决。

殇城。

原本高大坚固的城墙上面已经出现了裂痕,还有火烧过的痕迹。这座防守地势极佳的城池,经过一个多月战火的洗礼,已经快要扛不住了。

靳放大步进了殇城将军府,他的衣服上沾了一些灰土和血迹,看起来瘦了一些,面色也越发凝重。

“将军,我们快守不住了,要做好撤退的准备。”李解面色沉重地对靳放说。

得益于靳放带来的药,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的孙威有些气恼地说:“虽然魏国已经发兵了,但是一时半会儿牵制不住雪狼国的脚步,秦骁一定是打算暂时不理会魏国那边,用最短的时间攻破洪城!”

靳放微微点头,神色冷肃地说:“魏国能发兵,已经是个好消息了。但我们不能因此觉得暂时撤退也无妨,一旦退了,再想把殇城夺回来,一定比现在困难百倍!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弃殇城!”

“是!将军!”其他将领都神色一正。

第二天,雪狼国大军再次对殇城发起了攻击,攻势前所未有得猛烈。因为雪狼国那边也已经知道魏琰成了魏国皇帝,并且跟夏国结盟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雪狼国不会就此撤退,放弃攻打夏国,反而打算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攻破殇城。

夏国大军不得不出城迎战,靳放在开战以来第二次跟秦骁正面交手,第一次秦骁点到即止,这一次秦骁却完全没有留手。

靳放已经尽力了,然而他并不是秦骁的对手,眼看着秦骁的剑即将刺进靳放的右臂,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着秦骁的胸口而去。

秦骁神色微变,侧身险险躲开,靳放已经趁着这个机会退到了十米开外。

秦骁知道夏国大军的骑射营十分厉害,里面有几个箭术很好的神箭手,但是今天这一箭的力道和速度秦骁从未见过。他猛然抬头,就看到殇城城楼上面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那男人容貌十分出色,身形高大而清瘦,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锦袍,手中握着一把长弓,神色冷漠地看了秦骁一眼,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

下一刻,秦骁看到那人双箭齐发,朝着他身后射去。秦骁转头,就看到雪狼国一个将军的脖子直接被射穿了,而另外一个雪狼国的将军被一箭穿胸,当场毙命!

------题外话------

今天因为情节设置缺了四百多字不足整千字,游游明天会补上哒~提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要出去看人山人海的亲们玩得开心,不过要注意防暑哦~↖(^ω^)↗

——这是友情推荐的分隔线——

【娇妻如蜜深深爱】——小米悠悠

她,顾念,低调且从容,霍澜清,传言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如果你觉得他是活菩萨,那就错了!

一次意外造就一场刻骨铭心的蜜爱盛宴!她,是他放在心尖子上的人!

本文温情轻松无虐,虐渣灭小人,男主深情专一,女主聪明坚强,双处双洁!

他说,现在这个有血有肉有人性的霍澜清,是你的!

他说,你,是我的全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